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58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顾楚生从宫里出来时, 已经是深夜了, 华京比青州春天要来得早, 也要暖和很多。顾楚生独自站在长廊上, 片刻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转过身去, 隐入夜色之中。

    他先去找了卫韫名单上的人,拿着卫韫的玉佩与他们对接后,他仔细询问了赵玥的日常作息, 随后同下面人吩咐道:“你们明天夜里联系上长公主,我的人和卫韫的人两方协作,将长公主从宫里带出来。”

    所有人点了头, 两边人马规划出了一条路后, 第二天夜里,顾楚生便在宫门外等着。

    而此时, 一个盲眼的女子被邻进了内宫之中。

    这女子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裙, 她虽然眼盲, 行走却与正常人完全没有区别, 她走到宫殿之中, 给赵玥恭敬行礼,声音平和从容:“玉琳琅见过公子。”

    “起了吧。”赵玥声音有些虚浮, 玉琳琅耳朵动了动,站起身来, 赵玥掀了帘子, 他在模糊中能看到一个影子,勾起嘴角来:“听闻玉姑娘医术了得,但又是天生眼盲,不知玉姑娘为何不治好自己的眼睛呢?”

    “我若治好了自己的眼睛,公子会让我站在这里吗?”

    玉琳琅含笑出声,赵玥低笑起来:“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说着,张辉上前来,给赵玥搭了手枕,然后恭敬请了玉琳琅道:“玉大夫,这边请。”

    玉琳琅也没让人搀扶,自己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将手搭在了赵玥手腕上。

    “我这病,已经看过许多医生了。”赵玥低笑:“所有人都说我是因为太过疲乏,可我不信,所以想请玉姑娘来看看。”

    玉琳琅没说话,又换了一只手给赵玥诊脉,接着她仔细问了赵玥的起居饮食,病症习惯,而后她写了一个方子,让人将药汤熬制出来,再用银针扎入了赵玥穴位之中,拔针出来后,放入熬好的药汤之中。

    药汤瞬间变了色,玉琳琅平静道:“什么颜色?”

    张辉赶忙上去,看见药汤中颜色越来越浓,最后变成了彻底的黑色。

    张辉惊慌道:“黑色。”

    玉琳琅点了点头,露出了然来,赵玥含笑道:“玉姑娘心中是有答案了?”

    “的确如公子所想,您没有生病,您这是患毒。”

    赵玥面色不动,他早已预料。玉琳琅慢慢道:“此毒少见,乃慢性毒药,必须有至少一个月的下毒过程,此药一般由下毒之人在性/事前服用,可加剧人快感,使用两月之后,与其交欢之人变回开始觉得手足麻痹,双眼昏花,时常头疼,再过两个月,便亏开始口不能言,眼不能视,四肢麻木,动弹不得,最后彻底丧失意识,慢慢死去。”

    听到这话,张辉顿时变了脸色,赵玥目光有些恍惚茫然,好久后,他慢慢道:“除了性事,还有其他法子下毒吗?”

    玉琳琅有些奇怪看了赵玥一眼,随后低头道:“此毒重点是体液相交,性/事,汗液,眼泪,津液……任何与之相关的液体触碰交往,都有可能。当然,如果下毒者有耐心,长期以香味下毒,也不是不可,但至少要用几年时间,所以一般人不会这样做。”

    赵玥听到这话,慢慢笑了:“那,下毒之人本身,可有妨碍?”

    玉琳琅头一次听到问下毒人相关的,她不由得觉得这位公子更奇怪了,然而拿人钱财,她仍旧点头道:“下毒者本身无碍,只会增加其性/事中的欢愉,所以有些贵人会将此物当做春/药使用。”

    “那此毒可有解?”张辉不满于赵玥一直在问他认为不重要的事,焦急出声来。

    “一开始或许还有解,但公子中毒已深,我也只能减轻症状,解毒一事,怕是无法。”

    “能拖延多久?”赵玥声音平淡,对生死似乎毫不在意。玉琳琅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活下来的时间,这不好说,按公子如今的情况,快则半月,慢则一年,不过,民女至少能保证公子体面离开。”

    “什么叫体面离开?”

