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22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魏劭起先还挟小乔往前, 见她不肯配合,拳头擂在自己身上,咚咚作响,这倒罢了, 脚还死命抵着不肯前行,渐渐躁了起来,索性将她横挟在了胳膊里,也不管她如何挣扎和捶打, 大步往着门外走去。到了马车前,在贾偲瞪的滚圆的双目注视之下, 将她一把丢了进去, “砰”一声关了门。

马车里铺着厚厚的皮毛茵垫,小乔被他这么丢下去,翻了个滚, 倒没觉得疼,只是狼狈, 坐起来喘着气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的一只鞋不知道丢哪里了,光着只脚。

忽然门又开了, 魏劭再次露脸, “呼”的往里丢进来一只鞋,又“砰”一声, 再次关门。

小乔听到他和贾偲低声说了两句话, 马车就动了起来, 朝前行去。匀速行了段路,小乔听到外头传来声音,似是到了西城门,爬起来扒开望窗看了一眼,见火把光中,前面有两个城卒打开了城门。

马车出了城门,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将驰道两旁的漆黑原野和身后的渔阳城,彻底抛在了后方。

行了一夜,第二天白天也一直在路上,只中间停经一个驿舍,略做了下整休,接着继续上路,又到了一个深夜,抵达涿郡,终停了下来。说在这里过一夜。

小乔心里实是气,又这么被他像只玩具似的想起来半夜就从床上拎出来给丢进马车带走了。只恨自己在他面前根本就没半点话语权利,人都已经在马车里了,走了这么远的路,还能如何?再闹也不过是自取其辱。心情低落,加上连着坐了那么久的车,中间几乎没有停顿,一下去,人就有些晕乎,又是深夜,四周黑漆漆,一句话也无,跟着魏劭便入了驿舍。

涿郡是大郡,驿舍条件也好。房里不但附浴房,驿丞得知君侯去而复返,今夜竟带了女君同来入住,立刻换了一个崭新的香木大浴桶,注满热水,供君侯夫妇消乏解解疲。

两天接连的日夜,小乔几乎都是在马车里渡过的。北方初春天气干冷,道上尘土飞扬,马车虽然封闭,内厢中难免也沾惹尘土。小乔自觉灰头土脸,见有大桶热水可洗,也算这两天路上唯一的舒心事了。便脱了衣裳入浴桶。

没片刻,浴房门口一道身影一晃,魏劭也跟她进了,三两下地除去他身上衣裳,一脚便跨进浴桶,和她相对而坐。

他身躯甫一入水,水就沿着桶壁哗哗地往外溢了出去。且,里头一下就拥挤了。

小乔感到水下有条毛腿碰到了自己的小腿,便缩了回来,屈贴于胸腹,又低头加紧洗身,想赶紧出来,把地方让给他。

也不知是他无心,还是故意的,那条毛腿在水下竟又伸了过来。这回贴在了她大腿的肌肤之上。

小乔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魏劭。

他的肩膀动了,分水朝她靠了些过来,抬起一只湿漉漉的手,慢慢端住了她的下巴,低声道:“你好好听话,我自然也会待你好的。”

这是从被他半夜丢进马车之后,这两天里,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小乔和他对眸了片刻,唇角慢慢地弯了一弯,说道:“我知晓了。夫君可还有别的吩咐?”

魏劭的目光从她盈了水雾的双眸渐渐往下,经过她的唇、玉颈、香肩,最后落到她被水面勾勒出了日渐饱满线条的半片胸脯,喉咙上下打了个滚,却没说话。

小乔等了一会儿,便转头脱开了他的手,抓住浴桶边缘,自己从水里爬了出去,迅速以衣掩身出了浴房。

她整理完毕,上床躺了下去。过了好些时候,魏劭才出来,脸色有些臭。

当夜两人同床而眠。他似先前在家两人冷战时候的样子,没有碰她。

第二天早上,小乔醒来,有脸生的侍女捧着全套的锦衣袿裳进来,服侍她洗漱穿衣。

衣衫不整了两天之后,小乔今天终于能够穿齐衣裳,也是要谢谢魏劭的大恩大德了。

她梳洗完毕,下人抬进来一张食案。魏劭也随之而入。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人相对而坐,大眼瞪小眼地吃了一餐早饭。

食案被抬走后,魏劭终于说话了:“我今日先动身去往晋阳。你先在驿舍里住下来,等春娘到了你再上路。不必赶,慢慢过来便是了。我让贾偲领五百士兵护送你。”

小乔道:“谢夫君安排周到。”

魏劭见她连眼睛都没抬起来看自己,想昨晚她不和自己同浴的一幕,霍然站了起来,待抬脚而去,终于还是忍了下来,转头又道:“非我不与你同行。而是晋阳那边出了点事,等着我过去。我也不想你赶路过于辛苦,故留贾虎贲带五百精兵送你过去。你莫担心,一路必定无虞。”

小乔道:“正事要紧,夫君尽管先去。”

魏劭忍下胸中翻腾的气,转头而去。

……

魏劭早上果然离了涿郡,留下小乔在驿舍里。郡守夫人白天来拜望小乔,在旁陪侍。到了傍晚,春娘和两个侍女坐着马车,从后终于也赶了上来与小乔碰在一起。在驿舍里又过了一夜,第二天,小乔改坐一辆内厢足足能容十来人的舒适大车,在贾偲和五百军士的护送之下,上路往晋阳而去。

