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番外二·赵顺

番外二·赵顺

所属书籍: 山河枕

    赵顺是一位命途多舛的帝王。

    他出生时没了父王, 三岁时没了母后, 于是从小, 他就由他的亚父卫韫, 以及卫韫的妻子楚瑜养大。

    他母后去得太早, 以至于他几乎对她没有任何记忆, 从他开始记事, 他身边就是卫韫和楚瑜,于是私下里,他一直称呼他们为父亲、母亲, 似乎他们真的就是亲生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对此可能会觉得拘谨,然而卫韫和楚瑜对这个称呼却坦然接受, 他们甚至还将自己的孩子带进宫来陪他玩耍, 然后告诉他,这是他的弟弟妹妹。

    于是, 哪怕赵顺很小就失去了父母。但他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没有父母的人。每一年春节, 他都会和卫韫一家人度过, 很多时候顾楚生也会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

    顾楚生的孩子叫顾颜青, 也就比他大上几个月。他们两个人在这场新年宴会里, 经常充当着哥哥的角色,照顾着卫晏和卫婉。

    卫晏性格倔强又调皮, 卫婉却是一个很温柔的小姑娘,每年宴会上, 卫晏总要想尽法子捉弄卫婉, 等顾颜青看到,便不乐意,总要和卫晏打上一架。那时候两人还算旗鼓相当,卫晏便很愤怒,吼着顾颜青说:“这是我妹妹,关你屁事!”

    顾颜青憋红了脸,最后想了想,顾颜青终于道:“那,如果以后我娶她当媳妇儿,是不是就关我的事儿?”

    卫晏被顾颜青这份管闲事儿的决心给镇住了,好久后,终于道:“你真不要脸!”

    赵顺有些奇怪,于是他就问顾颜青:“为什么你娶了卫婉,你就能管卫婉的事儿呢?”

    顾颜青红着脸说,我娶了她,那以后她就叫顾卫氏,以后她和我就是一家人了,我当然能管她的事儿。

    这句话给了赵顺很大的启发,随着年龄的增大,赵顺也慢慢开始察觉,其实哪怕卫韫和楚瑜对他再好,他始终也是一个外人,甚至于楚瑜和卫韫对她的好,很可能也只是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皇帝,甚至因为他无父无母,毕竟卫韫和楚瑜是很好很好的人

    赵顺也是在八岁的时候明白这个道理的。

    那天宫里新给他调来了一个太监,这个太监是一个少年,对他很好。有一天晚上,少年守在他旁边事情,赵顺忍不住询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少年轻笑,因为您是陛下呀

    赵顺有些疑惑,接着道,那其他人对我好,也因为我是陛下吗?

    少年点点头,毫不犹豫开口:“那是当然了,您是陛下,全天下人,都要对您好的。”

    当皇帝似乎是一个很幸福的事,因为这全天下人都要对你好,可是那天晚上赵顺却有些难受,他突然意识到。卫韫和楚瑜对他的好,很可能是有一些奇怪的因素在。

    于是他问了卫晏和卫婉,父亲和母亲对你们好,是因为什么呢?

    两人理所应当回答,因为我们是他的孩子呀

    赵顺想了想,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不高兴的原因。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没有办法改变的,然而有一天他却可能就不是皇帝了,等他不是皇帝的时候,楚瑜和卫韫还对她这么好吗?

    少年苦思冥想了很久,直到八岁这天,他听到了顾颜青的法子,于是他眉开眼笑道:“我明白了,那是不是我娶了卫婉,我和父亲母亲也是一家人了。”

    顾颜青傻傻点头,想了想后,他警惕道:“你也要娶卫婉吗?”

    赵顺想了想,接着道:“那卫晏能不能娶呢?”

    顾颜青被赵顺的想法惊呆了,他意味深长看了眼赵顺,终于道:“陛下,您知道娶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吗?”

    赵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顾颜青笑起来,同他道:“那你去同卫王爷说一下,就说你想娶卫晏吧,我娶卫婉,你娶卫晏,以后我们所有人都是一家人。”

    赵顺点了点头,他跑到卫韫面前,认真道:“父亲,我想请求您一件事。”

    卫韫看着赵顺询问:“什么事?”

