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三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养养养!

    宁婉一瞬间觉得血流都涌上了脑袋, 完完全全诠释了什么叫做被冲昏了头脑。

    而傅峥还嫌不够似的,他看了宁婉两眼,然后俯身又亲了她。

    这个吻更为绵长, 傅峥的气息有些不稳,但他仍旧努力把控着,直到吻得越发深入,他才像是为了克制什么一般意犹未尽地退了出来,然后很快,他看了宁婉一眼, 又飞快低头啄吻了她一下。

    面前的男人放开宁婉后,虽然也有些脸红,但立刻就佯装冷静,然后就用好整以暇的目光看向宁婉:“我还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遭遇‘职场潜规则’。”

    宁婉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梗着脖子解释道:“大概真是正元所里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金建华那样,高远也那样,我工作几年没学到什么好,被这么耳濡目染, 现在有样学样,也没毛病吧。”

    傅峥看起来愣了愣, 然后有些尴尬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尴尬高远这件事, 他有些无可奈何般轻轻拍了下宁婉的脑袋, 然后微微屈膝,让视线和宁婉的持平:“关于高远, 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宁婉几乎是一听到高远的名字,脑海里的警报雷达就响了起来:“高远比我先对你下手了?!我帮你提棍子去打他!”

    “……”

    傅峥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失笑, 也有些头疼:“算了,我忘了你现在不清醒,有一些事,等你清醒之后我会和你说。”

    但醉酒的人哪里有理智,宁婉几乎是强迫症般地追问着关于高远的事:“那色鬼对你下手了吗?你、你和他?他睡过你吗!!或者……你、你睡过他吗?”

    问到最后,傅峥看起来都有些崩溃了:“我发誓,我和高远之间是清白的。我没睡过他,他没睡过我,这样可以了吗?”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宁婉才嘀咕道:“那就好……反正我肯定比高远长情。”

    宁婉一说到这里,就委屈上了,忍不住嘀咕道:“这都是我第二次表白了……”

    虽然她说的很轻,然而傅峥却敏锐地抓住了关键信息:“第二次?”

    他这个疑惑的态度,显然坐实了宁婉樱桃告白的失败。

    宁婉有些沮丧,但同时也有些雀跃:“你果然没看见!”

    看见的话一定早答应自己了!毕竟自己这么有人格魅力!

    傅峥看起来确实挺惊讶,但更多的是循循善诱:“所以你是怎么表白的?”

    “你最近都没回家吧?我上次给你买的水果你也没吃是不是?”

    傅峥愣了愣,才意识到宁婉说的回家是指的悦澜社区那个二手房,他只能点了点头。

    宁婉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话题:“算了,以前的事你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我又给你表白过了。”她说到这里,又想到什么一般盯向了傅峥,“那你那么久没回家,你都住哪里了啊?”宁婉顿了顿,“你该不会虽然没找高远,但找别的富婆了吧?”

    傅峥简直无可奈何:“没有,愿意养我的富婆至今我只遇到你这么一个。”

    傅峥长成这样,活到这么大竟然只有高远和自己对他提供了潜规则的offer?这不科学吧?

    但没人提也更好,这样宁婉就更可以独占傅峥了。

    “反正你归我养了!高远没什么好的!我马上要跟的大par,创收比他厉害多了!你等我跟着大par学习偷师一阵,以后我一定会比高远更厉害的!”

    宁婉有些语无伦次地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以后偷大par的案源养你!”

    结果自己这么认真和破釜沉舟的保证,傅峥脸上倒是没有太大的感动,反而是有些忍俊不禁,甚至还反过来劝说宁婉:“你这样,大par知道了不太好吧?你不是挺喜欢这个大par的吗?偷他的案源养别的男人,你没有罪恶感吗?”

    傅峥提的倒确实是个问题,可因为醉酒了思辨能力有限,宁婉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索性也不想了,只强词夺理起来:“那大par又不和我谈恋爱,还是内外有别的,你都从了我了,以后就是自己人,大par再好,又不是内人……”

    “那大par听到可能要伤心了,不是给你开小灶了很久吗?”

    宁婉大言不惭道:“我会把他当恩师的,而且我和你说的这些话,我们两个知道不就行了?又不会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怎么会伤心啊?”

    也真是奇怪,这种确定关系的时刻,傅峥这人都在想什么啊?不想想和自己以后好好携手共进做一对律政比翼鸟,结果在这里想什么大par不大par?

    不对,自己怎么忘了?这次傅峥没被大par录取!所以他到底内心还是有些介意?因此嘴上心里不停地提起大par?

