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三

第一百零三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没说话, 她听着卫韫的言语, 她有一种疲惫从心底里涌上来。

    她垂下眼眸, 慢慢道:“先回家吧。”

    这是一种委婉的拒绝, 激得卫韫猛地抬头:“回答我这么难吗?”

    “你看着我的眼睛, ”卫韫取下面具, 露出他英俊的面容, 冷着声音:“回答我!”

    楚瑜没说话,卫韫沙哑出声: “喜欢,或是不喜欢, 你回答我一句话有这么难吗?!”

    “卫韫,”楚瑜抬眼看他:“你放肆了。”

    “对,”卫韫咬牙开口:“我放肆。我以下犯上我罔顾人伦, 还有什么要骂你尽管开口, 我今日只要你一句话——我喜欢你,你当如何?”

    “那你就退下!”

    楚瑜猛地推开他, 提高了声音。卫韫被她推开去, 楚瑜冷冷看着他。

    “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回应, 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说话?卫韫, 你一定要我把话说出来, 说到那么难堪的地步,你才安心吗?!我是你嫂嫂, 我对你,有责任, 有亲情, 我来到卫家,我陪着你,最初只是为了我的身份,只是敬佩卫家风骨。哪怕后来我对你有情谊,那也只是视你如弟如友——”

    说着,楚瑜闭上眼睛,颤抖着声:“小七,你和卫家,给我的都是温情。我喜欢你们,婆婆、阿纯、阿岚,甚至卫秋卫夏卫浅……你们都让我觉得很好,很幸福。尤其是你,小七。”

    她张开眼睛,静静看着他:“我特别感激你。我这一辈子,再没有一个人,比你对我更好。”

    “所以我不忍心伤害你,也不忍心说出口。我对你的情谊仅止于此,或许有那么些许悸动,可是小七,我对你的喜欢,真的太浅了。”

    “那也有……”卫韫沙哑出声:“也有一点,不是吗?”

    楚瑜没说话,片刻后,她慢慢道:“可是你要的是一点吗?”

    “你想我同你在一起,对不对?”她轻笑起来:“可我同你在一起,我要付出多少?小七你如今不是孩子了,你同我在一起,我们双方要付出的太多。我不愿意付出这些。”

    卫韫抿紧唇,她的话像刀一样划到他心里,楚瑜静静凝视他:“小七,我曾经喜欢过一次,我费尽心机轰轰烈烈,我喜欢那个人的时候就想,哪怕我得不到回应,我也无所谓。可是等后来我真的没有得到回应、我真的走到路的尽头、我耗尽了我所有热情的时候,我才知道,人是会后悔的。所以我告诉自己,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走到那一步去。所以我不会选一条最难的路走,卫韫,你就是我最难的路。”

    “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楚瑜抬起手来,放在心上:“这一辈子里,除了我家人,你、卫府,就是我最重要的。我在你身上投注这样多心血,我用一生在瞻仰卫府,我舍不得卫府、你,因为我沾染半点污点。卫家这样忠门烈骨,不该因为这样的事情蒙上污名。而你,卫韫,你若有心报仇,你就不该给赵玥任何攻击你的机会,你该有一个清清白白的名声,你明不明白?”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名声。”卫韫声音嘶哑:“我喜欢你这件事,我做了,就不怕认。不过虚名而已,我不在意。”

    “我在意。”楚瑜平静出声,她看着卫韫,忍不住笑了:“你说的对,不过虚名而已,你不在意,不是说它没有伤害,而是因为你的喜欢,让你足够去抵御所有。如果我喜欢你,足够喜欢你,那什么都不重要,卫韫,我可以抛下这世俗,我可以容忍自己喜欢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可以忍受自己战战兢兢每天担心这个人变心,我也能接受我忍受了所有人唾骂、卫楚两家因我蒙羞之后你变心离开,可是——”

    她一字一句,无比清晰:“我不够喜欢你。”

    卫韫整个人狠狠颤了颤,他呼吸急促起来。

    楚瑜静静看着他,神色澄澈又平静:“卫韫,我对你的喜欢,只是像瞻仰那日月,欣赏春花。你真的是个特别好的男人,没有人不喜欢。”

    卫韫没说话,他唇齿打着颤,他似乎想说什么,眼泪在眼中翻滚,楚瑜静静看着他,心中无数情绪翻涌。

    这样的人怎么不喜欢,有谁不喜欢?

    当她意识到他喜欢她的时候,当他说出喜欢的瞬间,仿佛就是一把大火点燃她内心,照亮那空荡荡的、黑暗的、孤寂的世界。

    可是她太清楚她的喜欢来自于哪里,她也太清楚这份喜欢有几分。她甚至于不愿意为了这份喜欢去做出妥协牺牲,她只想自己安静在自己世界里,一遍一遍回想这个少年所有给过她的心动温暖。

    顾楚生威胁她,她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她面对这这份感情,突然察觉到害怕。她想嫁给一个让她觉得安全的人,她一辈子不会动心,永远保持理智,和那个人保持着距离,才不会走到两看相厌。

    她的目光让卫韫觉得仿若千军万马碾过去,他几乎无法站直自己身躯,可他仍旧要站着,他咬着牙,颤着声: “你不是不喜欢我……你既然喜欢一点,那你为什么……不能再喜欢更多……更多一点?”

