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45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你十三岁的时候, 其实是个很心软的人。”

    楚瑜坐在马车上, 眯着眼想着当年:“那时候我调皮, 我记得那一年我和楚锦去你们家做客, 我发现了一个蚂蚁窝, 我蹲在树底下去捅它, 你就跑过来和我说, 让我放了它们。他们既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便该有一条活路。”

    “是么?”

    顾楚生听着,觉得这些过往似乎都很遥远。

    这些记忆他隐约记得, 忘了大概也是从十六岁那年开始。

    那一年顾家落难,为了保住顾家,他亲自将他父亲送进了宫里, 送上了断头台。

    他父亲在宫里被斩杀那天晚上, 他跪在淳德帝面前面带笑意俯首臣称,然而回家那一条路上, 他一个人, 躲在马车里, 却是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从那时候开始, 他便告诉自己, 做人不能付出太多感情。你也不知道哪一天就要背叛,哪一天就要失去, 人要冷漠一点。

    不付出感情,把自己当成最重要的, 这样才能活得好。

    反正, 他本就是这样的人。

    一个能将亲爹送到断头台的孽子,这一辈子,又要谈什么仁义?

    他想起少年时,就觉得已经是特别遥远,特别漫长的时光,他甚至有些记不清,到底是这样的少年经历让他走到今天,还是他本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有了那样的过往。

    马车摇摇晃晃,终于到了元城,楚瑜低头看着他手里的小菜,却是笑了:“你要不要去找这位老伯的家人?”

    顾楚生愣了愣,他犹豫了片刻,楚瑜却是为他下了决定:“去找吧。”

    说着,楚瑜朝为他撩起帘子,元城灼热的日光落进马车里,楚瑜回头看他,温和道:“我陪你去找。”

    顾楚生没有说话,好久后,他点了点头,应声道:“好。”

    顾楚生的腿受了伤,由着侍卫将他背了出来,楚瑜跟着顾楚生进了府衙,这时候余震差不多完了,百姓陆续回到城中。

    城中房屋塌的塌,毁的毁,人员虽然伤亡不大,却也有百姓在自己家园上痛哭出声来。

    这世道本就不易,这一场天灾虽然只损失财物,但是如今钱比命贵,对于有些人家来说,便已是浩劫。

    楚瑜陪着顾楚生走在官道上,听着百姓震天的哭声,楚瑜叹息出声,目光落在百姓身上,艰涩道:“顾大人,且好好听听这些哭声吧。”

    顾楚生没说话,他静静听着这些哭声。他从来没这么认真去听过百姓的哭声,因为他从来不敢去听。他怕午夜梦回,会回想起那声音,无法安眠。

    然而如今听着,他却发现,这哭声和他想象中的尖利怨恨并不一样,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和无能为力。

    在国家、在命运面前,这些百姓的力量,的确太小,太微薄。他们无法掌控天灾,无法预知人祸。顾楚生头一次发现,原来和他们相比,自己早已成长为一个手握利刃的人。

    他们只能哭嚎,他却已经有了抗争的资格。

    他来到府衙,魏清平已经在这里展开了义诊。伤亡虽然不严重,但依旧有许多人在强震中受伤,患者排成队接受诊治,魏清平组织着人有序问诊,顾楚生的侍卫走上去,有些焦急道:“郡主,您看看我们大人……”

    “先去分诊,”魏清平头都没抬,直接道:“命无尊卑,重症先诊。”

    “郡主!”

    “就这样。”

    顾楚生却是开了口,他笑了笑,从容道:“去分诊吧。”

    听了顾楚生的话,侍卫也无法,便带着顾楚生去了分诊的地方。

    顾楚生的伤势并不算重,他便等在一边。等着的时候,下属过来给他汇报受灾情况。顾楚生静静听着,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楚瑜察觉他皱眉,走上前来,低声道:“怎的了?”

    顾楚生摇了摇头,却道:“无事。”

    楚瑜点点头,便道:“我出去帮忙。”

    顾楚生应了声,明显在思索什么。楚瑜帮着镇压骚乱,统计粮食,等到了夜里,楚瑜正准备歇下,便见有人来道:“楚大小姐,顾大人有事相请。”

    楚瑜愣了愣,她看了看天色,本想拒绝,然而想到今日顾楚生的神色,便知顾楚生应是有什么不能当着众人说的难处。

    她犹豫了片刻,终究是站起来,跟着侍从走了过去。

    顾楚生的腿此刻已经用夹板固定住,配合着他一身华衫,看上去颇为滑稽。楚瑜走了进来,瞧见腿上夹板,笑出声来:“不是断了吧?”

    “托你的福,”顾楚生也笑了,摇头道:“没断,休养半月就好。”

    说着,顾楚生将一个册子递到楚瑜手里,楚瑜拿到册子,有些迷茫:“怎的了?”

