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八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完满结束了社区趣味运动会, 宁婉便回了家。

    因为又有社区的居民给宁婉送来了告别礼,东西一下子太多,只能麻烦傅峥一起搬运。

    “正好一起吃个饭吧, 也省得你自己做饭啦。”

    不论如何,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等傅峥把东西放下,宁婉便和他拉着手去超市采购食材。

    两个人都不是拖拉和犹豫不决的类型,很快三下五除二便买好了蔬菜和肉类,只是在路过水果柜台的时候,傅峥停下了脚步, 宁婉看着他走向了进口车厘子的方向。

    “我昨天刚买过水果,家里有荔枝、葡萄、桃子还有西瓜,都来不及吃呢,等吃完再买新的吧。”

    结果自从和自己在一起以后几乎百依百顺的傅峥这一次却有些固执:“想买车厘子。”

    宁婉看着他冷静镇定的表情,有些失笑这男人突然的孩子气。

    “特别想吃吗?”

    傅峥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是的。”

    这些进口的车厘子品质非常好, 因此价格也同样美丽,但宁婉想了想,再穷不能穷男人,自己都拍胸脯保证养傅峥了, 人家又不是要自己给他买豪车,不过就是想吃点车厘子而已, 如今自己已经是大par的人了,犹豫什么?

    买!

    宁婉当即拿了一盒进了购物车。

    只是自己心里想着给傅峥花钱, 最终买单时却是傅峥抢先一步结款的。

    宁婉的心里既甜蜜又有些酸涩, 想着等之后见了大par,一定要当面再给人家推荐一下傅峥,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即便囊中羞涩, 赚的没有自己多,嘴上也开玩笑让自己养他,但实际从不喜欢用自己的钱,虽然穷,但他为自己花钱的样子像极了爱情……

    *****

    回到家,傅峥自告奋勇去洗菜,宁婉便在客厅里坐了下来,然后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也是巧,这个点,容市当地的新闻频道里正在播放今日奇闻异事,而几乎一打开电视机,画面里就出现了熟悉的背景――竟然就是不久前宁婉和傅峥才去过的游乐场。

    这个时间点这档节目基本是调解感情纠纷类的,宁婉有些好奇,这游乐场还能引发出什么感情纠纷吗?

    画面里一个脸部打了马赛克处理的男孩正在控诉:“我和我女朋友很不容易,我们是网恋,而且我移民国外了,常年在国外读书,平时都是视频沟通,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异国恋,也不是没有争吵过,但基本都挺过来了,今年我准备回国发展,本来准备要向女朋友求婚了,结果出了这么个岔子。”

    主持人循循善诱道:“所以你能和观众朋友们讲讲是什么样的岔子吗?”

    男生顿了顿,气愤道:“这次回国,想陪女朋友到处转转,听说新开了那个情侣主题游乐场,挺新鲜的,于是就带女朋友去了,也参加了那个最热门的秘密交换树洞,可我没想到,工作人员忙中出错,把我写的秘密纸条给调换错了,也不知道变成了谁的给我女朋友。”

    “我写的是,等我回国就结婚;结果这个别人的纸条里,写的却是对自己异地期间一次出轨的忏悔。”

    男生看起来相当懊丧:“我们因为是网恋,又是异国恋,平时见面不多,即便见面了也是一起吃饭逛街出去玩,大部分时候见不着面都是打字、视频联系,所以之前她也不熟悉我的字体,一下就以为那纸条真是我写的,现在死活觉得我是骗她,要和我分手,我就希望这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给我澄清,并且向我和我女朋友,包括另外被弄错秘密交换纸条的情侣道歉。”

    ……

    主持人又找到游乐场主管人员采访,拉拉杂杂自然是一通扯皮,宁婉随便看了下,有些同情男生的同时也有些心有余悸,自己和傅峥的幸好没交换出毛病来。

    也是这时,在厨房里洗完菜的傅峥正好走了出来:“在看什么这么入神?”

