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十五章

所属书籍: 劝你趁早喜欢我

    施舞果然欺软怕硬, 宁婉的最后通牒后,这人反而真的没敢再乱作妖,宁婉才发现, 原来有时候有力的反击没什么不好的,摆出自己的态度,亮明自己的底线,然后坚守原则,做自己就好。

    而以往宁婉生活不够顺遂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如今一切都上了正轨,每天充实饱满,却反而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了。

    “今晚就年会了,你们俩怎么还这么拼啊?可以放松放松了!几个高伙都说了,这几天可以进入放假状态啦!”

    因为邵丽丽的这句提醒, 宁婉才从忙碌的工作里反应过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翻了好几页的台历,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今年都迎来了尾声。

    因为傅峥的提议, 今年开始就取消了形式主义的鼓励邮件,每个人都得到了团队合伙人亲自写的点评邮件, 这是第一次合伙人们亲自给自己下属写这样针对性的邮件,每个人点开邮件表情都不一样, 但看得出, 大家都是很动容的。

    其中邵丽丽最为激动,一边看都快一边抹泪了:“我老板真是太好了, 我没想到我熬夜加班他都看在眼里,在邮件里还给我推荐了bodyshop的生姜洗发水还有别的生发精华, 老板真的太关爱下属了,想不到这么平易近人……”

    这就是典型缺爱员工一旦获得老板一点点关爱,就能给点阳光就灿烂……

    宁婉到底没忍心提醒邵丽丽,她这老板既然这么关心她头发,少给她安排点工作让她少熬点夜不就行了吗……这一边熬夜一边给她推荐生发产品,也真是险恶的资本主义……

    但邵丽丽显然被糖衣炮-弹的资本主义迷了双眼,如今正一边赞美老板,一边发誓明年要继续熬夜,同时飞速入了好多生发洗发水、乌发丸、进口生发头盔……

    不过,虽然熬了夜掉了发,但邵丽丽的钱包也跟着鼓了起来,如今她也算过上了购物自由的快乐人生,如今每次去超市都是豪情万丈地拍胸――

    “宁宁,这超市里,但凡有什么你看得入眼的东西,就随便拿吧!”

    宁婉一想起当时邵丽丽那夸张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虽然熬夜辛苦,但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邵丽丽成长得很快,被委以重任后也非常珍惜机会,虽然累,但累得开心,累得值得,如今整个人看着更自信也更能独当一面了。

    而邵丽丽下单完生发用品,又研究了几个植发广告,终于想起了宁婉:“你收到你老板的邮件了吗?”

    “应该收到啦!我刚正好收到傅par的邮件呢!宁婉姐肯定也是!”

    宁婉顺着蔡珍的话头点了点头,然后偷偷转移了话题。

    她确实也收到了傅峥的鼓励信,但说出来有点招人恨――

    因为宁婉收到的是傅峥亲自手写的。

    等邵丽丽和蔡珍都散了,宁婉看四下无人,才偷偷摸摸把信拿了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行云流水又相当有笔锋的字体,想起此前乌龙拿错的秘密纸条,宁婉还有些汗颜,傅峥本人的字确实衬得上他的容貌,还是相当好看的,只是平日里这位高级合伙人需要手写东西的机会实在太少了,毕竟每个律师在律协注册登记后是有律师印的,因此连法律意见书合同等需要签字,傅峥也都直接用印代替。

    宁婉展开信,才发现傅峥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能让这位如今签字都不手写的合伙人亲力亲为写这么多,宁婉一瞬间是挺有骄傲感的,等她看了内容,心里就更是动容了。

    傅峥非常认真地盘点了宁婉加入团队后经手的每个案子,梳理纠正了她以往在社区养成的错误法律习惯,非常公正客观地对她办理的每个案子都打了分,针对她的强项和弱点进行了总结,还对她的职业未来给了建议和规划。

    “截至到以上,都是我对团队里每个律师都平等对待做的盘点,接下来的话,就是作为男朋友说的,是只说给你的,独一无二的。”

    宁婉看到这里,有些紧张也有些甜蜜,傅峥最近出差了,要今晚年会才能赶回来,但看着他亲手写的纸条,宁婉都有一种两个人背着同事和团队成员说悄悄话暗度陈仓的错觉。

    “谢谢你带给我这段非常特别的经历,谢谢你选择我的团队,更谢谢你选择我成为你的男朋友,谢谢你丰富了我的人生……”

    傅峥的话其实并没有多煽情,然而宁婉读着,还是觉得溢满了感动和柔情,自己何尝不是也要感谢傅峥?让她也终于能领略不一样的风景。

    “走了走了,宁婉,快点!”

