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八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飞飞的妈妈卢珊是在飞飞午睡的时候到的, 她此前在容市附近的老家,得到消息赶来也是一脸行色匆匆和憔悴,一见民警就挺焦急:“飞飞在哪儿?”

    “飞飞刚看动画片呢, 这会儿累了刚睡着。”

    等民警带她推开隔壁门见了熟睡中的飞飞,卢珊的焦虑才终于缓和了不少:“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平时都和飞飞爸爸联系,家里条件不好,飞飞又小,没给他配过手机, 姚康说新买了房子也没装座机,之前因为姚康工作常常出差,我和他又已经离婚了,本来也十天半个月才联系上一次,我也没当回事, 以为他带着飞飞,没想到遇到这种事……”

    卢珊想着孩子的事,显然有些后怕,神色更是有些气愤:“姚康这人我还以为改正了, 真的想好好过日子了,我还竟然真的考虑过是不是为了孩子复婚, 结果丢下孩子人又不见了!我看是又去赌钱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一讲到这里,卢珊眼眶也有些红:“也怪我自己不争气, 没本事, 连个稳定工作也没,就只能给别人当家政做做临工, 身体还不好,根本没法养活孩子, 一工作都是住家,也没法带孩子在身边,这才把孩子给了他带……”

    “卢女士,事情不是这样,飞飞爸爸他这次还真不是去赌钱了……”

    民警给卢珊递了纸巾,等卢珊情绪更稳定些,才一五一十把事情和盘托出:“……总之,情况就是这样,飞飞那边我们怕刺激孩子,还没和孩子说,你来了,安抚好孩子,看什么时候合适,再和孩子沟通吧,我们看孩子还是挺依赖爸爸的……”

    卢珊虽说憎恶姚康赌博恶习,离婚前也吵的几乎把感情吵没了,然而乍一听姚康竟然出车祸身亡的消息,整个人也是木木愣愣,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你们说什么?姚康死了?姚康怎么就死了?他不是身体很健康吗……”

    宁婉和傅峥交换了个眼色,别说孩子,就是已经离婚的前妻,听到姚康去世的消息果然也无法接受,两个人扶着卢珊安慰了许久,卢珊的情绪才终于平静下来,只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

    “结婚一场,虽然他这个人真的一身臭毛病,但我也没想到他会遇到这种事……甚至没见到最后一面,他就被匆匆火化了……”卢珊抹着眼泪,“他那个工厂,怎么可以这样?孩子都没能好好和自己爸爸告别,怎么能这样擅自处理?”

    傅峥见卢珊提及这个话题,便顺水推舟开了口:“卢女士,关于这个问题,其实还涉及到姚康的工伤赔偿、抚恤金的事,飞飞作为儿子,是有权要求姚康的工厂支付这个费用的,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替你代理。”

    事出突然,卢珊其实还没整理清头绪,见到傅峥这样毛遂自荐,一时之间便是迟疑和戒备:“你是律师?可……可这样打官司要花多少钱?我、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官司一定能赢吗?这个赔偿一定能要到吗?会能要到多少钱?大概得要多久?”

    “我们是律师,我们两个一起为飞飞代理维权,无偿的。”宁婉笑了笑加进了话题,傅峥如今是实习律师,没法单独办案,所以必须她一起参与,“我们就是这社区的律师,飞飞也算和我们有缘,他已经没了爸爸,以后就需要你带着抚养了,如果能争取到这笔伤亡赔偿,想来你们的生活也会宽裕不少,你也能换个收入少但能带着孩子的工作。”

    卢珊一开始显然不太信:“真的什么钱都不要?免费的?可姚康还骗人造假了房产证,害的你们住着的房子都出现了麻烦……”

    “没关系,交给我们吧,但和飞飞沟通爸爸出事这件事,还麻烦你了。”

    卢珊其实说来说去也并不见得多相信宁婉和傅峥,然而大约再三确认是免费的,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还是决定试试。

    傅峥和她沟通了代理的事宜,又收集了部分信息,才约定等飞飞了解事情后再继续下一步,而期间傅峥也会先行与姚康-生-前所在的工厂沟通:“我会尽量走调解结案,和对方沟通和解方案,争取拿到应得的赔偿,努力不走起诉路线,起诉太花时间了,短平快地解决这个案子让你们早点拿到钱款、早点开始新生活比较实在。”

    傅峥和宁婉又交代了卢珊一些细节,这才告辞离开,剩下的事,就是等飞飞接受事实后由卢珊作为法定监护人走完律师委托程序了。

    回社区办公室的路上,傅峥挺自告奋勇:“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可以了。”

    “和那种黑作坊沟通谈判,你没问题吗?”

