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顾楚生带着楚瑜到了后方军营, 安置了沈无双三人之后, 转头又给楚瑜准备了一个营帐, 让人给她烧了热水。

    楚瑜关心前方战事, 顾楚生便给她详细说明了这次作战情况, 安抚道:“你放心, 楚将军如今是有备而来, 就算拿不下白城,也不会有大碍,你先洗澡休息一下, 余下我们之后再说。”

    楚瑜点了点头,心想如今就算有什么要和顾楚生商议的,也要等卫韫回来。

    于是让顾楚生先出去, 自己先去梳洗, 顾楚生也有许多事要忙,他趁着楚瑜梳洗用饭的时间, 赶忙去处理了。

    等楚瑜梳洗完毕, 用过饭后, 她便感觉困顿。紧绷着弦一直赶路, 如今沾了软床, 便再睁不开眼睛。她在帐篷里睡下,等再醒来时, 已经是下午了。

    她揉着眼睛起来,询问了候着的侍女时辰, 接着就听对方道:“大夫人, 顾大人在外恭候多时了。”

    楚瑜有些诧异,不明白顾楚生这时候等着她是做什么。但顾楚生过来,她也没有将顾楚生留在账外的道理,她连忙让人卷了帘子,迎了顾楚生进来道:“顾大人可是有要事?”

    抱了一对账本折子的顾楚生微微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顾大人是在叫他。

    他缓了缓神,垂下眼眸,坐到楚瑜对面去。

    楚瑜让人给他倒了茶,举止从容温和,神态之间,再也没了过往的戒备。

    她向来说到做到,他帮她看好卫家,过往种种,一笔勾销。

    然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苦涩,泛在唇间,他垂下眼眸,将账本放到楚瑜面前:“这是你不在时所有银钱往来支出,我均向二夫人请示过。”

    “谢谢你。”楚瑜拿过账本,翻看了账本后,抬起头来,再次认真重复:“真的,顾楚生,谢谢你。”

    楚瑜看得出来,顾楚生是真的费心费力在为卫家做事。

    当年他依附于卫韫,从而一路高升,这一辈子顾楚生机缘巧合搭上赵玥,本是可以不用如此,可他却仍旧信守承诺,替她好好照顾了卫家。

    一个人的好坏她看得出来,脱离了上辈子那个痴情人的角色,以朋友身份看待顾楚生,楚瑜发现,为什么上辈子除了她,所有人都欣赏顾楚生,不是没有理由。

    顾楚生没有应声,将其他折子推过去,继续道:“这些是你不在时,所有发生过的大事,我都记录在册。”

    “多谢。”

    “阿瑜……”

    楚瑜的手微微一顿,她抬头看顾楚生,微微皱起眉头。片刻后,她坦然一笑:“你我虽然过往不悦,然而楚瑜并非不识好歹之人,大人所做所为,楚瑜和侯爷都感激于心,日后必当用拳相报。您将楚瑜当做朋友,日后你我如年少互称姓名,也好。”

    顾楚生听出当中的疏远,他喉头滚动,但最终却也只是什么都没说。他似乎用了莫大的力气,终于让自己笑容平复,开始同楚瑜说着卫府和楚府发生的事。

    两人说了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兵马之声,随后就听一声大喊:“大捷!大捷!”

    楚瑜猛地站起身来,朝着帐篷外面冲出去,顾楚生紧随在后面,只见一队人马满身是血冲上来,朝着顾楚生跪下后,笑着道:“顾大人,楚将军让您即刻拔营进城。”

    “楚将军和卫将军可有受伤?”

    楚瑜立刻出声,那小将愣了愣,但看楚瑜站在顾楚生旁边,立刻识时务回答道:“两位将军都安好。”

    楚瑜舒了口气,忙带上人,便直接打马进城。

    顾楚生有些无奈,他军务在身,只能招呼着人拔营跟上。

    楚瑜赶到城中时,白城已经被攻下,正在清理战场,楚瑜急急忙忙冲进去,便看见卫夏在门口等她,卫夏替她引路,笑着道:“小侯爷说您肯定是来得最快的,我还不信呢,没想到啊,还是小侯爷最了解夫人。”

