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九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这是傅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虽然因为业务不熟练, 过程有些后知后觉的迟钝,但一旦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傅峥并不会逃避。

    确定目标, 制定方案,获取结果。对任何事,傅峥从来都坚守这样统一的标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分析怎么能得到,最终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既然喜欢宁婉, 那么就一分一秒也不该浪费,下一步就是怎么取得宁婉的喜欢,然后把她占为己有。

    傅峥不是陈烁,他也从来不屑陈烁那种所谓的日久生情型攻略方式,很多时候战线拖得太长, 就容易横生枝节,比如陈烁就遇到了自己这个枝节。

    但一方面,傅峥自然也要感谢陈烁这种拖拖沓沓的感情理念,正因为他从没果断表白过, 以至于和宁婉的关系仍旧停留在学弟和学姐外加同事的层面。

    傅峥冷静理智地分析了下当下的情况,拜天降大狗所赐, 陈烁负伤出局,如今不足为惧, 自己就不用分心打击异己了, 只要专心攻略宁婉就行。

    但问题就在这里。

    要是平时,傅峥自然有一百种方法去表明自己的心意, 然后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只是如今……

    如今自己既是傅峥,又不是傅峥。

    人还是那个人,但自己的身份是造了假的,既然要表明自己的心意,那最起码需要向宁婉坦诚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所有真实履历、家境、工作背景。

    虽然傅峥自己的真实履历、家境和工作背景都不差,可对此他反而焦虑起来,此前造人设太过,宁婉又因为“同样的遭遇”对自己深信不疑,倾注了全部的信任,就算自己摇身一变从穷变富她还勉强能接受,这下属变上司,好像这落差就有点太大了……

    她未必能接受自己的欺骗,甚至因为老板和员工的天然阶级差距,就连现在和自己这种同事间的熟稔都可能荡然无存。

    傅峥想要的是女朋友,可不是什么拒人千里之外的戒备员工。

    刚才还在内心鄙夷着陈烁,傅峥没想到自己几乎是下一秒就设身处地地对陈烁理解上了――陈烁一直不表白,大略也是如此,生怕一表白后,连和宁婉如今这样的朋友关系都会消失,变得尴尴尬尬,因此在没有十足把握前,只能如此按捺不表静观其变。

    而除了担心坦白后宁婉把自己推得更远,傅峥也担心自己真实身份可能对宁婉判断的影响,宁婉想加入自己的团队,而一旦自己表明身份,再进行告白,那么宁婉对这份感情的考量上,是否会参杂到别的因素?

    因为不论如何,在职场里,上司利用地位的优势,手握足以拿捏下属职业未来资源的同时,向下属表白,这怎么听都像是变相隐形的职场霸凌。

    正常人遭遇这种告白,恐怕惊多于喜,即便不喜欢这位上司,并不想和他恋爱,也会忧虑拒绝后是否会对自己职场上有负面影响。

    傅峥并不想这样,他希望宁婉在考虑自己的感情时,没有任何外力因素,他希望她接受自己,完全是因为她愿意。

    于是这样就陷入了比陈烁还尴尬的境地,隐瞒身份先表白,那不坦诚,即便宁婉答应,也是对往后相处埋下了雷,容易引发信任危机;坦白身份后表白,那更糟,简直像是职场倾轧……

    傅峥平生第一次这么头大,一贯喜欢快速打法的他,面对宁婉,也只能先按兵不动了,此刻冷静下来想想,他才意识到,以往对所有案子都能快狠准,那是因为即便做了错误决定,可能会失去一个案子,傅峥也并不在乎,但他在乎宁婉,他不想贸然地失去她。

    傅峥想来想去,竟然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出什么办法,倒是时间一晃眼,已经到了周六,而就在傅峥度日如年内心挣扎之际,高远给他来了电话――

    “傅峥,能来所里一趟吗?我这边和美国客户有个谈判……”

    高远没有去美国留学过,虽然法律功底扎实,但英语是他的短板,阅读和写作还行,听力也勉强过得去,但用英语和人谈判,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平日里他团队招了个美国JD毕业回来的男生汪哲,结果今天这年轻律师正好结婚。

    “美国方本来约的是下周一的时间,但临时改期了,说今天就要谈,可这个时候,我总不能把人家从自己婚礼上拽过来吧?要不你来帮我应应急?”

