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八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本来正想着晚上的菜色搭配, 结果一阵尾气后,一辆豪车停在了自己面前,阻断了前路。

    副驾位上, 一名穿着贵气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摇下了车窗,看向了宁婉,语气娇嗔:“宁婉啊,真是的,你都在忙什么呢?”对方豆蔻色的嘴唇轻轻开合,“我都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短信了, 你怎么都没看到啊?忙什么呢?”

    宁婉抿了抿唇,没想到施舞竟然这么有毅力堵到了社区门口,只能皱眉回答:“工作太忙了,没顾上看手机。”

    眼前这位施舞是宁婉的高中同学,并且可能是所有高中同学里对宁婉最关注的一个, 可惜不是什么好的关注,宁婉高中开罪过她,此后遭到了她极大的报复和排挤,甚至早就已经毕业了都工作了, 施舞还是“深爱”着宁婉,什么事都要强行碰瓷带宁婉一同出场, 然后找尽机会奚落嘲讽一番。

    此刻,她正挑着细致描摹的眼线, 一脸看好戏般地看向宁婉:“我说老同学, 我可真没想到社区律师这么忙呢!”她佯装出不解无辜道,“可听说社区律师都是接小案子的, 虽然收入不高也不是律师里多高大上的分工类别,可应该很轻松啊, 毕竟不是大案收费也不贵,怎么宁婉你都忙的没时间看手机了呢!”

    表面听起来挺关切,但施舞这字里行间的恶意都快满的溢出来了。

    她看向宁婉,假意抱怨道:“算了,你太忙,我这个上市公司的法务反而倒是挺闲的,那就我来找你好啦,我今晚生日宴会嘛,都打了好几次电话发了好多短信特意来邀请你一起去了,你都没回,那我男朋友今天正好开着新车来接我嘛,想起你没买车,下班这个点又难打车,就算看到我的信息也只能坐公交来,那你说公交得多挤呀,所以就特意让我男友载我一起来接你啦。”

    又来了。

    宁婉简直想要当空翻一个白眼,施舞算是他们高中里家境相当好的典型,因此虽然不学无术但靠家里关系点招进了个还行的大学,学的也是法律,毕业后靠家里关系进了容市一家上市公司的法务团队,自此便开始拼命蹦QN瑟,恨不得什么事都踩上宁婉两脚,一把年纪了,还成天眼皮子这么浅薄这么无聊,也算让人叹为观止。

    施舞见宁婉脸色不愉,更是眉飞色舞:“你也是的,女孩子,要学会照顾自己呀,做个社区律师而已,整天忙得看手机的时间都没,那就更没时间谈恋爱了。你看看你,弄这么灰头土脸的,怎么找对象呢?要知道,女孩子的黄金年纪也就那么几岁……”

    宁婉早知道了她的套路,看起来是姐妹情深特意约自己参加生日宴,但实际不过是叫自己过去炫耀她的幸福生活顺带奚落打击,这当然不能去。

    没钱没前途没对象,这基本是施舞踩踏宁婉的主要路线,宁婉本来都懒得理睬,可今天大概火气旺实在有些不想忍,她看了看身后正隔岸观火的傅峥,决定把这位群众演员拉来凑个数。

    “怎么没男朋友呀?这不就是我男朋友嘛。”宁婉换上了营业假笑,一把把傅峥给拽了过来挽进了手里,她顶着傅峥愕然之后变得好整以暇的目光,硬着头皮继续道,“施舞啊,今晚我和我男朋友约好一起过了,现在他也来接我了,真的不能去你生日宴了,就祝你生日快乐吧。”

    不管怎样,傅峥这个人外形气质上真的基本吊打99%的男人,宁婉看着施舞看向傅峥后从震惊到气急败坏嫉妒扭曲的嘴脸,一时之间也体会到了扬眉吐气的暗爽。

    只可惜宁婉到底还是低估了施舞,她咬了咬嘴唇,然后打开车门,径自走了下来:“你这么见外干什么?我和我男朋友都特意来接你了,今晚你就带着你男朋友一起来,不就多一张嘴吃饭吗?还帮你俩节省一顿晚饭钱呢!”

