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九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虽然心里是拒绝的, 但傅峥还是任劳任怨去买了奶茶,因为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宁婉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傅峥的知识空缺, 或者说是一贯以来的某种偏见。

    资深律师做久了,对于法律的运用和操作会驾轻就熟游刃有余,很多时候也像一门艺术,自我也更容易产生一种优越感,站的位置高了,很多时候更是会一叶障目。

    一直以来, 傅峥确实深信法律可以解决一切纠纷,即便如今法律没有面面俱到,但总有一天随着法制的健全,法律将可以包罗万象,规范人类的所有行为, 他把这样的观点归类为对法律的信仰和尊重,对那些用调解或者道德来化解纠纷的律师嗤之以鼻,然而今天宁婉这番话,让他却是有些意外。

    傅峥第一次意识到, 法律或许确实并不是万能的,法律只能调整人类社会有限的合意行为, 有一些领域,是法律不论怎么发展都永远无法涉足的。

    因为从来只过10%的人生, 起点一直很高, 傅峥以往没有下沉到基层的经验,如今看来, 倒是真切觉得在社区历练一阵,对于自身的完善也有帮助, 宁婉很多案子确实办的可圈可点,法律和人情能做到完美结合,处理的堪称优秀。

    一路这么想着,傅峥已经端着奶茶往办公室走,结果没想到,在离办公室不远的门口,竟然还看到了个熟人。

    拿着一束花左顾右盼等在不远处的,不是肖美是谁。

    看着对方手里的花,傅峥内心警铃大作,宁婉不是说已经搞定肖阿姨了?怎么看样子她还没死心?

    而也是这时,肖美一眼看到了傅峥,她收拾了下表情,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小傅啊!”肖阿姨看向傅峥,眼神复杂,声音感慨,“没想到……你我终究是有缘无分……”

    傅峥愣了愣。原本以为的追求剧情竟然没有上演,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好声好气安慰道:“肖阿姨,我们不适合……”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肖美打断了:“是啊,不适合……我们当不成男女朋友,那就当姐妹吧!”

    ???

    姐妹?这跨度也有点太大了?

    肖阿姨却没有在意傅峥的不解,只继续道:“不过小傅啊,听阿姨一句劝,世间一切阴阳调和,这不是没道理的,你说要两个阳的,这加在一起阳气也太盛了,对身体不好,得上火!”

    傅峥简直莫名其妙:“我挺好的,我没上火。”

    结果这话下去,肖阿姨看自己的眼神更怜悯了:“哎,算了,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不懂,这可能也不算是个病,纠正不过来。我前几天睡不着看了挺多文章的,说你这事吧,很可能是基因里注定的,是娘胎里带出的毛病,也不能怪你,小傅,你也是个受害者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自己娘胎里带了什么毛病出来?

    傅峥正想开口询问,结果抬眼看了办公室一眼,就被宁婉面前坐着的两人给震得七魂少了三魄――

    他看向其中一个,这不是他大姨?!

    而再看另一个,这不是他二姨?!

    ……

    傅峥在魂不守舍里根本没在意肖阿姨在说什么,只记得她拍了拍自己的肩,一边道:“万事有始有终,小傅,你是我这么几年来唯一心动的人,现在既然我们没法走到一起,我也和你告个别。雏菊的花语是离别,就让它,给我们的相遇划上完满的句号吧!”

    这么一番文艺悲情的话讲完,肖阿姨仿佛连再看傅峥一眼都心痛,把花往他手上一塞,就迈着小碎步走了。

    *****

    宁婉本以为顺利处理掉王丽英老人的案子后,总能稍微缓一口气,可也没想到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来实地咨询的人竟然络绎不绝,坐等右等,没等来傅峥把奶茶买回来,倒是等来了一位新的客户――

    傅峥走了没多久,一位珠光宝气的中年贵妇就袅袅婷婷走了进来。

    她一见宁婉,来回打量了几遍,就试探性地询问起来:“你是这儿的社区律师?今年多大啦?刚毕业吗?”

    这种客户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很多居民误会越老的律师越是经验充足越是可靠,而因为宁婉长得显小,常常第一印象上就遭到质疑,因此对这个问题,宁婉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心态挺平和:“这位阿姨,我叫宁婉,已经工作一阵了,你放心,我是专业律师,有经验,你有什么想咨询的直接问就行。”

    平时的客户,一旦开门见山这么问,基本上倒豆子似的就诉苦起来,然而眼前这位中年贵妇却不太一样……

    “我啊,我是有法律问题想问,就……就……”对方像是磕磕巴巴憋了半天,才憋了出来,“就我一个月前借了十万块给邻居,但是没写借条,现在她不认了,我还能把钱要回来吗?”

