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七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接完陈烁的电话回来, 就见傅峥站在餐厅门口黑着脸皱着眉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什么,直到自己走近,傅峥才有所觉察般有些不自然地立刻把手机给熄屏了。

    只是宁婉眼尖, 刚才随便那么一瞥,就已经看到了他屏幕上的内容:“‘如何重建威严’?”宁婉有些不解,“你看这干什么?”

    傅峥的脸色更不自然了,他咳了咳,移开了视线,颇为不经意般道:“哦, 就随便看的,有个朋友遇到点事,可能需要重建下威严,让我给他建议,我就随手查查。”

    “这样啊。”宁婉理解地点了点头, “不过威严这东西,一旦失去,就找不回来了,就像是下-海-拍-片, 脱-下的衣服,再也穿不起来了……”

    自己不过是随口说了两句, 结果傅峥听完,竟然整张脸都黑了, 看起来这朋友大略和他关系挺铁, 因此如今一听自己的话,就痛朋友所痛起来。

    宁婉这么一想, 就忍不住安慰傅峥几句:“也没事啦,你看那些下-海-拍-片的, 最后索性也就当艳-星了,只要在他们国家合法,其实也没什么,生活也很滋润是不是?威严没有了也不一定坏事啊,那让你朋友走走亲民路线呗。”

    明明是朋友的事,但傅峥却特别上心和固执,他看向宁婉:“威严肯定可以重建。”他抿了抿唇,像是说服自己般地辩解道,“不是有句话说的吗?就算以前因为生活所迫被逼下-海-拍-片,只要自己努力,那些脱-掉的衣服,自己一件一件都能穿回来。”

    “傅峥,没想到你竟然会信营销号鸡汤文。”宁婉没忍住哈哈哈哈笑起来,“口碑和标签这种东西,一旦打上了,真的是很难摘掉的,就等于你有一个黑历史,除非别人都失忆了或者知道的都死了,否则总要时不时挖出来嘲一下的,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那也是为了让你下一次再脱啊!”

    “……”

    明明只是个类比,但不知道为什么,傅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差了,似乎连精神都遭到了打击,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一种风烛残年的摇摇欲坠感,那模样,要不是宁婉知道实情,还以为是他本人被人按头去下-海-拍-片了呢。

    “行了行了,别想你朋友的事了,你是不是没吃饱?走吧,带你吃别的。”宁婉看了看时间,“我学弟马上也到了,走走走。”

    *****

    等宁婉拉着傅峥赶到餐厅的时候,陈烁已经在了,他一见到宁婉,就笑起来,只是等看到了她身边的傅峥,表情顿了顿:“这是?”

    宁婉立刻笑着做了介绍:“这个就是我刚才电话里和你说的想带来一起吃饭的朋友。”

    宁婉说完,拍了傅峥一下,眼神示意他自我介绍。

    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刚才开始,傅峥就有点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模样。

    好在自己这么一拍,傅峥终于回过神来,他伸出手,对陈烁道:“你好,我是傅峥。”

    那模样,一板一眼的像是在进行什么高档商务活动。

    宁婉有些无语:“搞这么正规干什么?陈烁是我学弟,熟人,你不用装了。”说完,她看向陈烁,介绍道,“傅峥就是之前顶替你来社区的那个实习律师,以后也是一个所的同事,大家提前认识下也好。”

    陈烁也向傅峥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三个人落座后就点起菜来,傅峥正好有个电话,便离席出去接听,于是桌上就剩下了宁婉和陈烁两人。

    陈烁一边点菜一边询问宁婉的意见:“秋刀鱼要吗?这家秋刀鱼不错的,秋葵可以吗……”

    宁婉几乎没有多想打断了他:“要一个三文鱼吧。”

    陈烁愣了愣:“我记得你不喜欢吃三文鱼的。”

    “鱼我都不太喜欢吃,不过傅峥好像喜欢吃三文鱼,给他点一个吧。”

