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二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保持着怀疑, 决定这几天偷偷密切观察下傅峥,结果她很快发现,傅峥也常常在看她。

    宁婉心里还想着傅峥的欺骗, 当即不乐意了:“傅峥,你干吗老看我?”

    本以为自己的质问会让傅峥手足无措,结果这家伙比自己想的心理素质好得多,不仅十分镇定,还十分无辜:“要是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

    不过宁婉没和傅峥纠缠, 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大par团队成员竞聘笔试成绩就会公布在今天。

    在两天前,宁婉参加了这场笔试。

    不得不说,大par的水平很高,出的题目看似简单平常, 但案情里都充满了陷阱,不仅考察商事领域的理论知识,对实践操作也有很高的要求,而除了商事一卷外, 还有民事一卷。

    虽然商事卷里的题目和大par私下给宁婉辅导的并没有重复,完全不存在漏题, 但宁婉因为此前的开小灶,也积极补足了不足, 外加法律办案本来最考验的就是律师的思辨能力, 同一个案子,不同的处理方案甚至可能得到不同的结果。

    大par对宁婉的指点更像是授人以渔, 而非简单的授人以鱼,让宁婉遇到复杂的商事案件能够用更成熟缜密的思维去分析, 因此这次笔试,宁婉的商事卷答得颇为自信,而民事卷里,则涉及到大量的实操细节,以宁婉在社区办案多年的经验,更是答得如鱼得水。

    而就在魂不守舍的忐忑里,宁婉终于等来了成绩公布――

    “宁宁!!你过了!!笔试第一名!!比第二名高了50分!”

    邵丽丽今天正在总所,几乎是在所里的员工信息栏里刚张贴公示了入围人的笔试成绩,她就第一时间给宁婉发来了贺电。

    也是挺巧,被宁婉甩开了50分的第二名,不是别人,正是差一点被金建华逼到离开的蔡珍,如今金建华被处理,蔡珍没了后顾之忧,在笔试里也发挥了自己的水平。

    “总之真是好事,蔡珍也高兴死了,一个劲说是和这位大par有缘,当初就是他大刀阔斧处理了金建华,现在蔡珍激动得很,就想着赶紧能和你一起进人家团队共事呢!”

    没一会儿邵丽丽就从所里赶来了社区办公室,竟然还顺手给宁婉买了把花,有模有样地送给她祝贺。

    除了员工信息栏里直接张贴成绩单外,这次笔试的排名自然也以邮件形式发给了每个应试人,宁婉看到自己排在第一的名字后,自然内心是澎湃激动的,但很快,她扫了一眼名单里别的姓名,就开始有些沉默了。

    这次笔试采取的是1:3的录取比例,一共团队里招三个人,因此第一轮笔试入围的有9个,只是除了宁婉外,剩下的八个名字里,没有傅峥。

    宁婉偷偷瞟了傅峥一眼,此刻的他尚在接着社区的咨询电话,很投入认真的模样,侧脸的线条好看,唇角微翘,眼睛黑亮,睫毛纤长,电话里的咨询人看起来并不太懂怎么挑着纠纷的重点讲,但情绪急躁,嗓门大到宁婉都能听见,但傅峥不骄不躁,耐心而温和地解释着,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味。

    他看起来压根还来不及知道这次笔试的结果。

    宁婉突然有些不忍心。

    只是邵丽丽并不知道宁婉心中所想,她还沉浸在兴奋里,兴高采烈道:“这样吧,今晚上一起吃个饭!庆祝下……”

    虽然笔试过后还有一轮面试,但笔试的分数占90%,面试的话大略是走个过场,除非发生重大意外,否则作为笔试第一名,还远远甩开第二名50分的宁婉,基本进大par团队已经是十拿九稳。

    但自己是一只脚踏进大par团队了,傅峥却连榜上都无名……

    宁婉生怕傅峥听到了难过,刚想叫邵丽丽别这么大张旗鼓,结果傅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朝着自己看过来:“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庆祝吗?”

