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站在那里没动。

    她静静瞧着他, 就觉得周边声音似乎都慢慢变得安静, 仿佛是站在水面上, 波纹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声音被这些水隔开, 变得格外遥远模糊, 只有那个人, 在这仿佛被蕴了雾气的世界里, 格外明晰。他举着自己做的花环,笑容里带了几分羞涩,楚瑜静静看着, 觉得有什么在心里一下一下冲击着往上。仿佛是一颗种子,压在那心脏深处,努力的撞击着血肉, 想要破土而出。

    楚瑜站着不动, 卫韫等了一会儿,有些奇怪, 歪着头道:“嫂嫂?”

    楚瑜听到卫韫呼唤, 这才回过神来, 赶忙拉着沈娇娇走上前来, 到了卫韫身前, 她低头道:“这是什么啊?”

    “你弯一下腰,”卫韫举起花环, 笑着道:“我给你带上。”

    楚瑜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情绪, 低着头, 让卫韫给她带上花环。花环很轻巧,落到头上,有水珠追下来,冰凉的水珠触碰在皮肤上,让楚瑜忍不住心里颤了颤。

    旁边沈娇娇不开心了,“哼”了一声道:“你们都好讨厌,小叔就知道和我娘说话,他也只送你花,就没人疼我!”

    楚瑜和卫韫都笑起来,楚瑜低头看她手里的泥人:“我不是送了你小泥人吗?”

    “又不是小哥哥送的。”沈娇娇低头,有些不高兴道:“我也想要小哥哥送我花环。”

    说着,沈娇娇看向卫韫,满是期待道:“小哥哥也送我一个好不好?”

    卫韫朝着沈无双扬了扬下巴,却是道:“去找你小叔。”

    沈娇娇眼神黯淡下来,捏着小泥人道:“不给就不给,我去找小叔。”

    说完她就甩开楚瑜的手,朝着沈无双小跑了过去。她跑得快,穿过人群就到了沈无双和白裳边上。楚瑜见沈娇娇安全跑过去,转头看向卫韫,有些无奈道:“你给她做一个怎么样?”

    卫韫淡淡瞧了楚瑜一眼,那眼神很淡,没有包含任何情绪,但只是这么一眼,却就让楚瑜想起了上辈子的卫韫。

    那个身居高位、说一不二的镇北王。

    楚瑜不有得呆了呆,随后就看卫韫自己推着轮椅,转身道:“我又不是卖花的,你以为谁都值得我动手?”

    听到这话,楚瑜不由得笑出来,她忙追上去,安抚道:“行了行了,知道您是镇国公,小侯爷,身份尊贵,行了吧?”

    卫韫不说话,楚瑜推着他,有人挤过来,差点挤到楚瑜身上,卫韫一把按住那人,淡声提醒:“站稳。”

    那人朝着卫韫道谢,楚瑜低头看他哪怕坐在轮椅上也要为她开路护着她,她目光里带了温度,看着面前背对着她不肯回头的少年道:“我知道,你不是对谁都这样好。”

    卫韫终于出声,硬邦邦道:“你知道就好。”

    楚瑜勾着嘴角,不再出声。

    两人一路逛着街,楚瑜没买东西,卫韫却是买了一大堆,期初楚瑜没注意,后来才发现,卫韫买的东西,都是女孩子用的。凡是白裳逛过的摊子,精致灵巧的,他都要买些。东西不贵,但却杂七杂八买了许多。

    他自己抱在腿上,等回家路上,楚瑜不由得有些奇怪:“你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卫韫抱着那些小东西,僵着声道:“送你啊。”

    楚瑜有些诧异:“我要这些做什么?”

    “白裳沈娇娇都买了,”卫韫理直气壮:“你也要有!”

    楚瑜抬头看向前方的白裳和沈无双,白裳牵着沈娇娇,沈无双提着东西,欢喜跟在她们母子身后,死缠烂打了一晚上,白裳对沈无双的态度明显软化了许多。此时已经走到了暗处,来时小路还有灯,回来时灯却都灭了。白裳步子顿了顿,似乎是不适应黑暗中的光线,沈无双的手就伸了过去,他在暗处拉住了白裳,语气里没有了平日的吊儿郎当,甚至带了一丝胆怯,小声道:“嫂嫂,别摔着。”

    沈娇娇在黑夜里看不见,楚瑜和卫韫却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卫韫斜过眼,看见楚瑜落在轮椅上的手。

    她的手一点一点随着光线暗下去,从月色下步入黑暗中。

    卫韫垂下眼眸,不自觉就抚上广袖内侧的纹路。

    他瞧着前方的沈无双,有什么在内心波动着,楚瑜刻意和前面两个人拉开了距离,卫韫小声道:“嫂嫂。”

    “嗯?”

    卫韫喉头滚动,终于道:“别摔着。”

    楚瑜笑了,温和道:“你放心。”

    两人沉默着没说话,好久后,他终于道:“嫂嫂。”

    “嗯?”