    赵顺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儿子,因为将赵顺送进了宫,所以卫韫心里面一直觉得自己是极对不起这位大儿子的,一般来说,赵顺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然而这一次,赵顺的要求却是震惊了他,赵顺认真道:“父亲,我想娶卫晏,顾颜青娶卫婉,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是一家人了。”

    卫韫没说话,片刻后,他抬起头来,怒视顾楚生:“你给你儿子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楚生喝着酒,转头看向卫韫,温和道:“教的自然是四书五经,圣人之言,有什么问题吗?”

    说着,顾楚生哈哈笑起来:“怎么,你儿子又被颜青骗了?”

    卫韫一直不想承认的是,自己的大儿子也好,二儿子也好,似乎都没有顾颜青那份狡诈,总是被他骗。他深吸一口气,转头同为卫婉道:“婉儿呀,我们家就靠你了。”

    卫婉笑眯眯道:“父亲放心,我懂的。”

    说着,卫婉站起身来,朝着顾颜青轻招了招手道:“颜青哥哥,你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顾颜青被卫婉叫过去,高高兴兴跟着卫婉玩出了大殿。

    两个孩子走出去后,卫韫才转过头来看着赵顺,赵顺眼巴巴望着卫韫,卫韫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好半天,他终于道:“你怎么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呢?”

    “因为我想和父亲成为一家人。”

    孩子直言不讳:“他们对我说。你们对我好是因为我是皇帝,有一天我若不是皇帝了,那该怎么办?所以,如果我和您是一家人,那您才会一直一直对我好。”

    这话说得在场的大人都蒙了。楚瑜有些心酸,她转过头去,不忍再看赵顺,卫韫看着赵顺,眼里也带了些苦涩,好久后,他叹息出声道:“傻孩子,你和我们一直是一家人。”

    说着,卫韫将他抱进怀里,拍着他的背道:“顺儿呀,你永远是我们的孩子,我和你母亲对你好,不是因为你是皇帝,而是因为我们的的确确是一家人。”

    “那父亲、母亲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赵顺问得有些忐忑。楚瑜出声,温和道:“会。”

    她声音有些沙哑,却十分认真:“一直会。”。

    赵顺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顾颜青尖叫的声音,顾楚生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想要出去。卫韫高兴道:“顾大人出去做什么?我们婉儿一个女孩子,还能拿顾大公子怎么样了不成?”

    顾楚生听到这话,也有些不好意思再出去了,毕竟卫婉这样温婉的女孩子,若顾颜青真被她怎么样了,那也是顾颜青丢脸的份儿。

    没了一会儿,卫婉就领着顾颜青走了回来,顾颜青脸上有些发白。顾楚生赶忙道:“颜青,发生了什么?”

    顾颜青摇了摇头:“父亲,没什么。”

    顾颜青不肯说,大人也不能问下去,而卫韫则是十分高兴凑在卫婉边上小声道:“你怎么收拾他的?”

    卫婉温和笑了笑。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条小蛇。

    这一次卫韫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了。然而女儿喜欢养蛇这件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也没法阻止,毕竟,女儿有什么爱好,他都是全力支持的。

    等酒宴散了之后,当天晚上卫韫和楚瑜睡在床上,两个人都睡不着,好久后,楚瑜突然开口道:“我想同他说实话。”

    卫韫有些忐忑:“现在就说吗?”

    “顺儿已经明白很多事了,”楚瑜叹了口气:“我们不告诉他实话,他每天患得患失,心里总是难受的,将他送进宫里去,已经很是对不起他,若如今还要再瞒着他这些,让他觉得自己和自己兄弟姐妹不一样,这也太委屈他了。”

    “可他这样小,”卫韫皱着眉头:“他能明白我们说什么吗?就算明白了,他若守不住这个秘密,到处说去了,这又怎么办?”

