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九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只可惜很快, 宁婉就知道了什么叫好的不灵坏的灵,刚还自得其乐于无人注意呢,这很快在各位宾客间周旋完毕的施舞就杀了个回马枪。

    “哎哟, 忘了和大家说,今晚宁婉也来了哦。”施舞那做作的嗓音一下子就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宁婉所在的角落来,她故作温柔道,“宁婉呢,可是大忙人,以前我组的局她可都不参加呢, 这次还是我和我男朋友亲自开车去社区门口接她的。”

    说到这里,施舞再次看向宁婉,像是个小姐妹真心为她好一般贴心道:“宁婉你呀,也真是,我也知道你心理落差很大, 毕竟以前高中里,可是学校里的学霸,结果高考没发挥好,就考了个挺一般的学校, 后面求职啊这些自然也受到点影响,但人要学着往前看, 你一直回顾过去有什么意义呢?学校和社会本来就是两码事,你得学着接受。”

    施舞顿了顿, 语重心长般继续道:“虽然对你来说, 同学会上看到别人都事业有成,自己却被律所边缘化‘流放’到社区去驻点, 对比之下心里不好受,觉得大家会看不起你, 所以之前死活不肯参加高中同学会这些活动,和我们都疏远了,这些我也都理解。可我们都是同学呀,怎么可能会嘲笑你,你要有什么困难的,说出来,我们这些同学,现在也不少人混的有点名头,没准还能给你解决疏通下呢。”

    施舞家里挺有钱,在容市也有人脉,虽然在高中时抱团排挤别人横行霸道,同学看着都绕道几分,但毕竟现实骨感,如今入了社会,利益也好金钱也罢,不少同学反倒是自发聚集到了她的身边,如今这来参加她生日宴的的,多数是有求于她的,因此施舞这种明褒暗贬绵里藏针,所有人也只保持了沉默,甚至有几个附和起来――

    “怎么不是啊宁婉,施舞人挺热心的,上次我爸心梗要住院没床位,还是施舞给疏通人脉解决的,你有什么困难,说了施舞没准也帮帮呢。”

    “是啊是啊,上次买房首付缺了十万,还是施舞借给我救急的……”

    如宁婉所料,在场的同学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愣是把这生日宴变成了施舞大型吹捧现场,自然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知道高中时自己和施舞的那点不痛快,没底线的,还会顺着施舞的心意捧高踩低,言语间夹枪带棒地奚落一下宁婉。

    结果就这样,施舞还可着劲变本加厉,她看向了在另一边角落里不发一言的一个女生:“宋林霞,你来说说,宁婉这样对不对?”

    宋林霞是个很普通的女生,站在人堆里都很少有存在感的那种,她也并不喜欢承受人群的注视,施舞一番话,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施舞有点不耐烦,催促道:“你说啊!叫你来评评理!”

    宋林霞仓皇而难堪地看了宁婉一眼,最后垂下了视线,抿紧了嘴唇,怯弱地摇了摇头。

    施舞却还不打算放过她:“你没嘴吗?你得说出来,以前高中里,你不是特别喜欢宁婉吗?那你来说说,宁婉对吗?”

    这一幕,和高中时候何其相似,宁婉看不下去了:“行了,我错了,是我心理失衡,看见施舞你这么成功,自己这么平凡无奇,不好受,所以一直不来参加聚会,但是圈子不同不要强融,我现在都和你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以后的聚会你行行好也别叫上我了。”

    自己这番话说完,宋林霞抬起头,感激又抱歉地看了宁婉一眼,她像是想开口,但宁婉眼神示意制止了她。

    一贯硬气头铁的宁婉现如今也在自己面前低了头,施舞仿佛终于获得了满足,也没再纠缠,像个交际花一样笑着端着酒杯飘都了自己男友杨培身边,现场又恢复了一派和谐。

    *****

    傅峥以往不知道女人之间不带血的厮杀有多么激烈,如今第一次参加这种刀光剑影的聚会,也算是叹为观止,然而被如此当众奚落和踩踏,自己身边这位当事人脸上却很平静。

    这就让傅峥有些意外了,所以宁婉在自己面前挺“横”的一个人,到了自己女同学这种“强权”面前,就躺倒任嘲了?弄半天是个欺软怕硬的?

