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此刻已经醒了, 她将卫韫叫进来, 躲在屏风后面, 光着手臂, 让长月将伤口绑了一层又一层, 以免血渗透出来。

    卫韫在屏风外正堂站着, 楚瑜咬着牙, 忍着疼开口:“我听说顾楚生来了,他方才同你说了什么?”

    卫韫听出她声音里的痛意,大致猜出她在做什么, 他垂下眼眸,捏着拳头,将顾楚生的话一五一十说了, 楚瑜听了卫韫的话, 便知道这次赵玥是下了血本要动王家了。

    她本只是想制造王家和赵玥的间隙,却没想到就走到了这样一步, 赵玥此次必然会严查。她思量了片刻, 穿好衣服, 起身走出屏风, 平静道:“我知晓了, 您先歇下吧,我这先入宫去了。”

    “大夫人, ”卫韫跟在她后面,盯着她苍白的面色:“顾楚生既然已经看到了我, 我该进宫一趟, 以免陛下询问。”

    楚瑜想了想,点了点头,带着卫韫一同往宫里去了。

    到了宫中,赵玥正在看桌上的文书,楚瑜带着卫韫进去,恭恭敬敬行礼之后,赵玥抬起头来。

    他神色间带着疲惫,似乎是许久没睡,瞧着楚瑜和卫韫跪在地上,赵玥温和了声道:“起来吧。”

    “谢陛下。”

    两人应声而起,赵玥给他们赐下位置。而后看了一眼卫韫,同楚瑜笑道:“这位先生是?”

    “这是侯爷旗下军中奉酒公孙澜。”楚瑜给赵玥介绍了人,赵玥皱起眉头:“军中奉酒不在前线做事,来华京做甚?”

    “臣奉侯爷之命,来与陛下呈上几件机密之事。”

    卫韫答得恭敬,赵玥点了点头,平淡道:“那一会儿你留下来单独说罢,今日朕邀大夫人进来,有事相问。”

    说着,赵玥面露哀戚之色:“昨夜宫中发生的事,大夫人有所耳闻了吧?”

    “听说了一些,”楚瑜平静道:“但具体事宜,却是不知晓的。”

    “说起来,也是朕失德不幸啊,”赵玥叹了口气:“王贵妃善妒,害得梅妃流产,朕本也只是打算惩戒,谁知王贵妃就自己一把火烧了落霞宫,人没能救回来,王尚书因丧女失了心智,趁着朕处理王贵妃之事时,在栖凤宫斩了太医宫人近百人……”

    说到这里,赵玥面露愤怒之色:“他堂堂一介尚书,王家家主,怎么就能如此混账?!皇宫内院哪里是他大闹之地,哪怕这些我都不计较,他心中难道对他人没有半分悲悯之心吗?!”

    “陛下说得极是,”楚瑜跟着叱骂:“这王贺怎能如此行事?陛下,那王大人如今可下狱了?”

    赵玥看了楚瑜一眼,见她神色真切,不似作伪,摇了摇头道:“昨夜有人帮着王贺,让他跑了。”

    说着,赵玥目光落在楚瑜身上,瞧着小桌道:“说来也是巧合,昨夜朕连夜让人去请卫大夫人来陪伴长公主,大夫人却刚好身体不适,不知道大夫人是哪里不舒服,我让御医来看看?”

    赵玥是笑着,然而目光中却全是审视,楚瑜端起茶杯,思索着回应的话。

    赵玥如此询问,必然是知道了她不在府中的,如今她只要说了假话,赵玥怕是不会放过她。他这人手段太狠太果断,王家他能说斩就斩,这实在是出乎了她和长公主意料之外。

    对于没有底线的人,很难揣摩他在想什么。

    楚瑜抿了口茶,放下茶杯,赵玥笑容里全是审视,在开口之前,突然就听旁边卫韫道:“此事……微臣需得向陛下请罪。”

    赵玥抬头看向卫韫,微皱眉头,卫韫上前来,趴在地上,跪在地上道:“大夫人昨夜,其实并不在府中。”

    “哦?”赵玥轻笑:“难道是去接你吗?”

    “陛下圣明。”

    “公孙澜,”赵玥端着茶碗,轻吹了茶碗上的茶叶:“你当朕这样好糊弄吗?你什么身份,你入京,需要大夫人连夜去迎接?你是被人追杀还是落难,若是被人追杀,你又被谁追杀?”