    “你说沈无双……”

    他想问,却最后还是没问出口。他没说完,楚瑜也就没有理会,她大约知道他要问什么,可这不是她能知道的回答,于是她没有言语。

    推着卫韫从黑暗中走出来,一行人就到了医庐。沈娇娇觉得困了,沈无双和白裳送她去睡,卫韫便等在庭院里,楚瑜去拿酒和小菜。四个人打算吃喝着等深夜最后的放天灯,灯火节最盛大、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放天灯。

    卫韫一个人在长廊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枯燥,便推着轮椅打算去找楚瑜,然而推出还没两步,就听到了男人喘息着的声音,混杂着女子含糊不清的低呜。

    卫韫猛地僵住了身子,一时觉得进退两难,他这轮椅一动,必然要惊动两个人,可是不动,他又觉得有些尴尬。他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停在那里不动,听见转角处的两个人都喘息了片刻后,然后一声清脆的“啪”响过去。

    “沈无双,”白裳带着颤抖的声音响起来:“我是你嫂嫂!”

    卫韫整颗心抽起来,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一耳光,不是打在沈无双脸上,而是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然而片刻后,沈无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知道。”

    没有了平时那份玩笑,他的声音郑重又平静:“如果我哥还在,我一定离你离得远远的。可是阿裳……”

    沈无双声音哽咽:“我们……总不能跟着我哥一起葬了啊。人活着得往前走,你如果能接受别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白裳不说话,她的沉默让卫韫也觉得,自己似乎在等一个审判。

    好久后,白裳终于开口:“无双,你可以喜欢我,是你的事情。可是我过不去我这个坎儿,是我的事情。我不会接受你,我也不会接受别人。话你放在心里,对谁都好。”

    “你别逼我……”

    白裳哽咽:“我知道你这个人,从来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你别逼我,行不行?”

    沈无双没说话,好久后,他沙哑出声:“好。”

    片刻后,白裳匆匆离开,等长廊再没了声音,卫韫抬头,就看见沈无双转角走过来。

    他神色平静,面上没有笑意,瞧见卫韫,也没觉得意外,只是点了点头,权当做打过招呼。

    卫韫垂着头,沈无双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道:“你没想过你哥吗?”

    沈无双顿住步子,他扭过头来,挑起眉头:“怎么,你也要训我?训我罔顾人伦,骂我不知羞耻狼心狗肺?”

    卫韫不说话,沈无双的每一个字,他都觉得是打在他脸上。

    他看着沈无双暴怒出声:“可你让我怎么办?”

    “今日我哥哥若是活着,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插足当然不对。可我哥死了,他死了,我喜欢一个人,我妨碍了谁?我又伤害了谁?我喜欢一个人,我错了?”

    沈无双提高了声音:“要得了你们假情假意,轮得了你们管教?!”

    “你哥的死,”卫韫嘲讽出声,这话他说给沈无双听,但也说给自己听:“你倒是捡了便宜。”

    “那让我死啊!”

    沈无双暴怒出声,他捏着拳头,红着眼:“我宁愿死的是我!可人死了你要怎么办,人死了,所以我一辈子不能高兴不能笑不能欢喜不能喜欢人,你能你试试啊!”

    “这世上哪个伪君子不想着存天理灭人欲,可是灭得了吗?!人就是人,你他妈充当什么圣人啊!我喜欢她我碍着谁,我喜欢她,我没逼她,我就是喜欢她,我觉得遇见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也不行吗?!就算我有罪请罪,也该是黄泉路上我去给我哥请,你们一个二个,又算老几?!”

    说完,他猛地转身,大步朝着前堂走了出去。

    卫韫停在长廊上,目光变化不定。

    沈无双每一句话都在他耳边回荡。

    他喜欢她,有错吗?

    他不说出来,他不言语,他静静等候陪伴,难道一份喜欢,都容不下吗。

    他不是圣人,他灭不了人欲,喜欢一个人他控制不了,爱一个人他抑制不住。他只能画地为牢,将自己圈在这个小世界里,默默喜欢。

    他喜欢这个人。

    特别喜欢,又怎么样?

    卫韫的手微微颤抖,脑海里无数思绪翻涌,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不挣扎,也不想挣扎,他一直负重前行,一直耻于这份感情,然而这一刻,他却骤然想明白。

    遇见她是这辈子最美好的事,他不羞耻。

    或许有错,可是日后黄泉路上,他去找卫珺道歉,这辈子,他只能如此。

    只是他没有沈无双的莽撞,他那些激动澎湃的心情,全部都藏在心底,他拼了命去抚平,让他安静下去。

    他在长廊上歇了一会儿,沈无双又折了回来,他回过头来,同他道:“我推你过去。”

    卫韫没问他为什么回来,或许此刻沈无双同他一样,需要找个理由,找个地方,单独冷静一下。

    两个人一起去找楚瑜和白裳,看见那两个姑娘视线出现在视野里,卫韫突然开口:“耐心一些。”

    “嗯?”