    一时之间,他有些后悔自己竟然鬼迷心窍为她站台撑场面了,看起来是自己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被欺压的当事人本人并没有直起脊梁的打算。

    此前的小插曲过去,宁婉不仅没什么生气的表现,甚至还食欲大开继续拼命吃生蚝,还喝了很多鲜榨果汁,没一会儿去和傅峥打了个招呼去厕所了。

    虽然这场生日宴的场地还算尚可,但食材在傅峥眼里也不太够看,而现场所有人的品行显然也令傅峥大开眼界,宁婉一走,他连装也懒得装,兴趣缺缺地拿出了手机……

    只是傅峥刚准备看下手机信息,身边就有人走了过来。

    傅峥抬头,发现正是宴会的主角施舞,此刻,她的男朋友杨培并不在身边,她抿了抿涂满艳丽口红的嘴唇,对傅峥露出个恰到好处的笑:“傅律师你好,之前是我唐突了,没想到你是Weil&Tords回来的,我其实特别仰慕Weil&Tords,你太专业了,车上给我讲的那些知识真是让我醍醐灌顶,你看我们能不能加个微信交换个电话,以后没准有什么可以请教呢。”

    虽然这番话听起来道貌岸然,但最后施舞那个轻挑的笑却是无法骗人。

    傅峥抿了抿唇,简直有些匪夷所思,他没想到施舞这种有男朋友的,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不仅没有和自己男友的恋爱契约观,也没有撬别人墙角的道德羞耻观。

    施舞见傅峥没有反应,又咳了咳加了码:“另外吧,还有宁婉以前的一些事,我也想和你私下说说。”说到这里,施舞压低声音道,“宁婉她其实家里不太好,就听说一直有欠外债,以前甚至有人讨债讨到学校来,就……她和你交往,这些事肯定是不会和你说的,但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具体你有什么想问的,我们可以加上联系方式私下再沟通……”

    傅峥冷冷地打断了施舞:“不用了。”他抿了抿唇,“宁婉家里的情况我知道,有什么不了解的,我也会直接问她,至于咨询问题,我很忙,也很贵,想要加我联系方式咨询的人太多了,我没有廉价到什么人都加。”

    施舞听了这么不客气的话,果然变了脸色,见傅峥油盐不进,只能便尴尬地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走了。

    只是临走时显然不甘心,施舞瞪了一眼傅峥,低声鄙夷道:“从美国回来又有什么了不起,连个车也买不起,要不是我男朋友来接你们,你们只能走路来!”

    或许从家世等背景来看,宁婉不是良配,但这个施舞则更不是,心术不正倒胃口,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得不到的东西就中伤。

    不过傅峥并没有太过在意施舞,唯一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虽说知道宁婉家里怕是不富裕,但没想到家境这样不好,高中时不得不打工,恐怕也是为了给家里还债吧,想想即便在学校都要被讨债的人追债,她这么没心没肺的笑容下,其实过的确实不容易。

    只是好不容易打发走施舞,没一会儿,傅峥身边又走来个人,很轻地和自己打了个招呼――

    “你,你好。”

    傅峥抬头,才发现眼前站着的是此前那个叫宋林霞的。

    他愣了愣,也回了个言简意赅的“你好”。

    “你……你是宁婉男朋友吗?”这宋林霞看起来为人怯懦,明明和傅峥在讲话,但连正视傅峥眼睛的勇气也没有,说完这句,立刻就生怕别人生气似的补充道,“我听施舞说的,说你是宁婉男朋友。”

    “嗯。”

    只是对傅峥的冷淡,宋林霞似乎并没有被劝退,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对不起,刚才没有替宁婉说话。”

    “这话你应该直接和宁婉说。”

    虽然傅峥的语气礼貌疏离,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他并没有兴趣参与这些过家家一样的女生明争暗斗。

    宋林霞一听果然有些难堪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从高中开始就没有勇气,又普通又怕事,可能所以才会被人讨厌,被施舞他们排挤和霸凌,那时候大家都怕施舞,她找人堵我打我别人都视而不见,只有宁婉挺身而出,甚至为了我被施舞她们报复,宁婉高考没考好,也有施舞她们的原因,最后复习冲刺那阵子,她们成天骚扰宁婉……宁婉都是为了我才会被她们针对,她要是也和别人一样视而不见,其实施舞根本不会找她麻烦,只会找我麻烦罢了,但我这个被她保护的人,反而胆小怕事,施舞她们排挤宁婉的时候,我也一句话也不敢说……”

    宋林霞把头压得更低了点,声音自嘲颤抖:“我以为以后就好了,大了就好了,没想到如今过去这么多年,我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废物,我……我资历一般,现在在施舞叔叔家的公司上班,更不敢得罪她了,宁婉被当众奚落,我还是和当年一样没勇气站出来。”

    “我没脸和宁婉道歉,她刚才朝施舞低头也是为了帮我解围。”宋林霞声音哽咽,“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话,但宁婉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好到我不配当她的朋友,但请你……请你一定要好好对她,好好爱她,我真的希望她能幸福,也请你相信,她是个很优秀很正直的人,对待什么都很认真,可能她没有施舞这么有钱,也没施舞家这么有背景,但她真的很好……”

    宋林霞越说越有些语无伦次了:“我刚看到施舞过来搭讪你了,肯定又说宁婉坏话了,但希望你不要听信她的谗言,不要上她的当,她……”

    后面的话,宋林霞没有说完,因为宁婉很快就从会场的拐角往傅峥的方向走了过来,宋林霞大约害怕面对宁婉,只仓促又恳求般地看了傅峥两眼,然后低着头快步走开了。

    *****

    宁婉的果汁喝的太多了,从洗手间回来,她感觉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一看时间也不早,觉得继续留着毫无意义,便向傅峥建议:“要不我们走吧?”

