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凤陵城里没有粮食。

    然而皇帝却还是将她派了过来。她本来还想, 皇帝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让一个女子为将, 如今想来, 他哪里是要她当将领?真正当主帅的是张云, 她不过就是一面旗子, 立在凤陵, 吸引卫楚两家来救。

    就算卫楚两家不来, 也是让这两万人以命拖住凤陵。至于凤陵中那些费尽心机造出来的东西?

    本来北狄也没打算让大楚拿到,所以凤陵连着几次传递消息都传不出去,北狄根本就是在拖着时间, 凤陵求援的时间段里,虽然北狄没有进攻凤陵,却是一直在调兵过来。

    既然大楚拿不到, 便干脆在战火里付诸一炬。

    楚瑜深吸了一口气, 转头看向刘荣:“陛下给你们下了死令对吧?”

    刘荣微微一愣,楚瑜却是了然:“若是城破, 你们都不会活下来, 对吗?”

    刘荣沉默不言, 青衣男子却是开口道:“若刀不为我大楚所用, 便宁愿毁了, 也不能留给他人。”

    所以上一辈子,凤陵城中没有一个活人。

    所以上一辈子, 凤陵城城内大多被付之一炬。

    楚瑜看着他们,平静道:“没想过投降吗?北狄是冲着你们手里的东西来的, 若是降了, 以你们的能力,在北狄也会受到礼遇。”

    “你要投降?!”刘荣激动出声来,随后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你可知我建凤陵城费了多少心思?你这女人……”

    “我等若是降了,大楚何如?”

    那青衣人却是十分镇定:“如今陛下昏庸多谋算,将士被逼着以政治手腕四处抗衡,君不君,臣不臣,北狄区区二十万铁骑,不足半年拿下半壁江山,我凤陵若再有失,大楚当真是要亡国了吗?”

    青衣人抬眼,目光里带着隐隐激动:“我等在此隐姓埋名十几年,难道就是为了看着这国家亡于我等手中?”

    “我明白了。”

    楚瑜点了点头,她退了一步,展袖躬身:“方才楚某多有冒犯,望大人海涵,两位大人放心,”楚瑜抬起头来,认真道:“楚瑜必以身护此城,城在人在,”说着,她一字一句,说得格外坚定:“城亡人亡。”

    “夫人放心,我等也会拼尽全力帮助夫人。”刘荣连忙出声,扶着楚瑜直起身来,楚瑜转头看向旁边青衣男子:“敢问大人贵姓?”

    “韩。”对方淡然出声:“韩秀。”

    楚瑜愣了愣,旋即立刻道:“贵夫人是否姓李?”

    对方目光微微闪动,点了点头。

    “贵夫人……”

    “方才我看见了。”韩秀平静开口,声音中带了些沙哑:“我四个孩子都进城了,她不在,必然是不在了。”

    楚瑜一时不知如何言语,韩秀转身道:“北狄准备后应该很快会第二波攻城,张将军说您是此战主帅,就请您准备吧。”

    说完,韩秀便往外走去。刘荣上前打圆场:“他平日就是这脾气,您不要介意。”

    “无妨。”

    楚瑜摇头道:“劳烦大人如今将城中人口和粮食清点给我,我让军中去清点马匹,如今我等可能要苦守一阵子,关键时刻只能以战马为食了。”

    或许不仅是一阵子,而是很长时间。

    楚瑜没有多说出来。

    上辈子楚临阳守了三个月。如今局势虽然不一样,但明显对于楚家和卫家来说,如今来救凤陵并不是明智之举。

    “还有,城中水源是从哪里来?”

    “这个您放心,”刘荣点头道:“凤陵城都是天水和地下水,山下河流从山上往下走。”

    楚瑜应声,同刘荣将所有地方都熟悉了一遍后,韩秀来给她说明了风陵山几道防线。

    作为军事重地,风陵山防守做得极好,楚瑜带着兵马连夜熟悉了风陵山各种防卫器具,不由得有些惊叹道:“这样多的好东西,韩大人为何不让军部知晓?”

    “造价成本太高,知道也没用。”

    韩秀平淡出声:“而且对比北狄,大楚本就擅长守城,这么多年来,北狄也就只是打秋风而已。”

    楚瑜皱了皱眉,她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如果说这么久以来凤陵城所造出的东西都是这些华而不实、无法普及的东西,皇帝还如此看重凤陵吗?