    她笑了笑,眼神傲慢地打量了傅峥一眼,然后佯装温和道:“我男朋友今晚为我在心悦酒店包了场,里面的海鲜可好吃了,你们平时没吃过,一定要去啊,不花钱!”

    这话说的,简直像宁婉和傅峥是没见过大世面要饭的似的,把宁婉简直气的想打人,结果她没想到,更气人的还在后头――

    施舞看了宁婉一眼,又看了傅峥一眼,然后状若同情地叹了口气,凑到宁婉身边,压低声音道:“宁婉啊,我说你这男朋友怕不是因为怕丢脸随便在路上拉的吧?怎么平时从没见你提起有男朋友呢?何况你看你俩怎么都貌合神离的,看着别说甜蜜,都不太熟,我都来接你了,也邀请你俩一起来了,你还死活不去,别不是因为这个吧……你放心,我和你老同学了,不会为这事取笑你,要是你还单身,今晚我就给你介绍几个有钱的朋友认识!”

    虽然知道施舞这是激将法,可宁婉怒气冲关之下还是着了她的道,傅峥确实只是自己拉来的假男友,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罩着的麾下小弟,不就是出场应付个生日会吗?还不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指哪打哪!那今晚就让自己带兵出征好好出场,搓一搓施舞的锐气!

    “既然你这么诚心地邀请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宁婉忍着情绪笑了笑,把头就往傅峥身上一靠,“那我就和我男朋友一起来了呀。”

    大敌当前,宁婉也顾不得矜持了,她如今靠在傅峥身上,过近的距离,她才闻到了傅峥身上的男士淡香水味,以宁婉贫瘠的形容词难以描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味,只隐约觉得这个味道很高级,带了非常讲究的后调……

    实话说,这味道……还挺有魅力的……成熟、稳重、冷感里透着性-感,被这样强烈的气息袭击,宁婉都觉得自己的脸忍不住红了起来……

    事发突然,自己并没有时间和傅峥对口径和暗示,只能殷切又求助般地看向对方,好在傅峥这厮还挺上道,在短暂的僵硬和愕然后,他就很快进入了剧本,回手轻轻揽了下宁婉的腰,回了施舞一个漫不经心的笑,那表情,看起来完全像个不可一世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

    大概因为平时为了面子装有钱人装久了,傅峥这家伙不仅演技娴熟,连台词功底都是一顶一的,他瞥了施舞一眼,用犹如下凡一般勉为其难给尔等凡人布道的态度漫不经心道:“宁婉比较慢热,脸皮也比较薄,不像有些女生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肤浅晒恩爱,而且独立女性,本来不依附男性,没必要一口一句‘男朋友’挂着,平时没提起我也很正常。再说秀恩爱死得快,我追宁婉好久才追到,她不想当众亲密,我当然尊重她。”

    傅峥露出一个浅笑:“毕竟她不是我的附属物,我才是她的附属物。”

    傅峥此刻温柔迷人,宁婉就靠在他怀里,听着这男人低沉沙哑性-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突然在一刹那理解了高远。

    害,高远这色-中-饿-鬼,没想到眼光确实毒辣,傅峥这种男人,虽然没什么钱,可从品相气质上来说,都是稀有上等品了,难怪他垂涎欲滴,冒死都想潜规则,也不怪他,宁婉晕乎乎地想,平心而论,自己要有钱,恐怕也是要忍不住潜规则傅峥的……

    *****

    而等宁婉从晕乎里恢复理智,她已经和傅峥坐在了施舞男朋友的宝马七系里,只是刚一冷静下来,宁婉就深切地后悔上了,俗话说的好,小不忍则乱大谋,诚不欺我……

    几乎是宁婉和傅峥一上车,施舞就没停过炫耀――

    “正好给你们介绍下,这我男朋友杨培,说起来巧,他也是学法律的,现在在天恒所工作,虽然年纪只比我们大一点,但已经快冲par了,创收再努力一把,三年内就能升合伙人了。”

    施舞说到这里,意有所指地回头看向傅峥:“宁婉,你不介绍下你男朋友呀?”