    “就上次我们去的那个游乐场,秘密交换树洞好像因为客流量太高,出了岔子,把人家的秘密给交换错了。”

    傅峥瞥了一眼电视机,然后朝宁婉笑了笑:“反正我们的没交换错。”说到这里,他也有些失笑,低头哑声道,“其实一开始写下那个秘密,我心里挺没底的,因为对你来说这其实是挺重大的欺骗,我并不是你见到的我,而是另一个我,我当时心里也很紧张,生怕你不接受我。”

    一提起这事,宁婉心里又对傅峥怜爱上了,可不是么,自己确实没想到,傅峥并不是自己见到的模样,而是个怕黑爱哭的精致boy,当初写下这个秘密向自己坦白,他内心恐怕也很忐忑吧。

    “算了,不说这些,总之你只要记住,未来我不会有任何事会骗你了。”

    宁婉点了点头,两个人又聊了点别的,很快就转移了话题,电视频道里也很快进入了新闻联播。

    此后,两个人便一起动手做了晚饭,在温馨的气氛里吃完了晚餐,傅峥抢着收拾了碗筷――

    “做菜你负责的多,洗碗就交给我。”

    宁婉心里酥酥麻麻的,简直满意的不行,男人重要的不是钱,是愿意分摊家务的这份态度!傅峥这男人,自己可真是搞对了!

    光是看着身高腿长的傅峥在厨房里认真洗碗的背影,宁婉就觉得心里喜滋滋的。

    而傅峥却还嫌给宁婉的惊喜不够似的,洗完碗顺带还给宁婉洗了水果:“我洗了车厘子,放在厨房了。”他看了宁婉一眼,有些不自然道,“我洗碗洗得有些累了,你能去帮我把车厘子端出来吗?”

    虽然有些疑惑端车厘子这么举手之劳的事为什么傅峥不顺带从厨房出来时做了,但宁婉还是点了点头:“没问题。”

    只是等她进了厨房,走到了料理台前,宁婉就明白了――

    在料理台上,傅峥用车厘子给自己摆了一个爱心。

    也是这时,这男人走到了厨房门口,倚靠在厨房的墙壁上,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清了清嗓子解释:“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及时看到你在悦澜那套房里给我摆的樱桃爱心,所以现在还给你一个爱心。”

    说到这里,傅峥看了台上的车厘子一眼:“更贵的那种。”

    明明是成熟男人的年纪,然而傅峥有时候的胜负欲真的有点幼稚的可爱,宁婉笑着捏起一粒车厘子:“那你的爱心,我收到了,我要吃掉了。”

    傅峥也笑:“甜吗?”

    宁婉眯着眼睛笑了笑:“你要试试吗?”

    她说完,也不等傅峥的回应,就蹦跳着到了傅峥面前,然后踮起脚尖,在傅峥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亲了傅峥,把嘴里刚含下的车厘子喂给了对方。

    傅峥一开始是意外,随即就有些意味深长了,他去掉核,吃了车厘子,然后俯身凑在了宁婉的耳边:“是挺甜的。”

    然后落下的便是他的吻,一开始只是亲了亲耳垂,既然是脸颊,然后是眼睛、眉梢、鼻尖,最后是唇瓣。

    此刻华灯初上,屋里就只有宁婉和傅峥两个人,原本只是挺纯洁的亲-吻,只是吻着吻着气氛就变了,傅峥和宁婉的气息都乱了。

    宁婉从没想过光是吻就能吻出这么禁-忌的感觉,好像浑身都发-烫起来,每个毛孔、头发丝里,都是陌生的战栗感,两个人一路从厨房吻到了客厅,然后宁婉被傅峥轻轻推到了那张沙发上。

    这张沙发虽然无法变成沙发床,宁婉买的也是人家的二手闲置,但是质量确实物有所值,结实是真的结实,承受了两个成年人的重量,竟然除了发出暧-昧的嘎吱声外,并没有任何散架的趋势。

    宁婉觉得自己此时宛若一架钢琴,可以任由钢琴家那纤长的手自由弹奏。

    只是这支曲子明明前奏是那么和缓,随着曲调的深-入进行,却变得越发快起来,开始充满了那些炫技般的琶音、八度音和颤音,每一个音节仿佛敲在灵魂上,让宁婉的身体不自觉都产生共同颤动的共鸣。

    在疾风暴雨般的气氛里,傅峥终于放开了宁婉,他此刻喘着气,很有些急促的意味,然而动作还是温柔绅士,他看向宁婉:“宁婉,可以吗?”

    宁婉咬了咬嘴唇,脸红得像是能蒸鸡蛋,她点了点头,轻声道:“去房间。”

    气氛大好,既浪漫又缠绵,宁婉被傅峥抱在怀里,宁婉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心里既忐忑紧张,又有些天然的害怕,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虽然和傅峥共事已经有段时间,但真正确立关系在一起,却并没有很久……

    算了,现代社会,彼此喜欢,睡一起没关系!

