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十一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对最近办公室里的气氛非常满意, 陈烁非常积极主动,傅峥也充满了干劲,两个人都抢着争着干活办案, 几乎是咨询电话刚响起来的刹那,这两个人就开始抢着接,和抢答题似的;来实地咨询的案子,这两人也抢着接待,最后搞得宁婉什么活儿也没有,这两人都给干完了。

    “傅律师真是让我自叹不如, 三十了反应也这么灵敏,电话一响立刻就秒接了,我这个二十几的都甘拜下风!”

    “到底不如陈律师,年轻人就是有冲刺力,和百米赛跑似的, 人家老阿姨都没走到门口呢,结果你人影都没了,已经冲出去先接待了,虽然有点吓着只是经过并不是要咨询案子的路人, 但这开发案源的激情真的值得我多加学习。”

    “傅律师你太客气了。”

    “彼此彼此。”

    ……

    宁婉也忙着干活,没太在意傅峥和陈烁具体在聊什么, 但看他们两人对彼此微笑有来有往的模样,想来是互相学习互相夸奖, 顿时内心也有些感动, 难怪这两人谈个男性保健都能聊到一块去,这要不是性别相同, 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共同进步共同学习彼此成就,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还有那抢着做案子的模样, 宁婉只觉得自己这一刻很多余。

    男人的友情和惺惺相惜,真的很让人感动!

    *****

    只可惜宁婉并不知道,在傅峥眼里,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和陈烁之间的友情,根本不存在的,两个正值青壮年的雄性在一起,激发的当然是竞争欲,男人的攀比心一旦被激发起来,也很汹涌。

    陈烁越是对自己充满敌意越是想打压自己,傅峥就越是要反击,他可是个合伙人,就算隐藏了身份,也不可以输!否则等以后正式入职正元所了,还怎么服众?陈烁这个刺头岂不是第一时间要惹事?

    虽然傅峥和陈烁谁也没说破,但心照不宣就开始用办案率和客户的满意度在互相比拼,你接了个电话吧,我就弄个实地接待,总之要压过对头一头。

    傅峥到底是个合伙人,专业技能老道又比陈烁多了点基层经验,一天下来,累积办理的电话咨询和实地咨询量都远远超过了陈烁。

    自从升par以来,其实傅峥鲜少有这样拼体力拼效率的粗放型工作方式,他不缺钱,不缺案源,因此对客户的选择几乎可以称得上挑剔,很多时候接案子完全随心所欲凭心情定,今天心情不好,拒绝;明天天气太好,应该出去散步,不接;后天客户太话痨,沟通吃力,也不接……

    只是如今这样不论标的额大小拼命做案子,拼命为社区这些居民解决实际问题,虽然累,但做完后傅峥心里久违的又有了那种职业自豪感和满足感,仿佛原来一成不变的生活里重新被注入了激情。

    而很快,他也意识到,做这一切都是有回报的――

    临近下班时间,刘桂珍带着个保温壶,探头探脑地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见傅峥和宁婉都在,她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

    “小宁,小傅,太好了,你们都在!”

    宁婉连忙迎了上去:“刘阿姨怎么来啦?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刘桂珍一脸笑容:“没事,我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们,上次多亏你们帮忙解决了问题。”

    “是啊!多亏你们了!”

    傅峥循着声音看去,才发现刘桂珍身后还跟着史小芳,之前这两人因为鸡叫扰民闹得不可开交,如今倒是有说有笑一起出现了。

    被傅峥那么一看,史小芳也有些不好意思:“之前我挺不对的,歧视外地人,幸亏你们两位律师帮忙解决了问题,我和桂珍后来一来二去也熟了,发现我们俩还挺聊得来的,她人也实在,养那个鸡也是守信用才答应的,就觉得人真挺好挺讲道理的,之前是我被气昏头了,都没好好说话……”

    刘桂珍也一脸抱歉:“小芳,当初是我不好,那个鸡确实叫的你们心烦……”

    挺出人意料的,这两人一改此前一路打到办公室的胶着状态,如今竟然相处甚欢,不仅不吵架了,甚至很能互相体谅。

    “现在鸡一切都好吗?”

