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七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告诫过傅峥, 旁敲侧击过高远后,宁婉总算是松了口气,连带着觉得完成了一件大事, 第二天到社区办公室上班,只觉得神清气爽世界和平。

    自从摊牌后,傅峥的态度就非常端正,宁婉刚到就发现他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她推开门的时候,傅峥正在接听咨询电话, 磁性冷质的声音好听又低沉,分析条理分明逻辑清晰,给出的建议也深入浅出不再如刚来社区时那么不接地气法言法语,而是能让社区没有法律基础的居民也简单易懂。

    公正地说,虽然傅峥作为律政新人, 年纪确实有点大了,但他的学习能力挺强,上进心也足,举一反三一点就通, 倒确实是个可塑之才,主要态度认真, 对社区这些小的咨询也能很上心,这很难得。

    等傅峥挂了电话, 宁婉就没忍住, 她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傅峥的肩:“傅峥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我虽然在正元所里排起来赚的不算多,但是至少糊口是够了, 反正我有一口肉,你至少有一口汤……”

    只可惜宁婉的大哥宣言还没发表完,就被一阵嘈杂的争执声给打断了――

    “你妈的兔崽子,比我还年轻十岁,就想着勾搭我的老娘骗钱了?我吃的盐比你喝的水都多!”

    伴随着粗犷的嗓门和喊叫,郭建忠就阔步走进了办公室,紧跟其后的,是他的大哥郭建国,他这次没穿西装,就穿了个套头衫,整个人一下子就都变了,没了中规中矩衣服的包装,身上的匪气便流露了出来,那骂骂咧咧的声音正是出自他的口,而令宁婉目瞪口呆的是,郭建国手里还提着个人,他一边骂一边就用力拽了拽对方的领子,简直像是拖拽一样把人给强行拉了进来。

    被他这么粗暴拽着的是个面容年轻戴个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挺文气,身材纤瘦,完全不是郭建国这种腰圆膀粗中年人的对手,他被郭建国掼倒在地上,大约是在挣扎中连眼镜镜片都碎裂了,此刻形容狼狈,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我说了很多遍,事实就是我说的那样。”

    郭建国举起了拳头:“你这个白斩鸡死到临头了还嘴巴硬不肯说真话,是不是要打一顿才服帖?”

    傅峥皱了皱眉站了起来:“这里是社区律师办公室,不是寻衅斗殴的地方。要闹事出去。”

    他的声音低沉,莫名有一种自带威严的效果,郭建国郭建忠刚才还很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但两个人显然怒气未消,还狠狠瞪着那个年轻男人。

    “傅律师,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这是来举报诈骗的,喏,就眼前这男的,想骗我妈和我妈结婚呢,你看看他,我妈就算六十了,怎么可能看上他啊,就一小白脸,都不像个男人!估计只知道甜言蜜语哄骗老人!”

    郭建国说完,郭建忠便补充道:“律师啊,这骗子我盯了几天了,今早结果鬼鬼祟祟收拾了东西带着他的拖油瓶女儿就往火车站跑,我怀疑他是不是偷了我妈那的东西或者已经骗走了老人的钱想跑路了!所以把他一路扭送过来,想让你们给我们做个人证,我们带去报警!”

    郭建国冷哼了声:“怎么不是,我就说呢,哄着我妈也不怕害臊,一个30岁不到的男人要娶一个60岁的老太太,搞半天原来这骗子也没想真结婚,就是用这个由头骗钱!骗了就跑!”

    这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搞了半天,原来眼前文弱的年轻人就是他们口中骗婚自己六十老母的骗子……

    郭建国这下抓了人来,得意洋洋:“现在我就让我媳妇把我妈找来,当面对峙,让她看看这男人的嘴脸,不是说好要结婚了吗,结果这不骗完钱就跑了?他随身的行李和他那小拖油瓶我都让弟媳妇看着呢,等我妈来了,就能查出家里到底丢了啥了,那时候我就报警,让警察好好查查这个小偷!一个外地人,能是什么好货?”

    可面对他们的指控,年轻男人显然不服:“你们真搞错了!”他焦急道,“你们快点放我走让我去看娇娇,她还小,要是睡醒发现爸爸不在,要害怕要哭的!”

    郭建忠冷哼一声:“放你走?你一走还不是带着钱都跑了!”

    年轻男人急了,他扶了扶碎掉的眼镜:“我说了,我没有拿你们家的钱!”

    “没拿钱?那你跑什么啊!你不是在容市有个稳定工作吗?之前还打听买房落户的事呢吗?装得挺像啊,你既然这么想长期生活在这,跑什么呢?”

    “我跑是因为我不想结婚!”

