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三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冲动之下上合伙人高远那里告了傅峥的状, 但她出高远办公室就后悔了,疏不间亲,谁知道傅峥和高远是多亲密的关系, 自己这样去实名举报,简直是不自量力,但如果面对明明白白的不公,连一点努力都不去做,宁婉又觉得看不下去。

    也是这时,陈烁来了。

    听说宁婉有事来总所, 他明明都回家了,还是赶了回来,说要请宁婉吃饭。

    虽然失去了来社区的机会,但他还是很阳光开朗:“学姐,最近楼下新开了一家川菜店, 我刚拿到这个月的案子分成,走,请你吃。”

    席间,宁婉自然是不好意思:“我今天和高ar争取了下把那个傅峥调走, 换你调来社区的事,但看样子估计不会顺利……”宁婉叹了口气, “不过你要想,其实你在总所, 跟的团队不错, 能接触大案,收入和前景都挺好的, 我是觉得没有必要一定要来社区这种基层锻炼的……”

    闻言,陈烁的筷子顿了顿, 他抬起头,盯住了宁婉:“你就这么直接和高ar讲了?”

    宁婉夹了口毛血旺:“是啊。”

    “学姐,你有时候真的有点傻乎乎的。”陈烁的声音温和下来,“但为我出头之前,也先想想你自己啊。”他顿了顿,然后像是鼓起勇气一般,“其实我想去社区的原因……”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宁婉的手机就响了,她低头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迟疑地接起来,电话对方响起的竟然是傅峥的声音,宁婉心里有些疑惑也有些忐忑,她想,是不是自己的告状已经生了效,傅峥要离开社区来和自己告辞;还是说高远和傅峥远比自己想的亲密,因此傅峥得知自己告状行为后打电话来怒骂自己?

    她想了很多种可能也预设了不同场景下自己的回答,然而出乎宁婉的意料,傅峥的发言完全不在她的预计内。

    电话里,男人低沉冷质的声音甚至一瞬间让宁婉产生了恍惚。

    而因为宁婉没有立刻答复,对面傅峥似乎不得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他说――

    “我被房东赶出来了,我没地方住。”

    有一秒钟,宁婉以为自己在做梦,然而手机里傅峥还在继续,像是万事开头难一样,开了口后傅峥似乎变得没有那么拘谨了:“现在我没有钱,也没有酒店能住,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

    傅峥不是个少爷吗?怎么如今一副流落风尘的惨样,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宁婉噎了噎,才找回了思绪,一时之间也不方便寻根究底,但既然朝自己求助了,总要意思一下的:“这样吧,你给我卡号,我给你打点钱,算我借你的。”

    可惜自己都愿意借钱了,傅峥也没就此罢休:“你还是别借给我了。”他坦诚道,“我信用卡全部套过现了,网贷平台能借的也都借了,总之你借给我,我也还不出的,所以别借给我。”

    宁婉还完全没跟上节奏,只下意识想摆脱这莫名其妙的场景:“那你不用还了……”

    “可房东没给我时间整理就直接把我东西都扔出来了,就算你不要我还钱,我一个人也没法搬家。”

    手机那端傅峥的声音有些不真实,虽然还是一贯的音色,然而竟然有一种凄凉感,他的声音变低了,以至于给宁婉一种逞强的示弱,他说:“我在容市不认识别人了,宁婉,帮帮忙吧,过来一趟,我只认识你,也只能找你了。”

    ……

    虽然常言道千万别多管闲事,可傅峥电话里都那么说了……

    最终,这顿和陈烁的饭没吃下去,宁婉向学弟道了歉,拿了包风风火火就打车到了傅峥说的地点。

    那是个容市的老小区,租金廉价,环境不好,基本是群租房,等宁婉到的时候,就见傅峥穿着西装鹤立鸡群般站在老新村的门口,脚边还放着两个行李箱,他身后的路口还有很多随便摆摊卖菜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他往那一站,简直就是格格不入……

    宁婉心里充满了魔幻主义的感受,她走到傅峥面前:“你……”宁婉看了眼傅峥的两个行李箱,“你叫我过来不是说帮你搬东西吗?还有什么需要弄的?”

    傅峥看了眼宁婉:“我刚先整理了起来,在你来之前正好弄好了。”

    “就这么两个行李箱?”

