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四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并不知道这里面的曲曲折折, 她的脸上洋溢着真实的快乐,充满了春风得意的干劲,很快就盯着电脑咬着笔尖开始研究起案子来了。

    这位大par给了她三天时间, 但宁婉愣是当晚没睡,熬了大半夜,把自己的办案思路和逻辑都理了理,然后详细写了一份方案,回给了对方。

    这样做以后,虽然很忐忑, 但宁婉倒是没有特别的期待能在短期内收到回复,大par都很忙,每天处理工作邮件就焦头烂额了,能拨冗给她写邮件就足够让人感动了,她这么个邮件肯定不可能有优先权, 至于回复,她慢慢等着就行了。

    然而令她非常意外的是,第二天的一大早,当她坐在办公室里正写着社区案件札记, 她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文件里用修订模式非常仔细地修正了她方案里的错误,宁婉考虑时的疏漏, 以及实践操作里的注意点,并且还提供了另外一种操作方案, 最后, 对方甚至细致到连法律文书的格式、标点符号,都一一给宁婉做了修改标注。

    “很多时候, 一个律师的专业程度除了她拿出的文书内容质量,外在的格式表现也很重要, 客户宁可接受更高的律师费也想和很多大所合作的原因,除了在对方的服务更专业外,重要的是提供的文书格式更清晰和一目了然。”

    “大部分新人律师之间能提供的业务质量差距并不一定很大,但专业程度的差异性就表现在文本的专业化程度上,你的方案思路可圈可点,但格式和细节上,也应该多注意。”

    “这个案子你给出的整体解决方案可以打70分,可以试试更有挑战性的案子,稍等我会把案子材料发你。”

    宁婉一边读,一边感动的恨不得哐哐撞大墙:“傅峥,你听到没?你听听人家这个工作态度,你听听人家这对小律师无微不至的关怀!难怪人家能当大par!这是人性的光芒!这是老板中的特例!是我人生的指明灯!”

    可惜自己这边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傅峥却没任何受到感染的表情,不仅如此,宁婉刚才就发现了,从今天她一来上班开始,傅峥就一直盯着手机,手指翻飞在打着什么,像是在回什么信息,今天没什么案子,他又没有总所的业务,大概率是在激-情-聊-天,宁婉刚稍微离他近一点,他就见不得人似的离开了当前的页面。

    “你在聊天?”

    傅峥不自然地点了点头:“恩……”

    宁婉得到了大par的提点,本来眉飞色舞的,结果看到傅峥这么不上进,一下子就憋不住了:“傅峥!你刚背上房贷呢,要多努力了!你看看人家大par,这么早就抽空起来回我邮件了,你呢!你还在找人聊天!”

    傅峥移开了目光,咳了咳,不自在道:“人难免偶尔开小差,看着手机就有忍不住聊天的时候吧……这自己控制不住……”

    一说起这,宁婉就有些恨铁不成钢:“虽然最近社区是没什么事,但你真的要严格要求自己,去,找案例看去。”宁婉建议道,“你要不把手机给我?我给你设个开机密码?我自己有段时间也是看手机搞的分心注意力不集中的,自控力也是不行,后面也是找别人给我设个开机密码,强行戒断手机了,后来那段时间真的效率特别高,进步特别快!”

    “不用了吧……”

    “你试试看,我给你设个开机密码,待会中午吃饭再给你解开。”宁婉真诚建议道,“少聊天,多干活,傅峥,我们得向人家大par学习!”

    宁婉自己学习热情高涨,充满了先进带后进的激情,当即便拿走了傅峥的手机,三下五除二设置了个密码再给人丢回去,然后就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开始刷新邮箱。

    大par说了接着要给自己继续发邮件发新的案子!宁婉几乎是专心致志地等着,结果左等右等,硬生生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新的邮件提示……

    “大par忙起来了吗?”宁婉有些沮丧,“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大par的下一封邮件啊……”

    ……

    “你把手机密码给我解开,你的邮件说不定就也来了。”

    自己这么长吁短叹,结果傅峥不仅没有被带动,甚至思想更堕落了,宁婉都这样了,他竟然还腆着脸问自己要手机密码?甚至号称给他解开密码自己才能讨着好彩头收到大par邮件?

    宁婉简直气晕了:“你别想了傅峥,今天上班时间都不可以玩手机!”

