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五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傅峥缓了缓, 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想死了,又找回了些许求生欲,才给高远打了电话:“来接我。”

    高远自然在电话里就已经忍不住幸灾乐祸了, 明知故问道:“哎哟,傅峥,你这么日理万机的,就抛下‘来接我’三个字,我怎么知道你在哪儿呢?”

    傅峥咬牙切齿道:“你不心里清楚吗?”

    高远哈哈笑起来:“哦哦,你在你新买的‘豪宅’那是吧?悦澜社区?我来你们门口接你。”

    “恩。”傅峥刚答应了下来, 又想起了点什么,改口道,“别到门口,你去悦澜社区南门拐弯口的那条小巷子里等我。”

    *****

    高远存了看好戏的心情,没一会儿就赶到了傅峥指定的地点, 这条小巷其实离南门也不远,然而傅峥从南门走来,高远竟然生生等了快半个小时。

    傅峥这么个腿长,走这么点距离, 不应该啊?

    高远下了车,结果左顾右盼又等了十分钟, 才终于在路口见到了傅峥。

    只是……平日里走路英姿飒爽冷面高傲的傅峥,如今虽然面上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艳高贵, 然而这腿脚……不太利索啊……

    高远瞪大了眼睛, 就这么看着傅峥一瘸一拐缓慢地朝着自己移动……

    他刚想询问傅峥到底这腿怎么了,结果傅峥就一脸低气压地看向了他――

    “别问, 问就是没事。”

    “……”

    傅峥说完,也没再看高远, 只抿紧嘴唇板着脸,径自打开车门要往车里坐,然而弯腰时也不知道牵动了他哪根神经,一瞬间,傅峥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只是他最终忍了下来,一脸坚韧地钻进了车里。

    看这样子,是扭伤腰了,而且腿可能也伤了……

    高远坐回车里,心下已经有些了然:“搬家具搬伤了?”

    傅峥几乎是立即就咬着牙否认了:“没有。”

    那就是有了。

    高远忍不住揶揄起来:“你不是身强力壮强过搬运工吗?”

    傅峥给了高远一个死亡凝视:“你今天话这么多,是有什么遗言要说?”

    “哈哈哈哈,你这人怎么马上就恼羞成怒了呢?在人家宁婉面前当搬运工怎么一言不吭?这脚和腰,刚才在人家面前装正常装的挺辛苦吧?”

    傅峥松了松领带,狠狠白了高远一眼:“你信不信你再说我用领带勒死你?”

    高远见好就收,闭嘴了,不过很快,他又有了新的问题:“不过你腿这样了,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到门口接你?还这么一瘸一拐走到小巷子里,你这不是伤上加伤吗?”

    傅峥坐进车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扯开了领口扯松了领带:“社区里认识我的人太多了,八卦传出去的又快,我怕你接我这件事最后传到宁婉耳朵里,她又要闹。”

    高远眨了眨眼:“傅峥,不是我说,你为了维持现在的人设,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而且什么叫宁婉又要闹?我和你接触她闹什么?就算你现在的身份是个实习的基层律师,我一个大par找你一个实习律师办事让你给我打杂不也很正常吗?”

    “……”

    对于自己这个问题,傅峥的反应有些古怪,他看了高远一眼,一脸欲言又止,最后含糊道:“总之我和你接触有些奇怪,毕竟我现在是个社区实习律师而已,正常不应该有那么多机会见到大par,所以我们以后还是少来往为好,别给宁婉看见。”

    高远听得一头雾水,这怎么自己和傅峥交往搞得和地下偷-情一样?

    “宁婉听起来怎么已经是你的正宫了?我反而像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什么正宫不正宫。”傅峥冷脸打断道,“而且谁给你的自信你能当我的小三?以我的品味,找小三也不能找你这样的吧,你顶多是我酒-后-乱-性一时糊涂瞎了眼的产物。”

    ???