    “恩。”傅峥抿了抿唇,“我没有多少东西。”

    宁婉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刚想开口,结果傅峥先一步打断了她:“你能请我吃点东西吗?”他无辜又理所当然道,“我好饿,我中午开始就没吃到东西了,现在站在风里觉得好冷。”

    “……”

    虽然傅峥的语气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配合着他说的内容,宁婉却在他平白无奇的叙述里读出了一丝故作坚强的凄凉……

    竟然从中午开始就没吃上饭了,这也实在太惨了……

    虽然和傅峥并不对付,但就算面对陌生人如此直白的求助,宁婉都不可能狠下心的,更别说是曾共事过的人了。

    十分钟后,宁婉把傅峥带到了一家家常菜馆:“我刚吃过点了,不是很饿,你点你自己想吃的就行。”

    料想一个成年男人从中午开始没吃上饭,这时候该是很饿的,可傅峥看了会儿菜单,最终只点了一份面条。

    “你不再点些吗?”

    “不了。”傅峥对宁婉抿了抿唇角,“已经很麻烦你了,面条比较便宜,也抵饱。”

    “……”这听起来竟然有一种穷苦人家孩子懂事的错觉???

    他不是个少爷吗?怎么沦落到这么惨了!

    宁婉心里的疑惑已经快要爆棚了,然而询问人家这种私事到底有点尴尬,好在就在宁婉纠结的时间里,傅峥吃完了面条,然后抬起了头,主动向宁婉解释起来――

    “对不起这时候打扰你,但我实在经济上暂时支持不住了,工资要过两天才发,房租交不出来,这两晚上能不能在你家里借住?”

    傅峥没等宁婉发问,径自继续道:“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为什么我看起来这么有钱但连饭都吃不上。我也知道这很难启齿,要不是现在情况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更不想向别人求助。”

    说到这里,傅峥低下了头,看起来有些沉重和低落:“对不起,一直骗了你,我其实……不仅不是有钱人,还欠了很多外债。”

    ???

    “不是,可你吃穿用度这些明显就是有钱人啊?”宁婉彻底震惊了,傅峥身上那种优渥家庭里养出来的气质骗不了人的,这他妈难道他曾经的梦想也是当演员,如今见了吴阿姨的事后有感而发,退而求其次当戏精了?

    傅峥看了眼宁婉,沉默了片刻,才最终难以启齿般开口道:“我家以前确实很有钱,所以我原来确实如你所说,是个少爷,所以你现在看着可能觉得我浑身还是那种少爷气质,但实际上,现在我家道中落了,我家里企业倒闭了,还欠了外债。因为是近一两年的事,所以我以前确实养尊处优过,身上的气质可能也没扭转过来。”

    傅峥沉重道:“你说我学院派教条主义也没错,因为我以前的理想其实是成为一名法学教授,是想专注做学术的,要不是后来家里困难,我也不会愿意出来做律师的……”

    “……”这话倒是有点让人无法反驳……

    “对不起,我其实内心一直以来不能接受从有钱变到负债的落差,一开始有点虚荣,太死要面子,所以一直在你面前装成有钱的样子,甚至借网贷维系自己的生活水平和虚假繁荣,怕被你知道自己很穷后看不起。”

    傅峥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豁出去一般继续解释道:“因为我不懂实践操作,加上心里原来生活带来的那种错误优越感,导致给你工作添了很多麻烦,也没能正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刚才被房东扫地出门,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你求助,没想到你愿意帮助我,刚才也都没追根究底问我,让我觉得……”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很感谢,也为过去的自己向你道歉。”

    “……”宁婉彻底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你不是个很有背景的关系户吗?”

    傅峥无辜又毫不知情般地抬起了目光:“什么关系户?”

    宁婉索性也直接问了:“你来社区不就是空降吗?本来是我学弟申请来社区的,内部审批流程走完了,结果最后直接内定了你过来了啊?”

    “啊,原来是这样。”傅峥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误会了。”他低下头,抿了抿唇,“我不是关系户才被派来的,我是得罪了人。”

    宁婉彻底好奇了:“怎么回事?”

