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十一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总之, 我昨晚躺在床上好好想了一下,觉得事情也确实不能全怪你,要怪还是怪我自己太有魅力, 你看,你宁可冒着巨大的亏损风险,也要入股骗人,忐忐忑忑一直不敢坦白怕我拒绝你。”

    “你要说,你骗了我,其实你比你展现出来的还更穷, 还有更多外债,网贷压身,那我肯定先行一步告辞了,但你不仅不穷,还挺有钱, 我这不就……冷静下来了吗?”

    “而且分手岂不是便宜了你?”

    傅峥大概完全没料到这个发展,看起来像是噎住了,这位思辨能力一流口才卓绝的合伙人,第一次展露出了哑口无言的表情:“……”然后他缓了片刻, 才终于找回了思绪般认真求问道,“为什么和我分手是便宜了我?”

    “你骗了我, 还想什么代价都不付出就被分手?想得美!我就不分手!不仅不分手,我还要吃你的、用你的、分你的案源、奴役你、让你跑腿、给你设KPI让你给我写情书、每天早安午安晚安、挤占你所有私人时间、让你给我为爱癫狂为爱哐哐撞大墙!”

    傅峥一开始有些愣神, 但渐渐的, 表情越发舒展开来,他看着宁婉, 无奈又温和道:“恩,是的, 我骗你这点罪无可赦,也没什么可洗白的,所以建议你一定要好好的长久的这么折磨奴役我,确实不能便宜了我。”

    “不止分给你案源,被你奴役、替你跑腿,给你写情书,每天早安午安晚安,被你占满所有私人时间,还有很多很多别的,我所有的金钱、时间、精力,都属于你,也只属于你。”傅峥认真地看向宁婉,“你可以尽情发挥你的想象力,我都愿意配合你安排的‘劳动改造’。”

    傅峥的眼神太温柔,声线又带了点不自觉的宠溺,宁婉被他这样专注地看着,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总觉得他这束目光都能化为实质,像和煦的风像暖洋洋的光,像触不可及的暧昧,像入口即化的甜蜜冰激凌,明明保持着良好的距离,并不逾越,然而还是让宁婉有些心慌意乱,同时带了酸涩和甜蜜。

    傅峥这男人,真的茶艺惊人,也不知道这又是从哪里学来的绿茶套路,光这么不说话,含情脉脉看着别人,就够勾引人的了。

    段位高真是段位高,宁婉不得不承认,傅峥这三十年的年纪确实没白长。

    只是宁婉自然不能这么容易就缴械投降,她心里告诫自己,要抵抗!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不再去看傅峥的眼睛,佯装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不是我说你啊傅峥,你真的,虽然你只比我大几岁,但还是要跟上时代的潮流,你心里那种‘男的隐瞒自己高富帅身份追到了女的,最后被女的发现真身份,因被骗怒而分手’的桥段,早就过时了!这在小说里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古早情景了!现代社会,大家都很现实的,谁还为了你是个高富帅而分手啊!那肯定是,‘小宝贝,疼你还来不及’啊!”

    “……”傅峥一听这个,大约是想起自己关心则乱竟然还真的慌乱地认为宁婉绝对会分手,果然也有些尴尬和不自然,干巴巴道,“所以你什么时候想通的?什么时候决定不分手的?”

    “我早就想通了啊!所以你看我全程多镇定!多有大将风度!”

    傅峥一听,语气里也带了点努力抑制的委屈:“那你怎么不早说?”

    “那我当初喝醉酒给你表白,你怎么也不早说啊?你自己那么绿茶,还不允许我师夷长技以制夷也绿茶你一下吗?你不是还教育我要多向你学习吗?我这不活学活用?只是我没想到,傅峥,你一个高级合伙人,怎么对自己一点自信心没有?”

    傅峥抿了抿唇:“人在爱里面是会勇敢的,但也是会怯懦的。因为你太好了,我都觉得自己不够好。”

    如今他得到了宁婉的答案,终于彻底放松下来,忍不住俯身亲了宁婉一下:“现在是真正的女朋友了,不算骗色了,可以亲。”

    这么说完,这男人就又俯身亲了宁婉好几下,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年纪上傅峥比陈烁更大,但这如今怀抱着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身上却有比他年龄更小的男生所没有的甜蜜气息,像是带了点撒娇的意味,明明宁婉知道傅峥并没有他原本表现出的乖巧,也并不是什么听话的实习律师,反而是个心机深沉不好惹的家伙,但自己就是很吃傅峥这一套,在被亲的晕乎乎的感觉里,宁婉恍惚地想,可能还真是撒娇男人最好命吧……