    宁婉心里纠结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水到渠成顺其自然,只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她不希望自己的态度让傅峥误会是太好得手的随便。

    于是在亲吻的间歇,急需要对方肯定般,她微微推开了傅峥,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对方,决定再次认真地向傅峥表达自己的心意:“傅峥,因为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才觉得可以。”

    宁婉说话的时候,傅峥虽然眼神暗沉呼吸不稳,然而仍旧温柔绅士地看着她,耐心地等待她。

    宁婉感觉自己的勇气又多了点:“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别的都没关系。”

    傅峥这一刻是分裂的,身体很热,然而理智让他控制住行动,既想要立刻吻上宁婉的嘴堵住她的话,又觉得还是应该听完。

    说不动容自然是假的,喜欢的女生这种情况下的表白,换谁挡得住?

    宁婉想说的他自然也理解,自己摇身一变成了高级合伙人,宁婉大约是想解释她并非因为这个身份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她喜欢是实实在在自己这个人。

    一想到这里,傅峥的心也温柔了起来,他亲了亲宁婉的脸颊,声音喑哑道:“我知道。”

    宁婉是什么样的人,他自然是知道的。

    宁婉见他这样,显然是松了口气的感觉,也终于给出了可以继续的信号,她红着脸,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总之,虽然我们都不算有钱,但反正我们都年轻,两个人在一起,努力奋斗,想有的都会有。”

    傅峥本来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得到宁婉的信号后就开始吮-吻她的脖颈,然而一听这句话,他硬生生紧急刹车了……

    不算有钱?自己这样还不算有钱吗?

    傅峥不傻,联想到刚才宁婉随口一句提及的新闻,此刻他心里终于有了点不太妙的预感――

    “宁婉,你拿到的我的秘密是什么?”

    宁婉愣了愣,显然没料到这个当口傅峥问这么煞风景的问题:“就、就你怕黑,内心脆弱,还是个爱哭鬼啊?”

    她问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傅峥的表情,安慰道:“你别担心,我不在意这些,你尽可以拥抱你自己的真实性格,我的肩膀虽然不宽阔,但是也可以给你依靠着哭……”

    宁婉觉得自己说的合情合理,也挺委婉,并不会伤害傅峥的自尊心,然而傅峥的脸刹那间都黑了,他周身原本炽热的气息仿佛一下子全部冷却了下来,甚至原本揽着宁婉腰的手也放了下来,然后他往后退了退,刻意和宁婉拉开了距离――

    “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一下。”傅峥抿了抿唇,“我有件事情要你坦白。”

    ???

    车都要开了结果你给我说这个?宁婉一时之间也觉得有些玄幻,这种事,女生倒是还好,但男的……男的听说这种时候,但凡是个正常男性,都忍不了啊……

    宁婉一边这么想,一边狐疑地看向了傅峥的下-半-身。

    这种时候叫停,还一脸郑重其事说有件事情要坦白,怕不是……

    怕不是傅峥不举???

    爱哭没问题,不举的话……不太行吧……虽然这就有点伤男性自尊了,但为了未来的生活幸福,还是要去看看的……

    大概是宁婉瞄向傅峥的眼神和看向的部位太明显,傅峥的脸更黑了,他干巴巴道:“你放心,不是这方面的问题需要坦白。”

    那是?

    傅峥清了清嗓子,郑重解释道:“刚才关于游乐园的新闻,你看了吧?你说的怕黑爱哭,并不是我写给你的秘密,游乐园方面把我的也弄错了。”

    “啊?”

    如今绮丽气氛一扫而光,宁婉倒是认真的好奇起来,虽然自己写下的秘密看起来确实是交换给到傅峥了,但按照一般错误不会是孤例的定理来说,电视机节目里那位男生的遭遇也应当不是唯一一个,毕竟只要有一例,那说明游乐园这种交换秘密项目的流程里肯定是有问题的,再出错也很正常……

    只是难道傅峥给自己的秘密也交换错了?

    宁婉看向傅峥,直接问道:“所以你的秘密是什么?你原本要交换给我的秘密。”

    宁婉诚恳地想了想,只要傅峥这个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她还是都可以原谅的,只是她内心刚在天马行空地猜测着傅峥真正的秘密,就听到傅峥本人给自己扔了下一刻重磅炸弹――

    “我很抱歉,一直以来骗了你,我并不是什么穷苦的大龄实习律师。”

    傅峥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但仍旧很努力地保持镇定,仿佛生怕自己一个不镇定,更压不住宁婉的情绪,以至于坦白完毕后宁婉就跑了一般。

    “所以你是超级穷苦的大龄实习律师?”