    “我家道中落以后已经支撑不了在美国的学业和生活,所以决定回国做律师,向正元所投了简历,很幸运被录取了,只是没想到签了合同后,还没轮得到安排团队,就得罪了合伙人,所以才被惩罚性地派到了社区来。”傅峥的表情认真,模样冷静,看起来非常让人信赖,他的语气也很诚恳,“我一开始不理解这是什么惩罚,但直到来了社区,才发现这里的工作很繁重,也很有难度,我为我一开始的轻视道歉。”

    “……”

    宁婉心里对这样的发展还是感到不可置信以及玄幻……

    “你来社区是高ar点名的,所以你得罪的合伙人是他?”

    傅峥点了点头。

    “可高ar在所里的口碑一向很好啊!在工作中就算理念不合,他也不会给员工穿小鞋的,他团队下面那几个律师我都认识,对他都赞不绝口的,一致觉得是好老板,他怎么会……”宁婉追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事得罪了他?”

    虽然傅峥从逻辑上理了理自己的人设需要的配套解释,但没想到宁婉会问的这么细,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编造什么和高远的过节,因此避重就轻道:“太难以启齿了,我真的不太想说,总之就是把人给狠狠得罪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么含糊点一笔带过,宁婉也不会再追问,然而没想到自己这话下去,宁婉愣了片刻后,再看了自己两眼,然后竟然露出了一脸震惊然后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后她一脸微妙道:“是那方面的得罪?”

    那方面?哪方面?

    傅峥虽然并不能理解到底宁婉在说什么,但不想再过于纠缠这个问题,因此含糊道:“恩,是。”

    宁婉脸上露出了毁三观的表情,她这下语气生动了起来,没了刚才傅峥阐述自己“悲惨”身世时候的迟疑,变得亲切起来,像是终于接纳了傅峥的说辞,她义愤填膺道:“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没想到高ar竟然是这种人!”

    ?高远怎么了?

    傅峥不明所以,因此选择沉默是金,然而不知道自己这种做法在宁婉眼里完成变成了默认。

    宁婉的表情看起来简直是出离的愤怒了,她叫来服务员:“给我们上点茶!”她豪气冲天道,“没想到你竟然也有这样悲惨的遭遇!酒我不能喝,我们就以茶代酒吧!哎!真是道德的缺失,人性的沦丧!”

    遇到什么事了?傅峥脑子里有些混乱,都没来得及消化宁婉的话,只忍着心里的莫名,脸上维持了镇定自若的表情,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很快,茶就上来了,是个菊花茶,结果宁婉看了一眼,当场就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点这个茶的,这家店里茶水是随机的,算是他家的个性之一,今天铁观音明天普洱后天玫瑰茶什么的,是看老板心情上的,今天可能老板想要清新败火所以订了个菊花茶的主题,你别介意啊。”

    傅峥笑了笑:“不介意。”

    不就是个菊花茶吗?虽然没有铁观音和普洱贵,但自己确实不至于因为这个介意,结果他刚拿起菊花茶喝了一口,就听到对面宁婉径自道――

    “我真的不是听了高远想潜规则你的事,所以为了映射什么点的菊花茶,希望你看到菊花不要乱想,不要有心理压力……”

    傅峥的茶杯没端稳,一口菊花茶差点把他给呛死,他咳了半天,才终于缓过来:“高远想潜规则我?”

    宁婉沉重地点了点头:“对不住啊,不应该揭你伤疤的……”

    “……”傅峥脸上露出了复杂微妙又难以形容的表情。

    宁婉一见这表情,就更过意不去了,自己果然还是戳别人痛处了……

    她径自道:“其实我有件事情也要向你坦白,我之前也误会你了,真的以为你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少爷,然后靠着家里的背景认识高远,为了刷履历沽名钓誉空降来社区搭搭花架子的,外加你名校毕业对我们这种二流本科的也不太看得上的样子,我对你印象挺差的,一度想把你赶走,毕竟社区真的挺忙的,我想你要是不是干活的那种人,留在社区真的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宁婉越说就越愧疚:“我没想到原来你其实是宁死不从高远的潜规则,在这种私事上得罪了他才被惩罚性派到社区的,我也不知道你家里竟然这么困难,我其实今天还特意去高远那里告了你的状,希望把你给调走,之前我不理解高远为什么死活不肯调走你,想着你到底是多大的背景啊?结果没想到原来内情是这样,他是为了打击报复你把你弄来社区的,怎么可能把你调回总所呢。”

    傅峥沉默了……

    宁婉却以为这沉默是因为痛楚,她义愤填膺道:“真的,我学弟说我看人不准,我以前不承认,现在发现是真的,我以为高远是个不错的合伙人,没想到……竟然是个衣冠禽兽!”

