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提到卫珺这个名字, 楚瑜直觉气氛似乎有了什么转变。

    卫韫起身退开, 坐在马车远处, 楚瑜有些疑惑与这人与卫珺的关系, 却又觉得不大好开口, 于是转回卫韫身上, 又同卫韫询问了诸多关于卫韫在边疆的事。

    楚瑜的关心让卫韫的情绪稍微调整了些, 他缓慢说着边关诸事,马车缓慢前行,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马车就听了下来。

    卫韫听见卫浅同侍卫在外面交涉,卫韫悄声走到楚瑜身边来,让楚瑜的头靠在他肩头, 抬手搭在楚瑜肩膀上。

    只听外面侍卫同卫浅确认了官文, 挑开帘子来确认马车里的人,楚瑜轻轻侧着脸, 将半张脸埋在卫韫肩头, 似是在浅睡的模样。

    那士兵瞧着楚瑜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粗声道:“你, 带面具做什么?把面具取下来看看!”

    卫韫没说话, 楚瑜就听衣服摩挲之声,似乎是取下了面具, 楚瑜悄悄抬眼,顺着下颚线条往上看去, 便看见那白玉面具下的面容上全是凸起的痕迹, 似乎是被火焰灼烧而过,看得人触目心惊。

    士兵倒吸了口凉气,赶忙摆手:“赶紧带上,吓死人了。”

    “惊扰大人。”

    卫韫抬手将面具带到脸上,士兵将目光落到楚瑜身上,皱起眉头道:“这女子的文书……”

    话还没说完,就听外面传来马蹄之声,那士兵似乎也顾不得他们,匆匆放下帘子,往旁边转过身去,而后外面传来拜见之声:“见过顾大人。”

    “起了,我找人。”

    顾楚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压着几分急切,楚瑜心念一动,便知顾楚生怕是知道了什么。

    她靠在卫韫肩头微微一动,卫韫放在她肩头的手顿时加了力道,他按着她的身子,握住她的手,平静道:“夫人稍安勿躁。”

    说着,顾楚生猛地掀开帘子,看向了里面。卫韫正拉着楚瑜的手,似乎是在低头同她说着什么,听见车帘被掀开,他从容回头,看向顾楚生锐利的目光。

    顾楚生匆匆在他脸上扫了一眼,便将目光落在楚瑜脸上,他看见楚瑜的瞬间,顿时皱起眉头,他似乎要说什么,却又克制住了自己,将帘子猛地摔上,便道:“赶紧进去,别挡着后面的人。”

    “顾大人……”

    那守将有些犹豫:“那女子说她文书丢了,有些可疑……”

    “她丈夫的在不就可以了?”

    顾楚生冷冷看了守将一眼:“放人,别挡了我贵客的道。”

    那守将没敢再多说,忙点头哈腰放着人进去。

    马车入了城,走了许久,楚瑜觉得安全了,想要起身,却发现“公孙湛”仍旧牢牢压着她。

    楚瑜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出声:“公孙先生。”

    卫韫这才回过神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忙放了手,仓皇退后道:“对不住,方才走了神。”

    “无妨。”楚瑜笑了笑,直起身来,靠着车壁道:“公孙先生方才在想什么?”

    “方才那位,应是如今礼部尚书顾楚生吧?”

    卫韫平淡出声,顾楚生升任礼部尚书一事,他早在北方就已知晓。

    楚瑜点了点头:“正是。”

    “年少有为。”卫韫神色间看不出喜怒:“怕而立之前,内阁有望。”

    “以他的能耐,也不过是几年的事了。”

    楚瑜知晓顾楚生的能耐。哪怕这辈子和上辈子早已不同,但对于顾楚生这样的人来说,任何人手下,他入内阁都只是早晚问题。

    听着楚瑜的夸赞,卫韫神色动了动:“大夫人与他关系似乎不错?”

