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四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事不宜迟,宁婉决定当晚就行动,和蔡珍告别后回到家里,宁婉就翻出了手机通讯录,自上次后,金建华就一直躺在她的黑名单里,她咬了咬牙,忍着恶心把对方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酝酿了下情绪,然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金par,过去有些事我觉得自己想通了,是我做的不对,很想和你当面解释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

    这条短信宁婉斟酌了再三用词,最终确保里面没有夹带自己内心的真实情绪,看起来确实像条认错短信,又委婉地充满了暗示,这才点击了发送。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金建华的回复就来了――

    “明晚六点我有空,悦城酒店中餐厅见。”

    言简意赅,没有什么多余的内容,也没流露任何态度,即便作为书证,联系上下文,也举证不出什么,倒是很符合金建华的风格,做起这种下三滥的事来滴水不漏谨慎至极。

    *****

    和金建华约好了见面地点,宁婉在心里又盘算了盘算明天的计划,把录音笔放到了包里,这才安心睡了觉。

    好在第二天社区里风平浪静,除了偶尔的几个咨询电话,倒没什么现场咨询,只是临下班的时候,陈烁叫住了宁婉――

    “学姐,今晚你有空吗?有空的我们一起吃个饭?之前说好的给你庆祝宴,还一直没吃呢。刚我朋友给我推荐了一家私家菜馆,要通过老板熟人才能预约,而且抢位,我就自作主张先预定上了,要不今晚就去那里?”他说着,看了傅峥一眼,“傅律师也有空吧?”

    虽然陈烁很希望傅峥摇头,但事与愿违,傅峥有空。

    傅峥有空就有空吧,反正舒宁这事,看宁婉的态度这顿饭怎么的也要带上傅峥,陈烁也不管了,能和宁婉一起私下吃个饭就行,吃完饭他到时自告奋勇送宁婉回家,一路上照样还能两人世界。

    可惜计划得挺美,结果当事人没空。

    宁婉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了陈烁:“改天吧,今晚我有点事。”

    宁婉说着,掏出了手机,切换到了高德地图,她看了眼从社区到悦城酒店,大约需要20分钟,她估摸了下时间,考虑下下班高峰期,提前半小时离开会比较合适。

    宁婉的社交圈其实相当简单,她要约什么人吃什么饭几乎陈烁都能猜出来,可今晚她这是约了谁?邵丽丽她刚约过,而对今晚的约饭对象,宁婉显然有些遮遮掩掩,陈烁旁敲侧击了几句,一贯大大咧咧的宁婉也都没有接茬表态,搞得陈烁反而疑惑和好奇起来,而更让陈烁有危机感的是,临到下班前,宁婉突然进洗手间化了个妆,再看今天她穿了一身明艳红裙和黑色漆皮小高跟,这对今晚约会郑重其事的态度,直让陈烁充满了危机感和不妙的预感。

    宁婉身边难道除了内忧傅峥,还有神秘外患?甚至有可能傅峥这都不是什么值得分眼神的竞争对手,只是个幌子,反而是外面那个神秘男人,让陈烁越发在意起来。

    宁婉几乎到点就拎上包匆匆离去了,她一走,陈烁就没忍住,他看了傅峥一眼,打探道:“你知道宁婉今晚约的谁吗?”

    结果傅峥抿了抿唇看了他一眼,那模样还挺冷静:“不知道。”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么镇定!

    陈烁循循善诱道:“可你看,宁婉今晚特意打扮了,感觉肯定是去见男的,而且还很重视和这个男人的约会,你就不好奇吗?”