    宁婉正在那边内心感慨,就被邵丽丽一把拉了起来:“我来开车,带你们去酒店!”

    邵丽丽最近新买了车,还拿到了驾照,很是跃跃欲试,一下子就把宁婉和蔡珍都拽了起来,拿着车钥匙就准备载着她们往今晚举办年会的酒店走。

    宁婉和蔡珍彼此同情地互相看了一眼,决定好好系上安全带保命。

    *****

    今年因为傅峥的加入,正元所有了很多新的制度改革,也因为傅峥的案源能力,所里的创收也跨了一个台阶,整个年会活动的奖品方面明显也都提升了档次。

    刚进入年会会场,邵丽丽就望着一堆角落里的金蛋流口水:“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砸中手机或者平板电脑……”

    “就算没中金蛋也没事呀丽丽姐。”蔡珍是第一次参加年会,好奇和激动超过了一切,“反正高par说了,今年人人有奖,抽奖没中的也能有参与奖!”

    “也是,不过参与奖也不是人人都一样啊,听说就是随机的,我们刚才进会场的时候不是人手发了个号码吗?就听说没抽中奖的,就根据号码随机领取参与奖,奖品差距也很大呢,你看到那边那堆没?现在全部用礼盒包装包起来了,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但我贿赂了我们行政,她们偷偷告诉我,这里面有炒菜机、豆浆机、水壶、山地车、厨房用具套装、零食包、护手霜、还有护肤套装、钙片、生发水、律所加班睡袋套装……总之我们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大的小的便宜的贵的,这些随机奖品里都有,价格差别可大了!”

    邵丽丽一边眼馋奖品,一边默念希望自己能中个大件:“总之,盒子越大越好。”她指了指那堆随机奖品中间最大的盒子,“看到没?我想要那个最大的!我昨天特意去庙里拜了拜,求了个上上签!这个最大的一定是最贵的!我感觉自己能中!看着大小,像个冰箱,我家里正好缺一个……”

    很快,别的同事也都陆续到了,大家便热热闹闹凑在一起聊起来,聊彼此的案子,聊最近的生活,聊新交往的男女朋友,聊正准备入手的新房新车……

    每个年轻律师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期待和向往,即便宁婉只是旁听,都忍不住被他们周身的情绪所感染和带动――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但坚定地往更好的未来走去。

    如今整顿后所里气氛很好,像崔静之流也因为被点名批评或者制度约束,又确实没有真才实学,越来越没法在所里浑水摸鱼,因此陆陆续续都离职了,因此空出了不少团队里的岗位,很多原本在人才池里踏实肯干的律师,也通过笔试面试的竞争,有了进入合伙人团队的机会,还有部分人才池的律师,也报名加入了社区律师服务组,整个人才池的机制正按照傅峥和高远计划的那样缓慢转变中。

    现在留在所里的,不是有能力的就是肯干肯吃苦的,如今改革后,奖惩机制分明,不再会有多做多错的忧虑,只要做了事,就能被看到,只要努力了,就不会白费,只要埋头干,就能有机会,因此这几乎变成了一种良性循环,虽然有不少离职的,团队整体更精简了,但士气和凝聚力却更强了,上次宁婉听傅峥无意间提了一嘴,今年的创收不减反增,而因为人员少了,人均创收也大幅度提升,年终每个律师能拿到的年终奖因此也会更加丰厚,还真的是这么一改革,把正元所整个气氛都给改了。

    “我从原来租的那个合租小区搬出来啦!现在月收入高了,终于能负担起一个人租房了,想想回家能有一个人的空间,真开心啊!虽然房子小了点就三十平,但觉得就突然挺有归宿感了,而且以前合租,不让养猫,现在有了这个小房子,我把之前一直喂的那只流浪猫给正式收养了,以后也是有猫的人了,欢迎你们来我家撸猫。”

    “我想买个代步车,你们有什么推荐吗?”

    “哇,你这都单车变四轮了?今年收入是不是不错?”

