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46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这话他说得顺理成章, 楚瑜却是愣了愣。卫韫站起身来, 去给她翻找衣服, 一面找一面道:“先起来用饭吧, 刚才顾楚生已经同我说了城内的情况, 他说你有法子让其他人也跟着出粮食, 你有什么办法?”

    “我?”楚瑜懒洋洋起身来, 卫韫替她披上外衣,她张开手让卫韫给她穿着衣服,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直接道:“我没你们那么聪明,他们不给我就抢啊。”

    “我还以为你有多绝妙的主意,”卫韫替她系上腰带, 有些无奈笑了:“这么多人, 你抢得过来?”

    “咱们不用抢这么多,你联合我哥, 宋世澜发一个文书过去, 要求所有人送粮食过来, 而且写清楚了, 点名了, 每个人送多少。这个粮食你不能让他们送太多,就是破财消灾的数量, 不能让他们心疼,分成四轮送, 每轮你们就附加一个名单, 规定好这一轮哪些人的粮食要送过来。然后你们定一个规矩,凡是一轮里面最后到的、不到的诸侯,咱们就发兵讨伐这种不义之举。第一轮人数别太多,我把第一轮的人都抢一遍,差不多了。”

    这算不上个聪明主意。

    然而卫韫想了想,却明白,这大概是最直接有效的了。

    如今诸侯中就他、楚临阳、宋世澜兵粮最多,他们若是联手,对于任何一个诸侯来说都是灭顶之灾,如今他们就相当于是一把剑,悬在这些人头上,如果交粮,这把剑就不会落,不交,虽然这把剑没办法把他们都铲平,可是一般人却都是不敢赌的。如果要的粮食太多,或许还有人要赌一赌,但如果只是适可而止,那更多人就会选择破财消灾。

    这就是一场博弈,一个人的博弈或许有输有赢,然而一群人的博弈,每个人都会选出一个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最后成为群体最糟糕的选择。

    卫韫想着楚瑜的话,楚瑜在旁边洗漱过后,站到他身前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咳,要在元城待多久?”

    “不会很久,”卫韫伸过手,自然而然拉住她的手,转头带着她慢慢往外走去,声音平和:“元城安顿好后,就准备攻打接下来的酒城。而且也要为接下来做准备,我们若是拿到了粮食,赵玥怕不会这么容易住手。”

    “可顾楚生说……”

    “他如今已经在这里了,”卫韫摇了摇头:“从他劫了粮草来到元城这一刻开始,对于赵玥来说,他就是弃子。”

    “只是说他还得用他。”卫韫轻笑起来:“如今华京到处是赵玥的人,赵玥如今不敢随便放顾楚生走,但凡有一丝争取顾楚生的机会,赵玥都不会放过。”

    “那如今顾楚生怎么安置?”楚瑜皱起眉头:“他让元城降了,总不能让他就这样回京……”

    “今早攻城的时候,我和顾楚生演了一出戏,顾楚生并没投降,而是让一个下属开的城门。他自己反而是大义凛然说要和元城同生共死,现在正当着俘虏被我关押着。我等一会儿就给赵玥写一封信,让他用粮草来换这位‘忠臣’。”

    “赵玥怎么可能换?”楚瑜笑出来,卫韫轻笑:“顾楚生自己还写了一封信,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忠臣血书,到时候赵玥不救他,又是一个骂名,换不到粮食,骂骂他也总是好的。”

    “你们真是……”楚瑜有些哭笑不得,她突然觉得,果然卫韫和顾楚生这种人最难对付。她也不过就是动动刀枪,这些人是嘴皮子就是一把刀,刮一层皮下来以后,再白马银/枪给你捅个对穿。

    两人牵着手到了大堂,顾楚生正一面处理着公务一面等着他们,抬头看见两个人牵着的手的时候,他愣了愣,他抿紧了唇,好久后才低下头去,继续看着自己的公文。

    上面都是缺少的药材,他早上已经去魏清平那里看过,那里都是哭着的人,都是哀嚎的声音,于是这些文字都变成了一条条鲜活的性命,在看到这些字的瞬间,那些嫉妒不甘都被克制住,他迅速冷静下来,同下属交涉着要做的事情。

    卫韫领着楚瑜坐下来,恭敬叫了一声:“顾大人。”

    顾楚生同下属嘱咐了最后一句,将卷宗放下,抬起头来,朝着卫韫轻轻点了点头:“卫王爷。”

    “方才我和楚大小姐商量了借粮的事,有些东西可能需要顾大人帮忙。”说着,卫韫便将楚瑜的想法快速说了一边,随后道:“我想同顾大人商量一下,每个地方产粮能力不同,同哪一位借多少、借什么,该如何定夺?”

