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一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调解室的门因为舒宁的推门而入而大敞开来, 也是这时,门内的傅峥终于看到了门外的宁婉。

    “宁婉?”

    宁婉憋着复杂的情绪,只移开了眼神没再去看傅峥, 好在也是这时,舒宁的声音打破了宁婉的尴尬,她转头看向了宁婉――

    “宁律师,我、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或许是自己女儿的一番话,终于让她醒悟过来,舒宁虽然态度上还很挣扎, 但第一次露出了愿意沟通的意愿。

    再懦弱的人,为母则刚,舒宁能忍受自己被虞飞远暴力对待,但无法再视而不见孩子遭受到的心理创伤:“我……或许一直以来是我在逃避,是我在麻痹我自己, 但这可能真的是不对的……”

    舒宁抹着眼泪:“是我对不起孩子,宁律师你说的对,是我自己软弱还把不离婚的理由推给孩子,但可能离婚才是真正对孩子好……”

    ……

    一旦有了舒宁态度的软化, 之后的事就好办多了,傅峥向民警借用了下调解室, 几个人彼此坦诚好好坐了下来,宁婉没有顾忌舒宁的投诉, 而是非常认真细致地把此前和傅峥去公司和学校调查到的情况和细节都一一和舒宁做了沟通。

    “因为很多事过去久远, 我没有办法去证明什么,但是这么多细节, 想来你也有自由心证,其实不用我点破, 你也能想明白里面的弯弯绕绕。”

    宁婉看向了舒宁,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也鼓起了勇气:“我从小是生活在家暴家庭的,我的父亲除了文化水平低外,在打人这方面和虞飞远并没有什么差别,我努力去淡化这段记忆,也不想去想,但是我知道伤疤留在了我自己心里,我不希望诗音重复我这样的人生,也不希望你过这样的人生,舒宁,你本可以值得更好的……”

    一直以来,宁婉从不愿意和人分享自己这段经历,然而这一次,她终于决定正视这段不美好的过去――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家暴是不会改的,我爸爸每次也和虞飞远一样认错,但是第二次第三次……永远会继续再犯,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句话我是亲身实践的……”

    无疑回忆这些过去对宁婉来说是一种自揭伤疤,然而她还要咬着牙继续说了下去,或许对于舒宁来讲,只有向她表明自己是真正的感同身受,才能更加取得她的信任,证明自己在这个案件里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而如果自己的自揭伤疤能够让舒宁接纳自己从而得到法律援助,那自己做的就有意义,就值得。

    “因为我的妈妈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不论怎么劝离婚,最终都退缩不离的,即便到了今天,也没能和我爸爸离婚,所以说这么多年来,其实我内心对她是有怨恨的,心里觉得她为什么要这样?”

    宁婉深吸了口气,垂下目光,捏紧了拳头:“难道离开了我爸那样的垃圾男人就活不下去吗?我知道我妈不容易,可现在我都长大了,有独立生活能力,也能照顾她,她为什么还是不离婚?是觉得自己是圣母能挽救我爸那种人吗?还是有什么受虐倾向,觉得打是亲骂是爱?一开始对我妈确实是很同情,但说实话,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同情里也参杂了不认同还有愤怒,我不能理解我妈为什么死活不离婚,甚至和我妈为这事吵架,对她说出过很过分的话……”

    “所以坦白来说,你对我的投诉也没有错,办理你这个案子,我确实太过代入自己的感情,因为希望你不要像我妈妈一样在糟糕的婚姻里轮回,所以不自觉就带了情绪,得知你又不准备离婚的时候,把潜意识里对我妈妈的愤怒和埋怨发泄到了你的身上。”宁婉咬了咬嘴唇,对舒宁郑重道了歉,“很抱歉,对你之前说了那么激烈的话。”

    她这番剖白,舒宁也是感慨万千:“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其实我心里也知道你是想帮我,可我却没有勇气也没有办法跳出怪圈……”