    “……”

    可惜好的不灵坏的灵,宁婉也没想到,傅峥这乌鸦嘴,上班时间不许他玩手机,自己就真的一天都没收到大par的邮件……

    宁婉等到了下班时间,觉得自己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等邮件上了,还是得干点正事,她拉住了傅峥:“走,我带你去买家具!”

    傅峥的房都交了,房东也把红木家具都搬走了,是时候给他配套家具,让他能赶紧体验乔迁之喜了。

    结果傅峥却显然有点抗拒。

    “怎么了?快点买了家具住进去,这不是能节省下一大笔房租吗?这样你的还贷压力也小不少呢。”

    傅峥抿了抿唇,显然还是不想去。

    宁婉看了他片刻,才有些恍然大悟:“是担心这些家具贵?放心吧,我有认识几家很熟的二手家具店老板,能给你用最低的价格收最好品质的二手家具来,走吧走吧!”

    ……

    傅峥担心的哪是家具贵?傅峥担心的是家具不够贵!他已经花钱买了个老破小了,以为这已经是人生最触底的一次购物体验,没想到还没完,自己和二手是杠上了,有了二手房,马上还将拥有二手家具……

    傅峥就这么心如死灰地被宁婉拉着坐地铁,再倒公交,在正凑上下班潮的车里被挤到怀疑人生,被车厢里的汗味熏到快嗅觉坏死,最后下了车还步行了好一段路,才终于被宁婉领着到了一条其貌不扬的小巷口。

    傅峥小心翼翼避开了地上的水洼,然后被宁婉领进了一家逼仄的小店里,店门矮小,以至于傅峥必须弯着腰才能钻进去,而进去后,倒是发现这店里别有洞天,并不是傅峥想象中那样脏乱差的二手家具市场,店主摆设非常讲究,环境也很清爽,虽然是二手家具,但维护的品质也都还行,只是,这些家具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看着都很便宜……

    傅峥眼前正摆着一张餐桌,他瞥了一眼标价――1200。

    ……

    这也未免……

    “这也未免太贵了吧!老板!”结果正是这时,宁婉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喊来了老板,“你这最近标价太黑心了吧?全球经济都不行,一千两百块?你怎么不去银行抢呢?”

    她说完,对傅峥眨了眨眼,压低声音道:“看你看了这么久?喜欢这个啊?你等着,我帮你砍价。”

    老板是个穿长衫的中年人,长着张老好人的脸,听了宁婉的声音,便踱步走了过来:“小宁啊,那你说多少呢?要是你买,我当然给你打个折。”

    “好,一口价,1000。”

    “……”傅峥只剩下目瞪口呆,一千二竟然还不够廉价?这世界上竟然有一千块的二手餐桌?那在这上面,自己是不是得吃五块钱的盒饭才符合身份?

    老板自然不肯:“我这收进来的成本都不止这些。”

    “那我搭这个书桌,再在你这儿配两把椅子,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要了,加一起,给个打包价,这么多,总共2000,你看行吗?”

    “行吧,你都老朋友了,我也爽快人,拿走吧。”

    “配送呢?包配送吗?”

    “就两千你还让我包配送啊?那不行!配送要再加五百!一口价,两千五!”

    ……

    这些家具的品质和价格已经让傅峥快失去求生欲了,然而没想到,宁婉愣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虎口夺食,又砍掉了三百块。

    “两千二!两千五多难听啊,不吉利,少出三百吧!”

    家具店老板目瞪口呆:“两千五哪儿不吉利了?”

    “这不是二百五的十倍吗?听着和骂人似的,不好不好。”

    “……行吧行吧,把货拉走,不过两千两百块的配送标准,只给你用货车拉到楼下,不负责搬运上楼。”

    “好的没问题!”