    楚瑜抿了抿唇。好久后,她终于道:“那再长大些吧。”

    赵顺十岁时,顾楚生就开始带着他处理政务,他虽然是卫韫的儿子,但是却并不像卫韫那样,看见书就头疼,相反的,他很喜欢读书,似乎更像顾楚生一些,顾楚生是他的太傅,常常和赵顺说些治国之道。赵顺十岁的时候,已经开始能在朝堂上与臣子辩论,发表一些意见。

    有一次卫韫看见他问住了顾楚生,心里面十分高兴,等回来时,他同楚瑜道:“我觉得孩子长大了,要不同他说实话吧?”

    楚瑜点了点头。

    于是在赵顺十岁的那个生日夜里,他迎接了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一个礼物。

    卫韫和楚瑜单独留在赵顺的寝宫,将过往的事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卫韫怕赵顺听不懂,说的又慢又简单,楚瑜就在旁边补充,他们说得极其浅显。赵顺就一直静静听着,听了好久之后,卫韫感觉自己口都干了,喝了几口水,终于道:“顺儿,你听明白了吗?如果不明白,我们再给你说一遍。”

    赵顺笑了笑,他抬起头来,看着楚瑜和卫韫,认真道:“所以,我是你们的亲生孩子是吗

    ?”

    “对,”楚瑜点头,抬手握住他的手,认真道:“你是我们的亲生孩子,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像照顾卫晏和卫婉一样照顾你。”

    “我明白,”赵顺点点头,接着道:“所以我其实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不一定要做这个皇帝是吗?”

    “对。”

    楚瑜认真看着他:“如果你不愿意做这个皇帝,我们就再想其他的办法。”

    “可是我不做这个皇帝,换一个人的话,他会给我活路吗?”

    “这点你放心,”楚瑜立刻开口:“我和你父亲会想办法。”

    “又有什么办法呢?”赵顺笑起来:“别说他不放过我,甚至于他可能连父亲都不会放过。以父亲之权势,若我不是父亲亲生孩子、由你们一手养大,我身为帝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想什么、会做什么。我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人?”

    “你不用操心我们,”卫韫抿了抿唇:“我与你母亲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事儿在我们眼里并非不可解决。你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赵顺低着头,没有说话,好久后,他终于道:“顾太傅一直同我说,每个人有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责任。我是皇帝,我的责任就是管理这个国家,保护黎民百姓,如今你们告诉我,其实我可以不当皇帝,那我又能够做什么呢?”

    “这些年我活的很开心,也并未觉得不快乐,能为这世间做什么,我一直觉得是我莫大的荣幸。”

    “你确定吗?”楚瑜有些焦急:“你千万不要对我与你父亲作过多思量,你只需要想自己喜欢不喜欢那便好。我与你父亲这么多年这般艰辛,也不过就是盼望着你们兄弟姐妹能过得好。”

    赵顺想了想,最后他终于道:“不是还有很多年吗?等我再想一想,弱冠之年,我再给你们答案。”

    赵顺这话说的很成熟,完全不像一个十岁的孩子,楚瑜和卫韫却是认可了赵顺的想法,卫韫想了想,终于道:“那你多走走,多看看。看过了这世界的广阔,如果你还是要选择回到这里,父亲永远支持你。”

    “我可以吗?”赵顺有些意外:“我可以随便出宫?”

    “可以。”卫韫毫不犹豫开口道:“父亲会为你在背后做好一切。”

    两人走出来时,楚瑜终于道:“你允许他出去,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以前兵荒马乱,我到处跑,”卫韫笑起来:“你们怎么不问一句,我出了事怎么办?”

    “所以我时时念着你,”楚瑜下意识开口,两人都愣了,片刻后,卫韫抿着唇,压着笑,抬手握住她的手,笑着道:“年少时候,确实让你操心了。”

    “为什么要让他到处走走看看?”楚瑜不想谈这些,转了话题:“他自己在深宫里面想不明白吗?”

