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十五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陈烁只觉得最近真是该去庙里拜拜, 实在是流年不利,特意为了避开傅峥私下找了宁婉,结果这男人阴魂不散似的竟然又出现了!还穿了球衣来了同一个球场, 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而更让陈烁没想到的是,更大的巧合还在后头,临到上场,作为对手队队长的林盛突然接到了他老板高远的电话,说有个紧急工作,十万火急必须立刻完成, 林盛不得不直接告辞赶回家开工,以至于他们队缺了一个球员……

    “傅峥!你真的料事如神啊!”在陈烁的视线里,宁婉一脸高兴地拍了拍身边的傅峥,“林盛正好临时有事走开,幸好你在, 否则这球赛还得再找人替补。”

    她说完,笑容灿烂地看向陈烁:“太好啦,你们可以一起打球啦!”

    好什么好?自己根本不想和傅峥一起打球!

    陈烁心里咬牙切齿但面上还只能报以温和一笑:“恩!”

    他觉得如果自己是那种武林正派,傅峥就是魔教中人, 偏偏这个魔教徒还装作正道人士,凭借着一张好脸和一派好演技把单纯群众哄骗的好好的, 而陈烁则像个孤独的大侠,被傅峥这歪门邪道都打成内伤了, 还得打掉牙齿和血吞, 即便想状告天下这不是个好东西,也知道说了于事无补, 没人会信自己……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在宁婉期待的目光里,傅峥微笑着朝自己走来。

    *****

    对于傅峥不用在旁边坐冷板凳, 宁婉还是十分满意的,毕竟这样一来,陈烁也能得偿所愿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打球,宁婉也更能物尽其用――自己能给两个人都一起加油了。

    只是很快,宁婉也陷入了矛盾,因为她发现,陈烁和傅峥不是一个队的,每次傅峥进球,那都是陈烁那队防守失败了,可理论上来说,她是陈烁请来的拉拉队……

    幸好傅峥比自己大,一定比陈烁更成熟,绝对不会介意这种事,宁婉这么一想,很快放下心来专心看球。

    与以往不同,球赛一开始就很激烈,而原本在热身赛中大放异彩的陈烁,此刻遇上傅峥,却讨不上什么便宜。

    傅峥原本就比陈烁高大,平日里工作时两人鲜少站在一起,这种对比还不明显,如今球场上当面对峙,这身高差就很明显地显现出来,而原本单独显得身材很好的陈烁,在傅峥面前,就稍微有些逊色了――陈烁的身材更偏向亚洲人,虽然也有肌肉,但整体给人印象仍是瘦和高,然而傅峥不一样,他很高皮肤也很白,但并没有那种文秀的感觉,明明脸长得算是秀气精致挂的,然而身材却完全不是这个风格,他的身形看起来更偏欧美,肌肉比例恰到好处,比起陈烁来更有力量感,虽然比陈烁其实并没有大太多,然而年龄上的优势很好地表现在了他周身的气质里――他像是陈烁的最终进化版,拥有更强大和更完美的能力以及外观……

    “这个男生好帅啊!比刚才那个更帅!”

    “球也是他打得更好,灌篮起来比之前的还轻而易举,感觉随随便便投篮都能中,整场球赛都游刃有余的感觉啊。”

    身边两个刚还迷恋陈烁的女孩子显然立刻倒戈了,两人叽叽喳喳聊了半天,红着脸看向了宁婉:“姐姐,这个男生我看你也认识,刚才还在你边上和你讲话的,能告诉下我们他的名字吗?是不是也还是单身?”

    “……”

    这变心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刚才不还说对陈烁情窦初开一见钟情吗……这还没过多久就移情别恋傅峥了?

