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没说话, 她看着横在面前的剑, 眼神有些恍惚。

    她自己都不知道,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程度。她垂着眼眸, 抓这被子, 内心惶恐不安。

    卫韫静静等候着她, 面色沉静如水。许久后, 楚瑜抓着被子,忐忑道:“这事本就是你无心……”

    “我有心。”

    卫韫开口打断她,他半蹲下身子, 仰头看她:“我对你有没有心,你不知道吗?”

    楚瑜看着静静凝视着她的眼睛,青年眼神纯粹又坚定, 不存在任何后退动摇。他抬手覆在她脸上, 温和道:“阿瑜,你喜欢我, 昨夜你已经同我说过了。”

    楚瑜心里猛地颤了颤, 仿佛是内心深处最隐蔽的东西被挖了出来, 她扭过头去, 看着外面落下来的枫叶。卫韫直起身子, 坐到床边来,将楚瑜揽到怀里, 同她依偎着。

    初秋有着丝丝凉意,他整个人却温暖得带了几分灼热。他的手顺在她光洁的背上, 温柔道:“阿瑜, 你别怕。只要你喜欢我,一切我会帮你抗帮你挡,你别怕。”

    楚瑜不说话,她捏着被子,觉得鼻头有些酸楚。

    这个男人太好,好得像一场梦,她就怕有一天梦醒了,那还不如没有梦见过。

    而且梦醒了,那也不过就是醒了。可是若她同卫韫在一起,有一天分开,她要牺牲的不仅是自己的名声、卫韫的名声、卫家的名声,还有这个温暖的卫家。

    她苦心经营,就像家一样的地方,她便再回不来了。

    然而如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程度,她再如何也不能避开卫韫,要么曾经拥有,要么就是连拥有过都不曾了。

    想到这里,她心念动了动,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冲动如少年。她抬起手来,轻轻抱住他,哑声道:“那你,答案我一件事。”

    “你说。”卫韫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楚瑜闭着眼睛:“不要和其他人说我们的关系,慢慢来。”

    如今卫韫正是关键时刻,任何意外因素都不该有。

    卫韫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那你是应下我了?”

    楚瑜脸上带了几分潮红,点了点头。

    卫韫大笑起来,抱着楚瑜就出来,高兴得在屋里打转。楚瑜吓得环住他,赶紧道:“放我下来!”

    卫韫将她往床上一放,翻滚到她身上,高兴道:“阿瑜,我等这一日,等了好久。”

    楚瑜扭过头不看他,催促道:“赶紧起来,像什么样子?”

    “起来可以,”卫韫笑意盈盈:“那你先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能娶你?”

    楚瑜抿了抿唇:“我也不知道。”

    卫韫挑眉,楚瑜平静出声:“小七,我不骗你,我喜欢你,可这份喜欢,并没有那么多。我心里有结,我要一步一步走过去。什么时候相爱,什么时候成婚,都是自然而然,走到那一步,便该成婚。”

    卫韫没说话,他静静看着她,楚瑜抬起眼,迎向他的眼神:“我不骗你,我的喜欢仅止于此。我怕看见婆婆生气,也怕我父母担忧,我还怕……”

    “好了好了,”卫韫笑起来:“我知道你怕得多,不说就不说。”

    他低下头,靠在她胸前,听着她心跳的声音,慢慢道:“有时候我就觉着,你就像一只无法无天的小猫,被人伤害过后就一直躲在床底一直不肯出来,我想把你拉出来,好好疼好好宠,你就不愿意,我想把你宠得像以前一样,看谁不爽抬鞭子就抽,你怎么就不信我,死活不出来呢?”

    楚瑜被这个比喻逗笑,弯着唇不说话,卫韫抬起头来,看着楚瑜的脸,仿佛是撒娇一般道:“不过你让我吃了这么大的亏,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我怎么让你吃亏了?”楚瑜哭笑不得。卫韫斜斜瞧了她一眼,凤眼里波光潋滟:“你占了我的身子,却不对我负责,这不是我吃亏吗?”

    “你这人……”

    楚瑜抬手推他,他一把握住楚瑜的手,认真瞧他。

    “我说认真的,”他凝视着她:“你每一天,都多喜欢我一点,好不好?”

    楚瑜愣了愣,看着他温和的目光,许久后,她垂下眼眸,终于道:“好。”

    卫韫没再说话,他握着她的手,吻了吻她手心,随后站起身来:“我带着你去梳洗?”