    结果傅峥还是这么不冷不淡:“不好奇。”

    本来陈烁还想提点提点傅峥,毕竟关键时刻一致对外,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孺子不可教,而且宁婉一和别人约饭,他也没闲下,陈烁见他接了个电话,听语气是也和自己朋友约了个饭,然后竟然也走了,只留陈烁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一个个排查到底和宁婉约饭的是谁……

    *****

    宁婉是六点准时到的酒店餐厅,这家中餐厅虽然不是包厢制,但每桌之间都用了山水画屏风隔开,既阻隔了邻桌的视线,又保有了隐私,环境相当不错,当然人均消费也相当之高。

    大约为了端架子,宁婉到了半小时后,金建华大约觉得晾够了自己,这才姗姗来迟。

    自从自己“流放”到社区后,宁婉和金建华几乎没什么见面机会,如今她为了今晚,特意打扮过,红裙红唇,很是吸引眼球,金建华一见自己,果然脸上露出了点惊艳的神色。

    只是他很快落了座,收敛了表情,又露出了道貌岸然的一面:“也挺久没见了,小宁你这在社区也过了有两年了?工作和生活上这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等的就是这句话。

    宁婉撩了撩头发,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侧脸,表情看起来懊丧又苦闷,语气示弱,但音量却微微抬高,以便录音笔清晰记录下音轨:“金par,我这次来,是想和你道个歉,过去是我年少气盛不懂事,不知好歹,当时就不应该拒绝你的好意,现在在社区历练了两年,也知道基层的苦和累,不仅钱少事多,这样的工作经历对职场上升而言几乎性价比很差,助益太小了,可既然当了律师,自然还是想要接大案有个更好的发展的……”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任凭谁在社区蹉跎两年,恐怕也会待不住,金建华当初把宁婉逼到社区去,想的就是搓搓她的锐气,小年轻不懂现在律政职场多难混,也不知道珍惜自己的橄榄枝,就该好好人情下社会的现实。

    何况宁婉这样的学历背景,选择面也不太多,能进正元都是靠当年扩招,而进所后也没机会做什么大案,履历上还是很空白,即便想跳槽,也得不到什么好的待遇,甚至作为女律师,年岁渐长,能找到的下家还不如正元,何况在正元这样的大所,好歹还能有个念想,未来有朝一日能进高伙的团队。

    也确实如金建华所料,宁婉大约也是没找着更好的橄榄枝,并没有贸然跳槽,只能安安分分地待在社区。

    这两年来,其实金建华一度也没怎么想起宁婉来,毕竟所里每年都有一茬茬新来的女实习生,不少长得也可圈可点,可事到如今再次见了宁婉,才发现她还是不同的,她比她们都漂亮。两年的基层生活也并没有磨损她的美貌,相反,金建华甚至觉得如今的宁婉更多了几分味道。

    金建华其实没什么耐心,但对宁婉却算是多次破例了,也罢,他内心有些轻飘飘地想,宁婉长得这么漂亮,稍微有些任性和小脾气也是可以理解,当初虽然打了自己,但两年过去,这人遭受了挫折后,就明显成熟踏实也懂事了,这种时候自己再把人收进来,也省心的多安分的多。

    这么一想,金建华就有些飘飘然了,虽然仍旧把持着分寸,但语气已然带了点暧昧:“小宁啊,你当初就是太年轻,你看你这样漂亮,我也舍不得你吃苦,但人吧,不吃点苦,就分不清什么路才是对的,谁才是对你好的人……”

    宁婉忍着恶心,露出了乖巧听话的表情,她包里的录音笔全程开着,只是金建华果然很奸诈,一番话里仍旧滴水不漏,找不到明显的证据。

    这样下去不行,宁婉想了想,还是下了决断,她决定豁出去了!

    ……

    *****

    傅峥今晚本来并不想出门,但临下班时接到了高远的电话约饭,又想起宁婉一身娇媚红裙妆容精致郑重地出了门,虽然面上冷静自持,但心里倒是异常烦躁,陈烁的问题傅峥也想问,穿成这样出门,宁婉到底是去见谁了?

    一来二去心情不好,想来想去倒也同意了高远的约饭,自己对宁婉关注太多了,即便以后想把她纳入自己的团队,老板对员工也不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关心,自己是该适度放放手。

    “那我们去凯乐的西餐厅吧!”

    结果面对高远的提议,傅峥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提出了个奇怪的问题:“从社区出发,现在这个时间点20分钟的车程内,有什么比较好的餐厅?”

