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六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傅峥的怒气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他愣了愣, 没想到宁婉倒个垃圾回来那么快,只是等他一脸兴师问罪气势汹汹去开了门,却发现站在外门的并非宁婉, 而是个六七岁的男孩。

    那男孩有些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衣服也带了点近距离就能闻到的异味,见了傅峥,也愣了一愣,再透过傅峥的身体往他的房子里看去, 更是吓了一跳的模样。

    傅峥皱了皱眉:“小孩,你是……”

    然而傅峥的话根本没机会说完,因为对面的小男孩竟然用力撞开了傅峥,径自冲进了屋里,他愣愣地看着屋里大变样的摆设, 然后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赔我!你把我家赔给我!”

    他一边哭,一边就用脏乎乎的小手拽着傅峥往外门外推:“你走!你走!这里是我家!这是我家!你出去!你再不走我要找警察叔叔了!”

    “你们不要脸,强占我家!还把我的东西都扔了!你们不要脸!这里是我家!是我爸爸买的房子!是我的家!”

    小孩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傅峥实在并不擅长处理和这么小孩子的沟通问题, 又不敢对小孩子用力,只能被这小孩推到了门口, 幸而这时候,下楼倒垃圾的宁婉回来了。

    “爸爸!爸爸!呜呜呜!爸爸!”小孩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边哭一边含糊地喊着。

    宁婉惊了一惊, 看向了傅峥,她的“观察入微”再一次上线:“小蝌蚪找爸爸?你这哪儿留下的风流债?孩子这么大了?不过……和你不太像啊……这……你……会不会……那个?”

    “……”傅峥简直气的没脾气了, “不是我儿子!我压根不认识这小孩!突然就跑来敲门,说房子是他爸买的, 这房子是他住的,要把我赶走!”

    宁婉蹲下-身:“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地方了?这地方确实是这叔叔买的呢,你有没有走错楼?你爸爸叫什么?你记得他电话吗?我们送你回家。”

    可惜孩子很坚持:“我没认错!就是这里!就是这栋!这就是我家!你们不信可以看房间的墙角里,我还画了个小乌龟的!”

    宁婉和傅峥半信半疑到房间一看,墙角那里还真画了个小乌龟。

    难道是上任房东的孩子?可没听他说过有这么小的孩子啊?

    而接下来的发展,就更让宁婉傅峥迷惑了,这小孩显然确实住在这房子里过,对房子格局相当熟悉,他蹭蹭蹭跑进阳台,径自来到了一块有些松动的地砖前,然后就轻轻把砖给抬了起来,从里边的夹缝里拎出一个塑料透明袋。

    “这房子,是我家的。”小孩带着哭腔,“爸爸说了,这袋子里是我们买了房子的证明。”他瞪向了傅峥,“你不能偷占我的家!”

    宁婉和傅峥带着狐疑打开了塑料透明袋,里面竟赫然还真的是一本房产证,房产位置写的清清楚楚确实是傅峥买的这套房没错,产权人却写的是个陌生的名字――姚康。

    傅峥皱着眉继续翻,发现这产权证后面,还附着全套的购房合同、发-票,看起来竟然是挺齐全的资料,然而合同的买方里,写的也并非上任房东的名字,而也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王栋梁。

    姚康是谁?王栋梁又是谁?

    上任房东不明明姓白吗?何况傅峥和对方也在房产交易中心办完了过户,确实没有问题。

    宁婉左沟通右沟通,可这孩子怎么的也不肯离开,只问出叫姚飞,又说不清别的,问他爸姚康上哪儿了,孩子也不知道,只说出去上班了,一礼拜了,一直没回来,也记不住爸爸电话,问起妈妈,更是哭着说妈妈离开他和爸爸了,至于妈妈的联系方式和信息,总之也是一问三不知,最后这孩子疲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屋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又开始哭起来,把傅峥搞得脑仁都疼。

    事不宜迟,傅峥抿着唇,只能直接给上任房东打了电话。

    结果房东对此态度非常坚决:“小傅啊,这house我都过户给你了,owner是你,我们的procedure都是在房产交易中心走过的,你是lawyer,知道肯定no problem的啊,现在弄出这种事来,和我有什么relationship呢?现在也晚上了,我不可能再上门给你解决这种问题吧?先挂了!Bye!”