    “哦,他叫傅峥。”

    只可惜一个不想说,一个就越想问,施舞乘胜追击般直接对傅峥道:“哎呀,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傅峥态度镇定自若,惜字如金:“律师。”

    “这么巧哦!我们四个岂不是都学法律吗?那傅峥你在哪家律所工作呀?”

    “他还没确定去哪家律所呢。”宁婉生怕傅峥露馅,赶紧截过了话头,然后脸部红心不跳地继续道,“傅峥呢,宾夕法尼亚法学院毕业的,在纽约工作了几年,是Weil&Tords的资深律师,要不是因为家里有事不得不从美国回来,这两年也要升par了,如今回国了,就也想先放松一下,虽然邀请他加入成为资深合伙人的offer很多,但他还没确定好去哪家所呢。”

    宁婉这番话,真假混杂,傅峥的学历是真,可履历和合伙人身份则是她随口胡扯的。

    外所的合伙人比天恒这样的国内小所合伙人含金量可大了不是一点两点,果不其然,施舞一听到这里,眼里的嫉妒都快变成飞刀插宁婉身上了。

    而施舞的男友杨培一听到Weil&Tords的名字,没忍住诧异地从后视镜看了傅峥一眼。

    宁婉此前并没有多注意杨培长什么样,如今循着后视镜看去,才发现这男的长得倒算是端正,要平日里路上遇见也算个帅哥,但一摆在傅峥边上,就不太够看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话一点不假,如今往傅峥那一摆,杨培原本算得上俊朗的脸,不知道怎么就寒碜了,更主要的其实倒不是容貌长相的对比,让杨培完全被压制住的反而是那种气质,虽然长得还算周正,但杨培看起来不太有底蕴,穿着打扮确实都是牌子货,但炫耀外露的意味太过明显,以至于整个人带了点浮躁的气息,反而是傅峥身上,自带一种安静内敛的上位者气质,如果说傅峥像个顶级奢侈品正牌,杨培就像个低配版的仿牌。

    嫉妒和敌意这种东西,并不是女人间才独有,杨培能和施舞走到一起,自然是气味相投,如今在轿车内这么密闭空间和一个气场比自己更强大的男性共处,这好胜心一下子被激发了起来。

    他状若不经意道:“你Weil&Tords出来的啊,我有个同学也在Weil&Tords呢!也是纽约office,叫石成,你既然都在那要升par了,肯定认识他吧?他在所里目前是从事什么领域来着?跟的哪个团队啊?”

    显然,杨培和施舞一样,都本能的不相信有同龄人能比自己优秀那么多,先入为主就觉得是宁婉在吹嘘……

    当然,这也不怪他们……宁婉心虚地想,自己确实是在吹嘘,只是因为这项业务太生疏,一下子吹破天了,把傅峥这人设给造作得太逆天了,眼看着要惨遭当场打脸……这可真是小捧怡情,强捧灰飞烟灭……

    宁婉痛苦地闭了闭眼,恨不得自己当场消失,这种问题……Weil&Tords只是自己随口瞎扯的,哪里想得到杨培还真有认识的人在里边……这下完蛋,全面穿帮……

    然而让宁婉没想到的是,傅峥比她镇定多了,他只轻飘飘地看了杨培一眼,然后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这个问题:“Weil&Tords里有针对中国市场业务的团队,所以华裔有很多,纽约office就有大约100多名律师,我没空一个一个普通员工都认识清楚,尤其如果他的层级不够高的话。”傅峥笑笑,“不好意思,我确实不认识他。”