    北狄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北狄一定知道凤陵城里有什么。

    然而韩秀不说,楚瑜便知道韩秀不会回答他。归根到底,虽然目前在一条战线,韩秀始终是淳德帝的人。

    两人各怀心思,韩秀带着楚瑜熟悉了凤陵山后,楚瑜终于去歇下。

    睡下不过一个时辰,风陵山便响起了号角之声。

    北狄第二次攻城!

    这次双方都修整好,楚瑜翻身提剑,便冲出房中。领着晚月长月一路冲下山去。

    刘荣站在城楼上看整个局势,韩秀在后排指挥着城里士兵操纵着机关,楚瑜带着士兵守在第一线。韩秀先射第一波箭雨,北狄人太多,残留上来的人冲上来,再面对铺好了钉子和荆棘的第二波机关。再往前就来到风陵山前,对上楚瑜等人。

    他们用沙袋建立了垒,做出一个简易城墙,保护后排的射手,而后楚瑜这批人就冲上去,肉身贴肉身砍杀。

    人一波一波涌上来,楚瑜自己也不知道是厮杀了多久,从清晨第一缕阳光落下,一直到夜色降临,楚瑜一直冲在前线之上,战鼓声不停,战场之上,闻鼓声退则战,闻金声不往前。

    不能退,不能退。

    楚瑜杀得神智麻木,身边人一波一波换下去,又一波一波冲上来。

    一个士兵倒在她脚下,楚瑜一剑逼退冲上来的敌军,提着人往后疾退,就扔到身后沙垒之后,一双素手接住人,楚瑜抬头一看,见楚锦穿着士兵的衣服,她面上带着血,神色坚毅,朝她点了点头,就接住士兵,快速抽出布条绑上士兵伤口。

    楚瑜只是这么一愣神,便迅速回了前线。

    生死之前,不问前尘。

    疆场之上,不计得失。

    北狄明显是想强攻打完这一仗,他们人多兵强,而楚瑜等人则据天险而立,一时之间,打得难舍难分,北狄强攻两天两夜,未能往前寸土。

    如此一来,北狄士气大减。第三日前夜,北狄终于停下,暂做修整。楚瑜杀得眼前一片血红,提着刀坐在北狄不远处,盯着士兵虎视眈眈。

    她的剑早就砍断了,在战场上捡了什么兵器用什么,头发用发带高束,银白色轻甲在夜色里泛着凉意。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北狄,仿若某种野兽和猎物对峙,北狄人不敢对上她的目光,她杀得太过凶狠,如今北狄人看见她就觉得胆寒。

    刘荣提了壶酒上去给她醒神,蹲在她身边,苦着脸小声道:“再这么打下去撑不住了,士兵都累了。”

    “我知道。”

    楚瑜舔了舔干裂的唇,喝了一口酒。

    “你别担心,至多后日,他们就会退兵。”

    “你如何知道?”

    刘荣有些诧异,楚瑜沉默了片刻。她又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

    她如何不知道?

    皇帝如今就等着楚家或者卫家来救她,卫韫只要知道凤陵的情况,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过来。

    凤陵城距离华京两天的距离,如果卫韫知道消息,算一算,也该来了。

    楚瑜闭上眼睛,那酒有点苦。

    也就着时候,北狄的军号声突然响起来!楚瑜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北狄兵马如潮水一般退去。

    “退兵了……”

    刘荣声音里有些颤抖,楚瑜站起身来,她毫不犹豫,足尖一点,便迅速跳到树顶之上,看着向远处。

    只见远处有一队人马,白衣银甲,高抗军旗,大大的写着一个“卫”字。

    他们朝着凤陵城冲过来,北狄军马则是朝着他们涌过去。

    他们排成一个尖头阵,阵前一少年,手握□□,气势如虹,一路破开军潮,带着身后轻骑朝着凤陵城狂奔而来。

    他们身后还带着追兵,身前全是敌军,仿佛是被海水包围的小船,在浪中疾驰。

    楚瑜远远看着,身子微微颤抖。

    北狄不是退兵,那分明是去拦截援军!

