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二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突如其来的撒娇吓了楚建昌一大跳,他第一反应是觉着自己这个孩子是不是跪坏了?

    毕竟楚瑜自幼跟他习武长大,和一般的姑娘家有些不同,从来没这么哭哭啼啼扭扭捏捏的。

    她喜欢顾楚生,就什么好的都给着他。顾家因为谋反的秦王说话获罪,所有人躲都躲不及,她就能在自己即将出嫁前给顾楚生送钱送信,还要跟着他私奔到边境。

    这个胆子,是大得没边了。

    不过好在这件事被她贴身丫鬟告诉了楚建昌,在楚瑜准备逃跑的前一刻将她拦了下来,才没让她犯成大错。

    想到这里,楚建昌又板起脸来,冷着声道:“想清楚没?还没想清楚,就继续去跪着。”

    “想清楚了!”

    楚瑜知道楚建昌问的是什么事儿。

    她捋了捋记忆,现在应该是在她十五岁。

    十五岁的九月,她由皇上赐婚,嫁给镇国侯府世子卫珺。婚事定了下来,三媒六娉,眼看着就要成亲了。结果也是这时候,谋反了半年的秦王终于被擒入狱,而顾楚生的父亲曾今受恩于秦王妃,便为秦王家眷说了几句好话,引得圣怒。顾楚生的父亲被砍头,而刚刚步入朝堂的顾楚生也受到牵连,被贬至边境,从翰林学士变成了一个九品县令。

    她得知此事心中焦急,恰巧楚锦来同她哭诉,不愿陪着顾楚生去边境受苦,于是姐妹两一合计,让楚瑜先跟着顾楚生私奔,等楚瑜跑了,楚家没办法,只能让楚锦顶上,嫁到镇国侯府去。

    楚锦也是嫡女,只是不是嫡长女,与一贯舞蹈弄棒的楚瑜不同,她跟着谢韵自由学诗作赋,加上容貌昳丽,是华京大半公子日思夜想的正妻人选,将楚锦嫁过去,以卫家和楚家的关系,卫家大概也不会说什么。

    两人算计得好,于是让小厮先给顾楚生报了信,让顾楚生离开那天在城门外等着。眼见着就要到时间了,结果爬墙的时候被楚建昌逮了个正着。

    当年她被抓了之后,跪了一晚上,是楚锦说动了谢韵将她带回了房间,然后偷偷放跑了她,她才有机会,快马加鞭一路追上已经走了的顾楚生。

    而这一次,楚瑜是绝不会再跑了,于是她果断同楚建昌道:“我不跑了,我好好等着嫁给卫世子!”

    楚建昌狐疑看了楚瑜一眼,不明白楚瑜怎么突然就转变了心思,琢磨着她是不是想欺哄他。

    然而自家女儿向来是个直肠子,骗谁都不骗自家人,想了想,看着楚瑜明亮的眼和苍白的脸色,楚建昌也觉得心疼,便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先去休息吧。后日你就要成亲了,别再动什么歪脑筋。反正那顾楚生也已经走了,你啊,就死了这条心吧。”

    “嗯。”楚瑜点了点头,旁边楚锦过来搀扶住她,楚瑜微微一颤,下意识想收回手,却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动作。

    楚建昌看楚瑜低头,以为她是难过,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卫世子比顾楚生强,你见了就知道了。感情都是相处之后才有的,你别抗拒,爹不会害你。”

    “我知道。”

    楚瑜点头,这一次真心实意。

    卫世子卫珺,以及整个卫家,那都是保家卫国的铮铮男儿,哪里是玩弄权术的顾楚生能比得上的?

    她也想和卫珺培养一下感情,但估计是没机会的。

    楚瑜想到卫家的命运,倒有了那么几分惋惜。

    见楚瑜没什么精神,楚建昌摆了摆手,让谢韵和楚锦扶着她回去了。

    谢韵一路都在说着些劝阻的话,大概就是让她死了对顾楚生的心思,为人父母,总希望自己女儿过得好些。楚瑜没说话,就静静听着。

    这位母亲虽然后来也做了些荒唐事,偏袒楚锦一些,但是却也是真心对她的。

    只是手心手背的肉,总有些厚,总有些薄。

    她沉默着,由楚锦扶着她到了卧房。下人伺候她梳洗之后,她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这一日发生事情太多,她要蓄养精力,然后规划一下,以后的路怎么走。

    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的路,只要追随者顾楚生就可以了。如今骤然有了崭新的选择,她竟然有那么些不知所措。

    合眼没有片刻,她便听见了楚锦的声音。

    楚锦端着药走进来,屏退了下人,随后来到了楚瑜面前。她放下药碗,坐到床边,温和道:“姐姐。”

    楚锦慢慢睁开眼,看见楚瑜的担忧的神色:“姐姐,你还好吗?”

    那样神色不似作伪,楚瑜心神一晃,忍不住思索,或许十五岁的楚锦,对于她这个姐姐,还是有着那么几分温情的。

    见楚瑜不答话,楚锦靠近了她,小声道:“姐姐,顾大哥让人带了话来,说他等着您。”

    听到这话,楚瑜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看着楚锦。

    顾楚生等着她?

    不可能。

    当年的顾楚生,根本就不在意她,收了书信后,甚至提前了半天,快马加鞭离开了华京,又怎么会等她?

    是哪里出了差错?