    “……”

    傅峥没想到买个破二手房,竟然还能遇到这种事,他想了想,拿出了手机。

    宁婉凑过了头来:“你准备怎么办?”

    傅峥抿了抿唇:“报警。”

    *****

    傅峥报了警,简单讲述了来龙去脉:“总之,目前我们上任房主不配合沟通,还麻烦你们调解结案了。”

    自己叫不来上任房主,看来只有依靠民警的力量了。

    而傅峥报完警站在门口等着民警上门,宁婉倒是闲不住,拿起了那张房屋买卖合同研究起来,虽然买方写的并非上任房主,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王栋梁名字后面,也写着联系手机和联系地址,宁婉想了想,虽然这房屋买卖合同大概率是伪造的,但她还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先打个电话试试,结果没想到,她这电话一打,这号码倒不是空号,竟然能打通――

    “您好,找房上宝寓,宝寓房产中介,竭诚为您服务……”

    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声,一串广告词也随即而来。

    这竟然是个房产中介的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了,那端传来的男声彻底确定了宁婉的猜测――

    “喂,我是宝寓房产中介的王栋梁,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看房需求吗?”

    宁婉清了清嗓子,简单讲了来龙去脉,一开始这王栋梁还置身事外的语气,然而宁婉一提及姚康的名字,即便隔着电话,王栋梁也显然声线有些紧张起来:“这……这个事……这事白先生不是处理完了吗?”

    这下看来是问对人了!这王栋梁显然对这孩子的事是知情的。

    对方倒态度也挺配合:“您稍等,我这正好在悦澜小区带客户看完房呢,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到了当面和您解释!”

    宁婉挂了电话,给自称叫姚飞的小孩倒了杯果汁,把人先安顿在了客厅里,给他开了个手机上的动画节目。

    小孩的情绪果然稳定不少,拿着手机安静地在一边看起来了。

    王栋梁挺守时,十分钟后,果然楼道里就传来了步子声,没一会儿,人就走到了宁婉和傅峥面前,他看起来比宁婉年纪还小,穿的是房产中介公司给配的统一西装,像所有中介一样,嘴巴挺甜,一见宁婉和傅峥,就姐啊哥的叫起来。

    “姐,哥,这我名片,你们叫我栋梁就好了,要有什么房子买卖的事儿,随时找我就行了。”

    可惜他热情地开拓业务,傅峥却显然不买账,他拿出了房屋买卖合同和房产证,再指了指客厅里的小孩:“这怎么回事?”

    “这个事……”王栋梁尴尬道,“是这样,这孩子是上一任租客的,我吧……我就认识他爸爸姚康,他之前租了这房子,但上个月就到期了,也说好要搬走的,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啊,我肯定没卖过这房子给他,白先生这房找着你们卖掉,也不是我经手的,别的我真不知道,但姚康这买卖房合同和房产证,肯定是造假的,房子是白先生的没错。我就是帮姚康当中介租了这个房一阵……”

    可这姚康去哪儿了?怎么扔下儿子不见了?明明是租房,为什么还要伪造房产证和买卖合同?

    就在宁婉不解之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你个小赤佬!什么叫你就当中介租了这个房子?你那也叫租?在这里信口雌黄个什么劲?害得我大半夜被警察叫过来,还要给你这个破事擦屁股!你他娘的要不要脸?老子真是倒了血霉遇到你这个黑中介!你个生儿子没屁-眼的小赤佬!”