    高远觉得,傅峥这个朋友,有点做不下去了啊。

    两个人去一贯去的餐馆吃了点东西,高远就要求傅峥知恩图报了――

    “我堂堂一个合伙人,总不能白白给你当司机吧,行了,现在到了你报恩的时候。”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沓资料,“我这有个破产重组的案子,但是我总觉得客户在隐瞒着什么,没准给我们律师挖了坑,就第六感觉得怪怪的,但又找不出来哪儿怪,你给我把把脉。”

    傅峥也没推辞,拿起材料就看起来,只是没想到案子挺复杂,等看完材料再和高远做了个讨论最终得出分析结果,竟然都到了餐厅快打烊的时间,最后等高远把傅峥往家里送,已经实实在在不早了。

    因为社区律师的工作时间很早,傅峥大概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如今这个点,高远从后视镜里一看,发现他困的眼睛明显疲乏了,接连揉了几次眼睛,然而就这样,甚至还在晃荡的车上,傅峥竟然就拿起手机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模样还挺认真,以高远对他的理解,这显然是在写专业相关的邮件了。

    “你不是还没正式入职所里吗?团队都还没建,也根本没见你接活啊,怎么大半夜还在发邮件了?”高远劝说道,“你跑社区不就也为了转换下思维顺带给自己放个小假吗?那就别太折腾自己了,工作是做不完的,邮件明天再发吧。”

    傅峥这人,虽然做到合伙人级别确实很拼,但本质上有些娇贵,有点少爷脾气,按理说,现在是不存在什么让他忍着睡意在行驶的车上回邮件的重大案子的,他也断然不会工作狂到争分夺秒今日事今日毕……

    结果高远这么劝说下,傅峥的手却没有停,他又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都有些眼泪汪汪的模样,但仍旧很努力地睁大眼睛,然后在手机上打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傅峥才终于放下了手机,像是完成了个任务般深吸了口气――

    “这下估计她不用等了。”

    ?

    什么等不等,高远只觉得莫名其妙,难道傅峥这辈子还在乎过客户等他答复的死活来吗?看起来接地气的社区基层经历真是让他改了不少,都变得对客户如此设身处地平易近人了!可歌可泣!

    *****

    只是高远不知道的是,傅峥刚点击发送后,在容市另一边某个房间里,宁婉听到“叮”的一声邮件提示音,一扫刚才的睡意阑珊,几乎立刻精神抖擞地点开了手机。

    她回家后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大par的下一封邮件!

    令她感动的是,果不其然,在这封新来的邮件里,这位大par又是事无巨细地给她出了新的题目,证据合同素材也都清晰地罗列在附件里。

    这分明就是开小灶了!

    宁婉带着虔诚的感恩心态下载了所有素材,觉得自己像个虽然后进但竟然被老师免费单独留下补课的差生,除了努力赶超同学,用响当当的成绩回报老师外,宁婉觉得真的只有早日达到这位大par的要求,进入他的团队,未来做牛做马报答他了!

    在这种巨大的感动和激-情里,宁婉熬夜做完了案例分析,这次她特意把自己想到的所有方案都写进了文档里,并分析标明了自己认为的最佳途径,回复了对方,这才睡下。

    *****

    自然,这样熬夜,第二天宁婉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的,只是虽然睡得少,因为很有干劲,她的精神倒是很好,反观傅峥,却是有些憔悴,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得不好有些行动迟缓,虽然还是表情冷静镇定,但今天的傅峥,走起路来却是特别特别的慢……

    “你没事吧傅峥?”

    可惜面对宁婉的关心,傅峥满脸写满了“不想说”,只抿了抿嘴唇,言简意赅道:“没事,我很好。”

    这样子,显然是拒绝交流了。

    宁婉接社区咨询电话的间歇仔仔细细观察了会儿傅峥,见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伤痕,再看他走路的姿势,这腰部好像就有些怪怪的僵硬感,再看这腿,也迈不开步子似的,像是哪儿受了伤……

    明明这是哪儿不爽利,却死活不说,那绝对就是难言之隐了,能让男人这么不愿意讲的病症,电光火石之间,宁婉突然灵光一闪,她想到了!

    痔疮!

    十男九痔,傅峥这模样,可不就是痔疮吗?所以走起路来活像是扭伤了脚和腰似的,其实不过是怕迈的步子大了,牵扯到那难以言说的伤口……

    这么一想,连宁婉也觉得突然有点感同身受的怜悯了。

    才三十岁就得了痔疮了,看起来还挺严重的,怪可怜的。

    这么一想,宁婉觉得更放心不下傅峥了,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她赶紧追上傅峥:“你先去你屋里等我。”

    傅峥皱了皱眉:“什么?”

