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59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马车朝着顾府去时, 卫韫却已经是攻下了青州最后一城。

    渝水破后, 青州便再无天防, 卫韫知道赵玥不是真的想攻打白岭, 便根本没有撤军, 反而在赵玥书信来之前, 一路疾袭, 和沈佑秦时月分成三路,拿下了整个青州。与此同时,发信给了在洛州的楚临阳, 让他带兵前来。

    等赵玥书信到时,青州已经全陷于卫韫之手。卫韫看着赵玥的来信,秦时月焦急道:“王爷, 赵玥怎么说?”

    “他要我们退兵回渝水。”

    卫韫捏着信件, 冷着声道:“接信之日开始算,晚一日, 他就送大夫人一根指头回来。”

    秦时月倒吸一口凉气:“那怎么办, 我们退回去?”

    “楚大哥还有多久?”

    “来信说今日午时便至。”

    “准备拔营, 楚大哥来了, 将青州渝水以西全部给他, 我们退回渝水。派人盯住给赵玥送信的人,别让他们飞鸽传书, 飞出来的鸽子,一律射杀。”

    赵玥要求退兵是预料之中的事, 将楚临阳叫渝水, 他退兵一事也就算做到了。如果没有飞鸽传书,等赵玥第二封信来,怕又是要大半月时间。

    而这大半月,也应该足够顾楚生掌握京中局势。按照当初的预计,赵玥如今应该快要毒发,顾楚生和长公主联手拿到华京的掌控权,应该也就这些日子了。

    卫韫再推了一次如今的状况,随后道:“退守渝水之后,同一起,领兵入昆州。”

    “王爷是打算,只要顾楚生掌握军中局势,立刻攻入华京?”

    卫韫点点头,他抬眼看向华京的方向,目光里带了几许温暖:“我不能让大夫人和小世子留在那里太久,我得去照顾她。”

    听到这话,秦时月愣了愣,随后他笑起来:“说起来,小侯爷已经是当父亲的人了呢。”

    卫韫听到这话,抿了抿唇,忍不住弯起嘴角。

    他拢着袖子眺望远方,好久后,终于道:“是啊。”

    他也是当父亲的人了。

    卫韫做好了所有准备,顾楚生则将长公主恭敬请到了顾府,让私兵全部准备好之后,便坐在屋中等着赵玥。

    此时已是天明,赵玥正将药包取下,他模糊的眼一点点清明起来,张辉看见他眼神里有了焦距,高兴道:“陛下,可是看见了?”

    赵玥适应了一会儿,他看不见已是许久的事了,今日突然得见了光亮,他心情也好了起来,朗声道:“重赏玉姑娘!”

    说着,他站起身来,往长公主宫殿疾步而去,高兴道:“梅妃如今可起了?”

    他刚问出声来,便看见宫女疾步冲了进来,慌张道:“陛下!”

    “放肆!”张辉叱喝出声:“如此匆忙,成何体统?”

    “陛下,”宫女也没有理会张辉,焦急道:“梅妃不见了!”

    赵玥冷了脸色,张辉犹豫上前:“可要派人去找……”

    “关上城门,自今日起,若无圣令,禁止出城。”

    赵玥冷着声音开口,随后往御书房走去,吩咐道:“召大学士顾楚生入宫觐见。”

    顾楚生就等着赵玥的话,他换上官袍,神色从容入宫,叩首道:“拜见陛下。”

    赵玥屏退了众人,开门见山道:“长公主人在哪里?”

    顾楚生抬起头来,露出疑惑神情道:“陛下什么意思?”

    “少给我装模作样!”

    赵玥怒吼出声:“你把人给我弄哪里去了?!”

    “陛下说得奇怪,梅妃在哪里,微臣怎么会知晓?”

    赵玥没说话,他盯着顾楚生,微微喘息:“朕给你见楚瑜,朕保证楚瑜没事,你把长公主给我送回来。”

    “陛下和我要一个人,却只是打算用见一见来换吗?”