    赵玥笑出声来,玉琳琅淡道:“让公子与平常无意,不会成为一个活死人,该做什么做什么,直到该走的那一天。不过,若是如此,公子的活下来的时间,怕不会太长。”

    赵玥没说话,旁边张辉怒喝出声来:“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庸医,说什么死不死的?!你必须治好我家公子,否则我杀了……”

    “张叔。”

    赵玥淡淡出声,张辉僵住了声音,他红着眼,终于是退了下去。

    “玉姑娘,”赵玥卷起帘子,朦胧看见玉琳琅的身影,他淡道:“我孩子大约还有四个月就要出世,我若求一份体面,你能让我等到他出世吗?”

    “这……”玉琳琅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我试试吧。”

    “谢过姑娘了。”

    赵玥笑出声来,他弯着眉眼,如果不是那一身明黄,那眉眼中的温柔之色,便像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

    “那么,”他轻叹出声:“请姑娘,给我最后一份体面吧。”

    “公子放心,”玉琳琅淡道:“我能做的,都会尽量做到。”

    赵玥点点头,玉琳琅唤了张辉来,给了他一个方子,让人将那些草药做成药包后,用布条绑着覆在了赵玥眼睛上。

    “这样敷一夜,明日您就该能看见了。”

    “谢过。”

    张辉送走了玉琳琅,等回过头时,就看见赵玥独自坐在金座之上。他穿着明黄九爪龙袍,头顶华冠,白布覆在他眼睛上,在脑后系成结,垂落下来。

    他一直保持着微笑,静静坐在那里,张辉走上前去,犹豫了片刻,终于道:“陛下不用听那江湖郎中胡言乱语,属下再派人去找良医。”

    “她是不是胡言乱语,你我不清楚吗?”赵玥站起身来,张辉立刻去扶他,赵玥往宫门外摸索着走出去,慢慢道:“让人将熏香都撤了,以后我身边人不准带香。”

    “陛下……”张辉颤抖着声音:“这么久以来,您只临幸过梅妃娘娘……”

    赵玥微微一愣,片刻后,他笃定道:“不是她。”

    “您曾经动手害死了她的丈夫,杀了她的哥哥,又将她的独女远嫁番邦……”

    张辉一直在抖,他想说这些话很久了,可是这些话,谁都不敢说。谁都知道后宫里那个梅妃在这个皇帝心目中是什么位置,然而走到如今,他却不得不说了。

    “如此深仇大恨……”张辉终于道:“您觉得,她放下了吗?”

    赵玥没说话,他站在长廊上,夜风很温柔,带着春天的生机。

    “我小时候,”他慢慢开口:“曾经觉得,这世界所有都很美好。我以为人一辈子,积德行善,就能得到很好的回馈。可我善良没有换来回报,只有一味欺辱。”

    “我是秦王府的世子,却无人敬我,继母和弟弟一次又一次想要杀我,一次一次羞辱我,而我父王也坐视不管,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死了,对于所有人才是好事。”

    “只有她没有这样对我。”

    赵玥嘴角噙笑:“她待我好,特别好。每个人都看不起我,都觉得我是多余那一个,只有她护着我,陪着我。我曾想做一个好人的,张叔,”赵玥声音低下来:“在我拥有她的时候,我曾想,这一辈子,我就守着她就好。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忍让,我心软,结果就是她嫁给了梅含雪。所以我回了秦王府,当了世子爷,害死了梅含雪。你以为她不知道吗?她知道。”

    赵玥轻呵出声:“我猜她知道。可在秦王府落败时,她还是救了我。”

    “我和她之间,隔着好几代的血,她父王杀我皇爷爷,他哥哥杀我父王,我杀她丈夫她哥哥,我们之间早就是血海深仇,可我还是一次次喜欢她,她还是一次次放过我。我从年少到如今,每一次落魄,她都没有放弃过我。张叔,这辈子谁都会背叛我,可她不会。”

    “如果她都背叛我,”赵玥顿了顿,最后低声道:“我又该信谁?”

