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二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等吃完抹茶冰激凌, 宁婉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冷静恢复后,接连席卷而来的, 就是尴尬。自己好歹勉强算个资深律师,结果在傅峥这个实习律师面前哭了,顿觉羞愧的同时,宁婉的脸也火辣辣的,好在她这个人脸皮厚,傅峥没再提, 她也就自欺欺人当这事不存在了。

    好在令人可喜可贺的是,舒宁确实遵守诺言很快撤销了投诉,并且这次是真的下定了离婚的决心,二话不说打包行李带着女儿搬去了酒店,同时积极主动投简历进行面试, 几天时间里竟然就已经收到了几家公司的橄榄枝,而好事成双一般,被虞飞远砸坏的旧手机成功恢复了数据,虞诗音偷拍的视频也得以导出, 这视频清清楚楚拍下了虞飞远施暴的过程,脸和声音都非常清晰, 而舒宁的几次求饶声里又可以推断出虞飞远已经不是初次家暴,可谓一下子成了重大证据突破。

    “按照这些证据, 再辅以诗音的证人证言, 只要等舒宁确定好入职有了稳定工作,证明有能力抚养孩子, 这离婚抚养权的官司一审胜诉概率就很大。”

    忙前忙后能得到这样的结果,宁婉是很开心的, 和舒宁解开心结彻底沟通明白后,她在傅峥的建议下为舒宁引荐了赵轩,舒宁虽有迟疑,但还是去赵轩那进行了诊断并进行了一些心理干预治疗,因为有轻度抑郁,也开始服药控制,如今一段疗程下来,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不少。

    而在宁婉傅峥的鼓励下,她也开始重新社交,通过姚h作中间人,舒宁向顾教授坦诚了过去自己的错误,也讲了讲这些年的遭遇经历以及如今正在进行的离婚抚养权诉讼。

    顾教授本就是惜才爱才之人,毕竟舒宁又是最心爱的弟子之一,听了舒宁这几年的遭遇除了唏嘘外反倒是很心疼,见她如今终于醒悟愿意重新投入学术和事业,倒是替她高兴不已,几次下来两个人不仅冰释前嫌,顾教授对舒宁的求职也帮忙牵线搭桥,几次学术会议也带着舒宁出场,忙前忙后帮她重建社交圈走上正轨,甚至还鼓励她等彻底摆脱虞飞远恢复单身后,好好发展事业的同时,也可以再留意留意身边的优质单身男人,倒是比舒宁本人还操心,让舒宁哭笑不得之余也感动感激。

    而另一边,在傅峥的鼓励下,宁婉终于鼓起勇气和自己母亲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

    这一次,她没有再带着指责或者埋怨的情绪,而是真的心态平和温柔起来,傅峥的一番话给了她很大的安慰,也给了她启发,让宁婉终于愿意迈出改变的那一步,也相信自己、自己的妈妈,未来都能变得更好。

    家人本就应该互相扶持互相保护,当妈妈在泥潭里的时候,自己应该拉她一把。

    大约很多事也真是心诚则灵,以往不管怎么劝都不肯听的母亲,在宁婉的坦诚面前,第一次有了挣扎,而宁婉的理解和安慰,也让她红了眼眶。

    一切改变都需要时间,宁婉也没逼迫自己母亲,尊重她的决定,慢慢来,说服了之后接她搬来容市,先脱离自己父亲,未来总是能慢慢改变的。

    总之,舒宁也好,自己母亲也好,都渐渐走上了正轨,宁婉心里既感动又松了一口气。

    *****

    “学姐,现在案子有了好走向,你的投诉也撤销了,不如今晚我请你吃个饭庆祝庆祝?”

    这次能柳暗花明,宁婉也是想庆祝下的:“你请我就不用了,应该是我这个好运的人请客才是。”

    陈烁也没和宁婉在这事上较劲,他几乎立刻顺水推舟道:“也行,那你看我们俩去吃什么?吃韩国烤肉行吗?最近我听说有家新开的店特别不错……”

    宁婉被投诉这件事,陈烁原本急的都睡不着,嘴角上都出了燎泡,结果没想到柳暗花明,也或许是宁婉的认真和初心终于传递给了当事人,最终事情竟然顺利解决了。此前宁婉为这件事焦头烂额,陈烁也束手无策,如今解决了,自然想和宁婉多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宁婉一听“烤肉”两个字,眼睛果然亮了起来,可惜陈烁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宁婉径自转头看向了傅峥:“傅峥,烤肉你吃不吃呀?”