    成功攻下白城,楚瑜心中欢喜,笑着道:“他向来知我。”

    卫夏含笑瞧了楚瑜一眼,没有多说,开始同楚瑜着攻城经过。

    这一战楚临阳早做准备,本就打得顺畅,而卫韫一马当先带人攻城,城楼上独身取下了主将首级,更是加快了战场进程,令敌军彻底溃败。

    一路走来,楚瑜都隐约听到卫韫的名字,还有他的事迹,她不由得轻笑,卫韫这个人,走到哪里,都是要发光的。

    她随着卫夏来到卫府,白城本就是卫家大本营之一,卫府如今刚被攻下来,卫秋正带着人在打扫,这些都是跟着卫韫去北狄的亲兵,楚瑜一进来,那些大汉一面擦地板一面抬头喊:“大夫人。”

    “大夫人。”

    “大夫人您也来啦。”

    “大夫人小侯爷在里面呢。”

    ……

    楚瑜听着这一声声大夫人,走在回转长廊之上,一时竟真的有了一种归家的感觉。

    她转到正堂,老远便看见卫韫和楚临阳坐在正堂之中,他们已经换洗好了衣衫,坐在棋桌前对弈。

    楚临阳黑色长衫,看上去一如过往那样沉稳。而卫韫因在服孝,换了一身素白长衫,带上了玉冠。

    穿上了华京的服饰,楚瑜才骤然发觉,卫韫瘦了许多,他本就生得不像武将,全靠那么几分战场习练出来的英气慑人,如今他穿着华京士族子弟独有的广袖夏衫,倒有了那么几分文弱书生的味道。

    然而他拿棋子的动作很稳,虽是少年面容,但眉宇之间却沉着稳重,全然没有少年青涩。

    楚瑜走到两人面前,卫韫抬起头来,目光触及楚瑜时,他慢慢笑开,温和道:“嫂嫂来了。”

    楚临阳不动声色瞧他一眼,朝着自己旁边点了点,淡道:“坐。”

    卫韫愣了一下,楚瑜瞧见他的神色,抿唇笑起来,跪坐在楚临阳身后,如同未出嫁时一般。

    楚临阳捻着棋子敲了敲棋盘:“看什么看,嫁了也是我妹妹,落子。”

    卫韫收回目光,笑着瞧向楚临阳:“大哥说的是。”

    说着,他同楚临阳对弈,接上了方才的话题:“沈佑提前回来给了你们消息,赵玥却没想着为难我?”

    听了卫韫的话,楚瑜便猜测出来如今卫韫在说什么了。

    卫韫既然已经知道赵玥是当年白帝谷一战幕后推手,自然不会放着赵玥坐稳这个皇位,然而毕竟去北狄将近四个月,给了赵玥太多时间,如今回来,首先便是要试探各方对赵玥的态度。

    楚瑜不知道卫韫是否和楚临阳交了赵玥是白帝谷主谋的底,她没有说话,就安静听着两人交谈。楚临阳看着卫韫落子,平静道:“他杀你做什么?”

    “他要保姚勇,我和姚勇什么仇他不明白?”

    卫韫盯着棋盘,试探着道:“他既然选了姚勇,怕是巴不得我死才是。”

    “他给了我和宋世澜承诺,”楚临阳平静道:“等江山稳固,会杀了姚勇。”

    “姚勇会坐着等死?”

    卫韫眼中带了嘲讽,楚临阳慢慢道:“赵玥娶了他女儿,并给予盛宠。如今姚勇正做着国舅美梦呢。”

    “那你怎么不知道,你做着他是个明君的美梦?”

    听到这话,楚临阳沉默着,片刻后,他抬起头,淡道:“有话你不妨直说。”

    卫韫没说话,他转头看向楚瑜。

    楚瑜看见他的目光,许久后,慢慢点了点头。

    她信任他大哥,而如今的局势,他们需要楚临阳。

    楚临阳看出他们的互动,将棋子放到棋盒,抬眼看着卫韫。

    “有话你说出来,我不保证帮你,可我保证,这话我听见了就当没听见。”

    听到这话,卫韫心里有了底,他抿了抿唇:“你可知沈佑在哪里?”