    大约是被指责被拖拽被恐吓了许久,这年轻男人的情绪终于是崩溃了,此前说话文弱的他,这一句爆发竟也有了点震耳欲聋的架势――

    “你们有没有点欺人太甚?!是,我是个外地的,但外地人就该被你们看不起侮辱吗?从头到尾一点不听我的解释,我没你们想的那么无耻!我是离婚带了个孩子,可我没觉得我孩子是拖油瓶,我也没想过走捷径骗钱,我甚至为了孩子也没考虑过再婚,我就想勤勤恳恳赚点小钱过点安分的小日子。”

    “比起你们来说,我是个穷人,可你们别把穷人想的那么低贱,我陆峰没有到为了钱去找个六十岁老太太骗婚的地步!没那么厚颜无耻!”

    这叫陆峰的年轻男人咆哮完,仿佛用尽了自身的能量,一下子垮了下来,他看向宁婉和傅峥,有些尴尬:“不好意思两位,给你们添乱了,但还希望你们能帮忙调解下,让这家人别再为难我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你也是受害者?”两兄弟恼了,“还没骗婚?难道是我妈这个六十的逼你结婚的不成?”

    “对,你妈逼的。”

    郭建国一听这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几乎立刻把拳头举了起来:“你不想活了是吗?当着面骂我?!”

    陆峰急了:“我没骂你,我是说,结婚这事,真的就是你妈妈王阿姨逼我的啊!”

    别说郭建忠郭建刚两兄弟,就是宁婉看来,六十老太强逼二十六岁小伙结婚这种事也够匪夷所思不可置信的,以至于此前自己从没想过这种可能,然而事实或许比连续剧显然还狗血――

    “真不是我想骗王阿姨结婚,是……是她以死相逼一定要和我领证结婚啊!”

    陆峰这句话,仿佛一个惊雷,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劈得外焦里嫩起来。

    郭建国郭建忠脸都涨红了,极度的震惊后就是下意识的反驳:“你放什么屁呢你!”

    “对啊!而且你一个年轻男人,不想结婚怎么还能被我妈那种六十岁的人威胁?现在都婚姻自由了,我妈也六十了,不可能存在什么大了肚子逼婚的事,还能有什么让你吓得要连夜逃跑?别在这儿放-烟-雾-弹了!不想结婚不结就是了!还能逼婚吗?!”

    陆峰像是有些难以启齿,尴尬地顿了顿,才豁出去般解释起来:“我和王阿姨是邻居,她那房子设施其实有点老了,平时少不了下水道堵住或者灯泡坏了的事,我看见了就都会顺手帮个忙,一来二去也认识了,我工作也忙,偶尔加班起来还会把娇娇麻烦她带一带,她有什么需要跑腿买的,我也都顺手给买了,看她腿脚不便,平时没事也帮她扫扫地打扫下卫生,把她家里垃圾清一清,可我就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个长辈当成个邻居啊,我……我也是个正常人,我怎么会对比我妈妈还大的长辈产生感情啊?”

    “所以王阿姨和我提出要和我结婚时,我就拒绝了,我以为她开玩笑的,结果没想到她说,如果我不同意,她就说我……说我强-奸了她!”陆峰闭了闭眼,像是不想回忆一般,“她说,她一老太太,又得了癌症,没多久日子了,也不在乎名声了,反正平时我常常出入她家里,只要她一口咬定我强-奸了她,我就百口莫辩了,不会有人相信我的……”

    “我劝了她好久,甚至跪下求了她,可她还是坚持一定要和我领证,说不办婚礼不公开,也不会影响我名声,就偷偷领个证就行,如果我不肯,她就说我强-奸,还要以死明志吊死在我家门口……”

    陆峰讲到此处,表情也是一脸惨淡:“我……我真的是没办法……我是个外地人,在容市其实也没待多久,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认识的人给我能出出主意,这种事又实在没脸开口和同事求助,一来二去,只想到了先答应下来同意结婚稳住王阿姨,再连夜打包行李带着娇娇就准备跑……你们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们搜我带的行李箱,真的就只有我自己的东西,没拿过王阿姨一分一毫。”

    郭建忠彻底被惊得沉默了,只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盯着陆峰,像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来。

    只是陆峰说的这么硬气,甚至不怕搜行李,那如果真有心骗婚骗财,确实根本不至于连夜逃跑……

    “我真的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其实我工作上刚得到升职了,要不是真的没办法了,我也不会这样,不信你们可以去我公司打听,我真没必要拿这种事撒谎……”

    只是郭建国心理上还是无法接受:“怎么可能……我妈怎么可能会这样逼你结婚啊……她……她是得了癌症身体不太好,但脑子很清楚的啊,没什么毛病啊……怎么会……”

    宁婉飞速地看了傅峥一眼,虽然没说话,但她相信傅峥已经get到了她的暗示――果然如她所料,王丽英老人思维清晰,根本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此前不过是这两兄弟想要让老人无法领证结婚胡乱找的借口而已。

    只是虽然老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而要和陆峰结婚听起来却完全不是出于忘年恋,反而是陆峰被胁迫了,这就有些魔幻了……

    “老公!妈来了!妈来了!”