    “嘿嘿,还行还行,差不多能养得起车了,所以准备弄个代步的小车,省的以后每次去法院开庭还要各种地铁转车的……”

    ……

    真好啊。

    宁婉一边听,一边只觉得真好。

    有时候甚至觉得都像是一场梦,然而如今却已经真实地活在这一刻了――不管是于同事,还是于自己,一种全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她正式加入了好的团队,开始做着梦寐以求的商事案件,迎接着每一天新的挑战。

    而这些,除了自己的努力,也要感谢傅峥,感谢他能够来社区,感谢他在被“锤炼”后,能够去反思也有魄力去改革。

    此刻同事们的话题也讲到了这一点,每个人也都是感慨和感激――

    “还是多亏傅par,带领我们跑步进入社会主义!”

    “你这话小心让高par听到,肯定要酸,抱大腿也不能只抱一条!”

    “哈哈哈哈,那是,感恩全体合伙人,让我走进了新时代……”

    对于这些,已经康复回所里工作的陈烁似乎倒有不同意见:“你们也吹过头了吧,傅峥也就……”

    “不过头不过头,知道你和人家曾经在社区共事过,情谊深厚不屑于拍马屁,可我们又没和傅par共患难过,当然只能靠吹彩虹屁拉近距离啦!”

    ……

    *****

    傅峥这次出差其实也就两天,宁婉和他每晚也还是会视频,但宁婉此刻听着同事们聊起傅峥的名字,心里没来由地突然有点想他。

    宁婉最终没忍住,掏出手机给傅峥就发了信息:“有点想你。”

    可惜傅峥大概是在忙,还没有回复。

    虽说知道傅峥这次的工作是个破产清算案,并且因为有点复杂,谈判时间不会短,能中途赶回年会就不错了,可真的等年会开始,大家喜气洋洋的一团,傅峥却还没出现,宁婉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

    年会的节目很快就开始了,高远作为合伙人代表简短做了年会开幕式发言,之后他就把表现机会交给了所有众人。

    等今年新入职的员工们陆陆续续表演完走音唱歌、同手同脚时尚舞蹈、振聋发聩诗朗诵,然后又举办了暗黑法条背诵竞赛、案件分析抢答等等一系列奇葩项目,终于进入到了年会的高潮部分――抽奖!

    邵丽丽激动不已:“抽我!抽我!”

    可惜现实比较残酷,邵丽丽可能拜佛拜得心不够诚,最终和抽奖奖品失之交臂,但她很快也振作了起来:“没事,还有根据号码随机领取的参与奖!让我领那个最大的盒子就好了!最大的最大的最大的!”

    也大概真的是运气到位了,等主持人念出那最大盒子对应的号码,竟然还真的是邵丽丽。

    邵丽丽可高兴坏了,当即从台上一个人兴奋地用小拖车把那个最大的箱子给拖到了身边:“看看,什么叫运气?这就是运气!随机参与奖里最大的奖,就是我!”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宁婉运气不太行,她的随机号码,领取到的竟然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盒子?

    这一对比,邵丽丽拿到了奖品池里最大的那个盒子,而宁婉拿到的则是最小的……

    看着宁婉手里那个小盒,邵丽丽都面露怜爱了:“宁宁啊,你这运气,不太行啊……下次还是和我一样没事多转发转发锦鲤吧,你这也……”

    虽然不指望拿到最贵的奖品,但宁婉本来对随机奖品也有诸多期待,如今拿到了这么个小盒子,傅峥又不在身边,心里确实有些沮丧,但面上还强撑着笑意:“可能虽然盒子小,但里面东西很贵呢。”

    “都这么小的盒子了,里面再贵能装啥啊,而且这大小,只有手机盒的一半,现在也没什么电子设备就这么个盒子能装下的了,再垫垫这重量,看着也不像什么贵重的……”

    邵丽丽拿到全场最大的奖品,眼里的得意和对宁婉的同情都写在脸上了,宁婉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而也是这时,她收到了傅峥的信息――

    “马上到,还有两分钟。”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然而宁婉整个人一下子雀跃了起来,连眼睛都亮了,抽奖拿到最小的盒子不重要,因为傅峥才是自己最大的奖品。

    而几乎同时,年会的门口微微骚动,宁婉一抬头,就越过众多同事看到了自己想念的人――傅峥穿着西装,风尘仆仆地正往年会会场里走。

    “傅par回来啦!”