    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可不是就是上任房主白胜吗?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他也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楼梯口,身后还跟着个民警,平日里这位已经移民的白先生是中文里一定要带点高雅的英文的,只可惜如今气急败坏,骂起来人显然意识到还是用母语麻溜和爽快,宁婉一个没留神,就听到他嘴里又口吐芬芳了一连串的国骂来。

    王栋梁显然是没想到白胜会来,一见了白胜,立刻像植物被霜打了似的蔫了,抖抖索索往后缩,一看就果然此前没说实话,有隐情。

    傅峥抿了抿唇:“所以到底怎么回事?这孩子怎么来的?谁给我解释下。”

    白胜既然人都来了,也索性不藏着掖着了,当即便开始撇清自己:“这不关我的事,这事要说都是王栋梁这小赤佬搞出来的!”

    “我移民后基本就住在海外了,国内这房子就空置了,一开始确实找到了宝寓房产中介,想让他们帮我把房子找个靠谱的租客给出租了,因为我自己常年不在国内,就把房子钥匙直接给了王栋梁。”

    “悦澜社区的房子其实挺好租的,但我讲实话,我也不是多差每个月那么几千块租金的人,与其租给那种卫生习惯不好,不能好好打扫房子的租客,我还不如不租。”

    白胜讲到这里,看向了傅峥:“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我这房子虽然二手房,但维护的很好,要知道我的家具装修都用了心,本来确实想着家里自住的,所以也没特别迫切想租出去,千叮咛万嘱咐和中介也说了,真的有那种独居的高知啊什么的,才租一下,我当时基本不回国,全权委托中介了。”

    宁婉有些恍然大悟:“所以后来是中介没把好关租给姚康姚飞父子了?”

    结果不说还说,一说,白胜就炸了:“要真是这样也就算了!什么租房?他就是个黑中介!根本没经过我同意!也就这个小赤佬还有脸说这什么姚康是我的租客了!”

    王栋梁一言不发地站着,白胜越说越气愤:“既然今天民警同志也来了,那正好你们也给我评评理,这事该是我的锅吗?你们问问这个王栋梁到底怎么做中介的?”

    “我……我一开始确实给您推了不少租客的,确实有好好干活,这房子地段不错,想租的人挺多的,也带了不少人看房,都很满意,可一连给您推了十几个租客,没有一个您同意出租的……”

    见王栋梁竟然还开口解释,白胜显得更气愤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这人对租客要求高,比较挑剔,给你划过个范围,哪些人我愿意租哪些人绝对不行,结果你给我推的都什么客户啊?一个是一对有两个男孩的夫妻!小孩四五岁,最皮的时候,能不把我家给弄得脏乱差吗?”

    “还有一次给我推的是个七八十的独居老太,七八十了啊!一个人住!好像还有高血压,那我说句难听的,这老太要是不小心死在我房子里了,我这上哪儿哭去?这房子以后不管自己住还是卖,还能有人要吗?多不吉利!”

    以宁婉的接触来说,白胜这人确实挺有优越感,也挺挑剔,但既然不差钱,也不急着把房子给租了,于情于理对租客要求高也说得过去,只是既然很讨厌租客家里有年龄不大的小孩,为什么最后竟然租给带着姚飞的姚康了呢?

    果不其然,几乎是同时,傅峥问了一模一样的问题:“那你怎么把房子租给了姚康?”

    “我没租!”白胜一说这,气的青筋都有些爆起了,他指了指姚飞,“你看看这小孩,脏兮兮的,看着也不省事,我能把房子租给他们?何况这家,就一个爸爸,连个女人都没有,说是离婚了,女人都跑了!要真租给他们,能把房子打扫干净吗?不可能!”

    “所以说,姚康这事我压根不知道,我也压根没租,更是没收到过租金,总之,给我推了一段时间客户后,这中介也不找我了,我也没在意,觉得可能自己确实太挑剔,不好找租客,也不强求吧,房子就索性这么空置着也行,结果上个月回国,我打开房门,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我就看到了我房子里莫名其妙住了人!”

    话到这里,傅峥还没反应过来,宁婉却是一瞬间顿悟了:“也就是说,中介其实瞒着你,把房子给租了?”

    事到如今,宁婉总算知道此前王栋梁有所隐瞒的是什么了。

    “也就是,王栋梁直接偷偷把房子未经你同意就让姚康父子住上了,反正他有你钥匙,直接把钥匙给人家就行了?”

