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卫韫横冲直撞了半天, 虽然青涩莽撞, 但也误打误撞撞出了那么点感觉。楚瑜面色不动, 卫韫倒是乐在其中, 许久后, 楚瑜觉得舌头都有些麻了, 终于推了他一把。

    卫韫睁开迷离的眼, 看着楚瑜皱着眉头,有些慌了神,他尴尬退开, 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了一声,两人都没说话, 片刻后, 卫韫才道:“那我先走了。”

    楚瑜故作淡定:“去吧。”

    卫韫这才回头走了出去,他刚出门去不久, 侍卫就提醒他:“主子, 有人跟着。”

    卫韫面色不动, 转身进了巷子, 跟着他的人在巷子外等了片刻, 才跟进去,刚走到人少的地方, 就被从墙上跳下来的人直接抹了脖子。卫韫从转角处走出来,淡道:“搜。”

    侍卫弯腰从衣服上抹了片刻, 拿出一个令牌来, 卫韫握在手里翻看片刻后道:“是赵玥的人。”

    “侯爷,陛下是知道您进京了?”

    卫韫轻轻一笑:“他昨夜不就该知道了吗?”

    “那陛下如今还没动作……”

    “他还在想呢。”

    卫韫平静道:“是杀我还是留我,赵玥怕是还在思索。”

    “陛下当真对侯爷有杀意?”

    侍卫皱起眉头,卫韫平静道:“他若没有这个念头,顶着压力给顾楚生赐婚是做什么?将一座侯府大夫人赐婚给外来的内阁学士,不荒唐吗?唯一的好处不过是,我若是死了,顾楚生娶了大夫人,以大夫人在卫家军中声望,卫家军不会异动罢了。”

    卫韫笑起来:“只是他怕我不死又与顾楚生联盟,才设计顾楚生与大夫人之事。如今事情没发生,他又将顾楚生得罪了,他自己心里怕是也不知道怎么办。若顾楚生铁了心与我联手,他要杀我风险极大,我想他如今还在想着,如何分化离间我二人吧?”

    说着,他抬头看向皇宫方向,轻飘飘说了句:“可惜啊。”

    而皇宫之内,御书房中,赵玥的确如同所想,他摸着圣旨,再次询问:“昨晚来报的守将,是被长公主的人拦在外面的?”

    “是。”

    张辉应了声,也没多说。在长公主这个话题上,赵玥向来容不得别人多说。

    赵玥轻笑起来:“我知晓了。”

    说着,他垂下眼眸,平静道:“宣谢太傅进宫,张叔,你派人拿我调令出去,从燕州急调两万人马,第一批五千精锐火速赶来,第二批一万五千人能多快多快。”

    听到这话,张辉有些犹豫:“京中还有三千兵力,陛下是觉得……”

    “这三千兵力鱼龙混杂不说,而且,你当真卫韫只是自己来吗?”

    赵玥抬眼看向张辉:“你算算他来到这里的时间花了几日,这几日足够他带少数精锐骑兵赶过来。当年他带五千精兵奇袭北狄王庭,本就是个善用骑兵的人物。他这次来,若当真一人还好,若不是一人……”

    赵玥冷下神色:“朕得早做准备才是。”

    “陛下,他若是带兵前来,是打算做什么?”

    张辉有些诧异:“他真打算反了不成?如今陛下圣望正盛,他如此做事,怕是不得民心吧?”

    听到这话,赵玥神色平静:“其实朕一直很奇怪,这么多年来,以卫韫的性子,为什么一直不能接受朕当皇帝。朕乃皇室正统,又无太大过错,他该知道,他本就只是想要为父兄报仇没北狄,朕也一直支持他,如今我却有些想明白了。”

    赵玥眼中带了冷意:“苏查的人往我这里送信,他卫家紧追不放,他卫家为什么要追?是不是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你说当年在北狄,苏家那两兄弟,是不是就告诉了他什么?”