    “没问题。”傅峥抿了抿唇,清了清嗓子:“我挺擅长的,你也带教了我一段时间了,我也该单独锻炼下能力,不需要什么事都由你手把手教了。”

    因为以往没有基层经验,虽然是合伙人,但来社区以后,很多地方傅峥确实也仰仗宁婉的提点,但如今渐渐适应了社区案件的节奏,傅峥觉得是时候给自己重新树立下形象了。

    总不能每次都让宁婉和老母鸡护崽一样,是时候让宁婉看看自己的实力了。

    果不其然,宁婉看向傅峥的眼神,一下子就充满了赞赏:“那就交给你了!”

    傅峥对这种眼神相当满意,明明接了个以往根本不会做的免费法律援助案件,但心里竟然有些轻飘飘的愉悦,只是这份愉悦在看到社区办公室门口那站着的不速之客时就烟消云散了。

    好死不死,门口竟然站了陈烁。

    傅峥嘴角的笑意渐渐淡了,表情冷淡地瞥向陈烁。这个之前莫名其妙攻击自己年纪大的,怎么又来了?

    陈烁见了和宁婉同行的傅峥,也是一愣,虽然看向傅峥的脸色并不好看,但一面对宁婉,他笑的又温柔又和煦。

    “宁婉学姐!”他露出阳光健气的笑,朝宁婉大力挥了挥手,“我刚在外面特意给你带了你喜欢的奶茶。”说着,他就把手里的东西递向了宁婉。

    宁婉见了学弟,自然有些意外和惊喜,她接过了陈烁的奶茶:“你真贴心!正好还是我喜欢的口味!谢谢啦!”她笑了笑开玩笑道,“下次来记得帮傅峥也带一杯吧,不过他不喜欢奶茶,弄个什么乌龙茶就行,正好他要出去办案,不然还能顺手带着喝……”

    这熟稔的语气和自然而然关心的态度,陈烁只觉得仿佛十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内心。

    好在宁婉吸了口奶茶,很快转移了话题:“不过你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下就来呀?”

    陈烁重新露出了笑意:“正好开完庭路过。”

    难得陈烁来,宁婉自然不肯放过:“所里最近有什么八卦吗?那个马上要加入的大par你见过没?他开始选团队了吗?”

    “这个par还挺神秘的,目前大家也都在猜测什么时候开始选人进团队,不过最近中层合伙人倒是有挺大的变动,沈玉婷连人带团队走人了,高par找她谈了次话,实际听说是她案子走私账被发现了,所以其实是开除,不过也算顾全脸面,所以对外说是正常主动离职而已,但大家都传说因为是团队做事不合规,外加李悦和胡康工作态度不认真,说了让他们也来社区轮流驻派结果根本不来……”

    这个消息着实让宁婉愣了愣,她没想到有朝一日高伙还能彻查这些事:“高远怎么知道的?”

    “听说是有人直接向他提供线索举报了。”

    宁婉顿了顿,询问地看向了傅峥,傅峥也不矫情,默认领受了这份功劳。

    陈烁不知道内情,还在兀自夸赞这位举报者:“这个实名的举报挺有勇气的,本来在社区轮流就不该是你一个人的事,结果李悦和胡康都不来,愣生生把工作量都压在你身上了,这举报得挺好……”

    陈烁笑笑:“而且高par无意间透露是个男的举报的,这样一来,大家也都不会觉得是你做的……”

    虽说举报不正之风这种事其实在道德上没有任何瑕疵,但历来办公室潜规则就是对这类举报的同事,不管如何都会敬而远之,就仿佛是小学时候举报同学作弊的班长一样,大家明明知道班长做的是对的,但心理上总会默认对方是个告状精,不可信,一方面享受举报者举报带来的利益,但一方面又孤立举报者。

    要是没有高远无意间透露举报者是个男性,毫无疑问宁婉将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毕竟李悦和胡康不来社区,自己是最大的利益受损者……

