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得到了邵丽丽的鼓励, 宁婉觉得干劲大足,这两天开始拼命对傅峥示好,先是包揽了他的早饭, 然后是餐后水果,还趁着午休和傅峥一起去添置了不少日用品,去了傅峥悦澜的房子好几次。

    只可惜出乎宁婉的意料,傅峥这人不像大部分男生,家里除了有点灰,屋里几乎比自己家还干净, 东西都有条不紊地摆放整齐着,床褥也都铺得非常平整,要不是床头放着的半杯咖啡还带了些生活气息,宁婉甚至都要以为傅峥自始至终没在这来之不易拿下的房子里住过。

    但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住在悦澜社区,离上班的办公室既近, 步行就可通勤,不仅节省时间,还能节省一笔交通费,而因为拥有自己的房产所节省下的房租, 更是大头中的大头,傅峥是决计不可能有了这么好的房子不住的。

    只是宁婉平日里对傅峥就挺关照, 她冷静想了想,觉得自己这种笨拙的热情和示好未必能让傅峥理解, 甚至可能理所当然认为是带教律师对下属的关怀。

    苦恼之下, 宁婉又给邵丽丽打了电话――

    “丽丽,你不是上次叫我对傅峥再好一点吗?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更明显一点啊?我和他……”

    自从上次起, 大概是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邵丽丽一提起傅峥就特别郑重其事, 宁婉话音都还没落,就听电话对面她热情指点道:“对!再明显一点!没问题的!总之你听我一句话,对他再好也不为过,你只要记住,姐妹我是不会骗你的!”

    ……

    挂了邵丽丽的电话,宁婉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在理,自己如果还是按照以往一样对傅峥,他未必会意识到自己的心意,那不如委婉地先暗示下?试探一下傅峥的态度?

    也是巧,宁婉当天午休发现超市特价,自己大采购为了凑满减多买了不少瓜果蔬菜,于是想着分点给傅峥。

    傅峥虽然这天正好为了案子的取证外出了,但平时都给宁婉留了他家里的备用钥匙,于是宁婉给他发了短信征求到同意后便带着蔬菜瓜果上了门。

    傅峥的冰箱里除了几个鸡蛋和香蕉外也没什么别的生鲜,宁婉把冰箱渐渐填满后,才终于觉得这个屋子里更有了点暖意。

    本来做完这一切,宁婉就准备转身走了,可也不知道是鬼迷心窍还是灵光乍现,总之在离开前,宁婉脑袋里闪过了一个难以分辨是绝佳还是绝蠢的方案。

    不是正好想给傅峥暗示下自己的心意吗?

    那这不就是时机大好?!

    这一刻,某种不知名的冲动代替了理智,宁婉连内心挣扎都没挣扎,就拿出了刚才顺手买的樱桃……

    十五分钟后,等她离开傅峥的屋子,重新回到办公室,此前被关押的理智才回了笼,只是做都做了……

    宁婉甩了甩头,一方面心跳如鼓,像是干了什么作奸犯科的事,另一方面又忐忑又紧张还带了点期待。

    就在一刻钟前,在傅峥厨房的料理台上,宁婉小心翼翼地把自己买的樱桃一个一个排列好,然后摆出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这听起来虽然有些老土和小学生,但确实是宁婉贫乏的想象力里唯一能想出的委婉暗示了。

    虽然在办案上挺勇猛直前,但是在感情上宁婉并不是那么勇敢的人,即便不想承认,父母的婚姻还是给了她一些心理阴影。

    但她不想错过傅峥。

    傅峥的温柔,傅峥的绅士,傅峥的平和,傅峥的保护,所有所有的一切,细水长流,在宁婉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习惯了傅峥的陪伴。

    她没有办法否认那些细碎生活里的心动,没有办法阻止自己下意识看向对方的眼神,也没有办法去压制每次看到傅峥时的雀跃。

    用樱桃摆个爱心已经是宁婉最大的勇敢了。

    只是傅峥看到了会怎样?他今晚下班回家就能看到吧,会立刻给自己打电话吗?会答应吗?会害羞吗?还是会迟疑?

