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十三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宁婉最终和蔡珍一起顺利通过了面试, 自从此前正元所公布笔试、面试规则,同步公示了笔试试卷以及所有高伙的打分表后,没有任何人对结果有异议, 宁婉就这样顺利地正式成了傅峥团队的一员。

    虽然私下在一起时傅峥还挺粘人,但是一转换到工作场所,宁婉就只能用“道貌岸然”来形容这男人了,明明昨晚压着自己亲到呼吸不稳的是同一个人,然而一进律所,傅峥就西装笔挺, 完全一股冷淡禁欲系的风格,说话恨不得都越短越好,言简意赅杀伐果断,处理案子雷厉风行,谈判强势又激进, 手段老辣熟练。

    宁婉本身就对商事案子很憧憬,一进入团队,傅峥先针对录取的三个律师分别挑选了不同的案子带着做进行练手,也算前期团队的磨合, 宁婉每一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因为每一分钟好像都能从傅峥身上学到东西, 为了避嫌,为了让宁婉此后能更好的融入正元所, 在工作中, 傅峥对她不仅没有“偏宠”,反而更加严格一些, 宁婉也很吃这一套,甚至觉得傅峥严肃指出自己办案思维漏洞的样子帅极了, 有个老板当男朋友还挺幸福。

    两个人也无需在意加班没时间约会,因为对宁婉而言,和傅峥一起加班就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约会”,并且质量还高,永远不会厌倦,两个人针对案子虽然偶尔也会有分歧而发生辩论,但在宁婉看来,这种思维的碰撞和亲吻拥抱相比也并不逊色,s-mart is the new sexy,宁婉只觉得两个人思维碰撞的时候仿佛灵魂的交互,总有些更神秘的化学反应,让她不仅学习成长,在傅峥的指点下醍醐灌顶,也更加觉得傅峥这男人工作时真的充满魅力,性-感的要命。

    坦白说,她觉得不论是自己,还是傅峥,之前的判断都并不准确,即便傅峥没有“微服私访”,即便就是以高级合伙人的身份认识宁婉,宁婉虽然有贼心没贼胆,但大概还是会对他这样的男人垂涎的,没有人会不爱工作状态的傅峥――成熟、强大、完美、犀利。

    像是最顶级的捕猎者,总是诱人心弦,让人想要拥有。

    宁婉坦率地想了想,要是傅峥就一直是这种身份,自己恐怕长久地相处下去,还是会想要狗胆包天把人搞到手的。

    只是如今稍微提前点,把人已经搞上手搞-上-床罢了。总之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宁婉的刻苦努力,也因为傅峥毫无保留地肯教,宁婉进步地非常明显,以往一些商务谈判还有些露怯,需要傅峥带着镇场子,但如今傅峥就开始慢慢放手,虽然他也列席,但更多会把谈判的机会让给宁婉,而宁婉因为有傅峥陪着,总觉得有人兜底,因此也能更加勇敢。

    大约真是名师出高徒,傅峥的谈判风格强势,宁婉也有样学样,谈判起来当仁不让,为客户的利益抠字眼到一分一毫都不放过,一时之间,容市商事法律圈里出了个雌雄双煞的传闻甚嚣尘上。

    当然对于这个称号,傅峥是很拒绝的,他初一听到,就皱着眉头抗议起来:“难听死了,什么双煞,听起来像我们很孤僻似的,明明是相亲相爱的情侣,应该叫律政拍档才对。”

    此时办公室里没人,傅峥便也不再那么拘束起来,他越设想思维也越发散起来:“这样吧,等我们以后结婚了,就是夫妻店了,到时候可以把别的高伙有哪个看不顺眼就踢走,省的他们当大电灯泡碍眼,高远?高远可以留着,毕竟中国的法律里,必须至少三个从业三年以上的执业律师才能开设律师事务所,那就留他吧……”