    然而如今说是个男的……

    陈烁是没多想,但和沈玉婷交好并且还留在所里的其余几个合伙人却不一定不会多想,正常哪个老板都不会想要不听话的下属,这种有过举报前科的,更是觉得是刺头,不愿意收进团队的……

    高远或许是对傅峥贼心不死所以为了讨好傅峥,他一举报就把沈玉婷给处理了,但傅峥这人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男的举报者,又和李悦和胡康这几个有利益牵扯的,不是自己,自然很容易猜测是傅峥了,毕竟他如今也在社区,李悦和胡康不来,傅峥的工作量也加大……

    可惜傅峥此刻还一脸傻白甜的云淡风轻,宁婉急得不行,也不管陈烁在场了,径自丢下陈烁,就把傅峥拉到一边私下敲打起来:“高远这透露举报人是男的一定不是无意的,只不过演技纯熟弄的像是不小心透露的一样……”

    宁婉这话倒真是让傅峥愣了愣,他当初让高远那么做,其实是为了保护宁婉,只是没想到竟然被宁婉识破了?傅峥没想到宁婉会这么犀利,竟然还挺聪明,看样子确实是适合来自己团队的好苗子。

    他轻轻咳了咳,正准备接受宁婉涕泪横流的感激,结果却听宁婉恨铁不成钢道――

    “你可真是个傻的!打抱不平也要先保护好自己呀!你看看高远这人多老奸巨猾,你细细品品,他到底安的什么心?他这么一说,很容易推测举报人是你,那以后哪个合伙人愿意要你进团队?还不都觉得你是个刺头难管?还不只剩下想那个那个你的他?这时候你要是想发展事业进好点的团队,就只有他的了,那还不是得被他拿捏?”

    宁婉越说越气:“这个色狼,真是不要脸!”

    “……”

    傅峥一言难尽地看向宁婉,想要收回自己刚才判断她聪明的话语,同时又有些同情高远,他觉得高远如今的口碑可能是挽回不过来了……

    两个人正这么低声说着,那边被冷落的陈烁用力咳了咳:“傅律师不是忙着出去办案吗?宁婉学姐,有什么事需要商量的你找我就行了,有案子需要讨论的话我也随时奉陪,还是先让傅律师去工作吧,他这样年纪大才入职当律师的,积累经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

    这是找存在感了。

    傅峥皱着眉看向陈烁,然后他笑了笑,一脸友善地建议道:“反正我要去姚康的工厂取证,不如正好送一送陈律师?你也该回总所了吧?”

    结果傅峥这话下去,陈烁并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相反他也笑了起来,慢吞吞道:“忘了说,因为考虑社区律师工作其实也比较繁重,本来应该由李悦和胡康一起来社区值班,但这两人之前也没来,现在也离职了,所以我特意向高par申请了调来社区工作。”

    陈烁讲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看了傅峥一眼:“毕竟本来我就一直想到社区来锻炼,只是很可惜,之前被有人意外的空降给挤占了名额,现在既然再次申请来社区,也算是重新上了正轨吧。”

    “真的吗?”

    宁婉的惊喜终于让陈烁心里好受了点,他情绪缓和下来,温和地笑了笑:“是的,我今天来就是想说这个消息,理论上工作从明天正式开始,总所那边的工作也会继续做,不过考虑到来社区挂职驻扎,所以总所那边给我安排的工作量会轻松些,另外正好今天下午我也没什么事,所以就想过来提前适应下。”

    “太好了太好了,这样我们社区更是如虎添翼了!”宁婉丝毫没掩饰自己的情绪,很是热情,“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季主任那里给你申请批预算!争取明天就给你采购办公用品,特别是椅子……”

    宁婉说完,就风风火火往隔壁找季主任去了,办公室里只留下傅峥和陈烁。

    宁婉一走,这两人连表面的友善也懒得维持,陈烁朝傅峥挑了挑眉:“傅律师不是要办案?现在可以去忙了吧?”

