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36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柳雪阳捂着自己嘴, 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卫韫察觉隔壁似乎有人, 然而他并无所谓。

    能到听雨楼顶层的人, 本就该是达官贵族,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那些人比他还清楚。

    卫韫就盯着燕云浪, 而燕云浪在经历片刻震惊后, 慢慢回过神来。

    其实卫韫的话早有端倪,燕云浪本也是猜出了一些的,只是没想到卫韫居然就这样坦荡荡认了, 他不由得笑道:“王爷也真是敢说。”

    “我有什么不敢?”

    卫韫轻笑,燕云浪从旁边拿了杯子,抿了一口道:“王爷不怕我说出去吗?”

    “燕太守这样的聪明人物, 想必不会做这种事。”

    卫韫坐下来, 声音平淡,燕云浪挑眉:“若我说了呢?”

    “你若告诉了别人, ”卫韫轻笑:“那我便提前娶她就好。我喜欢她这件事, 大家早晚要知道。”

    “你怕是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吧?”

    燕云浪笑开来, 卫韫倒也没否认。

    他私心里当然是巴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的, 可是一来此时不合适, 二来楚瑜未必愿意在此事说出来,所以他暂且忍耐。然而面对燕云浪这样的人挑衅, 他自然是不会容下的。

    燕云浪心里有了底,他叹了口气道:“日后您会娶她吗?”

    “必然。”

    “那到时候, 流言蜚语……”

    “我喜欢她, 我强迫追求的她,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卫韫抬眼看向燕云浪:“我嫂子乃端正人物,一切都是我的私心,大家当同情她为我所欺才是,又有何所能说的?”

    燕云浪闻言苦笑:“王爷,这天底下的污水,都是往女人身上泼的。”

    卫韫沉默下来,他一时竟也不知道当说什么。燕云浪说的话,他如何不知道,可是他难道要为了天下人的话,就和楚瑜这样偷偷摸摸一辈子?

    许久后,他终于才道:“天底下人怎么说,我管不了。谁要当着她面让她难堪,我就宰了他。”

    “你说这些话,她这辈子都听不到。”

    燕云浪笑而不语,卫韫抬手收了刀,平静道:“话说到这里,我如何想,你大概也明白。燕云浪,你若真将她带走了,”卫韫冷眼看过去:“夺妻之恨,你确定吗?”

    燕云浪瞧见卫韫神色,心里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抬起手来,拱手道:“王爷言重了,云浪不过玩笑罢了。日后断不会再去叨扰大夫人。”

    卫韫闻言,含笑道:“燕太守明理,卫某在此谢过了。”

    卫韫和燕云浪一番寒暄后,卫韫便先回去了,留燕云浪坐在屋中,看歌姬起舞。

    燕云浪喝了口酒,叹气出声来。

    遗憾是遗憾的,但是对于楚瑜,也不过只是遗憾罢了。要是为了楚瑜当真和卫韫对上,他倒也是不乐意的。

    而卫韫走下楼后,转头看了一眼听雪楼顶层雅间里另一间,他压低声音,同卫秋道:“去查一查,隔壁是谁。”

    卫秋应了声,便上楼去。

    而柳雪阳坐在屋中,好半天缓不过神来,直到她身边卫英出声道:“老夫人,王爷可能察觉了,卫秋带人打我们这儿来了。”

    卫英是卫家上一代暗卫中最杰出的人物,说起来卫秋卫夏这些人还得叫他一声师父,前任镇国候卫忠死后,卫英就按照镇国候生前的吩咐留在了卫家专门听命于柳雪阳。柳雪阳听到卫忠的话,有一些慌乱,随后忙道:“将此事遮掩过去!不能让小七知道我来过!”

    卫英应了声,平淡道:“烦请夫人入内室。”

    柳雪阳带着桂嬷嬷起身来进了内室,卫英领着另外两个暗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倒上酒,在卫秋敲门之后,伪装成小厮的暗卫上前开了门。

    卫秋抬头看去,便见里面是两个富商坐在里面,有些诧异看了过来,卫秋迅速扫了一眼,说了句:“抱歉,找错了。”

    说完,卫秋走下楼去,又去寻了听雨楼的老板,查出来人,却是城东一位姓陆的富商定下的。

    卫秋核实了所有信息,确认无误后,回去报给了卫韫。卫韫点点头,也没再多理会。

    若只是普通富商喝茶,且不说听雨楼的隔音应当听不到,便就是听到了,也是无妨。

    等卫韫彻底走了,卫英让人去查看过后,这才领着柳雪阳回了家中。柳雪阳在马车里整个人都是木的,她拼命消化着方才卫韫说的话,等到了家里,桂嬷嬷给她梳头时,她才慢慢反应过来,艰难道:“小七,喜欢阿瑜?”

