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34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卫韫自个儿和自个儿冷战了一夜, 到给自己冷病了。

    清晨起来一个喷嚏一个喷嚏打, 楚瑜见着的时候不免有些奇怪, 卫韫一贯身强体健, 怎么就病着了?

    然而大家正在商讨着进攻青州一事, 楚瑜也不好问他, 于是所有人就看着卫韫说着话, 时不时来一个喷嚏。

    “赵玥给刘容递了消息,说是要借兵给他攻打石虎,刘容信了, 已经整兵准备动手,我们不管么?”

    秦时月指着一个位置,将自己得到的消息说出来询问卫韫。

    如今各地举事方才不到一个月, 赵玥不动手, 看上去一派平稳,就如顾楚生所料, 各自撕咬起来。

    赵玥本就是挑事的好手, 那里挑拨这里许粮食, 如今许多本就只是想趁乱捞一笔的早就打了起来。小鱼吃虾米, 若是有个把英雄领路, 怕就会成长成一方势力,等以后又是卫韫要头疼的了。故而秦时月才多问了那么一句, 想知道卫韫如今是怎的想。

    然而卫韫摆了摆手,只是盯着青州道:“青州和白州如今交接十城, 其中六城都居山地, 青酒、阳粟两城易攻难守,但是姚珏如今已经加重兵把守,我们便在郓城和惠城之间选一座进攻,诸位觉得哪一座合适?”

    在场人思索着,片刻后,楚瑜抬手指了惠城道:“从惠城进攻吧。”

    卫韫抬头看了她一眼,楚瑜继续道:“惠城乃白头江上游,青州最主要的水脉就是白头江,拿了惠城,大有好处。”

    听得这样的理由,陶泉点点头道:“老夫认为大夫人说得是。”

    卫韫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但想明白楚瑜近来一直在收购的药材,便懂了楚瑜的意思。

    从惠城入青州境,下一个城就是元城,没有多久,地震会从元城开始,一路蔓延到洛州。按照顾楚生的说法,灾情应当十分严重。楚瑜想取了惠州,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对后续灾情救援的考量。

    其实比起郓城,惠城更难进攻一些,然而明了了楚瑜的意思,他也没有多话,便将此事定了下来。

    等两人一同卫府去,楚瑜同他走在长廊上,突然顿住了步子,卫韫有些奇怪,楚瑜这是做什么,便看楚瑜抬起手来,将手放在他额头试了试后,笑着道:“昨夜是不是我抢了被子,让你着凉了?”

    听到楚瑜问话,想到昨夜的举动,卫韫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没,大概是最近事多,没休息好。”

    楚瑜叹了口气,抬手握住他的手,颇有几分心疼道:“你辛苦了。”

    卫韫不敢瞧她,目光往外瞟了去,觉得这事儿看来看去,就得怪燕云浪。

    要不是他,他怎么会和楚瑜置气,冷战了足足一晚呢?

    他心里记挂上了燕云浪,面上却是不显,转头却同楚瑜道:“你心里记挂着后面地震的事儿我知晓,不过到时候这事儿我去处理,你千万别去。”

    “为何?”

    楚瑜笑着回头瞧他,卫韫有些不安道:“毕竟是天灾,我心里害怕。”

    “和别人抢人我不怕,和老天爷抢人,”卫韫苦笑:“我还是怕的。”

    楚瑜愣了愣,最后却是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她转过头去,低声说了句:“我怎么会有事?”

    两人在卫府吃了饭,卫韫便去和秦时月安排出征之事。楚瑜自己个儿坐在屋里,清点这这一次地震准备的物资,没了一会儿,楚瑜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笛声,她愣了愣,那低声辗转悱恻,一听便知是哪家公子在撩姑娘。楚瑜听了片刻,见那笛声就在外面,她不由得走出去,便看见青年坐在树梢,手持竹笛,紫衣飞扬。

    月光很亮,青年坐在月下,俊美非常,楚瑜靠在门前,听着那人吹笛。

    他明知她来了,却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吹着笛子,只是低声骤然一转,带了激昂杀伐之声,楚瑜一瞬之间,不自觉回想起年少时光来,她忍不住笑了,吩咐了长月准备了酒在庭院中,扬声道:“燕公子吹笛辛苦,薄酒一杯,以作相报。”