    来的人军队人不多,他们本可以转身离开,却还是朝着楚瑜来了。

    楚瑜目光落在为首之人身上,他越来越近,隔着千万人马,楚瑜甚至可以看到少年抬起头来,目光落到她身上,然而扬眉笑开。

    “整军……”楚瑜提声:“整军接应!”

    “夫人!”

    刘荣惊诧出声:“人太多了,我们救不了的。”

    “还能站起来的儿郎且起身来!”

    楚瑜扬声:“如今援军已到,且随我杀去!”

    大喊出声之后,楚瑜一马当先,率先冲了出去,长月晚月完全没有思考,便跟着冲了出去。而后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打了这么两天,许多人早已习惯跟在楚瑜身后。

    而这时楚锦正在城墙上包扎好一个士兵的伤口,她站起身来,看见那陆陆续续带人冲出去的身影,而韩秀站在城楼之上,白色面具下看不出喜怒。

    那身影带着人陷入军中,韩秀仍旧不动声色,楚锦咬了咬牙,突然冲向了战鼓,握住战鼓,猛地敲出声来。

    “你做什么!”

    站在旁边的将士惊诧出声,想去拉楚锦,韩秀却突然抬手,平静道:“由她去。”

    战鼓的鼓槌很重,同楚锦过往弹过的琴截然不同,她扬声击打在鼓面之上,还在前线的将士随着鼓声站起来,追随着楚瑜冲了出去。

    鼓声激昂高亢,震得人心头热血翻滚,北狄军队战了两天,面对凤陵城种种诡异的武器和士兵不要命的打法,早就被磨掉士气,此刻听得身后战鼓声响,杀声震天,一时不由得乱了阵脚。

    而前方卫韫带的军队皆乃精锐之师,于是楚瑜和卫韫中间的北狄兵顿时乱起来,开始四处逃散。

    一旦兵马开始溃逃,便不成气候,卫韫瞬间失了阻力,他抬头看去,便见女子朝他驾马而来。

    哪怕她面容上染血发髻凌乱,神色却都明亮璀璨,如月色于夜,雨后天光。

    她破千军万马朝他奔来,那一刻卫韫骤然觉得,天地似乎都失去颜色,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她成为世上最亮的色彩,马蹄仿佛是踏在他心上,震出惊天巨响。

    他向来知道她美丽,却是在这战场之上,才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人真正动人无双!

    她的马与他擦身而过,留下一句:“我断后!”之后,便冲向前方。

    卫韫抿了抿唇,压住笑意,给自己队伍开路,一路冲向凤陵山。

    卫韫的军队人不算多,动作极快,没有多久就安稳进入了风陵山,而这时楚瑜也带着人打了个转折回来。

    北狄人太多,逃跑的和追人混在一起,早就乱了起来,如果不是风陵山内如今也没多少还能用的兵力,此刻是最佳追击时间。

    楚瑜颇有些遗憾看了战场一眼,便听旁边有人声笑道:“别看了,你若再追,便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楚瑜转过头去,看见卫韫含笑立在她边上。

    他似乎从见到她那一刻开始笑意就没听过,楚瑜突然意识到自己两天没洗澡,身上全是血和汗混在一起的臭味。而卫韫则好上很多,他没有怎么正面交锋,身上虽然沾染了血迹,但是发冠未乱,面上血迹也已经被擦干净,看上去仍旧是翩翩儿郎。

    第一次这样狼狈和卫韫见面,楚瑜莫名其妙生出几分不好意思。她轻咳了一声道:“先上山去,我有话同你说。”

    “嗯。”

    卫韫点了点头,转身同楚瑜一起往山上去。这时候楚瑜才注意到有大袋大袋粮食放在“木梯”旁边,刘荣正神色激动指挥着人往木梯上送着堆着粮食。

    楚瑜睁大眼,回头看向卫韫道:“这粮食哪里来的?!”

    “我劫了苏查的粮草,”卫韫说得轻描淡写,楚瑜却知其中艰险,惊诧看着卫韫,听他平静道:“所以苏查就让人追着我一路来了。我见无处可躲,干脆躲进凤陵来。”

    楚瑜一时都不知道当骂不当骂,看见少年满脸无所谓的样子,憋了半天道:“你劫他粮草做什么?你烧了不就好了吗?!”