    桂嬷嬷手上一抖,随后镇定下来。

    桂嬷嬷打从村里来,这种事儿在他们那儿并不少见。穷苦人家,几兄弟娶一个媳妇儿的都有,更别提兄长死后为了省聘礼钱继续和嫂子在一起的。桂嬷嬷比柳雪阳冷静得多,她揣摩不出柳雪阳的心思,只能道:“听王爷的意思,约是如此。”

    “那他们……他们……”

    柳雪阳有些着急,后面的话却是如何都没说出口来。

    到底只是喜欢,还是已经发生了什么?

    柳雪阳不敢确定,然而过了许久后,她方才镇定下来。

    卫韫说的是他喜欢她,那这件事,或许还没有开始,只要没有开始,便有转机。

    喜欢这件事是拦不住的,卫韫喜欢她,只要楚瑜不回应,少年人的情谊,埋在心里,谁也别知晓,那就足够了。

    柳雪阳想明白这一点,抬眼看向窗外,慢慢道:“明日小七就要出征了吧?”

    “是。”桂嬷嬷揣测不出柳雪阳如今的想法,犹豫道:“老夫人要不要去看看王爷?”

    柳雪阳点点头,便寻去找卫韫。

    此时卫韫正在书房之中,同大伙儿商量着明日出征的具体事宜,楚瑜在旁边听着,算着日子。

    如今年代太过久远,她已经不太记得地震的具体时间,只是将近了一月,楚瑜不由得心里发紧。

    可战事不能催,她心里虽然担忧,却也不敢对卫韫太过催促,默默坐在一旁听着卫韫同秦时月等人商量战事,时不时差一句话。

    一行人正说着话时,外面来报柳雪阳来了。楚瑜和卫韫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柳雪阳如今来这里做什么,但还是恭敬请了柳雪阳进来。

    柳雪阳进来之后,目光从楚瑜身上掠过,以往知晓楚瑜和卫韫常常一起议事,也不觉得怎么,今日瞧见了,心里却忍不住多了些想法。柳雪阳不是个藏得住事儿的,神情上有了变化,楚瑜和卫韫立刻察觉出来,卫韫扶着柳雪阳进了屋,笑着道:“母亲怎么来了?”

    “你明日就出征,我来瞧瞧你。”

    柳雪阳目光落到卫韫身上,上下打量了片刻后道:“战场上切勿激进,输赢自有天命,不要太过强求。”

    “孩儿知晓。”

    卫韫跪坐在柳雪阳对面,楚瑜上前添了茶,其他人对视一眼后,纷纷出了房间。

    柳雪阳看了一眼楚瑜,有些僵硬道:“此番,阿瑜也要去吗?”

    楚瑜愣了愣,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担忧。柳雪阳一贯不管事,今日怎么问起这些来?

    然而她面上不动,笑了笑道:“我为王爷左前锋。”

    “这样……”柳雪阳应了声,她似乎有些犹豫,卫韫瞧出她有话来,便道:“母亲可是有什么想法?”

    “我……我就是觉得,刚来白岭,如今阿瑜不在,府里乱糟糟的,我心里不放心……”

    这是要楚瑜留下了。

    楚瑜听了出来,卫韫也明白,他有些疑惑道:“家中庶务,不都是二嫂在打理吗?”

    “你二嫂也就是打理一些杂事,家里的大事,还是要阿瑜来的……”柳雪阳说得磕磕巴巴,她有些心虚道:“我近来也不是很舒服,阿纯还要侍奉我,怕也没这么多时间了……”

    话说到这里,卫韫沉默下来,似是有些不快。楚瑜笑了笑,抬眼看向卫韫道:“既然婆婆身子不适,那我留下来侍奉便好。王爷看看,要不把钱勇调来?”

