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等到第二日, 宫里便来人接她。她换上紫色绘玉兰的华丽外衫, 梳上妇人发髻, 上了宫里来的轿子。轿子摇摇摆摆, 到了宫门前时, 楚瑜便看见顾楚生立在那里, 绛红色官袍长身而立, 见她轿子停下来,顾楚生停下来,等楚瑜下轿时, 他微微躬身,楚瑜便将手放在顾楚生摊开的手掌上。

    以往她对顾楚生一贯敬而远之,然而今日的局面, 她却是离顾楚生越近越好。她伸出这手, 便是给赵玥以及暗中所有有心人看着,他们就算顾忌顾楚生, 也会稍有收敛。

    果不其然, 在她手伸出去的瞬间, 周边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 楚瑜面色不动。顾楚生垂下眼眸, 不敢看自己手中那白玉雕刻的纤纤素手,压制住自己心情, 小声道:“宫里我都打点好,你不要落单, 我会时刻照看着你。”

    楚瑜点点头, 没有多话。顾楚生轻轻收手,将那柔软的手包裹在自己手里。

    楚瑜抬眼看她,神色冷漠,顾楚生撑着自己艰难笑起来:“为你做这样多,还不容我收点利息?”

    他嘴上说得厉害,然而触及楚瑜的眼神,他其实内心颤得不行,他怕极了楚瑜这样冷漠的眼神,总觉得对方再多说一句,就能让他溃不成军。

    然而楚瑜今日并不想要顾楚生败退下去,她沉默着没说话,轻轻一笑,转过头去。

    那笑容里带了嘲讽,顾楚生握紧她的手,转身往宫里走去。

    “明日我会上门提亲,你也不用准备太多,一切我会操办。”

    听到这话,楚瑜终于开口:“谁允你提亲上门的?”

    顾楚生转头看她,眼里带了苦涩:”阿瑜,你如今既已经低头,又何必同我绕弯子?卫家在华京,能帮你们的,这华京之内只有我。”

    楚瑜收了声音,过了许久,她声音飘忽:“顾楚生你知道吗,其实你不爱我,你只是因为没有得到,所以一直执着。”

    就像上辈子他执着于楚锦,她重生后,被爱后,也慢慢明白,当年的顾楚生并不爱楚锦,那不过只是他年少一个执念,他挂念太多年,所以一回华京,他就立刻娶了楚锦。

    这辈子他没得到过她,所以执着于她。如果得到了,大概也就不会有这样多的事端。

    楚瑜转头看了顾楚生一眼,男子瞧着她轻轻笑了,神色里带着苍凉和疲惫。

    “阿瑜,我爱不爱你,我比谁都清楚。”

    楚瑜不再多说,有那么瞬间她会想,她重生而来,顾楚生是不是也回来了。只是这样一想她就觉得可笑,顾楚生厌恶她一辈子,她到死,顾楚生都没给过她一句好言好语,如果顾楚生真的回来了,大概也是能跑多远跑多远,绝对不会和她再有牵扯才对。

    被上辈子的她缠着,的确也不是一件让人觉得愉悦之事。

    两人一起牵着手到了大殿,无视于所有人投来的目光,顾楚生吩咐了人将他与楚瑜的小桌并在一处,楚瑜神色淡漠,周边人窃窃私语。两人方才落座,一个身着素纱,带着面纱的女子便走到小桌前来,楚瑜抬起头,便看见楚锦紧皱着的眉头。

    她身后还站着一个少年,那少年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模样,头发单独扎起来,一身劲装,看上去干净利落。

    楚瑜认出来,那正是当年楚锦在凤陵城救下的少年韩闵,如今回了华京,韩秀到她手下继续研制兵器,韩闵则跟着楚锦,当了楚锦身边的小厮。听闻韩秀几次上楚家讨要人,但韩闵却坚持宁愿在楚锦身边当个侍卫,也不会回去。韩秀无奈之下,每年过年都是到楚家同韩闵、楚锦以及其他楚家人一起过的。

    “姐姐。”楚锦出声,眼里全是担忧。楚瑜愣了愣,随后笑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楚锦毁容后,就几乎不出门了,更不要提这样盛大的宫宴。楚瑜心念一动,大约知道楚锦是来做什么,眼里带了几分暖意:“回去吧,好好玩自个儿的,我会照顾好自己。”

    “姐姐,”楚锦轻叹一声:“我与你同桌吧。”