    “真辛苦呀!”

    “今年应该好好感谢傅par加入我们!”

    几乎是自发的,在短暂的嘈杂后,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现场就响起了掌声。

    “傅par讲个话吧!”

    “对啊!正好年会快到尾声了,做个总结讲话吧!”

    能看得出,所里所有的同事都对傅峥非常信任,虽然才加入正元所没太久,然而傅峥的口碑和人气甚至都超过了所里元老级创始人的高远……

    好在高远并不会对自己这位老同学吃醋,在同事们的起哄声里,高远跳上了讲台,调侃地看向了傅峥:“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傅峥,那你就讲一段吧。”

    傅峥本来正像是在找人的模样,结果还没找到,就被高远摆了一道,无奈之下,便也只能走上了台,然而上了台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在人群里找人――

    当他目光定位到宁婉时,宁婉终于可以确定,傅峥下意识第一时间找的人是自己。

    这男人明明因为出差,眉眼里尚带了丝疲惫,然而当目光和宁婉相触碰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就亮了起来,脸上也微微带了笑意,一下子冲散了他脸上的肃穆和冷淡。

    那是一种下意识的完全不加掩饰的情绪,仿佛全世界只剩下眼里这么一个人,仿佛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就能安心做任何事。

    傅峥看向宁婉的这个眼神只持续了几秒,很快,这男人便投入回了自己高伙的身份里,环顾四周,向每一位同事微笑致意。

    他是所有人的傅par,然而另一方面,只是宁婉的傅峥。

    虽然在正源所里有口皆碑,然而傅峥还是很好地和每个同事保持了距离,大家对他既亲近又尊敬,傅峥一上台,调试了下话筒的高度,然后轻飘飘地扫了台下一眼,刚才那些起哄和骚动就平息了下来。

    所有人都屏息凝视,看着这位英俊的高级合伙人。

    傅峥却是很随意,他笑了笑:“大家晚上好,不用这么严肃,我们不是在开会,也不在法庭上,我们律师私底下也和所有职业的从业人一样,就是普通人。”

    “其实说起来,让我站在这里作为年会的压轴嘉宾,我是有些惭愧的,因为我可能是全场最晚加入正元所这个大家庭的人,此前正元所的创办、发展,都仰赖其余高级合伙人的努力,感谢他们抬爱把这次结束语的演讲机会让给我。”

    傅峥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台下高远等一行合伙人:“他们可能期待我会讲点‘让我们记住今天,期待明天’之类让大家展望美好未来难忘今宵的场面话。”

    傅峥笑了笑:“那他们想错了。我不会说这些话,他们待会也可能立刻就后悔把我放上台甚至想把我赶下台了。”

    傅峥环顾了下全场:“但既然站在这里,那么有些话我就要讲一下。”

    “我加入这个所是缘分,但入所后,很快就发现正元所里不论是人事制度还是奖惩制度,都存在很大的问题,在正式入职前,我在社区基层工作了几个月,如你们所知,当初的我没有公布我的身份,于是有一位好心的‘带教师傅’,热情并且知无不尽地手把手把自己的毕生咸鱼绝学传授给我,包括怎么甩锅,怎么摸鱼,怎么对老板阳奉阴违……”

    “在努力学习了所有的‘技术’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加入这个所,希望从根本上改掉这个所里甩锅、摸鱼、对老板阳奉阴违等等坏风气……”

    傅峥还在台上一脸镇定自若的发言,台下的宁婉却是脸有点疼……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大家又不傻,宁婉承接着四面八方想笑不能笑的同情眼神,心里对傅峥的爱意顿时没了。

    自己对他说过那么多别的,怎么就只记得这些?甩锅摸鱼的技能,就不能把这些都给忘了吗?

    垃圾男人,今晚就睡沙发吧!