幽州至晋阳的大片地方,如今都是隶属于魏劭,是以一路畅行无阻。过代郡、入平城,经过雁门郡,便是并州了。小乔路上也不赶,白天行路,天黑便宿,这样不紧不慢,差不多走了二十五六日,到了三月初的时候,终于靠近了晋阳城。

小乔抵达晋阳古城的这一天,天气很好。风迎面吹来,已经带了一种春天的气息。

她这一路虽走的不紧不慢,但毕竟每天都在道上行走,少不了颠簸,将近一个月下来,人早就感到乏了,渐渐也想早些到了才好。

今日终于要入城了。她和春娘同坐车厢里,推开望窗,眺望窗外泛出了新绿的原野,心情渐渐地也有些雀跃起来,一路顺顺当当,穿过护城河,进了城门。

马车穿过井然街市,将她送到了一座位于城池正北的门舍森严的屋邸前,停了下来。

这里便是晋阳衙署,魏劭过来后的居治之所。

早有管事得知女君今日抵达,早早地带了下人在门外等候,见马车上下来一个貌美小妇人,知是燕侯夫人,迎奉而入。

小乔入内,得知魏劭不在晋阳城里,人去了西河郡。

“君侯五六日前离城,想必这两日,应也快回了。”

管事见女君刚来,就见不到君侯,恐失望,还特意解释了一番。

小乔含笑点头。当天白天,忙着安置行装。入夜沐浴过后早早地歇了,当晚睡了一觉,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来,感到神清气爽,一路的疲乏都消除殆尽。

魏劭不在,小乔初来乍到,也没什么事。起头几天,吃了睡,睡了吃,在宅邸里逛逛,发个呆,一天时间也就过去了。

过了两天,春娘说那日进城的时候,看到街畔有家铺子挂出来售卖的羔皮看起来不错。当时就想着,买几张过来做冬日的护膝,也是极好的。怕天气渐暖要收了去,想趁今日,过去挑一挑。

小乔本就无所事事,换了寻常衣裳,戴了幂蓠,便与春娘一道出了门。

管事知女君要去的那一带城南平民聚居,恐有失,亲自领路护送。

小乔坐了马车出门,渐渐靠近集市后,便下来步行。一路慢慢地闲逛,找到了春娘那日看到过的售卖羔皮的摊子,挑了四五张,付了钱,收了起来,又一路慢慢闲逛回去,顺手买了些杂物。预备要走的时候,忽然看到集市道旁聚了许多的人,一个中年汉子一边敲着铜锣,一边大声吆喝招揽。原来是个贩卖奴隶的摊子。被卖之人,有男有女。男披发,女结锥,全都是不知道哪里掳来的羌人。一个个都蓬头垢面,双手被捆。身上衣衫褴褛,几个女子更是衣不蔽体,露出布满了一道道灰黑色污痕的胸腹,被围来的路人盯着指指点点,目光中尽是猥亵。那几个羌女却神色木然,犹如泥胎木雕,没有半点反应。

晋阳为太原郡郡治所在。古曾为赵国都城,与范阳、渔阳、信都等同为北方著名都会。居民除了汉人,也杂居从祖先起便归化了的羌胡人。

羌人自古起,吃苦耐劳。妇人产子,亦不避风雪,性坚强而勇猛。以战死为吉利,病终为不祥,称得上一个勇而富有朝气的民族。只是这百年来,与汉室冲突不断。如今这些已经归化了的羌胡人地位低下,大多沦为奴户或荫户。尤其先前,陈翔占据并州的几十年间,或被强行发遣征战,或遭大肆侵夺,情状悲惨。

管事见女君脚步迟缓下来,慌忙遮挡,不欲让小乔看,道:“这些都是下贱的羌胡,想是得罪了家主,才被送到集市发卖。女君莫望,免得污了眼睛。”

小乔问:“这里一直这样公然在集市叫卖羌奴?”

管事道:“历来如此,是个惯例。”

小乔皱了皱眉,再看了眼那几个衣不蔽体的羌女,迟疑了下,终还是转身离去。刚走几步,忽听到身后一阵喧哗,看到里头一个十来岁的羌人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冲过去狠狠地咬住一个作势上来要买,实际伸手去捏年轻羌女胸脯的男子手腕。死死地咬住不放。

男子吃痛,大声地嚎叫,终于被人分开,手腕已经出了血。那个叫卖的中年男子大怒,命人将那少年扑压在地,自己抽出鞭子,一边大骂,一边当头夹脑狠狠地抽个不停。

那少年十分倔强,双目射出怒火,口中用不大纯熟的汉话高声嚷道:“我们无主!我和我阿姐是在家中后山放羊之时,被这坏人捉走的……”

中年男子大怒,也不抽鞭了,上去一脚,便重重踹在少年头上,咬牙切齿骂道:“贱奴!叫你再胡言乱语!”

少年头破血流,脑袋被那男子靴子死死踩在地上,身躯依旧在不停扭动挣扎。一旁那个原本神色木然的年轻羌女忽然放声痛哭,也扑了过来,跪在地上,不住地向那中年男子磕头求饶。

周围人越聚越多,其中有一行四五个人,均做当地人的普通装扮,当中是个青年男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眉宇英气,目光明亮,望着此情此景,眸底霾色渐渐浓重。

他近旁几个随从,更早已经怒不可遏。

从人里,姜猛脾气最为暴烈,额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汉人竟欺我族人至此!”猛地握紧拳头就要上去,却被那年轻男子阻拦,停下了脚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3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