    卫韫没说话,低下头去。

    楚瑜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卫韫不至于这都没想到吧?

    然而卫韫却无法将话说出来。

    他早到了一天,按计划,他人数不多,的确是烧了粮草会更好。然而他远远看着楚瑜被困,远远看着风陵山和北狄这样血拼,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

    他想陪到楚瑜身边去,想陪同她一起守城。他知道皇帝的意思,无非就是让卫家牵制北狄主力,让姚勇攻打北狄后方。最后姚勇再来打北狄,彻底赢了这一场。

    如此一来,既守住了江山,又保证了皇权不倒。

    只是所有亏都是卫家吃,功劳都是姚勇占,如今皇帝绑了柳雪阳,又送楚瑜来送死,可见在皇帝心里,他如今已与乱臣贼子无意,若让姚勇拿到首功击退北狄,战后清算,他怕是凌迟都不够泄皇帝心中之愤。

    然而他还是太年少。

    做不到作壁上观,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楚瑜一人厮杀于疆场。他太想与她并肩而战,甚至于挡在她前方,为她顶天立地,为她开疆拓土。

    于是他干脆劫了苏查粮草来到凤陵城。

    守城就守城吧。

    有时想想,若能死在楚瑜身边,其实也是无妨。

    然而这些话他不敢说,连日征战让他脑子一片麻木,他甚至无法去思量,所谓死在她身边也无妨,是怎样的情绪。

    他只是跟在楚瑜身边,感觉内心一篇安定。

    楚瑜见他不语,思索他毕竟年少,有失误也是正常。笑了笑道:“无妨了,你带了粮草过来,已是很好。先上去,我们再定下一步。”

    卫韫点点头,同楚瑜来到山上。

    楚瑜刚一入城,便看见楚锦站在她面前。

    她眼里带了担心,却又止在唇齿间。

    楚瑜骤然想起战场上这个姑娘接过士兵那坚毅的眼神,楚瑜笑了笑:“阿锦。”

    “姐姐……”楚锦打量着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楚瑜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挺好的,你别担心。”

    “那就好。”

    楚锦舒了口气,楚瑜看着她的神色,温和笑开:“阿锦长大了。”

    她自己也长大了。

    当她发现,自己此刻看着楚锦,能够平和温柔,甚至带着那么几分欣赏的时候,她便意识到,成长来得悄无声息。

    卫韫一直静静看着她,目光没有挪过片刻。他走在楚瑜身旁,看着她和城里一路打着招呼进去,然后带他来到她的住所。

    长月晚月提前过来给她准备了洗澡用的水,因为节省物资,楚瑜用的是冷水,她随意冲刷了一下,洗得很快。卫韫就等在外面,没了多久,看见楚瑜裹了袍子出来,坐在他身边来。

    战时吃东西都很紧,此刻终于停下来,楚瑜和卫韫慢慢吃着东西,开始说话。

    楚瑜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同卫韫说了一遍,卫韫将京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楚瑜皱起眉头:“你说顾楚生对你说的?你都不知道的消息,他怎么知道的?”

    楚瑜心中划过一次寒意,然而太久没有休息,她的脑子还有些迟钝,没多想什么,就听卫韫道:“他说是长公主说的。”

    如果是长公主知道,那也就不奇怪了。

    楚瑜点点头,没有多问,吃着东西道:“那他去说服人打天守关,你现在困在凤陵,你打算做什么?”

    卫韫没说话,他慢慢道:“到时候你哥应该会随机应变……”

    听到这样没章法的话,楚瑜叹了口气,放下碗道:“别说孩子话了,寻个机会,你带着人马,我送你出城去。”

    卫韫抿紧唇:“你能送我出城,何不同我一起出城?”