    卫韫平静道:“论身份,微臣入京的确无需大夫人来接。但此番前来,微臣另有他意。”

    “不是来见朕吗?”赵玥冷笑:“还有其他事?”

    “确有他事。”

    卫韫将头抵在地面:“微臣与大夫人情投意合心意相通,此番领了侯爷意思,从前线星夜兼程回来,一为传信,二则为解相思之苦。”

    赵玥愣在原地,听卫韫道:“因着如此,大夫人昨夜连夜出城迎接臣,微臣与大夫人虽发乎情止乎礼,但说来对大夫人名誉有损,因而对外都只是称病,如今陛下问起,大夫人身为女子,也不便说出此事,昨夜到今日,大夫人一直与微臣相处在一起。”

    赵玥皱起眉头,旋即开始询问卫韫细节:“你与大夫人什么时候认识?”

    “三年前,微臣乃华京布衣,便遥望大夫人之风姿,三年来,微臣多次于节日时代替侯爷回家送礼,于是与大夫人有了交集,之后鱼书传信,一直追求着大夫人。近日大夫人终于回复微臣情谊,微臣难耐相思,故而领命回京。”

    赵玥听着这话,犹自不信。又询问了卫韫许多关于楚瑜的细节。

    楚瑜的生平、喜好、节庆时卫家布置等等,凡是赵玥所知,一一询问,卫韫都对答如流。

    楚瑜起初听得胆战心惊,毕竟她与这公孙澜素昧平生,几乎没什么交集,然而等后面听得对方对她所有了若指掌,她不由得诧异起来。

    虽然公孙澜说卫韫时常提及她,但对一个人如此了解本就不正常,这许多事,卫韫也不该知道的吧?

    她按耐着心中诧异,低着头遮掩住神色,赵玥问到后面,语速放缓。

    这的确是喜欢一个人的模样。

    公孙澜这份心思,毫不遮掩,他能清晰感知,他也喜欢着一个人,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如今公孙澜对楚瑜这份情谊,也不似作假。

    想了想,赵玥又转头问向楚瑜,方才卫韫已经说过细节,楚瑜如今在后面一一填补,根本听不出什么破绽。赵玥听完两人的话,沉默许久后,他慢慢笑了:“原来都是误会,二位郎才女貌,情投意合,本也没什么,朕恭祝二位。”

    说着,赵玥抬手给两人敬了一杯酒,随后他转头同楚瑜道:“梅妃刚刚丧子,心情抑郁难耐,你去瞧瞧他吧,朕与公孙先生再说几句。”

    楚瑜心中舒了口气,她行了礼,退了下去。等楚瑜出了房间,赵玥转头看向卫韫,平静道:“要同朕说话,至少要先将面具摘了吧?”

    “臣面上曾被火烧伤,怕惊到圣驾。”卫韫声音平淡,赵玥轻轻一笑,没有多说。

    当年截杀公孙澜这一场大火,他心里清楚得很。他瞧了一眼卫韫,也没深究,低头玩弄着手中酒杯,漫不经心的道:“ 卫侯爷有何事让你带话?”

    “侯爷让我询问陛下,如今北狄全灭有望,如此关键时刻,陛下是否当真打算议和?”

    “朕议和如何,不议和又如何?”

    赵玥眯起眼:“你家侯爷当真是硬了翅膀,敢干涉皇命了吗?”

    “陛下息怒,卫家乃陛下手中利剑,怎会背主?”

    卫韫神色平淡,抬眼看着赵玥:“只是陛下可曾想过,若今日议和,日后将有多少后患?”