    这两个女生问陈烁信息时,宁婉几乎没有多想就告诉对方了,然而现在轮到傅峥,宁婉从里到外都很抗拒,等自己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回答了对方:“他不是单身。”

    这两个女生果然露出了失望遗憾的表情:“哎,果然有对象了哎……”

    ……

    几乎是下意识的,宁婉撒了谎。

    傅峥明明还是单身,也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应当是不正确的,但仿佛在宁婉的理智占据高地之前,她的情绪已经冲动地替她做了决定。

    后面这两个女孩还说了什么宁婉没再注意,她心里总还有些烦躁,但想来想去,她自我安慰道,自己这不算挡了傅峥桃花吧?也算有理有据吧!毕竟这两个女生这么见一个爱一个完全只看脸,也根本不是什么靠谱的,说不定还没有肖阿姨的爱来的实在呢!肖阿姨好歹一开始嫌弃傅峥年纪大,是接触后才感受到他人格魅力的呢!怎么说也算是实实在在欣赏傅峥这个人,而不是只看脸。

    傅峥这么好,如果找个女朋友是只看脸的,也太浪费了,与其便宜外面的女生,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勉为其难便宜下自己呢。

    宁婉几乎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很快就告诫自己,自己不能做这么禽兽的事,仗着自己是带教律师,如果就利用优势地位对傅峥这样那样,岂不是和高远半斤八两了?

    不过没事,自己只是随便想想,想想又不犯罪。

    这么一思忖,宁婉心里又踏实了,心情也好了,她重新专注地看向了球场。

    只是作为陈烁的后援团,明明应该看陈烁的,然而宁婉不自觉视线就被傅峥所牵引――

    阳光下,球场上傅峥在带着球奔跑,他的嘴唇微抿,头发随着跳动的节拍而飞扬,眼睛明亮,白皙的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的红潮,腿部线条紧绷而流畅,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举手投足里每一个细节仿佛都带了荷尔蒙的味道,即便是微微弯曲的膝盖和奔跑中一晃而过的脚踝,竟然也让人觉得十分性感……

    冷静!冷静!

    宁婉狠狠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她重新把从傅峥身上的目光移回来,看向了陈烁,此刻陈烁拿到了队友传来的球,突破了对方一名队名的包围,动作标准眼神专注,正准备投篮……

    只是下一秒,傅峥便“横刀夺爱”般的一个走位,生生截断了陈烁的投篮,陈烁皱眉突围,径自撞开傅峥跑向了篮球架,纵身起跳准备放弃投篮选择灌篮,他的气势恢宏咬着嘴唇很有势如破竹的味道,然而也几乎是同时,傅峥也跳起拦网,在陈烁扣球时手腕迅雷不及掩耳地往下压制,陈烁原本一个近在咫尺的灌篮就此终结,球在傅峥力量下反弹偏离了篮筐,而傅峥的队友抢到球后又再次传给了傅峥,傅峥带着球,冲破了陈烁的防守,反身给出了一个漂亮的超远三分球……

    “好棒!!!”

    “超帅!”

    “加油加油!”

    身边几个傅峥的新晋颜粉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宁婉大约也是被这气氛连带,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也已经站起来在为傅峥叫好了。

    只是傅峥的快乐是建立在陈烁的痛苦之上的,此刻陈烁瞥了一眼宁婉,虽然没有责备,但那种失落是难以遮掩的。

    然而傅峥看向宁婉的眼神就灿烂得多了,他原本没有特殊表情、英俊到冷感的脸上突然漾出了一个笑,黑亮的眼睛穿越人群,只盯向宁婉,明明为他加油助威的人有那么多,但仿佛那些都是背景板,而宁婉才是唯一主角。

    傅峥的笑意很轻浅,也几乎转瞬即逝,他又看了宁婉一眼,很快便转头再次投入到激烈的球赛当中去了,然而傅峥能心无旁骛地继续,宁婉却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了傅峥笑的那一刻。

    球场明明很嘈杂,但宁婉却觉得一切声音都静止了,她只听得到自己胸膛里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个刹那,好像理智都抛到了脑后,陈烁的心情好像也无法再顾及到了,宁婉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单细胞动物,一次只能想傅峥这一件事。

    球赛的后半场,她都有些心猿意马,即便暗暗内心告诫自己要多关注陈烁,然而还是不自觉会去关注傅峥……

    最终,几乎毫无悬念的,傅峥那队赢得了比赛。这一场比赛,几个年轻的男同事显然也都觉得很酣畅淋漓,原本和傅峥根本没怎么见过的男生,都和他击了掌。

    一场运动很容易就让人亲近,因为运动里人往往表现出的是最真实的性格,傅峥球技好,但也并不过分炫技,在对局势的把控和力缆狂澜之下,也没有把球赛变成个人表演赛,在前半场占据了绝对优势后,下半场他几乎都把投篮的机会让给了队里的其余队员,是个很会照顾所有人情绪的人,让队伍里几乎每个选手都有机会参与和表现,最终不仅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傅峥那队里每个人也都打得很畅快。

    “傅峥是吗?下次继续一起打球啊。”

    “你打球真厉害!”