    楚瑜也不知如何回复,这些年顾楚生帮她良多,虽然她一直在拒绝,可却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她叹了口气,语气里带了几分无奈:“他帮了卫家很多。”

    卫韫没有说话,他转过头。

    从起伏的车帘里往外看,华京与当年去时变化了很多。

    去的时候还是战时,许多人都逃难出去,街上全是流民,一条街关了半条,看上去十分萧索。然而如今满街熙熙攘攘,却是十分热闹。

    楚瑜看见卫韫瞧着外面,眼神里慢慢带了温度,不知道怎么,竟似乎是感知到他内心里那份柔软,不由得笑道:“如今大楚反败为胜,百姓安康,华京早已恢复过往繁华。公孙先生过去可曾来过华京?”

    “来过。”卫韫声音平淡,楚瑜接着道:“什么时候?”

    “三年前离开华京。”

    听到这话,楚瑜眼里带了怀念:“我们侯爷,也是三年前走的。如今算来,再过一个月,便是四年了。”

    卫韫垂了眼眸,低低应了一声。

    楚瑜继续道:“如今华京与三年前相比,公孙先生觉得如何?”

    听到这话,卫韫目光看着窗外繁华喧嚷的大街,一字一句说得很郑重,慢慢道:“不负边境儿郎。”

    楚瑜原以为,面前这个人会同她细细说些华京与他印象中的变化,然而没想到,卫韫竟是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轻轻触碰在她心上,让她内心对这个人又多了几分好感。

    她喜欢这样的男儿。

    这样的人,会让她觉得带着风骨和温柔,撑着大楚和百姓,令她仰望。

    她想了想,这才道:“还不知公孙先生如今贵庚?”

    卫韫抿了抿唇。

    他差点报了自己的实数,然而在开口前,又因着那么几分不情愿止住了声。

    他不喜欢旁人将他当孩子看,于是他慢慢开口撒了谎:“二十四。”

    楚瑜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正是好年华,公孙先生还要多打磨啊。”

    卫韫:“……”

    早知道就说三十了。

    “大夫人觉得二十四还算年轻,不知大夫人觉得多少岁的男人,才算得上成熟稳重呢?”

    卫韫忍不住开口问了声,带着面具,他的胆子似乎也大了不少。

    楚瑜向来心宽,也没觉得卫韫这话有什么不妥,反而认真思索了一下。

    最后她想了想道:“怎么的,也得三十五六的模样吧?”

    她死的时候三十多岁,成熟稳重的那人,怎么也要比她年长才对。

    卫韫听着这话,心里微微一塞:“大夫人若要再嫁,莫不是喜欢年长一些的男人?”

    楚瑜没有多想,顺着卫韫的话,她认真思索了一下:“嗯,我若再嫁,总得找个比我大个十几岁的吧?”

    “大这样多,”卫韫端着茶抿了一口,淡道:“大夫人不担心要多出十几年时光独自一人吗?”

    这话算得上不大好听了,楚瑜却是没听出来的,反而认真回答道:“我觉得男人长大了,会成熟一些,疼人。”

    “这和年龄没有关系,”卫韫果断开口:“和人有关。”

    楚瑜听着卫韫的话,想了想,觉得似乎也是。

    譬如顾楚生,年少的时候,似乎还比后来心疼人。

    见她不说话了,卫韫终于有了缓冲下来的空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不由得有些懊恼。

    他抿紧了唇,也不知如何补救,就沉默着不说话。而楚瑜却是认真想而来他的话,点了点头,同他道:“您说得也是,譬如说我们侯爷,虽然年纪小,但就比许多人懂事稳重,也知道如何疼人。日后谁要能嫁给她,必然会过得很好。”

    听着这话,卫韫也不知道怎么,耳根子就有些红了。

    楚瑜说完了这话,等了一会儿,见卫韫没开口回她,有些疑惑道:“公孙先生?”