    赵玥皱眉,卫韫继续道:“北狄如今连发了三位信使往华京来,中间都被侯爷捉住,被捉之后,他们都立刻自杀,没有留下半分信息。可他们如此执着往华京前来,证明华京之中必有内应,陛下,”卫韫眼中全是担忧:“侯爷如今就是想知道,这议和之策,到底是陛下自己的想法,还是受华京哪些大臣的影响?若是受大臣影响,难保那些大臣中就有北狄的奸细,若真如此,北狄怕是另有图谋。”

    赵玥没说话,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他自己深知自己做过什么,北狄如今拼命派人暗中来华京,或许……是来找他的。

    可这些事绝对不能见光,不能出现。北狄在一日,这些事就在暗处,一直威胁着他。若北狄不灭,苏查苏灿不死,他将终日担忧此事。

    如今“公孙澜”说的虽然是大臣中奸细的问题,赵玥却也觉得冷汗涔涔。

    只是他面上不显,点了点头道:“侯爷的意思朕知晓了,容朕想一想。”

    说着,卫韫便道:“话已带到,若无他事,微臣先下去了。”

    赵玥点点头,卫韫叩拜之后起身打算离开,刚转过身,赵玥叫住他。

    “顾楚生曾向朕说过,他日卫大夫人愿意时,让朕给他赐婚。”

    卫韫顿住步子,慢慢回头,那周身凛冽之气环绕,让赵玥顿时开心起来。

    “公孙先生,”他声音温和:“您得加把劲儿啊。”

    “不劳陛下费心,”卫韫声音平淡:“只是这道赐婚圣旨,陛下怕是颁不下来了。”

    “大夫人喜欢他?”卫韫勾起嘴角,眼中带了冷意:“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另一边,楚瑜正陪着长公主说话。

    她身子还虚,神色平静,听着楚瑜说了昨夜发生的所有事儿后,她面上不动声色,似乎是有些累了。

    外面传来丫鬟的通报声,楚瑜知道是“公孙澜”和赵玥说完了,她替长公主掖了掖被子,温和道:“殿下,一切都很好,您好好休养,不必多想。”

    长公主点了点头,神色疲惫。楚瑜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走到长廊时,日落西山,已经快要入夜,红色的霞云浮在远处山头,卫韫面上带着面具,穿着月华色长衫,站在长廊尽头,静静等着他。

    他似乎比当年的卫韫高一些,穿着宽大的华袍,亭亭若修竹。他听得她脚步声,转过头来,瞧见她,眼睛里就带了笑意。

    楚瑜抿唇笑了,她走上前去,走在卫韫身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公孙先生这三年,是头一次回华京吗?”

    “其实也偶尔回来过几次。”卫韫轻笑,其实他也回来过几次,虽然每次都是在府前遥遥望他们一眼就走。

    楚瑜点点头,旁边杨柳在风中轻轻招摇,卫韫抬手拂开杨柳,听楚瑜道:“公孙先生,对我似乎很了解。”

    卫韫顿住步子,他回过头去,低头看身旁含笑看着他的姑娘。

    对方眼里带着警惕:“不知公孙先生知道妾身这样多的事情是为什么?这些事,总不至于也是侯爷告诉你的吧?”

    卫韫没说话,他手里还握着杨柳,瞧着楚瑜那警惕又明亮的眼,想起顾楚生求的那道赐婚圣旨,面具之下,他居然带了几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若我说的都是真的呢?”

    他骤然开口,楚瑜面上露出些许茫然,卫韫瞧着她,轻轻笑了:“若我说喜欢你,都是真的呢?”

    楚瑜脑子“轰”了一下,卫韫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骤然大笑开去,觉得清晨听到她和顾楚生的事时那份郁结不安统统散开,如同云破日出,让人心里满是暖意。他放开柳条,转过身去,将手背负在身后,笑着慢慢悠悠往前走去。

    楚瑜听着他的笑声,这才反应过来,忙追上去道:“公孙先生别说笑了,我认真问你……”

    卫韫笑着没理她,只听她焦急道:“公孙先生你这样,让妾身心中不安。”

    “那就不安吧。”

    卫韫声音里含着笑:“我喜欢你,心中也难安。你若还能安安心心睡了,那我便得失落了。”

    楚瑜被这论调说得有些发愣,两人走到马车前,卫韫回头:“大夫人,还不上车吗?”

    楚瑜定了定心神,她上了马车,卫韫正准备跟着上去,楚瑜常年藏在袖中的鞭子就抵在了他胸口。

    “公孙先生,您不说清楚,妾身不放心你。”楚瑜眼中带着冷意:“还请先生骑马吧。”

    听到这话,卫韫愣了愣,随后他笑起来。

    “行,”他退了下去:“我骑马,”说着,他眼中带了暖意:“我送大夫人回家。”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七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2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3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4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5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