    “这便是我要同你说的了。”

    楚瑜放下碗,看着卫韫:“我……”

    “你先别说这些。”

    卫韫打断她:“你先睡一觉,睡好了,想好了,再同我说。”

    楚瑜听到这话,看着少年抿紧唇,她有些无奈,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卫韫终于道:“先让我再陪你一天。”

    从见到她那一刻到现在,是这些日子,他觉得最安心的时候。

    他贪慕这份温柔,想在此刻,再多停留一会儿。

    楚瑜听着,觉得这话真是孩子气极了,却涌出一股暖意来。

    楚临阳和楚建昌不擅长表达感情,这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这样直白对她表达过关心。她知道卫韫对她的依赖,这样的依赖和关爱她放在心里,便想进一步回报他。

    她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只是叹口气道:“那吃了饭,先睡吧。”

    楚瑜吃了最后一口饭,放下饭碗。而后她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同卫韫道:“你吃完自己找地方休息,我先睡了。”

    说着,楚瑜便拐进房间里,直接倒了下去。

    卫韫坐在外间,慢慢吃饭。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吃饭动作就变得格外缓慢。吃了好久,他听见里面呼吸平缓下来,他才放下碗筷。

    他就坐在大堂里,听着她的呼吸声,竟就觉得这里是最好的歇息之处。

    他一直坐到半夜,竟就这么倒在蒲团上睡了过去。长月晚月都睡了,其他人不敢打扰卫韫,反而是拿了毯子过来,收了餐桌,让卫韫就这么睡在地板上。

    楚瑜一觉睡到接近天明,她迷糊着走出来,就看见睡在地上的卫韫。

    楚瑜微微一愣,她忙上前过来,入眼就看到卫韫的睡颜。

    正是介于成年与少年的容颜,俊朗中带着些稚气,他睫毛极长,显得眼睛色彩对比极为鲜明,哪怕没上任何颜色,都让人觉得有那么几分艳丽风流。

    未来的卫韫,曾被评为当世第一貌美。楚瑜一贯知道他生得好,却是在这一刻才被这样的美貌惊住,她呆愣了片刻,心跳竟是不自觉快了几分。

    她被惊得慌忙退了一步,随后又觉得好笑。她竟是被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容貌给震住了,她又蹲下去,推了推卫韫,小声道:“小七?”

    卫韫闻得她声音,迷迷糊糊睁开眼来。

    他应该也是累得太过了,想也是,华京和凤陵的路程,他竟是昨天就到了,应是不眠不休赶过来,来了就劫了粮草打过来,睡得怕是比她还少。

    楚瑜有几分心疼,看见卫韫摇着头撑着自己清醒起来,慢慢道:“嫂嫂对不住,我昨日太困了些……”

    “赶紧去睡吧。”

    楚瑜挥了挥手,催促他去休息。卫韫点了点头,到了门前,却是道:“嫂嫂可知我住哪儿?”

    楚瑜愣了愣,看向下人:“刘大人未曾安排吗?”

    侍女露出尴尬神色来,楚瑜顿时明白,一场大战下来,刘荣怕是忙疯了,安排客房这种小事,估计以为她会做。

    此刻怕是客房都没收拾好。

    楚瑜有些无奈,看着卫韫眼下发青,她挥了挥手道:“你先去我屋里睡着吧。”

    卫韫脑子有些蒙,楚瑜起身道:“别嫌弃,将就着睡完,我让人去收拾房给你。”

    卫韫木木的,他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不该去。

    然而他最后终究还是躺上那张床上去,床上还带着楚瑜的味道,是他记忆里的兰花香。

    他躺在床上,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猛地起身,掀开被子下去,急促出了房中,询问了卫秋的房间后,赶紧走到卫秋房中去,挤上卫秋那张硬榻。

    楚瑜回来时卫韫已经走了,她有些奇怪道:“人呢?”

    侍女们摇了摇头,只是道:“小侯爷突然起身就走了。”

    楚瑜有些茫然,让人去找,却道卫韫在卫秋那里睡下了。

    楚瑜想了想,卫韫这个人果然是比她守规矩太多。

    等到天彻底亮起来,卫韫总算是醒了。

    楚瑜听刘荣在报伤亡人数和城中剩余物资,没了一会儿,卫韫便走了进来。

    楚瑜邀请他进来,在刘荣这里将城里情况摸清楚以后,笑眯眯看着卫韫道:“昨天不能说,今天可以和你商议后面的事儿了吧?”