    一整个下午,宁婉都有些心神不宁,傅峥在外取证,因为堵车,到了下班的时间也没回来,宁婉一整天没见到他,只能微信上暗戳戳地提醒他回家别忘记去厨房吃水果。

    *****

    收到宁婉短信的时候傅峥确实堵在车上,但并不是在回社区的路上,今晚是他妈妈生日,傅峥要赶回去和他母亲吃饭。

    近来因为天气多变,傅妈妈又有些不舒服,因此傅峥最近都直接住在家里,以防止母亲要有什么情况,自己可以立刻照料着送医院。

    只是这自然是瞒着宁婉的,傅峥至今还没想好如何坦白,因此只能继续在宁婉眼里维持着贫穷的人设,谎称自己住在悦澜的那套房里,而也因为这样,宁婉热心地多买了水果顺带给自己送去的时候,傅峥无法拒绝,他不想显得太可疑了。

    因此,傅峥每周定期找一天会去一下悦澜的那套房,稍微弄上些生活细节诸如泡杯咖啡放床头之类,以证明自己确实居住在此,平日里宁婉每次给自己买了生鲜蔬菜,傅峥也都会去取。并不是多昂贵的东西,但是只要是宁婉买给自己的,他都不想浪费。

    但这次有些特殊,傅峥的妈妈生日,傅峥没能第一时间回悦澜的房子里取生鲜,而母亲生日过后当晚不适就加重,更是焦头烂额,傅峥不得不立刻把人送去了医院,去悦澜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了……

    *****

    而另一边,宁婉坐等右等,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没等来傅峥的任何反馈。

    第二天一上班,宁婉便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反倒是傅峥虽然略有些疲惫的模样,但整体精神状态很好。

    “昨晚的樱桃,吃了吗?”宁婉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咳,“就,樱桃不经放,不吃的话很快就会坏。”

    面对宁婉的问题,傅峥露出了一个自然的笑容:“已经吃完了。”

    宁婉瞪大眼睛看着他,结果等了半天,傅峥除了又对自己温柔笑了下之外,别的一句话也没有。

    自己摆了那么大一个爱心,只要不眼瞎心瘸,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可傅峥对此闭口不谈,一句话没有……

    凉了。

    宁婉一时之间心里只有这么两个字。

    自己这波是凉了。

    凉透了。

    昨晚上的期待、忐忑和焦虑一下子被巨大的失落和难受替代,虽说只要是表白,就有被拒绝的可能,但宁婉大概是内心根本不想接受这种可能,因此连想也没想过这种结局。

    自己喜欢傅峥是一回事,并不能因此强迫傅峥接受自己,理智上很清晰,但情感上宁婉很受打击,难过得连饭都吃不下了。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但庆幸傅峥是个温柔的人,婉拒自己也很温和,并没有给予自己难堪,用体面的不回应直接一笔揭过这事,对待自己也仍和平时一样。

    可宁婉还是有点想哭。

    正因为傅峥很好,被这么婉拒后宁婉就更难过了。

    这男人这么好,还每□□夕相对,但竟然不属于自己!

    简直就和橱窗里的美食一样,每天看得到买不起吃不到,简直是让人又气又急,一想到这美食最后会被别人带回家,心里更是又酸又苦,恨不得砸了玻璃窗打家劫舍把东西据为己有。

    宁婉盯着傅峥偷偷看,一边难过一边心里闪过一个比一个更危险的犯罪念头。

    好在办公室的电话铃打断了她的念头。

    “喂?啊!好的好的,知道了!谢谢!我们马上就来!”

    宁婉挂了电话,就切换回了工作模式:“派出所打来的,说比对了附近几个社区医院里发生坠狗事件后打狂犬病疫苗的人,也挺巧,排查下来悦澜社区的就一个。”

    陈烁如今还躺在医院里,但好在这事终于有了眉目,当机立断,宁婉就和傅峥一起赶去了派出所。

    而等两人到了派出所,才发现陶杏也已经在了,她正一脸愤慨地和民警沟通着:“你要说是他,那我就都明白了!这吴列就我对门邻居,特别讨厌狗,我明明狗都牵着狗绳,我家多多也很乖,从不乱叫,可这人就几次找茬上社区举报我,社区检查了几次,我养狗都是合法的,也给多多办过证打过一切该打的疫苗,可他就是烦我,几次说了不许我养狗,说他家有小孩,小孩怕狗。”