    宁婉很想提醒傅峥,他可能想的太多了,要自己和傅峥真出去开律所,高远可未必愿意和他们俩沆瀣一气……

    虽然傅峥已经澄清了自己和高远之间的关系,但宁婉每次见高远,总还是免不了有些尴尬,此前高远“色中饿鬼”的负面印象实在太过深刻,以至于宁婉至今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调转不过来,一要没忍住,就容易带上点探究和戒备……

    而高远大概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每每面对宁婉,更是特别注意自己的做派,以彰显自己的高洁品行和正直人格,因为用力过猛,以至于两个人沟通起来都非常刻意……

    最后,不论是宁婉还是高远都觉得累了倦了不会再爱了,因此如无必要,两个人尽量都能发邮件发邮件,能发短信发短信,能打电话打电话,尽力不碰面……

    好在彼此心照不宣,这段时间来便也和谐相处。

    宁婉自加入傅峥团队后,事业心大起,工作这种东西是最不会骗人的,真是一份付出一分收获,宁婉的努力也确实没有白费,只是短短几个月,她已经从需要傅峥背书变成只要傅峥列席,即便一个人也能独当一面进行商业谈判,看过宁婉几次表现以后,傅峥审核过后认为难度可控的案子,已经开始交给宁婉前期独自处理,因为很多事,只有亲力亲为自己思考怎么去办,才能得到更快的成长,宁婉也确实没有辜负傅峥的心意,几乎每个交到她手里的案子,不论大小,宁婉都办得非常漂亮,社区的两年磨炼没有白费,她比一般的年轻律师都更能经受挫折,思维也更灵活变通。

    只是成功不是没代价的,因为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学习和进步了,别说和傅峥的很多约会都改成在办公室一起加班了,就连邵丽丽加薪升职后组的好几次局,宁婉也都婉拒了,就更别说其余乱七八糟的社交活动邀约了,有些宁婉甚至拒绝得太果断以至于都忘记到底是谁邀请过她了……

    *****

    只是宁婉压根没在意并不代表别人不在意――

    “你说宁婉拒绝了?”

    “是呀,施舞,我都没提你,就说是我们几个聚会,宁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说在忙……”

    自从上次生日会上因为宁婉丢尽了脸后,施舞算是沉寂了一段时间,但性格使然,没多久,施舞丢开了失恋的痛苦,又重新找了个还挺有钱的男朋友,在工作上也因为有人脉的庇护,很顺利挤走别人得到了提拔,于是一下子又找回了自信,心里对宁婉的嫉妒混杂着上次丢人后强烈的报复心,让她无时不刻不想着再弄一局聚会赢回来。

    自己邀请宁婉她自然是不会来的,结果施舞没想到,通过别人的名义来邀约,宁婉竟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按照施舞的逻辑,要是宁婉如今真过得好,那铁定是愿意参加这类聚会的,毕竟施舞是信奉“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的,而她的狭隘让她总觉得自己所见所思即世界,自己这么想,大部分人也这么想,宁婉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我猜得肯定没错,她肯定被上次生日会上带来的那个男的甩了!那种男人,开得起帕加尼,怎么可能对她认真啊?”

    没来由的,施舞就是心情大好,都不掩盖自己的落井下石了:“那种长相和财力的男人,当然只是和她玩玩而已,毕竟宁婉学历家境工作都不咋的,除了张脸勉强能看,还有什么优点啊?现在有钱男人可现实了,宁婉这种,睡睡可以,但是奔着结婚去谈恋爱,不可能!最后人家还是会找门当户对的!当初在我生日会上,估计这男的还没上手,所以才给宁婉出出头,嘴巴上甜一下,再开个豪车,让宁婉有面子,你信不信,当晚回去宁婉肯定就和他睡了。”

    施舞越说越是得意:“但是吧,男人我可了解了,就是得不到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没得手之前怎么样都愿意哄你,天上的星星恨不得都说给你摘,可真得手以后,那就不新鲜了,尤其宁婉这种,也就日抛型的,人家能不腻味吗?”