    自己和傅峥现在算是上下级恋爱,这种男弱女强的恋爱,宁婉以前也在微博感情号上看过,女方一定要注意尊重男方,不能挫伤了对方的自尊心――

    “傅峥,你不要自卑!你才三十,三十还很年轻,这个大par可能已经七老八十了!等你到他那个年纪,可能成就比他还高呢!”

    结果明明是安慰的话,傅峥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多灿烂,而是有些耐人寻味:“希望你见到那位大par本人时还能这么讲。”

    他看向宁婉的眼神都有些怜爱了:“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怕你再说下去,等清醒过来会想不开。宁婉,你还真是喝酒了就完全失控了。”

    ?

    怎么会想不开呢,自己按照邵丽丽说的大胆表白都把傅峥搞上手了,大par的笔试又过了,简直是事业爱情两得意,高兴还来不及呢!

    而同时,醉酒的典型后遗症也体现出来了――绝对不承认自己喝醉了。

    宁婉当即就反驳起来:“我没醉,我身上压根没酒气!”

    刚才虽然拿错成了有酒精鸡尾酒,但那点酒精含量确实不至于有酒气,只是宁婉这点一杯倒的酒量,这么点酒精已经足够她现原形了,然而已经原形毕露的当事人本人却并不承认。

    “有的。”

    “什么?”

    傅峥抿了抿唇,轻笑了下,再次重复道:“有酒气的。”

    宁婉忍不住嗅了嗅自己的衣袖:“哪里有啊?完全……”

    她的“没有”两个字还没说完,傅峥就凑到了她的耳边,他的语气轻缓,像是无法预测的野生藤蔓,顺着潮湿和温热的气息爬上了宁婉的耳畔,明明动作是那么轻柔,然而不知不觉间已经占领了所有,等宁婉反应过来,那些藤蔓已经枝丫繁茂盘根错节地攻城略地了。

    “我尝到了。”傅峥的声音犹如蛇信般游离暧昧,他亲了亲宁婉的耳朵,“在你嘴里。”

    宁婉整个人都感觉着火了,一瞬间只想跑掉,之前觉得傅峥就是个傻白甜,可现在怎么觉得这男人身上充满了危险气息?好像自己远离他才能恢复正常的平静。

    最后是傅峥把宁婉送回的家,然后一段才只有十几分钟脚程的路,宁婉和傅峥走了快半小时,不是宁婉扑到傅峥身上索-吻,就是傅峥忍不住俯身主动献-吻,这一晚上,宁婉过得简直和色令智昏的昏君一样,除了看着近在咫尺傅峥英俊的脸蛋,就是用湿漉漉又像是装满了星星的眼神追随对方,而每次自己一那么看傅峥,不出所料迎来的就是傅峥俯身的吻。

    平日里每次意外酒醉后,宁婉的情绪被不断放大,总是忍不住想到自己糟糕的父亲,醒来后情绪也常常低落,然而这一次没有,她满心满眼都被自己这位强抢来的新晋男友占据了,以至于压根想不起那些逼仄糟糕的记忆。

    从没有哪一次,宁婉觉得醉酒的感觉这么好,一切都变得色彩斑斓了,一切也都变得轻飘飘了,宁婉的心里像是塞满了棉花糖,再多一分就快要甜得发腻。

    像这样就很好,不需要财富,不需要事业,不需要一切一切的加成,光是傅峥这个人就好,能和他在一起宁婉就觉得已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

    她彻底断片前脑海里最后的印象是自己被傅峥抵在自己房门上亲-吻,对方在自己耳畔声音喑哑地说,他还有秘密要告诉宁婉,但说了养他就必须养他,不许抵赖不许反悔。

    *****

    抵赖自然是不会抵赖的,反悔也不可能。

    笑话?!自己费尽心思好不容易酒壮怂人胆才搞上手的男人,自己怎么会抵赖和反悔啊!

    第二天是个周末,宁婉睡了个大懒觉,一起床,才发现邵丽丽连夜给自己发了无数条短信――

    “宁宁,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拉住你。”

    “只希望你以后能原谅我。”

    ?

    都什么跟什么啊,也不知道邵丽丽是有什么误解,宁婉当即给她打了电话:“我怎么会怪你啊!昨晚你放心吧!一切都好!”

    可惜自己都这么说了,邵丽丽的声音还是有些发抖:“真的一切都好?那你和傅、傅峥道歉了没啊?”

    “道什么歉?”宁婉奇怪了,“虽然我喝醉了!可我的真心实意还是都丝毫不差传递给傅峥了!他同意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没拒绝我!我现在脱单了!”

    自己脱单果然是个大消息,这话下去,邵丽丽直接震惊地大喊了起来:“你?和傅峥???”

