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两人商量着到了楚府, 楚临阳正站在门口清点出行的人, 卫韫下来时, 楚临阳还有些诧异, 片刻后他看见楚瑜走下来, 便明白卫韫这是带着楚瑜过来送行。

    卫韫上前给楚临阳打了招呼, 楚瑜跟了上来, 瞧了一眼周边站着的人后,便道:“父亲呢?”

    “还在梳洗。”楚临阳笑了笑,招呼了卫韫和楚瑜一起进门:“可用过早膳了?不如一起?”

    楚府用膳的时间比卫府要晚, 卫韫和楚瑜虽然吃过了,却还是跟着楚临阳走了进去。

    卫韫和楚临阳客套说着些官话,楚瑜便在一旁静静听着。楚家人正在吃饭, 楚临西给谢韵撒娇, 房间里都是笑声,楚临阳带着卫韫楚瑜一来, 在场的人便愣了, 随后楚临西欢喜上前来, 十分高兴道:“阿瑜, 你怎么来了?”

    “无礼!”

    楚建昌赶紧叱喝, 但音调间却并没有真的动怒,板着脸道:“先给侯爷见礼。”

    说着, 楚建昌便起身来,给卫韫行了礼。卫韫赶忙扶起楚建昌, 平稳道:“此番小七是特意来给楚伯父和楚大哥践行, 伯父就将小七当作晚辈,千万别太过客气。”

    楚建昌闻言倒也没推辞,笑了笑道:“那今日来我便当你是侄儿吧,可曾用过早膳?”

    说着,侍从从外面端了小桌上来,给楚瑜和卫韫摆放了位置。楚瑜坐到楚锦身边,刚一坐下,就发现楚锦目光有些呆滞,看上去神情恍惚。

    楚瑜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一夜之间楚锦就是这样了。

    她把目光落到楚临阳身上,却见楚临阳正和卫韫说着话,两人说了一会儿后,楚临阳站起身来,要带着卫韫去逛园子,楚瑜忙起身去,跟着道:“我也去!”

    楚临阳愣了愣,将目光落到卫韫身上,却见卫韫面色不变,点了点头。

    楚临阳便就笑了,颇有些无奈道:“那便来吧。”

    三人一起走出屋去,楚瑜就跟在两人后面,两人当她不存在一般,卫韫同楚临阳慢慢道:“你此去西南,到的时候,南越怕是不安宁了。”

    “嗯。”楚临阳点了点头,一贯温和的面容上也锁起了眉,颇有些担忧道:“我已经收了前方线报,南越集兵五万压境。其实单打南越我不担心,我就是担心北狄和南越同时进攻……”

    “其实只要拖得久,也还好。”

    卫韫思量着:“南越国小人少,如今进攻,约是和北狄图谋,想捞点好处。你把战线拖长一些,等南越觉得吃力,这时候我们再主动许南越好处,南越自然会停手。所以这一战,大哥只守不攻,拖着就好。其实此战之难,在于北狄。”

    “北狄到底怎么突然就进攻来了?”

    楚临阳不明白,卫韫面上有些无奈:“北狄今年多天灾,去年冬雪冻死了大批牛羊,今年夏季又逢暴雨,导致了瘟疫,如今民怨沸腾。新皇本也善战,外加上国内压力,便一心想攻下大楚。”

    “那他打几个城池就好,怎的如此不死不休?”

    楚临阳还是不解。

    楚家战线在西南洛、徽两州,偶有调派,但对于北方还是算不上了解,而卫家长居北线,说起这些事来,卫韫要比楚临阳知道得多。

    卫韫听着楚临阳的询问,眼神渐冷:“北狄凶悍,其实边境常年也就是我卫家子弟扛着。他们凶,我们更凶。如今卫家没了,北狄还会怕谁?”