    “来,加个联系方式,下次再约!”

    几乎每个人都拍了拍傅峥的肩膀表示了认可和友好,陈烁看着这一幕,心里简直五味陈杂,这场球赛原本是计划在宁婉面前大展风采的,可没想到傅峥竟然半路搅合进来,自己不仅没表现上,甚至完全被遮盖在对方的光芒之下。

    但陈烁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宁婉正从观众席走来,他调整了下表情,在宁婉走到面前时轻轻拍了拍傅峥的肩:“你打球真好。”

    陈烁真心实意艳羡般看了傅峥一眼,转而就低下头,有些失落和愧疚:“和你一笔,我打的太烂了,害的我们队一起受累。”

    宁婉这人心软,又特别看不得别人低落,果不其然,陈烁这话刚下去,宁婉原本看向傅峥的眼光就彻底收了回来,转头看向了陈烁:“你这说的什么话呀?球赛嘛,本来就有胜有负,又不是专业球员,当然偶尔也有发挥不稳定的时候,没准下次就是你赢傅峥了呀?”

    宁婉心无旁骛地笑笑,看了傅峥一眼:“是吧傅峥?”说完就把手里的矿泉水一人一瓶塞给了傅峥和陈烁。

    傅峥有些嘲讽地看了陈烁一眼,随即敛了目光,再抬起来时,他的神色已经又变得十分温和,看起来像个完全没脾气的老好人,朝宁婉点了点头:“恩,陈烁打的也很好,他现在打的不如我,可能只是因为比我年轻,球场经验没那么丰富,过几年就能追上了。”

    陈烁气的咬牙切齿,绷着情绪隐忍道:“你说的没错,但是有一点我也挺担心的,因为打球这种事,其实也讲爆发力和体力,你看球员也是年纪一上去,巅峰状态就没法保证了,年纪一大,再打球,光有经验也不行,身体机能不行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只是陈烁没想到,傅峥仿佛等的就是自己这一句,他借着陈烁的话头就顺杆爬了――

    “陈烁讲的没错,所以我也很担心,未来我也打不上几年球了……”傅峥叹了口气,看向宁婉,也很惆怅低落的模样,“而且其实我以前户外运动扭伤过脚踝,理论上也不能进行太过剧烈的运动……”

    “你脚踝有旧伤?!”宁婉抬高了声音,果然有些焦急,“你怎么不早说,有伤的话其实打球都最好少打,你哪只脚?有没有事啊?”

    ……

    果不其然,宁婉的注意力又再次被傅峥吸引了过去,陈烁看着眼前的一幕简直血压升高,他自己好不容易靠卖惨博得了宁婉的关注,还顺势打击了下傅峥的年纪,没想到这人竟然就这么顺水推舟也卖起惨来了……

    陈烁心里冷笑,既然大家都卖惨,那就看看谁更惨。

    “啊――”

    陈烁短促又压抑地低叫了一声。

    宁婉果然转过了头:“怎么了陈烁?”

    陈烁露出忍痛的表情:“我刚刚起跳太猛,落地的时候球场上好像有水有点打滑,脚虽然最后站稳了,但扭了一下,刚才一直在运动还以为没事,结果现在突然就开始痛了。”

    傅峥虽号称有旧伤,但并没有发作,而自己如今声称刚受新伤,又一脸疼痛难忍,自然比他更值得宁婉的注意。

    宁婉果然非常着急,陈烁便顺势道:“明明也没肿,不知道怎么回事,疼的我快受不了了。”他紧皱眉头一脸强忍痛意道,“要不我去趟医院吧。”陈烁有些不好意思般般看向宁婉,“学姐能陪我一起去吗?我怕我一个人腿脚不便……”

    宁婉自然答应:“没问题,我陪你去。”