    对面宁婉的提问,刘桂珍恍然大悟般拍了下脑门:“都快忘了我来是干什么的了。”她说完,就把手里的保温壶提了提,“这鸡汤,特别煲了送你们喝的。”

    傅峥愣了愣,看向鸡汤:“这是?”

    刘桂珍笑笑:“是,就是那只鸡,它呀,之前教学任务完成了,郭老师提前开课了,绘画课程所以也提前结束了,如今已经不用养了,郭老师就让我自己处理,我就给到菜市场杀了,味道不错,我都家养的,饲料都纯天然的,你们一定要尝尝,这鸡汤鲜着呢!”

    史小芳也帮腔道:“味道好着呢!桂珍给我们家也送了一壶,真的鲜!你们一定要尝尝!”

    刘桂珍不容分说把汤塞给了宁婉:“你们吃着,过几天我们再来拿这保温壶!”

    这两人说完,就有说有笑挽着手走了。

    *****

    宁婉望着两人走远的背影,心里很是感慨,当初幸而处理方式灵活,不仅解决了纠纷,也没埋下任何祸端,使得这对邻居还能好好相处慢慢成为朋友。

    宁婉心里非常满足,而等她两眼放光地打开了保温盒后,就更满足了――

    “啊!真的好香!”

    这鸡汤确实如刘桂珍所言,看起来就很好,里面还放了不少菌菇,光是闻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保温壶里自带一个碗,宁婉在办公室里也放着两个装水果的玻璃乐扣盒,正好凑成三个,她开开心心分了碗,然后倒了一人一杯鸡汤――

    “来来来,喝鸡汤!”

    宁婉先给陈烁盛了一碗,然后再给傅峥盛了一碗,然后自己也来了一碗。

    鸡汤一如所料,鲜美又醇厚,只可惜宁婉喝到一半,就接了个电话:“我去拿个快递,你们先吃。”

    她急急忙忙把剩下的一半喝了抹抹嘴就往外跑。

    办公室里就剩下陈烁和傅峥了。

    傅峥看向陈烁,心里有些风起云涌,宁婉把保温壶自带的碗给了自己,而她和陈烁用的是她的玻璃乐扣,那是一对的,而且陈烁那个乐扣明显比自己这个碗大,陈烁那碗鸡汤,比自己的肉眼可见的多……

    鸡汤傅峥喝得多了,也不在乎多喝两口还是少喝两口,然而此刻,这并不是鸡汤的事,是尊严之战。

    鸡汤确实鲜美,但傅峥低头喝着汤,只觉得味同嚼蜡。

    凭什么?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三个字。

    严格说来,这鸡叫扰民的案子,是他傅峥和宁婉一起办的,当初有他陈烁什么事呢?结果如今一个根本没有参与过案子的人,竟然大剌剌冲进来摘取胜利果实挤占自己的成果了?

    为了这个案子,自己的高定西装被鸡啄了,自己的嗅觉在养鸡场的鸡屎里差点永久失灵,自己甚至屈尊按住了那只鸡,成功为那只鸡成为鸡公公贡献了一份力,然而如今?

    好不容易解决的案子,当事人的感谢鸡汤明明是给自己的,凭什么陈烁可以分一杯羹?分一杯羹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为什么他的那碗鸡汤还比自己的多?还多那么多!

    这不公平!