    也是这时,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似的,郭建国的老婆搀扶着王丽英老太太就走了进来。

    郭建忠郭建国一下子像是有了主心骨:“妈!这男的我们给你带来了!你来了正好,他正在那儿大放厥词说什么是你逼他结婚的呢!”

    陆峰一见老太,语气也很焦急:“王阿姨,求求你就说真话吧,我和你真的什么也没有,我不贪图你的钱和房子,如果是哪儿得罪你了,我给你赔不是,求求你别为难我了,我真的没钱没背景什么也没有的一个外地人,只想好好过日子。”

    郭建国郭建忠两兄弟知道陆峰刚才的一番解释,但郭建国的媳妇不知道,一听这话,立刻就要叉腰吵架,一下子办公室又变得吵吵嚷嚷鸡飞狗跳,宁婉无法,只能又掏出了杀手锏提溜出了自己的扩音喇叭,这下闹剧才终于被按下了暂停键。

    见眼下有了短暂的平静,宁婉一点时间不敢浪费,赶紧走到了王丽英老太太的面前,简单说了陆峰的主张,然后询问道:“王阿姨,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婚姻不是儿戏,婚姻也需要双方的自愿同意,一方胁迫的婚姻,就算登记领证了,事后被胁迫的一方也是可以申请撤销的……”

    宁婉本想给王丽英讲讲这里边的利害,然而话还没说完,眼前的王丽英就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她甩开了自己儿媳妇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陆,该说真话的是你,我们俩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你怎么能因为别人的看法就反悔呢?还编了什么理由说我强迫你!我们结婚了一家三口好好过不是很好吗?娇娇我给你带,你和孩子的户口也可以落在我现在这房子里……”

    陆峰百口莫辩,见到老人如此情绪崩溃,整个人看起来也快崩溃了:“王阿姨,我们什么时候相爱的啊!”他捶胸顿足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我们俩还有感情啊!”

    结果王丽英一听这话,更歇斯底里了:“你这是要始乱终弃了?苍天啊!我王丽英怎么就遇到这种男人啊!你要不和我结婚,我就上你老家去!让你爸妈给我做主!”

    陆峰一听这话,彻底崩溃了,自己父母还没王丽英大,自己又是个封闭小村子来的,到时候村里有了这些谣言,自己爸妈还怎么继续生活下去,一想到自己从来谨小慎微,作为一个一穷二白的外地人来容市打拼活的战战兢兢,平日里也乐于助人,从没做过什么坏事,结果到头来竟然被这么赖上了,一时之间也悲从中来,心里只是后悔,他当时要是不多管闲事,见了邻居王丽英老人有为难之处也视而不见就好了,两人从没熟悉过也从没来往过,就不会牵扯出这档子事了……陆峰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懑,不仅自己被王丽英莫名其妙逼婚,还结结实实挨了王丽英两个儿子一顿打和言语羞辱,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陆峰一下子情绪失控,一个年轻小伙子竟然也红了眼眶哭起来――

    “王阿姨,你就放过我吧!”

    结果一来二去,这对峙没进行下去,两位当事人竟然都情绪失控了,一个嚎啕大哭,一个默默流泪,各执一词……

    这眼看着宁婉再怎么想查清真相,也是进行不下去了,只能安抚了两位当事人,让两边暂时达成了临时和解,陆峰领回了自己的行李和女儿,郭建忠郭建国两兄弟一家则把自己的老母亲给带回家……

    等人走光了,办公室才恢复了久违的安静,然而宁婉和傅峥两个人显然谁的心情也安静不下来。

    没想到被宁婉一语成谶,这案子的活儿真的没必要干了。

    “虽然一开始郭建红委托我们替她母亲做民事行为能力鉴定,这是法律范畴内的委托工作,可刚才对峙你也看到了,王阿姨那哪里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能有的思维啊?威逼利诱的把陆峰堵得都说不出话来,口齿清晰思维敏捷,所以郭建红这事我们也不用做了,确实如我之前预测,再做这种鉴定申请,也是浪费当事人的钱和精力,等下把郭建红约出来说明情况解除合同吧。”

    傅峥挺雷厉风行,没多久就把郭建红约了出来,讲明了情况。

    郭建红听完这一切,脸上只剩下真实的惊讶:“我……我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

    宁婉挺好奇:“你对这事怎么看?”