    听到这话,张辉愣了愣,随后眼中骤然露出惊骇之色:“陛下的意思是,是卫韫知道当年之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真的知道……”赵玥冷笑:“那他装得可真好啊。我果真该四年前就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的,只是我真没想到,他那性子,竟然忍得到如今。”

    “那如今陛下要怎么办?”张辉这次是真的急了:“若卫韫当真知道,怕是不会罢休,如今他若真的带人过来,华京怕是不保。”

    “你放心,”赵玥声音平淡:“他不敢就这么反了,他今日若没有缘由这么反了,明日天下任何人都可以以逆贼之名声讨他了。他会逼我出手,逼我迫害他,让天下人都当我是暴君之后,他再来替天行道。”

    “在此期间,我们只要忍下来,”赵玥抬起手,撑住下巴:“朕无失德之处,朕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真要让赌着他卫家上下日后都成反贼的命,来报这个仇。”

    张辉听着赵玥的话,慢慢淡定下来,赵玥抬眼看着外面:“哦,还有长公主。”

    张辉抬眼,听赵玥道:“既然不听话,就关起来吧。自此之后,她栖凤宫上下不准再见外人,也不准出宫一步。”

    张辉应了声,走了出去,将赵玥吩咐一一办下。

    等张辉走出去,赵玥起身来,这才猛地抬袖,将桌上物什砸了一地。

    卫韫将后续的事布置下去,一一见过接头的人后回去,已是夜里,他回到家里,先问了楚瑜的状况,得了楚瑜睡下后,他踌躇了片刻后,倒也没去打扰,自己倒在床上,打算睡过去。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一闭眼就想到了早上的事儿,想起楚瑜红着脸点头的样子,他侧着身子,不自觉就笑起来。

    记忆开始后,就有些停不住,又不自觉想起早上那个吻,当时他情动不已,但看上去楚瑜却并没有太大感觉?是楚瑜太过自持,还是他……水平不行?

    这些事儿越想越深入,莫名就回到昨晚上云雨之事那分销魂入骨的感觉,卫韫觉得有些燥热,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始终无法入眠,终于还是起身去,悄悄潜入了楚瑜的房里。

    楚瑜也没睡着,刚经历过这样一天,她心里始终悬着,睁着眼看着床顶,始终睡不着。不多时,她就听见窗户被人轻轻挑开的声音,她皱起眉头,随后便瞧见卫韫从窗户外跳进来,又小心翼翼关了窗。

    楚瑜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干脆就闭着眼睛,假装睡熟了,也不多说。

    闭上眼后她开始思索,卫韫来这儿做什么?

    然而这问题一出来,她大概就是明白的。少年人初尝□□,自然是挂着想着,哪怕是当年顾楚生那样自持的性子,也免不了这样的事。更何况卫韫看上去……也不是个自持的。

    她有些紧张,一时也不知道到底是该拒绝还是不该,拒绝又觉得有那么几分矫情,然而不拒绝内心却总觉得有那么些被逼着走的感觉,令人不悦。

    那人走到她窗前,掀开帘子,轻轻坐了下来。楚瑜调整了呼吸,假装沉睡,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然而卫韫却就是静静看着,一直没动。过了许久,楚瑜都没等到他下一个动作,终于有些困了。她神智有些迷蒙,卫韫这时候终于动了。他没碰她,就是侧着身子,躺在她身边,轻声道:“阿瑜,我同你一起睡好不好?”

    楚瑜慢慢睁开眼,原来他知道她一直醒着。

    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听卫韫道:“我不碰你,就是想躺在你身边。”

    楚瑜犹豫了片刻,终于是翻过身来,侧着身子,往旁边挪了挪,给了卫韫位置。

    卫韫糖在她身侧,就觉得心满意足了,他瞧着她,又道:“我能不能抱着你睡?”

    楚瑜心里有了疑惑,点了点头,背对着卫韫睡下来,卫韫将她整个人抱在身前,仿佛嵌在了自己怀抱里。

    秋日微寒,楚瑜睁着眼睛,被温暖环绕,身后人心跳声沉稳又平静,身下抵着她,却真的一动不动。楚瑜睁着眼,有些尴尬道:“你……这是为什么?”