    听到这话,顾楚生终于抬起头来,他淡淡扫了一眼楚锦,楚锦于他而言,犹若蝼蚁,上辈子楚锦在与顾颜青的妻子争夺家中中馈时,被儿媳收集了证据,将她这辈子干过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捅了出来,上交官府。朝廷舆论纷纷,对他名声不利,于是他将她休回楚家。可那时楚家早已不复存在,楚临阳战死之后,楚家一蹶不振,二十年后,楚家只有一个不成器的楚临西苦苦支撑,楚锦嫁回去后不久,就被楚临西的夫人姚桃赶出来,流落民间。

    等他再见她时,她满身秽物,容行不堪,他也就是抬起轿帘看了一眼,再没多说。

    等他死前三年,他闻得她死讯,听闻是用自己年少时一直留到最后的金簪,自杀于自己残破的家中。

    那时候他想,不知道楚锦会不会后悔,她死之前,有没有想过自己那位待她掏心掏肺的姐姐。

    上辈子便如此薄情,更罔论如今?只是楚瑜这辈子与楚锦交好,顾楚生给了个薄面,淡道:“楚二小姐,你的位置在那边。”

    “顾大人,”楚锦暗中捏着拳头:“我姐姐,如今无论如何都是卫家大夫人,您……”

    “她很快会成为顾家大夫人。”

    顾楚生不喜欢那个称呼,他瞧着她,平静道:“你继续叫她姐姐便是。”

    “退下吧。”楚瑜不愿意两人争执,同韩闵道:“带着二小姐下去。”

    韩闵面露犹豫,终于还是道:“姐姐……”

    然而话刚出口,楚锦便上前去,直接坐在了楚瑜身侧,神色从容:“我陪着姐姐。”

    楚瑜皱眉:“胡闹,你名声还要不要了?!”

    楚锦垂下眼眸,沙哑出声:“我如今的样子,要名声还能做什么?我已听说卫家的情况,今日宫宴怕是鸿门宴,我在这里……”

    “既然知道是鸿门宴,你在又能做什么?”楚瑜有些无奈:“回去吧。”

    “我不放心,”楚锦摇摇头:“我在,总多一份照看。”

    楚瑜见劝不住,便转头看向顾楚生:“我与她同桌吧。”

    顾楚生目光扫了楚锦一眼,见楚锦冷冷与他对视,他心知楚瑜疼妹妹,便道:“行吧,姐夫让你一次。”

    “你……”楚锦怒而上前,被楚瑜一把拉住,楚瑜神色不变,带着楚锦起身,同楚锦一起坐到了自己本该坐的位置上。两人落座后,楚锦握着楚瑜的手,微微颤抖着,一直没敢放手。

    楚瑜拍了拍她的手,神色温和。

    “阿锦,”她平静道:“莫怕,姐姐在。”

    楚锦闭上眼睛,许久后,终于镇定下来。

    等了一会儿,赵玥带着长公主进来,所有人站起来行礼,赵玥在上方说了祝词后,大家依次落座,宴席正式开始。

    开始了没多久,赵玥便同长公主离开,留下群臣自由交谈。楚锦和楚瑜坐在位置上,滴水不沾,楚瑜神色自若,似乎还同楚锦聊着什么。楚锦一开始回话还很是僵硬,没多久就自然起来。

    过了一会儿,楚瑜便看见一个女官朝她走来,那女官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平日大多是她传信,那女官哑着声音,颇有些急切道:“大夫人,长公主让你过去,有要紧事。”

    楚瑜皱了皱眉头,她第一反应便是有诈,她不动弹,那女官面露着急道:“大夫人,公主真的出了事!”

    “公主能出什么事?”

    楚瑜抬眼看向那女官:“同公主说一声,我明日去。”

    “怕是来不及了,”那女官压低了声音:“公主说,她知晓你如今处境凶险,可她拿到了一点东西,必须今日送出宫去,这东西十分重要,卫家白帝谷……”

    听到这话,楚瑜心里猛地一颤。

    她知道长公主拿到了什么,她必定是拿到了当年赵玥参与卫家白帝谷一事的证据。

    她打量了那女官许久,见的确是长公主身边的女官。她思索了片刻,同那女官道:“我去栖凤宫,带路吧。”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领着楚锦韩闵一同出去。走在去栖凤宫的路上,楚瑜心里稍稍放下了些许,那女官领路在前,同楚瑜说着长公主发现证据的经过。

    “方才陛下醉酒,倒在了床上,从袖中落下一封信来,那信里正是……”

    话没说完,楚瑜就察觉不对。

    赵玥那样的性子,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还刚刚好在此时此刻让长公主发现……

    楚瑜脸色大变,毫不犹豫抓了楚锦转身就要跑,然而这时已经是完全来不及了,十几名杀手从旁边刺探而出,空气中弥漫起昏黄的烟色,那女官猛地倒了下去。楚锦毫不犹豫同韩闵道:“退!”