    顾楚生位居户部尚书多年,又常年打理民生相关,对各地税收产粮的能力最清楚不过。他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快整理出来。不过,这件事领兵之人该是谁?”

    要让宋世澜、楚临阳同时借兵过来,又能机动到处游走的将领……

    所有人想着,就听杯子轻轻落下的声音,楚瑜笑着道:“我啊。”

    两人沉默着,片刻后,顾楚生犹豫道:“终究是苦劳活儿……”

    “顾大人这话就不大中听了,”楚瑜笑起来:“人这辈子,多大权利,就多大责任,哪里有天天坐着,就能不劳而获的。又想要自由、要权利、要尊重,又不愿意付出,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我能做什么,我很高兴。”楚瑜声音温和,手不自己觉抚上自己腰上的匕首:“总觉得,这样才不算白白辜负此生。”

    顾楚生没说话,他就静静望着她。

    他观察着楚瑜身上那零碎的光芒,感觉有什么无形环绕在自己周边。卫韫静静抿了口茶,慢慢道:“我这就给楚大哥和世澜兄写信过去,今日我会将征粮书写好,不知顾大人什么时候能算出数来?”

    顾楚生眯了眯眼:“明日午时。”

    卫韫点点头,拱手道:“怀瑜恭候。”

    顾楚生听得这个名字,微微愣了愣,他张了张口,好久后,什么多没说,低头道:“若是无事,王爷便去做事儿吧。如今元城还乱着,王爷怕是有得忙活。”

    卫韫应了声,和顾楚生告别后站起身来,转头同楚瑜道:“大小姐今日行程如何安排?”

    “我留着帮顾大人吧。”楚瑜犹豫了片刻,卫韫垂下眼眸,却也没有多说,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去忙。”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去,楚瑜到了顾楚生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道:“我留下来帮你,够义气吧?”

    顾楚生抬眼看她,他静静看了片刻,终于道:“行了,把边上第三行第四列卷宗拿过来……”

    帮着顾楚生一直算粮,不知不觉就算到了深夜。等楚瑜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间里点了灯,卫韫坐在房内,正认真写着什么。楚瑜走到他身后去,看见那横折撇捺之间都带着风骨的字迹。

    他正在写《征粮书》,起笔便书大义于天下,看得人热血澎湃,也不知这是那人股子里的热血自然流于世间,还是他真的攻于言语。

    楚瑜静静站了一会儿,卫韫才抬手沾墨,才发现落在纸上的影子。他的笔在砚台上方顿了顿,而后抬起头来,笑着道:“回来了?”

    “久等了。”

    楚瑜坐下来,抬手给卫韫研磨,瞧着卫韫的字道:“我家怀瑜的字真好。”

    卫韫低头笑了笑:“总不能还像小时候一样,拿狗爬一样的字去见人。”

    楚瑜听着他的话,抬头看他。青年的眉眼像是笔墨描绘,在柔和灯光里被晕染了边界,和光融在了一起,温柔又明亮。他察觉她注视他,抬起眼来,却是道:“去睡着吧,你这样看着我,我都写不下去了。”

    “那我不看你了。”楚瑜赶忙收了眼神,站起身来,从旁边取了一本小册,靠在卫韫大腿上,举着书道:“我看书,等着你。”

    卫韫犹豫了片刻,抿了抿唇,压着笑意道:“好。”

    楚瑜其实也累了,翻看了没几页,书“啪”一下落在脸上,就闭上眼睡了过去。

    卫韫有些无奈,抬手替她取了书,灯光落在楚瑜脸上,她有些难受皱眉,卫韫便抬起手来,捂住了她的眼睛。

    手上的温度和黑暗让她安静下来,卫韫便保持着替她遮光的姿势写着《征粮书》。等写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卫韫低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姑娘,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而后便将她抱起来,小心翼翼送到了床上。

    他替她盖上被子,放下床帘,便打算离开,楚瑜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迷糊道:“睡吧。”

    卫韫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回来,规规矩矩上了床。他平躺在她边上,楚瑜便凑了过来,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嘟囔道:“你怎么不抱我?”

    卫韫有些无奈笑了,侧过身来,将人揽进怀里,小声道:“睡吧。”

    楚瑜迷迷糊糊中带了几分清醒,她在暗夜里将头靠在卫韫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慢慢道:“怀瑜,你在想什么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客气了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疏离了呢?