    自己这话下去,傅峥看向自己的眼神果然更加复杂了起来。宁婉想,他一定是太感动了,竟然有人能站在他这边……

    一想到这,宁婉更加恼火了:“不过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高远竟然是个深柜!平时明明听说和老婆感情挺好的常常晒恩爱,原来都是演戏,难怪说越是缺什么越是晒什么,他可真无耻!可惜我不知道他老婆联系方式!”

    她看了傅峥一眼:“就算你长得不错,他也不能依靠自己是上司的优势妄图对你下手吧!太不要脸了!”

    ……

    宁婉拉拉杂杂又骂了高远一堆,傅峥一开始还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他就进入了自己的人设定位,甚至能主动发言了――

    “是的。”他镇定又毫无心理负担地一同谴责起了高远,“确实很不要脸,简直是色-中-饿-鬼。”

    傅峥想,宁婉这个学弟倒是个明白人,她确实识人不准,如今竟然毫无城府就相信了自己这套说辞,如今脸上正露出了真实的同情,她看向自己:“你肯定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吧?当时心里是不是很生气也很无奈?”

    傅峥点了点头,毫无羞愧地为高远风评被害添砖加瓦道:“是的,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我自己没有钱,这种时候就算面对他的骚扰,也没法硬气地直接辞职走人。”说到这里,他看了宁婉一眼,“但是这种事不光彩,而且我也还需要这份工作,所以请你一定替我保密。”

    对面的宁婉用力点了点头:“你放心吧!”她又喝了几口菊花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找到了盲点,“等等,你既然都欠着外债,那你身上这些很贵的西装怎么回事啊?我见你之前还随手就扔掉过很贵的西装啊?你不是缺钱吗?”

    “是高仿。”傅峥想了想,镇定道,“买来撑面子的,上次扔掉的那件也已经穿了好几年了,本来就要扔了,其实手腕那里都有破洞了,只是你没看出来罢了。”

    傅峥说完,就有些微妙的后悔了,这个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然而宁婉脸上却露出了豁然开朗的表情:“我懂了,就和匡威似的是吧,一年内就脱胶的一定是真货,能穿一年以上的绝对假货,现在有些高仿做的确实良心啊,比正品质量还高呢!”

    她竟然买账了……

    这女的平时在社区处理案件看着挺精明的,但有些时候竟然这么意外的天真……

    饭吃完了,八卦聊好了,时间也不早了。

    宁婉大方地结了账,然后她看向了傅峥:“你说你今晚没地方住了想上我家借住?”

    傅峥抿了抿唇,点了点头,然后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不好意思和尴尬的神情:“对不起,刚才这么说的时候因为心情太绝望了,没有多想,其实确实很不方便,我理解你的顾虑,我会自己另外找地方住的。”

    傅峥按照此前自己想好的说辞继续道:“正好我突然想起来在容市我好像有个远房亲戚……”

    最早编造自己被房东赶出来急需宁婉救助,这只是傅峥获取她信任感的策略,毕竟心理学表明,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求助的时候,更容易让被求助者产生对求助者背景的信任感和接受度,而拒绝宁婉直接转账借钱给自己的方案,也是为了能和宁婉实地的见面,并且面对面地把自己的“悲惨”遭遇给叙述出来,然而做完这一切,傅峥其实并没有真的去宁婉家里借住的打算。

    傅峥是为的母亲回的容市,他父亲前几年去世了,如今就剩下母亲一个至亲。

    当初母亲重病动手术,医生说状态不佳或许时日不多,傅峥不想亲情上留下遗憾,于是毅然回国想多陪陪母亲,然而没想到他妈的手术竟然非常成功,术后恢复也好,这边傅峥刚处理完美国的交接事宜回国,他妈妈就出院后约了几个老姐妹包了个船跑海上蹦迪去了。

