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55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的“瑜”字旗扬起来时, 赵军便有些骚动。领军的将领符信是赵玥手下一员猛将, 他并不是最擅长兵法的将领, 却是跟着赵玥时间最长、对赵玥心思揣摩最透的将领。他从赵玥还是秦王世子时就跟随赵玥, 对于赵玥此次出兵的原因也极为清楚, 这也正是赵玥此次派他领军的原因。

    “元帅, ”副将驾马来到符信身边, 担忧道:“是瑜字旗,守城的怕不是钱勇,而是楚瑜。”

    “那正好。”符信冷笑出声来:“陛下就怕她不在。别多说, 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攻城!”

    符信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往着城池不要命的攻上来。

    楚瑜站在城楼上, 一眼扫过城楼下的人马, 心里就沉了下去。

    城楼下兵马至少有五万之众,而如今白岭之内, 守兵不过三千。

    当年凤陵以多胜少, 与凤陵城地势和重重机关有关, 如今白岭不过平原, 没有地势便利, 没有机关,甚至城内箭矢都不算充裕, 要守住城池,实在是太难。

    楚瑜内心沉下去, 看见士兵攀城而来, 她抬眼看向主将。如今赵玥手下将领她大多清楚,她认出符信来,心里便对自己的猜测有了几分把握。

    如今赵军虽然是大军前来,但他们绕开了玖城直逼白岭,就算攻占下白岭,等玖城士兵回过头来,反而会和卫韫呈夹击之势,在白岭对他们瓮中捉鳖。而符信这样不惜一切代价攻城的架势,明显也不是一个正常打法,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是志在白岭,白岭这个城,对他们一点都不重要。

    以赵玥的心思,他要的怕不是白岭,而是白岭内的卫家人。

    其他将领家人被擒,或许还有几分可能放弃自己家人,然而对于幼年丧兄丧父,一个人带着卫家掀得天下大乱的卫韫来说,要他放弃家人,实在是太难了。

    哪怕他真的为了将士百姓放弃了自己家人,怕也是会心绪大乱,事后自刎谢罪也不是不可能。

    顾忌赵玥阴毒,看到符信这势在必得的模样,楚瑜站在城楼上,扬声道:“符信,你要什么我知道,你不就是要从绑个人威胁卫韫吗?我跟你走!”

    符信骑在马上,听到楚瑜的声音,大笑道:“楚瑜,你和卫韫什么关系?我绑你有个屌用!你将卫老夫人和卫家那六位小公子交出来,我便立刻退兵。否则我入白岭,必让白岭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听到这话,楚瑜眼神顿时冷了下来,这时攻城已经开始,人如蚂蚁一般涌到城墙上,箭雨落下之处,全都是人,他们仿佛是不怕死一般,搭了云梯,一个个冲上来。

    楚瑜站在和符信冷冷对视,她提了声音道:“符将军好大的口气,你前后左右都是我卫军之地,玖城守军在尔等出现在城镇时便已知消息,如今已在赶来的路上,不知道符将军可做好了准备?”

    “对付玖城军队的准备我未必有,”符信大笑起来:“但拿下楚将军的准备,符某却是有的!”

    说话间,人已经攀到楼上来,城楼上厮杀成了一片,蒋纯提剑挥砍着士兵,眼中露出急色。

    楚瑜明白,如果此刻人就攀到了楼上,白岭可能真的坚持不到玖城来。

    最可怕的还不是白岭守城军与赵军的军力天差地别,而是符信说的话——

    交出卫家,立刻退兵;不交卫家,入城之后,鸡犬不留。

    有了这句话,一旦有人觉得抵抗不过,怕会为了保命,倒戈指向卫家。

    这一仗不能开始得太久,不然很快就会有内贼的出现。

    楚瑜从来不对人心报以太大的期望,她咬了咬牙,正要开口时,就听到一声大呼:“我跟你们走!”

    说话间,所有人都愣住,看向这冲到城楼上的女人。

    柳雪阳穿着青衣,站到高台上,嘶吼出声:“你们不就是要老身吗?!退兵!老身随你们去!”

    听到这句话,符信抬了抬手,所有人都停住了攻城的动作,两边士兵对峙着,柳雪阳颤抖着走上前去,看着符信,朗声道:“符将军,你让士兵退出一里,我立刻下来。”

    “卫老夫人,”符信坐在马上,吊儿郎当道:“您一个老人家,来了得有人照看啊,卫家不是有六位小公子吗,也一并带了吧?”