    “你住在悦澜的哪栋楼里?”宁婉有些疑惑,“我在这儿做社区律师有一阵了,好像没怎么见过阿姨你?你借钱当时有转账记录吗?转账用途里写明了借款吗?要都没有的话你邻居是谁?兴许我认识,我直接找她沟通谈谈,十万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哈哈哈哈……我新搬来的!”

    而就在宁婉想继续深问之时,门外又走进了一个人――

    “律师,我有个法律问题想要咨询……”

    宁婉抬头一看,竟然又是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贵妇,手里挽着个爱马仕,让宁婉不得不感慨,悦澜社区真是藏龙卧虎,这有钱人竟然这么多!都这么有钱了,竟然也不找收费昂贵的大律师,而是来征求社区的廉价法律服务,可见有钱人之所以能有钱,看来都是因为这份令人动容的精打细算和节省!

    这新来的中年女子体态优雅,进来后第一时间就把宁婉从头到脚打量了几个来回,刚想坐下来,结果这才看到了已经坐着的另一位中年贵妇,两人彼此一对视,显然吓了一跳。

    “两位认识?”

    先来的贵妇连连摆手:“不认识不认识。”

    后来的贵妇一口承认:“认识……”

    “……”

    不得已,宁婉又问了一遍:“两位到底认不认识呀?”

    这次,先来的贵妇连连点头:“认识认识。”

    后来的贵妇却径自否认“不认识!”

    这可真的有鬼了。

    宁婉盯着这显然有鬼的两人,清了清嗓子:“我们这儿咨询也讲个先来后到,不好意思阿姨,前面这位客人的咨询还没讲完呢,为了隐私,能麻烦您先去外面转转等会再来吗?”

    可惜自己这话下去,先来的那贵妇竟然谦让上了:“不用不用,宁律师,要不就让后来的姐妹先咨询吧?”

    后来的贵妇也很好说话:“律师,这位先来的姐妹也不用回避,大家一起聊聊!”

    “……”宁婉噎了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客户,“那阿姨,你说说你是什么事想咨询呢?”

    “我……我……我就借钱给邻居了人家不还……”

    宁婉心里有些难以形容,怎么,如今的中年贵妇都这么好骗的吗?刚来一个给邻居借钱的,这又来一个?搞得宁婉都有些忍不住想问,你们还缺邻居吗?

    只可惜上天是公平的,这两位贵妇虽然有钱,但看起来不太聪明,宁婉针对民间借贷纠纷的特点问了案子的一些细节,结果这两人竟然一问三不知,那磕磕巴巴的模样,甚至像整个案子都是胡诌乱编的……

    而很快,这两人的行为就验证了宁婉的猜测――

    在自己记录的间隙,这两人就左顾右盼起来:“小宁律师啊,你这儿,难道就你一个律师?”

    宁婉头也没抬:“不止,还有个男律师。”

    两位贵妇果然来兴趣了:“这男律师人呢?”

    宁婉也觉得傅峥买个奶茶太久了,下意识抬头,结果就在门口不远处看到了傅峥,这么一看,她才意识到为什么傅峥去了这么久没回来,敢情是被肖阿姨给堵住了,两人正在一块说话呢。

    宁婉下意识指了指傅峥:“人在那儿呢。”

    结果自己不说还好,这一开口,两位贵妇循着目光一看,当下连自己的借款纠纷也不想聊了。

    “这位男律师可真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器宇轩昂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宁婉不得不打断了这可怕的成语运用:“阿姨,我们先来说说你的法律纠纷。”

    “哦……”这俩中年贵妇挺不甘心的,但好歹回过神来,可惜好景不长,宁婉刚给她们讲了几句,她们的眼神又忍不住朝傅峥那边瞟去。

    结果自己还没讲两句,这俩中年贵妇瞟了眼自己,又开始吹捧起傅峥来了:“宁律师啊,我看你这同事,真的好帅啊!是不是?你看这身材,一级棒吧!气质也特别好啊,光是一看,就显得端庄有文化……”

    ……

    这他妈傅峥怎么回事?虽然是比别人长得帅一点身材好一点气质也好一点,可至于吗?