    是比展现给自己的还穷?甚至又一次背上了外债?

    傅峥顿了顿,看起来有些难以解释的模样:“我看起来真的很穷吗?”

    “还行吧……”宁婉想了想,补充道,“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的。”

    “什么都可以原谅我吗?”

    “不是是非原则性问题的话可以。”

    傅峥抿了抿唇:“我在自己身份上对你造了假,本来在秘密交换项目里写了很长的坦白信,但显然最终没能到你手上。”

    宁婉惊了:“难道你不叫傅峥???”

    “这个没编,我确实是傅峥,但同时,我还有别的身份。”

    宁婉循循善诱道:“比如?”

    “比如是你的未来老板。”

    “哦!未来老板啊,我当是什么呢……”傅峥的坦白太过震撼,以至于乍听之下,即便耳朵接收了信息,大脑都没跟上,宁婉自然冷静地重复了一遍傅峥的话,过了片刻,才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过来。

    “啊?我未来老板?”她看起来有些没进入状态,“未来老公还是未来老板?我没听错吧?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傅峥,虽然我理解你作为男人肯定想未来能成为大par的心愿,但我们应该脚踏实地一点?先从实习律师转正再说?”

    傅峥看起来有些无可奈何,他斟酌用词般道:“宁婉,给你每天写邮件的、帮你处理沈玉婷团队、处理金建华的,都是我。”

    “……”

    宁婉陷入了沉默,显然事实真相的刺激太大,她还是没能真正反映过来。

    傅峥揉了揉眉心:“最初来社区,是因为想从商事转型做民事,希望快速了解国内的法律环境,尽可能接触各类的民事纠纷类型,高远说社区最适合我的诉求。”

    “最初的初衷确实不是为了骗你,但虽然身份上造了假,爱你是真的。如果有可能,我也不仅想成为你的未来老板,更想成为你的未来老公。”

    宁婉这个人越是内心震惊慌乱,表面就越是冷静,她看向傅峥:“你怎么证明你是高伙?”

    傅峥没说话,径自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几个银行的APP,然后递给了宁婉。

    宁婉看着账户总额里这一连串数都数不清的位数,又惊又馋:“这么多钱?都是你的?”

    傅峥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傅峥这招挺管用,原本宁婉是不信的,然而傅峥的银行卡余额让她立刻冷静了下来,不需言语,人民币总是让人与人之间更容易彼此了解。

    这下换成宁婉沉默了。

    因为事实和真相太过惊悚,震惊过后,宁婉别的情绪都还来不及就位,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就是还有些迟钝的尴尬。

    傅峥看起来想继续解释,只是还没来得及,就被电话铃声给打断了,他和宁婉道了歉打了招呼,便在一边接起来。

    电话是高远的,他人在外地,本来是去谈一个收购案,作为恶意收购方的律师,高远遭到了被收购公司股东的报复,回酒店的路上被人用棍子打了一棒,头上缝了好几针,还有轻微脑震荡,紧急请求傅峥的支援。

    挂了电话,傅峥的表情也沉了下来,他简单说明了高远的情况,然后看向了宁婉:“我现在会赶过去帮忙,高远现在的健康状况估计没法继续在这个案子上推进下去了,但今晚晚一点还需要律师和被收购方几个在国外的股东视频会议,我会过去帮忙收尾,顺带处理下高远受伤的索赔问题,看一下他的情况。”

    事发突然,这儿离高远所在地本身就有一小时车程,而视频会议会在一个半小时后举行,傅峥必须立刻出门,才能略微提前到达后和高远交接清楚并购案的细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高远曾就这个并购案咨询过傅峥,因此对这个案子的前景提要,傅峥并非一穷二白完全不知。

    “宁婉,我知道我欺骗你这件事很过分,也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可能一时之间很难接受,但我现在没有办法立刻和你继续解释,正好我们彼此冷静一下,我处理完高远那边的事,再回来和你沟通,可以吗?”

    傅峥的语气有种力量,等宁婉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情绪已经不自觉被对方带着走了,她点了点头,表示了对傅峥提议的认可。

    然后傅峥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转身离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2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3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