    睡了一夜,人也冷静了很多,卫韫点了点头,发出一声“嗯。”

    “我是这样想。”

    侍女端着粥进来,放在桌前,如今城中严格控粮,浓粥已算奢侈。楚瑜喝着粥道:“凤陵城中必然有什么是苏查一定要拿到的,他下一次再攻城,一定会铆足了劲儿。我们让几步,他看我们退后,一定会拼命往我这边进攻,你就趁机带着兵马出城离开,回华京去。你不要出兵帮我,我死守这里牵制苏查。以顾楚生的能耐,一定能说服北皇攻打天守关,到时候我这边压力会小很多,你就按照原本计划进行,守住天守关逼着陛下斩了姚勇后,再来救我。”

    卫韫没说话,他垂眸看粥,楚瑜休息了一晚,兴致很高:“凤陵城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粮草不足,你带了粮食进来,我们还有战马,守一个月绰绰有余,你就放心吧。”

    卫韫还是不语,楚瑜犹豫道:“你还有什么担心?凤陵城的防守兵具你也看到了……”

    “我还有什么担心?”

    卫韫抬起头来,静静看着楚瑜:“你说我还有什么担心?”

    楚瑜微微一愣,这话说得太直白,便是迟钝如楚瑜,也体会出那么几分不对来。

    而卫韫只盯着她道:“你要守凤陵,你能守几日?你守太狠,苏查会退兵,所以你得适当的让。你让多了,他攻下城,又要如何?而且你拖着他,等北狄在战场上战败,苏查并将愤怒放在你身上,到时候倾尽全力攻城,你又怎么办?!”

    “你要以两万人马拖住北狄主力,你当苏查是吃素的吗?!”

    楚瑜听着卫韫分析,他说的她何尝不知道?

    “可是你又能怎么办?”

    楚瑜静静看着她:“小七,你要是陪我守在这里,陛下的目的就尽到了。你做的一切,都是为姚勇做嫁衣。你让宋世澜和我哥不迎敌,不就是为了天守关破以后,逼着皇帝处置姚勇,给你帅印吗?可你现在在这里,卫家军在这里,姚勇就可以在后面大大方方扫了北狄残兵。战事一旦结束,就是你的死期,也是我的死期。”

    “你来这里,已是不该。你还要留在这里,难道不是意气用事?这天下,你还要不要?”

    “那你要我怎么办?!”

    卫韫猛地提了声音,抬头看她,他像一只被激怒的小兽,红着眼,又凶又狠:“看着你被围在这里,死在这里吗?!我不来救你,还有谁来?”

    “天下重要,”卫韫沙哑出声:“你不重要?”

    这话出来,楚瑜便呆住了。一丝微妙浮现出来,卫韫扭过头去,沙哑着声道:“我陪你守住凤陵,等姚勇打过来,我们就跑。”

    “胡闹。”

    楚瑜忍不住笑了,知道卫韫说的是气话,叹了口气道:“先将韩秀请来,我先搞明白,这凤陵城到底值不值得苏查如此攻打。”

    说着,楚瑜便让人召了韩秀过来。

    韩秀进来时,手里拉了个十岁的少年。此刻他换了衣服,楚瑜却仍旧认出来,这是护着楚锦同她争执的一个少年。

    少年恭恭敬敬拜见了楚瑜,随后坐到一边,韩秀向卫韫行了个礼,随后和楚瑜互相行礼之后道:“卫大夫人让我过来,不知道是所谓何事?”

    “我想要城里所有武器的名册。”

    楚瑜直接开口:“城里你们研制的所有东西,我想都了解清楚。我想知道苏查对此城势在必得到了什么程度?”

    听到这话,韩秀喝着茶,点头道:“夫人稍等,我下午就送过来。”

    楚瑜应声,转头看向韩秀身边的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草民韩闵。”

    少年听到楚瑜问他,转过身来,正对楚瑜方向,恭恭敬敬回答。

    楚瑜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卫韫转头看了楚瑜身上,目光落到韩闵身上,带了几分冷意。

    等韩秀和韩闵走出去后,卫韫慢慢道:“我发现,嫂嫂似乎对于少年人,格外有耐心。”

    “嗯,”楚瑜笑着道:“我喜欢少年人,觉得有朝气。”

    说完这话,楚瑜便察觉失言,她也不过十六岁,哪里又能说什么朝气不朝气?她轻咳了一声,赶忙道:“而且少年人,长得好看。”

    卫韫没说话,楚瑜站起身道:“我去做其他事儿了,你点一下你带过来的人损伤如何吧。”

    说着,楚瑜往外走去,卫韫却是突然道:“可他不够好看。”

    楚瑜愣了愣,回过头去,看见卫韫僵着身子,目光直直看着前方:“我不觉得韩闵多好看。”

    听到这话,楚瑜“噗嗤”笑出声来,笑弯了眼道:“是是是,我们小七最好看。”

    卫韫抿了抿唇,没有说话,等她走了之后,卫韫露出些茫然来。

    卫夏走进来,恭敬道:“小侯爷,要去看一看将士吗?”