    楚瑜有些想不明白,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得清醒了许多,她在暗夜里抬眼看他,寻着个答案。

    卫韫的手梳理着她的头发,他低头看她,温和道:“你走那天晚上,我睡在你房间里想了很多,阿瑜,我想你一定很委屈。”

    楚瑜愣了愣,卫韫神色里带了几分苦涩:“我总说要把这世上最好的给你,却又总是忽略了,你与我不一样,你毕竟是个姑娘。很多事情,是我莽撞,是我无知,是我孟浪。”

    “那时候我总怕你走,”他低头埋在她颈窝,声音艰涩:“我太想抓住你,太心急。于是恨不得永远同给你连在一起,所有能与你在一起的事,我都想去做,我总觉得这辈子没有我做不好的事,等你走后才发现,很多风雨,都是你替我扛着。”

    “我……”

    “我当娶你。”

    他声音微微颤抖:“我当让你光明正大从卫府离开,然后三媒六娉,十里红妆,将你正儿八经抬回我卫府。我不该让你清誉受损半分,更不该因你纵容就无知糊涂。”

    “我当初总怕你离开卫府就不会回来,一遍一遍同自己说时机不合适,可如今想来,哪里有什么时机合适不合适,”说着,他抬起头来,艰难笑开:“端只看,你心里想不想,要不要。如今你离开了卫家,天下皆知,又如何了呢?”

    楚瑜没说话,片刻后,她叹息出声,将人抱在怀里,温和道:“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小七,其实我走得很高兴。我原本以为这条路会更艰难,但我没想到你这么好。人一辈子,有付出有失去,喜欢你这件事我不后悔,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选择你的时候,我就没在乎过什么清誉了,你不用多想,”她低头亲了亲他:“你做得很好了。”

    卫韫没说话,他闭着眼,靠在楚瑜胸前。好久后,他平静道:“其实当初你、顾楚生、二嫂,都说得对,我终究还是太年轻。”

    说着,他睁开眼,握住楚瑜的手,艰难笑起来:“被现在的我喜欢,我真的心疼你。”

    “若你不喜欢我,我才心疼我自己。”楚瑜回握住他,笑出声来。卫韫摇了摇头,认真道:“不会,我从十五岁开始喜欢你,会一直喜欢,一直喜欢到我五十岁,到我成一个老头子。我现在不够好,”他垂下眼眸,声音里带了些惋惜:“若是等我再长大些,能想明白这世间人的弯弯道道再喜欢你,你大概也不会受这么多委屈。”

    听到这话,楚瑜忍不住笑了。

    “若是这样,我为什么不喜欢顾楚生呢?”

    卫韫愣了愣,片刻后,他呆呆道:“也是……”

    楚瑜拍床大笑,卫韫有些无奈,正要去拉她,却不想女子突然翻身压住他,压在他身上道:“卫王爷,其实我说句实话。”

    她抬手拍了拍卫韫的脸:“就您这姿色,就算是露水姻缘,我也是极欢喜的。”

    卫韫愣了愣,片刻后,他有些羞恼道:“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楚瑜一只手按着他的手,另一只手灵巧去解他的衣衫,温和道:“这世上人都太奇怪了,睡一觉看得比命重要,一辈子的婚姻却能合个八字就交付了。但我却不一样,我喜欢谁,便同他在一起。不喜欢,也就不喜欢。”

    “你别乱来……”

    卫韫抬手去抓她,焦急道:“我这是为你好。”

    楚瑜停住动作,抬眼看他:“为我好?我都不开心是为我好?”

    卫韫红着脸:“你都不在卫府了,要是有了孩子怎么办?”

    楚瑜有点发懵,难道她在卫府有孩子会更好一点?卫韫知道她想什么,将她从身上拉下去,给她用被子压住整个人,楚瑜眨巴着眼看着他,卫韫叹了口气道:“你现在外面满世界乱跑,我不放心。你若有了孩子,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好好照顾你。”

    说着,卫韫抬起手,将她头发拨弄开:“别胡闹了,嗯?”

    楚瑜没说话,她想了想后面的行程,发现有些不方便,便乖巧点了头。卫韫放心躺了下来,只是刚躺下来,楚瑜便翻过身来,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蹭了蹭他道:“好哥哥,那就算不要宝宝,我们也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呀。”

    卫韫:“……”

    他面无表情把楚瑜的手拉扯下去,转身将整个人死死抱在怀里,限制住她的动作,沉着声道:“睡觉!”

    “你凶我!”

    卫韫;“……”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4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5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