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十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不管如何, 三个人的社区办公室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陈烁虽然也有些稚嫩,但确实可圈可点,被社区老阿姨围攻没多久后, 就杀出了重围,总之第二天,他已经能接上社区法律工作的轨道,按照这个节奏开始工作起来,宁婉为了让他尽快适应,把今天电话咨询和现场咨询的工作都交给了他, 而陈烁也不辱使命,处理的非常有条理。

    “陈烁,你这样真是大材小用了。”宁婉看着陈烁,眼里都是满意,“其实你在总所做案子就好, 真的没有必要特意来社区锻炼。社区这些,你体验个一个月足够了。”

    傅峥顿了顿,手上翻着案卷的动作慢了下来,转头看过去。

    陈烁即便之前在总所里工作, 但接触的案子也较傅峥平时接的案子接地气得多,因此来社区后适应起来比当初傅峥快很多, 又本来是为了讨好宁婉在她面前表现,如今确实看起来比自己当初更优异。

    而只需要体验一个月就足够这句话, 宁婉从没和傅峥说过。这让傅峥觉得不愉快。他想, 应该是自己内心的合伙人灵魂不允许他在工作中被比下去。

    不管如何,合伙人该有合伙人的尊严, 在工作上绝对不应该输给一个小律师。自己至少应该让宁婉意识到,谁才是真正业务能打的人, 否则以后自己入主总所,怎么以能力服人?

    *****

    宁婉对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傅峥乖巧听话,陈烁热情主动,三个人一起干活,不仅轻松多了,处理起社区的案子来,效率也更高了。

    而陈烁也比她预料的踏实多了,社区这些案子那么小那么琐碎,根本不能和他在总所团队里那些比,但他也做的非常认真细致,人长得又端正,此刻来上门咨询法律对策的一个年轻女孩,见了陈烁甚至有些脸红――

    “律师你好,我是住在悦澜社区10栋的,我今天过来真是没办法了,想要起诉我楼上的邻居!”

    陈烁态度很温和:“我叫陈烁,你怎么称呼?”

    女孩看向陈烁,有些害羞和紧张:“我叫韩冉。”

    “好的,韩冉,你能把具体情况说一下吗?”

    女孩点了点头,一说起正事,她就顾不上不好意思了,语气相当苦闷:“我住在四楼,我楼上那户漏水全漏都我这了,我家的天花板都渗水,滴滴答答的像每天都下雨似的,边上的墙皮也都起泡往下掉了,整个家里嘲唧唧的,找楼上那女的处理吧,也不肯不理的,这样下去我房子怎么住呢?所以想告她……”

    陈烁思路很清晰:“这先要确定因果关系,毕竟漏水的话,未必是对方的水管有问题,可能是你们家自己的问题,或者甚至可能是你这户楼上的楼上哪儿出了问题,比如开发商哪儿没接好。”

    “是,对方一开始也是这样讲,但我已经找装修师傅看过了,也找到漏水点了,就是楼上的,可楼上反正就算漏水,影响的也是我,不是她自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正不愿意去配合修。”韩冉无奈道,“我找装修师傅来看都留下了资料和证据,要上法院的话完全可以证明是她的原因……”

    她说完,就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一沓材料递给了陈烁:“这些我都整理好了,但不知道上哪儿找律师,听说我们社区有法律服务,所以想问问你能替我打这个官司吗?”

    陈烁仔细翻看了材料,确实挺清晰,想要证明楼上住户造成的漏水不难,他朝韩冉笑了笑:“可以的,我可以接,你的相关资料这里留一下,因为漏水造成你房子没法住,我们签完代理合同我就会尽快去完成取证,然后去法院立案……”

    韩冉眨了眨眼,脸有些微红:“陈律师你太专业了,为了方便沟通,我们要能加个微信吗?”

    ……

    陈烁这样的思路确实没错,证据确凿诉讼也是一告一个稳,可邻里纠纷和普通的民事诉讼还有区别,陈烁虽然有工作经验,但确实也没接触过社区案子……

    只是宁婉刚准备开口,就见到一边原本一直安静着听的傅峥先行一步开了口,他站起身,走到了韩冉面前:“你找的那位装修师傅有联系方式吗?我能和他打个电话就一些事再确认下吗?”

    韩冉大概是个颜控,本来见了陈烁有点移不开眼,如今一见傅峥,显然是更吃傅峥的脸,一下子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可、可以的。”

    她说完,就掏出手机,调出了装修师傅的号码,递给了傅峥:“就这个。”

    傅峥朝她笑笑:“谢谢。”说完便接过了手机。

    宁婉没插手,她看着傅峥有条不紊地打了电话,就几个关键点和装修师傅进行了沟通――

    “对,想问下您,针对这种楼上的漏水,如果维修的话有哪几种方案?”