    “婆婆!”

    听到这话,蒋纯终于反应过来,慌张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柳雪阳的袖子,焦急道:“您来这里做什么?您不能去,小公子也不能去,您要是去了,小七怎么办?”

    “无妨。”柳雪阳颤抖着,她脸上雪白,但似乎已经下了某种决定,她握住蒋纯的手,牙齿打着颤:“我不带那些小的,我就一个人,我过去,等白岭平安了,我不会拖累小七。”

    听到这话,蒋纯便愣了,随后她便明白了柳雪阳的意思,她睁大了眼,忙道:“婆婆,事情还没到这一步,您……”

    “楚瑜,”柳雪阳抬起头来,目光落到楚瑜身上,她静静看着楚瑜,楚瑜也看着她,柳雪阳神色复杂,许久后,她终于道:“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楚瑜点了点头,抬手道:“老夫人,您先回去吧,这不是法子。”

    “我不会拖累小七,我跟他们走,白岭退兵,我……”柳雪阳咬紧牙关,楚瑜平静看着她,温和道:“您若真这么做,那就是一辈子拖累他。”

    柳雪阳愣了愣,楚瑜叹了口气:“卫老夫人,您是他母亲,若他母亲以这样的方式死去,卫韫这一辈子,怕都再难安稳睡下。”

    “可还能怎么办?”柳雪阳目露了然,她抬起手,指着赵军,红着眼道:“你守得住吗?”

    楚瑜没说话,柳雪阳便已知道了结局,她艰难笑起来:“若你守不住,我不能让白岭为我卫家陪葬。”

    楚瑜静静看着柳雪阳,她发现柳雪阳永远在做着出乎她意料的事。她虽然糊涂、古板、迂腐、甚至有那么些自私,但在大是大非上,她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原则。

    上辈子为了护住家中女子,柔弱如她可以对着士兵拔剑,试图去保住卫府最后的尊严,然后被误杀而死。

    这辈子,她也愿意为了保住一城百姓站起来,去奔赴这场必死之局。

    “卫老夫人,”楚瑜轻叹一声,她看着柳雪阳,真诚道:“若他日你我能活着相见,看天下太平,我还能不能再当一次你的儿媳?”

    没想到此刻楚瑜会问出这样的话,柳雪阳愣了愣,她没有回答,好久后,她垂下眼眸,慢慢道:“我都已经死了,自然不会管了。”

    “你喜欢他,他喜欢你……”柳雪阳轻叹了一声:“罢了。”

    听到这话,楚瑜笑起来:“有老夫人这句话,我便放心了。老夫人说得是,这一城百姓,自然不能为了卫家陪葬。”

    楚瑜叹了口气,柳雪阳便以为她是应下了,然而还没开口,就看见楚瑜抬起手来,一个手刀就砸到了柳雪阳身上,然后一把扶住了当场晕过去的柳雪阳,给蒋纯示意道:“将婆婆扶下去。”

    “楚瑜!”

    一看见城楼上的动静,符信就急了:“你这是做什么?!卫老夫人你都敢动手,你是反了吗?!”

    “符信,”楚瑜隔着人群看向对方,笑着道:“我不会让老夫人同你走的,她年纪大了,你这样凶神恶煞,怕是吓着她。”

    “你是不要白岭了吗?!”

    “要!”楚瑜大声开口:“白岭,我要。可这里的人你只能带走一个。我知道赵玥要老夫人做什么,无非是威胁卫韫,我告诉你们,这里有一个人,你带走之后,卫韫绝对不会不管她。”

    符信愣了愣,旁边副将赶忙道:“谁?”

    “她是卫韫未过门的妻子,如今已经身怀六甲。卫韫双十有一,这是卫韫第一个子嗣,你说卫韫管不管?”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愣了。

    比起六位小公子,卫韫的子嗣,还是长子,那注定不是世子爷就是郡主的孩子,自然重要得更多。

    可卫韫哪里来的子嗣?又哪里来的夫人?

    然而其他人不知道,符信心里却是有了底。他来时赵玥已经将情况与他说得透彻,如今楚瑜会说这句话,唯一能拥有卫韫子嗣的女人,自然是——

    “我。”楚瑜大笑起来:“我楚家大小姐楚瑜,我代替卫老夫人随你入京,如何?!”

    “谁知道你说得是真是假?”

    副将大吼起来:“你和卫韫无媒无聘,你随便弄个野种来糊弄我们怎么办?!”

    “放肆!”

