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卫韫是两天后收到顾楚生失踪的消息。

    卫秋虽然没有救下顾楚生, 却寻到了顾楚生的随从张灯。张灯手里拿着顾楚生临走时的包袱, 卫秋将张灯打包带着往华京赶, 张灯拒不交出手里的包裹, 卫秋也不敢对张灯太过强硬, 怕卫韫打算与顾楚生交好, 因此一直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但不用卫秋检查, 卫韫也差不多猜出来,张灯包里应该是顾楚生准备的证据。顾楚生既然能提前料到姚勇要对他动手,自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 之所以在昆阳逗留这么久,怕就是为了准备这些证据。

    如今张灯不交出来,卫韫抢也是可以的, 可是少了顾楚生, 这件事就得他去出头。他如今是皇帝宽赦下来“罪臣之后”,拿着姚勇的把柄告姚勇, 怕皇帝不会采信。

    无论如何, 这件事最好还是让顾楚生来做。而且出于道义, 卫韫也不打算让救了白城百姓的顾楚生因此而死。

    若这世界上做出如此义举的人被恶人杀死却没有人管没有人问, 这世上怕是再无人敢当好人了。

    卫韫思索着顾楚生的事, 吩咐卫夏:“请大嫂过来。”

    卫夏应了声,没有多久, 就把楚瑜请了过来。

    楚瑜本在庭院中练剑,如今一切安定下来, 柳雪阳对她管束并不多, 家中杂事也有蒋纯处理得井井有条,她也就开始了过去的生活。

    她梳着出嫁前的发髻,抬手拿着帕子擦着汗进来,一面走一面道:“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卫韫看着她走进来。

    梳着少女发髻的楚瑜对于他而言,似乎有了一种不同于往常的亲近感。她没有了平日作为卫家大夫人那股子沉稳气息,反而带了几分少女活泼模样。

    自从与楚锦谈了那一次之后,她似乎是放下了什么,没有了过去那份隐约让人心疼的酸涩隐忍,终于有了几分他听说的“楚家大小姐”的骄纵模样。

    她出嫁前他就替哥哥打听过她,是个爱恨分明的姑娘,听闻王家三小姐曾在马场嘲讽过她,就被她一鞭子抽下马,在家里挨了十军棍,都咬着牙没去给人家道歉。

    楚瑜嫁进卫家之后,沉稳了太久,让卫韫都忘记了,她过往曾经做下那些“光辉事迹”。这样骄纵不羁的贵女,在京中也是独一份了。那时候他还劝过哥哥,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虽然定了亲,可以卫家如今的门楣,以卫珺世子的身份,退了这凶悍的女人,大家也能理解。

    可是卫珺却是摸了摸下巴,思量了片刻道:“倒也无妨吧……楚府都罩得住她,我卫府不能?”

    想到卫珺当年的话,卫韫不由得笑了。

    楚瑜被卫韫笑得莫名其妙,停住擦汗的动作道:“你笑什么?”

    “我想起你甩王家三小姐那一鞭子,”卫韫含着笑道:“以前觉得嫂嫂不该是那样的人,如今瞧着,的确有那么几分气势。”

    “她嘴碎,我又说不赢她,干脆一鞭子抽了吧。”

    楚瑜满不在乎摊了摊手:“反正十军棍我扛得住,那一鞭子她在床上装病装了半个月,也怪辛苦的。”

    卫韫抿嘴轻笑,招呼着楚瑜坐下来,给楚瑜递了雪梨汤,细致道:“你先喝些雪梨汤,二嫂说它滋阴下火,你天天在外练武,晚月怕你着凉,一碗一碗姜汤给你喝,怕是要上火的。”

    说着,卫韫让人招呼了一件外套来,转头同她道:“你练剑身子热,但停下来就该把外套加上,这样……”

    “先别说这些琐事了,”楚瑜听卫韫念叨得头疼,她就不明白,卫韫在外面几乎不说话的一个人,怎么在这里就这么婆妈。她摆了摆手道:“你叫我来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卫韫见楚瑜不耐烦了,也就不说了,直接道:“顾楚生找不到了。”

    楚瑜惊诧抬头,卫韫慢悠悠回到自己位置上:“姚勇还是选择杀他,他跳进河里跑了,卫秋跟丢了人。如今他肯定是要隐姓埋名往华京来。”

    楚瑜皱眉听着,听到最后一句,她有些明白过味来:“他来华京,是来投奔你,还是来告御状?”

    “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卫韫低头喝了口热茶:“他来告御状,便是来投奔我。”

    “你要扳倒姚勇,要用顾楚生作为敲门杖?”

    楚瑜思索着,想到那个人,心里总有那么几分异样。

    然而,也只是止于那么几分异样而已。她放下了,就不会挂念。无论是好的挂念还是坏的挂念,都止于此了。

    卫韫没察觉楚瑜心情有什么波动,他点头道:“既然他给我送了这敲门杖,我自然不会辜负他。”

    “那他如今找不到了,你待如何?”

    顾楚生找不到了,楚瑜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这个人从来都是条泥鳅,若是姚勇就把他弄死了,他也混不到后来的位置。

    可是转念一想楚瑜又觉得,她对顾楚生的能力太过信任。上辈子顾楚生的确老谋深算,可是如今顾楚生不过十七岁,当年十七岁的顾楚生也是好几次差点就死了,都是她出去保住的,为此自己培养的一只暗卫队几乎都赔了进去。

    一想到这件事,楚瑜就格外心疼,突然觉得重生有重生的好,省钱。

    卫韫听了楚瑜的话,摸着茶杯,斟酌着道:“自然是要让人继续去找的。只是说如今怎么找,却是个问题。”

    “如何说?”

