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八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事不宜迟, 肖阿姨一走,宁婉就拉着傅峥往陶杏的住处走。

    据肖阿姨的信息,这陶杏其实人还挺年轻, 也才三十出头,只是她好像都是一个人住在悦澜,并没怎么看到她和其他家人来往,和楼里的邻居也因为狗的事不太热络,只偶尔见陶杏和小区里其余几个养狗的聊过,连社区百晓通的肖阿姨都对她的其余信息也不甚清楚。

    这一路上, 宁婉心里有些忐忑,就怕这陶杏并不好沟通,对方完全可以不承认砸伤陈烁的就是自己的狗,毕竟宁婉这儿也就这么一个视频,而戴红色蝴蝶结的狗, 又不是全世界只有一只,这类宠物配饰,满淘宝都是同款,只要对方一口咬定不承认, 真的也没法证明……

    宁婉这边有些忧虑,走在自己身边的傅峥也表情有些凝重。

    这一定是也在为陈烁这事担心了, 宁婉心想,傅峥还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陈烁到底是他的好朋友, 现在他出了事,傅峥这平日里喜形不于色的人, 也感情外露到如此了,只是就在宁婉准备开口安慰傅峥不要过度忧虑陈烁的时候, 傅峥开了口――

    “宁婉,刚才肖阿姨,为什么要把好男人介绍给我?”傅峥微微皱着眉,“我现在回头想想当初她的话,什么要和我当姐妹,再品品这次这话,怎么觉得……”

    “……”宁婉当机立断打断了傅峥,“你想多了,肖阿姨她这就是谈了男友,人过分兴奋,以至于口误了!口误!当然是给你介绍好女人啊!”

    “不需要。”

    宁婉本是为了转移话题,没想到傅峥倒是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还重复了一遍:“不需要。”

    宁婉抬眼好奇地看了眼傅峥,心里突然有些紧张和慌乱,她努力让自己显得不在意和平静道:“你是有女朋友了所以不需要了?”

    “没有。”傅峥抿了抿唇,看了宁婉一眼,“但不需要肖阿姨介绍。”

    “哦……”

    宁婉自己也没发现,这么一个简单的回答,自己心里竟然有点开心,明明傅峥也都三十了,所里很多同年龄的男律师别说女朋友,有些就是二胎都有了,傅峥这年纪找女朋友也差不多了,自己这个带教律师,照理也该多关心下属的生活,听到他没女朋友该鼓励他赶紧找才是,但宁婉心里却懒洋洋的,一听傅峥没女朋友,不仅不替人家着急,还心里有些悄咪咪的幸灾乐祸,恨不得人家一直这样,没女朋友才好。

    结果宁婉自己正在偷偷这么想着,傅峥清了清嗓子,视线望向前方,又开口道:“那你呢?你是真想肖阿姨给你介绍好男人?”

    “没有没有。”宁婉连连摆手,“我没有这个想法!”

    开玩笑呢,现在小区里优质青年是多抢手宁婉能不知道吗,肖阿姨别给自己介绍个离异的就不错了。

    宁婉想着,瞥了身边的傅峥一眼,何况吧,自己身边有傅峥这么个参照物,不自觉好像连眼光都变高了,以往觉得陈烁就挺帅了,现在好像觉得陈烁也就中人之姿,充其量是个端正阳光的小伙子,但离绝美帅哥,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的,至于什么样的是绝美帅哥吧……宁婉没忍住,又偷偷看了一眼傅峥。

    傅峥的眼光正瞥着远处,倒是没注意到宁婉几次三番偷偷摸摸的目光,他咳了咳:“刚才肖阿姨说要给我介绍好男人,我一时没意识过来,要是她说给我介绍好女人,我肯定当即就拒绝了。”

    “你既然和我一样也没有那个想法,以后肖阿姨说要给你介绍好男人,你也应该当机立断就拒绝才是。”

    宁婉正看着傅峥的侧脸,下意识就是点头:“恩!”

    结果自己都给出肯定的答案了,傅峥显然还不满意上了,他转过头,有些没好气地看了宁婉一眼:“你回答这么快,真的是想好以后的回答吗?”