    楚临阳挑了挑眉,却是道:“他比你们早半个月回到大楚,如今在秦时月手下。”

    卫韫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端着茶抿了一口,楚临阳静静等了片刻后,听卫韫道:“我要见他。”

    “嗯,”楚临阳点点头:“顾楚生很快会回昆阳,他们在昆阳驻军,你跟着回去就能见到。只是,这件事和沈佑有关系?”

    “沈佑,或许是赵玥的人。”

    楚临阳面露诧异,卫韫平静道:“而沈佑是当年白帝谷大楚的内奸,因为他一个消息,姚勇和太子坚持出兵……”

    卫韫将他所揣测出来的当年之事说了一遍,楚临阳听得眉头皱起,等到最后,他沉默着没说话,然而在抬手去握茶杯时,手却微微颤抖。

    卫韫平静等着楚临阳的话,楚临阳喝了一口茶,让自己镇定下来后,他抬起眼来,慢慢道:“今日的话,你不可和第二个人提起。”

    “我知晓。”

    “如今赵玥已经争得王谢两家鼎力支持,手里又有姚勇的军力。他做皇帝这四个月,大楚上下一心,他善用贤才,宽厚大度,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面对这样的君主,没有几个人会有反意。”

    卫韫捏起拳头,觉得喉间全是血腥味。

    楚临阳眼中带了悲悯之色:“小七,这样的君主,大楚盼太久了。”

    “可他为了一己之害死了七万人!”

    卫韫再也克制不住,猛地抬头,提高了声音:“这样阴狠毒辣的人,也算得上好的君主吗?!”

    “一将功成万骨枯,”楚临阳平静出声:“哪个人的帝王之路,不是白骨累累?”

    “可那也是对得起良心的白骨,对得起道义的血海尸山!”

    卫韫神色激动,楚瑜抬眼看向旁边守着的卫夏,卫夏立刻退下去,让人守住了周边。

    卫韫盯着楚临阳:“你们要的君主,就是这样无情无义手段很辣之人吗?”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楚临阳神色镇定:“我只知道,大楚如今不能再乱了。赵玥在,他给了我和宋世澜最好的军备支持,也给了百姓最大程度的安定。如今大楚胜利在望,你若要杀赵玥是什么结果?大楚又是内乱,给了北狄修生养息的时间后,你让大楚怎么办,让百姓怎么办?!”

    这话让卫韫愣住,楚临阳看着少年不可思议又茫然的脸,心中有些不忍:“小七,如果论私情,你是我友人的弟弟,你是我妹妹的小叔,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可是我若帮了你,百姓怎么办?”

    “我做不到为了一己之私置万民于水火,你就做得到吗?”

    “那当初……”卫韫沙哑出声:“你答应同我一起对付姚勇,又算什么?”

    “从头到尾,我只有一个目标。”楚临阳冷静开口:“就是如何对百姓更好。”

    “我看过卫家的下场,”楚临阳抬头看他,卫韫站在他身前,唇微微颤抖,楚临阳看着面前捏紧了拳头的少年,心里都跟着发颤。然而话他要说下去,他只能说下去。

    “姚勇在,我等上前,不过是白送了性命,没有雷霆手段,救不活大楚。我答应你对付姚勇,是为了大楚。如今我拒绝为你对付赵玥……”

    “还是为了大楚。”

    卫韫轻笑,眼里含了眼泪:“对,为了大楚,我卫家连同七万儿郎就该白送了性命。这位君主如今能给大楚带来安定,所以他做过什么,就不重要了,对不对?”

    “可这样的人,怎堪为君?这样的人,你就不怕你楚家是下一个卫家吗!”

    “那至少不是现在。”

    楚临阳的声音很平静:“你要杀赵玥,至少要等他做错事,不能是现在。”

    “他要一辈子不做错呢?”

    卫韫咬牙出声,楚临阳没说话,卫韫慢慢闭上眼睛。

    “好,我明白。”

    “还望楚世子遵守诺言,”卫韫每个字都说得极为艰难:“今日所有话,你当没有听过。”

    楚临阳垂下眼眸,慢慢道:“放心。”

    卫韫转身,楚临阳叫住他。

    “小七。”

    卫韫顿住步子,楚临阳慢慢出声:“人长大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忍得。”

    卫韫没有回头,楚临阳摩挲了茶杯边缘:“今日的话,再别对第二个人说。”

    “谢楚大哥提点。”

    卫韫声音沙哑,而后他大步走出去,消失在长廊。

    他走了老远,楚瑜才慢慢起身,坐到楚临阳对面。

    “不去追他?”