    傅峥脸上还维持着友善的面具,他笑了笑:“我们平时社区律师办公经费整个吃紧,要采购了椅子,到别的需要花钱的时候,宁婉就申请不到费用了。”

    他看了眼陈烁:“椅子我看也不用特别买吧?正好之前宁婉给我买过一个高贵典雅地中海蓝,我现在换椅子了,那个就闲置不用了,何况我们社区工作繁重,也不知道陈律师能在这里干多久,用那个椅子应该足够了吧?毕竟万一陈律师你只是来社区过渡呢?特意花钱配一个椅子就没必要了。”

    傅峥其实这话说得温声温气,模样也特别落落大方,但陈烁却觉得刺耳极了。

    他这是什么姿态?这话说得,好像他是个以大局为重,成天为家庭考虑,精打细算,真正会过日子的原配正宫,话里行间都在暗讽自己是个不知道哪个野路子来的只会挥霍花钱只管享受并非真爱,因此也不会打心底为家庭考虑的野鸡,不仅不贴心,还不懂事……

    而傅峥那番故作姿态的大方,也让陈烁打心底里不爽,就宁婉那种傻愣愣的劲头,身边有这样老奸巨猾的佞臣,恐怕早晚被这人韬光养晦了篡权……

    其实陈烁从第一次见傅峥就不喜欢他,因此每次见他都抑制不住敌意,他喜欢宁婉,因此见宁婉身边出现的一切雄性生物都反感,尤其傅峥这样的,存在感和气场太过强烈,一下子就激发了陈烁的危机感。

    而且傅峥这话,听起来句句都不像好话。

    陈烁心里一边想一边冷笑,面上却还是露出了友善的笑:“你年纪大,你是前辈,但是实话说,一般年轻人比年纪大的更能吃苦,毕竟年轻力壮的,何况一开始我就主动申请来社区了,我一直很期待在这里和宁婉一起工作,你放心,我一定会在社区好好干下去。至于椅子,确实不用特意采购,既然有闲置的,还是高贵典雅地中海蓝,我就坐那个好了。省下的钱宁婉要以后想添置点什么,也方便。”

    陈烁这么说了,傅峥脸上反而露出了迟疑和思忖的表情:“不过……要不还是算了吧,还是买把新椅子吧,毕竟那把椅子,确实有些不高档……也不知道陈律师能不能吃苦坐的下去……”

    呵,和我斗?陈烁心想,不就四两拨千斤化被动为主动吗?他也行。

    自己都是成熟律师了,还能斗不过傅峥这种刚出道的老东西?

    自己还年轻,倒是要看看谁笑到最后!

    于是陈烁笑着道:“没关系,我既然申请来社区,就不是怕吃苦的,我不用买新的了,就坐这把。”

    傅峥也笑了:“既然陈律师这么坚持,那我就帮你把这把椅子拿出来。”

    只可惜很快,陈烁就有些笑不起来了……

    因为傅峥笑眯眯地打开了杂物间,指着落满灰的廉价塑料凳子:“喏,就这个。”

    “……”

    这个凳子,未免也太破了吧?这廉价又乡土的蓝色,这摇摇欲坠的塑料凳子腿,这落满灰尘的二手古旧感……

    陈烁瞪向了傅峥,傅峥也平静地回望陈烁。

    两个人你来我往暗流涌动,就差用目光交战了。

    结果宁婉从门外跑进来打断了傅峥和陈烁之间的胶着,她大大咧咧道:“陈烁,我和季主任说啦,明天给你买椅子去,今天你先凑合下,正好傅峥要出去办案,你就先坐傅峥的椅子吧。哎?傅峥?你怎么还没走?”

    “……”

    宁婉心里还是有自己的,陈烁松了口气,佯装自然道:“还用采购吗?我听傅律师刚说,不是还有个蓝色的塑料凳子吗?我坐那个就好。”他单纯地笑笑,“我不挑的,能来这里工作就很好了。”

    宁婉听了果然不依,她立刻摇了摇头,坦率道:“那个凳子不行,太差了,坐着不舒服的,预算批下来了,给你买个好的,之前季主任给傅峥推了个房源结果埋了个隐藏的大雷,我用这事‘威胁’他呢,他自己心里有愧,所以爽快批了这笔钱,可以用来给你买椅子了。”

    “……”

    傅峥默然不语,陈烁终于扬眉吐气。

    可惜宁婉不知道这暗流涌动,她奇怪地看了一眼抿唇不发一言的傅峥:“傅峥,你还不去办案子吗?要不赶紧去吧,那工厂可远了,去晚了回来的公交都要赶不上的!”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极速悖论作者:焦糖冬瓜 2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5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