    “对!所以啊,这事真不关我,房子产权确实是我,我也从没同意租给过别人。”白胜讲到这里,似乎才有些情绪缓和过来,又开始中英文夹杂地说起话来,“这个responsibility真的不是我的,是中介的,我一回国发现这事,就已经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立刻move out了!后续有什么problem,这个小孩的事,你们去找中介!”

    王栋梁自己做了错事,此前没敢开口,可如今见白胜锅都要甩自己头上,也终于不甘心起来:“一开始我真是想好好替你找租客的,可真的你这个不满意那个不行,后面我也不想找了,本来我真没有什么歪脑筋,结果正好遇到姚康,他给我出的主意,说反正我手里房多,好多房主人在国外不差钱也不准备租出去,我手里又有钥匙,不如让他偷偷住进去,这‘租金’么,自然便宜点,本来这房一个月能租四千,但我的中介提成也没多少,但如果我偷偷让他直接主,他就直接给我每个月一千五……”

    “我那阶段自己正好也要买婚房结婚,手头有点紧,一时脑子发热,听了他的话……不过我让他给我保证了,就房子一定要弄的干干净净,不能有太大的损耗……要是你要回来,他就得立刻搬走!”

    白胜听了这个就来气:“你这话说的,你还挺委屈?我就说呢,你一中介,怎么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嘘寒问暖呢,问我回不回国,我还以为你是care我,结果搞半天是怕我突e back杀你个措手不及!幸好我也是突发奇想回了趟国,不然这怎么能撞破这事?”

    能干出这种事,王栋梁显然也是个人才,如今这场景,他竟然还真委委屈屈理直气壮上了:“这事是我有错在先,可你发现后,我该补救的也都补救了,姚康在你这房里住了一年,我把一年从他那拿到的钱都给你了,还给你贴了五千当赔罪,你当初拿了钱不都默认这事翻篇了吗?怎么现在又翻旧账拿出来讲?大家当初都说明白了,就当成是我替你找了姚康他们承租,这事两清了,我还给你送了超市购物卡还请你吃了饭,都说好了这事就不捅出来了,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话?”

    王栋梁越说竟然也越是气愤起来,那语气,他自己合着也是个受害者似的:“我从小家境不好,一步步打拼到现在,就鬼迷心窍做错了那么一点事,难道就要被揪住不放吗?”

    他说到这里,看向了宁婉和傅峥还有在一边玩手机的姚飞:“不管怎么说,我该解决的事也解决了,这后面小孩的事,肯定不该我处理。我当初被发现后第一时间就联系姚康让他赶紧搬走了,他也答应了!”

    “这怎么和你无关?你要不让姚康住进来,能留下这么个拖油瓶吗?现在他老子都跑了!冤有头债有主,小傅啊,这事你们直接找王栋梁,我也是受害者啊!”

    “你是什么受害者?姚康是突然联系不上了,这孩子也没法搬,还说不通,死活说这房子就他家,要住着,这我是有责任,可难道瞒着买家,把这小孩骗出门,然后马上找了换锁的把门给换了,打扫完房子隐瞒实情立刻卖房的,是我吗?”

    王栋梁也越说越激动起来,他看向宁婉和傅峥:“两位,他给你们卖房的时候一定没说这房里还有个小孩不肯走的事吧?我实话和你们讲吧,原本他还不准备卖,想租出去呢,结果虽然门锁换了,接连也来了几个租户,可这小孩认死理,每天就蹲在房门口,大半夜也不停敲门,所以几个租户都跑了,这房是怎么都租不出去,所以白先生才想索性甩脱麻烦,直接卖了得了,这不,肯定骗了你们,找上你们当接盘侠了吧!”

    王栋梁和白胜这你一言我一语就吵上了,宁婉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她这才记起来,当初第一次看房后,自己在阳台就曾经见着白胜被个脏兮兮的小孩纠缠,当初自己误以为是乞讨的小孩,如今再回想,配合着如今的细节,才终于拼凑出了真相:“所以说什么急着用钱才降价甩卖是假,因为这小孩的事没法处理,想着赶紧抛售找接盘侠才是真?”