    “是啊……”

    宁婉如今确实并不想认识什么好男人,要说当下最想的事,那还是进大par的团队。

    “哦,我就是随便说说。”傅峥有些不自然地补充道,“毕竟肖阿姨人也挺热心的,我觉得你直接拒绝这样也不用浪费别人的好意和精力,免得她还真的给你去打听好男人,我们也不能老消费别人的感情对不对?”

    “对对对。”

    你长这么好看,你说什么都对呗。

    *****

    幸亏陶杏家距离并不远,不一会儿宁婉和傅峥就走到了她所在的小区门口,而这之后一路,傅峥也没有再提及别的话题,虽然他显然应该是想明白宁婉之前干了啥,但也没再追究肖阿姨到底为什么要给他也介绍好男人这回事,让宁婉也偷偷松了口气。

    幸运的是,陶杏人在家,她和宁婉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肖阿姨说她也就三十出头,但看起来人有点憔悴,五官能看出来应该底子挺好,可两个严重的黑眼圈和糟糕的皮肤状态太减损她的颜值了,以至于整个人看着有些阴沉,嘴角挂着,显得很丧气,和人沟通也提不起精神,不过宁婉和傅峥说明来意后,陶杏倒是没把人赶走,虽然有些冷淡,但还是客气地把人迎进了家里。

    “你们不怕狗不狗毛过敏就好,不过狗打过疫苗,也很亲人。”进了自己家门以后,大概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她看起来状态好了不少,“我给二位倒个茶。”

    趁着陶杏去倒茶的时候,宁婉大致观察了下陶杏的家,看得出,她确实打扫的很干净,虽然养了狗,但地板上并没有狗毛,也没有异味。

    只是屋内的家具摆设都显得简洁,甚至显得很老旧,尤其是几个照明灯都有些闪了,显然是灯管老化了,但涉及到狗的用品,不管是狗食盆还是堆在一边的狗粮,都是进口的牌子,几个散落在地上的狗玩具看着也都很讲究。

    再看陶杏本人,她自己在穿着上也很随便,牛仔裤更是洗的都发白了。想来这陶杏对自己的生活品质倒不讲究,但对狗的却很在意。

    “来,两位喝茶。”

    宁婉接过茶,索性也不绕圈子了,她径自拿出了狗的照片,简要叙述了下事情经过,为了怕激怒对方,宁婉在用词上也比较谨慎:“因为有小区的其他住户提供信息,说这条狗和你家的狗很像,又听说你家这狗发生意外当天正好走失过,就想来问问……”

    出乎宁婉的意料,她的话还没说完,陶杏就接过话头,干脆地承认了:“是我的狗,我认得出,就是多多。”她说完,就朝一个房间里喊了声,“多多,过来。”

    没一会儿,那只视频里的狗果然颠颠地就过来了,确实是同一只狗,如今还戴着红色蝴蝶结呢。

    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宁婉看了眼傅峥,松了口气,结果就在她以为赔偿的后续事宜也能如此顺利协商解决之时,陶杏却也同样干脆地拒绝了宁婉的要求。

    她说起来话来慢吞吞的,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多多是我家的没错,可两位律师,多多那天走丢了。”

    宁婉笑了笑:“是,确实是走丢了,但看管好自己的宠物,也是饲养宠物的主人的义务,要是没有尽到相关的责任,发生的侵权赔偿,当然需要主人承担。”

    宁婉这一些话说的都非常温和,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还无精打采不想说话的陶杏,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字触怒了她的神经,像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炸了――

    “这怎么该我承担?怎么就是我的错了?怎么什么都是我的错?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让我遇到这种事?!”

    她一下子像是变了个人,情绪完全歇斯底里起来,整个人都很狂躁,甚至还有点攻击性,她手里本来正拿着盛满开水的茶壶,也随着自己的动作甩动起来,眼看着泼出来的开水就要往宁婉身上撒去。

    几乎是瞬间,傅峥把宁婉拉到自己身后,隔开了她和陶杏,用身体护住了宁婉,而他自己倒避之不及,身上被开水溅到了,西装也湿了一块。

    “傅峥,你怎么样?”