    “同哥哥下完这一局吧。”

    楚瑜提了棋子落下,楚临阳抬头看了她一眼,慢慢道:“他性子太燥,你看着点。”

    “面对你燥而已。”楚瑜同他交错落子,神色平淡:“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比我清楚太多。”

    “我忘了一件事,”楚临阳落了一颗黑子,就将出整片围住,他开始提子,一面提了棋子往棋盒里送去,一面道:“你性子也燥。”

    楚瑜没说话,等她落子时,她又狠又快落到棋盘上,随后抬眼看向楚临阳,平静说了句:“承让。”

    而后她便开始提子,楚临阳盯着她的脸,见她从头到尾没露分毫情绪,不由得笑了,他往椅背上一靠,双手摊开:“长大了。”

    楚瑜将棋子都放进棋盒,这才抬头看:“我同哥哥求一句准话。”

    楚临阳不言,似乎是知道楚瑜要说什么,楚瑜盯着他:“若有一日,我卫氏欲反,楚世子当如何?”

    楚临阳听到这话,抬眼看着楚瑜。

    他的目光又冷又沉,仿佛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用了“卫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身份,片刻后,楚临阳冷笑出声来:“卫家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他的家仇关你什么事?赵玥不是傻子,只要你们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你们还有用,他就会好好对你们。”

    “我们没用了呢?”

    楚瑜声音平淡:“能设下如此连环圈套,说他是心中磊落之人,你信吗?”

    楚临阳紧皱起眉头,楚瑜继续道:“能如此揣摩人心之人,往往也不信人心,那你觉得,若有一日,卫韫失去了作用,他会留下这样一个祸根吗?”

    “这又与你有什么干系?”

    “他与卫韫,早是不死不休之局。”

    “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楚瑜没说话,她静静看着楚临阳。

    她穿着和卫韫一样素白色的长衫,神色沉稳庄重,让楚临阳想起卫家华京那间百年老宅前黑底金字“卫府”二字,又想起卫家祠堂那一座座牌匾。

    卫家那份风骨,不知不觉,仿佛刻在了楚瑜的身上,她端坐在那里,便让人不敢再放肆喧哗。

    她静静看着楚临阳,一字一句开口:“我乃卫楚氏,如今卫家大夫人。若这与我没有关系,卫家之事,便与他人,再没了关系。”

    楚临阳看着她,眼中似乎带了通透了然。

    许久后,他问:“为什么?”

    楚瑜刚要张口,就听他道:“楚瑜,若是为了百姓,赵玥如今能给百姓安定,天下谁坐不是坐,你该做的就是同我一样选择更好的人坐稳这个位置!”

    “若是为了你的责任,” 楚临阳沉下声:“你帮卫家已经够多了,说什么卫家大夫人,你拿了放妻书,就早不是什么卫家大夫人了!”

    当初谢玖去求了那封放妻书的事,楚临阳早已知晓。然而他尊重楚瑜的选择,看着楚瑜愣神的模样,楚临阳接着道:“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你不是为了百姓,不是为了天下,不是为了你的责任,楚瑜,你扪心自问——”

    楚临阳认真开口:“为什么?”

    楚瑜没说话,她心中有了一丝慌乱。

    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慌,不能乱,无论什么理由,任何理由,都拦不住一件事——

    卫家不能白死。

    她不能让赵玥当上皇帝。

    她反复告诫自己,慢慢冷静下来,迎着楚临阳的目光,认真道:“赵玥不适合为帝。”

    楚临阳与她对视,谁都不肯让开,都固执又冷静,仿若都持剑相抵,与对方抗衡。

    许久后,楚临阳终于是熬不过她,他看着楚瑜,神色慢慢软下来。

    “阿瑜,”他叹息出声:“你真是个傻孩子。”

    没想到楚临阳会说这个,楚瑜愣愣看着楚临阳,楚临阳站起来,将手覆在她头顶,眼神里带了疼惜和难过:“怎么就摔不疼呢?一个顾楚生,你还没执着够?”