    宁婉这话说的自然,一点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然而听在陈烁耳朵里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宁婉和自己说要带个朋友一起的时候陈烁下意识觉得是个什么女性朋友,见到傅峥第一眼他就心里不舒服。

    就像是同一片领地内不能有两个强壮的雄性动物一样,陈烁天然的不喜欢傅峥,虽然宁婉介绍他只是个实习律师,还正被宁婉带教着,但无端的,陈烁在他身上却嗅到了上位者的那种傲慢气息,让他下意识有一种被挑衅的竞争感。

    而明明自己才是和宁婉认识更久的一个,宁婉对待傅峥的态度却更熟稔,宁婉对他的眼神和肢体动作都很随意,完全没有距离感。

    陈烁心里不是滋味,他抬头,看向宁婉,用开玩笑的口吻道:“学姐你都知道人家喜欢吃三文鱼了?那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宁婉果然愣了愣。

    陈烁内心叹了口气,笑了笑:“我开玩笑的。”他翻着菜单,自己转移了话题,“学姐之前不是挺排斥顶替我来的人的吗?怎么现在感觉关系处得还不错?”

    “傅峥啊。”宁婉果然笑起来,语气放松,“他也不是什么空降兵,不是关系户,是我之前误会了,其实他人不错,就是有时候有点爱装,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他年纪比我们大,但完全没有工作经验。年龄大点的人嘛,肯定容易面子上端着,大概觉得三十了还是个菜鸟不太好意思吧,你知道就行,别戳破,也别介意就行,他人挺可靠,工作也挺认真。”

    陈烁皱着眉听着宁婉为傅峥辩解说好话,只觉得心里黑云压城一样,这个傅峥也不过去了没多久,怎么都让宁婉这么回护了?

    宁婉并没有意识到陈烁情绪的变化,没多久,傅峥从外面回到了桌前,她又把菜单递给傅峥:“你看看要再加点什么吗?想吃什么点就好了。”

    不是宁婉多心,傅峥从刚才离开那高档餐厅后,脸色就一直阴晴不定,这都不是一般的黑着脸了,仿佛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人生观都被生活重捶到破碎,以至于如今脸上都显露出了自暴自弃的恍惚……

    这模样,没来由的让宁婉有些不好受,她反省了下,觉得傅峥这样子,自己八成脱不了关系,是自己刚才在餐厅训他训得太狠了吧?虽然恨铁不成钢,但用词是不是太激烈了?傅峥毕竟都三十了,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的劈头盖脸批评成这样,大概男性自尊受到了重创……

    宁婉越是回忆,越是觉得自己不对,想了想也是,傅峥又不是自己,自己内心是铁汉,还不容许人家是朵娇花吗?虽然家道中落,但人家傅峥此前一直没有工作过,没遭受过社会主义的毒打,内心比较娇弱也不是不能理解,自己之前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实在是有点不够怜惜他了……

    这么一想,宁婉就有些坐立不安了,她不断瞟向傅峥,果不其然,等菜上了,刚才明明没吃饱的傅峥还是兴趣缺缺,两个眼睛都有些空洞,脸上还是一派心如死灰的惨淡模样,席间宁婉和陈烁聊天,他也是一脸神游的状态……

    “傅峥,你尝尝这个鸡翅,很好吃的。”

    “这个日本豆腐也要趁热吃!”

    “茶碗蒸要加点下吗?”

    结果不论宁婉多关怀备至,傅峥神情都有些惨淡,抿着唇角,整个人沉默地坐着。

    本来自己想让傅峥认识认识陈烁,毕竟陈烁在所里跟的团队不错,为人也可靠,以后没准能带带傅峥,但傅峥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的,被自己说了两句就完全痛不欲生了。一顿饭,都没主动和陈烁聊,宁婉有点无奈,决定不去管他,起身去了厕所。

    她一走,陈烁倒是看了眼傅峥开了口:“傅峥是吧,听宁婉说你之前都没工作经验?”