    “肯定上手没多久就给甩了,人家有钱人,可怕死宁婉这种一穷二白的了,生怕交往时间上了,这种女的就以为自己真能结婚登堂入室了,万一使点手段搞出个孩子先怀孕再逼宫,就也够麻烦的,所以就赶紧分手,免得给她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此刻和施舞打着电话的是施舞的“闺蜜团”之一,因为找工作借了施舞的光,因此对她所有论调都是捧臭脚一般的无条件吹捧:“怎么不是呢!肯定是被甩了!否则早带出来炫耀参加聚会啦!”

    ……

    施舞又和自己这位“贴心”姐妹聊了些别的,这才意犹未尽挂了电话。

    自己和宁婉到底是不同的,不同阶层的人,人生就是不同,这是出生时就被决定好的,宁婉长得好看又怎样?上次当众羞辱了自己又怎样?人们的社交记忆就是这么短暂,管你有的没的,只有还屹立不倒在中上流社会的人才有发言权,像宁婉这种昙花一现的骄傲,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现在自己和她都还年轻,长相上气质上可能还看不出太大差别,但等个十年二十年,自己是保养良好得当的贵妇,那时候的宁婉,就估计五大三粗像个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了,毕竟工作差家境差到时候再不出意外嫁得差,生个孩子,完全就这么碌碌无为一生了,哪像自己,前途无量,不缺钱不缺时间,活得潇洒恣意……

    施舞在如此的揣测里获得了极大的心理安慰,自己这位新交往的金融圈中层男友又挺上道,今天的玫瑰又送来了,还附上了新的问候小卡片,微信上也在询问自己,说马上要出差去纽约,有什么品牌的包、鞋或者化妆品尽管列个清单来。

    施舞放下手机,明明接下去有个会议要开,但她脸上的甜蜜都有些没法抑制。

    说起来今年施舞公司有不少大动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眼下的一次并购重组,作为上市公司,此类并购重组一定会找市面上最好的律师团队,施舞所在的法务部作为配合工作的先锋,此前部门老大也很愁苦到底选哪一家律所,因为要收购的是一家美国企业,因此所找的律师团队最好能够既熟悉国内的商事法律,对美国的商事法律也专精并且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而原本一直头大在容市没能找到两种特质兼具的律师,正准备择其中一个优势进行选择的老大,前几天却突然春风满面地告知施舞等众人,已经找到了――

    “也算是天助我也,在接洽了这么多家律所不同的团队后,终于被我运气好挖掘到了既有中国也有海外经验的律师团队!”

    施舞这几天正忙着和自己新晋男友你侬我侬,因此并没有太在意自己部门老大的话,直到这天下午第一次和这家律所就并购重组案进行接洽,她才意识到,这律所竟然是宁婉所在的正元所。

    也正好,施舞有些得意地想,正好顺手打听打听宁婉的近况,她肯定还在社区里累死累活地干着呢,相比自己,却轻而易举就能接触他们所里最一流的团队和最好的律师,自己老大可说了,正元所这个律师团队非常非常贵,带领这支团队的高伙也相当年轻,才三十,履历和操办过的案件却都是重大项目,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青年才俊了。

    只是施舞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在公司会议室里坐等右等,最后等来的竟然是宁婉……

    准确地说,应该是宁婉和那个男人,上次宁婉带来自己生日会的那个男人,傅峥。

    这样的见面方式太过意外,以至于施舞差点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自己平日严厉不苟言笑的老大就殷勤地起身站了起来――

    “傅律师,宁律师,两位来啦,这边坐这边坐……”

    “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们愿意接我们这个案子,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律师,中间也换了好几个律师团队,以至于整个并购的进程都有些拖后,之后还需要麻烦两位加班加点了……”

    ……

    施舞的公司作为甲方,常年是强势高傲的,自己这位部门老大就是,毕竟甲方掏钱聘请外部律师,等同于采购方,有钱的是爸爸,因此他们法务部常年都处于优势地位,平日里自己老大有时候甚至会对一些外聘律师呼来喝去,然而没想到到了正元所,自己老大看起来反而小心翼翼低声下气的,态度恭敬就不说了,姿态都放低得和自己是乙方似的……