    “我知道可能要是别人知道我这个情况,看到我不断被打不仅不离婚还帮着对方开脱,只会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觉得我一个博士生,却自己甘心生活在家暴里,是活该,是自作死,是愚蠢,可能都没有多少人会同情我,反而会觉得我丢了女性的脸,宁可被打都不能独立的离婚。”

    舒宁红着眼眶:“我知道我现在的解释你未必相信,但我或许也能理解你妈妈为什么总是没法离婚。”

    “别人看我们,好像觉得离婚很简单,可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和精神控制里的人,是根本没有办法反抗的,因为我们被打麻木了,对这种生活习惯了,久而久之好像觉得这样就好,因为偶尔的改变甚至会遭到更重的暴力,以至于害怕去提离婚,因为生怕提了离婚被打得更厉害。”

    宁婉以为自己作为家庭暴力的见证者,本应该是完全理解受害者心理的,然而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即便是亲身见证者,也或许无法真正去感同身受被害者。

    舒宁低着头,抹了抹眼泪:“因为被打多了,被骂多了,久而久之自己的自我认同感也会降到最低,我一度觉得自己确实是错的,确实就不该出去找工作,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很蠢,为什么被打了要在自己身上找理由?可如果不在自己身上找理由,我没办法去说服自己为什么曾经好好的爱人变成了这样,因为和他有过爱,所以更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因为想要挽救婚姻和爱情,所以不断忍让。”

    “我说服自己他是爱我的,而他每一次打过我后也确实表现出了对我的爱和悔过,以至于我没有办法去离婚,我……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得了什么心理的毛病,明明被打的人是自己,但却还对打我的人有感情,反而想要维护他,也无法决断地去离婚……我知道你们可能没法相信……”

    “我相信。”一直安静的傅峥却是开了口,他看了宁婉一眼,然后才再看向了舒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叫人质情结,简单来说,受害人在极端的恐惧和潜在伤害面前,会出于自我保护机制,而对加害人产生心理依赖,就像你的情况,虞飞远打你,你又打不过他,你们之间又有婚姻关系,某种程度上你的人身安全掌握在他手里,被他操控,他又还会洗脑,久而久之,你在这种极端里,就会觉得,虞飞远哪天没打你,对你嘘寒问暖,你就感恩戴德,觉得很感激他,也很依赖他,和他是一个共同体,面对外人,还会不自觉维护他,协助他,甚至都不想主动离开他。”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理论认为‘人是可以被驯养的’,就像过分的刺激和打击会让人精神失常一样,反复的PUA也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精神自由,甚至丧失自我意志。”

    傅峥讲到这里,顿了顿:“因此这确实是属于心理疾病,受害人自己有时候都意识不到,家暴的受害人不想离婚,其实只是因为真的病了,不管怎样,你都是受害人,你都没有做错,错的是对你家暴的人。”

    “国内处理家暴案时很多时候意识不到,其实受害人是需要心理干预和治疗的,家暴也好PUA精神控制也好,受害人往往不仅身体上遭到了伤害,心理上也得了病,只是大家往往能理解抑郁症,却还没能设身处地理解你们这样的‘病人’。”

    傅峥的声音平静,然而眼神里对舒宁却没有评判,他只是非常温和,也非常包容:“宁婉有个朋友是精神科的医生,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去看看。但不论什么时候都记住,你没有错,别人不是你,别人没有遭受你遭受的事,所以没有人有资格评判你,也没有人有资格指责你。”

    “你说服自己原谅虞飞远的家暴,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理由,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但我们不能原谅家暴,因为这样,千千万万个像你这样的女性才能活下去。”

    如果说舒宁原本只是因为诗音的反应而痛苦流泪,如今听了傅峥的话,她心里的委屈、不安和迷茫终于决堤,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泪如雨下,哭到哽咽。

    自从被虞飞远家暴以来,舒宁的自我评价和认知已经降到最低,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暴力以后,她又几乎断绝了以往的人脉,更不敢向他人求助,只偷偷在网上发过一个求助帖,然而再当网友们得知她竟然还没离婚时,那些好言的安慰变成了讽刺和谩骂――

    “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离婚,难怪你要挨打!”