    沈无双有些疑惑,卫韫慢慢道:“喜欢一个人没错,可你的喜欢若成为她的负担,这就是错。”

    沈无双微微皱眉,没想过卫韫会同他说这些。

    “你若喜欢一个人,你靠近她,陪伴她,守护她,”两人距离姑娘的脚步越来越近,卫韫微微勾起嘴角:“你可以试图去追逐她,但你得耐心一点,你得让她心甘情愿,一点一点察觉你的好。”

    “那要是她这辈子不能心甘情愿呢?”

    沈无双皱眉,卫韫面色不动。

    “不是喜欢吗?”

    “喜欢这件事,什么时候讲过回报?你若一心指望着她一定要回馈你这份喜欢,沈无双,”卫韫声音平静:“这份喜欢,未免太过自私,也太过令人恶心。”

    沈无双没说话,两人来到厅前,卫韫抬头看向楚瑜,声音温和:“阿瑜。”

    “你们来啦?”

    楚瑜笑着道:“我和沈夫人准备好了小酒,小七还带着伤,就不喝了。”

    “没事儿,”沈无双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来:“我给他带了药酒,不妨事。”

    楚瑜看见那药酒,爽朗点头:“行。”

    说着,四个人就到前堂走廊上坐下来,一面聊天一面喝。

    楚瑜酒量不错,沈无双和白裳都有心事,于是一路几大坛下去,没一会儿,白裳就倒了,靠在楚瑜肩膀上睡过去。沈无双和楚瑜划着拳,喝着喝着,也倒在了一边。

    卫韫坐在一边,慢慢喝着药酒,含笑瞧着他们。

    沈无双的药酒不大好喝,带着药的苦味,可是劲儿却足,卫韫尝出来,不敢托大,只能浅酌。

    而楚瑜喝高了,她将白裳放到一边,提着酒蹲在卫韫面前,认真道:“来,我和你喝。”

    卫韫笑着摇了摇手:“这是几?”

    “三!”

    卫韫于是摇头:“不行,不能喝了。”

    “我行的。”

    楚瑜认真开口,卫韫笑着不说话,就看着楚瑜皱着眉头,认真思索着如何同他喝酒。

    远处传来了人群欢呼声,卫韫和楚瑜目光都看过去,见远处有天灯缓缓升起,楚瑜高兴道:“呀,好漂亮。”

    说着,她转头看向卫韫,亮着眼道:“我带你上屋顶!”

    不等卫韫出声,她揽着卫韫,跌跌撞撞出去,一个纵身,就落到了屋顶上。两人坐在瓦上,卫韫怕她不稳,便拉住了她,有些无奈道:“你别太冒失。”

    楚瑜完全没注意到他扶着她的手,高兴道:“你看你看,特别漂亮。”

    卫韫没说话,他垂下眼眸,还是伸出手去,用自己的手,包裹住了楚瑜的手。

    楚瑜没察觉他的小动作,他仍旧怕她发现,小声道:“嫂嫂,别摔着。”

    楚瑜没回他,只是看着远处道:“真好看啊,我这辈子,好多年,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卫韫听着她的声音,看向远处灯火缓慢升向天空。

    那是大楚完全看不到的景象,合着远处的铃声,百姓诵经之声,整个夜晚,呈现出一种远离尘世的平静感。唯一在他身边的,只有楚瑜缓慢又沙哑的声音。

    “我好像一直在跑,一直停不下来。他不喜欢我,阿锦讨厌我,所有人都不喜欢我。我一个人凄凄惨惨过了好久。后来来到卫家吧,又没放松过一刻,你看我嫁过来发生了多少事儿啊,咱们就没停下来过。”

    楚瑜轻笑:“我现在坐在这儿,还像做梦一样。”

    卫韫没说话,他静静看着远处,楚瑜回过头,便被眼前少年吸引。

    他的目光里落着远处灯火,水蓝色广袖长衫让他带着几分书生气,他的神色从容又平静,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似乎时间空间都在这一刻停止,这世上一切与她无关。

    她突然认不出来他是谁,又或者不想认出。

    她就是这么静静看着他,觉得这个人美好得不像人间真实。

    卫韫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来。

    他们挨得很近,呼吸缠绕,目光纠缠。

    只是那么一眼,她似乎就落入了他的眼睛里。

    远处祈祷声一波一波传过来,楚瑜仰头静静瞧着他。

    卫韫心微微一颤,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根本没有对方的言语,他就低下头,慢慢将唇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他的动作很缓,很慢,他想,只要她有任何反抗,他就停下来。

    可是没有。

    任凭他心如擂鼓,她都巍然不动。

    少年人的吻带着月色的凉意,就是两唇轻轻相碰,虔诚又干净。

    他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抖。而楚瑜觉得自己深陷在一场梦境里,美好得让她忍不住弯起嘴角,直到最后,她轻轻一笑,低头埋进他肩颈。

    卫韫呼吸还有些急促,他不敢动,楚瑜就在他怀里轻笑,他怕她掉下去,抬手抱住她,固定住她的身子。

    没多久,她在他怀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卫韫的心跳随着她的呼吸慢慢平复,他的袖子盖在她的背上,给了她温度。

    他嗅着她发间的味道,好久后,轻叹出声。

    “傻姑娘。”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七十七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4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5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