    楚临阳没有说话,提起此事,他心知卫韫比谁都难过。许久后,他长叹了一口气:“你我因着阿瑜,也算亲人。我想问你一句实话,当初战场上,姚勇到底做了什么,你可知晓?”

    “不知。”

    卫韫平静开口,抬眼看向楚临阳:“能否麻烦你也给我句实话,为何你一口咬定,此事与姚勇有关?不是我卫家失误?”

    “你怕是忘了,”楚临阳笑了笑:“两年前曾在北境跟你父兄共事过三个月,卫家的打法我清楚,追击逃兵……”

    楚临阳摇了摇头:“我不信。”

    “而姚勇此人与你父亲之间的分歧,我也清楚。”

    三人转过长廊,步入水榭之中。十二月的华京,湖面都结了薄冰,像是打融了一般的冰渣浮在水面上,看上去便让人觉得寒冷。

    卫韫下意识回头,习惯性站在一个挡风的位置,不着痕迹将楚瑜在后面,同楚临阳落座下来。楚临阳瞧了卫韫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旁边侍从赶紧放了炭火在庭中,暖气升腾起来,楚临阳继续道:“我与你大哥,还算旧友。当年阿珺曾嘱咐我,日后他若有什么不测,让我照看着你。我答应过他。”

    听到这话,卫韫瞬间愣住了。

    他呆呆看着楚临阳,好像是一个骤然迷路的少年。他听着卫珺的名字,有那么几分仓皇无措,楚瑜坐在后面,温和出声:“小七。”

    卫韫听得楚瑜那从容又沉稳的声音,这才回神,捡起平日的姿态,慢慢道:“多谢大哥了。”

    “我答应他,也不是没有什么条件的。我同他说,我会好好照顾你,也烦请他好好照顾阿瑜。没有想到,他去的这样早,”楚临阳面上露出苦笑:“这笔生意,真是不大划算。”

    卫韫没有回声,提及那故去的人,气氛难免有些沉重。楚临阳见大家沉默下来,笑了笑道:“罢了,不说这些,你们今日前来,是有其他事儿的吧?”

    “嗯。”卫韫跟着楚临阳转换了话题,点头道:“今日来,一为送行,二在于打听一下西南的情况,三……”

    卫韫抬起头来,眼巴巴看着楚临阳。他与人交往,非亲近之人向来高冷,此时虽然面上仍旧冷静从容,眼里却全是渴盼,那孩子一般巴巴看着人的眼神,放在卫韫脸上,杀伤力太过于巨大。楚临阳直觉不好,握住茶杯,将目光转了过去,力图让自己镇定一点:“三什么?”

    “楚大哥,你看,你与我哥哥乃旧友,也是我嫂嫂的亲哥哥,小七看你,就像看待我亲哥哥一般。以前我哥哥常同我感慨,您擅长经营,生财有道,你看,您方不方便……”

    “借钱?”

    楚临阳瞬间明白了卫韫的意图,他微笑着转过头去:“不知小侯爷,想借多少呢?”

    “也不是很多,我想这对楚大哥来说也就九牛一毛……”

    卫韫面上一派淡定,语气里带了斟酌:“您看,就先借钱给我在洛州买一千亩……”

    “小侯爷,”楚临阳保持着微笑,慢慢开口:“一千亩地,你怎么不去抢呢?”

    卫韫保持镇定,他脸皮向来够厚,面对楚临阳的埋汰,他不动声色:“我知道您在外也放印子钱,我也不是仗着亲戚的身份白借,该给的利息我会给,您看怎么样?”

    楚临阳抿了口茶,公事公办道:“你买一千亩地是打算做什么?”

    “安置流民,种粮。”

    卫韫没有隐瞒,答得果断。楚临阳抬眼看他:“我这里借钱,月十厘,你若是买来种粮,怕是给不起。”

    卫韫没说话,他看了楚瑜一眼,在算账这件事上,他其实是没有那么清楚的。那一眼楚瑜就明白卫韫的意思,她有些无奈,却还是只能硬着头皮顶上道:“给得起。”

    “嗯?”楚临阳抬眼看向楚瑜,颇为意外:“镇国公府这么有钱了?”