    宁婉的心里充满了真实的疑惑,说实话,傅峥如今离办公室还有段距离,连自己看他的脸其实都不太清晰,这俩中年贵妇视力这么好?何况因为被肖阿姨堵着,大概对中老年追求者有点心理阴影,此刻傅峥的表情并不多好看,但就这,都能吸引中年贵妇折腰?自己眼前这两位中年贵妇,显然问法律咨询心不在焉,但对傅峥的夸赞却是全方位无死角……

    得了,至此,宁婉算是确定了,这就不是正经来咨询的,而自己从没见过也是因为这两个中年贵妇恐怕就不是悦澜社区的,也不知道是哪儿看到了傅峥本人还是他的照片,这他妈又是傅峥的追求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果不其然,其中一位又看了傅峥两眼,看向宁婉,试探道:“小宁律师啊,你这个帅得不行的同事,单身吗?

    傅峥到底是什么中老年妇女吸铁石?怎么来一个看上他一个?他怕不是祸国妖姬投胎?

    但埋怨归埋怨,作为傅峥的带教律师,宁婉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为他解决这些困扰,不能让肖阿姨的闹剧,在傅峥身上重演!

    此刻傅峥还在和肖阿姨说着什么,电光火石之间,宁婉灵机一动,何不将计就计?

    “我这同事,他有人了!不单身!”

    自己这话下去,两位贵妇眼神都变了:“他不单身啦?!”

    “那对象是谁呀?”其中一个打量地看向宁婉,“是你吗小宁律师?”

    “不是我。”宁婉镇定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们看到我这同事边上那个阿姨了吗?”

    “看见了啊。”

    “那就是我那同事的对象。”

    ???

    两位贵妇的神色果然崩塌了:“这……这……这女的看起来比我们还年纪大!比你……比你这同事都大上几轮了!他怎么会找这种女朋友啊?”

    宁婉瞧着这两位的表情,觉得自己这一波轰-炸打击的差不多了,再给个致命一击,就能把她们心里对傅峥的那点垂涎打消干净了:“我这同事吧,就喜欢老的,觉得越老越有韵味,就和陈年好酒似的。”

    对面两人一对视,脸上果然露出了三观炸裂的表情。

    宁婉再接再厉暗示道:“别说我,阿姨,就是你们,在我那同事眼里,也是太年轻了,没有味道!”

    “这……可这……这小伙子一表人才,这……”

    “他女朋友也是一表人才啊!”宁婉生怕这两个贵妇不死心还想着撬墙角,振聋发聩道,“他这女朋友,可是我们小区广场舞领舞王者!”

    两个贵妇脸上露出了想死的表情……

    宁婉有些忍不住内心感慨,瞧瞧,这些中年贵妇都怎么想的,恋爱只是人生很小的一部分,不过就是失去一个潜在追求对象,大可不必想死啊。

    她拍了拍两位,语重心长安慰道:“总之,谁对上我这同事的现女友,决计没有胜算。你们要是想在我们小区广场舞舞团里有一席之地,还是要和我这同事女友搞好关系啊……”

    仿佛为了验证傅峥和肖阿姨之间你侬我侬的气氛一样,正是这时,肖阿姨把手中的雏菊塞给了傅峥,这才依依不舍和他告别。

    宁婉便趁机佯装羡慕道:“看看,两人这感情特别稳定,不是你送我花,就是我送你花,浪漫的不行,正热恋着呢,小区里别人想撬墙角啊,也都失败了!”

    想来想去,这样的暗示,应该是很充足了。

    可不知道怎么的,这两位贵妇竟然都没死心的模样:“可……小宁律师啊,这……这个女朋友,你说怎么带回家交代啊?这年纪,比……应该比你这同事的妈都大,以后两人怎么称呼呢?而且这么大年纪,难道以前没结过婚?怎么看也怎么不相配啊。”

    “阿姨,这就是你们视野局限了,两人怎么不相配了?我这同事未婚单身,他女朋友丧偶单身,天造地设的一对啊!至于人家未来要结婚了婆媳问题,我觉得你们也多虑了,婆婆和媳妇年龄差的少,还能以姐妹相称,没必要有那种婆媳之间上一代和下一代的隔阂,同龄人也更有共同话题更能互相理解,人家没准其乐融融的一家呢!”

    “……”

    这话下去,两个中年贵妇大概是彻底死心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露出了震惊到无以复加的表情,大概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情,很快交流了下眼神,颇有一种共沉沦的悲怆感……

    而也是这时,傅峥终于从外面走了进来,大约被肖阿姨中途拦过,他手里拿着束雏菊,脸色相当难看,而刚刚隔着距离就疯狂吹捧傅峥的这两个中年贵妇,也不知道怎么的,一见到傅峥本人,竟然叶公好龙似的,不仅没敢抬头正眼打量他,甚至变得唯唯诺诺的。

    “小宁律师啊,谢谢谢谢,今天的咨询对我很有用,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我也有点事,再见再见!”