    “恩啊。”

    “这……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他挺好的,虽然三十了,但是为人温和体贴,还善良,虽然有时候有点太过天真和理想主义,又有点学院风,变通上面还和我有点差距,但我不嫌弃他,也愿意养他,我觉得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不是有钱,是他这份难得的质朴和纯真!李安成名前他老婆还养了他好几年呢!”

    “……”

    邵丽丽只觉得生活非常玄幻,一切从昨晚阴差阳错服务生端错鸡尾酒开始就都乱了套,昨晚傅峥使眼色让她走以后,虽然早早回了家,但邵丽丽几乎是度过了不眠的一晚,她一度很担心宁婉是不是还活着,当然,现在确认宁婉是活着,还活得挺好,活蹦乱跳的,但从她只言片语里给出的信息量却大的邵丽丽觉得更吓人了。

    宁婉显然还不知道傅峥到底是谁,以至于现在还狗胆包天地不嫌弃人家,打算养人家……

    邵丽丽想起傅峥,不自觉打了个寒战,这高伙不会也准备对宁婉骗财骗色吧?宁婉这傻子都告白成这样了,还不坦白身份?

    *****

    邵丽丽不知道的是,几乎是同时,傅峥也正在计划着坦白身份,他并没有打算隐瞒,甚至要不是宁婉出乎自己的意料突然告白,傅峥是计划着自己坦白后表白的。

    而想起宁婉醉酒后傻兮兮的可爱模样,傅峥即便现在,也忍不住笑,嘴唇上甚至还带着宁婉的气息――是淡淡的酒味。

    从昨晚和宁婉分别后,他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先调头去了悦澜社区那个二手房。

    宁婉没有细说怎么表白,但傅峥不傻。

    只是等他开门走进房子,转了一圈,最终在厨房发现那些爱心形状的樱桃时,整个人都有些失笑了。

    在自己眼前的东西,如果不仔细看,已经完全看不出樱桃的形状了,接连几天忙着照顾母亲,傅峥也好多天都没有来悦澜这个房,樱桃不经放,如今已经都长了毛,变成了一个毛茸茸的爱心,看起来像个拗造型的细菌培养皿……

    傅峥一向对变质过期的东西没有任何爱,然而如今看着这堆毛茸茸的小霉菌,竟然觉得内心很柔软,连那些毛都觉得挺可爱。

    他拍了个照片留念,这才开始清理这“爱的表白”。

    然后他站在这二手房里,给高远打了个电话。

    *****

    高远接到傅峥电话的时候还在正元所里加班,而一听说自己还在所里,傅峥竟然表示立刻赶来。

    是有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这个点了,能让傅峥没有睡觉的,肯定是工作了!而他第一时间能想到自己,可见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本着这份友情,高远迅速把自己手头的工作给收了尾,也几乎是同时,傅峥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所以你是有什么问题想听听我的意见吗?”高远殷勤地给对方倒了杯水,“我可以给你最专业的意见。”

    傅峥如今眉头微皱,眼神清明,嘴唇紧抿,以往他面对上千万美金标的额的案子时都没这样,如今看起来真是遇到了了不得的困难。

    而就在高远等着这个难倒傅峥的世纪性难题时,只听傅峥镇定自若地开了口――

    “我在想怎么和宁婉坦白我的身份。”

    ???

    这不……高远满头问号?说好的工作难题呢?就这?就这?他的脑海里闪过最近自己刚从网上补充来的新口头禅――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听这个???

    傅峥显然根本无视了他的疑惑,他只是扫了高远一眼,然后继续道:“哦,忘了说,我和宁婉在一起了。”

    “……”

    虽然自己已婚了,但高远莫名还是觉得被塞了一嘴狗粮,尤其是傅峥那种微微笑着看向他的眼神,这男人虽然什么也没说,语气里的骄傲自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收收你那骄傲的嘴脸!”高远忍不住了,“大晚上的,你就跑来和我说这个?至于吗你!”

    “至于啊。”傅峥笑笑,“我在宁婉眼里既没钱也没事业,就是一个实习律师,但是她还是喜欢我,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为什么不骄傲了?她这么漂亮,性格也好,又可爱,明明可以找更好的,但就是喜欢我……”

    “……”高远很想叫傅峥醒醒,不要再吹嘘宁婉了……

    “但你要知道,你现在骗了宁婉,所以你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谎言上的,你先别得意她不顾你身份就爱你,人家要知道了你真实身份,很可能就敬而远之了,毕竟你这样的行为,和诈骗有什么区别?不坦诚!”