    “我们有把握的。”

    楚瑜顶着楚临阳的目光,说得有些心虚。想了想,她还是开口:“汜水的地价肯定会涨的。”

    楚临阳没说话,他喝了口茶,许久后,他终于道:“既然是我妹妹想做生意,那当哥哥的,自然是要支持一下。这钱我借你,等一会儿我会让人清点,晚些时间将银票送到你府上去。”

    听了这话,楚瑜和卫韫都舒了一口气。楚临阳瞧着他们两跪坐在一起的模样,忍不住笑了。那笑容里满是包容宠溺,楚瑜瞧见,一时不由得呆了呆。

    楚临阳静静看着她,好久后,终于道:“以往我走总不愿意让你瞧见,怕你难过,这一次你也不要瞧,没事儿就回去吧。”

    楚瑜抿了抿唇,楚临阳远处从来不让家人送别,这是他一贯的规矩。

    她抬眼看着他,好久后,终于道:“好。”

    两人都是不擅言辞的人,这声好之后,所有人便沉默下来,还是楚临阳先开的口,叹息道:“走吧。”

    三人一起回的饭厅,屋里的人都已经用完饭,正坐在一旁说着话。

    楚瑜和卫韫同众人告别,转身便打算离开。楚建昌和谢韵打算送着他们离开,楚临阳突然道:“我同阿锦去送就好。”

    楚锦似乎早已经料到,她没有吭声,乖乖跟在楚临阳身后,同楚锦卫韫一起走出来。

    四人走在长廊上,楚临阳带着卫韫上前说话,楚锦和楚瑜远远跟在后面,楚瑜没有出声,楚锦也不说话,然而许久后,楚锦突然开口:“对不起。”

    楚瑜有些诧异,她转过头去,看见楚锦有些麻木的神情。

    楚瑜从来没从楚锦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她记忆里的楚锦,永远是充满野心与欲望的存在。

    而此时此刻的楚锦,却似乎是什么都不想要了。

    她像一个精致的玩偶,行走在长廊之上。楚瑜皱了皱眉眉头:“你怎么了?”

    “没怎么,”楚锦声音里没有半分情绪,平静道:“我对不起你很多,今日给你道歉。”

    楚瑜没说话,她目光落在楚锦身上,想问什么,却又觉得,这与她并没有多大干系,问多了,怕又多惹麻烦。

    她压抑着好奇心,听着楚锦慢慢回顾着过往。

    “十二岁那年,你伤了脚,却还是去井里救猫,我答应你用绳子拉你上去,却晕倒在井边,让你带着伤在井下困了一下午,这件事,是我算计你。对不起。”

    楚瑜微微一愣,没想到楚锦说起这件事。

    这件事她记得。十二岁那年,她初回华京,见到这瓷人一般的妹妹,甚是喜爱。楚锦身子骨差,谢韵不让她养猫,于是楚锦就在后院,偷偷养了一只小猫。

    有一日小猫落水,楚锦就哭着来求她救猫,那时候她脚上带着伤,却还是下井去帮她救猫。楚锦说好在上面给她递绳子,却晕倒在了井边,然后那楚瑜就在井下突出的岩石上蹲着,用身体温暖着那猫儿,楚锦晕了多久,楚瑜抱着那猫蜷缩在井下多久。

    等后来她被楚临阳最先发现,救起来的时候脚上伤口别泡太久发了脓,当天晚上就发了高烧。

    她向来身体好,那一次吓坏了家里人,连向来疼爱楚锦的谢韵,都忍不住对楚锦发了火。

    这样遥远的事情,隔着两辈子想起来,楚瑜也没觉得难过,甚至因少年时那份天真,忍不住有了笑意。

    她扬起笑容,满不在意道:“啊,我知道。”

    楚锦猛地一震,她顿住脚步,抬头看她,神色莫测。

    楚瑜有些不好意思,想起小时候的事来,她甚至忍不住有些孩子气的抓了抓头发:“就,那只猫嘛。其实是我练武时候不小心用石头打到它的腿,所以它掉下井就没能爬上来。你来找我时候我心虚,也没敢和你说它那腿是我做的。”

    楚锦没说话,她张了张口,一句话说不出口。

    她怎么能告诉楚瑜,那只猫是她放下去的,不是猫自己摔下去的?