    顾楚生含着笑,也不同赵玥绕弯子,赵玥敲着金座,冷着声:“你知道楚瑜是朕用多大代价换来的,你以为绑了梅妃,我就会放了楚瑜吗?”

    “陛下绑了楚大小姐,为的是让楚大小姐作为人质威胁卫韫。那楚大小姐在华京,让卫韫觉得自己受到威胁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在陛下手里呢?”

    顾楚生看着赵玥,叹息出声:“陛下,微臣并非想与陛下为敌,微臣只是担心楚大小姐,她如今怀着身孕,本就是危险时候,微臣只是想亲自照顾她。”

    “你对她深情厚谊,”赵玥嘲讽开口:“但人家未必领情呢?她如今已经是卫韫的人了,你还要为她与朕这么叫板吗?!”

    “当初梅妃娘娘已有驸马,”顾楚生静静看着赵玥:“您又放手了吗?”

    这话让赵玥愣了愣,他看着面前的顾楚生,猛地反应过来。

    顾楚生不可能和卫韫联手……

    赵玥太清楚,顾楚生就是同他一样的人,当年他恨不得吃了梅含雪,如今的顾楚生,怕也是早就想杀了卫韫,又何谈联手?

    他犹豫了片刻,顾楚生轻笑出声来:“我不与陛下说暗话,楚生心里只有三件事,百姓,皇权,以及楚瑜。我为了百姓所以抢了姚勇的粮草,您别逼我。您总不想,和微臣在华京里先内斗起来吧?”

    “你威胁朕?”

    “是陛下在威胁微臣!”

    顾楚生猛地提了声音:“微臣所提的要求,有哪一步又是坏了陛下的谋划的?!她从小娇生惯养,如今又怀了身孕,你将她关着,她出了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

    “将心比心,梅妃娘娘在我手中,”顾楚生冷冷看着赵玥:“我一日见不到楚瑜,您一日别想见梅妃。楚瑜掉了一根头发,我就让长公主十倍偿还!”

    “你敢!”赵玥拍案而起:“你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把楚瑜肚子的孩子剖出来给你,卫韫的孩子,想必顾大人看到,一定欣喜。”

    听到这话,顾楚生笑了:“陛下说得极是,我瞧着卫韫的孩子,的确很欣喜,就不知道陛下见着自己的孩子,高兴不高兴?”

    赵玥面色变得煞白,顾楚生大笑出声,转身往外走去。

    赵玥见他浑不在意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当将楚瑜放在心上吗?”

    顾楚生停住步子,许久后,他轻叹出声。

    “若不是放在心上,微臣何必与陛下争执至此?”

    两人谁都没说话,许久之后,赵玥终于道:“我让人将她送到顾府,从此你与她一起软禁。”

    “陛……”

    “这是底线!”赵玥提了声,顾楚生没说话,他盘算了片刻,点头道:“好。你将她送到顾府,我见到了人,就将梅妃娘娘送回来。”

    说完,顾楚生大步走了出去。

    等他出门之后,赵玥一脚踹翻了桌子,张辉忙出来道:“陛下,陛下息怒!”

    “欺人太甚……”赵玥颤抖着声:“欺人太甚!”

    “陛下,”张辉小声道:“不如奴才带人跟去,只要娘娘脱身,奴才立刻……”

    说着,张辉做了一个“割喉”的姿势,赵玥冷笑出声来:“在京城杀顾楚生?你知道他有多少人埋在华京?”

    “他要是真的反了,”赵玥神色冷峻:“谁杀谁,还指不定呢。”

    “那陛下……这是忍了?”

    张辉有些犹豫,赵玥没说话,许久后,他慢慢笑起来:“忍了?”

    他眼中露出嗜血的凶狠来:“朕这辈子忍了多少事,朕如今都要死了,还要忍他们?他们不是在意这大楚、这天下、这百姓吗?”