    陈烁微微笑了下,清了清嗓子:“那是你怎么想到三十岁来从事法律工作的呢?要知道,三十岁才开始在这行业里钻研,确实起步会比别人落后,虽然学习不怕晚,但不太容易在律师行业做到顶尖了。”

    傅峥今天受到的暴击实在太多,以至于一开始确实相当浑浑噩噩,他的脑海里完全萦绕着宁婉的“衣服一旦脱了就再也穿不回来”魔咒,恍惚间甚至都觉得自己能和被逼无奈下-海的A-V-男-优共情了……

    他对宁婉给他介绍的学弟没什么兴趣,但没想到对方对自己倒是挺有兴趣。

    只是这个问题,问的就不太客气了。

    明着听起来像是替自己担忧,但是对方的眼神和语气,傅峥都嗅到了努力抑制的攻击性和敌意。这把傅峥从心不在焉里拽了出来――

    “律师本来是经验至上的工作,就算七八十岁,只要身体健康逻辑清晰,完全仍然可以工作,甚至会比年轻的律师更吃香,用年龄来定义工作成就没有什么意义。”

    他看了陈烁一眼:“很多人可能有个误区,觉得年轻就是资本,在更年轻的时候就从事某个工作,比别人多干上两年,就觉得了不起,就能指点江山,是老资格能倚老卖老了,但说句实话,有些人没有天赋没有能力,在某个领域深耕上十年,甚至没有别人做一年得到的成长多。”

    傅峥笑了笑:“就像你,虽然看起来三十好几了,但我看你的谈吐,就觉得要是像你这样的人才,就算这个年纪才刚进入法律领域,也能干出一番天地的。”傅峥说到这里,佯装不解地真诚问道,“不过听你喊我们宁婉学姐,是你上学特别晚还是高中复读过几年?”

    陈烁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他确实长得偏向成熟,平日里走在路上看起来还比宁婉大些,但被说成三十好几还复读过好几年,这就真的难以容忍了!

    自己的直觉果然没错,这个什么傅峥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我们宁婉?!陈烁只觉得一口恶气都快冲破胸膛了,宁婉是他家的吗?他也配?一个三十岁刚开始实习的助理律师,还觉得自己挺行的?

    陈烁皮笑肉不笑道:“等你再做两年律师,你就知道了,律师工作强度大,确实催人老,我好歹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底子不错你看都有点显老被你误解成三十多了,你这样已经三十的,就更要注意未来保养了,不然多干两年,三十看起来像四十五十都不是没可能。”

    ……

    *****

    宁婉去完洗手间回座位,倒是发现自己一走,陈烁和傅峥似乎是聊上了,并且感情进展神速,两人竟然热火朝天地都聊起保养和保健品了。傅峥一派温和地给陈烁推荐男士除皱精华,陈烁一脸友好地向傅峥安利抗衰胶囊,你来我往,你推一个,我也一定要回馈一个,两人之间礼尚往来的样子,完全诠释了中华民族投桃报李的传统美德。

    看着傅峥振作起来,不再沉溺于没能去到高档餐厅的不舍和被训话的沮丧,宁婉感到由衷的高兴,她觉得自己引荐傅峥和陈烁认识真是太对了――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彼此欣赏能做好朋友!”

    或许是聊得热情过头到都有些失控,宁婉这话下去,傅峥和陈烁都显得有些不自在,宁婉没想到,这两个男人之间惺惺相惜原来还带不好意思和害羞的呢,好在在她的坚持下,傅峥和陈烁还是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这样你们就可以畅所欲言交流男性保养品了!”宁婉感慨道,“真没想到你们竟然对保健品这么有研究,完全爱好一致!以后多多交流啊!”

    可惜回答宁婉的,是两个男人诡异的沉默,这不刚还聊得热情似火呢,怎么自己一来还害羞了?

    男人的友情,还真是奇怪,男人的爱好,更是奇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后的王公作者:缪娟 2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5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