    宁婉脸上一阵烫一阵红,只感觉尴尬得要命,傅峥果然阴险,原来那么早就想修理自己了,对自己还真是“师夷长技以制夷”,从自己这出师以后,就准备用同样的方法收拾自己了……

    然而也就在宁婉内心百转千回觉得丢人万分之际,傅峥笑着宠溺地看了下宁婉――

    “好了,宁婉,我不是要在年会点名批-斗你。”

    傅峥的声音和眼神都温柔了下来:“因为这不是你的错。”

    傅峥再次看向了所有人,恢复了生杀予夺的果决和肃穆:“在一个公司里,一个愿意吃苦愿意干活也努力的员工,想要甩锅、摸鱼、对老板阳奉阴违,这不是员工的错,是公司的错。”

    “正元所里这样的风气,不是任何员工个人造成的,该反省的从来不是员工,而是我们合伙人。因为一个真正好的律所,不会让好的员工不得不依靠甩锅、摸鱼和对老板阳奉阴违来边缘求生,不会让任何一个正直的员工白费心血,不会让任何一个努力的人寒心,也不会给任何摸鱼、甩锅、对老板阳奉阴违的人生存空间。”

    “一直以来,我们每次都喊着让年轻律师成长起来的口号,但其实有时候也忘记了,我们合伙人也是需要成长和换位思考的。”

    “我感谢宁婉对我真心实意毫无保留的教学,也希望各位了解,在如何甩锅、摸鱼和对老板阳奉阴违上,我现在也是专业级别的,所以在制度改革后,可能就没人可以再甩锅、摸鱼和对老板阳奉阴违了,因为你们懂的我也懂。”傅峥笑了笑,“这方面,宁婉真的是专业级别的。”

    宁婉没绷住情绪,自己第一个笑了出来。

    台下一下子也响起了笑声,高远脸上也是无可奈何的表情,其余几个合伙人也在笑,气氛非常轻松。

    “制度的问题我们合伙人会来负责,所里的人文环境我们也会继续努力,只希望每个有信仰的人,每个努力的人,都不被辜负……”

    此后,傅峥也简短地介绍了下所内社区法律服务团队和对人才池的废除计划,把一切需要交代的都交代完毕,他才笑着和大家致意,然后下了台――

    “我还有点事,需要马上离开一下,有个很重要的人需要见一下,大家请继续尽兴地度过这个夜晚。”

    哎???

    别说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宁婉第一个满头问号,等了傅峥这么久,结果这男人就上台说个话,莫名其妙cue自己一下,然后就又要消失了?

    是什么事值得他这么赶的?连自己几天没见的女朋友都丢下了!照理说近期傅峥并没有案子要忙,三次元里也没什么大事……还重要的人要见?有那么重要吗?

    此前有多想念傅峥,此刻宁婉就心里有多失落,忍不住就拿出手机,给傅峥发了条酸溜溜的信息――

    “你要见的人,比女朋友还重要吗?”

    发完宁婉其实就后悔了,自己这行为简直醋海翻腾了,然而刚想撤回,傅峥的回复已经来了――

    “恩,是比女朋友还重要的人。”

    “……”

    据宁婉所知,傅峥的妈妈最近正报团了新西兰十日游,并不在国内,那么比女朋友还重要的人?呵呵……

    这就是真的是没什么求生欲了……

    今晚是年会,气氛都很热闹,宁婉也不好发作,只是看着手里那个小的可怜的随机礼物盒,想想傅峥跑去见比自己更重要的人了,心里难免有点被抛弃的失落感。

    年会进行到尾声,很多家里拖家带口或者不单身的,都张罗着走人,邵丽丽正吆喝着蔡珍一起帮忙把自己随机大奖品盒给抬回家,宁婉把自己的小奖品盒收进包里,围好围巾,也准备往室外走。

    别人都有人接,可惜自己没有。

    然而正这么想着,手机倒是响起来了,宁婉低头一看,竟然是正在见比自己更重要人的傅峥。

    电话一接通,傅峥没有给宁婉说话的机会:“在门外,转个弯左边那条小路口,快一点来,我在等你,外面好冷。”

    “……”

    虽然有点不开心,但宁婉还是抿了抿唇按照傅峥的指示走到了路口,傅峥果然等在那里,甚至还开了自己那辆特别拉风的帕加尼跑车。

    宁婉有些酸溜溜的:“见完重要的人想起我啦?”

    傅峥却不解释,只是笑:“你怎么像个醋缸?”他说完,不等宁婉反应,就俯下身亲了宁婉的鼻尖一下,然后揉了揉她的头顶,微微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和宁婉齐平――

    “刚才没见谁。”

    “?”

    “但是现在见到了。”

    宁婉有些茫然:“什么?”