    可明明应当是被烫到了,傅峥却只微微皱了下眉,然后看向了宁婉:“你没事就好。”他说完顿了顿,才回答了宁婉的问题,“我没关系。”

    傅峥的话简洁平淡,语气也自然冷静,并没有一丝一毫邀功的意味,然而越是这样,宁婉的内心就越是无法忍住的悸动起来。

    傅峥有时候有些冷傲,但骨子里是个温柔并且绅士的人,做出这样护住自己的行为并不意外,即便换成是别的女生,恐怕也是一样的结局,更何况自己是他的同事,可即便是知道这一点,宁婉心里还是不争气的心跳如鼓起来。

    其实她觉得自己近来其实不大对路,傅峥又不是第一天长这样,以往自己就算知道他帅,也没有过分关注过,但最近却总是忍不住偷偷看他,即便内心告诫了自己别分心别分心,但常常有时候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看傅峥了。

    虽然他也只是万千普通实习律师里的一个,然而宁婉却觉得傅峥像是自带了一种光环。明明在办着的也只是这样鸡毛蒜皮平凡的社区案子,但即便这样,宁婉都觉得傅峥有一种平凡里的耀眼。

    但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宁婉努力甩脱了心里有的没的,皱眉看向陶杏。

    此刻的陶杏怒目圆睁,看起来仍旧十分激动,嗓音也非常大,整个情绪十分亢奋:“多多走丢,不是我的责任,我该尽的义务都尽了,本来好好带着它走在路上,结果突然就窜出来个戴着帽子戴着口罩的人,就来抢我的狗绳,还拼命踢狗,多多受了惊,一下跑了,那人就继续追在多多身后,后来追上狗,竟然强行就把狗拖着就走,动作太快我根本跟不上……我是后来找了一圈,才找着多多的。”

    陶杏越说越气,声音也越来越大:“我还想投诉小区呢!小区怎么把这种人放进来的!光天化日之下都有偷狗的了!多多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这种人抓住了能判刑吗?”

    虽说陶杏的态度激烈,但宁婉却没在意,她皱了皱眉,抓住了陶杏话里的关键词:“狗被人突然攻击拖走,你有证据吗?”

    本身狗走丢了然后自己从楼上跃下,这事宁婉就觉得很玄幻,因为就算是动物,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正常一条家养的宠物狗,不可能脱离主人的控制后就跑上那么高的楼然后自己跳楼,也鲜少有狗自己跑到楼顶最终失足跌落的,狗又不傻。

    而如今陶杏这一席话,宁婉倒是有了新的思路,她看向傅峥,而也是同时,傅峥转头看向了她,不需言语,两个人在彼此眼中已经看出了一致默契的猜测――

    狗会不会是被人故意扔下楼的?

    宠物侵权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不论饲主是否存在过错,只要发生了侵权行为,那么饲主都要承担赔偿责任,但除非宠物的侵权行为发生是由于第三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那么饲主才可以以此抗辩。

    虽然为了保护受侵害人的利益,最大限度完成社会救济,即便有第三人故意,受害人仍旧可以先找狗主人赔偿,而狗主人事后可以找故意的第三人追偿。

    只是出于更为简单直白的原则,尤其如今陶杏并不愿主动承担赔偿,那么为了避免激化扩大矛盾面,如果狗确实是被故意抛下楼的,只要找到这个扔狗的人,这侵权责任就可以直接找这个扔狗人承担,除非找不出,这才退而求其次,再起诉陶杏先行承担。

    “陶女士,那你有证据证明你说的话吗?”

    “有!”陶杏见宁婉和傅峥没质疑自己,情绪也略微缓和了下,“那段路有监控,我找物业要了录像。”

    她说着,就打开了手机:“喏,你们自己看。”

    视频里,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穿着黑衣黑裤,头戴鸭舌帽,巨大的帽檐和黑色的口罩几乎把他的脸全部遮住了,除了体态特征外,根本无法辨认这人的长相。

    如陶杏所言,她本来在好好牵着绳子遛狗,这男人仿佛就是伏击在一旁绿化带里等候,突然就窜了出来,对着狗就是死命一脚,趁着狗受惊,他又开始抢夺陶杏手里的狗绳,把陶杏推倒在地后,又对狗踹了好几脚,然后便粗暴拖曳着狗就走,狗自然拼命挣扎,狂吠的同时转头努力咬向了对方的手腕……

    光是视频来看,就能看出这“人狗大战”有多激烈……

    “就这人!神经病!我报警了!多多咬伤他后,现场也有血样,警方也采集了,但是说DNA没对比出来,至少这人没前科,真是倒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经病……”

    陶杏的语气又焦躁起来:“结果你们现在说狗被这人拖走之后出了事,砸了人,这事就不该我负责吧?我压根没追上这人,在小区找了一圈以后就看到多多自己回来了,仅此而已。”

    宁婉皱着眉看着,视频里,陶杏跌落在地后,从她背后跑来个高个子的男人,然后丢下手里的东西,立刻扶起了陶杏,和她说了两句,就朝着拖着狗逃窜的黑衣人追了出去……

    “这位是?”