    “是、是宁婉过了大par的笔试,我、我们想庆祝一下。”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邵丽丽还口若悬河热情似火,结果傅峥这么一问,她不仅瞬间耗子见了猫似的安分了下来,这说话都紧张得有些结巴了。

    宁婉不清楚,邵丽丽心里是门儿清,笑话,这就是大par本人,自己能不谨小慎微吗?

    何况这位大par看着温柔和善一个人,在社区也没露什么锋芒,除了长得确实太出挑,看着完全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帅哥,要不是邵丽丽早就窥破天机,也还要以为他真是实习律师小傅……

    如今这位傅par越是温柔和善,邵丽丽心里就越是为宁婉捏一把汗。

    因为他并不是真的如此温柔无害的。

    就在邵丽丽无意间向他吐露了崔静的事后,几乎是崔静休假一回所里,在会议上,高远公开表扬了崔静近期“亲自加班”翻译的法律文书质量,肯定了她的法律英语水平,而崔静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临时通知要求她加入了英语电话会议,由她作为英文翻译,就条款里的法律术语进行沟通,毕竟从她“亲自翻译”的文书水平看,这样的沟通不在话下。

    结果自然是崔静当场翻车了,会议谈判差点因为她的胡乱翻译而进行不下去,也是这时,高远把邵丽丽叫进会议室做了救场,虽然这种现场翻译压力很大,但邵丽丽还是依靠平日里的积累和练习完美完成了工作。

    事后,高远对崔静的表现震怒,调查清情况后,以此为由头彻查了她这种甩锅抢功劳的行为,而所里从来没有永恒的秘密,坏事更是容易传播,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崔静的下场,一时之间人人自危,不少平时也有崔静陋习欺压实习生的律师更是战战兢兢,完全收敛了起来,所里气氛一度大好了起来。

    而邵丽丽也因为临时救场的优秀表现,一举得到了多个大par的认可,如今自己团队的老板也一下子愿意把更复杂的大案交给她一起参与了。

    因为本科院校并不是一流的,邵丽丽一度觉得自己能有带教律师已经十足幸运,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能被看见,如今能破除院校的偏见而得到赏识,有机会参与真正的大案,她几乎是感激涕零的。

    她不傻,知道崔静这件事并不是事出无因的偶然,自己的临时救场也不是真的随意的安排。

    傅峥在宁婉面前非常温柔无害,像是什么事都等待宁婉的指点,但邵丽丽知道,傅峥本人在处理所里的事务上非常强势、杀伐果决,几乎说一不二,她不会不知道崔静这件事是谁在背后安排高远处理的,而这处理手法高明的没有任何痕迹,愣是谁也不会知道崔静这件事是邵丽丽捅出来到大par面前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自然,自然得像是个意外事件,邵丽丽也完全像是真的随意被叫进去正好救场的。

    因此,即便邵丽丽是这件事后的唯一获利者,也没有任何人会对她进行指责或背地讨论,反而同情她原本一直被崔静压榨。

    对傅峥的这种处理手法邵丽丽自然是感激的,但感激之外,她对这位大par内心更是肃然起敬起来。

    白切黑这种生物,要是和他站一队还好,真是难以想象万一自己和宁婉站错队了,那是多惨烈的血雨腥风……

    这么想着,邵丽丽就偷偷瞥了傅峥一眼,此刻这男人正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表情:“成绩都出了吗?”然后他用手机查了下邮件,用讶异的语气道,“宁婉考了第一,真厉害!那是该庆祝一下,今晚我来请客吧。”

    邵丽丽忍不住感慨,如今当合伙人真是不容易,不仅业务能力要好,管理手段要狠辣,还得进修一下演技……

    宁婉毫不知情,还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可你……”

    都这样了,这位白切黑大par还能继续装,他露出了适度的惆怅,努力调整心情的模样:“我没关系,你能进大par的团队就好了,我会继续努力的。而且,也不是未来就不会共事了,很多事情其实还挺巧的……”

    那个瞬间,宁婉压根没品出人家的话中有话,看向对方的眼神果然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怜爱。

    但不管如何,最终,傅峥还是说服了宁婉一起去吃顿庆祝晚餐。

    *****

    宁婉发现今天邵丽丽一直有些坐立不安的紧张,宁婉和她还有傅峥三人落座后,宁婉提出要去洗手间,邵丽丽当即立刻也站了起来――

    “我也要去厕所!宁婉!我和你一起去!”