    大约民警已经调查清楚事实,因此除了通知了宁婉和傅峥,也通知了事件相关的当事方陶杏:“陶女士,我们给吴列打过电话了,他一开始装傻,但后面炸了他两句,他也就承认了,说确实那天的黑衣人就是他。”

    “怎么可能不是他?”陶杏抱着狗越说越生气,“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我也没什么结仇的人,怎么就突然会冒出个黑衣人抢狗打狗,但现在一看你们这调查,我算是懂了。”

    “他家小孩讨厌狗,就恨我养狗,但我合法养狗,他找不着我的茬,于是索性想抢走我的狗,把我的狗弄死,想伪装成狗自己跳楼,你说这人多恶毒?大家都要按照他的喜好过日子吗?他家孩子是孩子,我家狗也是毛孩子啊!多多就是我的亲人,他怎么就能这么对我家孩子呢!”

    陶杏说到这里,看向了宁婉和傅峥:“两位律师,现在真相也大白了,我想问问你们能不能也帮我代理下?这吴列私下偷走多多还把它从那么高的楼扔下来,不应该赔偿吗?正好冤有头债有主,你们那位受伤的同事,也不要找吴列赔钱吗?”

    要是吴列打伤了狗或者高空抛狗真的造成了狗的损伤,后续产生了治疗费用,那法律上宠物狗是作为所有人财物的,自然是可以按照财产侵权要求赔偿的,但目前陶杏的狗状态一切良好,目前侵权法自然也不支持对狗的精神损失赔偿,宁婉好生给陶杏解释了一番,她才终于罢休。

    那么接着就要处理吴列扔狗引发的坠狗侵权案了。

    “那吴列人呢?”

    民警有些无奈:“本来正要找他过来做个笔录的,结果后面人就联系不上了,幸好当初电话都录音了,可以作为证据提交。”

    对此,陶杏倒是自告奋勇,她虽然脸色憔悴但精神却很亢奋:“他就住我隔壁!你们等待会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来,他那时候接完小孩放学会送回家,一逮一个准!”

    此时距下午四点半还有些时间,宁婉便和傅峥一起回了办公室。

    自然,这段空档时间也没浪费,近期需要办一个社区普法趣味运动会,作为社区律师宁婉自然需要和季主任等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张罗着项目和后勤准备,把办公室里接咨询电话的工作交给傅峥后,宁婉就去这次普法趣味运动会租借的场地帮忙了。

    但虽说是帮忙,宁婉也带了私心,她是有心避开傅峥的,如今刚被傅峥婉拒,自己又还是对方的上司,宁婉怕自己还每天和傅峥处在一块,傅峥心理上有压力,当然,另一方面,宁婉也是为了自己好受些。

    自己本身就馋傅峥,还天天看着人家,那不更糟心吗!

    好在工作是最好的调节剂,一干起正事,宁婉就抛开了那点对傅峥的小心思,等忙完运动会的布置,往社区赶的时候,正好四点左右,时间拿捏得挺准。

    为了方便,宁婉和傅峥约了直接四点半左右在吴列家门口见,只是宁婉刚走到了吴列那栋楼的楼下,就见楼道前簇拥着一小波人。

    这些人三三两两成群,有几个看起来是认识的,也有几个零星的互不相识,不少都戴了口罩,虽然看不清具体长相,但宁婉分辨得出,这几乎都是陌生面孔,她在社区待了这么久,这些人基本没见过,而其中个别人手里还举着花圈和挽联。

    这是这栋楼里谁家有了白事?

    宁婉原本没在意,只是绕过其中几个人准备往前时随意一瞥,结果就瞥出了巨大的震惊来。

    那花圈挽联上写的,不正是吴列的名字吗?

    难道吴列出事了?

    一联想到民警也没打通对方的电话,宁婉还真有些焦急起来,世事难料,人有时候确实无法知晓是未来先来还是意外先来。

    此刻傅峥还没有到,宁婉便拨开人群,直接想往吴列家门口去一探究竟,而越是往他门口走,这吊唁的气氛就越浓,也不知道现场是谁用手机正在放哀乐,而等宁婉走到吴列门口,竟发现有人在他门口点了蜡烛,还有人在烧纸。

    “这都在干什么?赶紧把火给灭了!”