    而因为母亲外出前也没给傅峥留钥匙,傅峥也没法住进自己母亲的别墅里,于是他回容市后就购置了自己的别墅开始装修,然后先长期预定了五星级酒店的套房用以过渡。

    在生活要求上来说,傅峥确实是个少爷级别的,他能接受在工作中吃苦,但绝对接受不了在平日的吃穿用度上受苦。

    然而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宁婉就径自打断了他,她豪爽地挥了挥手:“这都多晚了,而且你这还是远房亲戚,就算等你费了老大劲联系上,人家没准也不买你的账。”她拍了拍傅峥的肩膀,“反正就两天,你上我那里凑合吧。”

    这下轮到傅峥僵住了,他佯装平静和感激地努力暗示道:“虽然很谢谢你这么信任我,但我们毕竟孤男寡女的,我怕我去住了对你名声影响不好,而且你男朋友也会误会,所以深思熟虑下,要不你还是借给我点钱让我去住个宾馆好了……”

    “男朋友?我没有啊。”

    之前还你侬我侬土味情话呢,这么快就分了?

    可惜宁婉一点不知道傅峥的腹诽,径自继续道:“你放心吧,没事,我相信你的品行。”

    傅峥差点没在心里翻个白眼,这女的空长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一点戒备心都没有,也完全听不懂自己的暗示,何况就算她相信自己,自己还不相信她呢。傅峥决定再努力问宁婉随便借点钱,然后佯装自己去找个破烂招待所凑合,实际就可以回自己五星级酒店的大床房躺着了……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宁婉朝他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借钱这个就算了吧,我也和你说实话,一般发工资前五天我基本是赤贫状态,刚才结账都用的信用卡,也快刷到额度了……”

    她眨了眨眼,语重心长地对傅峥道:“既然大家都穷,就也不要彼此再打肿脸充胖子乱花钱了,穷人当自强,走吧,上我哪儿借住两晚吧。”

    “……”

    傅峥并不是个容易后悔的人,做出任何决定,即便造成了不利的后果,他一向都能接受和承担,然而自认识宁婉后,他发现自己开始频繁的后悔。

    一旦“交过底”以后,宁婉也不打车了,于是傅峥不得不提着两个大行李箱,跟着宁婉一路坐公交、转地铁,然后再步行了十来分钟,才到了一个看起来也有些年头的小区门前……

    这一刻,傅峥的心里只有一句话――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

    等走到电梯间,宁婉按了按按钮,然后非常自然道:“哦,电梯又坏了。”

    “……”

    这一刻,傅峥心里都已经没有后悔了,只有心如死灰的绝望,最终,他不得不提着这两个巨大的行李箱道具,然后从消防通道爬到了十四楼……

    等最终站在宁婉家门口的时候,傅峥觉得自己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好在到了,他在心里安慰自己,等待会和宁婉寒暄完,就赶紧躲进客房里,然后可以卸下人设好好休息了……

    然而傅峥很快发现,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了――上一次送醉酒的宁婉回家时他没怎么仔细观察过宁婉的房子,如今才发现,宁婉家里没有客房,她的房子是个一居室,客厅里有张沙发。

    客观地说,这个小区虽然有点老宁婉的房子也不大,但装修很温馨,家具不是多奢侈的,但能看出主人认真挑选过,客厅桌上散落着两三本专业书,茶几上摆着新鲜的玫瑰,很有生活气息。

    但……

    但只有一张沙发……

    傅峥进了屋里,就开始放着客厅里那张沙发发呆,他硬着头皮询问道:“这个沙发,是那种可折叠的沙发床吗?”

    好在宁婉点了点头:“是的,是可以……”可惜她的话没来得及说完,手机就响了,她只能抱歉地对傅峥笑了笑,“不好意思,接个客户电话。”

    社区律师只是轮值工作,平日里还要靠接别的客户过日子的,宁婉见缝插针地服务客户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只是去阳台讲完了电话,宁婉再回来,手里却拿了一把扫帚,像是要打扫的模样。

    虽说傅峥心里有多后悔,但看到宁婉这样,倒是也有些愧疚,看来宁婉为了接待自己,都特意要打扫卫生了……虽说房子小了点,沙发床简陋了点,但是她这个态度,确实是可圈可点的认真的,此前可见要不是误会,她对自己也不会这样针锋相对。

    傅峥负责任地想了想,觉得此后把宁婉招安进自己团队,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他的想法还没深入,自己手里就突袭般地被塞进了一把扫帚。

    顶着自己不解的目光,宁婉理直气壮道:“哦,你把地扫一下。”

    傅峥以为自己幻听了:“什么?”