    宁婉离开前高德地图的语音提示里她今晚要去的餐厅距离社区办公室20分钟车程,而从她穿着的隆重来看,多半是个档次还不错的餐厅,约的应该也是挺重要的人。

    悦澜社区附近大部分是中低档消费场所,作为社区配套,餐饮公司多数为性价比高的那类,20分钟的车程内高档的餐厅应当不多。

    当然,对于宁婉今晚到底去哪个餐厅吃饭,傅峥并不好奇,他一点不关心,他就是回国后还不太熟悉周边商圈,随便问问了解下情况罢了。

    高远不愧是容市通,很快,他就想到了答案:“这片20分钟车程里的高档餐厅还真是不多,我印象里也就悦城的中餐厅吧,这家环境不错,人也不算多。”

    “就这一家?”

    “大概吧?反正我就知道这家,别的都不太上档次。”

    “那就去吃这家吧。”

    “?”

    中西餐里,傅峥一向更倾向西餐,然而今天,面对高远的提议,他竟然主动要求去吃悦城的中餐厅?

    面对高远的疑惑,傅峥抿了抿唇:“突然就想吃中餐了。毕竟是中国人,还是要多支持中餐。”

    “……”

    最终,高远还是遵从了傅峥的选择。好在悦城酒店的中餐厅环境确实还不错,每张桌子边都有山水屏风,傅峥和高远落座了其中一张后,没多久,隔壁的一张便显然也坐了人,傅峥透过屏风只看到一抹红色的轮廓,对方和宁婉一样,看起来穿了红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身形看起来竟然也和宁婉差不多……

    好在很快服务生的到来,让傅峥甩开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

    虽说自己推测宁婉或许会来这家中餐厅,但毕竟只是推测,宁婉也没准会选择性价比更高的别的小众餐厅,傅峥在内心说服自己,他来悦城酒店完全没有想要撞见宁婉的意思,毕竟容市这么大,离社区20分钟车程距离里,还有各色各样的饭店,自己也不过是随口问问高远然后随便选了家餐厅罢了。

    这么大一个城市,两个人下班后再遇见的可能性其实确实微乎其微。

    可即便知晓这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天和宁婉待在一起,如今傅峥竟然连看个邻桌屏风后的陌生人,都像宁婉了。明明穿红裙和宁婉身形差不多的人,这个世界上多了去了。

    只是很快,傅峥就意识到,自己这不是错觉了。

    这屏风虽然隔开了身形,但隔音效果却并不好,正常来吃饭,为了隐私,声音都是压低的,可邻桌倒是有些奇怪,这声音,也不知道为何,像是故意抬高似的,以至于坐在边上的高远和傅峥都听得明明白白。

    而几乎对方一开口,傅峥就敏感地认出了这是宁婉的声音,坐在他邻座的,自始至终确实就是宁婉,并不只是看着像而已。

    “金par,我这次来……”

    宁婉的声音虽然微微抬高,然而里面的语气却是从没在自己面前用过的娇柔,带了点撒娇一样的示弱意味,听起来嗲嗲的,以至于一瞬间傅峥都产生了恍惚。

    高远一开始没在意,但随着宁婉的继续,他也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看了傅峥两眼,压低了声音:“宁婉?”

    傅峥微微皱了下眉,没有做回答,邻座的宁婉却还在继续,声音娇滴滴的,又是埋怨又是哭诉的――

    “金par,对不起,过去的我真的是……”

    高远这越听脸上就越迷幻了:“金建华?宁婉怎么和金建华在吃饭?而且找他道歉?道什么歉啊?他俩不是看起来不太熟吗……”

    可不该很熟的两人,宁婉却用这种语气和金建华说话?这实在是很诡异。

    虽然有些女生很漂亮并且常常以容貌为武器,对异性老板撒撒娇就能换来轻松的工作,可高远印象里宁婉从不是这种女生,她反倒是有些大大咧咧的英姿飒爽,并不是恃靓行凶的人……

