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51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元和五年冬末, 青州大震, 洛州白州均有震感, 卫楚宋三家联发《征粮书》向天下讨粮赈灾, 遣北凤将军楚瑜领队征讨拒缴者。楚瑜半月内连灭淮扬侯易, 滨城江永, 洛河陈淮三家, 天下皆惊。之后缴粮再无人敢拒。此间,卫韫发兵青州,取青南青北;楚临阳取谢家临邑, 宋世澜得王氏三城。

    那一年冬天很冷,地震和严寒双管齐下,加剧了青州的灾情, 好在粮食上没有太大的短缺, 青州总算是稳固下来。

    青州稳定下来的折子送往华京那一日,赵玥坐在御书房里, 让太医问诊。

    他近来总觉得力乏, 他是个小心的人, 便换了许多御医过来看诊。

    旁边张辉给他念着青州来的折子, 最后道:“如今给青州赈灾, 卫韫这些人在民间声望越来越高。他们和天下要粮,自己便出不了多少。陛下, 您看要不要我们这边也出个声,谁要是敢给他们粮食, 我们便打谁?”

    卫韫宋世澜楚临阳这些硬骨头难啃, 打那些小家族却是无妨的。

    赵玥揉着脑袋,闭着眼道:“顾楚生打不打算回来?”

    “姚将军没说。”

    赵玥低低应了一声,随后道:“青州毕竟是姚勇的地方,把青州彻底搞乱了,最后麻烦的还是姚勇,凡事不能做绝,他们要救就救吧。不过,写个告示下去,说卫韫劫了我们赈灾的粮草,且把他骂一顿。”

    听得这话,张辉愣了愣,随后便反应过来。

    赵玥毕竟是朝廷,青州有难,首先该赈灾的便是朝廷。然而如今朝廷没有拨粮食,才逼得卫韫救灾。这事儿若是真的如此定了板,这朝廷在百姓中的声望也就完了。

    如今他们倒打一耙,说卫韫劫了赈灾粮,一来能向百姓表明自己也在帮忙赈灾挽救民心,二来便可将卫韫赈灾的行为说成是一场作秀。

    张辉明白了赵玥的意思,便笑起来:“还是陛下高明。”

    赵玥没说话,他觉得脑子太疼,便道:“方才是不是说,白州哪个村瘟疫了?”

    “就靠着青州的一个叫董家村的村子,这瘟疫感染得很厉害,如今青州挨着的村子也有疫情,姚将军正在处理。”

    “你把地图给我拿来。”

    赵玥睁开眼睛,有些疲惫。张辉去取了地图来,指给赵玥看:“陛下您看,就是这里。”

    赵玥盯着那董家村看了许久后,慢慢道:“它旁边似乎就是南江。”

    南江是贯穿了白州和华州的一条长河,从白州发源,华州入海,算是华州的主要江脉。

    张辉并不明白赵玥的意思,只是道:“是,江白城就在它边上。”

    听了这话,赵玥没有说话。

    他盯着江白城,好久后,他突然道: “立刻调兵支援姚勇,不计一切后果,取下江白!”

    “陛下?”

    张辉不挑明白赵玥的意思,江白并非要地,又没有特殊物资,他完全不能明白,为什么要重兵取下江白。

    “另外从燕州出兵二十万,”赵玥敲打着扶手,继续吩咐:“绕过牛城,直逼白岭。”

    “陛下,”张辉皱起眉头:“您如果不打牛城,直接去白岭,到时候卫韫领兵回来,和牛城的兵马一起夹击白岭,怕是不妥。”

    “攻下白岭后不要停留,”赵玥揉着脑袋:“带走卫韫的家人。”

    这样一说,张辉才明白过来。

    这位帝王不是一个有军事才能的人,却在阴狠权术上更有建设。争一个城从来不是因为他是军事要地,他有怎样的物资,仅仅只是因为,那里有对方主将在意的人。

    当年他让北狄在白帝谷赢了卫家,利用的是姚勇的懦弱以及卫家的正直,如今他想做的,仍旧如是。

    张辉领了命令,便安排下去。

    等张辉走出去后,赵玥睁开眼睛,看着旁边跪在地上给他号脉的太医道:“高太医,可有结果了?”

    “陛下……”高太医有些忐忑道:“您大概是忧思太过……”

    “我近来总觉疲惫。”

    “您的确是太过疲惫了。”

    赵玥沉默了片刻,他终于是站起来,往长公主的宫内走去。

    他去时,长公主正指挥着人梅花树下挖土。

    如今梅花大多落了,只留下几株,零零散散开在树林里。他遥遥看着长公主,见她神色平静指挥着人挖开泥土,然后将几坛酒放了进去。

    赵玥一直没出声,等长公主将酒埋好之后,旁边人才提醒长公主道:“娘娘,陛下在那里。”

    长公主抬起头来,看见赵玥站在树边,见她发现了自己,赵玥才走到她身前去,替她整理了衣衫,温和道:“做什么呢?”