    这可是人口高密度的小区,在这里点明火,可是有火灾风险的!

    只可惜宁婉的话不仅没有得到支持,现场有几个小年轻反而被激怒般地瞪视过来:“你谁啊?管好你自己,我们找吴列,不关你事就让开。”

    也几乎是同时,有戴着口罩的小年轻开始拿起油漆桶往吴列的房门上刷大字――

    “杀人犯”

    “贱人自有天收”

    ……

    宁婉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和难以入目的粗话,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大略是回过味来了,吴列看起来是并没有出事,这些上门送花圈烧纸喷油漆的,显然是他的什么仇人。

    只是宁婉刚出言阻止,就遭到了这些乌合之众的攻击。

    现场几乎都是年轻人,情绪冲动,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句“她肯定是吴列家里人”,一下子宁婉就成了众矢之的,几个人没见着吴列,正愁没人发泄,此刻见了宁婉,当即就推搡起来……

    宁婉根本没预料到这种发展,现场对方又人多势众,也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把,眼见着宁婉就要往地上摔。

    也是千钧一发之际,在一片混乱里,有人从后腰揽过了自己,护住了宁婉,然后大力推开了围堵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

    “都怎么回事?都散开散开!楼道里不可以点明火!”

    也是这时,伴随着民警的声音,社区几个保安也一同赶了过来,当即踩灭了正烧着的纸堆,然后就开始追责:“谁喷的油漆?谁点的火?谁挂的挽联送的花圈?年纪轻轻的不学好,都跟我来派出所做笔录!”

    等民警把这些拉拉杂杂的年轻人都揪走,一片狼藉的现场里便只剩下了宁婉和傅峥。

    因为刚才的姿势,此刻傅峥距离宁婉只有咫尺之遥,近的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宁婉几乎是下意识就挣脱了傅峥的怀抱,然后像是被烫到一般地蹦到了一边。

    被傅峥拒绝后,她比傅峥还注意避嫌,生怕距离太近了自己心猿意马,显得自己这个带教律师太不专业,然而不管怎么告诫自己,宁婉的心还是加速跳了起来,脸上也渐渐有发烫的迹象。

    结果她还没摆出上司的模样开口,傅峥倒是先开了口――

    “下次不要单独行动。”

    他的声音认真郑重,双眼盯着宁婉,瞳孔的倒影里也都是她:“以后等我一起。”傅峥抿了抿唇,“我怕你出事。”

    宁婉刚才才稍微平静些的情绪又平静不下来了。

    她心里一方面喜欢傅峥的温柔,一方面又有些痛恨他的温柔。

    垃圾暖男,毁我青春,这话说的一点不假。暖男这种生物,真是中央空调一样的存在,明明都婉拒自己了,还无时不刻不散发着暧昧的暖。

    只是宁婉也不得不承认,非常绝望的,自己还真是吃一套,对温柔的人丝毫没有抵抗力。

    傅峥却并没有意识到宁婉的情绪,他显然注意力都被刚才的骚乱给吸引住了,简短地向宁婉解释道:“陶杏气不过,偷偷在派出所录了音,然后和之前黑衣人抢走她狗那段视频一起混剪了放到了网上,指责吴列伤害自己狗的行为。”

    “之前本来天降大狗就上过微博热门,现在又来了后续,一下子热度就很高,虽然陶杏自己没有公布吴列的私人信息,但好事的网友很快就靠着细节把吴列给人肉出来了。”

    一讲案子,宁婉也立刻甩开了脑子里的风花雪月,立刻进入状态了:“所以这些人都是网友?什么样的网友这么闲?键盘侠还不够,还要上升到现实生活?”

    傅峥抿了抿唇:“是狗粉。”

    他这么一说,宁婉就懂了,微博上有一波非常偏激的爱狗人士,虽然初衷是好的,但表现形式却特别激烈,甚至这其中部分特别夸张的极端人士认为狗的权益大于人的,这其中很多人口口声声是为了帮助不能说话的动物小伙伴,然而却连能说话的人类小伙伴的利益都枉顾,完全不顾及公众安危的做出高速拦车救狗、甚至打伤司机的行为。

    “所以这些人网上看到了视频,过来示威的?”