    “嗯?”

    卫韫发出一声鼻音,楚瑜有些不解道:“其实该做的已经做过了……你也不必忍着。”

    这件事上她总是被动,总觉得既然开始了,再推辞便是矫情了。然而卫韫抱着她,片刻后:“阿瑜,昨晚你不是自愿我知道。”

    “人和人都是一步一步来的,一份感情是这样,要经历好感、心动、暗昧、喜欢、深爱。所有与相爱的事有关的,也一样。到了那一步,你自然而然愿意,那才是最好的。不能因为我们有过那一步,我就觉得那一步理所应当。”

    卫韫声音平静:“我抱着你的时候你会紧张,我想等你什么时候习惯我的拥抱,我的亲吻,那我再做下一步。你对我感情不到这个份上,我做什么,对你来说都是勉强。我喜欢你,希望我们之间没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你都觉得很安定,很平稳,很欢喜。”

    楚瑜没说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些鼻酸。

    她被这个人抱着,骤然觉得这个拥抱理所当然起来。卫韫在她身后轻笑:“我喜欢你比你早,第一次亲你的时候,我其实紧张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第一次亲我?”

    “是啊,”卫韫声音温柔:“那时候我十五岁,在沙城,天灯节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我们在楼顶。”

    楚瑜没说话,她第一次直视到,原来这份感情,开始得那么久,那么长。

    她听着身后人平和的话,肌肉一寸一寸放松,她习惯着他的气息,他的温度,听他讲他这份感情,如何起,如何深,如何在时光里,走至今日。

    她背对着他,听着他说到最后,咬着耳朵问她:“你同我说实在的,今早上我吻你,你有感觉吗?”

    听到这话,楚瑜噗嗤笑起来。

    卫韫便知道这意思了,他悄悄捏了她的腰一把:“再来一次,我多试试就知道了。”

    楚瑜不依,便被他翻了过来,压在身上来,卫韫压着她的手,皱着眉道:“再试试?”

    楚瑜笑意盈盈瞧着他,终于道:“那你闭上眼。”

    卫韫终于有些不好意思闭上眼睛,放开她的手道:“我们都没经验,一开始不合也很正常。”

    说这话,卫韫就感觉楚瑜的手像水草一样,柔软无骨环绕上来,她的腿缠着他的腰,卫韫红着脸,假装淡定道:“我们多试试……”

    说着,卫韫就感觉冰凉又柔软的唇印了上来。

    和早上麻木的承受不同,这舌头柔软又温热,缠绕在他舌头上,挑拨剐蹭,卷来又去。

    剧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冲上来,震得卫韫头皮发麻。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欢喜,他心跳飞快,呼吸急促,第一次发现,原来喜欢这件事,还是你情我愿,果然最好。

    他被引着带到她香檀中,学着她的样子纠缠,他感觉身下人软了下去,没了一会儿,他就听见一声娇咛。卫韫脑子一嗡,在手探到楚瑜衣衫上前猛地清醒,然后翻过身去,背对着楚瑜,蜷着身子道:“不亲了,睡吧。”

    楚瑜笑起来,靠近他道:“别啊,不是还要试试吗?”

    “不要了。”

    卫韫闷着声:“睡觉吧。”

    楚瑜从他身后抱住他:“真不要啦?”

    “不要了不要了。”卫韫摇头,楚瑜抬手划着他的背:“侯爷再试试嘛,是不是奴家伺候不好啊?”

    卫韫不说话了,片刻后,他闷闷道:“阿瑜,你欺负我。”

    楚瑜愣了愣,一股暖意从心底涌上来。

    她也不再逗弄他,她从背后抱着这个男人,将脸贴在他背上,温柔道:“我没欺负你。”

    说着,她闭上眼睛:“我是喜欢你。”

    真的,越来越喜欢你。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一十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3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5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