    宁婉有些奇怪:“你十分钟前刚在社区不是上过厕所吗?你可以留着和傅峥一起看看菜单呀。”

    邵丽丽梗着脖子:“我最近、最近肾不太好!尿频!”

    “……”

    其实细细想来,今天的邵丽丽整个人都很奇怪,仿佛都无法直视傅峥,连带着和傅峥之间的相处好像也非常尴尬。

    等从厕所出来,宁婉左想右想,还是有些憋不住:“小丽,你是不是看上傅峥了?”

    结果自己不问还好,这一问,邵丽丽几乎抖成了帕金森:“我没有!我不敢!你别吓我!”

    没有就没有,怎么还不敢上了?傅峥就一实习律师,又不是什么霸道总裁,和自己还有邵丽丽这样的小白领不挺登对的吗?虽然帅是帅了点,但也不至于说不敢看上吧?

    “那你见了他怎么都像快要跪下了?他怎么你了?”

    “没没。”邵丽丽连连摆手,“我最近有点恐男,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傅、傅峥无关!傅峥是无辜的!错的一定是我!”

    行吧……

    邵丽丽前阶段不还恨嫁吗?怎么这就恐男了?是相亲受了什么刺激?

    不过她不喜欢傅峥,宁婉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毕竟自从推测傅峥并没有get到自己的樱桃爱心后,宁婉心里就一直在继续打着他的主意。

    这男人自己是不会放手的。

    要是傅峥条件太好,宁婉还不敢下手,但傅峥虽然长得特别好看,可家道中落,事业也刚起步,不至于是高攀不起的高岭之花。

    因为当初还在社区工作,对于进大par团队这事也是八字没一撇,宁婉摆起爱心樱桃来还有些心里犯怯,可如今离进大par团队已经一步之遥,以后自己进了新团队,收入和案源上都不可同日而语,一瞬间就觉得自己更加抬头做人了,钱包一鼓,自信好像也膨胀起来了,对傅峥的贼心也更强烈了。

    但怎么再次表明自己的想法?

    宁婉一时之间有些纠结,她看向了在一边洗手的邵丽丽:“你说……我上次和你说的,对傅峥的示好,是不是不用太委婉啊?”

    “当然不用!”邵丽丽几乎想也没想就接了宁婉的话,“你听我一句,对傅峥,再怎么明示都不为过!你就直白点!坦率一点!就摆出那种,我很欣赏你、我想对你好的姿态就行!你就大胆放开说,不要藏着掖着!”

    邵丽丽还在教学:“你知道人和人之间,从来都是真心换真心的,你不用怕,宁宁,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只要把你自己的内心展示给傅峥看,傅峥一定会懂的!”

    邵丽丽觉得自己只能帮宁婉到这里了,很多事她不能明说,但宁婉一向很关爱新人和下属,教她把自己善良的心展现给傅峥看,总不错吧?毕竟给老板留印象的话,再好也不为过,如今宁婉也马上要进傅峥团队了,傅峥对她越是认可,她未来这奖金和红包可不越是丰厚吗?

    只是面对邵丽丽的加油鼓劲,宁婉还是有些迟疑:“但这么敞开说,会不会很尴尬啊……会不会把气氛弄得太严肃啊……”

    宁婉觉得明明白白的表白不是不行,毕竟自己也是个经历过社区锤炼铁骨铮铮的女子,这种事,不带怕的,但这么一本正经地表白,有没有点太正式啊……

    邵丽丽想了想,很快提出了解决方案:“那你这样,你就假装喝醉酒!都说醉酒了以后很多话就是人的真情流露,是心里话,更让人信服!而且气氛也不会太严肃,喝醉酒了说出来还显得更加自然真实!”