    “你先上你新买的房里休息着,等下我,我给你去超市买点日用品。”宁婉在傅峥目瞪口呆的表情里从容继续道,“我知道这几天你可能不太方便走动,你放心吧,有我呢,我既然是做了你的带教律师,不仅在工作上要关心你,在生活里也要照顾你的。”

    傅峥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惊讶,宁婉平时看着有些粗枝大叶,没想到竟然这么观察入微?自己这么努力佯装没事了,竟然还被她看出了扭伤了脚和腰?看来她终究是很关心自己的……

    虽然面子上有些绷不住,但傅峥确实有些感动:“谢谢,没想到被你发现了,其实也没大事,就一些小伤,忍忍就过去了,替我这么采购日用品就不用了,你的心意我领了。”

    可惜宁婉很坚持:“这怎么行!我一定让你早日搬进你的新家!你等着,我去去就回!”

    傅峥刚有的感动立刻没了,让自己尽快搬进二手“豪宅”,这就大可不必了……

    只是宁婉没等他劝阻完,就提上购物袋摆摆手跑了。

    傅峥没法,如今既然宁婉都识破自己扭伤脚和腰的事了,他也不装了,一瘸一拐无可奈何地就往悦澜那个刚买下的二手房里走。

    虽说对这房子看不太上,那些二手家具也便宜的震惊了傅峥的物价概念,但宁婉在布置房屋上倒确实是可圈可点。那天买完二手家具,宁婉就在附近的小摊点上买了不少绿植和花草,如今整个房子里倒是郁郁葱葱,傅峥坐下来,倒也发现如今这房子挺有生活气息了。

    而这种烟火人间的味道在宁婉提着几大袋子日用品进来后就更明显了,她满脸通红,一次性提了结结实实两大袋东西,傅峥想上去帮她拎过来,她还连连摆手――

    “别别别,你怪不容易的,都受伤了,上一边休息去,我来就好了。”

    宁婉说什么死活也不让傅峥干活,自己一个人涨红着脸把两大袋子放进了屋里,傅峥刚想喊她喝杯水,宁婉就又蹭蹭蹭往楼下跑了,只留下渐行渐远的嗓音――

    “楼下还有几大袋,我马上提上来!”

    就这么来来回回几趟,宁婉终于把东西全给搬完了,傅峥定睛一看,她除了买了好几袋日用品外,还给傅峥竟然扛了袋二十斤的大米,更别说别的油、调味料、锅碗瓢盆还有洗漱用品……

    傅峥看着宁婉一样一样把东西从袋子里拿出来摆好,简直有些目瞪口呆,宁婉这是帮他把所有该采购的都采购完了?

    “你这……”

    “你早点把你租的房给退了吧,这儿我再给你弄弄,打扫一下,还缺什么再补一下,就能住了,自己的房子住着有归属感。”宁婉一边帮傅峥整理着,一边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垫子,“喏,这个给你,刚好看到超市有卖,我想你正需要,给你买一个。”

    傅峥接过垫子一眼,有些莫名,这是他从没见过的垫子样式,软软的,摸着挺舒服,但垫子中间竟然有个洞,看着造型都有些像个甜甜圈。

    不过既然宁婉此刻递给自己,大概是她意识到自己扭伤的腰不适才买的,傅峥一边把垫子往背后一放,轻轻靠上去,一边心里给宁婉又加了几分。

    坦白来说,宁婉其实人真的不错,为人热忱开朗,如此来来回回扛了几大袋那么重的东西,如今发丝都因为汗微微黏在脸颊上,明明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然而傅峥看来,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可爱,她红润的脸颊和明亮的眼睛,都非常漂亮。

    虽然有些傻气也有些好骗,但傅峥觉得影响不大,因为只要进了自己的团队,自己作为带教律师自然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骗就好了。他一边这样想,一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用未来团队成员的眼光评价宁婉……

    而也是这时,宁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放在腰后面!放在屁股下面!”

    傅峥愣了愣,才意识到她说的是垫子,他有些狐疑:“这个是坐垫?”

    看着不像啊……

    宁婉含蓄地点了点头:“是呢!专门给你用的,你懂的。”

    难道坐这个垫子了腰能舒服吗?

    傅峥有些不解,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把垫子放在了屁股底下,可惜坐了片刻,也并没有感觉到这垫子对腰有什么作用,反而怪怪的有些不舒服,不过一想是宁婉特意买的,傅峥便也没拿开,只坐着看着宁婉在自己这二手“豪宅”里忙前忙后。

    宁婉长得有些往娇滴滴的方向走,然而没想到干起活来却很雷厉风行,没一会儿就把买来的日用品都摆得整整齐齐了,其实傅峥也就略微有些腰不舒服,并不严重,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宁婉死活不让自己起身,愣是自己一个人又把傅峥这二手房子给收拾干净了,这才摆着手提着收出来的两大袋垃圾跑下楼去扔了。