    这次会议是前期启动会,主要是自己公司将并购案件相关的材料都交接给外聘律师,并就公司一些细节进行沟通,法务部先过了合同后,便是一些业务部门的老大轮番来与律师沟通。

    施舞甚至有些恍惚,对面的男人模样冷峻,言简意赅,但每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给出的分析专业又缜密,明明是见过的,然而他仿佛根本没有看见施舞,仿佛施舞只是空气,而坐在他身边的宁婉,也像是换了一个人。

    施舞以前对着宁婉是很有优越感的,然而这一刻,光在气势上,就完全被比了下去。

    宁婉并没有穿多昂贵的套装,然而她看起来却比施舞专业了太多,虽然全程并没怎么发言,宁婉负责的更多是记录工作,但在傅峥发言的间歇,一旦发现有什么细节的问题,她都会立刻补充,或询问或解释,能看出思路完全跟着整个会议的沟通情况在走,自己老大问的几个问题,宁婉也对答如流,可见不仅是真的做了功课,很多临场发挥的问题,也能看出确实积累了专业的本事,一场会谈下来,自己老大脸上明显对傅峥和宁婉都满意得不得了……

    而相反,随着会议的进行和专业内容的深入,施舞却是越发跟不上节奏,一开始还勉强连蒙带猜能搞明白,到后面,除了偶尔几个专业名词能听懂之外,整个句子连起来什么意思,施舞已经一头雾水了,而反观宁婉,却是越来越眼睛明亮思路清晰……

    一场沟通会,施舞简直快要憋死了,宁婉和傅峥全程根本就当自己是空气,可施舞却是介意到死,凭什么?凭什么宁婉竟然能从社区混到了正元所的核心团队?凭什么她还能接洽这种高端业务?

    虽然整场会议里,宁婉和傅峥表现的都很专业,完全是工作模式,但施舞不傻,很多小细节里还是能透露出这两个人的默契,无意间的眼神交汇里也都充满了对彼此的欣赏和爱意,宁婉看向傅峥的目光带了崇拜和专注,傅峥看向宁婉的目光也带了宠溺和肯定。

    他们竟然根本没分手,甚至这男人还真的……竟然这么专业业务能力这么强悍,拿到这么好的案源都分给宁婉……

    一场会谈下来,施舞的法务部老大是春风满面,施舞却是魂不守舍。

    人最无法接受的就是你嫉恨的人不仅过得比你好,甚至还跑到自己面前炫耀。宁婉虽然没有炫耀的心,但在施舞看来,她这样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是为了个自己下马威。

    等会谈进行到茶歇时间,各方参与人都陆续离开会议室去喝杯咖啡吃点小甜品提神,施舞便沉着脸也跟着宁婉一行一起出了会议室。

    宁婉和傅峥俨然成了炙手可热的焦点,公司不少高管都去主动和他们交换了名片,两人被众星拱月般地捧在中心,好不容易过了片刻,傅峥大约是要接电话因此暂时离开了会场,他们身边的高管才散开,宁婉才落了单。

    “哇,那个女生好厉害啊!看着年纪轻轻就这么专业,还跟着这么帅的老板,也太幸福了吧。”

    “是啊是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觉得她和她老板好多互动小细节怎么竟然品出点甜来?是一对吗?”