    邵丽丽的眼里,宁婉不知道傅峥的真实身份,如今以为他“落榜”了,于是想要进一步表示对他的安慰以及鼓励、欣赏。

    这是多好的对老板的拍马屁时间啊!即便不知道傅峥是老板,仍旧能如此关爱他,设身处地,换自己是傅峥,面对宁婉醉酒后下意识的关爱示好,岂不是更为感动,对宁婉的善良也更记忆深刻?

    只是邵丽丽完全不知道,自己和宁婉对同一件事的理解差了十万八千里。宁婉此刻想着的压根不是假装醉酒表达对傅峥的关爱,而是假装醉酒对傅峥下手。

    宁婉的脑袋里此刻也正在激烈分析着,邵丽丽说的没错,假装喝醉酒,这样气氛不至于太严肃,而且回旋的余地很大,傅峥要是答应,那自己这就是喝醉酒后的真情流露;傅峥要是一时之间迟疑了或者不答应,那自己也可以假装是喝多了乱说的,此后两个人相处也不至于太尴尬,自己还有下台阶。

    宁婉想,毕竟自己好歹也是傅峥的领导,朝下属要是正儿八经告白被拒绝,自己不要面子的啊?如此伪装醉酒就甚好!

    一想明白这些,宁婉对邵丽丽的佩服就越发真心实意了:“小丽!想不到你这个人套路这么多!”

    邵丽丽脸上露出了深藏功与名的淡然,还有一丝莫名的心有戚戚:“没事,总之你记得,以后在傅峥面前多美言我两句就行了……”

    这种事自然不在话下,以前宁婉也见过,有些女孩确实一谈恋爱后,和自己闺蜜就疏远了,有些女孩的男友也未必能和闺蜜处好,闺蜜觉得男友抢走了自己朋友,男友也觉得闺蜜占用了自己女友太多的时间,彼此不对付的情况并不是没有。

    但宁婉还真没想到,邵丽丽平时那么大大咧咧,关键时刻竟然还挺纤细敏感,自己还没把傅峥搞上手呢,就已经在关照自己以后处理好两人关系了。

    她不禁有些得意:“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啊?”

    邵丽丽拍了拍胸:“那当然!”

    宁婉得到了邵丽丽的鼓励,顿时信心倍增:“那今晚!就这么办!待会你记得配合下我的‘醉酒’!”

    “没问题!”

    *****

    等和邵丽丽达成了一致意见后,宁婉就跟她一起回到了包厢,傅峥已经点了几个菜,宁婉和邵丽丽又补充了一些,就让服务员出菜了,而趁着傅峥没注意,宁婉偷偷在酒水里加上了鸡尾酒,但自然,她不能真醉,于是叮嘱了服务员,给邵丽丽和傅峥,可以上正常的鸡尾酒,但是给自己,一定要上无酒精鸡尾酒,不过上酒的时候千万不要说破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心怀鬼胎,这场聚餐的前半场,宁婉都有些魂不守舍,好不容易熬到鸡尾酒端上来,宁婉就豪迈地端起了服务生给自己的那杯。

    邵丽丽也端起了自己那杯抿了一口,当即露出了惊愕慌张的表情:“宁宁,你那杯……你不能……”

    好姐妹就是好姐妹,没想到关键时刻演技这么给力!

    宁婉却趁她还没说完,就豪迈地把自己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她喝完,邵丽丽后半句话才终于说了出来,表情还是非常称职的一脸焦急:“你不能喝酒啊……这鸡尾酒有、有、有酒!”

    这感染力,简直满分了!演得都像是真的一样!都结巴上了!还结巴的如此自然!