    笛声未歇,完完整整吹完那一曲,那公子从树梢轻跃入庭,坦然入席,将酒一口饮尽后,抬头笑道:“好酒。”

    “埋了十八年的桃花笑。”

    楚瑜站在长廊上没下来,环抱着自己道:“倒配的上燕公子这般潇洒人物。”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燕云浪叹气出声:“若早知这酒是桃花笑,燕某不喝了。”

    说着,燕云浪抬起头来,笑着看向楚瑜:“大夫人若是觉得燕某笛声尚可,明日梅园正是梅花盛开好时候,不知大夫人可愿一陪。”

    “笛声是好。”楚瑜点点头,却是坦然道:“不过,我心里有人了。”

    燕云浪愣了愣,便见楚瑜从长廊上走下来,走到燕云浪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酒,坦然道:“燕公子是风流人物,我敬公子一杯,我与燕公子能当好友,但是其他,怕是不能。”

    燕云浪听得这话,轻轻笑了,同楚瑜碰了杯道:“男欢女爱本是快乐事,燕某爱慕大夫人,是燕某的趣事,大夫人不必苦恼。这杯酒,燕某敬你。”

    说完,燕云浪举杯喝完酒,便一跃上树,站在树梢,朗声道:“大夫人,燕某受您三杯酒,便再吹一曲吧。”

    楚瑜哭笑不得,燕云浪这一次却是吹了一只情意绵绵的曲子。

    此时卫韫也到家了,他刚一进门,就听到了笛声,那笛声明显是只求爱的曲子,卫韫皱眉道:“谁这么晚还在府里吹这靡靡之音?”

    说着话,卫韫走到长廊间,便听见丫鬟小声道:“燕公子虽然没有王爷俊美,可真真是多情郎啊。我若是大夫人,当立刻许了他!”

    听到这话,卫韫脚步顿了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停在了原地,偷听那两丫头说话。另一个道:“你当大夫人是你?大夫人这样稳重的人,当然是要考察一二的。”

    “考察归考察呀,”期初说话的丫鬟道:“可燕公子这样追求,哪个女子不心动啊?”

    卫韫有些听不下去了,可让他训斥两个丫鬟,又觉得有些丢份,便转过身去,换了条道走。走了一半,卫韫转头同卫秋道:“你带上人,把他给我扔走,明日若还来,见一次打一次。”

    卫秋应了声,片刻后,笛声便没了。

    没了那笛声,卫韫心里这才舒坦些,他回了自己屋子,悄悄折去了出院子。到了楚瑜院子里,便看见楚瑜独自一人坐在庭院里玩弄着酒杯,对面还有个酒杯,酒杯里有半口酒,明显方才有人与她对饮。

    卫韫也不知道该怎么生气,该生什么气,他见四下无人,走到楚瑜面前去,憋了半天,终于道:“我会弹琴。”

    楚瑜微微一愣,抬起头来,颇有些奇怪:“什么?”

    “你若喜欢这些,我可以弹琴给你听。”

    卫韫有些低着声,有些心虚道:“他若再来,你把他打发走就是。”

    “方才追着燕云浪去的是你的人?”

    楚瑜反应过来了,她招了招手,卫韫坐到她身侧来,没有说话。

    楚瑜握着他的手,轻轻摩挲。他手上有许多伤口和茧子,与华京贵族那些公子截然不同。很难想象这样一双手长在一个生得这样俊雅的青年身上,也更难想这样一双手,也会做抚琴调香这样的风雅事。

    然而卫韫毕竟出身高门,年少时虽然除了习武其他都不喜,但是六艺多少是学了一些的,当年卫珺作为世子对自己要求高,对这个弟弟管得更是严厉,打也要打到学。只是卫韫年少时候太过顽皮,那些贵族公子的东西,他一概不喜,尤其是作诗写文,更是宁愿被卫珺抽都不学。

    不过有卫珺在,卫韫也聪明,多少还是学了些,只是十五岁之后,便再没了时间。十五岁之后,他练出了一手好字不让朝臣耻笑,学会了写好文章与那些文臣斗嘴,手中长/枪再不离身,却再没摸过一次琴,调过一次香。

    他不比燕云浪那样无忧无虑长大的风流公子,他的世界残忍太多。

    楚瑜摸着他的手,笑着道:“你同他比这些做什么?”