    “渣男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贱女……”

    “我去,我一个高中生都知道不能和家暴男结婚,这个po主是怎么读到博士的?脑子里装的是浆糊?”

    “好了好了,大家别劝了,等下一次看到这个po主应该是上社会新闻被渣男老公打死的时候了,大家就好言好语送她一路走好吧。”

    ……

    而这几乎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她没有错,她只是病了,她不蠢,也不是贱,遭受这一切不是活该,只是遭到了伤害,别人没有资格评判她,错的从来不是她,她也值得被救赎,也还尚能被救赎。

    她流着泪,真心实意地向傅峥深深鞠了一躬:“傅律师,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舒宁带着哽咽:“宁律师,也谢谢你!能遇到你们是我三生有幸!”

    很多时候,人们都只看到家暴案件里受害人身体的创伤,却忽略了内心的疮疤,舒宁从没想过,自己能遇见这样的两个律师――宁婉没有放弃她,即便自己恩将仇报般投诉了她,她也还坚持向自己伸出援手;傅峥竭尽所能地帮助她,给了她从没有人给过的理解和包容,也让舒宁从自责悔恨里走了出来,能够原谅和接纳自己。

    一场深谈,舒宁也终于渐渐心里有了主心骨,思维清晰了起来,她终于下了离婚的决心,只是……

    “都怪我之前没能好好听宁律师的话,错过了证据收集,也不知道起诉的时候怎么证明他家暴。”

    因为当事人对证据保护的不重视,很多时候家暴案里会面临这样的结果,但也并不是无计可施,宁婉逻辑清晰地解释道:“如今没有证据的话,要离婚还是能离的,无外乎时间拖得久一点,我建议你先带着孩子和他分居……”

    只是话没说完,原本在一边依偎着舒宁不说话的诗音却开了口:“妈妈,我有证据。”

    在三人的目光里,诗音小大人一样跳下了舒宁的怀抱,她眨了眨眼睛:“上次爸爸打妈妈的时候,我偷偷录了像……”她顿了顿,继续道,“是妈妈的旧手机,我拍了照,还拍了视频,可后来一次爸爸又打人扔东西,把这个旧手机给砸了,我开不了机,所以也不能带给警察叔叔看……”

    宁婉的眼睛亮了起来:“你真是个很棒的孩子!”说完,她转头看向了舒宁,“手机我们可以找人修一下恢复一下,大概率里面的视频还是可以导出来的,这样就有了直接的视频资料,虞飞远是没法否认打你的事实了。”

    舒宁用力抱住了诗音,点了点头。

    “另外,你现在暂时按兵不动,先不要再提离婚的事,一来以防止再次触怒了虞飞远对你又施暴,二来,我们还可以试试再取个证。”

    一到办案的环节,宁婉收拾起了自己的情绪,认真而专业的建议起来:“即便我们有了视频证据,因为作为孤证,也只能证明虞飞远打了你一次,他要是在法官面前演一出痛哭流涕悔过戏,很可能法官会认定你们感情尚未破裂,第一次起诉不判离,所以最好还有别的辅助证据,这次既然他又打了你,大概率他还会事后认错,那你能引导他写一个书面的认错悔过书给你吗?书证的证明效力是非常高的。”

    舒宁点了点头:“我也会去买好摄像头,先在房间和客厅都装上,万一这几天他要还是打我,也正好算是取证了。”

    “记得一定要报警。”傅峥关照道,“保护好自己为先,取证第二。”

    对于宁婉和傅峥的建议,舒宁一一记下,几个人约定先去把手机恢复,再一步步寻求别的补充证据,而在此期间,舒宁也先去投递简历,争取找到正当稳定工作,以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离婚这种案子,一旦当事人下了决心,推进起来效率是很快的,宁婉把所有细节梳理清楚,又给舒宁列了点材料清单让她补充,对虞飞远起诉离婚这件事的准备工作就告一段落。