    宁婉这时才配合着佯装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后悔:“都怪我被大par的团队录取太高兴了!一下子都忘了这点!哎!待会万一我有点什么,你们可要拉住我啊。”她偷偷看了傅峥一眼,咳了咳,不自然地暗示道,“我喝酒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因为平日里自己主动不碰酒精,其实无酒精鸡尾酒这种新鲜玩意也是宁婉第一次点第一次喝,意外的味道竟然还不错。

    以前宁婉吃过一些素菜馆子,确实所有的菜肴都没有荤菜,很多所谓的“肉”,也是用了豆制品作为替代,仿制成了肉的口感,再加上作料烹饪,吃起来倒也解馋,想来这无酒精鸡尾酒也是一样的道理,也不知道里面用了什么别的成分作为替代,宁婉一口下去,竟然也有点淡淡的酒味。

    这一口“酒”下去,宁婉心思便活络上了,她等时间差不多感觉自己该酒精上头了,就开始把椅子往傅峥身边挪――

    “傅峥,你是单身吧?”

    虽然经自己观察,傅峥应当是单身,但是切入话题总要有点客套话,而且再确认一遍也更保险,宁婉状若自然地看向傅峥,然而脸却不自觉地开始烧起来,明明这不是没喝酒吗?怎么这竟然紧张的都和喝酒了似的……

    傅峥显然没料到这个话题,愣了愣,才看向宁婉:“是单身。”

    “哦,我也是单身。”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早就想好了等傅峥回答完单身要说点什么铺垫,诸如先循循善诱人家年龄差不多可以谈个恋爱了,然后再说其实找同行挺好,一起工作的更棒,最后再引出自己,然后给出顺水推舟的暗示……

    可事到临头,宁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手心微微出汗,心跳加速。

    是紧张吗?

    以往宁婉也不是没紧张过,但好像从没这么紧张过,以至于这紧张起来的感觉还真的有点像醉酒的征兆。

    明明自己也不怯场,可说完这句以后,宁婉仿佛自己也卡壳了,她也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只觉得一时之间连手和脚都放得不是地方,她的嘴巴像是被人贴了封条,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傅峥。

    只是瞪着瞪着,宁婉就觉得不对了……

    她的脑子好像越来越晕,理智也渐行渐远,总觉得……这熟悉的感觉――

    自己是不是喝酒了???

    而宁婉抬头,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对面邵丽丽那惨淡的脸,她看起来像是拼命在对自己做口型,一脸绝望的模样――

    “你拿错酒了!我的那杯才是无酒精的!”

    只可惜即便分辨出了邵丽丽想要传递的内容,宁婉的理智和自控力已经大势已去……

    她直勾勾地盯着傅峥看了两眼,然后伸出手推了傅峥一下:“喂。”

    傅峥便下意识地朝着宁婉看过去,他像是询问般地看了邵丽丽一眼,但谨慎的没有开口。

    宁婉有些不太开心了:“傅峥,你不说点什么吗?”

    傅峥顿了顿,看向宁婉:“你想让我说什么?”

    “宁婉,你醉了!别说了!”也是这时,邵丽丽一脸惊慌地跑了过来,试图拉起宁婉就走。

    但宁婉此刻是真真正正酒精上头了,这一刻,她的大脑分裂出了两个小人,一个冷静克制,一个疯狂恣意,如今疯狂恣意的那个占了上风,掌控起宁婉的行为来,把宁婉的理智和冷静都驱赶到了角落里。

    她又瞪了傅峥一眼:“你是不是装傻啊?”