    卫韫抿了抿唇,又听楚瑜道:“真会?”

    卫韫有些犹豫道:“许久……也没练了。”

    楚瑜笑起来,她招呼了一旁的晚月,同晚月道:“你去房中,将琴拿过来。”

    晚月应了声,便去取琴过来,卫韫看着琴犯了难:“真……真要啊?”

    楚瑜挑眉:“你莫不是骗我?”

    “没有。”卫韫立刻道:“我怎会骗你?”

    说着,他取过琴来,摸过琴弦,认真回忆着当年自己是如何受教。

    他本也是师从大师,只是当年太过顽劣,基本功却还是在的。

    他垂眸在琴上,手放在上面,轻轻拨弄了琴声。

    的确是许久没弹了,声音算不得流畅。

    但是他弹得很认真,坐姿手势,无一不显示着他曾经有过怎样的好教养。

    楚瑜靠在他肩头,听得他琴声越来越流畅,她看着那双手,温和道:“怀瑜。”

    “嗯?”

    “等以后,你会跟我走吗?”

    “好。”

    “竟不问问去哪里吗?”楚瑜不由得笑了,卫韫平静道:“你向来是重责任的人,你若要走时,必然是这天下安定,我也没什么牵挂。你想去哪里,我随你去就好了。”

    “到时候,你就有时间学琴了。”楚瑜目光落在他手上:“你可以像华京那些贵族公子一样,学琴,学画,学调香……”

    卫韫琴声一泻,楚瑜抬起头:“是不是觉得很好?”

    卫韫没说话,楚瑜有些疑惑:“怎的了?”

    卫韫憋了半天,终于道:“那个……阿瑜,我到时候要好好教孩子。”

    好不容易躲过了这样的折磨,楚瑜爱折磨折磨孩子去吧!!

    楚瑜听卫韫的话,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到时候还要教孩子呢。”

    卫韫心里松下来,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

    这是楚瑜少有的,同他提及未来。

    他忍不住扬起嘴角,想压着笑意,却发现全然无法做到。楚瑜抬手戳了戳他的头:“傻笑什么呢?”

    卫韫抬手捂住自己额头,低头轻笑:“就想着以后和你在一起,觉得开心。”

    有了楚瑜这一番安抚,虽然楚瑜没有直接说,卫韫却也是消了气,不同燕云浪置气了。

    然而燕云浪却是个执着的,他每天晚上都来,今日吹笛被驱赶了,明日他就在远处点了孔明灯,上面写着楚瑜的“瑜”字,气得卫韫射了上近百只箭,将那孔明灯统统射了下来。

    燕云浪这样闹腾,柳雪阳自然是知道的。知道燕云浪的动作,自然也就知道了卫韫总让人拦着燕云浪,不由得有些奇怪道:“你说小七这事儿办的,阿瑜是他嫂子,他一个小叔子,怎么管起嫂子的婚事来?若燕公子是个坏种倒也罢了,明着递书信来邀约小七拦着,放个孔明灯,小七也要给他射下来。近日他天天回府来得早,好似就要盯着燕公子一样……”

    柳雪阳越说越不对味,说着说着,她突然道:“你说小七同阿瑜是不是走得太近了些?”

    话刚出来,桂嬷嬷和柳雪阳就变了脸色,柳雪阳轻咳了一声,转头道:“我也是糊涂了,算起来小七也是阿瑜一手带大,阿瑜虽然只比小七大一岁,可是长嫂如母,这些年卫府全靠她撑着……”

    说到这些,柳雪阳有些说不下去了。有些事儿不说就不觉得,说起来就总有那么些不对味。她想了想,终于是吩咐了桂嬷嬷道:“你让人,去大夫人和王爷那两边,偷偷盯着些。”

    桂嬷嬷心里有些慌张,但毕竟是跟久了柳雪阳的,低声道:“是。”

    说完,柳雪阳站在庭院里,皱着眉头,合掌道:“菩萨保佑了。”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4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5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