    “嗯,”卫韫知道必须得说些什么,于是他厚着脸皮,点头道:“您说得极是,小侯爷是个稳重的人。”

    于是两人又将卫韫夸赞一番,卫韫在面具之下的脸被夸得越来越红,终于来到了卫府门前,卫浅上前敲了大门,守门人打开门来,卫韫便直接举起了自己的令牌,按照楚瑜的吩咐,压低了声道:“送大夫人回府。”

    那守门人顿时变了脸色,往四周看了看后,打开门,小声道:“快些进来。”

    卫浅点点头,让人上马车通知了楚瑜和卫韫。卫韫给楚瑜带上帽子,打横抱着从马车上下来,迅速进了府中。

    进去之后,卫韫也没放人,按着楚瑜的指使往里面走,走了没有一段路,便看见蒋纯带着长月晚月上前来,看见卫韫和抱着楚瑜,焦急道:“人可还好?”

    卫韫点了点头:“伤口都处理好了,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

    蒋纯颇有些不放心,还是吩咐了人去请大夫,然后领着卫韫一路走到了楚瑜的房间,将楚瑜放下后,卫韫便起身站在一旁,蒋纯同楚瑜说了几句话,确认人没事后,终于想起卫韫来,转头道:“敢问先生贵姓?”

    卫韫将给楚瑜胡诌的话又再说了一遍,听完之后,蒋纯忙给卫韫行礼,卫韫上前扶住蒋纯,赶紧道:“二夫人不必多礼,在下也是按侯爷吩咐办事,无甚特殊。”

    蒋纯摇了摇头,认真道:“您救了大嫂,于情于理我们都该感激。公孙先生居住之时,有任何难处都可以同我说。我主管内宅大小事务,您不必客气。”

    卫韫点了点头,恭敬道:“谢过二夫人了。”

    蒋纯没说话,她上下打量着卫韫。楚瑜躺在穿上,觉得有那么些困了,没人同她说话,她意识就涣散开区,迷迷糊糊睡了。

    卫韫转头看了一眼楚瑜睡觉的模样,那一眼看似漫不经心,然而那份炙热和喜欢,却是压在眼底,若是仔细看,也是能看出来的。

    蒋纯听着旁边楚瑜呼吸声渐渐平稳,她正要开口,就听见外面长月冲进来,咋咋呼呼道:“不好了,顾大人此刻到门口了,他要来见大夫人!”

    “拦住!”

    蒋纯和卫韫压低了声音,异口同声开口,楚瑜恍恍惚惚睁开眼,卫韫和蒋纯看了楚瑜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

    刚出长廊,蒋纯立刻道:“阿瑜出城的事情绝不能让人知晓……”

    “他已经知道了。”

    卫韫淡淡开口,蒋纯面色僵了僵,然而她还是咬了咬牙:“他知道也没事,但能少知道还是少知道。”

    卫韫点头,颇为赞同蒋纯的话。这时候又一个小厮闯进来,焦急道:“二夫人,顾大人一定要见了大夫人才走,还在大堂里闹呢。”

    蒋纯皱了皱眉头,面露苦涩。

    卫韫面上看上去从容温和,其实内心里早就翻滚不已。他见蒋纯犯难,直接道:“我去处理吧。”

    说着,也没等蒋纯同意,便直接往大堂走去。

    进了大堂时,顾楚生正和家奴对峙,屋里吵吵嚷嚷,顾楚生跪坐在门口前,从容给自己倒了茶,慢慢品茶。

    他察觉到卫韫在看他,顾楚生抬起眼,与卫韫静静对视。

    他没有半分退缩,只是眯了眯眼,想起马车上这个人与楚瑜十指相扣,他冷声道:“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我如何称呼不重要,”卫韫平淡开口:“你的只需要知道,我来就是为了一件事。”

    “请阁下赐教。”

    顾楚生问得恭敬,卫韫瞧着他,目光沉稳冷静,绝非一个少年人理当拥有的模样。

    他双手笼在袖间,盯着顾楚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滚出去!”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五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琅琊榜作者:海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