    因为一直隐藏了身份,在宁婉面前也用力造了人设,傅峥平时和高远的交往都很小心,和高远讨论案子都尽量避开在正元所,偶尔几次去所里找高远,也都相当低调,不知情的外人看起来,也就是正常的实习律师和合伙人之间的沟通,如今傅峥还没想好怎么和宁婉交底坦白,就更当心了,尤其国际会议需要用远程会议设备,没法在高远办公室里进行,需要去会议室,而正元所的会议室是半透明的玻璃设计。

    “你就来吧,今天周六,所里其余人大部分都去参加我团队那男生的婚礼了,就我也是万不得已才只能红包到,人不到,回所里加班,别的没参加婚礼的同事,也是因为有事出差了,所以没别人会再来所里了。”

    “宁婉去了吗?”

    “去了去了,他们差不多一批时间进所的,除了像你这种新来的‘小实习生’没被邀请的,别的拉拉杂杂都去了。”

    总之,高远一席话最终还是打消了傅峥的疑虑,傅峥也确实需要工作转移下心里的烦躁,因此便也应了下来。

    ……

    *****

    邵丽丽只觉得最近特别倒霉,难得有个周末,这周各位老板还都给下面放假了,以便能参加汪哲的婚礼。

    汪哲是邵丽丽和宁婉的同期,如今和多年恋爱长跑的女友修成正果,邵丽丽也是祝福加羡慕,结果刚和宁婉坐到酒席上,崔静电话就来了――

    “丽丽啊,上次那个证据原件,我不小心忘在办公室了,然后张律师急着用,但是你也知道,我现在人在外面度假……你能不能帮我去拿一下啊?”

    “行,那我等参加完汪哲的婚礼去帮你拿。”

    “那来不及,张律师一小时内要看到原件,因为翻译件和原件好像有点不匹配,明天就要上庭了,还要赶在周末核对下呢,而且张律师过会儿也要出门,你能一小时里送到他门上吗?”

    邵丽丽其实不是第一次给崔静擦屁股了,早先很多分工的翻译活儿,崔静就常常连同自己那份扔给邵丽丽,这次崔静请了年假在外旅游,于是又习惯性把工作丢给她了……

    也是崔静选的甩锅对象好,邵丽丽劳碌命,又责任心太强,即便是同团队里别人的工作,也看不得烂尾,勤勤恳恳老黄牛,挂了电话,就准备起身。

    倒是宁婉拉住了她:“你别理崔静了,这活儿本来就不是你的,到时候搞砸了,张律师要找的第一责任人也是她,你就该让她没人兜底被张律师劈头盖脸一顿骂,治治她的毛病。”

    邵丽丽心里知道宁婉说的在理,可她一直是好学生心里,被人拜托了就不好意思拒绝:“算了算了,最后再帮她一次。”她看了眼手机,“现在离婚礼正式开场还有点时间,所里离这不远,我去去就来!”

    只是等邵丽丽火急火燎赶到所里,才发现会议室的灯竟然开着,她探头一看,发现高远正在会议室里,看样子是在视频会议,而他的身边坐着平日里跟着宁婉的那个实习律师傅峥。

    邵丽丽心里只想着找到崔静的证据原件,也没太在意,傅峥出现在这里也正常,毕竟是所里的实习律师,即便在社区挂职,所里的大par想要调派来用于某个案子也是常规操作,大部分实习律师可巴不得能被大par看上呢,毕竟从打杂入手一旦和大par熟了被看中,未来就自然而然能进入大par团队了。

    崔静本来说证据原件就在她自己桌上,可邵丽丽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打她电话又不接,找了半天,高远的视频会议都结束了,邵丽丽才在桌底下发现了那份卡在缝隙里的证据原件。

    等邵丽丽钻进桌底刚把原件拿着准备爬出来,结果就在自己视线里看到了四条腿――

    高远和傅峥结束会议后从会议室走了出来。

    好死不死,这两个人就停在了自己这张桌前,还在就什么专业术语讨论着什么。

    邵丽丽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现在钻出桌子出现在这两位男士的脚边,不仅猥琐还很狼狈,于是只好继续待在桌底,听着高远和傅峥对话。

    只是天不遂人愿,原本以为很快就会离开的高远和傅峥说起案子来显然有很多需要交流,而出乎邵丽丽的意料,两个人讨论的对话专业到她完全听不懂,傅峥讲到一些地方更是习惯性全程飙英文。

    想不到想不到,宁婉带教的这个实习律师,竟然还挺有两把刷子的,而且那态度,还挺睥睨,和高远这种高伙对话,要不是自己知道傅峥身份,还要以为傅峥这自信和气场,比高远还牛呢!

