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108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冯招虽暂退弘农, 湟水的其余羌人在卑禾的带动之下,也相继传来愿意归附的消息,但这一带形势复杂, 冯招在此盘踞多年,背后又有幸逊, 随时可能重集人马反扑。还有烧当羌伺机在旁。

魏劭非常的忙碌。

首战毕, 他虽打算尽快抽个空子回一趟晋阳去看看小乔,毕竟, 他有些想她了。但原本也没计划立刻便动身的。

此刻从公孙羊那里听来这个消息, 却立刻叫他变得怒不可遏, 以致于片刻也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出了这样的事,竟对他隐瞒不报!

乍听到的方才那一刻,倘若对方不是公孙羊,而是换成他帐下的任何另外一个人,他恐怕已经当场掀翻桌案, 大发雷霆了。

差不多一个月前, 他曾收到过她发来的一封信。

现在他才知道,就在她给自己写那封信的几天之前, 她还刚刚经历过如何的一场惊魂和危险。

但是就连她在信里, 竟也丝毫不对自己提上半句。

她只用轻淡的口吻告诉他,她无意间救了卑禾族头领的孙子, 已经送他返家了。

全都瞒他一人!连她也不对自己提半句!

愤怒、心疼、后怕, 还有一丝隐隐的失落, 魏劭就是带着这样的一种心情, 当天便动身上了返回晋阳的路。

……

数日后。星光灿烂的这个夜晚,一行人快马纵入晋阳城门,往城北的衙署径直而去。

正在衙署门前值岗的虎贲守卫,惊讶地看到一行人马分开迷离夜色,朝着这个方向疾驰而来。

距离不过剩下数十丈了,那行人马竟还丝毫没有转向的迹象。

十夫长一声号令,虎贲立刻列成弓阵,正要放箭逼停,那一行人马转眼已卷到了近前。

十夫长认了出来,当先的马上之人,正是君侯。急忙下令开道。

衙署的双扇红门随之大开。虎贲以军礼相迎。

魏劭□□的那匹战马,终于得以停了下来,马身一片汗淋,打着沉重的连续响鼻,一被松开马缰,便支撑不住,两条前膝弯跪在了地上。

从湟水回来后的这半个多月,贾偲每天晚上都亲自带人值守。今夜如常那样,他巡到通往内院的那扇内门之外,忽有手下飞快来报,君侯已入大门,正往二门而来。

贾偲一惊,转身疾步迎了出去。刚赶到二门,远远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里大步而来。

贾偲立刻单膝跪于五层阶下,口中大声道:“末将贾偲,恭迎君侯归来!”

魏劭起先便似未闻,连停都没停一下,大步便从他身前走过,转眼就出去了十来步远。

贾偲起先不敢抬眼看他,只觉面门一阵被他袍角带起的微风掠过,方敢抬眼,目送他背影匆匆入内而去。

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些下去。

他慢慢地吁出了一口气,刚从地上爬起来,忽看到前头君侯身影一顿,停了下来,接着转身,又朝自己大步走来。心口又是一提,慌忙再次跪了下去。

魏劭回到贾偲面前,冷冷地道:“女君可在里?”

“禀君侯,女君在。”

“我临走之前,是如何吩咐你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块石头,硬邦邦的。

贾偲不住地叩头:“君侯吩咐,以护卫女君为第一要务!全是末将的失职!请君侯责罚!”

魏劭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更冷了:“那晚上详细经过如何,你给我如实道来!一个字也不许遗漏!”

贾偲是林虎贲的顶头上司。那日起先继续往前误追陈瑞,次日见状不对,醒悟过来折返,知道出事,等事情过去后,自然向林虎贲详细盘问过当时的详情。因涉及女君私密,当中细节,那日对着公孙羊自然不便启齿。如今被君侯这样发问,哪里敢再隐瞒,一五一十地从头道了起来。

公孙羊对那晚的所知,本就只是个大概。经由他口传到魏劭的面前,更是简单。

魏劭就只知道陈瑞通过后院池里的水道半夜潜入内院,意欲劫走小乔,后被阻拦,当场射死。其余细节,一概不知。

正是因为不知,所以才更不放心,日以继夜地赶了回来。此刻,等他渐渐听明白,竟是陈瑞半夜闯入小乔寝室之内,小乔拖延了他一些时刻,故意惊起旁边耳房里的春娘,继而被陈瑞强行挟走之时,奋力将他拒在门外,当时的值夜守卫才涌进来射杀陈瑞的这一番经过,手心里涔涔的全是冷汗,惊怒简直难以言表。

贾偲讲述完,心里迟疑了下,犹豫该不该讲那最后一幕。一抬眼,撞到君侯盯着自己的两道阴仄仄的目光,便打了个颤。心道我此刻便是不说隐瞒了下去,旁人却未必不说。旁人便是不说,女君自己必定也会告诉君侯当时遭遇……

想起他片刻前那句“一个字也不许遗漏”的话,贾偲再不敢做别念,心一横,又道:“最后还出了点意外……”

魏劭身影一动不动。

贾偲硬着头皮,低声道:“末将当时也不在,并未亲眼见到。只是听林副将言,那陈瑞身中十数箭,被射在了地上后,女君从房里出来,到了他的近前,大约是想问他话,见他业已气绝,女君慈济,便叫林副将掘坑将他埋了留个全尸。不想就在这时,陈瑞竟又活转了回来,旁的人一时不备,竟被他扑过来捉咬住了女君的脚,说了句话,这才死绝……”

“说了什么?”

贾偲勇气不足,一时不敢说出口。

“说了什么?!”