    傅峥这种人,必要的时候就示弱,装起可怜来毫不手软,但内心丝毫不弱,阴险得很,也真是足够有手段。

    傅峥亲了会儿宁婉,等亲够了,这才放开,然后他看了宁婉一眼,轻声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现在大家都这么现实了吗……”

    宁婉平息了下脸红心跳的气氛,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傅峥问的是什么。

    “是啊!”她重新占据主战场,一下子心情舒畅起来,也刻意想去化解如今这种暧昧又腻歪的气氛,于是移开了视线,佯装自然道,“这就和随手买了张彩票,结果刮出了六千万的大奖一样,难道有人会因为这种事不高兴吗?”

    “傅峥,你实话说,你当初开始给我写邮件开小灶,是不是就已经看上我了?”

    这下果然轮到傅峥态度回避了,他撇开了视线,声音有些不自然:“以前的事就不用细究了吧,我还不可以关爱下属吗?一个老板一般都有爱才之心,你天资不错,可惜没什么系统带教,我看你自己研究商事摸不着头脑,稍微给你点友情提示罢了,也不用过分解读了。”

    宁婉眨了眨眼睛:“那你录取我的时候,喜欢我了吧?”

    傅峥抿着唇,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你会不会录取时候给我放水了?”

    “没有,这确实是你自己能力的体现。”一说起这个,傅峥也严肃了起来,“为了避嫌,笔试的考卷其实并不是全由我出的,最终每个高伙都平摊参与了命题工作,所以不论是事实上,还是给别人看的明面上,我都没有为你开后门,这一点在最后公布最终录取名单时会由高远进行说明。”

    “同样的也包括面试:我虽然也将列席参与面试,但其余所有高伙一起进行打分,最终的面试得分,为了公平,也会采用先去掉一个最高分,再去掉一个最低分,然后取平均分的方式,这样就可以避免过分偏好某个人而给打高分,或者过分讨厌某个人而故意打低分的情况。这个评分标准等最终录入结果出来后会一起公示。”

    傅峥说到这里,看了宁婉一眼:“不论我多喜欢你,但原则和底线是不可能改变的,我相信你喜欢的也是这样的我吧。”

    怎么不是,宁婉听完傅峥的话,心里其实再一次佩服起了傅峥的缜密和体贴来。

    自己想加入大par的团队不假,但以宁婉的性格,从来希望是公平竞争而得到机会的,要是傅峥真为了自己而开后门,那宁婉即便被录取,反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还会觉得自己以关系户身份挤掉了别的竞争对手而羞愧。

    甚至傅峥对宁婉隐瞒身份宁婉倒是不会分手,但他要是给自己开后门,那宁婉恐怕就要提分手了,因为这既是对她的不尊重,也是对别的参加选拔同事的不尊重。

    然而不用宁婉多讲,傅峥显然完全理解了她。他不仅给予了她最大程度的尊重和公平,甚至体贴地为后续可能的纷争也做了预案。

    自己和傅峥在一起,又录取进了傅峥的团队,即便两个人不公开关系,但恋爱这种事,嘴巴不说出来,眼神和互动总是会泄露,长此以往,所里总是有人会有闲话,而傅峥对此的做法并不是直接去解释,因为不论怎么解释,总有人会认定解释就是掩饰。

    而如此这样什么也不解释,直接公布考试的标准,就让人信服多了――因为各个高伙均摊比例出题的笔试卷和去掉最高最低分取平均分的面试评分标准,不存在任何一位高伙对其中参考人倾斜从而影响考试结果的可能。

    一想到这里,宁婉也没忍住夸了傅峥一句:“没想到你想得还挺周到。”

    “以前不会想这么多。”

    “那这次是为什么?刚把事业重心转移到国内想想好好大干一场?”

    “我怕我这次想的不够多,女朋友就没有了。”傅峥眼神幽深地看了宁婉一眼,调侃道,“要是我和你在一起,你天天被人讨论是靠我上位的,你会和我分手吧。”

    “不会!你放心吧!”宁婉几乎是当即安慰道,“我在社区历练两年,得到的最大启示就是――脸皮要够厚,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自己过得好就行!”