    “料说这么听下来,这陆峰都要连夜逃走了,确实也不是骗我妈结婚,说他对我妈始乱终弃……这……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郭建红尴尬地继续道:“而如果这个陆峰说的是真的,我妈这是何必呢?她平时教我们最多的就是知恩图报,要这个陆峰平日作为邻居这么帮衬我妈,她应该很感激才是,怎么可能恩将仇报硬逼着他和自己结婚啊?”

    虽然这事儿已经和自己无关,但宁婉也挺同情郭建红家里闹出这种纠纷,下意识给出建议道:“陆峰是外人,他到底说的真的假的你们不好评判,但老太太到底什么想法,你们要不还是多和老人沟通沟通,搞清楚这事情,要是老人没说真话,陆峰确实很无辜。”

    “可……你也知道,我妈一时半会儿压根不想见到我们几个,更别说和我们细聊了。“

    “那正好趁机搞搞清楚,不肯见你们是出于什么误会?如果你妈妈在这小区里有什么要好的老姐妹的,倒是可以去老姐妹那里问问,有时候心事不一定和子女说,未必不会和闺蜜说,你妈妈有什么要好的姐妹吗?”宁婉说到这里,顿了顿,不好意思道,“你毕竟长期生活在外地,估计这些细节也不知道……”

    只是没想到郭建红笑着打断了宁婉:“我知道的,我虽然刚回容市,也见不着妈,可妈的情况我很担心,之前在小区里也逛了逛,找几个邻里聊了聊,才知道我妈被确诊癌症去化疗之前,喜欢跳广场舞,和广场舞那个领队肖阿姨关系很好的,可惜找了几次没找着她。”

    郭建红想到自己母亲的病情,又忍不住有些眼眶发红,她和宁婉傅峥走完了解约程序,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这个案子至此算也没有宁婉傅峥再可以插手的事了,宁婉一看时间,忙忙活活竟然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都快到下班时间了,她用胳膊撞了撞自己身边坐在典雅地中海蓝塑料凳子上的傅峥:“最近你表现不错,所以我决定给你个奖励。”

    傅峥果然不明所以地抬起了头:“什么?”

    宁婉得意道:“本周可以上我家蹭饭的奖励!”

    “……”

    她看向傅峥:“怎么样?兴奋不兴奋?激动不激动?”

    自从上次自己的耳提面命之后,傅峥看起来是被自己重新引上正道了,在宁婉家借住了两晚后,正赶上所里发工资,他便主动搬出了宁婉的公寓,并在另一个便宜的小区租了房,宁婉还特意去看了看房子情况,确认确实性价比还行这才离开。

    此刻,宁婉含蓄地抿了下唇角:“虽然现在发工资了,但我知道你除去房租什么的,肯定生活费紧巴巴了,我这周很宽裕,反正我自己做饭,就添双筷子的事,没关系的啦,不用太感谢我哈哈哈哈……”宁婉自我陶醉道,“虽然我是确实真的还不错,你一定要夸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哈哈哈哈……”

    “……”

    只可惜宁婉如此自我感动,却并不知道傅峥心中此刻的悲凉……

    他其实真的并不是很想吃宁婉亲手做的东西……

    不得不睡在宁婉家地板上那两个耻辱的夜晚里,傅峥也不得不内心含泪地咽下了口感粗糙的食物,宁婉的厨艺也就刚达到“能吃”的级别,而傅峥对吃是相当挑剔的,这点上可以说他从小是锦衣玉食的典范,长久的饮食习惯让他甚至能分辨出虾的新鲜程度,然而到了宁婉那里,傅峥觉得自己再多吃几次,就要能分辨出虾死的新鲜程度了……

    自己为了躲避继续睡在宁婉家地板上的“殊荣”,不得不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问朋友借了一套老破小,假装是自己未来租住的房子,等宁婉“验收”过后,令她相信了自己绝无可能再去找高远,确实“洗心革面”了,稳住了她,这才得以搬回了自己的五星级酒店……

    傅峥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不用了吧,这样太叨扰你了,我自己解决就行。”

    可惜宁婉很坚持:“没事啦!也不很贵,你放心吧,每天的菜啊肉啊我都是买的前天晚上打折的!很多只要半价的!”

    “……”

    听完傅峥觉得更放心不下了……

    “真的不用了……”

    “别不好意思了!”宁婉却三下五除二地替傅峥做了决定,“走吧走吧,下班了,上我家去吧!不然你准备晚上吃什么啊?超市的打折快餐吗?我帮你算过了,你这一周在我那吃晚饭,最起码可以节省两百块,可以买好多日用品了!精打细算过日子!”

    傅峥心如死灰地跟在宁婉身后,准备拿出手机给高远发个信息,让这位塑料朋友给自己及时打个电话,然后好假装临时有事趁机溜走。

    然而傅峥刚跟着宁婉走到小区门口,还没来得及行动,他和宁婉的路就被一辆宝马七系给截断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5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