    “你啊,”楚临阳叹息:“想要对谁好,就拼了命去。以前是顾楚生,现在是卫家,如果卫韫日后是个白眼狼,你不心疼吗?”

    听到这话,楚瑜慢慢笑开。

    “不心疼。”

    “他和顾楚生不一样,”提到卫韫,楚瑜就觉得,那颗又冷又硬的心里,仿佛是融进了一枚暖玉,它散发着柔和的温度,一点一点让她心肠变得柔软,让世界都有了暖意。她弯着眉眼,认真道:“他待我好。”

    楚临阳没说话,他静静看着楚瑜,好久后,他终于道:“必要时,我会帮忙。”

    说完,他便往外走去,楚瑜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楚临阳那句话的意思。

    若卫氏谋逆,必要时他会帮忙。

    楚瑜猛地站起身来,叫住长廊转角的青年:“哥哥!”

    楚临阳顿住步子,回过头来,看见楚瑜站在门口,她忍住了那份毛躁,缓缓笑开,认真道:“谢谢。”

    楚临阳没说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楚瑜看着他离开,内心才终于安定,她转过身去,让人寻了卫韫。

    卫夏得知她寻找卫韫,赶忙过来,焦急道:“大夫人快救命啊,小侯爷又给自己关上了。”

    楚瑜知道卫韫此刻必然心情不好,她叹了口气,点头道:“引路吧。”

    卫夏擦了擦汗,赶紧引着楚瑜去了卫韫房间,楚瑜站在门口,沉默片刻,没有问卫韫,便推门进去。

    卫韫背对着她,跪坐在垫子上。

    他面前放着一把剑,楚瑜认识,那是卫韫随身带着的剑。

    “这把剑是我哥给我的。”

    他知道来人是谁,沙哑出声。

    楚瑜朝他走过去,听他道:“我曾在白帝谷许诺,我会用这把剑亲手杀了仇人,为他们报仇。”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

    他身子微微颤抖:“我以为,复仇这条路上,我只要杀光所有挡住我前路的人就可以。”

    楚瑜停在他背后,卫韫慢慢闭上眼睛。

    “可若挡在我面前的是黎民百姓怎么办?若是所有人拦我阻我,怎么办?”

    “可凭什么……”

    “凭什么,他做错了事就什么惩罚都不用。”

    卫韫捏紧拳头,整个人蜷缩起来,似乎是痛极了的模样。

    他看着那把剑,狠狠盯着那把剑,艰难出声:“凭什么,他做了这样十恶不赦的事,等他做好事,就可以一清二白,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圣君。”

    楚瑜没说话,她抬头看向那把剑,平静出声:“要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卫韫愣在原地,楚瑜蹲下身去,她抬手捏住卫韫的下巴,将他板了过来。

    少年满脸是泪,神色却如鹰一般锐利沉着。

    他们在暗夜里对视,烛火烁烁,在他们眼里,如火焰一般跳跃燃烧。

    楚瑜逼着他看着她,他迎上她的目光,就不再退让。

    两人在暗夜中纠缠撕咬,楚瑜平静道:“天子无德,大道当逆。他披着人皮,你就撕了他的人皮,他想将过去一笔勾销,你就把那些血端出来,一盆一盆泼上去!”

    卫韫唇微微颤抖,楚瑜盯着他:“卫韫。”

    她叫他,每一个字都如刀剑林立。

    “这条路,我陪你。”

    “这条路,千难万难,刀山火海,万人唾骂,白骨成堆,我都陪着你。”

    听见这话的瞬间,卫韫猛地扑上来,死死抱住楚瑜。

    他们在黑夜里拥抱在一起,他的眼泪落在她肩头。

    他从来没觉得,这辈子他不能失去楚瑜。

    然而这一刻,他却觉得,这一辈子,他都不能失去楚瑜。

    这条路,她陪他,那他就背着她。

    那满地鲜血不染她身,那尘土泥泞不沾她裙。

    千难万难,刀山火海,万人唾骂,白骨成堆,她陪着他一世,他就护她一生。

    你愿我永如少年,我护你一世周全。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八十一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5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