    邵丽丽在内心腹诽着,终于听到了这场对话结束的信号――

    “辛苦你了,傅峥,你自己开车来的吗?没开车的话要不要我送送你?”

    “不用,被宁婉看到了不好。”

    “你放心吧,宁婉去参加汪哲婚礼呢,不会看到,而且为什么我送你就不好啊?她又不知道你身份……”

    一听到宁婉的名字,邵丽丽就精神了,宁婉?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宁婉?难怪最近自己每次提起高远,宁婉的眼神就怪怪的……

    这种关键时刻,邵丽丽的好学生精神作祟,就算高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可自己躲在桌底下偷听也并不政治正确,只是就在她纠结是否要钻出来的时候,就听高远在她头顶振聋发聩道――

    “你也真是,早点和宁婉坦白呗,她又不会在意这种细节,毕竟你是老板,谁会和老板生气?何况等她知道你就是新加入的大par,再把她选进团队,她还有什么可介意的?”

    !!!

    !!!!!!!

    傅峥……傅峥就是新加入的大par?!

    *****

    傅峥正和高远聊着,突然听到脚边的办公桌底下传来“咚”的一声巨响,像是谁的脑袋撞到了桌底。

    高远吓了一跳,当即抄起了桌上的文件:“谁?小偷吗?傅峥,你快去报警,别有什么机密文件被偷了,不报警留档的话不好和客户交代。”

    “高par,是我……别、别报警……”

    伴随着有些熟悉的女声,傅峥微皱着眉,看着邵丽丽从桌底下慢吞吞像贞子一样爬了出来。

    他记得邵丽丽,这是宁婉的好朋友,而她显然听到了刚才的一切。

    只是明明被撞破秘密的人是自己,但邵丽丽却显得比傅峥本人还惊恐,她爬起来,站起身,整了整头发,就开始瑟缩地偷偷打量傅峥。

    傅峥看向了高远,高远也知道大事不妙,有些尴尬地打哈哈道:“我也不知道邵丽丽怎么在所里,正常不应该都去婚礼现场了吗?”

    因为临时来所里拿材料而撞破了不得了秘密的邵丽丽求生欲很强,当即简单解释了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所里,然后继续道:“我什么都没听到,高par,傅、傅par你们先聊,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等一下。”

    可惜天不遂人愿,邵丽丽趁机溜走的美梦没能成真,傅峥叫住了她,反倒是高远趁乱号称还有事赶紧的跑了……

    等所里只剩下自己和傅峥两个人,邵丽丽只觉得已经不仅是尴尬,而是头皮发麻。虽然面上还能维持冷静,但邵丽丽的内心已经完全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这个傅峥不是宁婉带的实习律师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要新入主总所的高级合伙人?可宁婉看起来完全不知情啊!!!以往自己去宁婉社区那玩是怎么对傅峥的?宁婉说他不重要,自己就好像还真的没怎么注意过人家……

    一时之间,邵丽丽心里一会儿狐疑一会儿尴尬一会儿懊悔,一般秘密被撞破,电视剧里多半就要被灭口了,如今这情况,虽然被灭口不至于,但……

    只是就在邵丽丽左思右想自己的悲惨结局时,傅峥开了口――

    “抱歉。”

    ???

    傅峥的声音平和镇定,看起来很坦诚,他向邵丽丽道了歉,然后仔细认真地解释了自己隐瞒身份在社区的初衷。

    “并不是刻意骗你们的,但当初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对此造成的误会我向你们道歉。”

    邵丽丽印象里盛气凌人的老板训话场面没有发生,傅峥看起来还是社区里跟着宁婉干的小傅,温和谦逊,仿佛并没有因为身份的变换而产生任何性格的差距,邵丽丽也隐隐松了口气,这位大par看起来格局很高,并不像是会为难宁婉和自己这种小律师的人,等回头赶紧和宁婉说说,别写邮件套磁了,大par就在身边!!!