    楚瑜没注意到她神色,还像小时候一样,有那么些傻气道:“我知道你气这件事,所以故意装晕不拉我上来。晕不晕呼吸都是不一样的,我上来时候就听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告诉父母呢?”

    楚锦故作冷静,捏着拳头。楚瑜回想着过往,心里竟是觉得有那么几分暖意:“本来是想的,结果我被抬到床上的时候,我看见你在一旁怕得哭,一直问我我会不会死,我就觉得,算了。”

    “这对我来说,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楚瑜靠在长柱子上,语调里带了那么几分无奈:“我要是告诉家里人,按照家里的脾气,父亲除了上军棍就是上竹条,母亲骂人伤人又没重点,哥哥就更算了,他能把你当我打,你这身子骨,受不起。”

    楚瑜说着,思绪忍不住远了去。

    其实年少的自己和楚锦,也并不是那么坏的关系。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后来的呢?

    如果说楚临阳死之前,楚锦做的一切是为了自己富贵荣华,楚临阳死之后,楚锦嫁给顾楚生之后,那铺天盖地的,简直是恨了。

    楚锦看着站在长廊上,眼中有回忆之色的楚瑜。她觉得有什么翻涌在她喉间。

    楚瑜偏了偏头看楚锦,她比楚锦高出半个头去,楚锦瘦弱,站在她身边,看上去让人觉得柔弱又怜惜。

    她眉眼间还有少年气,并不全是楚瑜死去时,那精致又恶毒的女人。楚瑜静静看着她,一时之间竟也觉得,其实并没有那么恨的。

    年少的楚锦也会偷偷养猫,也会哭着问她会不会死。

    人的成长都是一步一步,哪有人真的就从一开始,就坏成这样?

    来得及,一切都来得及。

    楚瑜静静看着面前捏着拳头,红着眼的姑娘。她抿了抿唇,终于是伸出手,将楚锦拥入了怀里。

    “阿锦,”她抱着她,像年少时一样,温和开口:“你该多出去看看。这世间有大好山河,你不该拘于这宅院寸土。你会发现所谓财富不过过眼云烟,所谓男人的一时爱慕不过晨间露珠,所谓女子的名声、后宅的心机,那都是在消耗你的生命和美丽。你本来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姑娘,”

    楚瑜说着,楚锦捏着拳头,睁着眼睛,眼泪簌簌而落。楚瑜感受着肩头被眼泪打湿,她拥紧她一些,叹息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可是阿锦,你该找回你自己。别被这世间的阴暗、恐惧、绝望、痛苦种种,去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可能你不懂我今天在说什么,但这也是我作为姐姐,想给你的最好的东西。你把我当家人,我就把你当家人。你若把我当仇人,阿锦,”楚瑜叹息出声:“我也从不是个让人欺辱的人,你可明白?”

    “我没有,”楚锦咬牙开口:“想欺辱你。”

    “我知道,”楚瑜温和了声音,放开她,静静看着她,重复道:“我知道。”

    楚锦抬眼迎向她的目光,牙齿微微颤抖。

    “我只是……”

    只是什么?