    “谢谢,那还想问下,如果是方案一的话需要花费多少钱?大概多久能够处理好?”

    “如果是治标治本的方案呢?这种需要怎么处理?花多少钱?”

    ……

    这几个问题,显然陈烁没想明白傅峥为什么问,韩冉本人也不晓得,但宁婉看着傅峥,却有一种徒弟终于出师的欣慰感――

    这刹那,宁婉犹然生出一种养大的猪都能出栏了的感动。

    傅峥长大了!

    这问的每个问题,都问到了关键点上!

    傅峥挂了电话,果然再次看向了韩冉:“你楼上的住户不好沟通,为人很蛮横是吧?明明看到了你找装修师傅调查取证,而且证据可以指明你家里漏水是由于她,但完全不作为是不是?”

    韩冉点了点头。

    “那么就算去法院起诉,先不说一审甚至需要二审的情况下这个流程要走多久,即便等你拿到生效的胜诉判决,如果你这个邻居不配合,你只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而对你这情况下的强制执行,效果未必会特别好,总而言之,如果是用这种方案,最顺利适用简易程序的话,结案时间法律规定也是三个月内,代理费用基础服务费需要2000块左右。”

    韩冉还有些不明所以,但陈烁已经皱起了眉:“傅峥,这是我的案子,这些信息我都会和我的当事人沟通的。”

    傅峥笑了笑:“我知道,但听我说完,我想说的是,韩冉这个案子,其实除了上面的方案,还有第二种方案。”

    陈烁这次脸上明显有些嘲讽了:“这个案子对方当事人压根不配合,除了诉讼还有别的办法吗?难道你是要撺掇我的当事人去楼上吵架解决吗?”

    傅峥没有理睬陈烁的挑衅,他看向韩冉,径自道:“我刚才和装修师傅做了沟通,目前你这种漏水情况,还有一种快速可以修理的办法。”

    韩冉果然有些好奇:“是什么?我就让师傅调查取了证,还没问过解决方法呢。”

    傅峥笑笑:“我帮你问过了。因为漏水的情况没有特别严重,完全是日积月累的渗水把你的墙皮泡坏了,最终治标治本的解决方法肯定是从源头上让对方把自家漏水的水管给修好,但如果对方不配合,你也不能这么干耗着对不对?”

    “所以师傅建议,你可以先把自己墙体里目前造成渗水的缝隙封堵好,再做一下防水层,这个修补费用大概也要2000块左右。”

    听到这里,陈烁就忍不住了:“所以你想说反正都是花两千块,就不如别起诉别维权直接花两千做个防水层?可这种防水层也只是权宜之计,治标不治本,对方的水管只要一直在漏,早晚这防水层也会渗水……”

    这一次出言打断陈烁的是宁婉:“不,陈烁,你先让傅峥说完。”

    傅峥朝宁婉笑了笑:“两千块做防水层确实治标不治本,可这两千块不论韩冉要不要起诉都需要花费,因为难道为了等一个胜诉结果等一个强制执行,就不管不顾,三个月的诉讼过程里完全不干涉,就让水这么继续漏吗?这是韩冉当前住的房子,为了自己的舒适也为了减少房子墙体的毁坏程度,不论如何,这权宜之计的两千块防水层也要先自己垫付吧?”

    “这么垫付之后,其实就会有第二种方案。”傅峥朝宁婉看了眼,然后才看向了韩冉,“我和装修师傅确认过了,你这个防水层一旦做完,楼上的水漏不下来,就会聚在楼上那户自己的地板里,久而久之,她如果还不愿意处理漏水的水管,那么遭殃的就是她自己的房子,她的地板都会泡烂泡变形变黑。”

    “你完全可以在给自己的房子做好防水层后,告知对方,我相信这种情况下,对方不出一个月,就会把水管给修好了。”

    韩冉稍一考虑,问道:“那么等于如果用方案一,我可能需要等三个月时间,而且不管怎么都要先花两千块做防水,还要付律师费;方案二,我可以立刻做好防水在一个月之内让对方修好水管,不需要付律师费?但这两千块,我楼上那女的多半不起诉也不愿意承担,所以就需要我自己来。”

    “对,当然,你要是胜诉了,可以要求对方支付律师、诉讼费,但你这个情况不属于法律规定支持对方支付律师费的情形,所以大概率这两千块的律师费要自己出,但做防水的两千块可以要求对方赔付。”

    韩冉人年轻脑子也转的快,很快,她就分析清楚了利害:“所以说来说去,不管是方案一还是二,我都要自己掏钱买单花两千块,那我不如选方案二呢,至少省事,不用拖那么长时间,去法院起诉什么也很麻烦,而且我做好防水后,她再不处理,遭殃的就是她自己了,听着就解气!”