    “我之后会在总所公开身份,但是,在这之前,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对面的新晋大par表情真挚神态恳切,完全让人信赖的同时甚至有些让人觉得拒绝他都是犯罪。

    然后,邵丽丽就听对方继续道――

    “希望你先保守我身份的秘密,暂时不要告诉宁婉。”

    邵丽丽有些晕了:“啊?”

    可宁婉是接触傅峥最多的,也是被傅峥这个身份隐瞒最多的人……为什么……

    “因为我想亲自和宁婉解释。”傅峥抿了抿唇,“我希望她能直接从我的嘴里听到事情的版本,我也会好好想清楚怎么和她沟通,毕竟她应当得到这样郑重的解释。”

    “宁婉的性格想必你也清楚,如果知道我这样骗她,可能会接受不了,但我很欣赏宁婉,在社区的这段时间她很照顾我,我也看到了她的能力,还是希望未来组建团队时她能来加盟,所以对和她的关系更是会慎重对待。”傅峥笑笑,“你知道的,如果处理不好,难保宁婉没有强硬的反弹,到时候产生了误解,给未来合作办案总是埋下了雷,对吗?”

    傅峥的谈话其实很有诱导性,虽然看着温和,但步步为营,意外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是他所想,而在他没有想好如何温和地化解自己身份带来的危机时,他并不想冒险,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让宁婉温和地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邵丽丽这一听,果然眼睛亮了:“你的意思是,之后你组建新团队,会选宁婉进去?”

    傅峥点了点头:“是的。”顺势露出略微苦恼的表情,“所以不希望和宁婉之间的关系出现什么大变故,在我想好怎么和她沟通坦白前,你能帮我保密吗?”

    “可以!没问题!”

    邵丽丽心里这一刻只剩下高兴了,替宁婉高兴,她终于能被选进大par的团队了,傅峥跟宁婉处了这么久,一定知道宁婉的为人和能力。

    “对了,还有一点,能不能也麻烦你一下?”

    听到大par有事要拜托自己,邵丽丽立刻打起了精神来:“傅par你说!”

    傅峥咳了咳,自然道:“宁婉身边,关系好的男同事,除了陈烁外,还有别的吗?或者不是我们所里的,别的同行也行,有这样的吗?”他看了邵丽丽一眼,补充道,“哦,我就问问,没别的意思,团队里还想招个男生,就想知道宁婉身边除了陈烁,是不是还有别的男律师关系还不错?如果和宁婉关系好,到时候可能会优先考虑。”

    大par果然是大par,考虑的都是组建团队这样的事,邵丽丽当即好好想了想:“在所里宁婉就和陈烁比较熟,其余男同事的话都挺一般的,她一直在社区那边忙,所里很多案子和会议没法参加……”

    邵丽丽说完,生怕傅峥觉得宁婉人际交往不行,赶紧补充道:“但是宁婉人挺好处的,我想傅par你找哪位来,她应该都能好好合作的。”

    一个老板组建团队,自然是希望团队内部的成员已经磨合完毕能好好相处的,有些老板活儿多,恨不得直接能拉出一个成熟的团队干活,结果听到宁婉在所里没别的特别熟的男同事,傅峥不仅没显得不悦,竟然看起来……有一些高兴?

    邵丽丽试探道:“您是准备直接把陈烁挖进团队吗?”

    陈烁虽然现在有团队,但只要两个合伙人之间同意,陈烁也有这个意向,团队的流动不是问题,照理说陈烁最近也在社区工作,虽然邵丽丽也得知他被狗砸了是挺惨的,但或许和傅峥朝夕相处下来,也得到了这位大par的喜爱?

    “不,不需要。”结果傅峥几乎是立刻回答了邵丽丽的问题,他又笑了笑,心情很愉悦的模样,很贴心地为陈烁考虑道,“中途换团队其实是大忌,陈烁现在跟的合伙人对他也很器重,他在那边的业务也刚上正轨,贸然换团队没有好处,年轻人踏踏实实在一个岗位上干就行了。”

    邵丽丽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大par就是大par,替陈烁考虑的多贴心啊!