    她说不出口,过往翻滚上来,从十二岁那年,对楚临阳那句“凭什么”,就成为了她的执念。

    她反复挣扎,终于出声:“不甘心。”

    说完之后,她仿佛是将自己一生最狼狈的一刻放在了楚瑜面前。她慢慢闭上眼睛:“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怕大哥,又希望大哥对我像对你一样好。我感觉不到谁爱我,母亲不爱我,她爱的是父亲,她在乎的是自己,她只会反反复复和我说,她对我多好,要我记得;父亲不爱我,他从不喜欢我,只会骂我;哥哥……哥哥……”

    楚锦说不下去,楚瑜静静听着。

    她突然觉得有那么些酸楚。

    如果上辈子她早些知道楚锦在想什么。甚至于如果上辈子她早一点询问过哪怕一次,或许就不会让楚锦变成后来的模样。

    她看着抽噎不停的楚锦,抬手覆在楚锦的头发上。

    “那我呢?”

    楚锦呆呆抬头看她,楚瑜平静出声:“阿锦,如果你不曾害我,其实我很爱你。”

    “我们家的人不懂得表达感情,可是并不代表不爱。哥哥每年回家,在边境时候都会给你挑礼物,遇到好看的娃娃,都买下来,和我说是带给阿锦的。父亲一个随时准备给我上军棍的糙汉,却能控制住自己,再暴怒都没对你动过手。至于母亲……”楚瑜苦笑:“她偏心都偏得我难过了,她要你记得她对你的好,也只是因为你是她的唯一,我和父兄都在边境,她谁都没有在身边,她不安,她害怕。”

    “阿锦,”楚瑜叹了口气:“你看,那么多人爱你呀。”

    楚锦没有说话,卫韫和楚临阳站在前方,他们等了一会儿了,看那对姐妹哭哭抱抱。楚临阳看了看天时,卫韫察觉他怕是要走了,便同楚瑜道:“嫂子,可能回了?”

    “我这就来。”

    楚瑜扬声,叹了口气后,提裙转身。楚锦突然叫住她:“阿姐,你可遇到过什么伤害你的事。你看着就怕,却又执着放不下?”

    楚瑜久久没有回声,她背对着楚锦,不由自主挺直了腰背,好久后,才道:“有。”

    比如顾楚生,比如她。他们都是她上辈子的噩梦,她害怕,又执着。她以为自己会恨他们一辈子,缠绕在这噩梦里,拼命逃脱,却又不得超生。

    “怎么办?”

    “面对它。”楚瑜抬头看着卫韫,果决道:“它若是缘的纠缠,那就解开。它若是孽的牵扯,那就斩断。”

    楚锦没说话,楚瑜知道她已明白,提步上前。

    她从容来到卫韫身边,卫韫和楚临阳都察觉,她身上似乎带了股子决绝的气息。楚临阳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话。人都有自己的路,她不开口,他不干涉。

    楚临阳送着楚瑜和卫韫上了马车,到了马车上后,卫韫看着楚瑜的模样,终于开口:“嫂嫂怎么了?”

    楚瑜听到卫韫的声音,慢慢抬头。

    马车里映照出长廊上楚临阳和楚锦的身影,她目光有些茫然。

    “我以为我这辈子,和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卫韫没说话,他听不明白她的意思,却也知道她想说话。他看她静静看着外面,神色迷惘。

    “我曾经恨她,恨在骨子里。你说一个人怎么能在恨里,去看到一个人的好?”

    卫韫没说话,他给楚瑜倒了茶,端到她面前,让她捧在手心里。

    温度从手上蔓延上来,让她浑身肌肉和内心一点一点舒展开。

    “其实人一辈子,不过是在求一个心上的圆满。如果一个人心是满的,就能看到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卫韫喝着茶,慢慢出声:“心不满,拼命想要求什么,执着什么,就会被蒙住眼睛。看么看到纯善,要么看到纯恶,甚至于善变成恶,恶变成善。”

    楚瑜没说话,卫韫这样一点,她才猛地反映过来。

    这辈子不一样的不仅是楚锦,还有她楚瑜。

    她不由得轻轻笑了。

    “其实我很感激你哥哥。”