    长月怒吼出声来:“闭上你的狗嘴!”

    “你……”

    副将还要大骂,便听楚瑜开了口:“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卫韫的,赵玥心里没有数吗?”

    说着,楚瑜似笑非笑看了过去,她抚摸着自己的长缨枪,盯着符信道:“符将军,今日就两个选择。要么我跟你走,要么我们赌一把,看我能不能守城到玖城官兵过来。你若赌赢了,白岭满城上下百姓权当送你,但我保证,我卫家上下一个都不会留给你,我看你拿谁去威胁卫韫,你拿什么和赵玥交差?”

    “我若赌赢了,”楚瑜朗笑出声来:“玖城官兵若至,我保证你们今日兵马,一个都回不去!”

    听到这话,在场士兵都有了骚动。

    符信紧盯着城墙上的楚瑜,旁边副将犹豫了片刻,终于道:“元帅,当初楚瑜凤陵城可守了那么久……这玖城军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

    符信没有说话,楚瑜继续道:“符将军,你可以慢慢想,你想得越长,我越高兴。而且,符将军你可知,如今你最该想的是什么?”

    说着,楚瑜扫向符信身边窃窃私语着的将士,笑着道:“你最该想,有多少士兵心里害怕玖城的人随时可能过来,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这话让副将有些慌了,军心涣散,这是大忌。

    符信面上不表,心里却也有些犹豫,楚瑜坐在城楼上,擦拭着自己的缨枪。

    其实符信对白岭的守军没有确切数字,当年楚瑜守凤陵的具体情况也没有太清楚。

    他只是听了赵玥的话,领了一个绝对优势数量的军队来攻打这个城池。他来之前甚至都没想到,楚瑜会在这里。

    楚瑜过去的战绩和此刻镇定的姿态让符信有一丝动摇,楚瑜就坐在城楼上,漫不经心等着他们,甚至还和旁边晚月有说有笑。

    “元帅……”

    赵军中的其他人也有些扛不住了,他们开口,符信终于下了决定,抬头道:“好!你此刻出来,我们立刻退兵。”

    “符将军爽快!”

    楚瑜击掌出声,她从城墙上跳下来,走到蒋纯身边。

    蒋纯看着楚瑜,捏紧了拳头。

    “婆婆不是个聪明人,她若去了华京,最好的办法,也就是自刎。你不一样,你有把握……”

    蒋纯的声音微微颤抖,她眼里带着似乎随时就会碎开的希望,她看着楚瑜,慢慢道:“对吧?”

    楚瑜没说话,她静静看着蒋纯,突然笑了。

    “宋世澜挺好的,你要是喜欢他,就去找他。不喜欢他……那就算了。”

    “你突然说这些做什么?”

    蒋纯艰难笑开:“这些话,以后再来说。”

    “好。”楚瑜应了声,似乎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模样,随后郑重道:“那我走了。”

    “嗯。”蒋纯垂下眼眸,她不敢看楚瑜,就低着头,语速极快道:“我会去找小七,他会来救你。我还会去找你大哥,去找宋世澜。他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阿瑜,”蒋纯叫住楚瑜,她死死盯着她的背影:“你会回来。”

    楚瑜没说话,她背对着她,好久后,她回过头来,笑着道:“其实这些话我不想说,但我怕我不说,万一没机会了呢。”

    蒋纯愣了愣,楚瑜想了想,看向渝水的方向,慢慢道:“你同小七说,我把孩子的事儿都昭告天下了,他得去我家下聘,把我三媒六娉抬回来。要是运气不好,那他也得把棺椁抬回来,放在卫家的陵墓里,我先放着,在下面等着他,等百年之后,他再下来,到时候,我与他合葬。”

    说完,楚瑜转过身,极快朝下走去。蒋纯呆了很久,才猛地反应过来。

    “楚瑜!”

    她疯狂追了过去,然而楚瑜走得极快,她走在路上,朝士兵打着手势:“开城门!”

    蒋纯追在后面,她总差那么几步,她哭着叫着楚瑜的名字,大声道:“楚瑜,你站住!站住!”

    然而楚瑜比她武艺好处太多,她就看见那人灵巧从长梯上翻下去,直接跑出了城门。

    蒋纯还想再追,钱勇冲过来抓住她,旁边士兵也关上城门。蒋纯哭得满脸是泪,她冲上楼去,便看见楚瑜背对着她,红衣银/枪,一个人走在平原之上,黄沙被风卷着飘散在空里,她含笑走向符信。

    没有回头。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