    “另外,你刚才说今天过来拿证据原件,这件事本来是哪位负责的?崔静?”

    “恩,对……”

    “好的,我知道了。”

    傅峥又微微笑了下,然后关照了邵丽丽两句,特意为邵丽丽叫了辆专车,把邵丽丽送回了婚礼现场。

    *****

    只是邵丽丽这份高兴,在宁婉眼里,就有些不正常了。

    “你不是去给崔静擦屁股送材料了?来回这么一趟结果怎么还挺乐呵?”宁婉简直对自己这位小伙伴有些怒其不争了,“下次崔静再这样,你就该拒绝,这人也够不要脸的,每次轮上汇报工作吧,就抢功劳,那嘴皮子翻飞都能吹出花来,明明不是自己干的活,结果全揽在自己身上……”

    结果对宁婉这番话,邵丽丽毫不在意,反倒是关心起宁婉来:“宁宁,你最近和傅、傅峥,处得怎么样啊?”

    宁婉愣了愣,自己最近确实一直有偷偷忍不住看傅峥,难道做的太明显了?连不常来社区的邵丽丽都发现了?

    此前因为案子忙,宁婉也没多想,后来陈烁又出了事,整个都是焦头烂额,但这两天社区的事和缓下来,陈烁的事派出所也在有条不紊地调查中,自己得了空,便忍不住开始思忖起傅峥来。

    就算宁婉再逃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傅峥是不同的。

    只是没想到她自己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很多表现在外人看来都是司马昭之心了……

    傅峥很帅,又很高大,温柔又善良,虽然目前只是个实习律师,也并不是大富大贵,但宁婉相信,这样的傅峥走出去,路上想要嫁给他的小姑娘就有一大把。

    这么一想就有些泄气,宁婉如今虽然作为他的带教律师可以正当光明地亲近傅峥,可这身份也不能用一辈子啊,人家傅峥早晚要出师的……

    既然邵丽丽知道自己对傅峥的这点非分之想,宁婉也不遮掩了,她压低声音道:“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对傅峥好一点?”

    对傅峥再更好一点,傅峥说不定就舍不得也不习惯离开自己的好了!现代社会,女生主动出击也没什么不好的!

    邵丽丽果然眼睛一亮,脸上就差写“你可终于开窍”的表情包了:“是的!你要对他好一点!多好都不为过,你知道吗!”

    虽然答应了傅峥不对宁婉公开他的身份,但是稍加提点不违法吧?宁婉这人就是热心,作为傅峥的带教律师,果然一直心里想着是对这位下属关照一点更善待一点!邵丽丽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就开始给宁婉出主意怎么对傅峥好了,总之不管如何,先让宁婉拍上未来老板的马屁,这总没错!

    两个人鸡同鸭讲地聊了半天,宁婉似乎是想起工作,又有些紧张了起来:“哎,先不说这些,下周那位大par就要进行选团队的笔试了,也不知道题目难不难……”

    邵丽丽当即拍胸保证:“你放心吧,宁宁,这次我有预感你一定能进团队!”

    “我倒是还好,对自己还有点自信,我是担心傅峥。”宁婉叹了口气,“我怕他过不了,他这要是没过,可不就又要继续蹉跎在社区了吗……”

    邵丽丽的嘴角抽了抽:“我觉得你的担心大可不必……”

    宁婉却还在担忧:“我不是和大par一直有邮件联系吗?我今晚再给他写个邮件,再推推傅峥,虽然年纪有点大起步有点晚,但傅峥真的业务能力很强,而且还能坚守初心……”

    “别了吧……”

    给大par推荐大par本人,光是听着邵丽丽就觉得有点窒息和尴尬,她努力暗示道:“这同性相斥,过犹不及,你推太多,人家大par还觉得你想开后门呢。”

    “这么说也是。”宁婉想了想,“要是傅峥选不上,我再找大par也不迟,实在不行买一送一行不行,只要傅峥没意见,我愿意把我的工资分一半给他,换他也有机会来大par团队工作,反正这样的话,大par对团队员工支出的工资总量没变,还能多有一个手下,我看行!”

    “……”

    邵丽丽心想,我看不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4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5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