    所以她不会背叛他,不能背叛他。

    这一辈子,他唯一能信的,就是她。

    “可人心会变得啊。”张辉焦急出声:“陛下,人能原谅一个人一次、两次,但不会……”

    “张辉!”

    赵玥提了声音:“你住口!”

    张辉僵住了动作,许久后,他跪下去,闭上眼睛,颤抖着声道:“微臣知错。”

    赵玥没说话,他似乎有些冷了,好久后,他拉了拉衣衫,终于道:“地宫那条通道,关键时候,你带着梅妃出去。到时候你别让她醒着,带出去了,你护好她和小皇子,如果有其他什么意外,你就自己走吧。”

    “我在北狄给你和其他兄弟准备了新身份,过去好好活着。”

    “陛下……”

    张辉声音里带了哭腔。

    可他说不出来,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侍奉的君主,最后一刻,还是给了他们退路。

    所以他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却还得装着什么都不明白,强行去抓那一个虚幻的梦境。

    玉琳琅给赵玥看着病的时候,顾楚生的人接触到长公主,如今赵玥经常不去长公主那里,长公主夜里都是独自休息,在长公主配合之下,计划进行得异常顺利,顾楚生在宫门外等了一会儿,长公主就急急出现在了顾楚生面前,焦急道:“怎么回事?”

    “你先上车。”

    顾楚生放下车帘,让长公主上了马车。等长公主上来,顾楚生低声道:“楚瑜被赵玥抓了,用来要挟卫韫,如今我打算用你为质,交换楚瑜。”

    长公主微微一愣,随后立刻点头道:“行。他如今很在意孩子,虽然很少来见我,但经常让人来问孩子的信息。”

    “他如今身子怎么样?”

    顾楚生迅速询问,长公主僵了僵,随后低下头道:“他经常头疼,开始忘事儿,眼睛也不太看得清东西了,他不敢让别人知道,但我看出来了。他最近到处找名医,他还当我不知道呢。”

    “他如今就算找到名医,也救不回来了。不过,他若是知道这事是你下的毒……”

    顾楚生皱起眉头,长公主轻笑出声来:“他后宫这么多妃子,我就不信他没睡过。一个一个查,他查得过来吗?”

    她声音里带了冷意,顾楚生察觉她的异样,抬头看了她一眼,淡道:“别难过。”

    “您说什么呢?”长公主笑起来,她抬手将头发挽到耳后:“不难过,他能死了,我高兴得很呢。”

    顾楚生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我很好奇,”他抬眼看她:“你对他,当真没有情谊了?”

    “有,”长公主低笑起来:“怎么会没有呢?只是,顾大人,”长公主抬眼看他:“人生从来不是一条线。不是说我爱他就代表我不杀他。我爱他,可是家仇是真,屈辱是真,他宠幸她人是真,他不配为君是真,无论是为了我家人、我女儿、我自己,还是这天下百姓黎民江山,我都要杀了他。杀了他后,我会让他入我棺木,封他为驸马。”

    “我不否认我爱他,”长公主声音平淡:“这并不可耻,然而,这并不会改变什么。顾大人放心。”

    顾楚生没说话。

    他放心。

    上辈子,长公主就是这么做的。哪怕爱着他,却也果断杀了他,然后封他为驸马,让他入皇陵。

    顾楚生垂下眼眸,长公主看了他一眼,了然道:“顾大人此去回来,似乎有很大不同?”

    顾楚生没说话,长公主转头看向护国寺的方向,淡道:“佛门清净,我近来觉得心绪难安,便会诵经念佛。顾大人若放不下执念,不妨试试。”

    “谢公主提点。”

    顾楚生真诚道谢。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2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庆余年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