    一席话,傅峥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可高远还可劲地补刀:“八点档电视剧你看过没?男主角一旦欺骗了女主角,这爱情就岌岌可危,最终真相大白,女主角一定怒而分手……”

    “可电视剧的结局,女主角总还是和男主角在一起了。”

    “是啊。”高远喝了口水,不负责任地继续打击道,“那一般是在男主角得了绝症,或者缺胳膊断腿以后,女主角因为同情原谅了他,然后一般在一起没多久,男主就死了,女主会用余生来纪念他,最后的镜头一般都是女主去给死掉的男主上坟,然后为了展现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一般会给坟头草一个特写,对,那些坟头草都老高了……”

    “……”

    傅峥脸色不愉,提醒道:“我今天找你来是问你建议的。你一个高级合伙人,应该习惯解决问题,而不是提出问题。还有,少看点垃圾言情片。”

    “免费的两个商事案子咨询。”高远顿了顿,“加入正元所后第一年减少五天带薪年假。”

    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了。

    然而面对这样的屈辱条款,傅峥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成交。”

    高远得到了谈判的胜利,倒是也实在,立刻就支招起来:“坦白自然是要坦白的,但你呢,不要把这种坦白的气氛搞得太严肃,因为气氛一旦严肃起来,不自觉给人的心理暗示就是,这个事情很严重,宁婉心里因为谎话对你的不信任也会加剧。”

    傅峥皱了皱眉:“可这种事有什么办法委婉坦白?”

    高远掏出了一张广告:“喏,这个,为你量身定做的。”

    傅峥接过来一看,抿了抿唇:“游乐场?”

    “对,这是最近新开的游乐场,主题是成年人的童话世界,并不是针对小孩子的,18岁以上才能进,口碑很好,你带宁婉去玩。”

    “去游乐场坦白?”

    “对,这游乐场有一个项目,叫做秘密交换树洞,两个人参加,中间造景摆了一棵大树,左边右边各造了一条路,两个人一进去就一左一右分开走,然后到各自单独的告解室,很多情侣或者暧昧向、恋人未满的朋友去了以后,各自写下彼此心里的秘密,然后工作人员会帮你藏进树洞,之后呢,工作人员会把你的树洞号码告诉一起来的另一位,彼此就可以拿着树洞号码对应的密码去开启彼此的秘密。”

    高远说到这里,有些眉飞色舞起来:“你完全可以用这个秘密交换树洞,把你自己这个秘密写下来,然后交换给到宁婉,当然啦,在去这个交换秘密树洞项目之前,先带她在这个游乐场里玩一玩,升温一下感情,酝酿一下情绪,这下气氛大好,也不会太一本正经,轻松的环境里把你自己身份告诉宁婉,她要是看到了你交换的秘密内容有些不高兴,想发脾气,你还能趁着在这个游乐场里多哄哄,嘴巴甜多道歉,不就行了?”

    傅峥一脸沉吟地听着,眉心倒是渐渐舒展开来,他看了看手上的小广告,觉得这个方案确实可行,只是……

    “你怎么对这些这么有经验?你不都结婚好几年了?怎么这些市面上小情侣玩的新鲜玩意,你比我还清楚?”

    “我这不是最近加班多,老婆和我都快闹离婚了吗?”高远挤眉弄眼道,“你这才刚谈恋爱,以后你就懂了,哄人是现代男人的必备技能之一,而且还需要长期进修,更新知识储备。”

    说到这里,高远指了指小广告:“你还别说,这个交换秘密树洞还挺好使的,创办人挺有想法,毕竟情侣和夫妻之间常常也有些无伤大雅的小秘密。”

    傅峥收起了广告,然后看了一眼高远,委婉地斟酌用词道:“其实不仅情侣和夫妻之间有秘密,有时候朋友之间也有秘密。”

    高远哈哈大笑起来:“有吗?我们之间有什么秘密吗?你难道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也不叫瞒着你,但等我和宁婉坦白完后,我建议你和我也一起去一下这个秘密交换树洞。”

    “?”

    “有些事,也和你坦白下。”

    “搞这么神秘干什么?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你就直接当面坦白就是了,两个男人去交换秘密树洞像什么样子啊,怪怪的……”

    可惜面对高远的嘀咕,傅峥还是挺坚持:“不了,有些话坦白当面说,我怕你承受不住,还是找个气氛好一点的机会更妥当些。”

    高远有点纳闷,朋友之间当然不可能什么生活细节都共享,有彼此的秘密是正常的,但傅峥这幅态度,像是隐瞒了自己什么不得了的事,都用了坦白两个字,以至于直到傅峥离开,高远还在猜测着到底傅峥有什么秘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3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4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