    楚瑜红着脸点头,卫韫将她抱起来送到水池里,带着她洗漱之后,他给她穿好衣服,抱回床上的道:“你今日好好休息,余下的事我来处理。”

    “你打算做什么?”楚瑜皱着眉头,卫韫笑了笑:“其他事我都部署好了,但要反总要有个理由。如今我回来,赵玥必定想要对我不利,我就等着他来。”

    “你想让他逼你?”

    “对,”卫韫点头:“我被逼反,和我自己举事,于天下人来说这是两回事。”

    “那赵玥若是急了,直接封城杀你,你怎么办?”

    “我带了五千兵马在外面,到时候他们会假装攻城,我们里应外合,该带走的人都带走。”

    反正如今卫家人根本出不了城,要将整个卫府搬空,只能用这个法子。

    楚瑜点点头,随后道:“那你如今如何打算?”

    “我今日先联系人,朝廷里有我的人,打点好了到时候一起带出去。明日,”卫韫冷着声:“我便去顺天府击鼓鸣冤。”

    楚瑜听明白卫韫的意思,卫韫打算击鼓鸣冤,从白帝谷一事开始起头,告赵玥所做的恶行。顺天府肯定不敢接案,到时候赵玥派人来拿人,卫韫一旦被抓,到时候卫韫的人再以救主之命攻城,将卫韫救出之后黄袍加身,那卫韫再举事,他身上就没有污点了。

    他是被逼举事,被逼谋反,被逼为主。

    楚瑜明白了卫韫的意思后,点头道:“那你速去找人,我吩咐下去,明日在顺天府附近搭台子让戏班去唱戏。”

    “戏班子?”卫韫愣了愣,楚瑜犹豫片刻,小心翼翼道:“那要不我弄个花魁展?看热闹的人会更多些。”

    卫韫听到这话,噗嗤笑出来:“没想到这些年,你生意都做到这些上去了。”

    “侯爷,”楚瑜叹了口气:“侯府日子过得艰辛,赚钱不易啊。”

    “是啊,”卫韫点点头,弯腰往楚瑜怀里一倒,眨眨眼道:“以后就本候就靠着这张脸,让夫人养了。”

    “赶紧出去做正事儿!”

    楚瑜推了他一把,卫韫哼哼唧唧撒了会儿娇,终于才出去。

    等卫韫出去后,楚瑜休息了一会儿,艰难下了床,叫了长月晚月进来。

    长月晚月一进来就跪了,长月含着眼泪道:“我等做事不利,让夫人受辱了。”

    “别瞎说。”楚瑜冷眼看了她一眼,晚月镇定了些,叩首道:“夫人,可要避子汤来?”

    楚瑜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去取吧。”

    长月应声起身去取药,晚月抬起头来,看着楚瑜道:“夫人,如今怎么办?”

    “此事不要对外声张,”楚瑜平静道道:“至于我和侯爷之间,你们也别管。”

    晚月心里有了数,低声应是。

    而卫韫走出屋子来,整个人步履轻盈,神清气爽,面上带着笑,遇到侍卫,也笑意盈盈说了声早上好。

    卫韫脸上一贯没什么神色,如今如此喜笑颜开,吓得侍卫们瑟瑟发抖,不敢多说。等拐过转角,卫韫就看见沈无双牵着狗等在门口,见了卫韫,沈无双酸溜溜道:“侯爷看上去面带桃花眼含春水,看来昨晚‘春芳尽’的药效十分喜人啊。”

    听到这话,卫韫轻轻一咳,往沈无双走去道:“沈兄莫恼,我回去就帮你追嫂子。”

    “闭嘴!”

    沈无双瞪了卫韫一眼:“你管好你自己吧!”

    说着,沈无双不知是想起什么,笑着道:“你别说,说麻烦麻烦到,我方才出府遛狗顺带买了碗豆腐花,然后就看到有人抬着下聘用的架子朝着卫府走过来了,队伍可长,看得出是用心良苦。你说……”

    沈无双还没说完,就看管家急急忙忙走了进来,焦急道:“侯爷,顾府的人前来下聘,老夫人如今赶过去了,让您也过去。”

    听到这话,沈无双脸色变了变,他打量了一下卫韫的脸色,就见卫韫面色不动,镇定点头道:“我这就去。”