    一瞬间,陈烁刚才高兴的情绪就掉了个彻底。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忌口。”

    “那行!”宁婉当即拿出手机发了点什么,过了片刻,便一锤定音敲定了庆祝晚餐,“我刚叫了丽丽一起,今晚请你们吃个饭,之前我被投诉,大家替我担心了,也算是我倾情回馈了哈哈哈哈。”

    一听邵丽丽也要来,陈烁心里的变扭缓和了那么一点,他看了傅峥一眼,宁婉不过就是叫个聚餐,傅峥不过也就是个凑人头的,没什么,自己不用太过在意。

    陈烁本来挺期待这次聚餐,可惜好的不灵坏的灵,等下午的时候,他收到了自己老板的邮件,要求晚上和美国那边开个视频会议沟通案子,社区工作毕竟只是挂职,自己团队的活还是要干的,陈烁推脱不掉,只能遗憾无缘参加宁婉的聚餐,好在傅峥这家伙运气也没比自己好多少,他似乎也是有什么事,也不得不婉拒了聚餐。

    “那没事,你们都先去忙,今晚我就和丽丽girls’time,等你们下次空了再请你们吃!”

    陈烁和傅峥不愧是朋友,宁婉看的分明,陈烁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无法参加时,那脸上的失落和惆怅别说多浓厚了,结果一听傅峥也不能参加,得下次和自己再一起吃饭,当即脸上快乐的就差放光了。

    或许还是同性之间更容易成为朋友吧,自己和邵丽丽之间惺惺相惜,没想到陈烁和傅峥之间的友谊也如此浓厚!

    *****

    虽然陈烁和傅峥没法参加聚餐,但宁婉的心情还是很好,邵丽丽比她还高兴,两个人许久没见,一见面便又开始八卦,胡扯了半小时正一边吃着烤肉,邵丽丽的电话响了――

    “蔡珍,有什么事吗?啊?今晚?今晚不行哎,今晚我已经和朋友在吃饭了,能明晚吗?你明晚就准备回老家?这么急?”

    ……

    邵丽丽挂了电话,有些尴尬:“所里的一个实习生妹妹,人挺乖的,和我挺投缘,还说着等她转正以后一起庆祝下,结果眼见着离她毕业转正就没多久了,我听说所里都要和她签劳动合同了,结果她突然说要结束实习后准备回老家找工作了,而且说明天就走,今晚想和我吃个散伙饭……”

    “那你喊她一起来吧,还是学生,所里实习工资也几乎算没有,这顿正好我一起请了。”

    宁婉这么一放话,邵丽丽也不纠结了:“那行,我叫她一起来得了,正好你也帮我一起劝劝她,她是985法学院的,老家在一个四线城市,为人挺积极上进的,你说何必一毕业就回老家呢……”

    大概因为就在附近,这位叫蔡珍的实习生没多久就赶到了烤肉店,邵丽丽刚想给她和宁婉做个互相介绍,就见蔡珍意外地看向了宁婉――

    “啊,是你!”

    宁婉有些愕然地抬头:“你认识我?”

    蔡珍有些腼腆和不好意思:“你……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就有次高铁上,我被个老阿姨霸座了,当时是你帮我引开了老阿姨,但我一开始还误会了你,觉得你做律师的,怎么遇到纠纷不敢用法律正面刚,有失法律人的尊严……”

    她这么一说,宁婉倒是想起来了:“难怪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你!”

    蔡珍这下更局促了:“对不起,后来我意识到你是用这种最经济灵活的方式处理掉霸座的,我就后悔了,出站后想找你道歉,但没找到你,没想到现在遇到了,谢谢你。”

    宁婉自然不是那种记仇的人,一来二去,邵丽丽也总算明白了是什么事,她豪爽地拍了拍蔡珍的肩膀:“你现在实习了,应该知道律师处理很多基层纠纷,可不是简单刻板按照法律就行的。不过也挺巧,宁婉也是我们正元所的,也是你前辈呢。”

    因为都是学法的,又都在正元所,三个人很快熟悉起来,宁婉和邵丽丽偶尔交流下手头的案件,蔡珍也一脸认真地听,她确实挺好学,遇到不懂的地方,还会特别乖巧地提问,虽说只是个实习生,但提的问题都很精准,一看就是经过了思考的,几次下来,宁婉也发现了,蔡珍非常适合当律师,因为思维敏捷逻辑严谨思路清晰,而从她全神贯注的眼神来看,她也应该相当喜欢法律、享受分析案件解决案件的过程才是。

    “你这么好的潜质,也已经签约我们所了,为什么突然想回老家?考公务员吗?”