    她一脸崇拜地看向了傅峥:“我想想都觉得过瘾,等我修好防水,先过个一礼拜再去告诉她,让她尝尝自己地板被泡坏的感觉,最后只能气急败坏自己修!这么横!活该!两千块钱气死她,值!”

    韩冉说完,又感激地又害羞地看了傅峥一眼:“谢谢你啊律师,方便的话能加个微信吗?”她说完,看了陈烁一眼,“陈律师,我就直接加这个律师吧,反正不起诉了,也不麻烦你了。”

    “……”

    这含情脉脉的眼神,这崇拜的目光,这少女怀春之心也太明显了吧……问题是刚才这些都还是看向陈烁的状态,这位当代女青年也太喜新厌旧了吧……

    ……

    傅峥自然拒绝了韩冉,韩冉又纠缠了几次才终于死心,最终在对傅峥的各种赞美感谢中,才转身离开。

    *****

    陈烁一时之间,只觉得整张脸上青红交错,心情也是跌宕起伏,他原以为这案子将会是他在宁婉面前表现自我的好机会,结果生生杀出傅峥这么个程咬金,不仅自己没表现上,这案子最终还变成了傅峥一个人的个人秀。

    可虽然他的处理方式确实更为性价比高也更实在,陈烁心里还是有些不愿认同,他这样歪门邪道的处理方式,根本有悖于用法律处理案件的原则,说是社区律师,做的却是这种工作,这样的处理哪里能体现出律师的专业能力?

    只是正当陈烁准备组织词汇发难,就听傅峥语气温和地看向宁婉道:“我这个案子处理得对不对?”

    这男人分明比自己和宁婉还年长,然而如今这个样子,竟然还纯真的挺自然,明明是想邀功,结果表现得一点也不显山露水,看起来一派天真单纯。

    陈烁刚想出言讽刺,就听傅峥继续道――

    “我一直记得之前你和我说过的话,办理社区案子的宗旨不是结案,而是如何更顺滑地切实解决邻里的纠纷,如果让对方直接走起诉流程,时间长花费多先不说,楼上楼下邻居法院见,基本是激化矛盾,韩冉住在楼下,要是起诉激怒了楼上的,楼上想要给她找不痛快可太方便了,什么等她晒被子的时候从楼上往下泼水什么的,总之肯定会为韩冉未来的生活也埋下祸端。”

    傅峥说到这里,意有所指地看了陈烁一眼,然后重新望向了宁婉:“法律虽然是我们行为准则的底线和准绳,但法律并不是万能的,不能因为学了法律,在处理纠纷上就变得形而上学思维定式,法律是辅助工具,社区纠纷的实践里,能用更灵活的方式处理,底线用法律来兜底,这才是一个律师的能力展现,也是法律的艺术。”

    他说完,眼睛盯向宁婉,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我这次表现的对吗?”

    装的!这虚心求教的表情和单纯明显是装的!陈烁自己是男人,不会不懂同性,傅峥从气场上给他的印象就并非善茬,虽然不明底细,但总之绝对不是什么傻白甜。

    可惜宁婉是真的单纯,她一点没意识到傅峥的心机,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赞许:“傅峥,你真的成长了很多!”

    她丝毫不吝啬地大肆表扬了傅峥,然后看向了陈烁:“陈烁,傅峥说的挺有道理的,这个案子确实用他这种方式更好,社区这块和总所业务处理上还是有区别的,你以后可以多向傅峥请教请教。”

    果不其然,因为这个案子,宁婉对傅峥的专业能力一下子就更为认可了,反倒是在总所工作了几年的自己,和傅峥一对比竟然黯淡无光了,完完全全被比下去了。

    “谈不上请教,这不过是一种思维方式更为灵活的转变罢了。”傅峥却抿唇轻轻笑了笑,“可能陈烁过个几个月就自然适应了。”

    陈烁瞪着傅峥,恨不得用眼神瞪死他。

    过分谦虚就是骄傲!

    这男人,这字里行间的谦虚模样,不就是为了让宁婉再表扬他一次吗?

    果不其然,宁婉拍了拍傅峥的肩膀:“你不用谦虚,你的进步速度确实很让我惊讶,学的快脑子活也肯干,陈烁确实有很多地方需要向你讨教的。”

    傅峥脸上露出了更深的笑意,他看着宁婉,语气真诚:“主要还是师傅教得好。当初还是谢谢你。”

    ……

    这心机成分真的超标了。

    从动作到姿态,连陈烁都要忍不住鼓掌,太娴熟了,太自然了,这互动、这话术,傅峥真的是个劲敌。

    宁婉果然有些脸红,她移开了目光,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了:“也没,谈不上,是你自己上进。”

    ……

    这个刹那,陈烁都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车里,应该在车底,明明自己也在场,却像是个插不上话的局外人,他看向傅峥,眼神更敛了敛,觉得不能更要主动出击不能坐以待毙了。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2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