    只是宁婉话音刚落,傅峥的声音变也响了起来――

    “我也去。”他面带微笑地看向陈烁,语气温和道,“正好虽然现在没发作,但我脚踝也有旧伤,平时一个人不愿意去医院,这次正好和你们结伴一起去。”

    傅峥说完,看向了宁婉:“而且陈烁这扭伤,说不定要恶化,到时候如果你陪着,他要是恶化到走路都不利索了,你也扶不起他,还是我一起陪着去更好。”

    傅峥说的道貌岸然有理有据,宁婉果然很快就被说服了:“有道理,那走吧!我们去医院。”

    去个医院而已,结果最后三个人浩浩荡荡简直和去春游一样。

    一路上陈烁也情绪紧绷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傅峥又搞出什么新花招来,两个人维持着塑料同事情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终于到了医院。

    挂了骨科,排队取号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到轮上叫好的时候,陈烁和傅峥又开始不对付了。

    先叫的是傅峥的号,宁婉站起来当即想陪着傅峥进入诊室,可陈烁怎么会让傅峥得逞?他根本不想让宁婉和傅峥有单独接触的机会,于是当即也站了起来――

    “宁婉,我陪着傅律师进去吧。”陈烁微笑道,“其实我脚踝好像也有旧伤,正好他的情况我也参考着听听,你就在外面休息下。”

    傅峥意味深长地看了陈烁一眼,倒也没反驳,只也微笑道:“那陈烁看这次新伤也由我来陪着就行,我们两个彼此也有个照应,方便点。”

    宁婉自然没有异议,只点了点头就坐到了门外的等候区。

    陈烁本想宁婉陪着自己看腿,但为了防止傅峥为此发难,只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他恶狠狠地盯着傅峥看了一眼,然后和他一前一后进了诊室。

    在诊室里他也没放过傅峥,宁婉不在,陈烁更不需要伪装了,索性冷下脸,夹枪带棒地讽刺起傅峥来,什么旧伤?医生检查了几遍也没看出他这脚踝哪里有问题。

    傅峥自然也没轻易放过他,陈烁这伪装的“新腿伤”自然也被他抓着一顿嘲讽,两个男律师你来我往刀光剑影,而从诊室出来,陈烁还有些意犹未尽,想逮着宁婉来之前的最后一课再讽刺傅峥几句――

    “傅律师你真该……”

    结果这次,傅峥没理睬陈烁,他的眼神直接瞟向了不远处的等候座位区……

    陈烁这才觉察有异,循着傅峥的目光一并看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可不得了――

    在等候区的座位上,宁婉身边此刻已经坐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是个年龄和她相仿的男人,戴着金边眼镜,面容清隽,文质彬彬,此刻正看向宁婉,轻掩着嘴唇在笑。

    两人像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宁婉也跟着笑起来,眉眼间都是熟稔和亲切,很默契的模样……

    傅峥这该死的劲敌还没出局,怎么就又来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男狐狸精?

    陈烁心里快要气炸了,还讲不讲先来后到了?

    他看了身边的傅峥一眼,傅峥也看了他一眼,虽然没说话,但陈烁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默契。

    陈烁决定和傅峥暂时休战,如今大敌当前,不如和傅峥结成同盟共同御敌!

    于是陈烁抿了抿唇,调整了下表情,然后就朝宁婉走去:“宁婉,我们看完医生啦。”

    宁婉这才反应过来般抬起头:“啊?这么快?”她看了眼手表,才发现其实已经过了半小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我刚在这边等,没想到遇到以前的邻居。”

    宁婉朝着傅峥和陈烁笑起来:“正好介绍下,这位是赵轩,以前是邻居,没想到现在在医院上班呢。”

    竟然不是个天降,还勉强算个竹马?

    最可怕的可就是这种久别重逢的竹马了,一回忆起过去青涩回忆,又有很多彼此不知道的成长轨迹可以分享,既熟悉又陌生,既有亲近感又有新鲜感……

    这可比傅峥还危险!