    “我年少时喜欢你,但所有人都告诉我,如果没去看过这个世界就谈的喜欢太脆弱。有一天看到了这个世界,我说不定就会离开你,顾楚生说我的喜欢浅薄,二嫂也说我的喜欢浅薄,所以我就出去了,我看遍了世界,终于确定,我独独喜欢你。”

    楚瑜听着这话,她红了耳根,扭过头去,有些不好意思道:“都这么多年了,说这些做什么?”

    卫韫笑起来:“所以,我希望顺儿也能这样。他不是盲目去做这个决定,他是走过看过,认真想过,知道自己要失去什么,要放弃什么,最后做下的决定。”

    楚瑜叹了口气,好久后,她终于道:“那就随他去吧。”

    赵顺第一次出宫是13岁。卫韫将卫晏卫婉顾颜青全都派在他身边,又让秦时月和魏清平跟着,确保万无一失。

    那年干旱,赵顺去了灾区,当时烈阳千里,他带着人走在干裂的土地上,走破了脚,看着双目无神的百姓,那一刻,他如此强烈的觉得,自己得当一个好皇帝,自己想要帮助他们。

    之后赵顺就经常出去,他有时候是去赌坊,有时候是去茶楼,甚至在16岁那年还和卫晏顾颜青一起去了青楼酒坊。

    三个少年迅速长大,长身玉立。风姿俊朗。走到哪里,都能接到许多手帕。成了华京中年颇有盛名的贵公子。

    赵顺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喜欢看太平盛世,他喜欢看所有人脸上挂着笑容。他每一次出宫,得到百姓的赞扬,听着百姓说他是一个好皇帝的时候,心里就会有无数欢喜涌上来。

    他和顾颜青总是在商议着利民要策,而卫晏则总是钻在兵法里,有了时间就去军营里面和别人打一场。

    赵顺20岁那年,三个少年身上亦是功绩累累。顾颜青早早入仕,已是官拜四品的金部主事。他似乎是沿袭了顾楚生的老路,从户部开始,未来也将成为朝廷重臣。而卫晏也在17岁那年去了边疆。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将军。卫婉以美貌文弱著称,知书达理,诗文名遍天下,却一直没有出嫁。听闻和他相亲过的男子,若是长得好看些的,还能风度翩翩回来赞叹一句,“卫小姐真是才貌无双”,若是卫婉看不上眼的,总是屁滚尿流的被吓回来,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些什么。

    那是大楚最繁荣的时代,在卫韫平定四方、顾楚生修生养息的二十年后,大楚到达了空前鼎盛。

    在赵顺冠礼的前一夜。卫韫和楚瑜决定去要他最后的答案。

    顾楚生知道了他们的打算,连忙赶在宫门口等他们,在卫韫和楚瑜出现时,顾楚生急急忙忙上前道:“你们回去吧。”

    卫韫和楚瑜皱起眉头,没有出声,两边人僵持着,顾楚生叹息道:“我希望顺儿能一直当这个皇帝。”

    卫韫皱起眉头,楚瑜转头看向宫门的守卫,抬了抬手,让所有人散开去。顾楚生小声道:“卫韫,我们等这样一个皇帝,等了多少年?若是顺儿不当这个皇帝,你要谁当,谁当就能比顺儿当得更好?”

    “可这也得他选,我答应过他,他有选择的权利。”楚瑜皱起眉头:“20年前,为了稳住局势,为了江山,为了百姓,我送他入宫,如今,天下太平,你们却说,他做的太好,所以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

    “阿瑜,我明白你的心情,”顾楚生面色焦急:“可是你想过若顺儿不当皇帝之后会怎么样吗?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不能为了一己之私置百姓于不顾啊!”

    “那也是我们的事。”

    楚瑜认真开口:“我们的责任怎么能让下一辈人来牺牲?如今大楚国泰民安,远非当初局势,就算没了顺儿,天也不会塌!”

    说完,楚瑜一把推开顾楚生,径直往宫内走去。顾楚生急急跟上去,卫韫却抬手挡住他。

    “你也是如此作想吗?”顾楚生盯着卫韫:“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

    卫韫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道:“顾兄,我们家夫人最大,你要是能拦住她,我绝对不跟着她走。”

    “我若拦得住他,还和你在这磨蹭什么?!”顾楚生大怒。

    “我就知道,”卫韫叹了口气:“你就是捡着软柿子捏。你拦不住他,我也拦不住的。”

    说完,卫韫放开手,转身朝着楚瑜追了过去,大声道:“夫人,等等我!”