    卫韫转头看了过来,楚瑜看向车帘外,目光里带了暖意。

    “成婚那天,他见到我,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后来将红绸递到我手里,一路特别小心,就怕我摔了碰了。”

    “这辈子都没人这么对过我,”楚瑜叹息出声来:“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心里开始满起来。”

    重生回来的时候,在她心里带着无数戾气,只想逃脱的时候。

    这是她第一缕温暖。

    卫韫没说话。

    其实在他听到楚瑜这话的瞬间,无数心疼骤然而上,他差点脱口而出——我以后对嫂嫂也这样好。

    然而这话止在唇齿之间,旋即他便觉得不妥。

    那是他哥哥能做的事,不是他的。他哥哥是她丈夫,是与他全然不同的存在。有些事,卫珺做得,卫韫做不得。

    他对她的好,永远要在那一道线之外,止乎于礼。

    虽然他想将这世界上所有好的都给她,以报她对卫府那份情谊,她于他危难时给予的那份温暖。可有些东西能给,有些东西,要有资格才给。

    卫韫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他喝着茶,看着外面的景色,就觉得,莫名的,今日的茶,有些过于涩了。

    *********

    楚瑜与卫韫在华京中商议着后续之事时,千里之外的昆阳,顾楚生正在县令府衙之中披着文书。

    白城攻破之后,昆阳就成为首当其冲的关键要地,姚勇屯兵于此,与他共守昆阳。

    “公子,”侍从张灯从外面急着走出来,小声道:“身份文牒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什么时候走合适?”

    顾楚生没说话,他一手握笔,一手抬手,张灯将准备好的文牒都放在他手上,同时道:“城外的人和银两也按公子的吩咐准备好,公子不用担心。”

    “嗯。”

    顾楚生迅速翻开文书确认没有问题后,提笔在正在批奏的折子上道:“送给公孙缪的银子,他可收了?”

    公孙缪是姚勇身边的心腹,对姚勇的态度知道得一清二楚。他给他送银子,便是要试探姚勇的态度。

    张灯放心点头:“收了。”

    顾楚生握着笔顿了顿,抬头看向张灯:“怎么收的?”

    “就……直接收的。”张灯看着顾楚生的神情,竟有种自己似乎是做错了什么的感觉。他犹豫着细化了公孙缪的意思:“公孙先生还说,下午就来请您过府,为您引荐姚……”

    话没说完,顾楚生便站起身来,开始收拾行李。张灯有些不明白:“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走。”

    顾楚生果断开口。张灯有些摸不着头脑:“公孙先生不是答应给大人引荐姚将军了吗?大人为何还要走?”

    “你见过受贿直接就拿钱的吗?”顾楚生冷冷看了张灯一眼:“若非主上示意,怎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拿钱?”

    听到这话,张灯猛地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背后冷汗岑岑,忙帮着顾楚生收拾起东西来。

    顾楚生早已经在之前就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如今只是翻找出来,扛着东西便打算往外走去。还没到门口,外面却突然传来匆忙的脚步声,顾楚生旋即将东西交给陈灯,冷声道:“你躲着去。”

    说着,便假装淡定坐到了书桌前,继续看折子。

    没有多久,一个身着白衣绣竹的中年男子便带着人走了进来。这人手执羽扇,面有美髯,他身后跟着两排士兵,站在庭院外面,神色肃然。

    来人正是姚勇手下第一谋士公孙缪,他上前来,朝着顾楚生行了个礼道:“顾大人。”

    “公孙先生。”

    顾楚生站起身子,笑着上前行礼:“公孙先生今日怎的来此?”

    “小事小事。”

    公孙缪拱手道:“姚将军仰慕大人才华久矣,在下奉将军之命前来,特来邀请大人过府一叙。”

    “这当真是太好了!”顾楚生面上激动道:“我本就想见将军许久,大人且客厅候在下片刻,在下为将军换上华衣,这就前来。”

    “何必呢?”