    楚瑜看着青年抬起头来,眼泪滚落出来:“你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你心疼我,可为什么……你不能喜欢我?”

    听到这话,楚瑜愣在原地,她听他沙哑出口,像一个孩子:“你说你为我好,可你做的选择,却都是让我最难过的选择。你嫁给顾楚生,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还是嫁给他,你哪里是为我好?你是选了一条让你自己最心安的路。”

    “我的感情让你觉得害怕,你觉得我年少,你怕对不起你心里那个卫家怕玷污了你心里的卫韫,你怕你承担流言蜚语扔掉你安稳的机会后我转身离开,你最怕的是你要打开你的心,放我进去。”

    “所以你选择顾楚生。”

    他的话像利剑一样,破开她一层一层的包裹,展露出她鲜血淋漓的内心。

    “相比起我,他能给你的是一个更安稳的世界,你不用担心谁会再进你心里了,你也可以给自己理由,你是为了卫家,是为了我,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

    卫韫一步一步走来,停在她面前。他的身影笼罩她,月光落在巷子里,楚瑜静静听着,他的话太直白、太敏锐,让她清醒过来。

    “楚瑜,”他沙哑出声:“你真自私啊。”

    “你给了那么多理由,给了自己裹了一层又一层外壳。你让我真的以为你那么爱我,你给我希望,将我从黑暗中救赎。你救了我,救了卫家,可实际上,你只是在救你自己。”

    说着,卫韫低下头,目光落在她的心口。

    “你的心是空的。”

    他呆呆出声,说出两个人都一直在极力隐藏,没有去思考过的事。他从来知道,却从来不愿意深想,直到此时此刻,他脱口而出。

    只是话出口,就无法收回,他只能彻底将这帷幕撕开,露出那些让人始终回避不能直视难以接受的真相。

    “你嫁进卫家,你为卫家做这么多,为我做这么,是因为,你的心,是空的。”

    “不做这些,”卫韫静静看着她,眼里带着怜悯和苦涩:“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下去。”

    他的声音让楚瑜觉得自己仿佛是沉在水里,那水刺骨寒心的冷,她听卫韫慢慢抬头,不可思议看着她:“为什么?”

    她只有二十岁。

    为什么,却已经心如死灰。

    楚瑜看着他,她想承认他的话,然而在开口那瞬间,她又觉得,并不是如此。

    当她来卫家时,当她麻木去救人、去帮人时,她的确如此。可是当她守在凤陵城看见楚锦在城楼击鼓,当顾楚生同她说出那句“我不想你死”,当她独身去北狄背着他回家,当他同她说希望她做一辈子的小姑娘,当他因为疼痛将额头抵在她腹间说出那声“嫂嫂我疼”,她的内心是满的。

    她觉得她人生完整又圆满,在他身边的时候,她觉得那是光明是火焰,所以她围绕在他身边,拼了命想去对他好。

    她怕靠他太近,又想将所有给他。

    她觉得内心有什么轰然坍塌,在这人质问之下,一切走马观花而过,卫韫见她愣着神,他伸出手,覆在她面容上。

    “你别怕啊。”

    他沙哑出声:“我喜欢你,真的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可是阿瑜,我喜欢你,不会让你受伤。这句话我想了很多年,四年前,当我从凤陵城离开去北狄那天晚上,我抱着你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这句话。可是我不敢说,我怕亵渎哥哥,我也怕亵渎你。”

    “后来我明白这份感情并不可耻,我没有伤害谁,我只是喜欢你。我又想告诉你,但这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你,我年纪太小,我的话太轻浮,于是我又不敢说。我把这话忍着,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把这句话说出来,一定是因为我肯定、确定,这一辈子,我都不会辜负你。”

    楚瑜睫毛轻颤,她抬起头看他。

    他高她这样多,青年的面容清俊刚毅,全然不似少年时那样带着稚嫩和青涩。如今的他沉稳又坚毅,他静静看着她,一字一句,认真出声:“你同我在一起,流言蜚语,我挡。”

    “刀山火海,我走。”

    “你心上所有伤口,我填满。”

    “你失去过的、未曾得到的、想要拥有的,我来给。”

    “你总觉得我小我幼稚,”卫韫笑起来,眼里带着疼惜和无奈:“可阿瑜,你其实才像个孩子,喜欢这件事,你没我勇敢。”

    楚瑜没说话,她咬着唇,她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些话,她就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人一层一层敲碎了、敲开了心房,把那个最柔软弱小的自己呈现在这个人面前,这个人拿着光照亮了她。