    只是……

    只是万事也没绝对,毕竟人是会变的,何况知人知面不知心,高远也没和宁婉长期相处过,而如今宁婉在抱怨的内容,他听来也确实是有些情有可原――

    “金par,社区真的太苦了,全是大爷大妈,案子又复杂又鸡毛蒜皮,当事人文化素质也不高,纠缠来纠缠去的,说的都口干舌燥了,还是不理解,稍微办的不顺他们意吧,就来吵闹甚至辱骂,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下去了……”

    邻座的宁婉还在继续哭诉:“我入职也几年了,总不能一直在社区蹉跎吧?金par,之前你想招我进团队,是我自己有眼不识泰山,现在才知道外面自己一个人独闯是多难,现在我教训也吃够了,人也成熟了,就想问问,我还有机会再加入你的团队吗……”

    听到这里,高远算是明白了,宁婉这找金建华吃饭是为了从社区调回总所,他看了傅峥一眼,才发现对方的脸色相当难看,印象里,傅峥并不喜欢女下属仗着女性优势达成什么目的,宁婉这样的做法简直是踩到了他的雷点上,何况直接朝金建华抛出橄榄枝,那就是明确了不准备堂堂正正竞争申请进入傅峥的新团队了……

    一想到宁婉抛弃了傅峥投诚了金建华,高远就有些同情,他低声劝慰道:“你也别在意,这个么,人之常情,宁婉在社区确实待很久了,她为自己考虑也是正常,你虽然要新组建团队,但是竞争肯定激烈,毕竟你是资历深案源足够的大par,宁婉评估了风险后,选择更稳妥的方式,先去套磁中伙,想求稳直接进到金建华的团队,也是可以理解……”

    是可以理解,但是傅峥心里还是觉得遭到了背叛,自己来来回回开小灶事无巨细给宁婉邮件里指导了这么久案例,结果希望她努力一把进入自己团队的苦心似乎根本没有传递给对方,一瞬间,傅峥甚至恍惚觉得自己是个惨遭渣男骗身骗心的受害者。

    何况想求稳进入金建华的团队,那话是不能好好说吗?平时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倒是从没轻声细气,结果怎么到了金建华这儿,用这种柔得能滴出水的语气?一个女性下属用这种语气和男性上司讲话,根本不合适。

    只是傅峥一口气还没下去,宁婉的一席话,就让他一口气又上来了。

    邻座的宁婉毫无觉察,用了更加示弱和可怜巴巴的语气,语气的末梢上都带上了暧昧:“金par,只要你能让我进你的团队,什么事我都愿意的……我、我已经知道错了,现在也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所以你看……”

    宁婉有些用词放低了声音,以至于听得不够清楚,高远一脸八卦,那神色,要不是碍于傅峥在场,都恨不得直接把耳朵贴到屏风上去偷听了。他一边努力分辨,一边朝傅峥努了努嘴:“你听听宁婉这话说的,怎么和想要和金建华发展不伦恋似的,人家金建华可是已婚多年了,孩子都上高中了……”

    高远摇了摇头,不认同道:“现在的年轻人啊,讲话也不知道个分寸,这被人误会了多不好,幸好我这个人脑子里很干净,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联想,也幸好金建华这人口碑不错,对老婆孩子好像都挺上心的,不可能做这种……”

    可惜,高远的最后一个“事”字还没说完,邻座发生的一切就狠狠打了他的脸――

    “你是真的什么事都愿意?”此刻响起的,是金建华的声音,然而不同于以往在所里那种稳重的语气,此刻金建华的声音带了很明显的轻佻,他轻笑了两声,“宁婉,你可要知道,我不是吃素的。”

    高远皱了皱眉,他看了眼对面,果不其然,傅峥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黑了,并且还黑的很彻底,要仔细分辨,这黑里,高远总觉得,似乎还有点绿。

    而面对金建华这明显的一语双关,宁婉不仅没推拒,反倒是含羞带愤般笑了笑:“难道金par是要吃了我吗?”