    临告别,舒宁是一再地向两人道谢,也再次向宁婉道歉:“对不起宁律师,律所那天的投诉我一定会尽快去撤销,你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律师。”

    宁婉原本对舒宁的案子不再抱有希望,然而没想到案子也好,自己的投诉也罢,竟然最终都顺利解决了。

    *****

    舒宁带着女儿走后,宁婉和傅峥也从派出所往社区办公室走。

    事情得以如此完美解决,宁婉心里不高兴是不可能的,然而在高兴之外,她却还有些别的情绪,酸酸胀胀的,有些复杂,有些茫然,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抒发,身边的傅峥却是并没有开口,甚至连句邀功都没。

    最终还是宁婉憋不住了,她踢了一脚眼前的石头――

    “傅峥。”

    傅峥停下来,看向她,模样温和而平常:“嗯?”

    宁婉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移开了目光,又寻衅滋事般在路上找了个小石子踢了:“你是不是傻啊?”

    “什么?”

    还好意思问!

    宁婉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你是个实习律师,实习律师不可以单独办案你不记得了?谁让你偷偷背着我跑来见当事人的?”

    傅峥笑笑,没说话,可他越是这个态度,宁婉心里的情绪就越是翻腾起来,她又瞪了傅峥一眼,努力摆出了恶声恶气的架势:“舒宁的案子情况复杂你不是不知道,何况她都已经投诉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如果私下去接触她的孩子万一引起她的逆反,很可能把你也连带着一起投诉了?我好歹是个工作好几年的执业律师了,投诉对我的影响不会那么大,但你还是个实习期的律师,一旦被投诉,所里要是严肃处理起来,很可能会直接把你辞退!”

    眼见着傅峥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这事潜在的风险性,宁婉更气了:“你本来入职年龄就偏大之前没工作经验,你要是实习期吃了投诉被辞退,你以后的职业生涯就毁了!以后遇到舒宁这种浑水,你就不要。”

    “我想试试。”

    “试什么试?!这不是你这个实习律师该冲在前面的时候,你想试什么呢?试自己是不是可以搞定吗?人要循序渐进,我知道你对这个案子上心,但……”

    “我想试试可不可以让她取消对你的投诉。”

    傅峥的声音温柔而平和,没有复杂的修饰也没有拐弯抹角的含蓄,然而正是这种温和的直白却让宁婉完全毫无招架之力。

    其实她是知道的,知道傅峥自作主张去找别的突破口是为了自己,可正因为这样,宁婉才觉得更不能原谅自己。

    “你是白痴吗?”她努力抑制住鼻腔里的酸意,又找了个石子踢了,“这种时候独善其身就好了,去找什么当事人啊,我都是工作好几年的资深律师了,投诉当然有自己解决的办法,以后别干这种傻事了,做律师第一步就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是傻事。”傅峥的语气却很笃定,“你是很好的带教律师,你不该被这种事情耽误自己。进大Par团队,站在更高的位置,这本来就是你该得的。”

    这下宁婉的眼眶真的忍不住红了,虽然一直对傅峥耳提面命号称自己是资深律师对他各种指点江山,但宁婉心里是知道自己斤两的:“我虽然比你多工作几年,但我能教给你的也就这点东西,我根本没做过复杂的商业案件,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大案履历,我根本不是个好的带教律师。”

    “你就是没见过世面,才觉得从我这里学了好多,但比我厉害的大par多了去了,以后努力进好的团队,但是不论如何都要记住,对任何人都不要死心塌地掏心掏肺,凡事先想想自己。”

    然而自己情绪不稳,傅峥却还是很平和,他看了宁婉一眼:“那你办案子的时候,想过自己吗?按照所里的规定,要是今年你有投诉无法消除,是会影响你申请进入任何大par团队的。”