    她盯着楚锦,思索了片刻后,便明白过来。

    顾楚生是不可能说这样的话的,而楚锦希望她离开,好腾出镇国侯府世子妃的位置给她,所以她故意说这样的话,给楚瑜希望,让楚瑜赶紧离开。

    上辈子她没这样说,是因为上辈子的楚瑜不需要楚锦给她希望,就选择头也不回的离开。

    可这辈子她却明确和楚建昌表示,她要嫁到卫府去。

    楚瑜想笑,自己这个妹妹,果然从来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

    然而她忍住了到了唇边的笑意,板起脸来,皱着眉头道:“这样的话,你莫要同我再说了。”

    “姐姐?”楚锦有些诧异,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楚瑜平淡道:“我想明白了,我与镇国侯府乃圣上御赐的婚,我若逃婚,哪怕卫家看在楚家面子上不说,圣上不说,但这毕竟是欺君枉法,而卫家心中也会积怨。”

    后来楚家的败落,与此不无关系。

    卫家虽然在不久后满门青年战死沙场,却留下了一个杀神卫韫。

    那少年十四岁就纵横沙场,十六岁灭北狄为父兄报仇。

    后来的朝廷,几乎就是文顾武卫的天下,卫韫这个人睚眦必报,恩怨分明。当年对他好的人,他都涌泉相报,而对他坏的人,他也不会放过分毫。

    楚家李代桃僵让楚锦嫁给卫珺、楚锦落井下石离开卫家,走时还与卫老太君起了龌龊,气得老人家大病一场,这些事儿卫韫都一一记着,在平步青云后,都报复在了楚建昌的身上。

    如果不是顾楚生对楚家还照拂一二,楚建昌又岂能安安稳稳告老还乡?

    想起卫韫的手段,楚锦忍不住有些胆寒。她用左手压住了自己的右手,抬眼看向楚锦,满眼忧虑道:“妹妹,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置家族于不顾。”

    楚锦被楚瑜说得梗了梗,憋了半天,强笑着道:“姐姐说得是。阿锦只是想想,这是赔上姐姐一辈子的事,用姐姐的幸福换家族,阿锦觉得心疼。若能以身代姐姐受苦,阿锦觉着,再好不过。”

    去卫家受苦?

    谁不知道现在的卫家正得圣宠,如日中天,卫家自开国以来世代忠烈,乃三公四候之高门,家教雅正,家中子弟个个生得芝兰玉树,那卫世子就算不是最优秀的一个,也绝对不会让楚锦吃亏。

    算起来这门亲事,还是楚家高攀。

    楚锦为了说服她,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想到卫家后来的牺牲,听到楚锦这样的话,楚瑜心里有些不适,神色严正道:“卫家满门忠烈,为国抛头颅洒热血,能嫁给卫世子,是我的福气,只是我之前蒙了心眼,如今我已醒悟,你便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若再让我听到,别怪我翻脸!”

    楚锦被楚瑜说得哑口无言,看着面前人一脸正直的模样,楚锦简直想提醒她,昨晚她还在和她谋划着如何私奔一事。

    然而她心知这位姐姐武力值强悍,心思简单,认定的就不会回头,若多做争执,动起手来怕是她要吃亏。

    于是楚锦艰难笑了笑道:“姐姐能想开便好。我看姐姐也已经累了,药放在这里,阿锦先告退吧。”

    楚瑜点点头,闭上眼睛,没再说话。

    楚锦恭敬退了出来,走到庭院中,便冷下神色来。

    她捏紧了手掌。

    如今楚瑜不肯私奔,她难道还真的要嫁顾楚生不成?!

    不行,她绝不能嫁给顾楚生。

    世子妃当不了,她也绝不能跟着顾楚生到边境去。从边境回华京,从九品县令升迁回来,她最美好的年华,怕就要葬送在北境寒风之中了。

    楚锦心中暗自盘算。

    而这时候,顾楚生在城门马车里,静静阅读着最新的邸报。

    他染了风寒,一面看,一面轻声咳嗽。

    父亲逝世,牵连被贬,这位天之骄子骤然落入尘埃,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手足无措,却不想这个少年却展现出了一种超常的从容。

    他似乎是在静静等候着谁,不慌不忙。

    旁边官兵有些不耐烦道:“顾公子,该走了。”

    顾楚生抬眼看了城门一眼,给了小厮一个眼神。

    小厮赶紧上前去,再给官兵一两银子,赔笑道:“大人再稍等片刻,很快就好。”

    “最迟等到日落,”官兵皱起眉头:“不能再拖了。”

    听到这话,顾楚生皱起眉头。

    日落……

    他回想了一下上辈子楚瑜追上来的时间,他……应该能等到的。

    想到这个名字,他有些痛苦闭上了眼睛。

    外人都以为面对家族的一切,他毫不畏惧,其实并不是。

    他少年时面对这一切时,的确是惶惶不安,自暴自弃。是那个姑娘驾马而来,在夜雨里用剑挑起他的车帘,朗声说的那句:“你别怕,我来送你。”,给了他所有勇气。

    年少时并不知晓自己朦胧的内心,只以为他讨厌她满身汗臭,不喜她不知收敛,厌恶她与兵营军士谈笑风生。

    她追逐,他躲避。他一直以为自己心里,住着的该是楚锦那样纯洁无瑕的姑娘。

    直到她死在他面前。

    回想到那一刻,顾楚生觉得心脏骤然被人捏紧,他闭上眼睛,用缓慢的呼吸平息这份痛楚。

    楚瑜的死,是他对她爱情的开始。

    死后才知,无人再驾马踏雨相送的人生,有多么难熬。才知道当年他的厌恶,其实是嫉妒、是对不知名感情的惶恐、是少年人对于羞涩的反击。

    她死得时间越久、越长,他对她的感情,就越执着,越深。

    直到他死于卫韫剑下,那一刻,方才觉得解脱。

    一觉醒来,他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他欣喜若狂。

    真好。

    他睁开眼,弯起眉眼。

    他又能看到,那个活生生的楚瑜。

    这一次……

    他一定会好好陪伴她。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