    虽然花钱买了个小破二手房子,还买了一堆二手家具,然而傅峥环顾四周,第一次发现自己或许是捡到宝了,经过宁婉的装扮,这屋子如今看起来真是增色不少。

    趁着宁婉去扔垃圾,傅峥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里面都摆满了一些饮料、牛奶、鸡蛋、够撑两天的蔬菜瓜果,虽然周遭的装饰家具和布置都不高档,然而傅峥此刻却也不再觉得那么廉价了,窗台上摆着小小的吊兰,阳台上还挂了个风铃,每一个细节里都透出温馨的生活气息。

    一瞬间,傅峥心里觉得有些暖意,他想到宁婉特意给自己买的垫子,更是觉得,以后宁婉要是进团队成了自己的下属,想必是个贴心的员工,只是这垫子的奇怪造型,到底引起了傅峥的好奇心,他在购物网站上以“护腰垫”为关键词搜了搜,结果竟然没有一款垫子和这类似的,也不知道贵不贵。

    不过不管如何,宁婉这份心意,傅峥觉得自己是体会到了。

    他把坐垫放回沙发上,顺手对着布置的相当温馨的屋里拍了几张照,然后得意地发给了高远――

    “看看宁婉给我布置的房子。”

    高远手下都是技术型的男律师,专业能力可以,但是不太细心,傅峥就没少听高远抱怨下属不得力,连个有眼力见的也没有,怎么可能有宁婉这么贴心的?

    而如傅峥所料,高远果然没多久就回了他的信息。

    傅峥微微笑了笑,准备迎接高远浓烈的羡慕嫉妒恨,然而再次点进微信,高远发来的信息和他所预料的却南辕北辙――

    “????傅峥?????你得痔疮了????”

    傅峥皱起了眉抿紧了唇,真是嫉妒使人面目全非,高远这人,竟然嫉妒到都诅咒自己得痔疮了。

    傅峥拿起手机,噼里啪啦就开始打字:“收收你那嫉妒的嘴脸。”

    “不是?我嫉妒什么?嫉妒你得痔疮吗?哈哈哈哈哈。”高远大概过于嫉妒,直接一个电话就过来了,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和震惊,“你别瞒着我了,我都懂。”

    你懂什么?傅峥简直气笑了,高远不就是嫉妒吗?

    高远却语气揶揄笃定道:“你那坐垫已然说明了一切。”

    傅峥皱了皱眉:“什么?”

    自己要高远注意的是屋内的布置,他注意坐垫干什么?

    “坐垫怎么了?”

    “傅峥,你就别和我装了,那坐垫不就是痔疮垫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爸之前痔疮开刀你忘了吗?开完医生就让买这个呢!你怎么年纪轻轻就用上了?”

    “……”傅峥感觉自己有些无法呼吸了,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遍,这个垫子是什么垫子?”

    “痔疮垫啊哈哈哈哈哈……”

    傅峥在高远魔性的笑声里挂了电话,他板着脸,然后拿起了手机,点进了购物网站,这一次,以“痔疮垫”为关键词……

    一分钟后,搜索列表里跳出了一大堆和自己手里这垫子造型相似五颜六色的“甜甜圈”,傅峥抿着唇,找到了和自己手头这款一模一样的点了进去――

    “翘臀屁股坐垫办公室久坐神器加厚痔疮前列腺护理椅子垫”

    “……”

    “…………”

    “………………”

    傅峥搞不明白了,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痔疮了????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瞎了眼,枉费他还觉得宁婉观察入微体贴细心,这是观察入微吗?这是脑补过剩!自己只不过搬家具脚踝和腰有些劳损导致走路不便,这怎么是痔疮呢?宁婉到底是怎么脑内一出大戏给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何况她到底是不是律师?一个律师该有的独立分析和逻辑能力呢?一个破垫子,不仅能缓解痔疮疼痛,竟然坐了还能翘臀还能保养前列腺?她买的时候不能稍微动动脑子吗???这玩意竟然还不便宜!

    甚至宁婉挑选的这一款竟然网上最贵的一款,号称记忆棉透气棉材质,傅峥一看价格,都快气笑了,两百块!整整两百块!他都可以用来买一堆二手小家装摆设了!买什么不好买一个痔疮垫???就宁婉这样的还有资格教训自己省钱???

    傅峥捏着痔疮垫,觉得自己要炸了,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都沦落到觉得两百块买一堆二手家装摆设是性价比高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2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4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5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