    两人屏住呼吸,韩闵抱着楚锦直接上了楼顶,楚瑜往相反方向冲去。这些人目标在于楚瑜,他们似乎是得了严格的命令,竟是没有一个去追楚锦,直接往楚瑜追去。

    楚瑜屏住呼吸,抬手吃下一颗药丸,随后朝着大殿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是赵玥早就知道她的能耐,这次来的十几名杀手,都是他身边最顶尖的人物,一个楚瑜勉强招架,但十几个联手而上,楚瑜却是被密密麻麻封在其中,半步都挪移不开。

    她走不出毒烟范围,药物逐渐失效,她提着剑的手开始发软,眼前发昏,有人猛地一脚踹到她腿上,她往前一倒,便被十几个人冲上来按住她的身子。她身上根本没办法动弹,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有太监的声音响起来:“陛下,大夫人撑不住了。”

    楚瑜呼吸又急又重,她艰难抬起头来,就看见赵玥站在人群中,静静看着她。

    “喂了药,”赵玥神色冷漠:“关到地牢去。”

    楚瑜咬牙还想起身,身上却没了半点力气,她闭上眼,感觉有人将一颗药丸喂入她口中,随后便听见周边不断传来石门打开又合上的声音,最后她来到一间屋中,屋中灯火通明,两个侍女将她用铁索扣上手足,随后开始剥她衣服。

    “你们……要做什么……”

    楚瑜沙哑开口,她察觉有些不对劲了,侍女手脚利索替她擦过身子,抹了不知名的药物,那药带着股淡淡的花香,光是闻着,就让人心驰摇曳。她身上仅剩一层纱衣,头发散披开来,灯光下,纱衣流淌着如水一样的光芒。

    她感觉有火从下腹升腾起来,她口干舌燥。早经历过人事的她清楚知晓这是什么,她捏着拳头,调整着呼吸。她开始明白赵玥要做什么了,这让她整个人屈辱得咬紧牙关。

    她开始害怕有人来,她希望此时此刻,谁都不要来。

    她忍不住开始夹着身子,轻轻摩擦着,这时候外面传来人焦急的脚步声,片刻后,石门轰然打开,顾楚生焦急道:“阿瑜……”

    话没说话,他就呆愣在了原地,他呆呆看着被锁在石墙上的楚瑜。

    女子身着素白色的纱衣,长发如瀑,头上坠着一朵白色的花,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欲坠。香汗从她额头划过她的面颊,一路往下,滴落进那明显的弧度中。她面色潮红,眼神在清明与迷离间游离,犹若清晨荷花上的露珠,颤颤巍巍,一碰即碎。

    顾楚生脑子轰得炸开,一瞬之间无数记忆涌入脑海中。

    他拥有过这个人,很多年前的时候。从少年到之后的一生,他沉迷于这个人的躯体,然而少年时他从来不肯承认,每次意乱情迷,他都要咬着牙关故作清醒。

    然而那销魂滋味一直在他脑海里存着,此时此刻前尘旧事翻滚而上,合着面前人任君摘采的模样,无数欲念横生。

    看着顾楚生呆愣的模样,楚瑜狼狈闭上眼睛,沙哑出声:“顾楚生!”

    顾楚生猛地惊醒,他慌张退了一步,便是这时,石门轰然落下,顾楚生猛地回头,听见外面传来赵玥的笑声。

    “楚生,良辰美景,不负佳人啊。”

    “赵玥!”

    顾楚生怒喝出声:“你放我出去。”

    “出来做什么啊?”

    有一股异香在空气中散开,顾楚生明显察觉自己身体里的躁动,他背对着楚瑜,不敢看她,听赵玥笑着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卫大夫人吗,这样不就得到了吗?”

    “赵玥,我不是你。”

    顾楚生手搭在冰冷的墙上,呼吸急促:“我纵然卑劣,但也不至于卑劣至此。你得到了长公主,你开心吗?”