    “埋了几坛酒。”长公主笑起来:“等明年冬天,就可以挖出来喝了。”

    赵玥伸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在冬天里仿佛是待了冰,赵玥包裹住她的手,笑着道:“明年孩子就出声了,我陪你喝。”

    长公主含笑没说话,赵玥带着她往宫殿里走进去,疲惫道:“如今天下都乱了,卫韫、宋世澜、楚临阳……没有一个让人省心。”

    他带着长公主坐到屋子里,让人端了热水过来,亲手给她擦着帕子,低声道:“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我会收拾好一切,等咱们孩子长大了,”赵玥抬起头来,看着她就笑了:“我会把一个稳稳当当当的皇位,送到他手里。”

    “你会是皇后,以后是太后,”赵玥抬起手,覆在她发丝上,神色里带了温柔和郑重:“你一辈子,永远都会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不会受半分委屈。”

    听得这话,长公主心里微微一颤,她垂眸看着自己的手,好久后,终于低低应了一声:“嗯。”

    “殿下,”他轻轻靠在她肩头,像以前在公主府一样,依赖着她:“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和孩子,你别怪我。”

    长公主没说话,她感受着肩头的温度,他近来精神越来越不好,偶尔还会觉得眼黑模糊。

    她知道是为什么,她感受着他的虚弱,清楚意识到他生命力的流失,她带了少有的宽容,握住他的手,慢慢道:“阿玥,人一辈子是要讲福运的,你为我和孩子积点德吧。”

    赵玥靠着她,许久后,他慢慢道:“你别担心。”

    他抱着她,低低笑了:“地狱我下,你和孩子,都会好好的。”

    “阿玥……”长公主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何必呢……”

    “春华,”赵玥感受着她的不安,他抬起头来,看着长公主,眼里带了苦涩:“有些路我走上去,就回不了头。卫韫不会放过我的,你明白吗?”

    长公主愣愣瞧着他,赵玥压抑着情绪,艰难道:“从我为了复仇逼死卫家那一刻开始,我就回不了头了。”

    “我和卫韫之间,”赵玥慢慢冷静下来:“必须死一个。不过你放心,”他握着她的手,笃定道:“那个人不会是我。”

    赵玥的命令往下传去时,卫韫刚拿下青南,他先回了白岭,部署了一番事宜后,便又联系了沈佑,准备联手夹击渝水,一旦取下渝水,踏平青州指日可待。

    这时候楚瑜刚到元城,卫韫拿下青南的消息才到元城,孙艺被派成元城守将,楚瑜便让孙艺写信回去,询问卫韫如今在做什么。

    孙艺有些奇怪,便道:“将军,你怎么不自己问?”

    楚瑜有些不好意思,摆手道:“让你问你就问,哪儿来这么多问题?”

    孙艺一面按着楚瑜的要求写信,一面道:“您这真是奇怪了,按理说,无论是这次战事主将的身份还是恋人的身份,您写信给王爷都天经地义,您这是在害羞什么啊?”

    “我哪儿是害羞?”楚瑜终于道:“我这不是为他着想吗?”

    “着想?”孙艺有些不解,楚瑜叹了口气,盘腿坐在桌子上,撑着下巴道:“我一写信,他肯定知道我想他了,他知道我想他,他也想我,还不得朝思夜想来见我?一心想要见我,这仗怎么打?”

    这么直白的话把孙艺弄懵了,他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还是外面晚月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来找顾大人。”

    楚瑜愣了愣,顾楚生如今已经远离了元城好多日了,还有谁会来找他?

    然而楚瑜也不多想,站起身来,便起身道:“行,我去看看。”

    楚瑜领着人走出门去,就看见门口站了个妇人,那妇人看上去十分年轻,穿着破布衣衫,抱着个孩子。楚瑜上下打量了那妇人一眼,上前去恭敬道:“您找顾大人?”

    那妇人看见楚瑜便上来要跪,楚瑜赶忙抬住她。两人寒暄一番后,那妇人道:“不瞒您说,并非妾身要找顾大人,而是有人告诉妾身,顾大人在找我。”

    “您是?”