    这就是明显的调情了……完全不存在什么说话没分寸的解释了……

    ……

    而宁婉这话下去,高远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傅峥的脸,他觉得以现在傅峥的表情,有一种通体碧绿的趋势,可能放到十字路口去当绿灯也是没什么问题了……

    高远在内心叹了口气,傅峥啊傅峥,终究是错付了……

    *****

    宁婉翻来覆去朝金建华又是撒娇又是示弱,金建华今晚开了瓶红酒,一开始还端着架子道貌岸然,等酒精微微上头,宁婉又一脸娇羞懂事,他便果然渐渐放开了手脚露出了真实嘴脸,当面露骨地就和宁婉调情起来。

    宁婉忍着强烈的恶心与金建华虚与委蛇,话题也直往取证的方向走:“金par,那我以后要是什么都听你的,是不是你就不会再为难我,把我下放到社区了呀?”

    金建华此刻在宁婉的乖巧和含情脉脉里,早已三魂丢了七魄。他平日确实是个谨慎的人,但如今看着眼前的宁婉,一时之间也有些陶醉,在他看来,宁婉是绝对不可能再翻出他的手掌心了,毕竟她不是一流法学院毕业的,还只是个本科生,想在双一流如云的正元所里混出个所以然来,实在是非常不容易,此前又被自己使计踢去了社区,被折磨了两年,如今想要回总所向自己屈服的心绝对不可能有假。

    这么一想,金建华的动作就放肆了起来,他当即伸出手,拿起宁婉放在桌上的手摩挲起来:“什么都听我的?”他笑起来,用手指轻轻刮擦宁婉的手心,一语双关道,“我可是肉食动物,无肉不欢,不仅吃肉,吃起人来,也很可怕哦,你可不要吃不消喊停……”

    金建华的动作让宁婉滞了滞,她本来下意识想抽走手,然而取证的信念驱使下,最终还是稳住了自己的动作,好在这行为看到金建华眼里只是一种有情趣的欲拒还迎,并没有引起他的怀疑。

    忍受着金建华的动作,宁婉再接再厉继续道:“那你是不是答应我,以后不会针对我把我再下放到那什么社区去了?我在社区可累死了,真的干不下去了,总之,以后我都听你的,你想对我怎样就怎样,是不是金par你就不会为难我了?”

    金建华此刻精虫上脑,恨不得立刻把宁婉带到房间为所欲为,根本没在意宁婉话里的圈套,只继续摸索着宁婉的手:“我怎么舍得为难你呢?以后我疼你还来不及。”

    宁婉忍着想吐的冲动,继续对金建华笑,而她的手里,也被金建华塞了什么东西,宁婉低头一看,才发现是张房卡。

    都这时候了,赶紧乘胜追击了!

    宁婉佯装害羞般收下了房卡:“那……那以后金par你可不能欺负我……以前我不过就是不愿意跟你,你就那么针对我,故意排挤我派我去社区,怎么一点不怜香惜玉啊?弄得我在社区吃了两年苦……你是不是故意这样让我屈服啊?”

    金建华这时候早就上头了,他安抚地拍了拍宁婉的肩:“我那不是太喜欢你,看不得你不听话吗?让你去社区,也算是历练历练,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女孩子,就要听话,乖乖的才可爱……”

    虽然因为微醺,金建华说起来话来已经有些颠三倒四,但从这连续的录音来看,宁婉已经算是拿到了证据,已经没必要再和金建华虚与委蛇了。

    而见到宁婉站起来离席,金建华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他心里此刻正做着和宁婉一起翻云覆雨的美梦,色眯眯地看向宁婉,调侃道:“你怎么比我还心急……”这么一边说着,金建华就要去拉宁婉的手。

    宁婉录音到手,已经没必要和金建华虚与委蛇,正准备躲开,结果在她有所动作之前,有人先行一步挡住了金建华,直接用自己的身形遮住了金建华看向宁婉的目光,然后猛力就打开了金建华伸向宁婉的手――

    “你一个已婚的合伙人,离宁婉远一点。”

    是傅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