    宁婉连虚假的客气都没有,完全不见外道:“扫地啊。”她看了傅峥两眼,一脸理所当然,“我都大发慈悲让你在我家借住两晚了,你帮我打扫下卫生作为回报有什么不对的吗?”她看了傅峥一眼,“快点扫吧,扫完了好睡觉,我还得先去回个邮件。”

    “……”

    宁婉,你加入团队机会没了。

    ……

    只是不管如何,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傅峥自己捏造了这么个人设,如今骑虎难下,也只能默念着心平则气和,板着脸拿起扫帚扫起地来,好在宁婉家不大,等宁婉回完邮件,傅峥的地也正好扫完了。

    宁婉盯着地面走了一圈,对傅峥的劳动成果显得颇为满意:“扫的真干净!”

    那说话的神态,简直像是夸奖一个刚上岗的家政似的。

    傅峥忍了忍心里翻腾的情绪,露出了营业的假笑:“你觉得干净就好。”

    结果自己这话下去,宁婉倒是看过来:“我觉得干净没用,你觉得干净才行。”

    ?

    傅峥还没明白过来,就听宁婉径自道:“毕竟今晚睡地上的人是你嘛。”

    “……”

    傅峥觉得自己肺活量不够用了,他忍住了快要气炸的心,冷静道:“你这客厅不是有沙发床吗?为什么要睡在地上?”

    可惜宁婉看了眼沙发,然后毫无诚意地解释道:“哦,那个啊,那个沙发确实本来是可以打开成沙发床的,但是我买的二手的,买来就发现这功能用不了,难怪闲鱼上九成新的沙发最后竟然折价便宜了一半呢。”

    “……”

    宁婉拍了拍傅峥的肩:“其实睡地上挺好的,你想,硬板床对腰好,地上这么硬,对你腰肯定更好,我待会再给你找几床棉被垫着,其实也挺有风味的,和那个日本榻榻米房很像吧?不用花钱就能体会去日本旅游的感觉,不错吧?哈哈哈哈。”

    ……

    傅峥以为这已经是自己今天运势的最低谷了,然而很快,等把傅峥的“床铺”铺好后,宁婉又一次刷新了傅峥的下限。

    她从厨房拿了一只洋葱出来,脸上非常愉悦地看向傅峥:“家里幸好还有洋葱,你真是运气好。”她说完,再次一头扎进厨房里去了,很快,便传来了宁婉手起刀落利落切洋葱的声音。

    傅峥再一次产生了疑惑,运气好?洋葱和好运有关系吗?还是宁婉觉得让自己睡地面终于良心过意不去因此决定炒个洋葱给自己做夜宵?可自己不仅不喜欢洋葱,甚至还非常讨厌那个味……

    结果傅峥刚准备出言婉拒,宁婉已经端着一盘切好的洋葱出来了,傅峥被这味道熏得皱了皱眉,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宁婉开始在自己“床铺”边作法一样地洒洋葱片了。

    “你是有什么信仰?”傅峥的脸绷不住了,他迟疑道,“这是什么睡前仪式?”这宁婉神神叨叨的该不是什么邪教分子吧?听说传销也有类似仪式,自己该不是入了虎穴了吧?

    宁婉一边撒一边云淡风轻地解释:“哦,没什么仪式,主要家里好像有蟑螂,虽然上次除了一遍,但容市这个气候,很可能还有残余,你睡在地上,晚上蟑螂可能要出来的,所以在你床铺边上四周都撒上洋葱丝,我看网上说蟑螂好像讨厌洋葱这个刺激性的味道,有洋葱在,就不会爬到你床上了。”

    “……”

    “…………”

    “………………”

    傅峥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才注定遭此天劫,然而宁婉却仿佛还嫌不够似的,如撒玫瑰花瓣一样的撒完洋葱瓣,她拍了拍手,径自补充道:“不过我也不知道到底蟑螂讨不讨厌这个味道,没准没什么效果……”