    公孙缪抬手拦住顾楚生:“我等又非那些世俗之辈,将军欣赏大人,欣赏的是那份才华气度,而非身上华衣。顾大人且就跟我走吧,莫让大人久侯了。”

    听到这话,顾楚生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来:“将军可是有什么特殊之事,为何请得如此着急?”

    公孙缪面色僵了僵,但那不自然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便笑道:“顾大人误会了,只是在下今日小儿在家中等候在下,在下想早些回家,故而做事快些。”

    “如此,”顾楚生点了点头道:“先生真是顾家之人。那顾某也不为难先生,这就走罢!”

    “多谢多谢。”公孙缪连忙拱手道谢,顾楚生满不在意笑笑,同公孙缪有说有笑走了出去。

    一行人刚出去不久,张灯便从屏风之后探出头来,他提了佩剑,纵身一跃,便上了横梁,顺着横梁来到某一处往上一推,便拨开了砖瓦,随后跳了上去。

    这个出口是顾楚生提前准备的,就是为了防着这一刻。

    张灯顺着提前准备好的路线迅速离开了府衙,看着张灯远去的背影,躲在暗处的卫家暗卫纷纷看向了卫秋。

    卫秋朝着南边的人打了个手势,三个暗卫迅速跟着张灯跑了过去。而卫秋则带着人,跟着顾楚生就往姚勇所在之处赶了过去。

    顾楚生同公孙缪一路闲聊,不断诉说着自己对姚勇的敬佩之情。公孙缪含笑听着,心情倒也十分愉悦。只觉这顾楚生当真是个傻的。

    姚勇弃城,他还敢去疏散百姓?那这份功劳怎么可能给他,给不了他,又怕他日后再京中去同天子提起此事,那自然只能杀了他。

    公孙缪看着面前生机勃勃的少年,心中有些惋惜——如此才俊,倒是可惜了。

    “这昆阳的护城河乃昆州前任太守修建,环城一圈,外连归燕江,如今虽然是冬季,但这护城河却是水量不减。”

    顾楚生给公孙缪介绍着护城河,兴致勃勃道:“大人可知这是为何?”

    公孙缪也觉得奇怪,一般冬日水流都会减少甚至枯竭,为何这昆阳的护城河还是水流湍急?

    顾楚生驾马往前走了些,指着护城河上一座石狮道:“先生你过来看,便就是这个……”

    公孙缪下意识跟着探过头去,也就是这一瞬间,顾楚生猛地出手,一把挟持住公孙缪,手中袖刀抵在公孙缪身上,怒喝了一声:“站住!”

    公孙缪瞬间明了了自己的处境,顾楚生不是没察觉姚勇的意思,而是察觉了,察觉得太透了!

    冷汗从公孙缪背后升起,他素来知道姚勇的手段,若他把顾楚生放跑了,怕是一家老小都走不了!

    “别管我!”

    公孙缪大吼出声:“拿下他!”

    顾楚生面色巨变,点了公孙缪穴位之后,提着公孙缪纵身一跃,就跳入了护城河中。

    羽箭瞬间紧追而至,顾楚生沉入水下,抬起公孙缪就挡住了头上的羽箭,随后便将人一推,顺着水流滚了过去。

    岸上人一时不知所措,全然不见了人影。

    而卫家暗卫统统看向卫秋,焦急道:“老大,人不见了,怎么办?”

    卫秋抿了抿唇,吩咐下去:“卫丙回去飞鸽传书回禀侯爷,其他人跟我走!”

    所有人分散开去,岸上人都纷纷朝着下游追去,顾楚生躲在河岸石狮下的中空处,捂着自己的伤口,微微喘息。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逼到这个程度了。

    可是没关系……

    他眼中带着狂热,他活得下来,他这就回华京去。

    回到华京,就能见到阿瑜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三十八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2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5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