    现场还有别的目击者,还跟着黑衣人追出去了,或许还目睹了黑衣人丢狗也说不定,这种重要的信息,也不知道陶杏为什么不说。

    而因为宁婉问了,陶杏这才有些不自然地补充道:“这我老公,不过很快就是前夫了,我们正在走离婚手续,也算是巧,他那天来谈离婚的事,正好遇上那个黑衣人刚抢了狗,我因为被推扭伤了脚踝,后面他就去追那人了,但过了会儿就回来说没追上,那黑衣人跑太快了没追上,还好后来狗没事自己回来了……”

    陶杏的情绪波动特别大,这会儿又忧郁起来,仿佛当场能落下泪来,她抱住了身边的狗:“在我心里,多多就是我的孩子,我真不知道要是多多出了事,我该怎么办,那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

    “你们也看到了,我家境就这样,现在和前夫闹离婚,也是净身出户,唯一的钱都用在多多身上了,它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孩子,我真没钱承担你们同事的医疗费,但你同事出了事,多多也受了惊,我也想找那个突然出来打狗抢狗的人打官司。”

    “我也是知恩图报的人,要不是有你们同事,多多就死了,如果可以,我想买点水果,带着多多一起去看望下恩人,让多多给恩人磕头……”

    宁婉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开玩笑,虽说狗在这件事上大概率是没过错,可陈烁本来就因为遭遇飞来横祸就够郁卒了,再见这狗,可不要气死。

    倒是这时,此前都没怎么开口的傅峥插进了话题:“陶女士你别急,我觉得我们能找到拖走狗的人。”

    ……

    *****

    最终,傅峥安抚了陶杏两句,又要了和陶杏正闹离婚的丈夫联系方式,这才离开。

    也是巧,刚开门,就撞见门外有个男人提着一篮水果正准备敲门。

    陶杏愣了愣,刚缓和的情绪立刻又充满了攻击性:“夏俊毅,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来找我了!我和你没希望了!和你这婚离定了!我有多多就够了!”

    这种私事,宁婉和傅峥不便在场,几乎是快步往外走,只留下背后陶杏歇斯底里的嘶吼,而原本温顺亲人的多多,此刻也在狂吠。

    等傅峥和宁婉走离了陶杏的家,到了安静的树荫下,两人才停了下来。

    傅峥不是会说大话的性格,既然能对陶杏讲出那样的话,自然是有了方向,此刻一停下,他就逻辑清晰地阐明了自己的思路――

    “可以让民警试着问一下附近几家社区医院,看看事故发生当天和第二天悦澜有谁去打过狂犬病疫苗。”

    这窜出来的黑衣人显然憎恶狗,才会踢起狗来下狠手,这样的人被狗咬了,是不可能信任这条狗没病的,大概率会自己跑去打疫苗。

    既然这件事陶杏也报了警,那么借助民警的力量去排查就行了,应该很快能有结果。

    *****

    陈烁受伤后,社区办公室一下子少了个人,傅峥忙了很多,各种繁琐复杂的小事几乎占满了他的时间,但对此傅峥竟然丝毫不觉得烦躁,竟反而神清气爽,越干越有劲了。

    和宁婉去完派出所沟通后,两个人又去医院看望了陈烁,顺带沟通了案件进展。

    陈烁恢复得挺好,只要再过一周等医生检查确认没有血气胸的情况,就可以出院自行回家休养了。

    “怎么还要一周啊,宁婉学姐,我其实觉得自己已经没事了,完全可以重新来工作了,像我这么年轻的,骨头长好得也快呀……”

    对于陈烁这种示弱加表忠心的行为,宁婉自然是好生安慰,让他别想别的好好休养,身体第一,结果陈烁便顺杆爬得更欢了――

    “可宁婉学姐,我主要是担心,我要不在你身边,社区这块工作压力这么大,搞得你焦头烂额的,这新来的大par可能没多久就要正式入职了,你还要去准备应聘他的团队,也快要笔试了吧?”