    楚瑜喝着雪梨汤,心情还算愉悦,卫韫有些无奈:“顾楚生不认识我的人,怕是不会信我的人。”

    听到这话,楚瑜微微一愣。

    是了,卫家乃武将,常年居于边关,卫韫认识的人,多为武将世家出身。而顾楚生却是实实在在的文官,祖上往上数过去,没有一个是武将。卫家与顾楚生没有交集,也算正常。

    以顾楚生的能耐,要是不熟悉他,换了装,怕是卫家侍卫连人都认不出来,又谈何找人?

    楚瑜听明白卫韫让她来的意思:“你是问我手里有没有熟悉顾楚生的人?”

    卫韫颇有些尴尬,他大致知道顾楚生和楚瑜似乎有过那么一段前尘,虽然他也和楚瑜再三确认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可是让楚瑜的人去找顾楚生,他终究还是由那么几分尴尬。

    他讷讷点头,随后道:“没有也没关系,我去找其他人好了。”

    楚瑜没说话。

    她手里自然是有人认识顾楚生的,晚月长月,都认识他。可是如今顾楚生失踪,那明显是他跑了,顾楚生不想见人,找他就难了。

    她自问还算了解顾楚生,若她去找人,对他的习惯动态或许还能揣摩一二,若是其他人去,怕是找不回来。

    若是找不回来,也还好。若是被姚勇的人先找到,那卫韫的计划,怕是又要重新部署。而且顾楚生乃后来战场后方财政民生的支柱,在这里死了,日后又要找谁来替着他?

    他这人虽然黑心烂肝,但要找一个能替代他的人,着实也不太容易。

    楚瑜思虑着,卫韫便有些不安了,赶忙道:“我想宋世澜应该是认识他的,我这就修书过去……”

    “我去吧。”

    楚瑜突然开口,卫韫猛地抬头,片刻后,他立刻反应过来:“不行。他如今被姚勇追杀着,此行凶险,你过去……”

    “小七,”楚瑜平静看他,那目光从容冷静,却带了一种无形的压迫:“别把我养成金丝雀。”

    卫韫听着她的话,慢慢反应过来。

    楚瑜和蒋纯,和柳雪阳是不一样的。

    她出生于边境,除却是个女子,所有的成长环境,与他并没有任何不同。对于她而言,所谓保护,或许又是另一种折辱。她说他可以,你得信她行。

    卫韫说不出话来,他对别人杀伐果断,却偏就是这个人,她说一,他说不出二来。

    他沉默着不说话,楚瑜便给他分析:“顾楚生此人难寻,这一次咱们拼的是看谁先能找出他来,所以能越快找到他越好。我与他自幼熟识,对他之手段十分熟悉,我去找他,找得更快一些。”

    卫韫还是不语,他本打算答应了,然而听着楚瑜在那里说她对顾楚生十分熟悉,他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骤然有些烦躁起来,抿紧了唇,就是不愿说话。

    楚瑜看他脸色不太好看,就继续规劝:“而且他这个人生性多疑,哪怕我派长月晚月过去,他也不一定会全然配合,我若过去,他应该是放心的。到时候配合着我过来,也能更快回华京。”

    上辈子顾楚生虽然对她算不上好,却的确是从没怀疑过她。几次关键时刻,都是将最贵重的东西交托给她,对于顾楚生的信任,她还是敢保证的。

    卫韫越听脸色越不好,楚瑜也不知到底卫韫是在担忧什么,只能继续道:“而且……”

    “行了我知道了,”卫韫终于听不下去,板着脸道:“我知道嫂嫂与他乃故交十分熟悉,怕也是担心他的安危,去就去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瑜瞧着卫韫跪坐在地上,手捏着拳头,目光冷冷直视前方的模样,直觉有什么不太对。她猜想卫韫是气恼她不听劝,也是担忧她的安危,她心里暖洋洋的,觉得仿佛是多了个弟弟一般。她抬手揉了揉卫韫的头发,笑着道:“别担心,我可厉害的呢。”

    卫韫被她这么一揉,先是愣了片刻,随后就觉得内心慢慢舒展开来,似乎也没有那么生气了。仿佛是一只炸毛了的小狗,被人轻轻顺了毛,便变得乖巧安静下来。

    他依旧板着脸,声音却柔和了不少,努力僵硬、却仍旧满满的都是关心道:“我把天字卫都给你,你带着过去,顾楚生,能救则救了,不能救也没什么。”

    “他可以死,”卫韫认真看着楚瑜,眼里全是郑重:“你半根汗毛都少不得,你可明白?”

    “行行行我知道,”楚瑜向来知道卫韫护短,也没想护短成这样。她站起身来,不打算和卫韫婆妈,往外走去:“我不和你说,我走了。”

    卫韫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道:“凡事小心,别冒冒失失的,有事……”

    “知道了。”楚瑜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拖长了声音道:“卫大姑娘,我知道了。”

    “你……”

    卫韫一口气堵在胸口,看着那人一手负在身后,一手给他摆手作别,全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他竟是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嫂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

    卫夏站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

    “怕是您心眼儿太多。”

    卫韫:“……”

    而楚瑜走在长廊上,看着庭院里飘起雪花,内心全是安宁平和。

    她仰起头来,忍不住勾起嘴角。

    她对楚锦说,如果是缘的纠缠就解开,是孽的牵扯就斩断,何尝又不是和自己说?

    他从未想过原谅顾楚生——

    可是能放下,未必也不是救赎。

    “行吧,”楚瑜瞧着远方呢喃:“我再救你一次,你可千万要像上辈子一样,好好对我们小七啊。”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三十九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4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5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