    ……

    可能是接受到的打击多了,以至于傅峥这一次心情想死之余其实相当平静,还好,他想,毕竟只花了两千二,没花二百五的十倍……

    只是很快,傅峥就没法继续用精神胜利法自我安慰下去了。

    宁婉给了地址,指挥着把那些二手家具打包放上了货车,让货车司机往悦澜送,然后自己和傅峥再倒公交转地铁,好不容易辗转回到傅峥的“新晋豪宅”楼下,货车果然早就到了,已经在安排卸货。

    那货车司机把宁婉买的二手书桌、椅子、餐桌都搬了下来,因为宁婉不需要搬运上楼,他做完这些,让宁婉签了签收单,就发动货车离开了。

    傅峥看着地上的这些二手家具,其实内心是有些好奇的,三百块搬运上楼,这价格并不贵,自己这“二手豪宅”因为算是老的楼盘,当时大约开发商还没开始迷恋随随便便就二十几层的高层,因此整个一栋也就只有六层,算是个花园小洋房的定位,所以没有设置电梯,而傅峥的“豪宅”位于六楼顶楼,想把这些破椅子破桌子搬上去,可并不省力。

    只是既然宁婉毫不犹豫拒绝了,那以傅峥对她的理解,她绝对能找到更便宜的搬运服务,只是……三百已经够少了,就算贱卖劳动力,也该有个底线吧?这愿意连三百都不到就把这些破桌子破椅子来回三四趟搬上六楼的人,这可得多自轻自贱啊?

    没想到在社会上,还能有男人过着如此悲惨的生活,出卖自己的劳力和年轻肉-体,只为了赚个一百两百的……

    一思及此,傅峥微微同情的同时,又忍不住生出了点淡淡的优越感,哎,同是男人,可这男人与男人的差别,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想自己,就算花钱收了这一堆破烂家具,但两百来块钱,根本说不上钱,平日里又有体面的社会地位,一个小时的时薪也高达1200美金,可待会给自己搬家具的……

    同为男人,傅峥心里有些怜悯,决定待会趁宁婉不注意,偷偷给这个搬运的塞个小红包,好好给他提点下,男人啊,不能自轻自贱,更不能用低价恶性竞争拉低整个搬运市场的行情,要有骨气!为了一百两百就出卖肉-体,不值得!简直丢人!

    只是左等右等,宁婉似乎并没有打电话找人来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自己,傅峥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询问搬运的人什么时候来,结果宁婉就先开了口――

    “傅峥,先搬这个书桌吧!”

    ?

    傅峥简直无法置信:“我?”

    “当然是你。”宁婉一脸理直气壮,“我看你长得高高大大,力气应该不小吧?三百块钱呢,你自己搬得了,这节省下的钱,还能多叫多少顿外卖呢?以后是背上房贷的人了,要精打细算啊!这些小件的,我帮你一起搬!”

    “……”傅峥瞪大了眼睛,匪夷所思地看了宁婉片刻,才意识到这女人说的是认真的,他微微抬高了声音,“你让我搬?让我?为了三百块?搬这些二手的家具?”

    宁婉点了点头,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当然只有你自己啊,难道现在还有别人愿意为了一百两百来把这么多椅子桌子扛上六楼吗?”

    傅峥想来想去没想到,最后这个自轻自贱的人选竟然是自己?

    他几乎有些咬牙切齿了:“那别人都不愿意,为什么我就愿意?我就很廉价吗?还不如找刚才那个司机搬!”

    “话不能这么说,第一,这三百块,实打实省的是你自己的钱,第二,人家给你搬,这路程上没准磕磕碰碰的这儿撞到墙了,那儿撞上楼梯扶手了,把你家具给弄坏了怎么办啊?二手的东西本来质量总比一手的差点。”

    你也知道二手的质量差?!

    宁婉却丝毫无所觉察,只拍了拍傅峥的肩,语重心长道:“来吧,搬吧。”

    傅峥却快气炸了,他瞪着地上的家具,坚持道:“我不搬,你找个人来搬吧,总之我不行,我绝对不能搬,我……”

    他刚想表达男人不能这样廉价,就见宁婉一脸惊诧地看向他的腰,然后打断了他――

    “不是吧……”宁婉的语气有些迟疑,“你也才三十岁啊,这腰就不行了?”她说到这里,微微压低了声音,有些自言自语般,“姜果然是老的辣,我原来也以为三十岁的男人还很年轻呢,看来肖阿姨说的对,男人一到三十,确实整个人走下坡路了啊,你看着这么身高腿长的一个人,没想到腰就不行了,都没法搬家具了,哎!要那不这样,你在这边等着,这些小件的,我给你搬,大件一点的,你搭把手,我和你一起搬上去。”

    宁婉叹完气,同情地看向傅峥:“难怪和陈烁关于男人保健有这么多共同话题啊,看来你们男人上了年纪也挺惨的,日子不好过啊……”

    “……”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男人,被人怀疑腰不好,那简直是对尊严的侮辱!