    “比女朋友还重要的人,现在见到了。”

    宁婉整个人表情都狐疑了,怀疑傅峥在和她打什么哑谜。

    傅峥却不解释,只是认真地盯着宁婉:“今晚年会上随机奖品,你抽到了吧。”

    “恩,好小的一个盒子。”说起这个宁婉就忍不住吐槽,“你们这个随机奖品,区别也太大了吧,邵丽丽拿到那么大的,我就拿到这么小的……这万事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你打开看看。”

    “啊?”

    “那个随机奖品,你打开看看。现在就开。”

    虽然宁婉有些意外,但还是下意识听从了傅峥的建议,她从包里取出了那个小盒子,然后拆了开来。

    撕开盒子外面的礼盒纸包装后,宁婉就见到了里面盒子的外观,她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而随着整个包装的拆开,盒子终于完整地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个小巧的红色的盒子,颜色带了显而易见的喜庆,而上面印了宁婉认识的品牌名字――Cartier。

    “打开看看,喜欢吗?”

    宁婉这一刻心跳如鼓,虽然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然而手却先于脑袋动作了,她顺势打开了盒子,然后看到了躺在里面的钻戒。

    傅峥看着她的样子只是笑:“不是所有小的东西都便宜的,你知道邵丽丽那个大盒子里是什么吗?那只是一棵发财树而已,她拿到的那个大盒子,其实是随机奖品里最便宜的,很多事情的表面和内核是有差距的,大和小并不是评判一样东西价值的标准。”

    虽然不太合时宜,但宁婉还是忍不住想到了邵丽丽,她吭哧吭哧把那么大一个盒子拖回家,打开发现只是一棵发财树的时候,大概会气死吧……

    只是傅峥没有再给宁婉乱想的机会,他从宁婉手里拿过戒指盒,然后单膝跪地,第一次有些紧张的模样,仿佛刚才在台上从容发言的人完全是另一个。

    “宁婉,你愿意嫁给我吗?”

    宁婉瞪着眼前的男人,尚且处于震惊之中:“这个随机礼物你设计好的?”

    “对。”

    “那……你要见的比女朋友更重要的人?”

    “未来老婆。”傅峥轻笑,“你答应了就是了。”

    这男人即便到这一刻都没忘记撒娇示弱:“地上好冷,我跪得都有点累了,你真的不快一点答应好让我起来吗?”

    “而且我为了大老婆,特意把小老婆也开出来了。”

    宁婉是典型吃软不吃硬的人,等她意识过来,自己已经胡乱地点了头,傅峥也已经从地上起来了,这男人吻着她的眉心,然后不容分说地把钻戒套到了她的手指上――

    “好了,现在大老婆也有了。”

    “以前你给我买Gartier,那我就投桃报李,给你买Cartier吧。”傅峥吻了吻宁婉,“一直想给你买,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宁婉看着手指上的钻戒,终于有了点被求婚的实感,也有些磕磕巴巴的紧张起来:“这……那……这个……能不算吗?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所以我答应太快了!我都没准备好!你让我重新做下心理建设,再来一遍吧……”

    “答应了就不可以反悔。”傅峥揽过了她的腰,“外面好冷,上车吧,傅太太。”

    光是这个称呼就让宁婉耳朵一软,完全没抵抗力起来。

    等她坐到了车里,还犹如在梦中。

    傅峥在帕加尼的车厢里放满了红色玫瑰,宁婉一进去,仿佛进了个小型花园,连腿都不敢乱伸,生怕把鲜花给碰坏。

    一时之间,她也有些哭笑不得:“开跑车求婚,是不是太浮夸了?”

    “因为也想不到什么别的方法。”说到这里,傅峥也有些难得的赧然,声音不自然道,“所以想把我最喜欢的东西捧到你的面前,这是我最喜欢的一辆车,以后它的副驾只属于你。”

    “你这么宝贝这车,当初那开着它为我撑腰的时候,是不是就对我有非分之想了?毕竟都喊小老婆了,不太可能随随便便就开出来给哪个同事坐吧?”

    “没有。”然而直到如今,傅峥这男人还相当嘴硬,移开了目光镇定自若撒谎道,“是这车自己想开过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

    大概是为了避免宁婉继续追问,傅峥径自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好了,别问了,我要开车了。”

    “开着小老婆,载着大老婆,我们回家。”

    宁婉摩挲着手上的钻戒,望着窗外华灯初上的夜景,心里是涌动的甜蜜和平和的温暖。

    恩,回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5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