    舒宁的事幸好是顺利解决了,可要是万一出了差池,本来只有自己被投诉,傅峥这样的主动介入,就也难免会被波及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于对自己不客气的人和事,宁婉从来都会反击,这并不是因为她好战,而是因为如果连她自己都不为自己反击,那就没有人会为她出头了。

    职场历来残酷,在正元律所里,宁婉没有团队,没有带教律师,因此也没有庇护港,过去遭遇委屈,被突然抢走案源,或是强行分配了边角料的工作,她都只能自己抗争,抗争不过就忍着,而这几乎是第一次有人主动挺身而出去保护她。

    宁婉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一个要资历没资历要背景没背景的实习律师保护,然而内心涌动着感动和酸涩的同时,又夹杂了愧疚和难过。

    应该是自己去保护傅峥的,而不是让他为自己冒险。

    “以后别这样了,我学历不行,二流本科毕业的,也没什么大案经验,就算没有投诉记录,大par也未必会选我,但你不一样,你的学历完全没问题,学习能力也强,虽然年龄上大一点,但因为是男的,婚育对职场的影响小,好好拼一拼,这次大par没准真的会选你。”

    宁婉真心实意地看向了傅峥:“还有,在职场里,真的别这么义气过头,也别总没戒心把人想的太好了,万一我这个人其实也不怎样呢?毕竟新的那位大par团队只收三个人,你也是我的潜在竞争对手,知面知人不知心,没准我表面对你挺好,在背后中伤你呢?”

    结果宁婉这么循循善诱趁机想给傅峥科普下职场险恶,傅峥这傻白甜不仅没get到自己的深意,甚至想也没想就言简意赅地打断了自己,他看了宁婉一眼,声音笃定――

    “你不会。”

    宁婉简直一口气没提上来,平时看傅峥还挺举一反三的,怎么到职场人际关系上这么冥顽不灵的?

    只是她刚想继续解释,就听傅峥继续道――

    “我不希望你有投诉记录。”他漂亮的眼睛盯着宁婉,“因为我们还要一起进大par的团队。”

    “你和我,以后会一起继续共事下去的。”

    这一瞬间,宁婉有一种被人正中心脏射中的感觉,然而随之而来的并非疼痛,而是爆裂开来般的慌乱紧张,仿佛一下子连呼吸也被夺走了,只是等冷静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正好好地在胸腔跳动,只是跳动的频率快到让她无法忽视。

    明明傅峥说的并不是什么奇怪的话,他只是想和自己一起继续工作而已……

    但他盯着自己眼睛说这话的样子,却让宁婉觉得无法直视,一瞬间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手粗无措起来,宁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和脚应该怎么摆。

    以往社区里再难再复杂的案子,她都没有胆怯过,然而如今傅峥一句话,却让她第一次有了想要逃避的冲动。什么你啊我啊的,竟然还要停顿一下,直接说我们不行吗?

    傅峥这个始作俑者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他仍旧望着宁婉,继续道:“对别的同事我不会这样,对你才这样。”

    宁婉整张脸都红了,觉得自己的体温也在难以自控的上升,傅峥这种人,不知道自己长这样一张脸,就应该避嫌不要对异性说这种话吗?听起来是很容易误会的!

    “你一个实习律师……”

    “我知道作为一个实习律师,这样介入这个案子是草率的不应该的,但做这件事我并不是以自己实习律师的立场,也不是因为任何职业身份的立场。”傅峥抿唇笑了下,“我只是以傅峥的立场。”

    说完,他又看了眼宁婉,建议道:“这样你是不是可以不训我了?”

