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听着楚瑜的话, 卫韫背对着她, 不自觉扬起嘴角。他转过身去, 将手靠在头下, 笑着道:“那有多喜欢?”

    “什么多喜欢?”

    “你现在喜欢我, 有多喜欢?”

    听着这样孩子气的话, 楚瑜抿唇笑起来:“你是小孩子吗, 还要问这种问题?”

    “那你同我说呀。”卫韫挑眉,楚瑜笑着没回答他,却是道:“你明日不是还要去顺天府告状吗, 赵玥不是好对付的,这样紧要关头,你别总想着这些了。”

    “男子汉不该耽于儿女情长, ”她抬手抚着他的发:“别为此误了你的心神。”

    “这话你却说得不对了, ”卫韫笑了:“一个人一生先而为人,圣人也说, 修身, 齐家, 才去治国, 平天下。你是我家人, 是我未来的妻子,我理当好好陪伴你。”卫韫用额头抵在她额头上:“人生很短, 别在事情没发生的时候去想无谓的事,浪费了光阴, 等日后想起来又后悔。明日的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我便不怕,也不多想。”

    楚瑜听着他的话,看着他澄澈通透的眼,她忽然就觉得,其实无论她也好,顾楚生也好,其实都是这尘世里被蒙了眼睛的人,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也看不到路在何方,于是一路跌跌撞撞,走得伤痕累累,满是后悔。

    而卫韫不一样,哪怕他年少如斯,却也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做什么,这样简单的清明,是她重活了一辈子也没有的。

    她轻叹了一声,抱着他,将头靠过去,贴在他胸口上,听见胸膛中间心脏跳动的声音,平稳又深沉。

    卫韫拍了拍她的背,温柔道:“睡吧,早上我会偷偷出去,你别担心。”

    最后一点担忧也被接触,楚瑜心里放松下来,她也没有应答,合眼睡去。

    卫韫感受着怀里人慢慢放松的肌肉,听着她的呼吸,这时候他终于慢慢冷静下来,他低头看着她莹白小巧的脸,好久后,终于是叹了口气出来。

    他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人的路大概还有很长很长,她内心的戒心如墙高耸而立,他拼了命在一点一点砸了那墙,融了那冰。只是她如今只有二十岁……又是哪里来这样多的心思?

    卫韫皱起眉头,不由得又想起了方才那个吻。

    不得不承认,楚瑜的吻技真的比他好上太多,或许也因这人朝思暮想了五年,这么头一朝主动起来刺激太大,可是那样多的花样的确是他想都没想到的。

    她……

    卫韫心里酸涩意识到,当年她这样不顾一切要跟着顾楚生逃婚,或许不是在成婚前的一时冲动,而是早有前因。

    这样一想,他的思绪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当初他们是做到了那一步?应当没有的到最后……毕竟昨天夜里,她是见了红的。

    吻自然是吻了的……

    卫韫越想脑海里画面越是丰富多了起来,大半夜他觉得内心酸涩又难受,直到怀里人翻了个身,他才骤然惊醒。

    如今人已经在这儿了,他又多想些什么呢?

    只是当年她付出了这样多,最后顾楚生却仍旧怕了。虽然大家都觉得顾楚生也不过是为了保命,情有可原。可在年少的楚瑜看来,大概就是背叛了吧?

    卫韫一时脑补了无数十五岁的楚瑜如何被顾楚生抛弃,他就觉得又心疼又气愤。他抬手想抱她,又怕饶了她睡觉,左思右想,他也觉得有些困了,便抱着楚瑜昏昏沉沉睡去,等接近卯时,他醒了过来,捡了衣服,悄悄打开窗户,看了看四下无人,便偷偷溜出了房间,回了自己房里。

    回到自己房里,以往一贯睡惯了床,他突然觉得有些太硬,冰冷冷的,一点都不舒服。

    他想了想,起身叫了人进来,吩咐道:“你去顾楚生家,把他马车的轮子震条缝。”

    “缝?”

    侍卫有些不解,卫韫点点头:“对,痕迹别太明显,等他上早朝时轮子能碎了最好。”

    侍卫更茫然了,但想到卫韫一贯高深莫测的手段,也不敢多问,便听话下去了。卫韫吩咐完了这件事,心里舒坦了一些,倒在床上,终于睡了过去。

    如果要在顾府投毒,这大概是一件很难的事,在顾府刺杀,也十分艰难。但是要动一辆在后院的马车,这难度对于卫家的暗卫来说就属于相对低级的任务了。

    但暗卫还是按照卫韫的吩咐,认认真真用内力一巴掌拍在轮子上,震了个里碎外全,整个车轮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痕迹。

    等卯时顾楚生醒来,洗漱后上朝,就坐着这马车去了皇城,路程到一半,车轮在路上突然就碎了个四分五裂,马还在跑,车突然往前冲了下去。顾楚生还在车里闭目养神,就被这骤然一下整个人甩了滚了出去,还好暗卫来得迅速,直接将人提开,才没被马车撞到。

    顾楚生被暗卫提到一边后,立刻道:“查!”