    宁婉本来觉得自己都死了,傅峥这一番话讲完,她只觉得自己又好了又能行了,忍不住抬头就对傅峥露出一个赞许的眼神暗示。

    瞧瞧这话,说的多么滴水不漏,既没有露馅,还低调地彰显了自己的身份。

    这小子,装逼上确实很有天赋!也难怪自己当初都以为他多有钱呢!看看这个装逼的专业能力!宁婉觉得,傅峥要把这份敬业用到做律师上,绝对能成大事,是个人才。

    杨培被堵得没话说,但施舞自然不是这么轻易就偃旗息鼓的,很快,她的表情就又缓和下来,重新恢复了冷静,像是识破了宁婉傅峥的破绽一般,语气再次带上了试探:“宁婉,你男朋友这么厉害啊,做什么法律领域的呀?现在国外经济也不行,也不用迷信外所,最主要的还是要选对从业的法律领域呢!你男朋友选择回国就很对!”

    这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可如今宁婉也只能骑虎难下佯装镇定道:“商事。”

    商事不论在哪儿都是最赚钱的,这口气,宁婉不想输。

    “哎哟,这么巧!”结果一听这答案,施舞就打蛇上棍了,“我们公司最近刚准备收购一家美国公司的股权,条款基本谈妥了,准备和境外卖方deal了,但是就在要不要加保险条款上,遇到了难题,宁婉,你男朋友既然是商事领域美国大所都快升par的资深律师,那不如给我指点一下?”

    “……”

    虽然因为一直想从事商业领域,宁婉专业书籍和案例看了不少,可商事领域的保险法律问题是非常专精的,也不单是课本上看看就能通透的,需要大量实操经验,尤其涉及到境外并购,宁婉虽然很想帮傅峥解围,然而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

    果然,假的真不了……

    宁婉心里做好了遭受施舞暴风雨摧残的准备,努力挣扎道:“傅峥虽然是商事,但是商事也有很多细分啦,保险这块他也……”

    “境外并购保险当然是必须的,即便现在双方合作前在协议细节上相谈甚欢,但如果合同中缺少陈述与保证险,交易完成后出现问题会难以追责,尤其境外卖方多数是SPV,当然应该做一个W&I保险条款……”

    结果没等宁婉试图解围,傅峥就非常自若流畅地讲解起来,因为语速非常快,稍有不认真听,就根本跟不上他的逻辑,大段的专业术语加上匪夷所思的实操指导,直到傅峥讲完,宁婉虽然一脸了然,但实际并没有听懂……

    而施舞则比自己还差多了,她的脸上呈现出了一种全然的空白,连装听懂都装不下去了……

    高啊!要不是大敌当前,宁婉差点就拍起手来!傅峥!真的是个人才!

    搞一点这种英文专业术语,再随便夹杂点乱七八糟看起来很专业又听不懂的操作把人绕晕,根本装逼于无形,唬唬施舞和杨培这种学艺不精的人足够了!

    施舞瘪了,但杨培还是不甘,也不知道从哪儿又想出了个刁钻的问题:“面对恶意收购时如果使用毒丸计划,那……”

    就在宁婉又开始担忧这个问题怎么糊弄过去之时,傅峥却是抿了抿唇笑笑:“不好意思,我的费率是1200美金每小时,虽然你们是宁婉的朋友,但如果是咨询法律问题或者请教,也都是收费的,如果还有什么想问的,可以打个折,1000美金吧。”

    “……”

    像是生怕施舞和杨培气不死一样,傅峥姿态倨傲又欠扁地补充道:“你们也算是同行,平时也最讨厌免费咨询了对吧?”