    傅峥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不太好看:“果然便宜没好货。”

    而如今这番争吵下,宁婉和傅峥也算是理清了当初的情况,然而始作俑者的王栋梁和白胜显然谁也不想承担责任――

    王栋梁有错在先,国骂又不是白胜的对手,没多久就灰头土脸败下阵来,然而他显然也并不想承担责任:“我有姚康的电话和工作单位,别的一概没有!”

    他一边说,一边就从包里掏出纸笔来,刷刷写了几下,递给傅峥:“这是姚康的信息,我就知道这些,你拿着,后续我不负责了,你们想去我公司举报我也行,反正这事后续的我是真没法解决,这房子是谁的谁管!我又没骗人把房子给卖了!”

    他说完,就这么强词夺理地走了。民警想要劝阻,然而王栋梁毕竟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也没法采取强制措施,王栋梁人也年轻,很快就推开民警的桎梏快步下了楼。

    白胜见王栋梁跑了,自然也不想认账,他摊了摊手,一脸赖皮:“事情就是这样,我确实隐瞒了点information,但是吧,房子是我的,也过户了,而且因为这个小孩的事,我也降价了,你们也知道,自己买着的房子price明显低于market对吧?那本来就没有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我有错我亏了钱,你们接手房子虽然有点小问题,但也便宜到了几十万没错吧?”

    白胜显然是个隐藏在民间的逻辑鬼才,他继续道:“总之,我们之前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少付了十几万,所以就要自己解决这个小孩的事。”事到如今,他竟然还能厚着脸皮笑眯眯的,甚至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傅峥的肩膀,“其实任何事情都有two sides,凡事呢,要往好的方面想,你看,你这也三十了。”

    白胜说到这儿,顿了顿,暗示性地看了眼傅峥,又看了眼宁婉:“三十了也有老婆了,但都没孩子,你们也懂,现在生育率低啊,污染严重很多年轻人生不出孩子要试管呢,所以你说我这房子多好多应景啊啊,买一送一,不仅房子有了,儿子也有了?”

    ???

    在宁婉的目瞪口呆里,白胜厚颜无耻地笑了笑:“反正这个事,none of my business,真的帮不上,我也不是少儿节目主持人,更不擅长小蝌蚪找爸爸,你们要闹就去房产中介闹,没准还能再赔点钱给你们!”

    白胜说完,看了眼手机:“时间不早了,我得去airport,待会的flight飞回LA,警察同志,我真没没空和他们在这叨叨了,房子该交接的都交接了,问题他们自己解决吧!”

    白胜这么一说,竟还颇有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飘然,一脸理直气壮地就要往楼下走,民警自然想要再劝说,然而白胜有理有据要赶飞机,这调解自然不能强制。

    这民警也挺负责:“这事有点复杂,但现在占着你们房子的侵权人既不是中介也不是前任房主,就算他俩愿意坐下来调解其实也调解不出什么来,更何况这两人明显不配合,要不这样,我给你们查查这孩子的父亲,联系上他,这才能带走孩子,你们看行吗?”

    傅峥点了点头:“多谢你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民警当场打了王栋梁提供的姚康电话,结果对方手机显示已关机,而根据王栋梁提供的姚康工作单位,是一家在郊区的塑料生产厂,一来很远,二来这个点,工厂肯定下班了,今晚可见是没法处理这事了。

    民警自然也想到了这层:“这样吧,这事我明天再来帮你们查查一起处理,不过这孩子……虽然是可以带去派出所,但是所里环境挺杂的,这孩子还太小了……要不你们给这孩子开个宾馆,回头找着孩子爸爸了钱问他……”

    结果民警这话还没说完,刚才全程都不为所动在看动画片的小孩就丢下手机闹了起来:“不!这里是我家!我不走!要走的是你们!警察叔叔应该把你们抓起来!”