    “谁说我不能搬?”傅峥咬牙启齿道,“我的腰,好的很!”

    不就是搬几个破椅子破桌子吗?!三百块钱事小,男人的尊严事大!

    傅峥一言不发,当即就脱了西装,解开了衬衫袖口,准备从书桌下手。

    “等下等下!”结果宁婉又急急打断了他,“别搬别搬。”

    难道是良心发现觉得这种搬运的事确实不符合自己的气质了吗?

    傅峥心里冷哼道,算宁婉最后还是有眼光,自己一个高级合伙人,来来回回搬运两百多块钱的二手家具,传出去了成何体统?

    结果就在傅峥这么想着的时候,宁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先原地做一下热身运动。”宁婉语气关切,“毕竟三十了,平时也运动不多,别突然这么一扛把腰给闪了。”

    “……”

    傅峥觉得这已经不是廉价不廉价的问题了,他憋着情绪,抿紧嘴唇,直接无视了宁婉的“好意相劝”,径自扛起了那二手书桌,一个人就闷声不吭往楼上走。

    第一轮还确实称得上健步如飞,自己状态也非常不错,然而来来回回几趟,只是等最后扛那只餐桌的时候,傅峥虽然没有把腰给闪了,却是不小心把脚给扭了……

    一堆二手破家具全部已经堆在了二手“豪宅”的客厅里,傅峥忍着脚踝的疼痛,绷着表情,冷静自持,努力营造着云淡风轻的表象。

    宁婉见了,果然拍手称奇:“傅峥,没想到你这体力还不错啊!”

    傅峥冷冷一笑:“这点小事,小菜一碟。”

    “哎,你没必要去那么早关注保健信息,我看你这身体状态保持的还很年轻!”

    什么叫保持的还很年轻?傅峥心想,我本来就很年轻!然而他刚想表态,稍微一走动,这脚踝上扭伤的地方就剧烈的疼起来……真是让人笑不起来。

    宁婉并不知道傅峥负伤,还挺热情地指挥着他把书桌搬进房里,把餐桌搬到指定位置,再摆好了椅子,傅峥死要面子活受罪,他一边忍着扭伤的疼一边干这干那,恍惚间竟然觉得自己一下子和人鱼公主有了共情,自己此刻可不就像是为了王子不得不舍弃鱼尾幻化成脚,每一步就像走在刀尖上,却还强颜欢笑的人鱼公主吗?

    傅峥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委屈无处诉说,他到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如今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一切?自己此前过敏的那根手指,都没好全啊!

    然而他没想到更糟心的事还在后头。

    宁婉帮傅峥打扫完房子,刚准备离开之际,傅峥的手机响了,此前为了搬家具,他的手机如今就大剌剌地摆在桌上,而亮起的屏幕上,正清清楚楚显示着来电人的姓名――高远。

    傅峥看向宁婉,果然见她拉下了脸,心中顿觉不妙……

    *****

    宁婉瞥见傅峥的手机屏幕完全是意外,只是,有些事情既然看见了,就不能装作没看见。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高远这个色-中-饿-鬼竟然还在纠缠傅峥?

    这色-狼竟然还挺长情,至今没死心。

    宁婉觉得这样不行,她朝傅峥使了个眼色:“你先别接,我来替你接?”

    傅峥看样子是有点想自己接自己解决,然而刚朝手机迈了一步,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宁婉这一看,心里就更同情了,这该死的高远,瞧瞧把一个英俊帅哥都折磨成什么样了?估计是见到高远这两个字就PTSD了,傅峥此刻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宛若即便迈出接高远电话的一步,都有钻心的疼痛……

    宁婉本来是准备回家等大par邮件的,但是如此一看,觉得还是无法袖手旁段,她深吸了一口气,替傅峥接起了电话。

    “喂。”

    一听宁婉的声音,对面高远显然愣了愣:“我打错了?我找傅峥。”

    宁婉皮笑肉不笑道:“高par,我是宁婉,傅峥刚去楼下搬家具了,暂时人不在,手机丢在屋里,我怕你有什么急事,暂时替他接了。”

    “搬家具?”高远果然愣了愣,“他……自己……亲自搬?”