    面对宁婉的问题,蔡珍顿了顿,然后低下了头:“不考公务员,我喜欢当律师,我准备回老家当律师……”

    要蔡珍要是准备回老家考公务员进公检法,追求稳定点的生活,宁婉便也不多话了,但一听说她竟然准备回老家当律师,她就有些忍不住了:“如果是想做律师的话,容市好歹一线城市,法律市场肯定蛋糕更大,比你老家业务也更丰富,做律师还挺讲起步的,你如果恋家想回家照顾家人,也完全可以趁着年轻先在正元所里混资历,这样过几年再回老家,没准都能当当地小所合伙人啦。”

    一讲起这话题,蔡珍明显脸色不好,刚才那种亮晶晶的眼神一下子没了,整个人变得灰扑扑的,眼神躲闪,甚至有些魂不守舍的意味,看起来突然拒绝入职正元所这件事怕是有隐情。

    但既然她不想说,宁婉也没有打探,本打算换个话题,倒是邵丽丽开了口:“哎,可别说了,你这话我和珍珍都说了八百遍了,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今法学生就业越来越难了,你知道正元所如今录入多难吗?结果你倒好,轻轻松松就把这个机会给放弃了,何况你比起我和宁婉,运气已经好太多了,不仅可以正式签约入职,而且一进来就可以跟着金par干活,他是做商事的,不少高端业务,给团队里律师的年终红包也大方的很……”

    邵丽丽说到这里,想起什么时候又把宁婉也给埋怨上了:“这么说起来你俩还真有缘,你说说你们俩都怎么回事啊?宁婉你虽然进所的时候先进了人才池,可之后金par也是想招你进团队的啊,结果你呢,你还没去,愣是跑到这社区来当什么社区驻点律师了。”

    邵丽丽一边说一边喝了口橙汁,忍不住感慨:“想想金par也真惨啊,好不容易看上想招进团队的人,结果一个两个都拒绝了他……”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宁婉几乎是一听到金par这个词,就敏感地抬头看了蔡珍一眼,果不其然,这女孩一听这两个字,便神经质地开始撩头发,脸色瞬间差了,眼神里透露出的都是焦虑和努力掩饰的恐惧。

    邵丽丽这人神经大条丝毫没意识到什么问题,很快也转换了话题,蔡珍毕竟马上就要离开正元所,邵丽丽举杯给蔡珍祝了几次酒,看得出她确实和蔡珍投缘,作为个前辈絮絮叨叨关照了不少。

    只是蔡珍的表情一直很惨淡,对邵丽丽的关心,笑的也很勉强,邵丽丽自动理解为蔡珍是不舍离别情绪不高,但宁婉知道不是。

    这顿饭最后也没能吃多久,邵丽丽晚上还要加班,三个人便在烤肉店门口告别,只是邵丽丽走了,宁婉心里却是怎么都放不下,她和蔡珍住的地方原本是两个完全相悖的方向,她也知道自己没必要多管闲事,但最终,脚还是快于理智,等宁婉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反身追向了蔡珍――

    “蔡珍,你愿意和我再喝杯奶茶吗?”

    在蔡珍的愣神里,宁婉冷静地开了口:“有些事我想和你聊聊。”

    *****

    虽然事出突兀,但大约有高铁占座事件的好感在,蔡珍最终同意了宁婉的请求,宁婉挑了一家环境优雅的小众奶茶店,她点了两杯原味奶茶,先和蔡珍随意聊了些家常,蔡珍一开始确实有些紧绷,但听宁婉说了些社区办案的趣事后,整个人放松起来,甚至能笑着追问宁婉有些案子的后续。

    见时机差不多成熟,宁婉也不想再绕圈子了:“你其实想留在正元所的吧。”

    蔡珍愣了愣,随即便抿紧了嘴唇。

    宁婉喝了口奶茶:“金建华是不是骚扰你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给我的喜欢作者:施定柔 2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3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4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5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