    “如果是一对就还挺合适的呢,男才女貌,配一脸啊,果然优秀的帅哥都只会找优秀的美女……”

    这次法务部全体成员都列席会议了,施舞身边几个女同事便盯着宁婉的背影叽叽喳喳地感慨上了,内容无外乎是羡慕,都是浓浓的憧憬和赞美。

    施舞越听越不是滋味,只觉得浑身像有一百只蚂蚁在啃噬一般难忍,而终于,因为宁婉走到施舞一行人不远处的咖啡机旁取咖啡,施舞的几个女同事才各自做了个“嘘”的姿势,不再继续讨论吹捧宁婉来。

    可宁婉越是离自己近,施舞的心里就越是不平衡。

    明明如今自己和宁婉的距离而言,施舞只要略微大声说点什么宁婉都能听见,但施舞就是一点没顾忌,她故意微微抬高了声音,假意对宁婉视而不见,目光看向了自己几个同事――

    “哎呀,那个宁律师其实是我老同学,以前就是在社区做社区律师的,毕业的法学院也就很一般,但有什么办法啊,人家就是长得漂亮,找了个好男朋友,这不一下子被带飞了吗?”

    自己这话下去,宁婉的眼神果然飘了过来。

    施舞一点没在意几个女同事对自己的疯狂使眼色,心里终于畅快了起来,同事是生怕她说的让宁婉听见,可施舞心里清楚,她这些话就是要说给宁婉听的――

    “所以啊真是真理,女人干得好学得好不如嫁的好,不如找的男人好,其实好好读书好好工作,有时候还拼不过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会钓男人的女人,有时候男人也挺肤浅的,就看个卖相咯。”

    自己几个同事有些尴尬,生怕被波及,因此很快借口走开了些,于是这一片便只剩下了施舞和宁婉两个人,施舞是等着宁婉恼羞成怒冲上来和自己吵架的,按照她的理解,如今宁婉有了傅峥这个靠山,可不得嚣张死,然而就在她全副武装等着宁婉上钩和自己撕破脸,把现场弄的很难堪的时候,宁婉却只是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一句话没说,一点表示没有,就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转身走了,根本没给施舞的阴阳怪气任何眼神。

    施舞一下子觉得拳头就这样打到了棉花上,她费劲全力出招,然而对手根本没有应战……

    她看向几个刚走远的同事,虚张声势道:“看到没?人家听了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说的就是事实,她就是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敢做还不敢当了?你们怕什么啊,有水平的又不是她,还不是那个傅峥么?她以前也就一社区里给别人调解鸡毛蒜皮的半吊子,自己没水平,还不让人说了?”

    施舞是个关系户这在公司上下都是明面上的秘密,法务部其余几个女同事也没敢说什么,只尴尬地附和了两句边立刻转移了话题。

    虽然她们并没有和自己一起踩宁婉,但因为宁婉的沉默,施舞一方面觉得不痛快,一方面又觉得有点得意,自己说的还不就是对的吗?宁婉还不是因为傍上了那个傅峥么?所以根本不敢和自己对峙!可两个人又没结婚,鬼知道什么时候傅峥脑子一清醒就把人给甩了呢。

    一想到这,施舞心情又好了,她哼着歌,也倒了杯咖啡,然后袅袅婷婷就走回了会议室里……

    *****

    接客户接到施舞的公司身上确实是宁婉所没预料到的,如果按照自己的本心,宁婉是根本不想和施舞有任何交集的,然而既然成了对方公司并购案的代理律师,那一个律师所需要履行的职责就都要尽力而为。

    然而自己想着专业办事,施舞却显然并不这样想,第一次会议的茶歇时分,她就给足了宁婉下马威,只是宁婉的按捺不表也并没有让她见好就收,第二次第三次,每次宁婉向施舞要公司相关的尽调资料时,施舞总是能出点要幺蛾子,不是百般推脱,就是话里话外要给宁婉找点不痛快。

    最后连傅峥都发现了异常,皱着眉来过问:“本来我们律师做并购案的尽职调查就依赖客户公司提供最全面最真实的所有运营情况和财务数据,他们这么不配合,大幅度降低我们的工作效率,我直接找他们法务部总监说下这事,给你换个对接人。”他抿了抿唇,“我没有料到你这个同学这么公私不分,否则直接在安排对接人时候就提出更换了。”