    ……

    大家都低估了六七岁孩子的战斗力,这孩子一听要把自己赶出屋子,就在地上打滚哭叫起来,死活不愿意离开,别说傅峥,就连宁婉也束手无策,无奈之下,两人只能先告辞了民警。

    “要不今晚就让这孩子在这屋子住下?”

    宁婉看着小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也有些不舍得,虽然没见着小孩的爸爸姚康,但整体来看,大略是姚康串通了中介以廉价的房租住进了白胜的房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甚至还伪造了房产证购房合同,并且连自己儿子也欺骗了,号称这房是他买下的,是小孩的家,小孩全身心地信任自己爸爸,坚定地认为这就是自己家,而自己和傅峥才是坏人,也算情有可原……

    幸而今天自己采购了很多日用品,目前这屋子里不缺什么,宁婉看了看,拿出此前就给傅峥准备的被褥,又开始铺地铺……

    *****

    傅峥只觉得今晚过的都很迷醉,像是过山车一样,先是痔疮垫,然后中了买一送一大套餐竟然有了个孩子,本以为自己买了个二手房已经是人生际遇里的谷底,结果竟然还买到了个暴雷的二手房,人生诚不欺我,真是便宜没好货……

    但有一点傅峥很明确,那就是今晚他死活不要住在这个房子里了。

    他制止了宁婉铺床的行为:“不用铺了,小孩睡床上就行,我不住这。”

    “那就让这小孩一个人住?”结果宁婉瞪大了眼睛,“那怎么行,他才这么小,你肯定得陪着!他睡床上,你睡地上!”

    敢情刚才那地铺是给自己准备的……

    傅峥的心情很一言难尽,但态度很坚持:“不行。”

    宁婉皱起了眉:“为什么?”

    “我对小孩过敏。”傅峥镇定道,“我没小孩缘,也不会和小孩沟通,也不讨小孩喜欢,更不会照顾小孩。”

    行吧……不想带小孩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宁婉也没脾气了:“那这样,我留下,不过你走之前,先得和我一起把这孩子的澡给洗了!”

    姚飞这孩子此刻眼泪已经干了,正无措茫然地站在客厅里,脏兮兮的脸因为泪痕更狼狈了,看起来很久没洗过澡,也不知道被白胜换了门锁给赶出去后,在外边流浪了多久。

    “你先带小孩洗澡,我去楼下超市买个他的睡衣睡裤和别的毛巾牙刷的……”

    傅峥愣了愣:“等等,不是你和我一起给他洗澡吗?”

    这下换宁婉理直气壮了:“男女授受不清,小男孩当然归你洗啊,难道我给人家洗吗?我说一起洗不过客气话而已啊,你洗着,我去给小孩买换洗衣服!”

    她说完,竟然就把小孩往傅峥那一推,然后径自出门了……

    傅峥看着自己面前脏兮兮的小孩,感觉自己这一秒即将窒息。

    自己难道在宁婉眼里就是个廉价搓澡工?

    然而放任这脏兮兮的小孩不管也不行,毕竟这异味大的连自己站的这么远都快闻到了……

    傅峥稳了稳情绪,看向小孩,努力冷静道:“把你衣服脱了。”

    自己都屈尊给人当搓澡的了,结果这小孩竟然十分不冷静,径自拒绝了傅峥:“爸爸说不能在陌生人面前脱衣服。”

    说完,还像看色狼似的提防地看了傅峥两眼。

    傅峥都快气笑了:“那是不要在陌生女人面前脱衣服,我是个男的,男的你懂吗?”

    可惜小孩并不买账,仍旧很警觉:“爸爸说了,有些男的变态起来比女的还危险!”

    傅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努力控制着情绪咬牙切齿道:“我看着难道像变态吗?你见过我这么帅的变态?我这么帅了我用得上变态吗?”

    “不好说。”小孩吸了吸鼻子,一本正经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一般好看的变态变态起来更变态。”

    “……”

    傅峥觉得自己被气的离撒手人寰不远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2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白杨往事作者:长宇宙 5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