    只是她不想引人注意,但施舞却和她死磕上了,宁婉刚要转身,施舞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宁婉?这么早就走了啊?”

    她挽着杨培一脸温柔地走到了宁婉面前:“再吃点呗,你男朋友没车,现在这个点,打不到车的,不如再留一会儿,待会我让杨培开他的宝马送你们回去呀。”

    施舞今晚本来好好拉踩了宁婉一番,其余宾客也都顺着自己,该是春风得意的,但宁婉面对这种奚落,并没有上蹿下跳气急败坏,施舞便不痛快了,总觉得自己的目的没有达成。而宁婉身边那个高大帅气气质冷淡的男朋友,则让她觉得更碍眼了。

    杨培往他身边一站,实在是高下立现。施舞在会场走了一圈,已经听到不少人在偷偷打量宁婉的男朋友,言辞间也都是艳羡――

    “到底还是漂亮有用啊,宁婉工作再差又怎么样呢,你看男朋友超帅的。”

    “那男人气质好好啊,你不觉得看起来像是特别有钱?”

    ……

    这些窃窃私语,让施舞简直嫉恨的面容扭曲:“好什么好?刚才宁婉那样,他有为她挺身而出吗?这种男人再帅又怎样?不是怂就是对宁婉不上心,何况有钱?你们哪只眼睛看出他有钱的!这男的连个车都没有!”

    从高中时,施舞就是嫉妒宁婉的,嫉妒她漂亮,嫉妒她成绩好,以至于宁婉为宋林霞挺身而出时,施舞见她就更碍眼了,她像个发光体,好像衬得自己像个灰扑扑的煤球,而她身上那种自以为是的正义观,更是让施舞痛恨的咬牙切齿,仿佛自己和她一比,就是垃圾,可有正义感又怎样?社会的规则不是这样的,从来有权有势才能书写规则,宁婉的出身配上她的正义感,不过是个笑话。

    只可惜自己管不住会场那么多人的嘴,施舞所到之处,总有人在八卦宁婉和她英俊的男朋友……

    施舞一想起刚才那男人对自己的倨傲和冷淡,心里更是咬牙切齿,如今见着宁婉竟然想趁自己不注意溜走,心里的恶意更是快要冲破天。

    “哦,不行,杨培刚喝了酒,不能开车了,不过他车多,要不这辆宝马借给你们开?现在外面怪冷的呢,走回去容易感冒。”施舞微笑着,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哎呀,不好意思,你男朋友可能不会开车吧?”

    傅峥抿了抿唇:“会开。”

    施舞咬了咬嘴唇:“不过就算会开车,毕竟也没买车,估计没怎么开过吧?杨培的宝马七系给新手开,心理压力挺大的,你要一直想着这么贵的车怕碰擦到呢,反而容易出事,要不我叫个朋友送你们吧……”

    面对施舞的步步紧逼,宁婉也有些忍无可忍,她刚想警告施舞适可而止,身边的傅峥就开了口。

    “谁和你说我没有车的?”

    他的语气冷淡,充满了上位者的睥睨。这……

    这演得太精彩了……只是……只是自己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毕竟自己是真的没钱……

    这刹那,宁婉突然觉得特别愧疚,自己原本是找傅峥来充场面的,结果最后因为自己,还要连带着傅峥也受气,但饶是这样,都强弩之末了,傅峥还在拼死战斗,这演技还是杠杠的……

    她只能低着头拉了拉傅峥的衣袖:“算了,不要理她,走吧。”

    可惜傅峥大概作为男人,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他冷着脸拿出了手机,然后打了个电话:“张乔,你过来接我下,地址我发定位给你。”

    挂了电话,傅峥这才看向了施舞:“不劳你男朋友送我们,我让我的司机来接了,平时宁婉不喜欢我太高调,我也觉得和她像任何一对普通情侣一样就很好,所以并不开车,谢谢你的关照,你真的像你同学们说的那样很热心。”

    傅峥说到这里,突然笑了笑,用非常单纯的语气继续感谢道:“不过加我微信就不用了,因为我会开车,只是平常都交给司机,确实不熟练,但不用麻烦你这么热心还私下想给我指导了。”

    傅峥说完,全场果然哗然,都是成年男女了,还能听不出这要微信里的微妙含义吗?

