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二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傅峥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冷嘲热讽,本以为自己会当场发作,但没想到事到临头,他竟然十分平静。

    这对傅峥而言是完全新奇的体验,从没人敢这么指着他的鼻子和他拍板,甚至从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过话,然而抛去宁婉的态度,她的话确实第一次让傅峥反思起来,他生活的太顺遂了,或许真的根本不了解普通人的生活,也不了解普通人的困顿,自己一直以来以学校出身论英雄的理念,或许确实是过分偏见的。

    而自己介于宁婉二流法学院毕业,因此先入为主对她不认同,也或许对她并不公平,公允地来说,虽然对自己态度不怎样,但作为社区律师,她的工作态度是没问题的,在众多鸡毛蒜皮毫无头绪的案子里,确实能非常快速地发现症结所在,处理的也可圈可点。

    所以当这次高远问起宁婉工作能力时,傅峥给了更为公允的评价——

    “还可以。”他喝了口茶,坐在高远办公室的沙发上,然后放下了杯子,“算是爱岗敬业,就是没有大案参与的经验,如果能有系统性的带教,应该还有成长空间。”

    被宁婉教训一顿从办公室离开后,傅峥就直奔了正元律所,他和高远约了今晚一起吃饭,只可惜高远临时有个邮件要回,因此傅峥只能先在他办公室里等,高远一边工作,两个人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对于傅峥的回答,高远显然愣了愣:“你上次不是对宁婉印象不好评价挺低的?这次能得到你这种评价,看来她是不错,那你之后团队,是不是打算把她招进去?”

    傅峥抿了抿唇:“我会考虑。”

    “其实招她挺好的,她是老手了,很多东西不用你手把手的教,只需要大方向上提点一下,作为团队leader,你也会轻松不少,而且你不是在社区待了一阵么,肯定和宁婉会比较熟,组建新团队本来就是个磨合工作,团队里有个比较熟的下属比较好,等于你在社区这些日子已经和她磨合好了,到时候直接调进团队,配合也默契点。”

    高远说到这里,看了傅峥一眼:“所以宁婉工作能力上还行的话,她性格上和你怎么样?处得来吗?你们关系怎么样?”

    没等傅峥回答,高远就径自补充道:“我虽然和宁婉接触不多,但觉得她性格挺直爽的,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应该挺好处,不过你……”高远含蓄道,“你可能不是特别好接近……”

    傅峥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我的性格不好处?”

    高远求生欲强烈:“没,没……你毕竟当惯了老板么,端着点架子很正常哈哈哈哈。你那不叫不好处,你是……额……气质比较高贵!”

    傅峥看了他一眼,喝了口茶:“我觉得自己挺好处的。”他总结道,“虽然是老板,但其实挺平易近人,和宁婉处的也还行。”说到这里,傅峥顿了顿,补充道,“当然,你形容我气质的这一段也确实没说错。”

    “……”高远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你邮件回完没?”傅峥不耐地看了高远一眼,“没回完之前不要再和我说话了,我去后面躺一会儿。”

    高远的办公室非常大,在正常的办公桌和会客沙发后,他最近刚弄了个特别贵的山水画屏风,在办公室后方隔出了一点空间,把屏风后做成了自己的更衣室和休息处,平日里挂着好几套西装,方便临时接到会议或开庭通知更换服装,偶尔加班太晚也能在屏风后的躺椅上睡会儿休息。

    这屏风贵是贵了点,但确实也有贵的道理,除了山水大气磅礴外,隐私保护效果也非常好,从正面看,根本看不到屏风后面的情形。

    傅峥走到屏风后面后,高远本想快马加鞭把邮件给处理完,然而他刚准备进入工作状态,门却被敲响了,然后刚才还被讨论的当事人宁婉一脸怒容地冲了进来——

    “高par,有件事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和你说。”

    ……

    *****

    宁婉冲进高远办公室里确实是一时冲动,她本来下班后就要直接回家,可临时接到通知说有个自己此前总所参与的翻译材料需要修改,因此她便赶到总所准备做掉扫尾工作。

    很巧的是,平时很少在办公室的高par竟然在,宁婉想起傅峥就恶从胆边生,要不是这个优越感爆棚的少爷靠关系挤走了自己学弟,陈烁能来社区的话,那能减轻自己多少工作量,而且工作气氛该多融洽愉悦?