    傅峥的心里有些不服,但他没说什么,只低头喝汤,他是个合伙人,不应该为这种事斤斤计较。

    只是傅峥不打算计较,陈烁却是主动挑衅上了――

    “傅律师,你这碗汤,好像比我的少不少啊。”

    “……”

    陈烁笑笑:“看来学姐还是挺体贴的。”

    体贴什么?傅峥心里冷笑,那是对你的体贴,给你碗大的,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陈烁刚才办案里落了下风,此刻找着机会了,明显不想放过,傅峥板着脸喝鸡汤,陈烁还要落井下石――

    “傅律师是不是不能理解宁婉学姐的体贴啊?”陈烁笑眯眯的,“其实你这碗少,我这碗多,都是有道理的,学姐对你也很好的,鸡汤这个东西吧,嘌呤高,其实年纪大的喝多了不好,男人尤其三十几的,喝多高嘌呤的,很容易尿酸过高,要痛风呢,学姐一定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把大份的鸡汤留给了更年轻的我,毕竟身体机能是骗不了人的……”

    傅峥心里简直快要气炸了,男人三十一枝花,怎么就年纪大到都不能喝鸡汤都快要痛风了?这个陈烁仗着比自己小了几岁,每天揪着年龄说事,难道他未来不会三十岁吗?看他这个着急的长势,未来三十了,还不如自己呢!

    傅峥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要大度,要镇定,不能和小年轻一般见识,自己是个高级合伙人,应该有高级合伙人的气量和胸襟,陈烁这种求偶期的斗鸡,自己怎么可以自降身价和他一般见识?他对自己的天然敌视,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优秀,小年轻面对强有力的掌权者,会有危机感很正常……

    可即便不断自我安慰,傅峥心里还是很闷,陈烁对自己敌视他觉得自己可以接受,但宁婉不能这么对他,明明这案子是自己和她办的,这碗鸡汤陈烁都是靠着自己才喝上的,凭什么宁婉还给他更多,难道她也觉得自己老了不能喝高嘌呤吗?难道她也嫌弃自己老吗?

    虽然在办案质量和效率上自己都完胜了陈烁,但因为一碗鸡汤,傅峥觉得自己输了,还输的一败涂地。

    鸡汤本来很鲜美,但现在,傅峥一口也喝不下去了。

    *****

    高远最近很有成就感,因为他发现自己是如此重要,几乎每天都被朋友需要着,在接连几天给自己打电话后,今天,傅峥又约了他一起吃饭。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这位朋友,今天看着很是郁郁寡欢。

    “你怎么了?社区工作有点疲软了?要早点抽身入职吗?”

    傅峥摇了摇头:“不用。”

    ……

    高远又试探性地问了几个问题,可惜傅峥都兴致不高,回答也都是单音节,他心里显然有事,但是又闷着没说,而这一切,直到傅峥收到了邮件提醒,低头拿起手机看完邮件后才得到改善――

    他先是神色凝重眉头紧锁,但随着时间推移,把这封邮件继续看下去后,脸重新亮了起来,神色间一扫刚才的低落,甚至有几分得意,一时间,高远有了一个不恰当的联想――如果刚才傅峥像是落败的公鸡,那如今他就像是重新振作准备的公鸡,又可以继续下场战斗了!

    不过一封邮件就让傅峥情绪大波动,高远觉得自己理解了他此前的心情不佳――一定是工作上遇到了困境!

    傅峥这个人自自己认识以来,就鲜少对私人的事有大的感情波动,能让他如此烦闷的,想必是工作,这男人在事业上有一种狂热的求胜欲,八成是什么案子不顺,因此烦躁,而如今收到了邮件,可能豁然开朗,又得到了客户方的认可,因此扬眉吐气。

    高远在心里感慨,自己要向傅峥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

    这种情绪为工作所动的专业度和执着,自己还差得很远!