    ……都这么说了,还怎么训啊,何况如今别说训,傅峥这种温温柔柔的模样,宁婉对着他连句重话都不好意思说……

    傻白甜这种生物,确实很激发人的保护欲……

    只是宁婉真是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还被一个傻白甜反过来保护了。

    虽然没有带教律师的保护,然而有傅峥的保护,好像感觉也不赖。

    但宁婉的心里除了动容感激和紧张慌乱,也有些别的情绪:“这次的事真的谢谢你,但傅峥,我确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或许是作为新人,傅峥也多少有一些雏鸟情节,因为自己偶尔的带教而在看自己的时候都带了滤镜,然而宁婉受之有愧,配不上傅峥的称赞。

    “你很好,你对你的每一个客户都很负责,除了冷冰冰的法律外,也在努力追求着个案里对当事人法律以外的救济,你想用法律保护他人,也想用法律改变别人的人生,往好的方面。”

    傅峥的语气低沉轻缓,然而却很笃定:“面对舒宁,你愿意不断尝试,愿意去做可能很多别的律师看来无意义的调查,去走访她的公司走访她的学校,愿意去做这些别人眼里的‘无用功’,你是一个非常棒的、有温度的律师。”傅峥的声线柔和了下来,“这个案子里,是你在帮助舒宁和诗音走出泥潭。”

    “我没有这么好。”宁婉抿了抿唇,挣扎了片刻,还是决定坦白,“其实从某种方面来说,不应该是舒宁和诗音感谢这个案子遇见我,或许更应该是我感谢这个案子能选择我。”

    宁婉又踢了一脚小石子,事到如今,她也不再隐瞒自己的家庭情况:“因为从小经历过家暴的阴影,所以我对家暴深恶痛绝,诗音的情绪我都能理解,因为我都感受过,一直以来我劝说我妈离婚,但一次次失望,以至于最后,我不仅恨我的爸爸,对我妈心里也有怨恨,我不能原谅爸爸,但内心深处,好像也无法原谅妈妈,因为总觉得,如果她早一点果断离婚离开这个男人,我和她都能有更好的生活。”

    这些内心的情绪,宁婉从没有对别人说过,也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说出口,然而傅峥仿佛就有这样的力量,让她觉得安全和可靠,好像把自己这些内心带了阴暗的情绪剖析给他,也不会遭到鄙夷,他像是海,平静幽深又足够包容。

    “在这个案子之前,我一直一直以为自己在我爸家暴这件事里,是做的完美无缺的,我做了一个女儿所有该做的事,鼓励我妈取证、离婚,努力奋斗,不让她操心分心,经济独立,收入可以支撑她离婚,所以她至今不离婚,完全是她自己的过错和选择。”

    宁婉说到这里,眼眶也渐渐地红了:“但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过去的自己是多么自私和愚蠢,我从没真正感同身受过我的妈妈,我完全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从没设身处地考虑过她。”

    宁婉从没想过受害人的心理问题,从没想过她自己的妈妈或许也在常年的暴力和反复打压下形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家暴伤害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灵,在长年累月的伤害下,她的母亲可能根本已经无力自己去挣脱这种生活,失去了精神自由也失去了反抗能力,变得麻木而逆来顺受。

    只是即便这样,傅峥黑色的眼睛漆黑深邃:“你有什么错呢?你也只是一个不完美的受害者而已。”

    “不,我是有错的。”宁婉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地面,“我太自私了,像所有高高在上的键盘侠一样内心指责埋怨着我妈,可从没想到自己去主动帮助她脱离这种生活。”

    “才六岁的诗音都想着不断报警、偷偷录下视频证据这些方式,在努力想要帮助自己妈妈,可我呢?我只动了动嘴皮子,讲着那些大道理规劝着我妈,可实际上什么也没有为她真正做过。”

    自己母亲那些年的压抑痛苦和磨难,如今宁婉想起来,心疼的同时充满了悔恨和自责,自己真的为母亲竭尽所能了吗?根本没有!

    她根本不是个合格的女儿!