    “嗯。”

    卫韫应声,慢慢站起来,走在长廊里,卫韫突然开口:“卫夏。”

    “嗯?”

    “我不喜欢嫂嫂夸其他少年人。”他神色茫然:“我是不是不对?”

    卫夏面露尴尬之色,卫韫转头看向卫夏,抿着唇道:“我为什么会这样?”

    卫夏答不上来,也不敢答,只能轻咳声道:“小侯爷您别想了,要做的事儿可多着呢。”

    卫韫在清点了自己的人马,他没有正面交战,只是往战场过了一道,兵马折损得不算严重。然而因为人多,卫韫又点得仔细,等弄完的时候,也是到夜里了。

    卫韫回到府中就往楚瑜房间奔过去,刚进门,便看见楚瑜正在翻着下午韩秀送给她的册子。

    她皱着眉头,卫韫便知道她有疑惑,走过去道:“嫂嫂可是有何疑虑?”

    “嗯。”楚瑜点了点头,扔了一本册子过去给卫韫,皱眉道:“韩秀给我这册子里的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儿的改进,要不就是造价成本太高,根本不适合普及。你说就这么些东西,值得苏查这么打吗?”

    “他不可能给你知道关键东西。”

    卫韫看都不看,直接道:“苏查肯定是皇帝引来的,他花了大价钱建了风陵山,不会将风陵山拱手让给北狄。他必然是给韩秀下了死令,一旦城破,韩秀不会活下来。”

    卫韫嘲讽道:“一个能接陛下死令的人,怎么可能把关键东西给你?虽然此刻你护着他,可你毕竟是卫家大夫人,东西到了你手里,也就是到了我手里。他怎么可能给你?”

    楚瑜皱着眉,韩秀不肯配合,她就不能知道自己牵制苏查的办法能不能实施,又能实施到什么程度?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道:“卫大夫人可在?”

    听到这个声音楚瑜和卫韫对视一眼,卫韫站起身来,躲到屏风后面,楚瑜抬手道:“请。”

    说话间,却是韩闵走了进来。

    他进来先是恭敬向楚瑜行了个礼,随后道:“小民偷跑前来,不能耽搁太多,若有失礼,还望大夫人见谅。今夜来寻大夫人,便是想问大夫人,可是想知道北狄之所以围攻凤陵城,为的是什么。”

    “你知道?”

    楚瑜不敢小觑面前这个少年,对方虽然只有十岁,但言语间全然没有半点忐忑惶恐,反而是从容点头道:“知道。”

    “我父亲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研制了一种叫火/药的东西。”

    韩闵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筒状模样的东西。楚瑜有些好奇,韩闵道:“这是威力最小的一种,夫人且看。”

    说着,韩闵便站起身来,拿了一根蜡烛,走到庭院中,遣退众人后,他举起烛火,点在了那东西的引线上,然后往庭院一扔。

    片刻后,庭院轰然作响,火光大作,不过顷刻之间,整个院落就被夷为平地。

    楚瑜呆呆看着这东西,韩闵转过身来:“这是平日他们用来调试配方的分量,实际用在战场上的,威力大概是这个火/药数倍乃至数十倍不止。我想,北狄如今前来,为的大概就是这个。”

    “这个东西,”楚瑜终于明白了这个东西可怕之处,也明白了这东西在战场的价值:“若是批量生产,可昂贵?”

    “如今我父亲已将成本价格控制得极低,完全可批量生产用于战场。”

    韩闵说得平静,楚瑜眼中带着冷意:“那凤陵城中,此刻有多少?”

    “您是打算用凤陵做引子,牵制整个战场是吗?”

    韩闵神色在火光下十分冷静,完全不像一个十岁的孩子。楚瑜没说话,韩闵慢慢笑开。

    “很多很多,我想,足够你用来牵制主力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六十二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4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5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