    *****

    傅峥约高远出来吃饭,确实是心情抑郁,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甘心。

    自己兢兢业业隐瞒身份在社区工作了几个月,宁婉训他也从不反抗,还积极主动帮忙解决案件,为了接地气甚至放弃了一个高伙的格调!结果宁婉还嫌他……

    傅峥心里那个“老”字还没到思绪边,结果手机叮的一声,有了一封邮件提醒。

    他抿唇点开一看,发件人大剌剌地写着宁婉。

    自从上次的案件分析以来,他和宁婉就保持着开小灶辅导的邮件往来,宁婉每次给自己回信都挺快的,从最初的思维不缜密到如今对案例的分析更为全面处理方式也更为圆滑,确实有很大成长,当然,每次给自己回复都忍不住附带要吹一波彩虹屁。

    这一次果然也不例外,在答复之余,宁婉又是竭尽所能地对自己进行吹捧……

    可惜这一次傅峥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越读宁婉的彩虹屁,就越是觉得不太对味――

    “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在这个案件上的见解真是太独到了!令我受益匪浅!”

    “您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板!”

    “您的经验真是很丰富!希望我到您的年纪,也能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成熟律师!”

    细细一品,这完全是下一辈对上一辈的恭敬态度!还到了您的年纪?傅峥心里快要气坏了,自己的年纪怎么了?自己到底多大了?难道真的老的要入土了吗?

    宁婉虽然明面上恭维自己平易近人职场精英对下属还愿意提携,可内心里,这语气之间,分明不也是觉得自己老吗?

    傅峥憋着气,决定今晚不给宁婉回邮件了,他实在没这个心情。

    只是再往下移,他发现这封邮件并不是以一如既往彩虹屁作为结尾的,宁婉在邮件的最后还有一段话――

    “另外,我还想向您推荐我的同事傅峥,他毕业于美国知名法学院,专业履历和教育背景都非常好,为人也踏实肯干,即便是在社区办理小案,也积极主动,非常敬业,学历能力也很强……”

    “他对待同事也很好,人品可靠,专业能力也很不错,如果您未来组建团队,能否也考虑下他?方便的话我让他之后把自己相关履历简历发给您?”

    ……

    傅峥一边往下看,一边嘴角没忍住,微微有些扬起来。

    一碗鸡汤有什么?陈烁算个屁!

    鸡汤这不过是表面形式上的东西,愿意给大par写邮件内推,这才是真正的认可!

    傅峥一时之间,心情立刻好了。

    在宁婉心里,果然自己才是最好的。

    即便宁婉本人都还没能成功加入“大par”的团队,但宁婉却还愿意把自己推荐过去,甚至不怕自己的简历一下子过了进了团队挤占掉一个名额,就冲这点,傅峥觉得,自己少喝一年鸡汤也都是值得的。

    何况律师,最重要的是懂得换角度思考,历来待客之道,都是对客人更讲究和拘谨,对自己人则更随便些。宁婉给陈烁的鸡汤多,可能就觉得陈烁是个新来的客人呢?而自己的鸡汤少,没准宁婉的内心觉得自己不是外人,因此稍微吃点亏,也无所谓,她甚至都没和自己解释,可见她是相当信任自己不会为了一碗鸡汤的多少就产生嫌隙,而陈烁的鸡汤多,可不就是怕他少喝一口汤也要斤斤计较吗?

    孰亲孰疏,当下立见。

    傅峥轻飘飘地想,宁婉这个人,还是个可造之材,这眼光,还是可以的,在自己和陈烁之间,已经犀利地看出了自己的优秀,因此没推荐陈烁,而是推荐了自己。

    就冲这一点,傅峥觉得也该对宁婉有所奖励,他开始不顾高远,又再次编辑起回给宁婉的邮件来。

    *****

    高远今天观察着傅峥的一举一动,难得案子解决后,傅峥果然眉眼都带了笑意,只是他并没有就此止步,此刻,他又再次微扬着嘴角开始回复起邮件来,那工作忘我的姿态,甚至把坐在他眼前的自己都忘了,然而高远丝毫没觉得被冷落,他内心敬佩地想到,傅峥这种工作起来浑然忘我的精神,果然我辈楷模,令人肃然起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4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