    这一刻,傅峥已经被连环打击到近乎麻木了,他想,蟑螂讨不讨厌洋葱味他是不知道,他讨厌是肯定没错了。

    宁婉看着这个“床铺”,脸上却是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然后傅峥又听她简单介绍了下家里各项设施的情况。

    这破房子虽然是个一居室,但可能上一任房东曾把它给人合租过,因此客厅有个卫生间,宁婉的房间还有一个,因此总算避免了傅峥需要和宁婉用一个卫生间的尴尬,只是宁婉进房间后,嘎达一声落锁的声音,就让傅峥觉得有点刺耳了。

    嘴上说着信任自己,结果还欲盖弥彰上个锁,宁婉,这很可以。

    ……

    而因为宁婉此前“友善”的蟑螂预警,以至于傅峥这一晚都没怎么睡好,他强忍着“床铺”周围萦绕在鼻边的刺鼻洋葱味儿,忍受着硬邦邦的地板,恍惚中觉得自己是一块铁板烧上的煎牛排,都快被煎老了,点他的客人宁婉还在拼命要求多加洋葱……

    这一晚,因为警惕随时可能伏击自己的蟑螂,傅峥愣是枕戈待旦般强忍着困意没敢进入深睡眠,只是最终到底太过困倦,到了早上三四点,他终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谁能想到,有时候,昏迷竟然也是一种幸福。

    然而傅峥的幸福最终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六点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堪比中国好噪音般的钢琴声,然后是楼上住户登登登走路的声音,再之后是楼下用户不断冲马桶的声音,隔壁邻居吵架的声音……

    声声入耳,魔音穿孔。

    宁婉这小区因为老旧,隔音做的十分不行,傅峥恍若有一种流落街头睡在大桥洞里的错觉……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又眯了十几分钟,结果宁婉又起床了,她打开房门,打了个哈欠,然后走到傅峥“床铺”边,用脚踢了踢他:“傅峥,起来了,再晚就要错过这班公交了。”

    “……”

    傅峥从前对“每天叫醒自己的是梦想”这种话嗤之以鼻,但他确实这辈子没料到,有朝一日叫醒自己的会是宁婉的脚……

    始作俑者走去厨房像是捣鼓早餐了,傅峥瞪大了两个充满黑眼圈的眼睛,抬头看向天花板,生平第一次开始思考人生,自己一个高级合伙人,怎么沦落到不仅打扫卫生,睡在地上,早上还被人用脚叫醒的地步……

    好在稍让人安慰的是,宁婉煮了面,她在厨房里喊:“傅峥,快点洗漱,不然面要糊了!”

    傅峥顶着两个黑眼圈,认命地爬起来收拾了铺盖,然后头昏脑涨地去卫生间洗漱,恍惚间觉得自己是个农民工,而工头宁婉正催促着自己吃好饭赶紧上工搬砖……

    好在在信念的支撑下,傅峥很快收拾好了自己,昨晚这么一通折腾,他确实有些饿了,这时候能有一碗刚下的热汤面,就真是不幸中莫大的慰藉了。

    然而五分钟后……

    傅峥望着餐桌上的盒装泡面,然后看向了宁婉:“这是你说的面?你认真的?”

    宁婉一边吃着自己那份,一边点头:“恩啊,红烧牛肉味的,要不是你过来借住,我还不拿出来吃呢!”

    “……”

    那可真是谢谢你的热情款待了……

    不过既然自己现在的人设是家道中落可怜人,傅峥也没法发作,只闷声不吭冷着张脸就开始吃,他一向鄙夷诸如方便面之类的速食垃圾食品,然而饿了一晚上,如今吃着这廉价的桶装方便面,竟然觉得也挺香,如果宁婉不说那句话的话――

    她先于傅峥吃完了面,百无聊赖下看起了桶装上面的图和文字来,然后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叫起来:“啊!竟然都过期了!”她惊讶道,“不过吃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是很香啊!”

    “……”

    傅峥觉得自己有点食不下咽了。而一想起这样的日子竟然还要再过一天,他心里的悔恨简直连绵不绝。

    自己到底是哪根筋坏了?好好活着不好吗?

    自己绝不能再在这里住一晚了,这样下去会死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2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5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