    陈烁看了眼赵轩,掩下心里的危机感,伸出手道:“幸会幸会,我是宁婉的同事陈烁。”

    傅峥也礼貌地做了自我介绍:“傅峥。”

    宁婉看向赵轩,补充解释道:“今天看他们打球,这两位都有些腿伤,所以我陪着一起来医院了。”

    赵轩看起来人很文雅,和陈烁傅峥一一握了手,然后他回头看向了宁婉:“和你好久不见了,今晚空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陈烁心里警铃大作,本来觉得傅峥不怎样,但如今有赵轩陪衬,陈烁连带看傅峥都顺眼多了,至少傅峥这人没这么不要脸。

    绝对不能让这个什么赵轩和宁婉接上头!

    只是自己在这边心里火急火燎,那边傅峥倒是很从容淡然,这家伙竟然还在低头玩手机,明明每次自己约宁婉的时候跳出来搞事倒是挺准时的,结果这次赵轩面前,这人竟然歇菜了!

    陈烁恶狠狠地瞪了傅峥两眼,结果对方还毫无所觉,还在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的什么,仿佛完全置身之外的模样。

    指望不上傅峥,只能自救了,陈烁抿了抿唇,准备信口雌黄编个理由搞破坏,正在斟酌着开口之际,却见傅峥的头终于屈尊从手机上抬了起来,他看向赵轩,声音平静道:“食欲不振、对一切都丧失兴趣、什么都提不起劲、心烦心慌,还容易胡思乱想、反应变得迟钝、注意力也不集中、觉得一切都没意义,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而且失眠抑郁,有时候甚至站在窗户口想着一了百了结束这一切,对生活好像都没什么留恋……”

    傅峥说了一连串的症状,这才抬头看向赵轩,表情认真道:“赵医生,这是不是最好看一下?”

    赵轩愣了愣,打量了傅峥两眼:“失眠的话吃过褪黑素了吗?”

    傅峥点了点头:“吃过了,但不管用,失眠还是很严重,几乎整夜不睡。”

    “有去看过医生吗?”

    “还没有,一个大男人,就为了这点小毛病却看医生实在小题大做太过矫情……”

    陈烁听着傅峥的话,只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哪出跟哪出?怎么突然就莫名桥跳到了这么个不相关的话题?而且失眠严重?他看着不像啊,虽然不想承认,但傅峥皮肤非常白,根本连一点黑眼圈的影子都找不到,精神状态也挺饱满,哪里像对生活提不起兴趣想死的?除了突然把话题跳转到这一个莫名其妙的显得确实像有点病,其余这男人浑身上下简直可以用光彩熠熠来形容……

    不过听了傅峥的话,赵轩的表情倒是严肃了起来:“那不行的,你这个情况还是要立即就医,挂一下精神科,看起来是挺严重的抑郁症了,抑郁症这个病其实被很多人忽略了,但抑郁症很多时候并不简单是一个心理问题,可能还是功能性问题,严重的病症是绝对需要医学干预和定期吃药治疗的……”

    傅峥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声音缓慢道:“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陈烁正也疑惑着,就听宁婉开了口,她指了指赵轩,“这事还挺巧,刚赵轩和我说呢,他是精神科的医生,专长就是治疗抑郁症,他的心理干预非常棒,很多轻度抑郁症在接受他的诊断和心理咨询后都甚至不需要吃药了。”

    陈烁抿着唇,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傅峥,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懂了。

    而宁婉讲到这里,果然有些担忧地看了傅峥一眼:“抑郁症果然是看不出的,即便平时看起来很正常的人,看来说不定内心正在经历暴风雨的挣扎。傅峥,你这个情况,真的不能不干预了。”

    “这样吗?”傅峥顿了顿,沉静又缓慢道,“可觉得直接去医院挂号有点太正式太压抑了,既然赵医生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不知道方不方便私下聊一下?”

    陈烁几乎是立刻加码道:“赵医生,择日不如撞日,要方便的话,你看今晚?聚会以后也有机会的,但是病情发展我怕……”

    傅峥和陈烁都那么说了,宁婉便转头看向赵轩,主动道:“赵轩,今晚我们的聚会要不先缓一缓……”

    赵轩显然对这个发展有些茫然,但很快点了点头:“没问题。”他朝宁婉笑笑,“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事情发展到这儿,陈烁就全懂了,原来傅峥运筹帷幄打的是这盘棋,谎称自己有严重抑郁症,还想寻死觅活,这可不立刻引起宁婉同情和关注,让她叫停聚餐吗?又正好这赵轩是个精神科的,如此一石二鸟,竟是滴水不漏。

    想不到傅峥牺牲了自己与赵轩这敌人同归于尽,竟不惜自毁形象,都说自己有抑郁症了!陈烁一时之间内心也有些肃然起敬,不管如何,傅峥这波牺牲也连带惠及了自己,自己还是要给他办好“后事”,好好送傅峥上路!