    但对傅峥的提议,宁婉却是拒绝了:“不用,就这样。”她朝傅峥笑了笑,“我有办法,何况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她因为私下对我的意见,在工作里处处针对,我如果找自己老板压她,她只会更加疯狂反扑,这就和打架一样,必须我和她亲自打一架她被锤了才能安心,我要是自己不出手,直接找外援,就算外援把她打到鼻青脸肿,她也不服气。”

    傅峥愣了愣,但很快也理解了宁婉话里的含义,最终点了点头:“那你放手去做,总之背后有我。”

    宁婉真心实意地对傅峥笑了笑,有些俏皮道:“你放心吧,用不上你,我可是能智斗社区大妈的,不过就是个施舞,难道她还能强过悦澜的各位广场舞王者吗?所以下次开会,我可以单独去吗?”

    傅峥愣了愣,然后看向了宁婉:“准备好了?”

    “恩,准备好了。”宁婉自信地笑了笑,“我的商事案独立对接客户首秀,我已经摩拳擦掌了。”

    此前虽然很多谈判沟通场合,也已经是宁婉单独和客户沟通了,但傅峥都还列席着,即便有时候不发言,但光是他在,对宁婉的意义就不一样,和宁婉一个人去开会还是截然不同的。

    傅峥果然是有些护短般担心的。

    宁婉只要又朝傅峥眨了眨眼:“反正要是搞砸了,我也是背后有人的人!”

    当然,宁婉话是这样讲,该准备的都有条不紊地准备了,她能提出独立去接洽客户,就已经有了把握,对一切会议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答案都做了预判,为了以防万一,也在此前决定和傅峥再做一次最后梳理――

    “所以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吗?”

    宁婉讲完自己的策略和方案,有些忐忑地看向了傅峥,等待他的评价。

    傅峥一本正经地回望宁婉:“你凑过来点,我告诉你反馈。”

    宁婉不疑有他,凑近了点,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傅峥的反馈,这是自己第一次独立做的尽职调查报告,针对目前所得到的公司资料,对并购中的法律风险做了分析和预判,虽然宁婉熬了几个夜晚准备材料,但面对傅峥这种老资历,多少还是有些诚惶诚恐,尤其傅峥如今这个暧昧的态度,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宁婉心里就七上八下了……

    然而等宁婉真的把头凑过去,认认真真准备洗耳恭听,对面傅峥却是伸手挑过了宁婉的下巴,然后微微探身,隔着桌子给了她一个吻。

    宁婉下意识就是瞪大眼睛看着傅峥。

    傅峥却还是一脸挺无辜的正经模样。

    宁婉这下像个河豚似的气得都快鼓起来了,质问傅峥道:“就这?我的反馈呢?反馈不给就先潜规则上了?”

    傅峥只轻笑:“这就是我的反馈,做的很好,所以亲你一下当奖励。”

    ???

    这男人,亲自己一下还变成是对自己的奖励了?明明不是对他的吗?

    只可惜宁婉还没来得及吐槽,傅峥的手就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份尽职调查报告写得真的非常好,我没能挑出毛病来,做的很棒,是好孩子,所以要再给一点奖励。”

    他说完,俯身就又给了宁婉一个吻。

    被亲到气息不稳,宁婉也有些害臊:“我们是在说工作,不能动不动就这样!”

    傅峥却是看了看周围,有些委屈上了:“这是在家里,我在女朋友家里亲自己女朋友有什么不对?我都没算你把我骗到家里来加班这件事的账了,以为今晚来你家是有什么好事呢,结果叫我来看尽职调查报告,我觉得我被利用了。”

    宁婉脸有些红,她清了清嗓子:“好事也是有的,就……就等我忙完工作再临-幸你!”

    “哦……”傅峥百无聊赖般趴到了沙发上,“那你快点忙完。”

    宁婉本来还想在自己脑子里再预设般过一下明天会议里可能遇到的情况,可如今被傅峥这么直勾勾地望着,自己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没办法,她只能放下了文件。

    垃圾男人,毁人事业,败人意志!

    行行行!宁婉安慰自己,春宵一刻值千金,那就……先临-幸了再说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2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