    “我既然问了你是不是单身,又说了自己也是单身,想暗示什么你不懂吗?”大概真是酒壮怂人胆,酒精助长了宁婉脑海里的不理智,“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傅峥的表情果然渐渐地变了,他淡淡地看了邵丽丽一眼,然后朝宁婉伸手,似乎想要摸一下宁婉的额头:“宁婉,你醉了。”

    宁婉气呼呼地一把拍开了傅峥的手,这一刻,此前摆出樱桃结果傅峥并无回应时的委屈和忐忑一下子涌上心头,明明傅峥或许是真的并没有看见自己的示好,但搞得宁婉还是更委屈了――

    “我没醉。”

    她站了起来,然而因为醉酒,很快踉跄了两下,幸而几乎是同时,傅峥也站了起来,然后扶住了宁婉,宁婉此刻浑身无力,有些软绵绵的,倒像是倒在傅峥的怀里一样。

    也不知道是真的委屈过头了还是彻底自暴自弃了,宁婉靠在傅峥身上,感受着他的体温,整个人被这温度灼烧的完全丧失理智了。

    只是明明脑子已经完全被酒精代替了,但宁婉的模样看起来倒是还很冷静,她推开傅峥,站离得稍远了些,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然后清了清嗓子,盯着傅峥,一本正经地摆出了谈话的架势――

    “其实这件事,我一直想要和你聊聊,是这样的,你看你也单身,我也单身,我们还是同事,彼此之间也互相了解过,虽然你还是个实习律师,但我挺欣赏你的。”

    “我们悦澜社区最近‘千里姻缘红娘牵’这个相亲群,业绩不太行。”

    宁婉说的时候,傅峥一直盯着他,然而自己都那么认真了,傅峥的表情却从一开始的有些迷惑到如今竟有些意味深长,他又看了宁婉一眼,有些好整以暇,拉成了声调,有些慢吞吞的意味,语气里却好像带了点笑意:“所以?”

    他这样的态度,是要嘲笑自己了吗?

    即便是醉酒,宁婉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但想来都走到这一步了,索性死个明白:“所以我们要不要替我们社区这个相亲群冲一下KPI?”

    傅峥微微动了动嘴唇,像是要开口说什么的样子,而另一侧邵丽丽的表情则抢镜多了,她脸上露出了“我他妈该不是见鬼了吧”的震惊神色,用力捂住嘴生怕自己要叫出来似的。

    宁婉有些纳闷了,自己这不是听了她的意见大胆明示告白吗?怎么邵丽丽这表情看着像是无辜路人突然知晓了天大秘密即将被灭口前夕?

    但傅峥想说话,宁婉自然是不让的,她生怕傅峥拒绝一样:“我知道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我希望你回答我之前能进行缜密的思考。”

    “我毕竟比你工作经验更丰富,所以下面我先给你分析分析喜欢我的好处和不喜欢我的弊端。”

    邵丽丽终于忍不住了,她发出了哀嚎:“宁婉,你醒一醒!!!”

    可惜很快,傅峥看了她一眼,她就几乎是老鼠见了猫似的闭上了嘴,只是脸上的绝望更浓重了,活像是在什么惨剧现场似的。

    傅峥倒是挺识相:“好的,我想听一下你的分析。”

    宁婉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去想为什么邵丽丽会面带绝望了,傅峥温和的眼睛仿佛蛊惑了她,让她抛弃理智继续大言不惭分析下去――

    “首先,你看你长得挺帅,但我也很美,所以长相上我们很匹配;你不富,我也挺穷,物质上我们也没什么代沟;事业上……事业上我现在差不多是能进大par的团队,你还是实习律师,这里我们确实是有点差距,但我不嫌弃你赚的钱比我少。”宁婉顿了顿,看向傅峥,鼓起勇气认真道,“没关系的,我可以养你的。”

    傅峥脸上的微笑慢慢变得更浓重了些:“你分析的挺有道理,还有吗?”

    宁婉觉得受到鼓舞,她想了想,补充道:“你要是跟了我,我从大par那里学到什么,肯定都一五一十地传授给你,另外,摸鱼甩锅的技能,其实我还有一些私藏,也不是不可以教给你,但是实话说,我这套绝学传给你,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你知道,以前人家武功秘籍,也都只传自己人的,所以呢,综上所述,我劝你趁早喜欢我……”

    傅峥脸上的笑容越盛,邵丽丽脸上的想死就越浓厚,等宁婉说完最后一句,她的脸上已经有了当场去世的征兆,看起来马上快要不能呼吸了。

    宁婉醉酒的大脑晕乎乎地运转着,邵丽丽是有什么不舒服吗?这脸怎么白成了这样,身体看着也在发颤,抖得都快和个筛子一样了……

    而就在她开口准备询问邵丽丽身体情况时,傅峥先一步行动了,他看了邵丽丽一眼,下逐客令似的:“邵丽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忙?”