    傅峥真是听不下去了:“陈烁,你就好好养病吧,宁婉你不用担心,社区这边有我在,我会代替你帮她分担的。”

    陈烁嫌一周慢,傅峥还嫌一周太快呢,陈烁这家伙,怎么医生没给他下医嘱让他再多住个十天半个月的?不,就是十天半个月还太短了,最好直接住个一年才好。

    幸好每次宁婉去探望陈烁,傅峥也都跟着,以至于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提醒宁婉社区还有工作,因此每次宁婉也坐不了多久,便也就和陈烁告辞了。

    这次也一样,最终,傅峥冷静镇定地顶着陈烁的瞪视,带着宁婉又离开了。

    离开陈烁,回到社区,回到只有自己和宁婉两个人的工作生活,傅峥觉得心情终于再次明朗了起来。

    只是傅峥很快又不太开心起来。

    这天社区的现场咨询特别多,明明自己也坐在宁婉身边,可这每一个来咨询的一开始明明朝着自己走来,但一见到宁婉的脸,便调转脚步朝宁婉走去了。

    忘了说,今天下午每一个来咨询的,都是男人。

    “这位妹妹啊,我想问问,我们家那个保姆,和我们有点纠纷,就是……”

    律师就律师,还妹妹呢?眼前咨询宁婉的这位男士看起来年龄都是宁婉的两轮了,还好意思妹?都够能当宁婉的爸了!

    “律师,这我被房东坑了,心里挺没主意的,你看方不方便加个微信啊?我万一以后有事就能找你了,不过也肯定不会让你免费咨询的,下回我请你吃饭,你喜欢什么菜系的?”

    办案就办案,这都被房东扫地出门没地方住了,怎么还有心思想着泡妞呢?还想要宁婉联系方式?还心里挺没主意?这世界真是太仁慈了,没主见的男人就该人道主义毁灭,怎么还好意思妄图谈恋爱呢?

    虽然最终宁婉自然婉拒了互换微信的要求,但傅峥觉得心里还是不太爽利,以往他还没觉得,现下倒是真心体悟到了社区环境的混杂,这一个个的,咨询法律问题就好好咨询,怎么眼睛都拼命盯着宁婉的脸看,说着说着脸还红上了,结结巴巴的和情窦初开一见钟情了似的?

    确实是时候赶紧把宁婉调离社区了,这可真是明珠蒙尘鲜花插牛粪。

    接连几个来咨询的中青年男性,傅峥都是越看越面目可憎。

    对于自己这几天情绪的波动和越发频繁的烦躁,傅峥将之归结于可能是最近天气不好,时雨时晴,潮湿闷热,所以看谁都不顺眼。

    好在第二天,天气就重新恢复了凉爽和晴朗,风和日丽,社区的办公节奏也明显放缓了下来,并没有扎堆咨询的出现了。

    傅峥早晨上班时心情确实重新好了。

    只是很快,到了下午,他觉得自己又不好了。

    傅峥刚出门给宁婉买了杯奶茶,一回办公室,就见办公室里又有人了,这次是个看起来才正值青春期年纪的男孩子,长得挺清秀,面皮白净,但个子倒是挺高,即便和自己相比,也没矮上太多。

    傅峥推门进去的时候,这男孩正有些害羞地和宁婉说着话,还正把一束花拼命往宁婉手里塞。

    傅峥看了眼,一大束粉色的玫瑰,这颜色可真的有点碍眼。

    他瞥了那男孩一眼,努力冷静平静道:“哦,宁婉,这男孩是谁?怎么给我们送花啊?”

    结果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男孩倒认真地纠正起来:“不是给你们送的。”他说完,有些害羞地看了宁婉一眼,“宁婉姐姐,这是我单独给你送的。”

    “……”

    在傅峥冷冷的目光里,那男孩眼睛巴巴地看向宁婉,一脸将要诉衷肠的表情:“宁婉姐姐,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就没有今天的我,要不是你每次都能在我迷失的时候找到我……”

    这什么文艺男青年,酸的都出水了,还在迷失的时候找到他呢?以为宁婉是什么,是人生指明灯啊?