    呵,高远此刻在想什么宁婉能不知道吗?这种猥琐之徒,既然傅峥死活拒绝还是纠缠不休,肯定见软的不行甚至想来硬的了,怕不是心里早算计着要对傅峥强行这样那样,看自己怎么打消他的念头!

    “当然!傅峥才三十,年轻力壮的,全身使不完的力气,虽然家具挺多,但是他根本用不着请搬运的工人,自己一个人就来回几趟雷厉风行把家具都给搬好了!要知道,这房子没电梯,他都是一个人来回六楼的,我看他那个体格,一般的搬运工人可能还不如他呢!”

    宁婉心中冷哼,让你瞧瞧我们傅峥是硬茬,根本不可能给你霸王强上弓的!

    “……”

    果然,电话那端的高远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又沉默了片刻,他才不可置信般再次确认道:“你说傅峥自己当搬运工搬家具?还来回搬了好几趟?还没电梯?”

    怕了吧!

    宁婉心中得意,嘴上镇定道:“没错!”

    高远果然是怕了,一时之间竟然连说什么话都不知道了,沉默了半天,他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不是?傅峥怎么住了没电梯的房子?他……”

    呵,高远不愧是资深合伙人,拿着平时给客户做尽职调查的劲儿调查傅峥呢,宁婉都不知道傅峥之前租住在哪儿,瞧这语气,高远想必是知道的,连他以前那房子有电梯都摸得一清二楚,可见用心险恶!

    “是,他之前租住的房子确实有电梯,不过现在傅峥已经靠着自己的努力买了房啦,那边马上就要退租了,以后就能住自己的房了。”

    宁婉这话可不是白说的,她这是在旁敲侧击告诉高远,傅峥过的挺好,生活挺上正轨的,房也靠自己买了,不是那种一穷二白还会见钱眼开出卖自己的,勉强也算个有资本的男人了!不至于为了点钱就没底线,希望高远能知难而退。

    可惜出乎宁婉的意料,高远这人还真的挺没情商挺死性不改的,自己都这么说了,高远竟然还惊愕地追问起来:“什么?!傅峥买房了?!买在哪儿了?还是个没电梯的?这多老的房子了啊还能没电梯?”

    瞧瞧,这些油腻的合伙人,怎么就不能相信律政新人也不是只能买到老破小的呢?

    “就在我们悦澜社区呢!有时候买房子也看缘分,正好有个特别不错的房子房东急着出呢。”

    悦澜社区是学区房,也没多旧,作为刚需来说是个不错的起点了,说出去也够能震慑住高远了,至少让他知道,傅峥才不是他想象里没见过世面随便一点钱都能出卖底线的人。

    “悦澜?!”大概是发现傅峥竟然能买得起悦澜的房,高远果然惊呆了,话语之间都有些结巴起来,“你说……傅……傅峥……买……买了悦澜的二手房?”

    “是啊。”宁婉笑笑,“对了,高par你找傅峥有什么事吗?我要转告一下他吗?”

    “没……没有了……”

    果不其然,自己这番话下去,高远这下终于是死了这条贼心,宁婉挂了电话,看向傅峥,一脸得意:“看看,他下次肯定不会再联系你了,我都把该传递的信息传递了,谅他回去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斤两,别以为别人整天没见过钱似的,傅峥你现在已经不是无产阶级了!也算个小资产阶级了!”

    可惜这本是件好事,然而傅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还沉浸在高远过敏症里,一脸心如死灰的绝望,仿佛快不想活了。

    宁婉拍了拍他的肩:“想开点,高远知道你的这些信息后,会慢慢死心的!你放心!”

    她说完,又帮傅峥整理了下房内的杂物,这才和傅峥告辞,顺手还提走了垃圾。

    只可惜她越是关照傅峥想开点,傅峥就越是想不开,他看着尚在过敏恢复期的手指,忍着脚踝的钻心疼痛,扶着确实有点酸的腰,环顾这丁点大的二手豪宅,再看一看高达两百二总价的二手家具,想着高远马上就要蜂拥而至的嘲笑,心里的委屈和绝望都快达到了顶点。

    是真的有一点想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八月未央作者:庆山安妮宝贝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