冷不防听到君侯咆哮似的恶狠狠一声,贾偲额头热汗滚落了下来:“听林副将言,似乎是说……女君美……那厮便是死在她……身下……也是……心甘情愿……”

贾偲终于结结巴巴说出了这句他自听了后,便就没法忘记的既羞耻又无比冒犯的一句话,自己心也是砰砰的跳,一阵面红耳热,低下头,根本就不敢再看君侯的表情了。

魏劭身影僵立了片刻,忽然猛地拔剑出鞘,贾偲只觉一道凌厉剑风扑面,耳畔响起几乎要刺痛了耳的一声宝剑劈入异物的尖锐响声,刹那间火星四溅,那只立在二门一侧用以镇内宅的石头祥兽的头,竟被他手中宝剑,硬生生地从中劈斩而断,“砰”的砸落在地,骨碌碌地滚出去了七八步远,最后才停了下来。

四周再无半点声息。

暮春夜的空气,似乎也凝固住了。

贾偲跪在那只被斩去了头的石兽的近旁,不敢大口透气。

“去把那厮给我挖出来!等着我亲自将他碎尸万段!”

一字一字,似从魏劭的齿缝里挤了出来似的。

贾偲应是。

魏劭转身,大步往里而去。

贾偲方才还在流着热汗,此刻冷汗却不住地往外冒,早已经湿透了内衫。直到君侯背影彻底消失在了视线里,望了眼地上那只石兽的断头,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

已是四月底了。

距离那件事,过去也差不多一个月了。

小乔直到现在,晚上睡觉还是春娘陪着。

先前她被吓出来的那场病,起先因为找到了爰,心情愉悦,再吃几天安神的药,本已渐渐地好起来了。不想就前些日里,因天气乍暖还寒,邪毒最易侵人,她晚上睡觉又发了梦魇,以致于尖叫不醒,当晚便又烧了起来。急的春娘又是请医又是照料,方这两日才好转了些。只是人依旧没利索起来,恹恹的也不大想动。春娘更是不敢离她。晚上睡觉也在她床边铺了床铺,亲自陪着。

小乔这日傍晚吃了药,因药性发了,早早地睡了下去。

春娘起先在房里做着护膝的针线活,一边做着,不时回头看一眼躺床上的她。

夜渐渐地深了。春娘叫侍女都去歇了。自己做完了一只护膝,放下针线,捶了捶腰,正也预备睡了,忽然想到明日给她煮银耳喝,起先却忘了吩咐厨娘提早隔夜泡软。回头再看了她一眼,见她睡的很沉,便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出去,亲自去小厨房,择了银耳泡好,回来进房,关上门,正要上闩,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么晚了,除非有紧急事项,否则不经传唤,内院是不可能有人进来的。何况,听这脚步声,似乎是个男人。

春娘心里疑虑。虽觉有贾偲他们这样日夜守卫着,不大可能再会出什么乱子了。但想起月前的那场意外,也是后怕,便停了一停,微微打开一道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走廊上挂了灯笼,照出了一个正快步上了檐阶的身影。

正是魏劭。

春娘又是吃惊,又是欢喜,回头看了眼小乔,见她依旧睡着,便轻轻打开房门,迎了出去,朝迎面而来的君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引他到了稍远些的地方,这才告罪道:“女君睡着,我怕惊动了她,这才委屈男君,往这边说几句话。男君勿怪婢无礼。”

魏劭看了眼亮着灯火的门窗,低声问:“她如何了?”

春娘听他这语气,便猜到他应已经知道了月前出的那事。便道:“起先女君受了不小惊吓,病了一场。原本已经好了。不想前些日,晚上睡觉又发惊梦,当夜便又起了烧。好在这两日烧退了下去,就是还有些咳嗽,人也恹恹的。晚上吃了药早早睡下去,这会儿还没醒。”

“男君何时回的?”春娘恭恭敬敬地问。

魏劭并没回答。立在那里,仿佛出神了片刻,说道:“我知晓了。这些日想必辛苦你了,你去歇了吧。”说完转身便往里去。

春娘忙叫住他:“女君当时受惊不小,到了如今,晚上睡觉都不大安稳。男君须得……须得温柔小意些,勿再惊吓到了她。”

她迟疑了片刻,心里对小乔的爱惜终究还是压过了别的,轻声叮嘱道。

魏劭并没说什么,只转过身,走到门口,轻轻推开,跨了进去。

……

小乔睡的不大稳当,朦朦胧胧间,喉咙里一阵发痒,咳嗽了几声,人便醒了过来。感到小腹有些胀。眼皮子也没睁开,下意识地含含糊糊地道:“春娘,我想小解……”

她实在是到了如今,一个人晚上入浴房,也依旧感到发瘆。连解手都要春娘陪在门口的。此刻,话说出来了半句,脑子忽然醒了过来。意识到这是深夜了。春娘这一个月来照顾自己,凡事亲力亲为,也是累的够呛了。

她便揉了揉眼睛,正要自己悄悄爬起来,忽然身后伸过来一双坚实的臂膀,便将她从被窝里轻轻地托了出来。

这绝对不可能是春娘的手臂。

她也没这样的力气。

小乔一愣,人彻底就苏醒了。心脏瞬间狂跳起来。正要张嘴惊呼,耳畔响起一个男人的低语声:“是我。我回来了。莫怕。”

这声音她非常熟悉。但这语调,却是她从未听到过的温柔。

她慢慢睁开眼睛,对上了魏劭的正俯视着自己的那双眼眸,目光便这样地交织在了一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2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4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5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