    “而且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自信!人家那种被议论下就分手,那是内心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真的是靠了对方的提携,才有自己的今天,可我超自信的,我觉得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和能力得来的,所以别人就算议论,也不会影响我做自己想做的事。”

    自信的女性确实非常美,每次案子办结,傅峥在宁婉脸上都能看到她如此灿烂又张扬的表情,这并不是第一次见,然而这一刻,傅峥还是觉得心被再次击中了。

    真好,宁婉这么自信这么快乐,这才是他喜欢的女孩。

    对面的宁婉显然还沉浸在得意里:“傅峥你自己说,你对我有非分之想,连自己是我未来老板这种身份都不愿意避嫌,宁可冒着‘潜规则’的风险也要和我在一起,是不是看上我的漂亮聪明伶俐活泼可爱能力强?”

    傅峥不禁有点失笑:“你别忘记,最开始的时候,是你先表白的,那时候我的身份还是你的‘下属’,是你对我先‘潜规则’的。”他顿了顿,然后补充道,“但你的漂亮聪明伶俐活泼可爱能力强,确实我很喜欢。”

    为了加强,傅峥又忍不住重复了一遍:“真的很喜欢。”

    明明是宁婉自己开的头,结果傅峥那么一强调,她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哎呀,我也没有这么优秀,一般般吧,稍微有一点突出而已……”

    说着说着,宁婉又想起了点什么:“不过,你这么喜欢我,办公室恋情,会不会那个……不太好?就表现的太明显?我和你未来又是一个团队的,这不有点像是公费恋爱了?高远和其余高伙会不会有意见啊?”

    “他们能有什么意见?我每年接的案源标的额都够我自己公费恋爱一辈子了。”傅峥俯身亲了宁婉的脸颊一下,“何况本来我们就一直在公费恋爱,难道在社区的时候不是吗?他们之前也没意见,现在还能有什么意见?这本来就是默许。”

    “至于高远,更不会有意见了,毕竟我为了你,都把所有正元所里的本该属于他分管的人事制度,都全部做了梳理,包括防止职场性骚扰、社区轮岗,还有团队选拔。”

    “当然,从管理学的角度,我这样做确实也是一劳永逸的做法,好的制度可以保护好人,惩罚坏人;坏的制度则不仅好人会受到坏人的伤害,长久以往,会让失去信心的好人都变坏,所以这是好的规矩和法律的意义,预防性、警示性、惩罚性。好的选用人才的制度,才能保证每个人的权益都得到保护,每个人也都心服口服。”傅峥笑了笑,“所以于公于私,我这么做都没有什么问题。”

    “你一开始跑来社区‘微服私访’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那倒没有。”傅峥诚实道,“这是额外的收获,就像是你一样。”

    “怎么听着像我是个额外的添头似的……”

    傅峥笑着亲了亲宁婉的脸:“不,就像骑士本来命运是提着剑穿过荆棘丛去屠龙并吻醒公主,但在路途中却偶遇了同样出来冒险的少女并坠入爱情,然后发现这样的生活就很好,目的不是最终的,过程才是,和少女相爱相守比屠龙成为勇士吻醒公主更重要。”

    他看着宁婉的眼睛:“你是最重要的。”

    宁婉被傅峥看得心跳如鼓,明明已经是男朋友了,但宁婉却还是觉得有些害羞和不好意思,紧张得手指都不自觉互相搅动起来,又努力抑制自己逃跑的冲动,只好拼命绷着神情,看起来就显得既冷静又忐忑,全然矛盾又全然惴惴不安。

    可惜傅峥却仿佛还嫌不够,他侧身亲了下宁婉的脸颊,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更贴近了她的耳畔:“你刚才说的,都当真吗?”

    宁婉几乎手和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脑子晕乎乎的,下意识反问:“什么?”

    “不是说,见着我这样的,不仅不会分手,还会‘小宝贝,疼你还来不及’?”

    宁婉紧张得声音都带了微微颤抖了:“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这种事不能开玩笑。”傅峥却是抓着她不放了,他又蜻蜓点水般吻了她一下,“我虽然严格意义来说不能算小宝贝,但算个大宝贝吧。”

    宁婉瞪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向傅峥:“嗯?”

    “你不是要疼我吗?”

    “……”

    傅峥亲了亲宁婉发红发烫的耳垂:“那你来啊。”

    伴随着傅峥微微喑哑的声音,宁婉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快不畅了。

    傅峥却是亲着她的脖颈,间断地轻声道:“说话要算话。”他又啄吻了宁婉的耳垂一下,“你的大宝贝反正是准备好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2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