    她越想越气,最后还是没憋住,冲动之下就进了高远办公室。

    高远果然在办公桌前,见了宁婉,面露惊愕,看向屏风道:“啊,宁婉,你今天在所里啊,正好这里……”

    宁婉冲进高远办公室就靠着一股冲动,深知勇气这回事,再而衰三而竭,于是径自打断了高远:“高par,请先听我说。”

    高远愣了愣,然后点头示意宁婉继续。

    “我来这儿是想向你举报的。”

    高远有点惊讶:“你要举报什么?出什么事了?”

    宁婉皱着眉:“我要实名举报傅峥。”

    “……”

    一旦说出了口,宁婉也豁出去了:“本来该来社区的这个机会是陈烁申请的,之前按照所里流程都走过了,也审批通过了,为什么最后莫名其妙就空降来这个傅峥?从流程上来说,不合规吧?所里的工作安排,也该讲个公平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宁婉说了要实名举报傅峥,高远的脸色就变了,他变得十分尴尬,看起来坐立不安,眼神飘忽地看了两眼山水屏风,然后几乎没有思考就维护起傅峥来:“你听我说,傅峥很优秀,他是名校毕业的……”

    看看,这果然是关系户,宁婉心里冷笑道,可能背景还挺强大,否则高远至于自己刚提及傅峥,就这么不安地开始维护吗?

    “对,他是名校毕业的,可根本没有律所相关工作经历,而且虽然是名校毕业,但浑身上下充满了不合时宜的优越感,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每天都一副辛苦下凡的高贵样子,为人不踏实不诚恳,也一点不谦卑,没经历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大,我怎么说是他前辈吧?可就因为我不是名校毕业的,他对我一点尊重没有,我和他完全合不来。”

    一说起傅峥的缺点,宁婉简直才思泉涌:“他办案也不行,死板的科班出身,教条主义,完全不知道发散思维也不知道设身处地。”

    “社区基层案子压力大条件也艰苦,工作并不光鲜亮丽,实在没有土壤培育他这样一朵人间富贵花。”

    宁婉顿了顿,继续道:“我知道他来社区是你安排的,可这样下去,我根本没法和他顺畅地合作开展工作,所以我向你实名举报他,希望能把他调离社区。”

    “……”

    自己说完,高远脸上果然露出了窒息的表情,他艰难道:“可我听说……你俩处的还行啊?”

    “确实还行,毕竟我们至今只是动嘴,还没到动手的阶段。”

    “……”

    高远看起来神情非常复杂,他又看了两眼那副山水屏风,然后咳了咳,摆出了循循善诱的态度:“宁婉啊,这个人吧,很多时候可能会先入为主产生一些偏见,傅峥这个人,其实是不错的,当然,人无完人,他也不是完美的,身上肯定会有一些缺点,但同样,身上也有很多闪光点,你们两个人接触下来,我相信你也从他身上发现了他的优点吧?”

    高远这样子,看起来就是想做个和事佬大事化小了,宁婉都豁出来告状了,自然是坚决不从的:“高par,除了脸能看,我真的没从他身上发现什么优点。”

    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结果高远显然还是没对傅峥死心,他语重心长道:“宁婉啊,你是年轻人,说话做事可能比较冲动,很多话说出口还没经过成熟的思考,你再好好想想,除了脸,傅峥就没优点吗?”

    宁婉想了下,真诚道:“我想好了,真的没有。”

    高远艰难道:“你再想想?”

    宁婉面无表情道:“不用想了吧,就是没有。”

    “你再仔细想一想!一定还有别的优点!”

    宁婉抿了抿唇,一脸勉为其难道:“好吧,除了脸,身材也还马马虎虎吧。”

    高远一脸窒息地看向了宁婉,他很想起来咆哮,我让你想的不是这个方向的优点!