    若柳雪阳不是存心要留她,听到这话,便该知道她耽误了卫韫的安排,会松了口。

    然而柳雪阳没松口,楚瑜心里就沉下去几分。

    卫韫没有说话,他似乎正在认真思索着。楚瑜知晓他是不愿留下她的,尤其是在柳雪阳如此反常的情况下。

    然而卫韫若是忤逆柳雪阳,怕又有一番争执,楚瑜想了想,笑着道:“王爷,我也觉得战场辛苦,本也不想去的。如今有婆婆给这个借口,倒也正好了。”

    “嫂嫂……”

    卫韫皱着眉头,开口间带了不赞同。楚瑜抬手道:“便就如此吧,我留下侍奉婆婆,将钱勇调来换我的位置。我会将粮草清点好,你上前线后,我让钱勇押运过去。”

    卫韫抿了抿唇,楚瑜已经这样说了,他还要强求,便有些奇怪了。柳雪阳偷偷看了楚瑜神色一眼,见楚瑜面上并无怒意,她内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我也没有他事,便先走了。”

    沉默片刻后,柳雪阳也觉得尴尬,她站起身来,又忍不住瞧了楚瑜一样。楚瑜心里明白柳雪阳的意思,主动起身来,扶起柳雪阳,温和道:“婆婆,我送你回去。”

    柳雪阳拍了拍楚瑜的手,似是感激。楚瑜扶着柳雪阳出去,如今已是寒冬,雨水都似乎是结成了冰粒,往下落的时候,砸得雨伞噼里啪啦作响。

    柳雪阳同楚瑜走在长廊上,楚瑜低垂着眼,走了好久,才听柳雪阳道:“阿瑜,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很好的孩子。”

    “我一直很惋惜,你这样好的姑娘嫁过来,阿珺却没有福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女儿,”柳雪阳握着她的手,声音里似是带了哭腔,楚瑜抬眼看她,柳雪阳红着眼,低声啜泣道:“这些年,你帮着小七,帮着卫家,若小七有个亲姐姐,怕也就是如你这样了。”

    亲姐姐。

    楚瑜睫毛微微颤动,明白柳雪阳话中的意思。她没说话,柳雪阳便以为她不明白,接着道:“我一直想着给你找个好人家,想为你寻一门你喜欢的,又让你终身无虞的亲事。我老了,这辈子,我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小七一个儿子。我没什么愿望了,我就是希望看到你和小七,能各自找到自己的终身幸福,能看着你嫁人,他娶妻,一辈子过得稳稳当当的,别走歪路。阿瑜,老人家走过的路多,看过的事儿多,有些路不能走,走了就是万丈悬崖,你知不知道?”

    楚瑜微微张唇。

    一瞬之间,她几乎想开口询问,什么是万丈悬崖?

    是那些人言,还是他人的疏离?

    可是她不能问,她只能假作什么都不知道,笑了笑,送着柳雪阳进了屋,温和道:“婆婆今日怎的想这样多事?”

    “别想了。”楚瑜拍了拍她的手,笑着劝慰:“您身子虚,就是想得太多,好好休息吧。”

    说着,楚瑜同柳雪阳告退,一个人转身去了魏清平的院子。

    魏清平正在看书,她院子里养了只鹦鹉,楚瑜一进来便开始叫:“美人来啦,美人来啦。”

    楚瑜听到这话便笑了,她大步跨进房门,旋身直接坐在了地上,从旁边举了茶壶,就自个儿给自个儿倒了茶。

    魏清平皱了皱眉头,从书里抬起头来,冷淡道:“你想做什么?”

    如今在一起厮混这么久,楚瑜的脾气她是了解的,楚瑜这姿态,明显是要做什么。

    楚瑜抓了一把瓜子,斜斜靠在桌边,嗑着瓜子道:“清平,你我是不是姐妹?”

    魏清平愣了愣,随后还是诚实点了点头。

    楚瑜叹了口气,她抬起头来,颇为忧愁道:“我犯了事儿,到时候跑路了,你得帮着我。”

    “你犯了何事?”

    魏清平有些奇怪,楚瑜一脸严肃,仿佛自己犯下滔天大错,魏清平不由得有些害怕了,皱眉道:“伤天害理的事儿我不能容你。”

    “我,睡了一个男人。”

    楚瑜开了口,魏清平有些懵。楚瑜和卫韫的关系她是知道的,就卫韫的脾气,在他眼皮子下睡了个男人……

    魏清平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好,然而她告诉自己,在这种关键时刻,她作为朋友不能退缩。于是她道:“我帮你和卫韫……”

    “他是我小叔。”

    魏清平:“……”

    那不就是卫韫吗?

    她松了口气,觉得楚瑜是来找她开玩笑的,便道:“这又算什么大事……”

    楚瑜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哀怨看着魏清平:“被他母亲知道了。”

    魏清平:“……”

    片刻后,魏清平站起身来,冷静道:“我现在收拾行李,你也快点,我们连夜出城,其他不管,先跑了再说。”

    楚瑜拍了拍手,将瓜子拍干净。

    “先别跑这么快。”

    她悠悠道:“我都是猜的,等我婆婆打上门来,再跑不迟。”

    魏清平:“……”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3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4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5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