    “啊?啊!是!是!我还有个工作没干,立刻回去加班!你们两人继续!”

    傅峥话音刚落,邵丽丽脸虽然还惨白惨白的,腿也还抖着,但动作竟然很利索,竟然当场就身姿矫健像逃似的跑了。

    跑之前她大概还想和宁婉说什么,可被傅峥又轻飘飘地看了一眼后,邵丽丽好像完全不敢再多话了,用一种“我只能帮到你这里”的眼神看了宁婉一样,对她放弃抢救一般夹着尾巴跑了。

    ?

    表白前不还是她给自己打气的吗?

    宁婉晕乎乎地想,自己这是说错什么了?好像没有啊?

    只是邵丽丽一走,包厢里就只剩下自己和傅峥了。

    而傅峥还没有回答宁婉的问题。

    宁婉抬头瞪向了傅峥,决定郑重其事再问一遍,她清了清嗓子――

    “所以傅峥,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只是明明宁婉都心跳如鼓了,傅峥却还是很镇定,他微微含笑,看向宁婉:“你这样算是要职场潜规则吗?”

    “……”

    酒精彻底麻痹了宁婉的理智和羞耻观,她盯着傅峥的脸,脑子里只有“这男人我想拥有”这么个念头,根本没有办法去想自己这样下手以后怎么收拾残局的问题,明明此前小心翼翼地分析着怎么表白才能不让傅峥尴尬不给傅峥压力,可一点酒,就让宁婉的智力彻底退化了,她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这劝别人喜欢自己的发言多么霸权主义。

    傅峥这话,宁婉罢工的大脑终于运转起来了,她有些尴尬,微微移开了目光:“什么潜规则不潜规则,我就是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你要不同意就算了,也不为难你。”

    “另外我都给你表白了,你一直没表态,所以我给你十秒钟时间回答,你再不拒绝的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宁婉说到这里,开始倒数,“十、九、八……”

    这一刻,宁婉是彻底豁出去了,她在内心祈祷傅峥就这样默认,不要说话不要有任何别的动作,只等她飞速地数完十秒,然后他就归她了。

    只是事不遂人愿,当宁婉才喊到八的时候,傅峥就朝她走了过来,然后他拉住了宁婉的双手,像是要制止她的数数行为一般。

    宁婉下意识就开始加速数数,傅峥显然意识到了她的行为,他有些无可奈何般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也加快了动作,他短暂地放开了宁婉的手,然后捧起了她的脸,俯下身,在宁婉还自以为聪明飞快再念着“五”的时候,傅峥的脸已经离她咫尺之遥,然后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傅峥吻住了她。

    在无法言说的寂静里,宁婉觉得自己不仅是酒精上头了,她的脸烫到不似正常人,嘴唇上是微微潮湿的触感,傅峥轻巧地撬开她的唇-舌,和她接了一个短却深入的吻。

    在宁婉就快要落荒而逃的刹那,傅峥终于退出了她的唇-舌,然后他用他漂亮的黑眼睛盯着宁婉――

    “我觉得你劝说的很有道理。”

    “我接受你的潜规则。”

    “你说的都对。”

    因为距离太近,宁婉甚至能感受到这男人说话吐息间的温热气息,他的声音带了微微的喑哑,像是抑制着什么情绪,低沉性感而带有余韵,仿佛光是这个声线就拥有无限的荷尔蒙。

    然后这男人望着宁婉的眼睛笑了:“那以后我就跟你了,要记得养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4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5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