    “这是如今元城的存粮。”

    顾楚生说着,楚瑜打开了册子,很快皱起眉头来,上面写了如今元城粮食总数,以及元城受灾情况。

    “元城粮库几乎是空的,”顾楚生叹了口气:“粮食都被姚勇运走了,如今应当在青城作为军用,我带来的粮食,赈济一个元城还可以,赈济一个青州……”

    顾楚生有些发愁,楚瑜静静看着,青州是受灾最严重的,接壤的白州、昆州、洛州都有不同程度的震感,但是不至于有青州这样的受灾程度。可是如果仅仅是受灾,青州不至于此。

    “一城粮库都被搬空了……”楚瑜忍不住气笑了:“姚勇能耐啊。”

    说着,她很快反应过来:“那赵玥呢?你可写信了?青州他不管了?”

    “他会管吗?”顾楚生抬眼,冷笑道:“他不再来制造些灾祸,已经不错了。”

    楚瑜没有说话,顾楚生似乎也是气极了,楚瑜沉默了片刻,终于道:“我去借粮。”

    “现在谁借给你?”顾楚生皱起眉头:“你总不能让卫韫、你哥给你借粮,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赵玥是打算拿青州耗死你们,如今粮食就是命,”顾楚生紧皱着眉:“还是想其他办法。”

    “若是只靠我哥和卫韫,那的确是勉强了,”楚瑜笑起来:“要是如今这自立为王的几百诸侯每个都送一点呢?你从赵玥手里拿了姚勇这份粮,就当是赵玥出的,我和我哥、卫韫、宋世澜各再要一份,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顾楚生皱眉,楚瑜摆了摆手:“你这种文人别管了,我有的是办法。你就统计个数目给我,要多少粮食你说。”

    顾楚生被她堵得一下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他终于是忍不住出声:“你别把你自个儿给折腾死了!”

    话刚出口,两人都愣了,楚瑜瞧了他片刻,笑出声来:“可有点以前的样子了。”

    顾楚生没说话,楚瑜站起身来,摆手道:“行了我不同你说,我先睡觉去,明天我就启程。”

    楚瑜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哦对了,姚勇不会来找麻烦吧?”

    “找什么麻烦?”顾楚生冷笑:“他若敢来,我就跪着求他救百姓,我看是他不要脸还是我不要脸!”

    虽然姚勇把元城的粮食搬空了,但是作为青州军的首领,青州是他母族之地,要是真的不闻不问,的确过于难看了些。

    然而楚瑜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眉道:“他要真比你不要脸怎么办?”

    “放心吧,”顾楚生也不逗她,只是道:“赵玥不会让他来,赵玥如今肯定会把青州撒手不管,因为他知道你们会管。”

    楚瑜没说话,片刻后,她叹了口气:“好人难当。”

    “好好养伤。”

    楚瑜没有回头,转身走了。

    顾楚生坐在屋子里,他闻着她留下来的味道,好久后,有些无奈笑开,低头开始给她统计要用的数。

    楚瑜回到屋中,一直没睡着,想了想,她便爬起来,给卫韫写信。

    如今通信不便,她也不知道这些信什么时候能送出去,然而她却还是写了许多,事无巨细,似乎每一点每一滴都想同他分享。

    写完信后,她将信贴在心口,总算觉得安心,闭上眼睛睡了。

    睡到第二天晨醒,楚瑜却是被魏清平推醒的:“别睡了,赶紧醒醒,攻城了!”

    楚瑜迷迷糊糊醒过来:“攻……攻城了?”

    魏清平一巴掌拍她头上,焦急道:“你家卫韫打过来了。”

    楚瑜有些蒙,卫韫在惠城,接下来打元城……也是理所应当的?

    “卫韫打过来,”楚瑜打着哈欠起身:“我们着什么急?”

    “不是,他一来,姚勇的人都跑了,剩下没跑的也被顾楚生给按住了,顾楚生给卫韫开了城门,现在卫韫进来了,你赶紧洗洗梳妆,你要这样见你心上人吗?!”

    楚瑜愣了愣,她转头看向魏清平,上下一打量,就发现魏清平头上戴了发簪,面上上了精致的淡妆,明显是好好收拾了一番的。楚瑜呆愣了片刻后,指着她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谈情说爱……”

    “谈感情又不耽误事。”

    魏清平认真想了想,起身道:“行了我走了,还有好多人等着我呢……”

    “唉等等!”

    楚瑜一把抓住魏清平,魏清平回过头来,看见楚瑜舔着脸道:“那个,借盒胭脂呗。”

    说话间,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魏清平淡道:“怕是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脚步声便顿住了,青年青衣狐裘站在门前,双手拢在袖间,含笑看着屋内。楚瑜用魏清平袖子遮着脸,魏清平强行将袖子拉出来,楚瑜便翻滚到了另一边,捂着脸没有说话。

    周边人都退了下去,卫韫提步走了进来,静静坐在床边,楚瑜半天没听见动静,转过头来,便看见卫韫含笑的眼眸。

    楚瑜愣了愣,随后抬手拍到自己脑门,有些泄气道:“啊,魏清平那个小人,这时候叫我有何用!”

    卫韫没说话,他就静静瞧着她,楚瑜坐起身来,有些奇怪道:“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趁着顾楚生还在元城控制局势,便赶紧过来了。”

    楚瑜点点头,这时候元城刚刚地震,军队松懈,城墙有损,卫韫来得倒也恰当,卫韫抬手给她用手指梳开头发:“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他笑出声来:“想你了。”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2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3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5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