    说着,卫韫便提步去了大堂。

    大堂中央,一个女人正和柳雪阳说着话,那女人看上去慈眉善目,叹气同柳雪阳道:“我们家楚生你也知道,他喜欢卫大夫人也不是一日两日,这都是满华京都知道的事儿。他如今已经年近二十二,却是侍妾都没有,为着大夫人,说是守身如玉也不为过了……”

    说话间,卫韫走了进来,所有人都站起来,朝着卫韫行礼,卫韫对着柳雪阳和顾母躬身行礼,介绍了自己后,坐到柳雪阳身边去。

    顾母看见卫韫,也是有些吃惊,随后道:“原来小侯爷也在,那正好了。如今我正与你母亲说着卫大夫人的婚事,不知小侯爷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卫韫轻轻一笑,转头看向柳雪阳:“那不知嫂嫂是什么意思?”

    “之前问过你嫂嫂,她说不愿意。可是……”

    “可大夫人都已经年近二十一岁了。”

    顾母赶忙接话:“老夫人,我也说过实诚话,您看卫大夫人虽然是一品诰命,身份高贵德行俱佳,可毕竟是再嫁之身,又年龄偏大了些,我们楚生年纪轻轻就位居礼部尚书,其实他已经内定内阁大学士的位置,下个月就有望升迁,过了这个村……”

    “滚出去。”

    话没说完,卫韫就平静开口。在场人愣了愣,顾母不可思议看着卫韫,正要开口,就看卫韫端着茶,抬起头来,扫了一眼旁边人,平淡道:“怎么,听不懂人话?”

    在场人面面相觑,卫韫扫了一眼身边的侍卫,侍卫整齐划一同时拔出刀来,寒光闪闪,惊得柳雪阳都忍不住出声:“我儿,你这是作甚?”

    “我卫府的大夫人,不需要嫁人。”

    卫韫站起身来,声音平静郑重:“她是一品诰命,是我卫府的大夫人,容得你这样的长舌妇说三道四?她只是不愿意嫁,若她要嫁,你顾府罪臣之后,庶民之身再回朝堂,又曾为我卫府家臣,莫说他顾楚生只是区区礼部尚书,哪怕他坐上内阁首辅,那也曾是我奴!”

    这话说得顾母面色巨变,她站起身来,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她想骂人,然而触及那凛凛寒光,也只能强笑道:“侯爷这话不妥吧,我顾家本也是贵族门第,只是家道中落……”

    “那也是落下了。”

    卫韫神色平淡:“而且,我卫家的门第,他顾楚生,高攀了。”

    这话让顾母怒笑,连连道:“好好好,是我顾家高攀了,我倒要看看,你卫府能风光到几时!”

    说着,顾母站起身来,怒道:“我们走!”

    “站住。”卫韫叫住顾母,指着地上的东西道:“赶紧把这些东西抬回去。”

    顾母抬手,咬牙道:“抬走!”

    等他们一行人走了,柳雪阳站起身来,焦急道:“小七,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这样羞辱顾楚生,日后还有谁敢来提亲?你……你这是害了阿瑜啊!”

    卫韫没说话,他拍了拍柳雪阳的肩,淡道:“母亲放心,我必为嫂嫂找一个比顾楚生好的男人。”

    柳雪阳有些疑惑:“如今华京之中,除了你,还有比顾楚生更好的?”

    卫韫笑了笑,没有多说,他转头看了旁边侍从一眼,同他道:“将你的刀借我。”

    侍卫有些疑惑,却还是将刀解下来,递给了卫韫。

    “母亲,”卫韫提着刀,平静道:“我有些事要处理,先出去一下。”

    柳雪阳呆呆看着卫韫提刀走出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询问旁边人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是所有人都摇头表示不知,唯有沈无双走进来,焦急道:“我听说侯爷提刀出去了?”

    所有人点头,沈无双一拍大腿,焦急道:“我先走了!”

    说完,沈无双也出去了。

    而这时卫韫已经提着刀驾着马,一路赶去顾府。他速度极快,顾府下聘的聘礼还没抬回来,他人已经到了。

    到了顾府门前,他敲开大门,房门刚将门开了一条门缝,卫韫便直接踹开人,抢身进去,直直往大堂走去。

    顾府侍卫被惊动,纷纷涌了上来,却又不敢上前,卫韫提着刀走进大堂,看着大堂上方“上善若水”的牌匾,平静道:“去告诉你们大人,镇国候卫韫,前来拜见。”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九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