    第一个炸的首当其冲就是杨培,他本来就喝了点酒,今天的风头又各种被傅峥给比了下去,本来自车里开始就憋了气,如今又听到施舞背着自己勾搭傅峥,简直气到失心疯。

    “你背着我要他微信?!”

    “没有!我真没有说要教他开车!我根本没问他要微信!什么垃圾!”施舞气红了眼,她瞪向傅峥,“明明是这个男人想要搭讪我,各种骚扰我问我要联系方式,我没给,他现在才恼羞成怒污蔑我!”

    宁婉实在没料到这个发展,这下她也有些急了,无凭无据的,就算傅峥说的是真的……这种事……实在很难说清……

    然而她急得要死,傅峥却冷静自若,他掏出了手机,然后按了什么,接着手机里就传来了施舞粘腻的声音――

    “傅律师你好,之前是我唐突了……看我们能不能加个微信交换个电话,以后没准有什么可以请教呢。”

    傅峥放到这里,恰到好处地按了暂停键,然后他看向脸色铁青的施舞,斯文却极其欠扁地笑起来:“不好意思,律师的职业病,什么都要顺手录个音留个证据。毕竟虽然我比较自律,但也怕有心人泼我脏水,看到异性单独和我聊天,我就忍不住录个音,以防宁婉之后误会,刚才施小姐过来时候正好拿出手机,顺手录音了,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傅峥说完,又笑了笑,看了下腕表:“差不多了,我先和宁婉走了,各位再见。”他顿了顿,看了眼施舞,补充了一句,“哦,不,是永远不见,以后我不会让宁婉再来参加这种档次的聚会了。”

    ……

    傅峥是拉着宁婉就这么走了,可留下的烂摊子却还要施舞收拾。

    这无外乎是逻辑满分物证齐全的当场打脸了,如今施舞在一群宾客面前,仿佛被当众扒光了衣服,然后又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暴打,一张脸上青红交错,而杨培则是当场气疯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就知道水性杨花,当初要不是我买了宝马七系,你对我还不是不冷不热的?行,以后我也不想见到你,别再来找我,分手就算今晚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

    施舞自然是咬紧牙关抵赖:“我没有!杨培你怎么就听信外人的谗言呢。”气急败坏下,施舞也不顾逻辑了,只胡乱解释道,“那个什么傅峥虽然是美国回来的,可又没钱,什么司机肯定是胡扯的,我看他就不是什么有钱人,不信你看,他们待会肯定还是打车走!”她急切道,“我怎么可能去找那种连车也没有的男人!和我根本门不当户不对!”

    施舞好好一场炫耀的生日宴,结果最后不仅面子没了,里子也没了,连男朋友都可能要吹了,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当场就拉着杨培走到了会场的窗边,从这个角度往下看,正巧能看到酒店的正门,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宁婉和傅峥就出现在了门口。

    很快,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宁婉走上前,正准备打开后座车门……

    施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看了看杨培,又看了看在场的其余宾客:“看到了吧?我就说他俩吹牛的,我刚才说要加微信也是想试探试探对方,我看说不定是个装穷骗宁婉的,也是替宁婉好,担心她人财两失……”

    只是她这句话还没说完,楼下,宁婉就被傅峥拉了回来,那辆出租车开走了,然后很快,驶来了一辆极其拉风奢华的跑车,这车停在了宁婉和傅峥的面前,从驾驶位上下来个人,朝傅峥点头像是问好,然后对方把车钥匙交给了傅峥,紧接着,施舞就看着傅峥为宁婉拉开了这辆超跑的车门,然后自己也钻进了驾驶位,接着,一阵轰鸣声后,超跑载着两人扬长而去……

    “我的天啊!那是帕加尼的跑车?是帕加尼吧?我没眼花吧?”

    “错不了!是帕加尼,我看清楚了!”

    “什么车型啊?”

    “这个没看清楚,但车型不重要啊,帕加尼没有下千万的车啊……”

    很快,现场其余看着楼下正门的同学认出了车型,惊叹之余,又忍不住感慨起来――

    “宁婉男朋友是什么级别的有钱人啊……也太可怕了……”

    “好爱她啊,为了和她进行一场‘普通人的恋爱’,都不开车,也太低调了……”

    “而且好维护她啊,宁婉真的人生赢家……”

    ……

    杨培早就甩开施舞的手径自走了,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宴,但剩下的宾客却都在艳羡八卦地讨论宁婉,而自己这个丢光脸的正主,既尴尬又狼狈,施舞跺了跺脚,只觉得无颜见人,哭着一个人跑到酒店套房里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云中歌1 3人间告白作者:金鱼酱 4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5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