    外面久久无声,许久后,赵玥慢慢道:“那就让我看看顾大人如何品性高洁,坐怀不乱吧。”

    顾楚生痛苦闭上眼睛,他盘腿坐下,背对着楚瑜,沙哑着声音道:“我的人发现我不见后会来找我,我不碰你,你不用担心。”

    楚瑜没说话,她抬眼看他。

    他长得比卫韫清瘦,书生气十足,然而无论是当年还是如今,他依旧是百姓最好的归宿。

    如果说当年的卫韫用自己血肉之躯筑起北境长城,那顾楚生便是用自己撑起百姓头顶半边天。卫韫给了国家太平强盛,顾楚生给了国家清明富足。

    她看着背对着他的人,神色复杂,许久后,她终于开口:“为什么?”

    欲念冲杂在顾楚生脑海中,他扶着墙,微微喘息,听得后面人开口询问,他思绪混乱:“阿瑜,我知道你心里,我卑鄙无耻……阴狠毒辣。可是我也有底线……我希望你好好的,我也希望你在我身边。我其实也无数次想要放手,可我做不到。我想毁了所有让你离开我的人,可是我……不愿意毁了你。”

    “你别怕。”他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是和谁说,他神智几乎模糊了:“你别怕。”

    楚瑜听着他的话,思考得也格外艰难。

    手心的疼痛已经无法让她缓解清醒,她只觉得空气里都在弥漫着顾楚生的气息。她几乎软弱在想。

    就这样吧。

    反正也不是没有过,她在意什么?

    然而当这个念头划过的时候,她就猛地想起卫韫的眼睛。

    他那双眼睛,自年幼到如今,都时刻保持着清明和坚毅,仿佛透过时光在看她。

    她想起他最后离开时,站在月光下叫她:“嫂子!”

    他温和开口:“等我回来。”

    楚瑜闭着眼睛,微微曲着身子。她等他回来……她要等他回来。

    顾楚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挪移到她身前,他颤抖着伸出手,将她拥入怀中。

    “我就抱抱你。”

    他沙哑出声:“我不做什么,我就是太难受了,我抱抱你,很快了……很快就有人了……”

    楚瑜低声喘息,顾楚生的手带起一片激颤,她不由得想起在沙城的时候,她替卫韫擦拭身子,少年修长的腿,带着茧子的手,他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

    他好像就在这里,拂过她的身子,她神志恍惚,沙哑出声:“卫韫……”

    顾楚生的手微微一顿,这一声呼唤将他理智拉回来不少,他猛地抬头,颤抖出声:“你说什么?”

    楚瑜再一次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卫韫……”

    一声一声,仿佛某种支撑她的力量,她眼泪落下来,她闭着眼睛,反复出声:“卫韫……”

    顾楚生整个人都在颤抖。

    怎么会是他……怎么真的就是他。

    欲念和痛苦交杂着倾盆而下,他仓促抱紧了她,沙哑着声音:“不要叫了……”

    “卫韫……”

    “不要叫了!”

    “卫韫……”

    顾楚生终于崩溃,含着眼泪嘶吼出声来:“别叫了!看着我!看着我啊!”

    他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他,他用这最后一丝理智,艰难出声:“你看看我,楚瑜……我在这里啊。我喜欢你了,我终于喜欢你了,你看看我,好不好?”

    楚瑜神色迷离,她恍惚看到当年庭院里,卫韫坐在长廊上,她为他舞枪,然后她单膝跪在他身前,仰头看她。

    少年时的卫韫白衣玉冠,低头瞧着她,许久后,带了那么几分羞涩,清浅笑开。

    她也忍不住笑了。

    “卫韫。”

    她终于还是没有改口,这条路走上了,从来不会回头。

    而另一边,楚锦朝着卫府一路狂奔而去。韩闵跟在她身后,焦急道:“姐姐,就算去了卫府能怎么办?卫府现在也没谁了啊!”

    “先去再说!”

    楚锦咬牙出声。

    话音刚落,她便看见一群人疾驰向卫府方向。楚锦遥遥看着,为首之人白衣玉冠,腰悬长剑,那眉目风流昳丽,又带着华京难有的刚毅坚韧。

    青年翻身下马,楚锦刚好驾马到了卫府门前,她觉得面前人长得有那么几分熟悉,像极了当年在凤陵城见过的卫韫。她皱了皱眉,试探着道:“阁下是?”

    卫韫扫了她一眼,便认出来这是楚锦,他平淡道:“卫韫。”

    楚锦大喜,忙道:“快随我进宫,我姐出事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七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