    ……

    两个中年贵妇落荒而逃,傅峥倒挺从容,他把奶茶放下:“我送下这两位客人。”

    说完,就阴沉着脸紧跟其后出门了,那模样倒不像是去送客,说是送人归西还比较实在……

    *****

    傅峥是在路口的拐角处把自己大姨二姨给堵截住的。

    傅峥的大姨二姨见已经暴露了,也索性说开了:“峥峥啊,我们就是听你莹莹妹妹说,你这最近为了追个女孩都隐藏身份在社区这种恶劣的环境里来办公了,我们就特好奇未来外甥媳妇,想来看看……”

    周莹莹这兔崽子,真是活腻了。

    傅峥简直没脾气了:“什么外甥媳妇?我哪儿来的女朋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他揉了揉眉心:“总之,我在社区这事说来话长,我就问你们,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了没了,你放心吧。”傅峥大姨压低声音安慰道,“我已经让你二姨三姨四姨还有你几个婶婶全保密了!”

    傅峥想,这可真是令人安心……

    结果这还没完,大姨二姨交换了下眼神,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尴尬:“另外,有些事,你也不用瞒着我们,我们都懂,我们家一贯是很包容的,接受度很大,但是吧……”

    大姨一脸同情:“姨妈还是有一句要劝你啊,虽说女大三抱金砖,但是大了太多……这金砖都能抱上七块八块了……那你还是要考虑你妈的承受能力的。”

    二姨满面怜悯:“峥峥啊,姨没想到做律师这么不容易,人面对压力,还真的不是爆发就是变态,你变成这样,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

    两人一脸神情复杂地拍了拍傅峥的肩:“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但这事,真的不行。”

    今天大家都被下降头了吗?怎么都莫名其妙的,傅峥简直摸不着头脑,一个两个的,肖阿姨是这样,自己大姨二姨怎么也这样?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

    傅峥的不解直到送走姨妈,回到办公室后才得到了解答。

    办公桌前,宁婉正在翘首以盼,一见他回来,脸上得意之色尽显,立刻冲上来邀功道――

    “傅峥,你得好好谢谢我!”

    傅峥皱了皱眉,不明所以:“什么?”

    “就刚才你送走的俩阿姨啊!”宁婉挤眉弄眼道,“这俩不是正经来咨询的,明眼人一眼就知道,她俩……”

    傅峥心里一惊,难道宁婉发现了自己大姨二姨的身份?她竟然如此慧眼如炬?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深想,就听宁婉豪情万丈道――

    “她俩看上你了!”

    “……”

    宁婉,你眼瞎了。

    只可惜宁婉显然没有意识到傅峥表情里的复杂意味,只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你发现没?那两个中年贵妇,其实仔细看看,都和你长得有点像?难道你们这是传说中的夫妻相?有夫妻相的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磁场和荷尔蒙?所以这两个阿姨都不可自拔地被你吸引住了?就人类是不是有一种本能,就是长得像的人,就自动想凑成一家人?”

    “……”

    谢谢,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那就是我大姨二姨。

    只是还没等傅峥彻底缓过来,宁婉就看向了傅峥,继续抑扬顿挫豪情万丈道:“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把她们对你的图谋不轨掐灭在摇篮里了。”

    傅峥艰难道:“你说了什么?”

    宁婉眉飞色舞地看了他一眼:“还能说什么?”她解释道,“刚才你不正好和肖阿姨站在那吗?我就顺水推舟了一下……当然说你名草有主啊!”

    这下,傅峥终于能理解自己大姨二姨那一脸一言难尽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刻,傅峥觉得自己都能即兴表演一段当场去世。

    而仿佛还嫌这不够,宁婉推了推他,邀功道:“虽然大恩不言谢,但你好歹应该有所表示吧?我可真的是尽力了!”

    傅峥憋了憋,最终在宁婉鼓励的眼神里干巴巴地蹦出了一句忍辱负重的“谢谢”……

    他这辈子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还要含泪跪谢给自己造谣的人,如此卑微,如此沦落,宁婉有一句话说的对,威严这种东西,就和下-海-拍-片一样,一旦衣服脱下了,就真的再也穿不起来了……

    宁婉优哉游哉,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了奶茶:“哎,总算帮你把烂桃花给掐灭了,你不知道,我刚也是急中生智,就直接说你有人了,没想到还真的镇住她们了,那表情,啧啧……”

    傅峥心里只想冷笑,他忍了忍,最终还是忍不住,趁着宁婉刚插-进吸管,不容分说一把就从她手上夺走了奶茶,然后泄愤般吸了一大口,宣告了自己对奶茶的先行占有。

    还自己有人了?

    行,宁婉,那你奶茶也有人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3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4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5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