    不过傅峥很快就知道对方这倒说的确实是实话了。

    只听对方继续道:“要不是你说服我家人带我进行正规的治疗,我现在可能病情更严重了,完全没可能控制得当还能重新回到学校……不过当初犯病的时候,一迷路就给你打电话,给你一定添了很多麻烦……”

    “没事的,子辰,你那时候病了,很多事情不是你的主观意愿,现在病情稳定了,那以后好好学习加油啊。”

    ……

    两个人一来二往,傅峥算是弄明白了,这位少年就是此前宁婉土味情话的适用对象,那个有遗传精神分裂疾病的张子辰。

    只是即便知道了对方还是个青春期的孩子,此前的行为也是因为疾病所致,如今对宁婉的感激也情有可原,可傅峥还是心情有些烦躁。

    感激就感激了,道个谢不就完了?至于送花吗?实在憋不住心里的感激真要送花也行,但那也不能送个粉玫瑰吧?懂不懂事啊?要送也应该送锦旗!毕竟宁婉对他一次次的土味情话又不是真心的,完全是出于工作需要而已,送分红玫瑰,一看就是公私不分,何况才十多岁,就该好好念书,少想有的没的。

    现在这世道,不仅中青年不像话,连青春期的小孩也很不行,当代男性这质量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只是仿佛是要给傅峥打脸似的,张子辰送完花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位上了年纪的大爷。

    大爷看起来确实能做宁婉爷爷了,拎着大包小包的蔬菜瓜果:“小宁啊,这是我上次回老家,亲戚自家种的,之前在小区被电动车撞了还多亏你帮我要回了赔偿和医药费,这些蔬菜瓜果不值钱,但是新鲜,没农药,你赶紧收下……”

    这大爷其实没什么出格的行为,放下蔬菜瓜果,接着就是正常关心了几句宁婉的近况――

    “处对象没?要没处对象,大爷给你介绍个……”

    傅峥决定收回前话,以前这几届,看起来也不怎样。

    人类的和谐相处源自于不要多管闲事,宁婉单身怎么了?还劳这大爷操心?都六十多的人了,该自己多注意注意养生少管年轻人的生活才是正道。

    ……

    社区咨询的男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傅峥冷眼旁观,只觉得心里好像本来有个火苗,如今也不知道哪来的歪风一吹,这火苗一下子旺盛成了一场大火。

    如果说前几天这情绪的波动还能怪天气,那今天的异常,就没法赖给外界了。

    傅峥作为一个成功的“上位者”,平时对同性一贯相当平和,但如今隐隐竟有点“厌男症”了。

    但凡是个男人,只要靠近宁婉,那就变得面目可憎起来,连个公泰迪对宁婉撒娇,傅峥都恨不得把狗扒开……

    这样的自己显然是不正常的。

    冷静想想,自己其实从陈烁来社区之后就已经开始不正常了。

    此前,傅峥把自己的不正常归咎于陈烁的挑衅和敌意,然而如今,没了陈烁,即便是陌生的和自己毫无关联的男人,傅峥发现自己也心烦气躁。

    其实也不是全然毫无关联的。

    这个关联就是宁婉。

    一切和宁婉关联上的男性,在傅峥眼里就面目可憎起来了。

    ……

    事到如今,即便不想面对,傅峥也无法不承认,自己的情绪会随着宁婉转动,他本以为自己会是恒星,宁婉是自己的星星,他作为老板,未来组建团队后,宁婉就可以一直围绕着自己旋转,然而直到此刻傅峥才发现,不是这样。

    自己才是宁婉的星星。

    因为宁婉,他变得不像他自己,冷静、自持、稳重、包容,把这些所有的优点都丢失掉,只剩下幼稚、嫉妒、冒失、浮躁……好像三十年来所有的一切原则和习得的品德都被打破,只被还原到出厂设置里最初始的版本――不是高级合伙人,不是10%人生里的成功者,不是名校履历者,只是傅峥,一个普通的男人。

    真糟糕啊,他喜欢宁婉,喜欢得都会妒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恋恋匠心作者:梨花颜 2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3难哄作者:竹已 4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5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