    楚瑜皱起眉头,那女人叹了口气:“妾身乃李家妇,听闻顾大人在找我公公李乐,妾身便寻了上来。”

    楚瑜不太清楚顾楚生找李乐做什么,她想了想,许久没见魏清平和顾楚生,也不知道他们所在的地方,灾情如何。如今粮食都从元城入青州,她想了想,便让人知会了孙艺,自己领着这妇人入了青州。

    此刻顾楚生和魏清平正在一个叫泉涌的小镇赈灾。

    楚瑜带着那妇人行了五天的路,才到达泉涌。

    路上楚瑜和这妇人交谈,才知她叫陈九儿,顾楚生在找的李乐是她公公,她是李乐第三个儿子的妻子。

    李乐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早先征兵,大儿子去了战场,便没有回来。后来税赋太重,陈九儿的丈夫因那年收成不好,无法按照要求缴税,被官兵毒打后死在了病床上。最后的小女儿因家贫早早卖身入了一位富商府中为奴,如今也不知道了去向,就留下陈九儿照顾剩下的三个孩子。

    然而兵荒马乱,又遇地震,三个孩子病去了两个,最后就剩下她生下来不久的小儿子,也不知道能撑几天。

    遇到楚瑜时,陈九儿本已经没了奶水,小儿也只是喝了些赈灾发的米汤。也就是在去泉涌城的路上,陈九儿吃上了肉,才终于有了奶。

    泉涌城是如今最后一个赈灾的城。

    其实泉涌受灾极其严重,然而官员不报,等顾楚生知道的时候,来得已经太晚了。

    楚瑜到泉涌城的时候,便看见残垣断梁,尸体被人用车推出来,要按照魏清平的指使统一拖出去火化。与其他城市不同,泉涌整个城市特别安静,带了一种无需言语的阴郁,压得人内心沉闷。

    陈九儿抱着孩子跟在楚瑜身后,有些胆怯道:“大人……”

    “无妨。”

    楚瑜淡道:“你且随着我就是了。”

    说着,楚瑜让官兵领着路,将粮食押了过去。

    泉涌人很少,楚瑜到了存粮的地方,甚至都没有人来帮忙卸货,楚瑜只能亲自卸了货,又寻了人,问着去了顾楚生在的地方。

    按着路人的指示,如今大多数人都在医庐,楚瑜领着陈九儿去了医庐,临靠近医庐时,他们就听到了里面的哀嚎声,哭声,慌乱的人声。

    楚瑜走进医庐,便看见一排一排病人排列起来,许多人往来穿梭在这些人当中。替他们包扎,给他们喂药。

    楚瑜老远就看到一个红色身影,他头发就用布冠,华服染满了泥土,他挂着白色的药裙在身上,手里端着药碗,急急忙忙到了一个老年人前面。他期初还很有耐心给对方喂药,然而不知道是怎么了,对方就开始急促咳嗽,鲜血从对方口里流出来,顾楚生慌了神,开始疯了一般叫:“魏清平!魏清平!”

    然而病人太多了,魏清平还在另一边给另一个施针。

    顾楚生便熟练又颤抖翻出针来,扎在魏清平给他治过的穴位上,同时抓了旁边医童送过来的药,塞进对方嘴里。

    “您撑住……”他颤抖着声道:“大爷,您撑住,您儿子马上回来了,您一定得撑住!”

    他似乎很慌乱,楚瑜慢慢走过去,看着他拼命试图去抢救那个吐着血的老人。

    然而最后这个人还是慢慢没有了气息,哪怕顾楚生拼尽全力,他却还是闭上了眼睛。

    顾楚生跪在原地,呆呆看着那个老人。

    好久后,楚瑜抬手拍在他肩上。

    “顾大人,”她轻声开口:“人已经走了。”

    顾楚生慢慢回头,他仰头看着身边的女子。

    她一身黑衣劲装,腰上挂了一条皮鞭,头发高束而起,看上干练又张扬,然而她笑容里又带着岁月独有的温柔宽容,神色中含了些许安慰道:“顾大人,休息一下吧。”

    顾楚生听着她的话,好久才缓过神来。

    他慢慢笑了,叫出她的名字:“阿瑜。”

    说着,他抬手由旁边的医童扶着站了起来。其他人已经过来开始处理这个老者,顾楚生没有看他,背对着尸体,同楚瑜道:“许久不见。”

    “嗯。”

    楚瑜上下打量他片刻,接着让了步:“听说你在找李乐,这个是李乐的儿媳妇儿,我带给你来见见。”

    顾楚生目光落在楚瑜身后那抱着孩子的妇人身上,对方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

    顾楚生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已明了大致发生了些什么。

    他紧握着拳头,好久后,他深吸一口气,才艰难开口道:“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4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