    可惜宁婉显然会错了意,她有些不自在地补充道:“公平来说,不止马马虎虎,看着身材还挺好的。”

    “……”

    宁婉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高远就开始疯狂咳嗽起来,两只眼睛还不断往屏风那边瞟,然后拼命对自己眨眼,仿佛想疯狂暗示什么,但宁婉看了眼他房里的山水屏风,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来。

    只是鉴于高远对屏风的关注,想来是希望自己说点什么,因此宁婉还是礼貌道:“高par,你的山水屏风看着挺贵的。”

    宁婉说完后,又看了看高远,自己都满足他的需求夸了他的屏风了,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高远满脸写满了无力回天的绝望以及仁至义尽的同情。

    ?

    虽然自己这种行为有点像逼宫,高远如果不开心发火这都好理解,但同情是什么情况?

    宁婉有些不明所以,但做都做了,她继续坚持道:“高par,要说的我说完了,社区法律服务事情繁重复杂,虽然标的额都不大,但关系着社区居民的切身生活,我希望所里能把他调走,就算不能把陈烁调来,那我一个人也比和他一块强。”

    高远看了看宁婉,再次委婉道:“很多人可能一开始不对盘,但磨合一段时间没准能成为很好的搭档,其实你可以再考虑下和傅峥在一个团队?”

    看得出高远很想让自己和傅峥合作,但宁婉径自打断了他:“不可能。”她笃定道,“我和谁一个团队,也不能和他一个团队,看着就心烦。”

    “可我听说你不是很想加入新的大par的那个团队吗?万一傅峥就在那个团队,未来你们……”

    这下宁婉憋不住冷笑了:“我相信新的大par有很好的眼光,他又不瞎,不会选傅峥的。”

    “……”高远再次同情地看了眼宁婉,并露出了对她放弃抢救的表情。

    宁婉是个直爽性子,她也没管高远的表情,说完自己的诉求,也没含糊,和对方打过招呼后径自转身就走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

    她一走,她刚才实名举报的那一位,就黑着脸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

    宁婉一走,傅峥面色难看,高远却是满脸揶揄——

    “你不是说和宁婉关系还行?”

    傅峥抿了抿唇,没说话。

    高远叹了口气:“算了,你也别记仇,宁婉这人其实挺实在的,不是那种喜欢搞人事斗争的人,所以告状也这么坦坦荡荡就来了,也没搞借刀杀人或者暗中中伤这一套,以后你别为难她……”

    “我怎么听着觉得她才是你朋友?”傅峥冷冷道,“说的我一定会对她打击报复一样。要不要我打电话和你老婆说一下你对宁婉令人动容的阶级友情?”

    “……”高远干笑了两声:“不是我说啊傅峥,你这个脾气,确实……”

    “我脾气怎么了?”傅峥面无表情道,“我脾气很好,绝对没问题。”

    “……”高远一言难尽道,“不管怎么样,你们都这样了……你还要继续在社区待下去吗?”

    “当然。”傅峥冷冷道,“我的字典里没有半途而废这四个字,我也不认可她刚才说的我的缺点,完全是对我的污蔑,不过就是社区法律纠纷而已,我不可能做得比她差。何况我要现在就走了,那不就是落荒而逃?以后就算恢复身份加入总所,指不定宁婉在心里怎么鄙夷我,这样实在难以服众。”

    高远心里哀嚎一声,傅峥是充满了求胜欲,可自己心里只有求生欲啊!

    “可人家都实名举报到我这里了,我要不给人家个说法,按宁婉这个性格,可能会盯着我不停问,我怎么下台?”高远真诚建议道,“你还不如趁着现在彼此还维持着一份塑料同事情,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赶紧离开社区。宁婉不是那种在外面喜欢讲人闲话的人,你要现在恢复身份,人家也能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问题,可别闹到撕破脸了,那就不好收场了,毕竟以后是一个所里的同事,弄到那一步就怪尴尬的……”

    “不会。”傅峥却相当笃定和自信,“我会继续在社区待下去,也会让她不会再上你这里告状。”

    “那你是准备亲自下手把她毒哑?”

    傅峥瞪了眼高远:“她控诉的主要原因是觉得我是挤走她学弟的关系户,所以她天然地对我有敌意和偏见,导致对我有想法,我只需要扭转这种误会就好了,不就是平易近人打入基层吗?”傅峥冷哼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个人设吗?我给她造一个不就行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4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5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