    “我妈在长久的暴力里选择了沉默也害怕改变,所以她不敢离婚,可我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她……”

    说到这里,宁婉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责悔恨和痛苦像是有毒藤蔓一样爬满了她的心,她知道自己不该哭的,这太失态了,傅峥甚至并没有和自己认识多久,然而这一刻,宁婉根本无法抑制,六岁诗音的那番话,锤击着她一直以来良好的自我感觉,如果想要真正保护一个人,光是动嘴是不够的。

    “要不是诗音这样激烈的态度,或许都打不醒舒宁,我在想,如果当初我也能像诗音这样,是不是我妈早就和我爸离婚脱离苦海了。”

    宁婉低着头,尽量想掩饰自己不断往下流淌的眼泪:“我明明……明明可以早点把我妈接到容市的,这样即便她不离婚,也可以远离我爸,我再请个心理医生对她好好干预治疗下,再满两年分居的话,没准已经早就和我爸彻底一刀两断了……可我什么都没想到,我什么都没为我妈做,我只想着自己眼不见为净逃离我爸,一心还只觉得我妈是执迷不悟,我根本……我根本不是一个多好的人,我甚至没能保护好我妈妈……”

    “你没有错。”打断宁婉的是傅峥的声音,即便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似乎都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宁婉觉得自己的脸上传来的温热的触感,眼前傅峥递了一张纸过来。

    “历来我们国家的文化里,都喜欢在受害者身上找原因,一个女人遭遇家暴,立刻就会有人追根究底,那她有过错吗?她是不是先出言挑衅;一个女孩分手后被前男友追打,又开始抽丝剥茧,她是不是在恋爱期间花了男人很多钱分手才被报复?”

    如果此刻傅峥指责宁婉,或许宁婉都会更好受些,然而他没有,他温和、包容,没有妄加评价,然而这样宁婉却觉得更想哭了。

    “总之,好像受害者必须是完美的,毫无瑕疵的,才配得到同情。但其实不是的。”傅峥微微弯下腰,视线和宁婉齐平,“受害人不论怎样,就是受害人,你不用苛责自己不够完美,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是受害者,所以不要自责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保护好别人,因为你本身也应该得到保护。”

    宁婉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傅峥看起来很无奈,他轻轻拍了下宁婉的头,盯着她续满眼泪的眼睛:“真的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施加暴力的人,你和所有受害人一样,不应该去苛责自己。”

    宁婉忍住了哽咽,她狼狈地移开了视线。

    一直以来,宁婉对外都是阳光的坚强的永不服输的,然而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己再也不想要坚强了,傅峥太温柔了,温柔到宁婉真的觉得自己如果能一直有他的保护就好了,温柔到想要依赖,温柔到宁婉真的原谅了自己,她也是受害者,即便做的不够好,也没有错。

    “另外,我也一直想为我此前对你学历的看法向你道歉。”傅峥的语气很轻柔,“对不起,是你让我改变了看法,学历不代表一切,学历也不过是敲门砖和起点而已,你很棒,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还能成为这么厉害的律师,真的很了不起,如果我是你,我未必能有你的成就。”

    “所以不要哭了,人都要笑起来才会比较好看。”傅峥笑了笑,循循善诱道,“好了,你想吃什么?抹茶冰激凌要吗?庆祝一下你和当事人和解,投诉即将撤销?这样的好事,应该高兴点才是。”

    宁婉也不矫情了,她抹了把泪眼,干脆道:“要!”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尚未到来,不论如何,时光都无法倒流,但既然都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抓住这一刻,现在仍然可以补救。

    人生有时候或许是奇妙的轮回,宁婉帮助了舒宁,但某种意义上,舒宁这个案子也点醒了宁婉。舒宁经由此,终将得到成长,作为这个案子代理律师的宁婉又何尝不是?

    或许很多时候,律师和当事人之间,也并非一味的单向输出,也是可以互相温暖和成长的。

    在哭过发泄过情绪以后,宁婉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家暴受害人或许从来不仅仅需要口头的建议,更需要有人主动朝她们伸出手,拽她们出泥泞的生活。

    她要去做过去自己没能做的事,去保护她的妈妈,去改变她的人生。

    但是这一刻,她要先跟着傅峥,去吃她的抹茶冰激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