    侍卫去牵着马,上下检查一番后,上前道:“大人,是有人对车轮动了手脚。”

    顾楚生面色不变,心里思量了一下,能做出这么幼稚报复性行为的……

    片刻后,顾楚生黑了脸。

    他骂了一声:“竖子小儿!”之后,拂袖离开,临时让人抬了轿子来,这才重新往宫里行去。

    这一段插曲被侍卫当成段子说与卫韫,卫韫一面洗漱一面听着,觉着满日光景都好起来。

    等洗漱完毕后,卫韫到了大堂去用早点,此时一家子都坐在了大堂里,蒋纯同柳雪阳说说笑笑,楚瑜低头喝粥。卫韫一看见楚瑜,就忍不住笑了。这笑容来得莫名其妙,蒋纯忍不住道:“看来我们小七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二嫂说笑了,”卫韫走上前去,坦荡坐了下来,旁边侍女上了早点到他的桌上,卫韫抬眼看着柳雪阳:“不过是看见家中和睦,心中欢喜。”

    “小七说得是啊,”柳雪阳叹了口气:“一家人,和和睦睦最重要。”

    说着,柳雪阳看向卫韫,却是道:“如今你回来几日?”

    “怕是马上要走了。”卫韫面色不动,淡道:“如今恐有事变,今日我要去顺天府一趟,府里上下都听大嫂安排。”

    听到这话,楚瑜和蒋纯倒是不奇怪,卫韫的计划她们二人都是悉知的,倒是柳雪阳愣了愣。片刻后,她面上露出急切来:“可是出什么事了?你要去顺天府做什么?”

    “我要去顺天府,给我父兄伸冤。”

    这话说得柳雪阳有些迷茫,然而一想到丈夫儿子,柳雪阳还是有些眼眶发热,哑着声道:“这事儿,四年前不是了了吗……”

    “如今赵玥和姚勇还活着,算什么了了?”

    卫韫神色平淡。

    楚瑜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当年说起这些,卫韫总是要克制住自己,才不会哭出来。

    然而如今这个青年,却已经能够从容平静,说起这段改变了他一生的事。

    而柳雪阳在听到这话后,面色惊骇:“你说什么?!你说如今陛下……”

    “婆婆,”楚瑜开口道:“我们随小七一起去吧。”

    卫韫朝着楚瑜看过来,楚瑜看着他的目光,神色坚韧又平静:“事情如何,小七今日会宣告于天下,这不是小七一个人的事,这是卫府的事。他为他父兄,我为我丈夫,无论如何,这份公道,我得陪着小七,为世子讨回来。”

    听到这话,柳雪阳红着眼点头道:“那你们且等一等我,我去换一套衣服再过来……”

    说着,蒋纯便搀扶了柳雪阳出去。楚瑜端着茶茗了一口,淡道:“我也去换一套衣服吧。”

    卫韫应声,如今房内就是他们二人的近侍,楚瑜走了两步,终于还是顿住。

    “我提及你哥哥,你心里可有不舒服?”

    卫韫抬眼看她,楚瑜平静道:“可这的确是我该为他做的。放妻书当年你签给了我,四年前,我便不是他妻子了。可是当年身为妻子该做却没做的,我想在今日为他尽到。”

    听到这话,卫韫慢慢笑了:“你为我兄长做到这一步,该感激的是我。”

    说着,他慢慢站起来:“阿瑜,我们会有新的开始。你心中莫要有太多负担。”

    楚瑜点了点头,她转过身去,回到了屋中。

    她梳成两博鬓,带上九树花钗金冠,两鬓上共嵌九枚花钿,看上去庄重大气,贵气逼人。而后她又换上素纱中单,外着青蓝色翟衣,翟衣上绣九对翟鸟,又以朱色縠镶在袖口及衣襟边上,黼纹交错于领口,再悬红蓝拼接蔽膝于身前,蔽膝上又绣翟鸟两对,相对而望,振翅欲飞。

    这是她一品命妇冠服,这么多年她几乎未曾穿着。如今穿来,竟就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压在身上,沉重如斯。

    她穿着这诰命服走出去,来到大堂,便看见柳雪阳也穿着相似的衣服,早已在那里等候。

    蒋纯亦是身着朱红色大袖衫,陪伴在柳雪阳身侧。

    柳雪阳看见楚瑜,两人含笑对视,行了个礼。

    穿上这件衣服,更多昭显的便是品级,而非两人家中关系。

    卫韫穿着朝服看见两人,不知道怎么,竟是突然就想起,十五岁那年,他从皇宫走出来。

    那时倾盆大雨,楚瑜孤身一人跪在宫门前,身后是卫家一百三十二座牌位,在风雨之中,傲然而立。

    他看着穿着命妇服饰的女人,喉间有无数情绪翻涌而上,他艰难笑开。

    “母亲,嫂嫂,”他似是玩笑:“当年我没在,这次,我总算在了。”

    听到这话,三人微微一愣,却是楚瑜最先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她轻轻笑开。

    “好,”她温和道:“这次由你领着我们,去讨个公道。”

    昔日少年稚儿,如今已可撑天地矣。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琅琊榜作者:海宴 2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3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4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5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