    赵玥觉得血气翻涌,他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道:“朕不好过,他们谁都别想好过!他们觉得朕如今很坏?哈,”赵玥笑出声来:“朕就让他们看看,人能坏成什么样子!张辉,你吩咐下去,”赵玥招了招手,将张辉召回到身侧,小声道:“让江白的士兵,将瘟疫的尸体全部抛尸在河里。”

    “陛下?!”

    张辉惊恐出声:“您这是……您这是……”

    “怎么,张辉,”赵玥笑着靠到靠椅上:“你也觉得朕荒唐了?”

    “陛下……”

    张辉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赵玥一手撑着头,笑着道:“那朕还想做另一件事呢,你再派人,去北狄,告诉苏查,朕与他里应外合,夹击白州,再从青州单独给他顺出一条道来,让路与他直取华京,送他燕州。再告诉陈国,同样的话,让他夹击洛州。这大楚江山,任何一个国家,他们打得下来的,朕全签下盟约让给他们!他们如今缺粮朕给粮,他们缺兵朕给兵,朕只有一个要求,”赵玥微笑起来:“把卫韫、宋世澜、楚临阳这些乱臣贼子,全给朕碎尸万段!”

    “陛下……”

    张辉颤动着唇:“您疯了……”

    “朕疯了?”赵玥听到这话,大笑出声:“对啊,朕疯了,可那又怎么样?!”

    赵玥站起来,摔袖在身后,怒道:“朕疯了,朕也是这大楚的帝王!朕是他们逼的!年少时候这天下都欺辱朕,朕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当上一个皇帝,他们又要这样处心积虑反了朕。朕做错什么了?朕废了这样大的力气,做了这么多牺牲,好不容易登上皇位,朕为长公主修个摘星楼怎么了?朕苛捐重税,难道不是为了防着他们?他们没有反心,朕需要这样防备吗?!朕是天子,是君主,他们是臣!是奴才!他们却这样逼朕……”

    赵玥声音慢慢低下来:“他们想杀朕,便也罢了……他们还想挑拨唯一对朕好的人来杀朕……这天下已经把朕所有拥有的都夺去了,连朕如今唯一的、最重要的长公主,他们都想抢,你说,”赵玥抬眼看向张辉:“朕做这些,朕错了吗?”

    “他们这样对朕,还容不得朕报复吗?!从他们逼朕那一天,他们就当知道,自己得付出什么代价!”

    张辉没说话,赵玥平静看着他:“张辉,你若不愿意,朕不逼你,走就是了,你侍奉了朕多年,朕不会对你做什么。”

    说完,赵玥转过身去,没看张辉,然而过了许久后,他听见身后传来张辉的声音:“属下领命。”

    赵玥闭上眼睛,深深舒了一口气。

    他摆了摆手:“将楚瑜送走,去接娘娘,然后派人把顾府围了。”

    张辉走下去,带着人去了地牢。去地牢的时候,楚瑜正迷迷糊糊还在睡觉。地牢里不分白天黑夜,她基本上也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张辉看着她,没好脸道:“出来,跟着。”

    楚瑜心里稍定,便知道不是卫韫就是顾楚生将她救出来了。

    她笑着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道:“张公公亲自来接,楚瑜真是惶恐啊。”

    张辉没有理会她,领着楚瑜出去,将楚瑜绑好之后,送上了马车,楚瑜在马车上数着数,数了约有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下来,然后听见张辉道:“下来。”

    说着,楚瑜便感觉面前帘子被人揭开,她抬眼去,便看见顾楚生站在马车外,他面色平静,对她的出现没有丝毫意外,楚瑜倒是愣了愣,随后高兴出声来:“顾楚生?”

    顾楚生轻轻笑了笑,他伸出自己书生气的手来,温和道:“我来接你了,下来吧,走慢些。”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琅琊榜作者:海宴 4庆余年作者:猫腻 5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