    顾楚生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追了上去,大声道:“你们走慢点儿!”

    三个人来到了赵顺的寝殿。赵顺身着便服,正在写字,楚瑜和卫韫进来,赵顺似乎早已料到,也不觉得奇怪。他抬起头来,恭恭敬敬道:“父亲、母亲。”

    而后他便看见气喘吁吁跟上来的顾楚生,他愣了愣,却还是行礼道:“太傅。”

    卫韫点点头,抬手让其他人下去,赵顺上前来,亲自给三人斟茶。

    “我也不卖关子了,”卫韫开门见山道:“我们今夜来,是想问你最后的答案。”

    “我明白。”赵顺微笑起来。顾楚生有些着急,起身道:“顺儿……”

    话还没说完,楚瑜一拍桌子,怒目看过去,冷声叱喝道:“闭嘴!”

    得了这句话,顾楚生一时有些气短,所有人都知道顾相这一辈子没怕过谁,除了楚瑜。

    赵顺看出三人之间的氛围,他笑了下,温和道:“太傅不必担忧。朕明日冠礼,日后朕便成人了,朝堂之事,还需要太傅、父亲、母亲多多指点。”

    听得这话,三人都愣了,顾楚生诧异道:“陛下的意思是,您会一直留在宫里?”

    “会不会一直留在宫里朕不知道,可是,朕会一直当这个皇帝。”

    “为什么?”楚瑜皱起眉头:“如果你是为了我们……”

    “不是,”赵顺果断开口,他看着楚瑜,神情里带了暖色:“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地方,我顺着父亲和母亲的足迹走遍了大楚。我从百姓的口里听到了你们的过往。我知道了,如今这个大楚是怎么来的,我也明白了,今天的兴盛建立于什么地方。我是卫七郎和北凤将军的孩子,可能与生俱来便继承了父亲和母亲品性。我同你们一样,我不想让百姓受苦,也不想让他人蒙难。看见别人因为我的努力而得到幸福,我很开心,看见这个国家繁荣昌盛,我就觉得我的心里,有热血翻滚,让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是值得的。”

    “我也曾经幻想过,有一天我不当皇帝该是什么样子,可是当我以着一个普通贵公子的身份走在街上,当我发现我想做什么事情都无能为力,当我想要帮助谁,却要大费周章的时候,我就觉得。还是当皇帝更好。”

    “我很感激你们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能有得选择。如今,我想选择留在这里。”

    “这个决定不是贸然作出的,”赵顺神色郑重,却又带着笑容:“我是走遍了很多路,看过了很多人,最终才决定,我独独要留在这里。”

    卫韫没说话,他静静看着赵顺。

    其实赵顺的长相,如今已经能清楚看出来那与卫韫相似的轮廓,卫韫一瞬间觉得,赵顺仿佛是二十岁的自己,端正跪坐在自己身前,认真而清晰开口–

    我留在这里,为苍生,为家人,也为自己。

    听到这话,顾楚生彻底放下心来。

    三人静静看着赵顺,他们才发现,转眼20年,这个孩子真的彻底的长大了。

    他们三人又和赵顺聊了几句,终于才出了赵顺的寝宫,三人走在长廊上的时候,顾楚生突然顿住脚步,仰头看着星空。

    “我发现,”顾楚生带了一丝笑意:“这星星和二十年前相比,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我们却老了。”

    “是呀,”楚瑜叹息出声:“他们都长大了。”

    “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卫韫开口。楚瑜和顾楚生转头看他,片刻后,三人对视一笑。

    他们的时候时代结束了,可那些热血、那些荣光,却将永垂青史,永存时光。

    无论是后世褒贬不一的顾楚生,还是被当作英雄的卫韫,亦或是活于传奇话本的楚瑜,他们这一生,也不算辜负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番外二·赵顺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4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