    这下施舞和杨培还能说什么了,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干巴巴地连连点头称是,至此,这场戏总算是告一段落,几个人一路无言,安然到了施舞的生日宴酒店。

    *****

    好在一到会场,施舞作为主办人和寿星,一下众星捧月,很快招呼这个招呼那个,生日会场里采取的是冷餐鸡尾酒会形式,除了偶尔几个略眼熟的同学或校友外,施舞还请了很多工作后认识的朋友人脉,大部分宁婉并不认识,也没一进场就去社交交换名片,只是拉着傅峥就到人少的桌边先吃起来。

    “还好有惊无险!”宁婉吃了个生蚝,松了口气,忍不住又愤慨起来,“施舞说我没吃过心悦的海鲜,对啊,我就是没吃过!”说完,她又泄愤地吃了一个,“好吃!既然来了,我就要吃回本!”

    她一边吃一边还要给傅峥拿:“你也吃一点,刚才你的表现太优异了!以后做律师要是觉得没前途,考虑下转行去影视圈吧,你这波颜值,我看可以!”

    宁婉对傅峥的表现非常满意:“我和你说,你刚才的临场反应能力真的绝了!竟然什么梗都能接上!我还以为我编得太离谱都给你吹过头了,毕竟我都拿Weil&Tords的名头出来了……”

    结果不提还好,一提Weil&Tords的名字,傅峥的脸上竟然还露出了微妙的嫌弃:“为什么用Weil&Tords?不能用Watchtell&Pirkins吗?而且为什么是过几年才能升par?”

    宁婉一口牛肉差点噎住,她瞪了傅峥一眼:“你还嫌我吹得不够啊?Watchtell&Pirkins那是美国最顶尖的商事所,top 1你知道吗!吹你从这里离职的也有点太浮夸了吧?而且不说过几年才升par,难道说你已经是美资所的par吗?!”

    “傅峥啊,虽然可以理解你艺高人胆大,但演技好也不能太飘,我给你挑Weil&Tords都是有理由的,那算是美国的规模大所,作为法律从业人士,多少也听过名头,但因为又非顶尖大所,人员又众多,所以就算施舞起疑想去排查,估计也查不多出个所以然来,非常适合浑水摸鱼编造履历贴金。”

    “你知道造假的艺术吗?还Watchtell&Pirkins的合伙人呢,现在诈骗犯都有职业道德都不会这么说了!”

    看得出对自己的教训,傅峥是不大服气的,但最终大约觉得自己说的还是有道理,他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宁婉想了想,刚才还要多谢他帮自己解围,于是放软了语气:“当然你真的思维特别敏捷,刚才施舞问你那个境外并购保险的事,你竟然随口拉了堆术语胡乱一通把她给镇住了!”

    大概这次这次的表扬终于到了点子上,傅峥微微抬高了声音,盯住了宁婉:“你说……我是胡乱说的?”

    “是啊!不过没关系,反正施舞不懂,毕竟境外保险里的法律知识,水很深,就我这样的资深律师,也就略懂一二而已。”

    宁婉咳了咳,想起傅峥毕竟是自己新收的小弟,今天自己都靠小弟来救场,有点没面子,于是努力装模作样般挽尊点评道:“虽然你刚才说的里漏洞百出,不能深究,但听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唬住外行绰绰有余……”

    宁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番吹嘘生了效,她抬头,就见傅峥一脸微妙笑意地看着她:“恩,你这哪里是略通一二啊……你懂的可真多啊,不过也不能骄傲,境外保险这块,回去还是要多看看啊。”傅峥顿了顿, “毕竟我还等着你教我呢。”

    只是虽然是夸赞的话,宁婉总觉得傅峥的语气里带了点揶揄,那说话的调子拉得老长,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

    看看,肯定是刚才的入戏后遗症。

    宁婉没多想,又给傅峥拿了两个生蚝:“这个好新鲜的,平时像我这种消费水平是绝对吃不到的,你快趁现在多吃两个。”

    傅峥虽然看起来不太感兴趣的样子,但还是很给面子吃了口,只是很快他就又吐了出来,一脸一言难尽:“这生蚝哪里新鲜了?不新鲜,最起码死一天了。”

    宁婉直接笑了出来:“行了行了,你别太入戏了,适可而止,别装逼了,现在没人注意我们。”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2百年好合作者:咬春饼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