    未免赵轩又出其不意破了傅峥的局,陈烁决定再加把火,他回想着网上看过的抑郁症患者的自白,语气凝重道:“抑郁症确实非常痛苦,睡不着没精神,连带着没食欲,甚至连生存的欲望都没了,就只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不被人需要,被全社会遗弃,人生已经无望,没有前途没有未来没有光明,世界一片黑暗,也没有爱,像个溺水的人,慢慢地沉到水底体会着那种窒息的死亡感受,却感觉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救自己,也没人理解自己……哎,抑郁症不看真的会想自杀的……”

    “恩。”傅峥果然像陈烁预料中一般附和了,只是陈烁还没来得及在内心漾出笑意,就听见傅峥继续道――

    “是这样。陈烁也觉得自己的病情挺严重了,之前一直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我来代他询问,但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了赵医生,那样真是太好了,我也觉得晚上如果赵医生能好好和陈烁聊聊比较好,他不太想去找不熟的医生,你是宁婉的朋友,他一定更相信你。”

    ???

    陈烁心里憋了一口气,他皱着眉瞪向了傅峥。结果傅峥竟然还朝陈烁笑了笑:“陈烁,看到你都愿意主动分享自己抑郁症的感受了,我想你应该已经能正视病情了,所以今晚和赵医生吃饭,你就好好聊,也不需要有在医院的压迫感,就你们两个用餐,也足够保证隐私。”

    “……”

    陈烁本以为傅峥都牺牲了死透了,他在心里给对方唢呐都吹起来了送葬队伍都搭建好了,结果没想到这人诈尸了……

    宁婉不明所以,果真一脸同情地看向了自己:“陈烁,没想到你一直被抑郁症折磨,难怪最近确实黑眼圈有点厉害!”

    宁婉拍了拍陈烁的肩,认真道:“你要好好加油,不要想着死,战胜抑郁症,要记住,活着挺好!只要活着,什么事都能遇上!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可不是么,陈烁咬牙切齿地看向傅峥,活着是挺好,只要活着,还真是什么事什么人都能遇上。

    事到如今,陈烁才终于有些明白,傅峥刚才看手机,八成是在医院网站上找那赵轩的科室,这一局全是对症下药,只是如今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要是自己反驳说没有抑郁症,宁婉便要和赵轩吃饭了……现在自己已经腹背受敌有傅峥虎视眈眈盯着了,如果再引进一个新的对手,陈烁实在有些没有自信……那么与其宁婉和赵轩两人世界,还是自己和赵轩两人世界吧……

    “赵轩,咱俩下次约?先替陈烁谢谢你,下次我请!”

    虽说下次再约,但医生的下班时间从不能确定,宁婉是律师,自然也忙,也不知道这下次要下到猴年马月去,虽然宁婉是真心实意下次请赵轩吃饭的,但陈烁也知道,这下次请你吃饭可能就遥遥无期了……

    他忍不住看了一边云淡风轻的傅峥,只觉得这老男人真是太狡诈了。

    而傅峥看了眼手表,表情温和充满关爱:“陈烁,就不打扰你向赵医生咨询了。”他说完,又谦和有礼地看向赵轩,“赵医生,我们同事还麻烦你了,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傅峥笑了笑:“那我就先和宁婉回去了。两位再见。”

    傅峥姿态绅士礼仪良好态度谦和,完全挑不出任何刺来,就这样,陈烁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和宁婉并肩离开。平心而论,傅峥的步子迈的很稳健,走姿也很有气派,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陈烁错觉,他总觉得,那步伐里面,处处流露出对自己的嘲讽,傅峥的每一步,仿佛都是在自己的坟头蹦迪,自己刚才心里那一曲唢呐,没想到是给自己送葬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