    她觉得自己是被冲昏了头脑,她每一句话都不会理智都是冲动,于是她把所有话压在心底,咬牙不语。

    卫韫静静瞧着她,伸出手去,将她揽在怀里。

    “傻姑娘,你怎么这么倔啊。”

    楚瑜终于没忍住,眼泪奔涌而出,模糊了视线。

    卫韫感觉这个人的眼泪淹没了他,他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又心疼又无奈。他轻轻诳哄着她:“别哭了,我有什么错,你同我说就是了。你看你,哭得妆都花了。”

    楚瑜没说话,她咬着牙,一把推开他,模糊着眼往回走。她一面走一面抹眼泪,像足了一个孩子。

    卫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就跟在她后面,看着她疾步往前,走了没几步,她便踩在自己裙角上,一个踉跄狠狠摔了下去。

    卫韫慌忙上前去扶她,焦急道:“你没事吧?”

    楚瑜没说话,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低着头,一言不发,就是豆大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卫韫想了想她刚才摔的样子,手碰到她脚腕上,皱眉道:“脚崴到没?”

    楚瑜不应声,卫韫轻轻一按,她便绷紧了身子,卫韫张口想说她,看着这个人低着头落着眼泪的样子,他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半蹲在楚瑜面前,温和道:“我背你回去。”

    楚瑜不动,卫韫便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一拉一抬,便稳稳背在了自己背上。

    月光下,他们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卫韫背着楚瑜,忍不住笑起来:“见你之前,听说你是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见到你之后,我便觉得他们胡说。今天晚上我终于晓得,你以前大概真是个刁蛮性子。”

    楚瑜扭过头去,盯着晃动的墙壁,卫韫声音温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哭,也不知道你在难过什么,更不知道你怎么走到今天。可是阿瑜,我等得起,只要你给我机会等,别自以为是去对我好。”

    “对不起……”楚瑜沙哑出声。

    卫韫轻笑开去:“不必说什么对不起,你做什么,我都不介意。”

    楚瑜没说话,她环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

    她从未遇到这样包容她的一个人,从未见过这样执着、温暖、带着光和安定的人。

    她曾为顾楚生是那样的人,在他驾马而来,对她伸出手的那一刻。可是在后来无数的岁月,她才慢慢发现,顾楚生从不是她记忆里那个驾马而来的红衣少年。他的世界全是纠缠于折磨,他有的不是执着,是执念。他就是拉着她往黑暗里沉下去,从不停息。

    而卫韫,他没有给她惊艳的开始,他没有在她危难时犹如神明从天而降,甚至在他们相遇时,他还只是青涩少年,要她努力为他撑起一片天地。

    可是一点一点触碰他,接近他,了解他,陪伴他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美好如斯。

    她悄无声息抱紧他,闷闷出声:“你这样惊动了顾楚生,苏查那边的人怎么办?”

    “我算好的,”卫韫轻笑:“我拦截他,其实只带了十五个人,他发了信号弹,府里的高手必定全部出来救人,我派了人直接去他府里,如今大概已经将苏查的人带回来了。”

    “你拦顾楚生就是为了调虎离山?”楚瑜迅速反应过来:“那你需得尽快出城!顾楚生知道人不见了,必然要来找你……”

    “我知道。”卫韫温和出声:“来之前我已经吩咐下去,把你送回去,我就走。”

    “阿瑜,”他转头瞧她:“我长大了,所有的路我都会铺好,你真的不用什么事都想着你要做。”

    楚瑜愣了愣,卫韫的步子很平稳,让她没有觉得有一丝颠簸。她静静看着他侧脸,听他慢慢道:“年少时看你挡在我面前,我觉得很幸福。如今我就觉得,能让你站在我身后,大概我会觉得更幸福一些。”

    “我不需要……”

    “但我得给你选择。”

    卫韫轻声开口,卫府大门出现在他们视野里,他背着她,声线柔和:“被逼着提剑,和自己愿意提剑,是两回事。”

    说着,卫浅焦急冲上来:“侯爷,东西和人都到了。”

    卫韫抬起头,卫府门口所有人马已经准备好了,蒋纯上前来,看见卫韫背着楚瑜,她愣了愣,随后赶忙道:“事情我大概清楚,先赶紧出城吧。”

    说着,她上前来,伸手接过楚瑜。楚瑜由她和晚月搀扶着,背对着卫韫往卫府走去。

    卫韫静静看着楚瑜,卫浅上来道:“侯爷,启程吧。”

    卫韫点点头,突然出声:“嫂子!”

    楚瑜僵住身子,卫韫温和道:“等我回来。”

    楚瑜没说话,这声“等我回来”,她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不仅仅是要回来,他还要一个答案。

    楚瑜背对着他,她挺直腰背,没有回头。

    好久后,她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好。”

    我等你回来。

    我给你答案。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三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