    傅峥点了点头:“对,都是些年轻人,情绪比较激烈,自己都是养狗的,特别能感同身受,一见视频里陶杏的哭诉,都代入上了,陶杏那视频里还讲因为没有财物损失没法让对方赔钱,因此这些人就组成了所谓的正义联盟,说要让吴列付出伤害毛孩子的代价,其中有两个甚至都不是容市的,真正的跨区来‘执法’了。”

    吴列公然抢狗扔狗自然不对,但自诩为正义就肆意对他人进行私刑的则更不对。道德层面永远不应该进入法律审判领域。

    想替狗维权想推进动物立法和保护是好事,但上门给人家送花圈喷漆就未免过分了,以暴制暴这种方式看起来简单直白让人大呼爽快,但对于真正维权和表明自己的立场并没任何好处,何况任何新闻或者视频都有可能并没展现事件全貌,也或许是有偏颇和引导煽动性的,万一吴列并非当事人,而是网友人肉错了人,那岂不是这私刑执行的完全侵犯了他人的权益吗?

    宁婉只是随便发散一想,然而没想到自己几乎算是一语成谶。

    她是和傅峥在派出所见到吴列的,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我说了,当初那个黑衣人确实是我,我电话里承认的是这点没错,可我真没扔狗啊,我也没说是我扔了狗!那破狗,把我都咬伤了,力气大的要死,蹬开我就跑了!”

    他说到这里,还忍不住骂骂咧咧:“我就说了,狗哪里有好的,是是是,所有狗在没咬人前都是温和的!可狗这东西就是会咬人的啊!没有一条狗是无辜的!”他说着,伸出手腕,“你们看看,我这不是被咬了吗?你说这狗还温和吗?我可不能让我孩子生活在有狗的环境里!”

    吴列这人絮絮叨叨,从叙述中宁婉才得知,他对狗的这份仇视,完全源于自己孩子,他孩子才四岁的时候,当时的邻居家也有一只平时挺温和的狗,结果没想到有一天突然狂暴差点把给小孩给咬死,以至于小孩长大后对狗一直害怕,吴列则也对狗有了偏见,觉得所有狗不管看着多乖,也指不定会发狂。

    “但我真是冤枉,那狗真不是我从楼上扔下去的,那死狗力气特别大,又是挣扎又是想咬人的,我根本抱不住,后面那狗自己跑了,和我无关!”

    吴列一说起这事,反而也哭诉上了:“我打狗抢狗确实不对,可我真没扔狗,那天我就是喝了点酒,想起自己孩子每天进出门看到陶杏那狗担惊受怕的样子就心疼,才脑子发热去抢了狗。”

    “结果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网上都说是我把狗扔下楼,说我歹毒。你们也看到了,一群人跑过来我门口喷油漆送花圈,还有一堆人给我发骚扰短信辱骂的,这都什么事啊?孩子回家时候被这阵仗吓得够呛,我还想找着到底谁扔狗呢!”

    吴列这人挺直白,也没遮掩自己的内心:“我就想问问这人怎么想的,扔狗就扔利索点,怎么就没把这破狗给扔死呢?就不能朝人少的地方扔吗?把人砸了不说,狗他妈的竟然还没死!现在害得我被网络暴力!这人怎么做事的?!”

    他气愤道:“要他真把这死狗给弄死了,我背个锅我还能忍,至少孩子不用担惊受怕了,结果狗也没死,我这黑锅还背上了!警察同志,你们要还我清白啊!”

    这一下子,吴列从加害人竟然变成了受害人,而他确实也举出了佐证自己并非扔狗嫌疑人的证据,天降大狗视频的拍摄时间里,吴列正因为被狗咬而跑去小区外的全家超市买创可贴。

    “也是在那里,店里的小姑娘和我说,被狗咬了一定要打狂犬疫苗的,我这才跑去的社区医院。”

    全家超市门口有监控摄像头,民警调取进行了核对后,确认了吴列的说法,他确实不是扔狗的人。

    宁婉对这一峰回路转的发展简直目瞪口呆,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高空坠物案,最终竟然还扑朔迷离上了,可不是吴列做的,那又是谁?

    本以为终于可以让陈烁“沉冤得雪大仇得报”,结果案子进展到这里,竟然又横生枝节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3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5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